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八卷
  5. 第四章 姗姗来迟的第一女主角候补(哥哥还妹妹?)
  6. 繁体版

第四章 姗姗来迟的第一女主角候补(哥哥还妹妹?)
2017-06-23 04:37:23

		

「稀客稀客……亏你肯来寒舍,伦也同学。」
于是,时间来到四月二十九日。
终于进入所谓黄金周假期,外界开始变得格外躁动的约一星期之间的头一天。
「……伊织,你刚才的发言有三个错误。」
对同人活动者参与者来说,之后中小型贩售会将接踵而至,这是他们会带着惨绿脸色跟原稿奋战至最后一刻的日子。
相对地,商业作家则会碰上「黄金周进度规画」这句将截稿日提前的咒语,这是他们(理应)丧失一切生气而成为行尸走肉的日子。
「首先,你自己又没有什么贡献,却傲慢地将父母为你盖的家讲成『寒舍』。」
哎,那些不知道来自什么人的怨言暂且不提,在那样的假期午后,我来到了略偏都心西边的某户人家。
「再者,这间独栋房屋是位在离都心稍有距离的宁静住宅区,你错把如此优良的物件评估为『寒舍』。」
离车站走路十分钟就到的那户人家,是落成不到一年的新房,有种洁白新颖得尚未溶入周围景物的感觉。
「另一个错误则是……」
「学长,欢迎你来!……咦,哥哥你在做什么?」
「没错!我来这里是受了出海邀请,并不是为了见你,你可别误会了喔!」
就这样,从刚才就待在玄关前吵那些不想吵的问题的我,总算遇到自己要见的人物了。
「你真冷淡耶,伦也同学,面对从三十分钟前就在这里待命的我,不应该用那种口气吧?」
「不,基本上,我何止没拜托你出来迎接,就连要来拜访的事都没有告诉你就是了!」
当我确认过门牌上写着波岛,一脸紧张地准备按门铃的那个瞬间,玄关的门忽然打开,接着出来露脸的这家伙就笑着拨了拨浏海,麻烦各位想像看看我在当时会有什么表情。
「对不起,学长,是我昨天不小心跟哥哥说的。平常他放假绝对都会跟女生出去玩,想到他不会在家的我一放心就……」
「不,出海你没有错。错的是身为御宅族却每次放假都出去约会,身上散发出现充气场的这个家伙!」
「呃,你怪罪的方向是不是不太对?」
在我拜访下,如此出来迎接的两个人当中,不请自来的「哥哥」是与我同学年的别校学生。
从国中时期就运用国中生不应该会有的沟通能力及人脉,一度当上comiket闸口社团代表的油嘴滑舌型同人投机客。
而且他为人正如其头衔,属于又痞又做作又嘻皮笑脸,让同性都敬而远之的那种烦人家伙。
樱辽高中三年二班,波岛伊织。
「那么学长,我们到我的房间吧……哥哥,你不要进来喔。」
「呵……请随意,伦也同学。」
目前,在玄关门口拨浏海耍帅的他受到妹妹冷冷应付,正带着做作的笑容杵着不动。
……呃,这种家伙叙不叙述根本没差就是了。
※  ※  ※
「你真的来了耶,学长!从你说会来玩已经过了一年喽!」
「呃,那是因为对御宅族来说,到女生家玩的门槛太高了。」
所以说,这里是女生房间。
如假包换的高中一年级女生的房间。
彻彻底底的客场。
在这样的危险地带,或许会让人故意用天气热当藉口打开窗户,或者不小心照平时习惯坐到床铺上而害羞得满脸通红。
呃,即使我做出像女主角一样的举动也只会让人恶心,因此我不会那样做就是了。
「那么学长,我们要从哪里开始呢?在这里的,都是有欢笑有泪水又能萌的当代首选女性向游戏……对了!这时候还是从我们的原点兼抵达点开始吧!来玩上个月刚发售的《小小恋情狂想曲3+》!」
「啊~~不对,我今天不是来玩游戏的……」
「咦~~这样喔,好不容易多了两个可攻略的角色耶……」
不过,出海这样的招待方式,给了我在女生房间待下去的力量。
没错,这里是女生的房间……却也是御宅族的房间!
书架上琳琅满目的少女漫画、女性向游戏和动画DVD,还有墙面上满满以小小狂想为主的海报,都抛来了天使般的微笑告诉我:「这里并不可怕喔。」
出海,这里真的跟我的房间好像耶。
「总之,请学长先喝杯茶休息一下吧……啊,杯子要用赛希尔还是克彦呢?」
「……我选克彦好了。」
接着,出海从摆在架子上的小小狂想3玻璃杯组中,拿了印着克彦和干也的两个杯子,开始倒瓶装饮料。
嗯,出海,你做的事情也跟我好像。
这块地方多么舒适啊……
「那你已经习惯高中生活了吗?」
「是啊!丰之崎的环境果然不错耶~~大家都好亲切,对御宅族也没有偏见。」
休息的我一边享用饮料和零食,一边从正面将出海看了个仔细。
今天她穿的是附猫耳的连帽上衣,看来就像家居服,衣着有些许御宅圈的可爱调调。
这种将动画设定逆向输入到原作的理想合作形式……我是指出海穿成对御宅族来说亲切十足的模样,还直接坐在地板上,用双手捧着玻璃杯小口小口地喝饮料的模样很有二次元味,提供了更进一步的舒适感给我。
这样一来,要是她表示:「其实呢,今天我爸爸和妈妈都会晚回家……」或许我就无法冷静地应对了。
……呃,我明白目前状况是她那烦人的大哥会一直在家里,因此刚才的比喻并没有任何意义就是了。
「其实,我在决定志愿学校时烦恼满久的喔。因为要考丰之崎,感觉家计和学力方面都需要稍微加把劲才行……不过,现在这些都值得了~~」
「喔,是这样啊。」
的确,我入学后过了两年,一直都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至今仍然没有人把我当成讨厌鬼,或许就是因为这所学校意识够高……不对,胸襟够广的关系吧。
历年来的班导师佳乃和山城老师,也实在很好哄……我是指他们都属于明事理的老师。
从那方面来看,好不容易进了不错的高中,有个戴假面具的御宅族就畏首畏尾过了头,直到现在还是一样……
「接下来,既然好不容易考进了丰之崎,我要努力不让自己落后才可以~~学长,像考试前就要请你教我读书喽。」
「……关于那方面,我想你别找早就学业落后的学长,去跟至今依然在努力的学姊(加藤)求教会比较好。」
「这、这就是……严禁携出、非相关人员不可阅览的『blessing software』第二部作品的企画书!」
「不,没那么夸张啦。」
「我、我真的可以读吗……?」
「当然喽,因为你已经是我们社团的首席原画家了。」
闲话家常的我们聊得颇为起劲,照这样下去会一口气议论到御宅界近况,当我产生只聊本季动画就要用掉一整天的危机感时,就拿了一本文件给出海,好进入今天的正题。
■同人游戏企画书(第二版) 二〇××/〇四 安艺伦也
「我是希望你先读完一遍再告诉我意见就是了。」
用不着我这么说,出海已经在翻阅了。
她的视线早就不在我身上,而是埋在只有成排文字又干涩无味的整叠纸里面。
「还有,其实这才是今天的正题……」
■工作成员:
企划:blessing software
剧本:安艺伦也
原画:波岛出海
音乐:Mitchie
总监:安艺伦也、加藤惠
「出海,我希望你也可以一起出主意。」
虽然上面有「第二版」的字样,虽然日期写得像在四月完稿。
不过,和初版相较之下,实际大幅更改过的只有一小部分。
「希望你从插画家的观点来给我意见。」
差异在于,「企划:安艺伦也」改成了「企划:blessing software」。
逞强时也要抱着积极正面的想法。
要对抗什么时则应该携手协力。
按照与加藤立下的誓言,我稍微改变了社团的方针。
以往的「blessing software」,都是把我的任性摆在笫一。
由我把自己想做的东西推给成员,让远比我优秀的创作者们将其实现,对我而言相当理想,旁人看来却觉得扭曲的社团。
即使是现在,我仍相信我们如此制作出的游戏无懈可击,然而当中发生过许多勉强的状况,也曾出现破绽。
那是因为,没多大才干的我凭一己之力,硬要带动那群比我更有能力的人。
所以,成员们变得神经紧绷,社团代表成了她们的压力及负担……或许是这么回事。
「……假如这项企画本身让你觉得不满意,你直说没关系。要是那样,我们就从头开始一起重拟企画书吧。」
因此,新生的「blessing software」会从「决定做什么」的阶段就集思广益。
既然我的力量不足以带动大家,那么,从一开始就找大家合力来带动社团就行了。
当然,这种方式也有满大的风险。
毕竟,只要任何一个人没有斗志及能力,企画就会碰壁。
乌合之众会比之前的我更拿不定方向,让企画和社团都跟着瓦解。
「哎,那种情况下,工作期程会比现在定的还吃紧就是了。」
然而,我找来的这些成员并非等闲之辈。
无论以往或以后,唯有人选这方面,我都不会觉得自己的决定有错。
所以我要比以前更信任成员,勇于托付,也勇于仰赖。
而且我也要让成员比以前更信任我,成为足以受托,也足以仰赖的人……
「……伦也学长。」
「你读完了吗?那么,要是有什么意见……」
过了十几分钟以后……
一边来回翻阅,一边埋首细读企画书的出海不久就叹了口气,把文件整理好放在我眼前。
接着,她用认真的脸色望了过来,这么告诉我:
「能不能请你现在马上出去呢?」
「…………咦?」
※  ※  ※
「奇怪,伦也同学~~你怎么待在这里?该不会是跟出海培养出气氛正要冲的时候,你发现对三次元还是没辙,就匆匆逃出来啦~~?」
「要你啰嗦……」
结果无精打采地下楼来到波岛家客厅的我,就受到一副清闲地正在消化预录累积的深夜动画的伊织热烈欢迎(?)了。
「要不要我教你那种时候该怎么应对比较好?首先呢,要摆出严肃的表情,告诉她:『抱歉,我很珍惜你。所以我怕伤害到你。』藉口讲完以后再……」
「要你啰嗦……」
心里差点对伊织那种亲切(?)态度屈服的我,只好强迫自己打起精神,并且呕气似的沉沉坐到伊织对面的沙发上。
此外,这时候画面上播出的某部自行车动画,正好演到两个视彼此为劲敌的三年级学生为了山路成绩而斗得火热的场面。
唔,我本身比较推荐候补的二年级成员就是了。
「原来如此,她看了企画书啊。」
「我完全不懂出海是对哪里不满意……」
我在客厅一面喝着刚冲好的红茶,一面把刚才发生在二楼房间的事情告诉伊织。
呃,当然是因为对方死缠烂打一直问,我才只好说出来,并不是因为我无助得认为找谁商量都好喔,可不要误会了。
「欸,伦也同学。能不能让我也看看那份企画书?我好奇里面是写了多瞎的妄想才会让出海对你傻眼。」
「听你鬼扯。」
我一面没好气地说,一面「按照盘算」把刚才让出海看过的那叠纸递给了她哥哥。
「先讲清楚,不准你抄袭喔。」
「这份企画要是有趣到让我想抄就好喽。」
「吵死了。」
然而,伊织对我大发慈悲的举动并不感激,还十分轻浮地翻起企画书。
面对他那种无礼又故弄玄虚的口气,我一面用佛祖般平静的心容忍,一面往红茶猛加糖包。
……接下来只要在伊织专心读企画书时,趁机调包我们这两杯红茶就行了。
「……嗯。」
「所以说,你觉得怎样?」
不知道该不该说他们果然是兄妹,伊织读完企画书所花的时间,几乎和出海一样。
「取向跟前作变得可真多。」
「这才是我原本想要做的内容啦……哎,这到底只是个雏型,之后说不定会再改……」
「话说回来,这对剧本写手的负担很重呢……你真的打算一个人执笔?霞诗子不在还这样分工?」
「……那我会设法克服。」
「哎,就算现在先不追究品质问题,以量来说也会相当庞大吧。你要一个人完成这些?而且还兼任总监和制作人?」
「……我说过会设法克服了嘛。」
伊织读完以后,从他口中冒出的意见有理得令人恼火,那使我超不爽。
直到去年都在闸口龙头杜团「rouge en rouge」兼任总监及制作人的他,果然不是盖的。
「还有,上面提到角色会沿用前作的第一女主角,假如柏木英理不在还要推出同一个角色,会不会对接手的原画家造成压力?」
「啊……」
没错,他厉害得在转眼间,就指出了连我都没注意到的问题……
再次起用前作《cherry blessing》的第一女主角叶巡璃,是这款作品……不对,是「blessingsoftware」的基本概念。
追根究柢,既然社团的创立动机是「将某个不起眼的同班同学塑造成让人小鹿乱撞的第一女主角」,其概念就不能更动,否则「blessing software」制作游戏就失去意义了。
然而,在第一款作品《cherry blessing》,女主角的设定和柏木英理笔下的造型产生了强烈连结。
「难道说,被直接拿来和英梨梨比较会让出海觉得痛苦……?」
「哎,那种可能性确实并不是没有。」
续作、或者沿用其他作品角色的新作,无论如何都注定会被拿来和原本的出处做比较。
而且像那种跟风的作品,除非品质能大大地超越前作,不然免不了要蒙上「想沾前作的光赚一票而显得意识低迷的废作」这样的骂名。
换班底制作续篇时,真的要好好思考这个部分喔。
也许,这是条死胡同。
这个社团的第一女主角,非得是叶巡璃不可。
然而,叶巡璃的形象已经在柏木英理笔下定型了。
既然如此,在这个社团担任原画家所需的资质,就是心灵要能承受那份压力,或者能力更胜于柏木英理……
「不过,出海把你赶出房间,我想并不是那种意思喔。」
「咦……?」
然而,理应是要提醒我有这么个严重问题的伊织却……
「假如你太小看我妹妹,那就伤脑筋了……」
态度依旧让人摸不清的他,喝起了应该早就冷掉的红茶。
「你那是什么意……噗!」
于是,学着他一起端红茶就口的我,不由得被甜到牙都要化掉的滋味呛惨了。
……这家伙居然趁我烦恼的时候把红茶调包。
「学长,让你久等了~~!」
「咳咳,咳咳……咦?」
当我被整团梗在喉咙的砂糖呛得死去活来时,二楼传来了大声开门的声响,还有颇为兴奋的女生嗓音。
「学长!你在吗?咦?不在下面吗!?学长去哪里了~~?」
「出、出海……」
可是,我的身体状态应不了声,只能咿咿喔喔呜呜嗯嗯的乱哼。
「啊~~伦也同学说他被你赶出房间,就一副失魂落魄地回家了喔。」
「咦咦咦咦咦~~!哥哥,你怎么没把他留下来啊!」
……结果,我追上用全力往车站跑的出海,是在那之后过了五分钟的事。
※  ※  ※
「这些是……咦!」
在我再次走进出海房间的瞬间……
房里与刚才截然不同的模样,只让我哑口无言。
「呃~~我放到哪里去了……」
直到刚才,房间里的御宅族色彩浓厚归浓厚,还是整理得井然有序,如今却有一整片散乱的纸张,几乎连木质地板的颜色都看不出了。
而且那些纸,包括从素描簿撕下来的一页、笔记本的一小角、甚至广告纸背面都有,种类参差不一。
「嗯,大概就这张、这张和这张……还有这张吧?」
然而,出海趴在到处都是纸,连脚都没有地方踩的地板绕了一阵子,然后像是终于找到东西那样,捡了几张纸起来。
「怎么样,学长?哪一张是你心目中的巡璃呢?」
「出海……?」
出海递来的三张纸上都画着女生。
「这张比较贴近柏木英理画的造型吧?然后,这张比较贴近我原创的画风。」
然而,无论发型、表情甚至脸孔都各有不同。
「最后一张……有没有贴近惠学姊的感觉?」
「这是……」
不过,那些图,不折不扣都是叶巡璃的角色设计稿。
「这张呢,是我试着配合学长的第三篇范文画的……你看,说话的口气温温和和,脸色却显得气炸了的感觉。」
不,不只三张图。
那一张一张散落在地板上的图,全部都是叶巡璃的草稿。
而且,每张图都有微妙地更换发型、表情及造型。
「然后,这是用第七篇范文搭配长发画出来的感觉。虽然我也试着画了短发跟马尾,不过跟这句台词最吻合的大概还是长发吧?」
不、不对,何止如此。
那些造型,有其「变迁」的思路。
证据在于,从房间靠窗那一侧到靠门这一侧,发型是由短逐渐变长的。
从床头到床脚则是从面带笑容开始,中间出现过愠色,再转变成哭泣的脸孔。
斜向看过来,图面则是从最基本的笔触逐渐转变。
……在那当中,有一百个如假包换的叶巡璃。
「出、出海,这些图……?」
「学、学长觉得哪一张比较好?我是希望可以从这三张当中,挑一张出来……」
「不、不是啦,与其说那些……这样好吗?」
「咦?什么好不好?」
「这个企画……你愿意参与吗?」
「咦,不是要在今天之内把第一女主角的人设调整到位吗!」
「我没有在任何地方排过那样的进度,我自己都跟不上了啦!」
出海和我讲的事情,从一开始就兜不拢了。
我首先在意的是出海肯不肯接这个企画,出海则拿了图稿讨论要采用什么取向的女主角来说什么取向的故事,两者的着眼处根本不同。
「学长,简单说呢,巡璃就是女性向游戏的主角啊!」
「呃,意思是,她的观点和美少女游戏相反吗?」
「你想嘛,从女性向游戏的观点来看,当主角的女生总是在画面外,不是吗?可是实际上,身为攻略对象的那些男生所做出的反应,就是会让她心跳加速、陶醉在其中或消沉沮丧吧?」
「我懂了,当成让她实际出现在画面里就可以了……这么说来,你画同人志也是喜欢把主角画出来耶。」
「没错,这个概念和我配得正好喔!画巡璃感觉好有乐趣……等一下,学长你等一下!我又想到巡璃的新面孔了……我马上就画!」
然而,话题一兜拢以后,接下来就是出海独秀的舞台。
我那些无谓的忧虑,都被她的才能与积极心态轻易克服掉了。
「要说我不在意柏木英理……英梨梨学姊,那就是骗人的了。」
「在职业绘师看来,那家伙的图给人什么样的感觉?」
「那个人的画风……很恐怖喔,无论怎么揣摩都没办法画得像,怎么回避都会留下影子……真的非常让人火大!」
「那是最棒的赞美吗?还是最狠的咒骂?」
出海目前对英梨梨仍然会感到压力。
即使如此,她努力在克服,实际上也正要克服。
承受得住柏木英理压力的心灵,还有超越得了柏木英理的能力,出海都有可能纳入手里。
「相对地,伦也学长,你也要有心理准备喔。」
「是指什么?」
「我似乎都习惯像这样,擅自替角色做补充,还自己编故事……然后就常常挨哥哥的骂。」
「……今天我要来拜托你的,正好就是那件事。」
『假如你太小看我妹妹,那就伤脑筋了……』
看来,那个制作人会自信满满地如此自言自语,似乎跟当哥哥的偏不偏心全然无关……
※  ※  ※
「哎,虽然说快五月了,天色一到这时候就黑漆漆了耶。」
「也是啦。」
结果,当我离开波岛家时,已经过晚上八点了。
算起来,我和出海等于讨论了近六个小时。
「话虽如此,企画方面似乎谈得相当有进展,这样很好不是吗?」
「途中我曾经被晾在一边快两小时就是了。」
「今天这样还算好。毕竟做我的企画时,她想造型差不多烦恼了五个小时。啊,之后你还是会被晾在旁边好几次,最好要注意喔。」
「你都心知肚明对吧?你明知道出海根本没有在烦恼,还故意挑起不安对吧!」
之后,我留下了依依不舍地一直挥手的出海,并且莫名其妙地跟伊织一块儿往车站走。
住宅区里的生活圈道路上,既没有行人也没有车辆,不过路灯和月亮保有的照明亮度已经相当充足。
关系恶劣的两个男人,漫步于那种没什么危险可言的路上,实在有种尴尬或没劲的感觉。
而且对方是型男,更让我心里乱不爽。
不过,以今天来说会需要这样的相处时间,因此也无可奈何。
「话说回来,伊织……」
「嗯?怎样?」
「读了我的企画书以后,你觉得怎样?」
「哎,你对二次元那种瞎到不行的妄想全都表露无遗,读完反而觉得舒坦呢。范文的失控程度尤其明显……」
「你觉得我能超越前作吗?」
我硬是忍住想一边哭喊「唔哇啊啊啊啊啊闭嘴闭嘴闭嘴~~」一边朝伊织抡臂挥拳的冲动,并且压低声音进一步又问。
「照你的企画水准,我觉得先担心东西能不能确实完成会比较妥当。」
「唔哇啊啊啊啊啊闭嘴闭嘴闭嘴~~」
然而,实际卖出几千片同人游戏的干练制作人所给的答覆,还真是毫不留情。
「不过,我刚才也说了,你的企画对剧本写手负担太大。伦也同学,你真的打算一个人写剧本吗?」
「哎,呣前我只有那种选择。」
「那么,可不可以让我给你一个建议?」
「怎样啦?」
「关于写剧本的顺序……先完成附属女主角的剧情,再写第一女主角会比较好。」
「为什么?从哪边开始写要花的期间都一样吧?」
而且,他接着提出的忠告,这会儿听来格外具体,而且琐碎。
「你对这个第一女主角,应该放了相当深的感倩吧?」
「那又怎么样了?」
「所以,你肯定会在写完她的剧情线以后就用尽力气……越是想将东西写好的写手,越容易掉入那样的陷阱。」
然而,伊织谈起那「琐碎的细节」却格外逼真,让人有种被冰锥直指心窝的感觉。
「可、可是……也有游戏光靠『想写的那条剧情线』就成为传说了吧?」
「伦也同学,制作人是不能将『传说』纳入考量的。你不应该去预料那些『预料外』的事。」
「唔……」
「你讲的传说属于结果论。哎,创作者要相信愿景是无妨……不过,夸下海口想搭顺风车,结果却完全得不到肯定,变得只会在网路上发牢骚表示:『我没办法红都是业界的错!』最后落得没人理的创作者,简直不胜枚……」
「啊啊啊啊啊别说了别说了别说了!」
说实在的,这简直逼真到让人想问你从哪里捡来那些消息的啊?再听下去真的就难过了。
「虽然要调校所有角色的剧情品质,延后交货也是个办法……不过你得先做好觉悟。御宅圈产品的品尝期限过得很快喔。除非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否则轻小说出续集最多也只能拖半年,动画则是两年;电玩游戏也一样,系列作要是没有每年出一款就会被淡忘……呃,业界里的某个大人物也这样讲过。」
「换句话说,我们社团得每年推出一部作品……就是在今年内吗?」
虽然我总觉得伊织讲的那些话不只针对我,还得罪了全方位领域的人士……
「对,跟你规划的工作期程一样……何况『blessing software』现在有前作的口碑撑腰。要是错过那绝佳的销售时机,你就再也不可能超越前作喽。」
即使如此,连几乎外行的我都觉得伊织那些意见一语中的,由此可见以结果来说,他点破了许多症结。
「随时间经过,前作会成为『传说』,变成压在下一部作品上面的『心头大患』……到时为了超越『blessing software』,你或许就得拆掉『blessing software』的招牌。」
「你的看法,比我想像的还严苛耶……」
「毕竟我们这种人连半点创作者的才华都没有,却还想在御宅族业界成功啊。不要求到这种程度,不就没油水可以捞了?」
「……喂,到头来你还是这么龌龊喔!」
「我不会吝于付出让自己轻松赚钱的努力。」
「什么跟什么嘛……」
虽然我总觉得伊织的说词里有微妙的矛盾……
即使如此,他应该是一片诚恳才给了那些忠告,因此,我仍决定铭记在心。
于是,我看见了这个社团的新形态。
能代替我当制作人&总监的,只有这家伙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