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八卷
  5. 第一章 剧情提要公开时,内容只有写到这里
  6. 繁体版

第一章 剧情提要公开时,内容只有写到这里
2017-06-23 04:37:23

		

「唷,伦也!」
「喜彦……」
早上开班会以前,学生们陆续涌进了三年F班的教室。
在些许声音会被轻易盖过的嘈杂环境中,一如往常地用不识相且轻浮的大嗓门向我打招呼的人,叫做上乡喜彦。
「我们今年也同班耶!」
「那些话在上星期的开学典礼都讲过了吧。」
应该说,早在去年就讲过了。
没错,含男女同学在内,喜彦他正是三年来从一年A班、二年C班、三年F班始终与我同班的唯一一个家伙。
……欸,这种混宅圈的泛泛之交就是我在学校唯一的伴,感觉也乱写实的。
「好啦,你在写什么?冬季动画总评?还是三月上市的轻小说书评?」
「你就算升上三年级也不打算跟我认真讲话,对吧?」
喜彦一面看着窗外,一面抛来跟一年前(动画第一集)一模一样的问题,心思似乎都没有放在跟我聊的话题亡。
「没那回事。基本上,你最近都不更新部落格,我对新作资讯很饥渴耶。」
「我在忙的事太多了……要情报自己去找,用你的脚或眼睛或上网都可以。不过要靠网路,就别信任第二手资讯。务必要找出第一手来源,别光听传言下判断,别被刻意操作的资讯迷惑。还有这是最重要的,别涉足那些会抽广告费的网站。」
「……最后那个有必要讲吗?」
「哎,所以喽,你今年不要太指望我。我想我身为消费型御宅的活动大概会相当低调。」
「搞什么啊,你要脱宅吗?莫非是御宅收藏全被头一个交到的女朋友擅自丢掉了?你总不会因为那种丢脸的理由被迫脱宅吧?」
「才没有!如果有人敢那样对我,就算是女朋友也一样要分手!」
喜彦说的话丝毫没有触及我的心灵创伤,我冷静机灵地回避了他的质疑。
追根究柢,搞出那种事的是表亲而非女朋友,因此我并没有睁眼说瞎话。
「听好了,喜彦。对我而言,这次要执行的是相当重大的任务……我要从御宅族跻身到上层行列就靠这个重量级企画……」
「喂,伦、伦也,你看……」
「拜托,我说你啊,都到了三年级还摆那种态度?」
「没,没有啦,可是……」
于是,当我没好气地抬头看了以朋友而言反应实在非常非常非常没诚意的喜彦以后,就发现他并没有望着窗外,而是指着教室里……说得更精确点,他正指着我的右边。
而且……
「早,伦也。」
「早、早啊。」
……不知不觉中,有个娇小的金发双马尾少女正站在那里。
「上乡同学,你也早。」
「早、早早早早早早早早哇,泽村同学!」
她那声出乎意料的「早安」,让喜彦不知道该把手指头指去哪里,还心慌地一边挥着双手,一边用怪声道早。
不过让喜彦慌成那样的女方,感觉对那种失心疯的反应已经习惯了,她若无其事地坐到自己座位上。
……是的,坐到我旁边。
举止如此淡定……不对,举止像个普通的高中女生,不会太强烈也不会太低调的她,是从今年起跟我读同一班的同学。
从小学时期就觉醒为御宅族,到中学时已经晋升墙际社团,才华比出海更加早熟的十八禁同人作家。
然而,其外表(尽管身材寒酸……我是指娇小)却有如富家千金……呃,虽然她实际上就是富家千金。
丰之崎学园三年F班,泽村·史宾瑟·英梨梨。
目前她坐在自己座位一一回覆四周学生毫不间断的「早安」,因此特征明显的金发双马尾正摇曳生姿。
「喂,伦、伦也,看到没有?泽、泽村同学向我打招呼……-」
「她刚才对每个人都有打招呼吧。」
喜彦顾忌左右压低了音量,却还是难掩兴奋地巴着我讲话,这也怪不得他。
「可、可是、可是啊,对方是鼎鼎大名的泽村·史宾瑟·英梨梨耶。」
「对啊,不过就是泽村·史宾瑟·英梨梨罢了。」
读一年F班、二年G班时的泽村·史宾瑟·英梨梨,可是个传奇人物。
有着担任外交官的英国人父亲,日英混血的资产阶级。
在绘画方面更发挥出莫大的才能,从一年级就君临美术社的王牌宝座。
一如其头衔及外表,其全身散发着让人看了会忍不住退一步的千金气息……
因此只有少部分勇敢的同学,或者幸运地隶属同社团的美术杜员,敢跟那样的她搭话。
……以上,是到去年为止的定论。
「伦也,我再问你喔,你真的跟她是……」
「嗯,我们国小国中都读同一间。我并没有隐瞒的意思就是了。」
「不、不是啦,我要问的不只那个……」
「我们两家也住得很近。她家就是从我家可以看见的山丘上那栋房子。只要有人问我就会说。」
「你装蒜装得那么不自然,到最后反而会引爆众怒喔。」
「……好啦,不讲那些了,上课钟响喽。」
大约从今年年初开始,那样的她,被人传了一些奇怪的八卦。
据传:「从丰之崎两大美女变回第一的美女,和丰之崎第一臭宅男有不恰当……错了,有不可思议的来往关系。」
从冬COMI……寒假结束以后,我和英梨梨的关系,面临了要说是微妙……倒显得幅度略大的变化。
以往就算在学校里(视听教室除外)碰面,何止不跟我讲话,就连正眼都不瞧我一眼的英梨梨,忽然开始跟我一起走路上学,态度还变得莫名亲昵(像在视听教室时那样),除了毕业已近的三年级以外,全校学生都被彻底搞迷糊了。
毕竟,两年来都远远观望的那些人,从未见过英梨梨生气、闹别扭还有巧笑倩兮的表情。
何况让英梨梨露出那些脸孔的人,是在学校里被认为和她距离最远的我,这一事实更加深了众人的困惑。
何况何况,遭到怀疑的两人,居然在升上三年级时变成同班,还分到相邻的座位……
何况何况何况,同班且座位相邻的两人放完春假后,距离感又再度产生变化,营造出像是「奇怪?他们是不是又微妙地拉开距离了?」的气氛,所有人的脑袋自然为此充满了「???」的符号。
……哎,更多诉说不完的隐情,都详载于过去的各类文献(正篇一~七集)当中,希望大家能参考。
啊,还有参考文献的补充资料(Fan Disc和Girls Side)也一并请大家多多指教。
于是,当我神驰于最近发生的许多事,包括一些根本不想回忆的风波……
「……嗯?」
我的智慧型手机发出震动,告知有简讯寄达。
「新作,有进展吗?」
「…………」
隔壁座位的那家伙特地利用手机讯号,传了闲话家常的聊天哏过来,结果我用纳闷的目光朝对方一看……
「…………」
那家伙(英梨梨)却刻意不看我这边,一脸淡定地把玩着手机……呃,那个形容词是别人(加藤)的专利,容我修正,总之她就是存心装出对我并不感兴趣的态度。
「还在斟酌内容结构。」
反正,鉴于她多少有不方便直接来攀谈的隐情,我也试着用智慧型手机回讯。
「是喔,加油吧。」
于是乎,仿佛久候多时的下一句话……不对,下一段文字就传来了。
对答节奏这么快,被催促的感觉油然而生,因此我连忙回了下一段讯息。
「不用你说我也会。」
「你那什么口气?该不会是冲着我来的吧?」
于是乎,英梨梨大概是对我反射性接话的内容不满意,这次速传速回的讯息就相当带刺。
以我的立场,避免无谓冲突才是上策,基于如此明智的决断,我尽可能挑恰当的词来回讯。
「不,我完全、丝毫、一点也没有冲着你讲话的意思喔。」
「你看,你的口气还是乱糟糕的。你还在记恨啊?」
然而,对方似乎已经彻底偏掉了,感觉气氛变得无论说什么都会发展成口角。
……呃,我没有错吧?我回的讯息没什么毛病吧?
「什么嘛,伦也!你不是原谅我了吗!之前在东京车站讲的那些话都不算数吗!」
「将情绪全部消化掉也是要花时间的啦。这点事你要懂啊!」
啊~~看吧,透过文字媒体互动,就表达不出微妙的语气,常会造成这种意外的差池。
呃,真的是意外喔。至少我是这样觉得。
……真的啦。我才没有记恨。
「啊~~讲到东京车站我就想起来了!当时你那样算什么嘛!」
「你说的『那样』是指哪样?话不讲清楚,谁晓得你在问什么!」
「那样就是那样啊!你想嘛,就是……霞之丘诗羽跟你那个了嘛!」
「啊,那个喔……没有啦,那个不就那样了吗!」
「我也听不懂你那跟老妈子一样的含糊语气是在讲什么啦!」
在这场由文字媒体造成的无益争执持续了一会儿以后……
「呃~~……要说的话,我们才觉得莫名所以耶……」
「啊……」
「啊……」
到最后,我们的口角跳脱了文字,变成直接打动教室里众人心灵的响亮言语……
呃,我们俩在不知不觉中就扯开嗓门对骂了。
佳乃……莲见佳乃老师今年依然是我的班导师,目前正心惊胆跳地看着吵个不休的我和英梨梨。
不对,看着我们的不只佳乃老师,被所有同学从全方位紧紧盯着的我,甚至可以从视线感觉到痛。
「…………」
「…………」
因为如此,我与英梨梨抱着空前绝后的尴尬心情,默默地坐回座位了。
天啊……终于……终于走到这地步了……
啊,不是,我跟英梨梨吵了幼稚的架,还在旁人面前穿帮,这件事固然不妥……
更重要的是,卖点在于「写校园剧都没有校园味」的这部作品,偏要搞出这么老套的校园桥段,对我来说实乃一大恨事。
※  ※  ※
「欸~~喜彦,回家时要不要顺便去一趟秋叶原?好久没去了。」
到了放学后……
虽然刚才出了点差错,即使如此,本着无论发生什么事都绝对不描述上课场面的奇怪矜持,场景变成放学后的教室。
升上三年级,受到越来越跟不上课堂内容的洗礼,我为了稍微疗愈心里的疲惫,就找左边的喜彦问了一声。
「呃,可、可是……」
「怎样啦?你有事情要忙吗?」
然而,尽管我大发慈悲地开了金口,喜彦却露出颇见外的客气脸色,困扰似的看着我。
难道说,这家伙灵敏地察觉到,我即将跻身为高人一等的生产型御宅,然后就觉得自己身为永远没长进的消费型御宅实在高攀不起……
「……伦也,从你那张践得二五八万又无可救药的败类脸孔,我就可以想像到你怀着什么念头,反正理由并不是那样啦。」
「咦~~」
结果,喜彦用了践得二五八万又无可救药的败类言行来灭我威风,接着还是客气地朝我……不对,朝我后面瞥了一眼。
「……唉,我确实有一大堆事情想逼问你,不过今天看来并不是时候。」
「咦……」
然后,与那种不伦不类又窝囊迟钝耳背到察觉不了喜彦目光所指方向意味着什么的男主角有明确区隔的我,就灵敏地会了意转向后面。
「那、那个,伦也。」
「唔,唔嗯。」
……于是在那里,有个看起来非常非常有话想说的金发双马尾少女。
「……你从上课中就一直被盯到现在了吧,自己要懂得警觉啦。」
「吵死了。」
我一面对喜彦酸溜溜地从后面抛来的促狭话应接不暇,一面跟似乎有许多话想讲的英梨梨对峙。
……呃,明明同学们都还没回家,你这样行吗?
你以前替自己坚守住的超高贵形象要怎么办?
「关、关于早上那件事。」
「怎、怎样啦?」
「那、那个,我想,我也有一点点过错……程度很~~微妙就是了。」
况且,只不过早上跟我起了小口角,她的举止就显得非常记恨……应该说有所挂怀吧。
这种忽然变得像小动物一样娇弱乖巧的傲娇反应是怎么搞的?
理我理我理我要不然人家会死掉的小兔子目光?
「不、不过,要是你也能……再注意一下口气就好了。」
「呃,我自己的态度铁定也好不到哪里吧。那铁定是在跟你呕气吧。铁定是御宅族特有的阴险又烦人的记恨态度吧。」
「就、就是说啊,彼此彼此喽。」
「在这世界上,吵架才不会全都错在某一边吧……只怪罪一边就是霸凌了。」
「对、对啊……我们那样是在吵架嘛。」
而且,光是料到我们之间的小小差池可以化解,就让她喜形于色,感觉就大大地不妙了。
这样下去,众人崇拜的完美千金、丰之崎第一美少女泽村·史宾瑟·英梨梨的形象要崩溃,只是时间的问题……
「那、那么,伦也……今天,我们一起回……」
「啊~~他在他在~~!伦也学长~~!」
「咦?」
「咦?」
接着,英梨梨又冒出难保不会让形象更加崩溃的言行,在此瞬间……
那开朗、无邪、纯真且(大概)不具任何恶意的呼唤声,就从教室门口传来了。
何止如此……
「你们看,在那里的就是我的学长……社团代表伦也学长喔!」
「哦~~」
「原来,那个人就是波岛的……这样啊~~」
「……咦?」
「……咦?」
呃,一开始叫我的人是谁,我立刻就想到了。
毕竟,在这间学校会懂事地叫我「学长」的女生,我只想得到一个。
「出、出海……怎么了吗?」
然而,那懂事的女生……出海身后还带了两个看似学妹的女生,这就超出预料了。
「呵呵……我是来这里炫耀自己的学长~~」
「什……」
「什……」
而且,从她口中讲出的理由,又让情况有了震撼过头的发展。
「新、新入学的女生结伴跑来找伦也……可恶,这就是美少女游戏或女性向游戏里常有的落差萌效应吗?以往不醒目的宅男改戴隐形眼镜,马上就变成注目焦点了吗啊啊啊~~」
……话虽如此,听见喜彦受了这么大刺激,我倒想往后给他一脚就是了。
根本没什么落不落差,她们三个当中有两个跟我是初次见面耶。
「没有啦~~其实是我说自己有参加游戏社团,她们两个都想知道细节,我就把人带过来了。」
唉,这种情况闹到最后,常会用「先让人期待再落得一场空」的老套来收尾,出海报的消息八九不离十是那种套路……
「你、你们……对社团有兴趣?」
「啊,是的……我是跟波岛同班的野崎美奈。」
「我叫古桥真奈美。请问请问,学长在冬COMI有推出游戏对不对?感觉好厉害喔~~」
「咦、咦、咦?」
跌破眼镜的是,事情根本没收尾,也一点都没有期盼落空的感觉。
「所以喽,伦也学长,要是方便的话,现在可不可以来举办社团说明会呢?走嘛,到社办,应该说……到视听教室!」
「说、说明会……?」
「好嘛,说不定她们都愿意加入社团啊!」
「啊……呃~~波岛,我还没有拿定主意耶。」
「不过不过~~我觉得似乎很有趣啊~~」
「这、这样喔?」
哪门子的大满贯啊……?
难道接下来要走美少女游戏中常见的南柯一梦式结局……哎,受限于诸多规范,游戏里往往是为了跟绝对无法攻略的亲生○○触发床戏才那样安排,要是代换到我这边……总之那些都无关紧要啦。
对于前阵子战力大打折扣的「blessing software」来说,这或许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毕竟,要是趁现在一口气增加成员,集众人之力迎向冬COMI,新旧人马之间不时发生严重磨擦,又让社团中途拆伙……
不不不不不,停下来。先别陷入那种老生常谈的消极情境。
「等、等一下等一下,波岛出海!我是说……学妹。」
当一群人聊得格外热络时,插嘴的正是对我造成那种心灵创伤的罪魁祸首(英梨梨)……
呃,我说过别再染上那种消极的思考了嘛。
「咦……泽村学姊,你在啊?」
「啊唔……」
出海,你绝对有注意到她吧。你从刚才就一面和我讲话,一面朝我旁边的金发学姊瞄了好几眼吧。
「波、波岛学妹,你怎么把朋友拖下浑水……呃,我的意思是,你别邀她们加入奇奇怪怪的社团啦。那样太委屈她们了吧?」
于是乎,尽管英梨梨先吃了出海一招,不过她还是勉强稳住阵脚,搬出去年以前的千金风范来对抗。
话是那么说啦,你在去年不就是那个奇奇怪怪的社团的成员吗?
「你怎么能那样断言,为什么加入社团就会受委屈呢?」
「因、因为……你想嘛,游戏才不是外行人轻轻松松就能作出来的东西啊。」
「不过,伦也学长一开始也是外行人……结果不到一年之内,他就做出在冬COMI留下传说的游戏了喔。」
「那、那是因为!……有我……有我和霞之丘诗羽……」
「英、英梨梨?」
出海和英梨梨之间的对立与其形容成龙虎斗,倒更像蛇蛙相争,出海的同学A及同学B一面观望,一面还发出「咦~~」、「好厉害喔~~」这种活像加藤……呃,活像路人的台词。
「我想要尽可能帮学长的忙。虽然我参加社团还没有多久,即使如此,我还是希望让『blessing software』经营起来。」
「可、可是、可是你忽然就把圈外人……不对,你竟然把外行的女生拉进御宅族社团……」
「呃,可是我们两个都有点宅喔。」
「对呀,我们还会看深夜时段的动画耶~~」
「咦……?」
「这、这样啊?」
结果,那两个活像路……那两个将来说不定会变成女主角的A同学和B同学坦承:「我们其实都算宅宅的~~」让我们受了不小的冲击。
「是的,我们是因为班上的座号顺序而互相认识,不过在开学典礼一下子就靠御宅族的话题聊开了!」
「…………」
「…………」
而且,我摆了一副难以言喻的脸色,看着这么容易就在身边交到宅圈朋友的出海。
对于害怕被迫害而低调地当个御宅族的英梨梨来说。
还有,对于一面受到迫害,一面仍拚命坚持当个御宅族的我来说。
这几个学妹之间的关系,实在匪夷所思……
「这样还是不行吗?对御宅族社团感兴趣,难道不可以吗?」
「~~唔!」
「啊……」
出海表达出的那种认真、直率、纯粹,以及……
以及太过耀眼的态度,终于让无法承受的英梨梨从教室落荒而逃了。
她一面逃,头上一面冒出缕缕白烟(想像画面)。
临走前撂下的台词则是:「别~~以~~为~~你这样就赢了~~!」(反正是想像画面)。
「……学长?」
「嗯?什么事,出海?」
「所以,关于社团说明会……」
「啊,对喔……那我们走吧,到视听教室。」
「这样好吗?呃,泽村学姊她……」
「原来你会介意那些啊……」
「那、那是因为……我担心自己是不是讲得太过分了一点……」
「哎……我想不要紧啦。」
「那样太不负责任了……」
「这话由你来说就……」
哎,刚才英梨梨逃走时几乎快要飙泪,要说我毫不在意她那丑态毕露的落水狗背影,确实倒不至于。
即使如此,为英梨梨操心的同时,我似乎找到了一丝希望。
英梨梨升上三年级以后,正逐渐在「改变」。
她开始用正常态度对待喜彦这种身分卑微的……呃,这种不熟的男生了。
她不再戴那张对谁都和善,却又崇高得难以亲近的千金面具了。
听了没营养的闲话会一副无聊的样子,对于好玩的话题则会露出由衷的笑靥。
像这样,她开始慢慢地显露本性了。
英梨梨打算抛开矫饰。
因此,只要等个半年,名为「泽村同学」的千金小姐肯定就不复存在了。
然后跟大家同班的「英梨梨」应该就会融入三年F班。
「英梨梨」的路要怎么走,我想应该可以从出海刚才跟同学之间的关系找到提示。
不用靠英梨梨的处世技巧,也不用靠我的推广技术,属于御宅族的日常生活,应该正在等着那家伙——对此我怀有希望。
※  ※  ※
「啊。」
「啊……」
「……惠。」
「……嗯。」
「你、你正要回家吗?」
「呃,差不多……」
「是、是喔……」
「…………」
「…………」
「那我走了。」
「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