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八卷
  5. 第三章 以往可有对过夜剧情如此缺乏危机意识的作品?
  6. 繁体版

第三章 以往可有对过夜剧情如此缺乏危机意识的作品?
2017-06-23 04:37:23

		

「我想想,剧情大纲要在四月底之前拟出。然后,出海的人设作业用五月一整个月来完成,大致上是这样。」
四月中旬。新学期开始后的第二个周末,在我房间里。
有我跟加藤一边沐浴在春天洒落的阳光以及和缓旋律下,一边和上周一样窝在室内开游戏制作会议忙到不可开交的身影。
「没问题吗?大纲的期限改成黄金周结束前会不会比较好?」
「不,五月初难得有连假,我想让出海在那时候将人设作业一口气往前推进。」
我们今天讨论的议题,是面对冬COMI的游戏制作期程规画。
之于制作游戏……不,之于世上充斥的各种团体作业的初期阶段,这都不可或缺,可谓攸关企画成败的一大要务。
「可是,去年你也一直说自己会写好,但到最后大纲实际完成是在黄金周的最后一天对不对。」
「唔……」
……没错,去年的企画就是因为没把这道工夫做好,进度才会像那样搞得一团糟。大家要记得喔!
「而且你还写到清晨对不对?到最后,上学也迟到了对不对?」
「加藤,亏你记得那么清楚……」
「身为被你硬是拖着一起迟到的当事人,那是当然喽。安艺你已经忘了吗?」
「不……我哪有可能忘啊~~」
「我想也是。」
没错,我不可能忘记。
去年连假结束后,第一天上学(第一集第六章)的事情,我才不会忘。
弄成一团糟的那个场面,即使现在回想,依然会让我羞愧得抱头打滚。
而且,闹得欢乐无比的那个场面,即使现在回想,还是会让我害羞得泛泪。
从那一刻起,我们才真正开始做游戏,关于那些,我才不可能忘记。
「…………」
「怎样?安艺,你沉默超过五秒钟会让人心里发毛耶。」
「被你搞砸了啦!我难得机灵地在内心发表的独白被你搞砸了!」
「安艺,所以你估计人设作业要多久期间?」
尽管加藤不时会像这样穿插吐槽,我们的讨论仍严谨地进行着。
「含修图在内,差不多两个月……用六月一个月修完,然后再着手画角色站姿图吧?哎,这部分不跟原画家(出海)确认也说不准。」
「剧本方面可以跟人设一并动工对不对?」
加藤一边剥着摆在桌上的夏柑,一边脸色认真地问起往后的规画。
关于她那十分认真的视线并不是对着我或荧幕,而是投注在剥到一半的果实上面这一点就不提了。
「嗯,当然了。所以剧本是从五月开始动工……一直做到八月整个月结束吧。」
「那样的期间够吗?工作天数只跟去年差不多耶。」
「不要紧,没问题的。反正我们有去年的经验……」
「可是,去年连霞之丘学姊也遵守不了那样的期程耶。」
「唔……」
加藤依旧一面将视线投注在夏柑,一面用往常那副淡定的脸色,精准得一如往常地戳中我的痛处。
「再说,原画方面最后也拖成了那个样子,要是不好好地规划出有余裕的工作期程,之后会有许多问题……」
「……欸,加藤。」
「嗯?怎样,安艺?」
然而,那张淡定脸孔在一瞬间所露出的细微破绽,我并没有看漏。
破绽是出现在……
「为什么你在剧本方面就有提到负责人名字,原画那边却只说『原画方面』?」
「………………………………我稍微口误了啊。并没有其他意思喔。」
「分明就有吧!你沉默超过五秒钟会恐怖到不行耶,拜托你不要那样!」
她提到最近坚决不肯直呼其名的那个好朋友时。
「毕竟……唉。」
加藤剥完厚厚的果皮以后,又将整个果实扒开,开始剥起薄薄的白络。
「欸,加藤,你和英梨梨之间还有隔阂吗?」
「……以我的立场,反而才想问你呢。」
「问什么?」
「你真的觉得,用那种听不懂我想讲什么,简直跟『美少女游戏里常见的迟钝男主角』一样的态度会管用吗?」
「拜托你不要用那种婉转的词来逼我好吗!」
或许是因为加藤剥白络太专心,或许是因为谈到的话题伤到了她自己,那副淡定脸色中暗藏着微妙的紧绷。
「结果到最后,我还是没办法体会英梨梨的心情。」
「是喔……」
「她是抱着什么想法,才决定辞掉社团的呢?为什么她会觉得离开安……离开我们也不要紧呢?」
「那个嘛,我想大概是创作者的天性吧?」
我大口嚼着加藤剥完递来的那一瓣夏柑,并且淡定地……不对,并且用了故弄玄虚的态度来对待她。
「你能体会吗?关于那所谓的天性。」
「像我这种只是想当创作人的半桶水哪有可能懂啊……以目前来说,还不能。」
「还不能啊……」
即使如此,加藤似乎还是无法接受,就讲出了以往和某个病娇(诗羽学姊)……和某个情绪化(诗羽学姊)的女性一模一样的话。
「可是,或许我将来也会变得能理解……也会碰到做出相同决定的那一刻。」
「安艺,那就表示,你将来也有可能抛弃社团……」
「拜~~托~~你,我说过自己目前还不懂吧。」
「啊~~不行。我现在想到英梨梨的事情,心里还是会有疙瘩。」
加藤似乎到现在仍无法释怀,还甩了甩头,像是在鞭策那样的自己,然后把剥干净的另一瓣夏柑放进自己口中。
「您是不是要找:我恋爱了吗?」
「麻烦你不要说那种话。要是间接扯上关系怎么办?还有那样实在太恶了,安艺。」
「等一下,最后那句台词有必要撂给我听吗?」
我希望她除了鞭策自己之外,不要还拿其他人开刀就是了。
还有这种情况下的「间接」是什么意思?实在委婉到让人听不懂是什么意思耶。讲国语要标准啦。
「哎,总之,差不多该让脑袋冷却了啦。你最近有记恨记过头的倾向喔。」
「……你懂什么呢?」
「比如你一生气就可以两个月不跟我讲话,而且谁都扳不倒你,感觉超级恐怖,对于这些,我自负已经理解得相当够了~~」
「第一女主角能添上属性真是太好了~~」
「我并不欢迎那种麻烦的属性耶~~」
加藤就是像这样,靠着拿我出气来控制对朋友的情绪,或许是为了聊表歉意吧,她递了第二瓣夏柑给我。
「不提那些了,这个好酸喔!」
「要抱怨,请抱怨从长野寄夏柑过来的老家……」
「啊~~你们两个,要甜蜜就要甜蜜,还是请你们顾及我的存在好不好~~」
「……………………讨厌啦,冰堂同学,我们哪有可能那样嘛。安艺实在太恶了。」
「那是值得玩两次的哏吗!」
……面对从刚才就一直在房间弹吉他的美智留,加藤这次回答得比足以出问题的五秒钟快了一些些。
※  ※  ※
「唔哇,真的好酸~~!」
「那也是你的老家喔,寄东西过来的地方。」
加藤因「某种因素」而离席,进度会议暂时休会,我房间里的空气得到了舒缓。
在那种放松的气氛中,美智留一边大口吃着加藤离去时留下的大量夏柑(剥好的),一边露出跟我们刚才一样的表情。
……之后是不是洒个砂糖上去比较好?否则根本不能吃。
「话说回来,阿伦。」
「怎样啦。」
「小加藤完全都不会对你客气耶~~」
「……她八成没想过自己会被你那样说。」
「哎,我对任何人都一样不懂得客气,某方面而言算人人平等啊~~」
「你该不会觉得自己的那种态度是优点吧?」
整个人直到刚才都被彻底忽略的美智留,似乎闹了那么点脾气,正一边戳着我的额头一边发牢骚。
明明是她自己拒绝参加会议又坚持要弹背景音乐的,真是个善变的家伙。
「还有阿伦……你刚才的态度,也不是御宅族用来对待女生的态度喔。」
「谁教对方是……」
「不可以用『谁教对方是加藤』当理由喔。」
「唔……」
是的,我最近想到一个问题:为什么我身边的女生,都这么擅长对我先发制人?
或者说,单纯是我最近太窝囊……老是都处于被动而已?
「基、基本上,你今天是来做什么的?你从刚才就只顾弹吉他不是吗?」
「那还用问吗?我是来开进度会议的啊。」
「要是那样,你从一开始就该好好地参加讨论……」
「我当然会参加啊。只要谈到『icy tail』的行程,我就会参加啦。」
「…………………………哦~~」
「等一下,你总不会说自己忘了吧,经纪人?」
「……喔,哦~~」
嗯,我当然忘了。
回想起来,上周在「icy tail」的联络人群组里,印象中是有谈到那些事。不对,与其说是有印象,我已经搁到回忆角落去了。
「之后我还想多来几次耶~~你想嘛,今年一开始不就很猛吗,阿伦?接二连三地那么激烈,即使我拜托要休息,你也都不听~~」
「你在讲演唱会对吧?除此之外不会是别的事情吧!」
哎,当时确实就像她说的那样。
去年秋天,我开始在美智留隶属的动画歌曲系女子乐团「icy tail」担任经纪人(这是她参加「blessing software」的交换条件),冬COMI结束以后,我从今年初就正式开始替乐团打理经纪活动了。
每个月两次,密集时则是每周末,更密集时甚至会连续排周六日两天的演唱会场次,相对于兴高采烈的美智留,我一方面要承受其他团员的怨恨及哀伤目光,一方面则始终严谨地扛起分量超重的经纪工作。
……说真的,我并不是在逃避社团里关系不和的现实喔。
即使如此,虽然由我自己招认满说不过去,当时我们跑活动的方式当真是超乎常轨。
真亏美智留能一边跑完那么吃力的行程,一边升上三年级。
哎,不管那些,积极的活动收到了功效,如今她们的存在,已经深深地渗透到秋叶的演唱会圈子,不晓得「icy tail」名号的人甚至会被当成不长眼……呃,我是指有眼不识泰山。
「我们啊,还想爬得更高喔……」
「是、是喔。」
于是,现在走到这一步,原本就大有意愿挑战主流音乐的美智留会这样说,也是十分自然的演变……
「这个嘛,我希望春天起也可以每个月一场……不对,每个月办两场演唱会。」
「每、每个月两场?」
「不准你说办不到喔。因为今年一开始的时候,你确实办到了啊。」
不,你那套说词有问题。
没有其他工作时,我确实可以用那样的步调,帮乐团做各种安排……
不过,就算是瞎猫碰上死耗子,各种工作多亏如此才会一项接一项的来,这种现况下还要求保持相同步调,未免太狠了吧,编辑大人。我在叫谁编辑啊?
「还有,我想在今年之内出CD耶~~」
「C、CD?」
「在那之前,要先写出两位数的原创歌曲才可以呢~~没什么啦,不要紧。虽然确实会很累,不过为了我们的梦想,这根本不算什么喔。」
……不好意思,假如你说的「我们」有包含我在内,之前我提出「三年内要以商业合作的形式献唱动画主题曲」的目标就被抛到一边去了,这是为什么啊?
「哎~~今年似乎会很忙耶。『icy tail』等不及要主流出道了!」
「你要不要毕业?要不要升学?」
「呃,我没道理被阿伦那样讲吧?那算回力镖吧?」
「不、不是,并不是那样!我最近也有考虑到升学喔……」
没错,总之先在御宅族业界的专科学校弄个名义上的学籍,要是游戏红了就可以把我的大头照登在那间学校的杂志广告上,再摆副跩脸搭配「别放弃梦想」之类的幼稚标语,这就是我正在研讨中的雄雄野心……
「反正!」
「唔……欸,美智留……」
忽然间,美智留把我推倒在床铺,还扑到我身上。
不知道她是对自己举出的目标之高亢奋得颤抖,还是想像到自己成功的模样而陶醉。
「我会加油喔……阿伦,我会把你榨到求饶,让你说自己连半滴都挤不出来了~~」
「你讲的是演唱会行程对吧!那样语感就兜不起来了,讲国语要标准啦!」
还是说,呃~~唔~~……她就是在发情……不对,她是在发奋图强吗?
「阿伦……」
「美、美美……」
「我洗完澡喽~~果然头发一短就干得很快,真轻松。」
「…………」
「……是、是喔,辛苦了。」
不过加藤惠在这种时候,果真安心可靠。
呃,你并没有守在门后等时机出面吧?
※  ※  ※
「……这样一来,安艺接办的工作就有制作人、总监、企划、剧本、程式码、乐团经纪人,一人身兼六职耶。」
「是、是啊……」
之后,所有人洗过澡,东京○X的动画也演完了,就在超HIGH的电视购物节目开始播送时,游戏制作社团「blessing software」与女子乐团「icy tail」的进度会议再次召开了。
……另外,邻近车站的末班车已经开走,因此在这个时间点所有人都回不了家,确定要留下来过夜。
「你的神经正常吗?」
「是、是啊……」
「唔哇……」
而且,加藤一开口就赏了这句淡定又冷漠的贵言,不只是我,连美智留都有点不敢领教。
「哎,光是能揭开这样的现状,我会觉得还好有先试着排定期程……」
「对吧?对嘛!这正是社团迈入第二年累积起来的经验值~~应该用『这、这家伙……和去年判若两人』或者『怎么可能!难道短矩一年就成长到这个境界了吗!』来形容……」
「安艺,你好吵。」
「是、是的……」
「唔哇……」
接着,加藤第二次开口就抛来了这种淡定又冷漠的目光,不只是我,连美智留都有点畏惧。
看吧,这家伙很恐怖吧?我没唬人吧?
「这样不卸下其中一项工作实在撑不下去喔,安艺?」
「咦~~现在要阿伦卸掉经纪人工作会很困扰耶!我们这边好不容易才上轨道的说。」
「……即使如此,我们在去年已经理解到,光靠梦想和拚劲是没办法成事的。」
「加藤……」
加藤说那句话时,表情显得微妙地扭曲、懊悔与哀伤。
虽然从平时微薄的情绪表现看不出来,可是,这家伙真的打从心里喜欢这个社团,而且,正因为如此,她仍怀着后悔之意。
加藤是认为,假如我或者她自己再振作一点,哪怕只有暂时也好,「blessing software」大概就不至于瓦解。
而且英梨梨和诗羽学姊,大概也不至于出走。
「总之,先把程式码全部交给我……另外,感觉我能做的应该是总监吧……欸,安艺,总监是不是负责随便挑毛病,说一些『唔~~感觉不对耶~~……虽然我说不出是哪里不对』之类的意见好让整体作业延宕的工作?」
「不,你等一下,加藤。」
「可是,假如不设法解决,今年又会赶不上冬COMI……」
「话说你现在脑袋完全没在运作吧?其实你超困的吧?」
「咦~~才没那种事呢……」
「奇、奇怪?喂~~小加特~~」
「我说过不要那样叫我……冰堂同学!」
「啊,醒来了。」
加藤表现出那一点点的抵抗,也不过短瞬而已。
仿佛刚想起自己是个人类的她,眼皮悄悄地垂下了。
「啊~~这次她真的睡倒了……」
唉,加藤到我家时,已经事先将社团的工作期程规划出一个雏型,我从那时候就料到大致的情况了。
这家伙在昨天八成也没睡多久。
「哎,让她静一静吧。」
换句话说,加藤刚才会对我露出那么冷漠的举止,只是因为她困了……
「我不满意你那种高高在上的态度~~……」
「啊,她又醒了。」
「别因为那种小事又特地爬起来啦!」
后来,加藤在彻底入睡以前,差不多把同样的话重复了八次。
※  ※  ※
『欸,现在,真的要在这边做吗?』
『……你会害羞?』
『与、与其说害羞,要是把她吵醒怎么办?』
『不要紧……你看,她睡得多熟。』
『可、可是……啊!』
『怎样,你嘴巴上排斥,其实还不是……』
『谁、谁教、谁教你……啊!』
「……唔,嗯嗯嗯嗯?」
星期日早上七点,白晃晃的晨曦从窗户照了进来。
在○本电视台正准备活跃的那个日子及时段,忽然间,像僵尸苏醒一样跳起来的人是……
「刚、刚才……咦?」
「喔~~加藤你醒啦,早安……欸,你别想逃,美智留!」
「小、小加藤,救救我……阿伦他……阿伦他不肯让我睡啦~~」
「……咦~~」
当然就是这几个小时之间,都精疲力竭地在床上熟睡的加藤惠。
刚醒来的她,似乎还掌握不了现在这种情况,正一脸傻愣愣地揉着眼睛,并且看着我和美智留激烈推挤的模样。
「来,美智留,再一个小时就可以结束了!乖乖照我的话做!」
「不要,我不要了……我、我已经……!」
「……呃~~反正我大概看得出接下来的笑点是什么,能不能请你们做个解说让所有人都可以了解状况?」
面对一大早就缠斗得如此激烈的我们,加藤一边甩头让自己醒眠,一边面无表情地用平板的语气问道。
没错,她一边选凝视着位于我们面前,映在电视画面上的特艺彩色二次元美少女。
「你问得好,加藤!这款游戏正是以往曾获得萌○电玩大奖的作品……『只』将个性十足的女主角们的魅力描绘到极限,因而获得玩家疯狂支持的○雷作……的家用移植版,里头同时还收录了FD的追加剧情,可说是顶级的……」
「啊~~好了好了,我明白。简单来说,就是你逼着冰堂同学玩美少女游戏对不对?像你平时对我做的那样。」
「咦?什么?小加藤你平时都像这样被阿伦逼着玩游戏吗?那算什么?用美少女游戏家暴的老公还有得了依存症的老婆?」
「抱歉,冰堂向学,我同情你现在的遭遇,但是我不想原谅你刚才说的那些话。」
「啊~~我乱讲乱讲乱讲的!救我,救救我啦,小加藤~~!」
※  ※  ※
「……欸,这是什么情境?」
「好笑吧?原本的剧情应该是『主角瞒着睡在同房间的双胞胎妹妹偷偷和双胞胎姊姊亲热』,移植家用版就莫名其妙地做了修改,变成『主角瞒着睡在同房间的双胞胎妹妹偷偷和双胞胎姊姊熬夜玩双六棋』了!」
「……啊~~是喔。」
附带一提,在电脑版当中,这个场景用的姿○是后○位……虽然我是听说的!
「那么,为什么你要让不是御宅族的冰堂同学,来玩这么挑玩家又偏门的美少女游戏呢?」
「没有啦,我熬夜熬太疯就不由自主……」
「唉……那样会留下心灵创伤啦。冰堂同学真可怜。」
「会、会喔……」
『不对吧,目前平平静静地玩着这游戏的你也声称自己不是御宅族啊。』我忍住了心里想说的这句话,搔了搔脸颊。
再提到美智留,她刚才还在床上用被单盖着头发抖,后来马上就冒出安安稳稳的鼾声了。根本没造成心灵创伤嘛。
「唔~~抱歉,安艺。这款游戏实在没有地方可以称赞耶。总觉得剧情有够不自然……」
「这样啊……原来网路上『原作优点丝毫没有保留下来的烂改编』的传言都是真的……」
「等等,你听过那样的评价还让我们玩?而且你自己都没玩?」
「不是啦,你想嘛!我最近都忙着拟新作的剧情大纲!」
「唉……够了。反正我要当一直按○钮按到结局为止的机器。」
加藤嘀咕完以后,就专心在拿着游戏手把的指头上面,开始节奏飞快地将讯息跳过了。
……呃,你那种速度几乎跟快转未读剧情一样了。
「……欸,加藤。」
「嗯~~怎样?」
然后,在加藤开始连打○钮后过了几分钟。
画面上出现了突兀得让人想问「怎么忽然搞成这样?」的严肃剧情CG,还播了感觉非常廉价的催泪配乐。
「我们的步调,稍微放慢一点也可以吧?」
「可是不赶快玩完这个……反正在跑完一条剧情线以前,你都不会放我走对不对?」
「啊,不是,现在并没有在谈地○作……我讲的是社团活动。」
「安艺……?」
我借助那段肥皂剧的力量,换上了仅限此刻的微认真模式。
「还没有开工,你就拚命思考把自己逼得那么紧,只会一下子就喘不过气喔。」
「啊……」
刚才,我趁着加藤睡觉时一直在思考这些。
现在我仍一面慎选词汇,一面玩味自己要说的话。
「基本上,为什么你要自己扛起问题呢?社团代表是我耶。」
「那是因为……」
那是因为,加藤内心受了伤。
因为她觉得,去年我埋下的败笔是她要负责。
「不过……唉,谢谢你。」
「…………」
还有她对这个社团,八成已经有了感情。
而且,那是深厚得远远超出我想像的感情……
「可是呢,不过就区区的游戏嘛。」
因此,我想回报加藤的那份心意。
「还有,不过就区区的乐团嘛。」
正因为如此,我希望她能和我一起,慢慢地来思考。
「不过就区区的学业嘛。不过就区区的出路嘛。不过就区区的……人生嘛。」
思考能让我们社团的所有成员都变得幸福的未来。
逞强时也要抱着积极正面的想法。
要对抗什么时则应该携手协力。
我们要用那种方式,替自己挑尺寸合身而又最中看的衣服。
「哎,的确啦,不过就区区的游戏嘛。不过就区区的乐团嘛。不过就区区的安艺嘛。」
「我说啊,最后那句有必要吗……算啦,无所谓。」
加藤握着游戏手把,朝坐在旁边的我,贴近了一点点距离。
她并没有像英梨梨那样把头靠过来。
也没有像诗羽学姊那样用身体紧紧贴着我。
然而,在那称不上肌肤之亲的肌肤之亲当中……
我可以感觉到,加藤的些许心意。
「……抱歉,安艺。这款游戏我还是玩不下去。我可以放弃吗?」
「只剩终章了啦,加把劲玩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