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八卷
  5. 第二章 就算戏份少,也够显眼了对不对?对吧!
  6. 繁体版

第二章 就算戏份少,也够显眼了对不对?对吧!
2017-06-23 04:37:23

		

「啊……」
社团说明会结束,当我拖着疲倦步伐离开鞋柜,校庭已经让即将西下的夕阳染成暗红色了。
体育社团的活动也差不多告一段落,社员们闹哄哄地动手收拾,那景象跟青春电影中的场景一样充满活力,而且令人莫名怀念。
话虽如此,我刚才发出的「啊……」,并不是触景生情的感叹……
「诗羽学姊……」
因为在我的目光穿过校庭以后,就看到了有个女性伫立在校门那里。
没错,那个人伫立在校门前,然而,她是一位女性,并非女学生。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就在那里的她,正一派自然地靠着门柱,对其他回家学生的视线丝毫不以为意,「一如往常」地埋首于书本。
从今天春天起,「不再」和我念同一间丰之崎学园的学姊。
高中时荣获某家出版社的新人奖以后就出道写小说,全套处女作累计销量突破五十万册,下一部作品也顺利起步,名声正逐渐巩固的人气作家。
然而,那副外表与其用作家称之,倒不如说她是个容貌、乌黑长发、上围……抑或身材都令人联想到作中角色的美女。
早应大学文学系一年级,霞之丘诗羽。
刚才,那样的她朝我这里瞥了一眼,便阖上读到一半的书,从口袋里拿出手机……
「唔哇……」
「你在磨菇什么,伦理同学?还不快过来。」
「是……」
然后,她从五十公尺远的地方打了电话给我。
「你为什么不马上过来?只要你赶过来大大方方问一声:『等、等很久了吗?』我就会回答:『没有啊,一点也不久,啾咪♪』然后亲密地勾着你的手走了。」
「我就是知道学姊不会那样做却会那样说才不敢靠近啦!」
等我到了校门,诗羽学姊当然没有露出「啾咪♪」的嫣然笑容,而是十分不高兴地训了我一顿。
「纵然如此,你见了人却没有当场动作是什么居心?对于专程来等你出校门的女人不觉得失礼吗?照那样下去,我差点就空等五小时以上,落得哭哭啼啼地让警卫在关门时间来关心的下场了。」
「呃,不是啦……对不起。」
「……哎,你只是停在原地而没有逃走,从这一点倒是可以给予肯定。」
「……谢谢。」
还有,尽管我一会儿被学姊发了这么大的火、一会儿吐槽、一会儿被她耍性子、一会儿对她吐槽,然而我的脸到现在还是没有面对她。
我一会儿作势反抗,一会儿看旁边、一会儿无奈地仰望苍天、一会儿低头装成在赔罪……
「跟我讲话时要好好看我这边。」
「唔哇!」
诗羽学姊不允许我那样躲来躲去,就当着低头的我眼前,用自己往上瞟的脸孔来了个大魄力特写……吓得我连忙后退。
「那我们走喽……陪我喝个茶总可以吧?」
「嗯……」
哎,学姊对于我摆那种态度的理由,心里大概也相当有数,就没有多责怪我了。
从学校到车站这段路。
匆匆走在前头的诗羽学姊等都不等我,仿佛有把握我一定会跟上。
我走在她后面,既没有肩并肩,也没有落后,只维持一步之隔,慢吞吞地跟着。
隔着仅仅一公尺的距离,我茫然地望着学姊那头乌亮长发轻盈摇摆的模样。
是因为彼此立场有了改变,她的身影看起来才比以前成熟吗?
还是因为彼此关系(不知为何地)有了改变,才导致如此的呢……
毕竟,从「那个瞬间」过后还不到一个月。
如果是演动画或连续剧,这时候画面就会用慢动作之类的特效将「那个瞬间」仔细回顾一遍,因为那段剧情实在太过震撼。
只要闭上眼睛,我现在还是会想起诗羽学姊那柔软、温暖、娇媚的嘴唇触感……不对,当时我的脑袋变成空白一片,什么都记不得了。
※  ※  ※
之后,过了十几分钟。
我们俩的身影,就出现在平时那间木屋风格的咖啡厅了。
「那、那个,诗羽学姊……」
「什么事?」
「……呃,大、大学……感觉怎么样?」
「我没去学校喔。反正现在只有新生训练活动,又没有在上课。」
「不不不,新生训练活动才应该去吧,要翘的话翘课堂就好了!」
不对,其实两边都不能翘掉啦。
「没关系啊,反正身为出版业界人,我只是需要『早应大中辍』的头衔。」
「早应大在业界的认知真令人摇头耶……」
实际上,据说从早应大进入那个业界的人士,运用的人脉或绩效主要都是在学期间靠打工建立起来的,我还听说他们打工忙到根本没空拿学分。
此外,以上消息来源是在不死川书店担任副总编的町田苑子女士(早应大中辍)。
「那、那么,诗羽学姊……」
「好啦,什么事?」
「唔,我说啊。」
「嗯?」
「…………」
「你那种吞吞吐吐迟迟进不了正题,摆明在挑战玩家耐性的窝囊男主角态度是怎么了?」
「不不不,在这种情况下难免要窝囊的吧!」
实在无法继续承受羞耻心苛责的我,举起了右手乱甩。
……于是乎,诗羽学姊从刚才就一直握着我不肯放的双手也跟着乱甩了。
此外,从我们在位子坐下来以后,学姊连点餐都一直维持这个状态,因此我到现在一口水也没有喝到。
「差不多十五分钟了……哎,照伦理同学的伦理观来想,大概就这样喽。」
「对不起,我并不觉得反感,事情并不是学姊想的那样啦~~!」
只是,之前出过那种状况,真的会让我陷于每过一秒就减寿一天的感觉。
「不要紧喔,你是为了不让我丢脸才拚命撑过来的,对不对?」
「诗、诗羽学姊……」
「那么,最后让我按一按这个可以刺激性欲的穴道……」
「停停停停停!」
「呼,呼,呼……!」
我终于从诗羽学姊施展的绝技(招式名称:幸福擒拿手)逃出生天,喝了一口早就冷掉的咖啡,想让心情镇定下来……
「不过,谢谢你愿意见我……之前我做出那种事,无论你开出多残忍的要求,我都无法拒绝才是。」
「噗!」
于是我就呛了一大口咖啡。别说了,别再说了。
「对啊,比方说,就算你带着下流的笑容要求:『诗羽学姊现在要当场脱掉○○,再装上这颗××在公园用狗的姿势散步……对了,关于那颗××,我也不确定什么时候会按下开关,不过你要忍耐喔。』那我也只能接受命令……」
「我不会做那种要求!我才十七岁!」
「是吗?那我会期盼你的十八岁生日……」
「到时我也还是高中生!连成人游戏都不能买!基本上,我就算满了十八岁也不会做那种要求!还有期盼是什么意思!」
肢体接触完以后又换成口头折磨……诗羽学姊太高竿了……
「没有啦,抱歉。其实我也尴尬得不知道该怎么和你相处,才会有这些举动……」
「就算那样,要是学姊能用普通一点的方式来表达尴尬就太好了!」
倒不如说,我怎么看都觉得学姊只是乐得戏弄我罢了……
「这样啊,波岛找了候补的新社员……」
「结果她们觉得似乎很累人,都不愿意加入就是了。」
「反正,八成是波岛跟你洋洋洒洒地谈同人谈过头了吧?所以对方才会被你们吓跑。」
「对不起,请不要说得像过程全看在眼里一样精准。」
后来,设法克服掉那种尴尬(?)的我们慢慢聊开了。
尽管一个月前,我们曾经发生那么严重的决裂……仔细一想,这里不就是当时的现场吗!真亏我和诗羽学姊可以毫不犹豫地走进来耶。
「是吗,你跟泽村同班啊……那应该满尴尬的。」
「呃,不会……要说的话,我们偶尔还是会有口角,不过是我决定要尊重她的判断的啊。」
「或许你觉得无妨,不过并不是任何人都能那样接受吧?」
「学姊是指……」
「换个话题吧,加藤过得好吗?」
「欸,那样真的有换话题吗!」
我们的话题,始终是以社团……「blessing software」的事情为主。
社团最近的动向、新作的事情、新成员的事情,乃至于其他成员的事情。
对彼此来说,那算最容易有交集的话题。
不过,学姊和我已经不是同一个社团的人了。
「哎,你最好留意那两个人喔,毕竟加藤厚黑得从外表看不出。」
「对不起,那个她本人真的很介意,请不要拿来当开玩笑的材料。」
「可是,要跟她或泽村为敌,你也晓得哪边才恐怖吧。」
「对不起,我不想再回忆那种恐惧了,请不要把那当成开玩笑的材料!」
即使如此,我们可以像这样一个接一个地聊社团的话题,正是因为她已经退出的关系吧。
正因为立场上跟社团没有直接关系,才好让我发牢骚或吐苦水,讲那些既没营养又无聊,甚至不方便对社团成员说的话。
学姊肯不肯听我诉苦呢?
「对了,你向加藤打开天窗说亮话了吗?」
「要说什么?」
「说我成了你的第一个女人……」
「噗!」
「要是说出来,这次你会受到什么样的对待呢,伦理同学?她会一如往常地淡定带过,还是又会变得连话都不肯跟你说……」
「那种事情不是拿来跟别人讲的啦!还有学姊,你不要用那种既不算对也不算错的微妙字眼(第一个女人)来形容自己!」
「唉,我真想立刻找她说一声UCCU……对了,有的事情用电话就可以讲了嘛。有的想法是只用声音就能表达的嘛。」
「和人讲话讲到一半还打电话给其他人并不合礼节吧!」
……明知道讲了也是自讨苦吃。在各方面来说。
「那么……诗羽学姊,你那边状况怎么样?」
「我说过啦,我从开学典礼后就没有到大学……」
「不,我是问《寰域编年纪》那边。」
「…………」
因此,得意而忘了形的我,就在吃过苦头后顺便问了那件事。
那大概是我最不想听,而且也最想听的事情。
同时,那大概也是她最不想提,而且也最希望告诉我的事情。
「该怎么回答好呢……要是我眼神发亮地说:『目前呢,是我人生中最充实的时刻!』然后像你平常那样打开话匣子,到时你会有什么反应?」
「……我会一边陪笑,一边在心里哭泣,可是我也会盼望游戏发售的那一天!」
「你说的简直像那回事呢。好比咬牙切齿地偷看老婆被其他男人带上床,下半身却很有反应的窝囊丈夫那样耶。」
「诗羽学姊,你的比喻在上大学以后越来越下流了!」
「你想嘛,我在年龄和职业上都已经脱离伦理规范了啊。即使讲这种话也完全不成问题。」
「不,我认为以社会观感来说问题可大了……」
一如所料,学姊丝毫不肯透露,虽然我也丝毫没有认真探听的意思就是了。
※  ※  ※
「唔哇,一片漆黑……」
「我们似乎待了满久呢……我一点都没注意到天色。」
看向时钟,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八点。
看来我们聊得太起劲,两个人都彻底失去了时间感。
「好了,我要回家小睡片刻,然后应该会重拟剧情大纲到早上。」
「明天起就认真到大学上课好不好?我记得要是没事先选课,会拿不到学分对不对?」
「大学真麻烦……」
「诗羽学姊,你是由学校推荐入学的吧。要是念不到一年就中辍,我们学校的推荐名额会被砍掉耶。」
结果,近两个小时之中,我一直被耍着玩。
今天的诗羽学姊比平时还要黑心偏激,也比平时更加劲爆。
……仿佛想一口气填补几天没见面的缺憾。
呃,先不管方式健不健全。
「那么,你也要加油喔,伦理同学。」
「哎,我根本还没想过升学的问题就是了。」
「不对,我不是指那个……」
「啊……」
离开店家以后,劲爆的诗羽学姊就变得安分一点了。
「主持社团要加油喔。制作游戏要加油喔。写剧本……要加油喔。」
「诗羽学姊……」
学姊带着一丝丝的慵懒,有点无精打采地再次紧握我的手。
「虽然我说这种话,或许只会伤到你……」
「没那回事。」
因此,我被学姊那些许的柔弱骗住了……不对,缠住了……呃,倒也不是那样……
然而,不知怎么的,我就是回握了那只温暖的手。
「能让鼎鼎有名的霞诗子期待,想到这一点,我就挤得出勇气了……等我这边的剧情大纲也完成,请学姊务必帮忙挑毛病。」
「……你还愿意和我见面吗?」
「当然了!我们可以互相关心工作进度啊。」
「真是让人不敢领教的约会方式。」
诗羽学姊一面回话,一时之间,还俏皮地微微噘起嘴唇。
……看起来是有那种感觉。
「还有,要是我从媳妇熬成婆,下次就请学姊一起帮我想点子吧!」
「哎呀?媳妇熬成婆是用来比喻苦尽甘来的喔。你好歹是想当写手的人,犯这种程度的错误会出问题呢。」
「……无关紧要的部分可以不用吐槽得那么严厉嘛。」
「对吧?校稿的人真的很爱计较呢。真想跟他们说:『没有人会在意那些啦。』」
「呃,跟校稿的人作对不好吧。你平时都有受到他们关照吧……」
在昏暗的夜路上,我们牵着手。
而且,一路慢慢走到车站的我们,简直像……
「欸,伦理同学。」
「怎么了?」
「现在的我们,感觉好像一对分手过而且关系匪浅的男女朋友,这样的发展是不是很让人期待之后会复合呢?」
「为什么要讲成已经交往又分手过,然后还要再复合啊!」
「来了……新作大纲的灵感来了!情非得已分手的两人。然而他们对彼此仍有眷恋,每次找机会见面,都情不自禁地发生关系……最后女方出现了原因不明的身体不适。心存担忧的她用了某种检验剂,没想到结果居然是——!」
「那种情节在Fantastic文库会被彻底封杀吧!」
「也对,那我到M文库出书好了……所以喽,我们现在就去取材吧,伦理同学?」
「你打算去哪里取材!你打算怎么取材!还有,那方面的取材麻烦你找町田小姐!」
呃,当然,我之后就直接回家了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