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空战魔导士培训生的教官(空战魔导士候补生的教官)
  4. 第六卷
  5. 第四章 谋略的窦前晚宴
  6. 繁体版

第四章 谋略的窦前晚宴
2017-06-22 21:09:57

		

下午六点甫过,诺艾西斯宫殿通道上。
为了参加赛前晚宴,换上正式服装的彼方一行人正走向大厅。
由于接下来要彼此对战的其他学校的选手们将在那里齐聚一堂,现在众人理应感到几分紧张。
然而E601小队散发出的却是一股才刚大吵一架似的紧绷气氛。
「好了啦,别这样一直闹脾气了啦。芙蕾雅不是也道歉了吗?」
「哪、哪有那么简单就算了。她居然那样……!」
身穿晚礼服的彼方试着打圆场,怒火中烧的美空反驳。
她忿忿不平的理由出在现在穿在身上的那一袭困脂色晚礼服。其实晚礼服背部的拉链坏了,目前用数根安全别针固定。
晚礼服和当时在交流课程的晚会上穿的那套尺寸相同,但是刚才在旅馆更衣时,美空突然发现背后的拉链拉不上来。芙蕾雅发现这件事便出手帮忙,直到此时还没有问题。
问题在于,直线思考的芙蕾雅选择以蛮力把拉链往上扯,结果拉链严重损毁。由于晚宴时间已经近在眼前,只好采取优莉提出的安全别针应急方法。
「唔。我不是都道歉好几次了吗?」
「要是有针线组就能修补了。不过我没带到<薇贝尔>来。」
芙蕾雅不知第几次道歉。优莉解释原因。
「因为被拉链夹到的时候真的很痛啊……!」
「哼,追根究柢,究竟拉链为什么会拉不上来?」
莉子哼笑着说道。
「唔!那、那个啊……!」
一针见血的质问让美空为之语塞。
在这个时间点,伙伴们语气婉转地提出劝言:
「那个……美空同学,我平常就有提醒你了喔。就算训练再怎么累,睡前在床上吃洋芋片的习惯真的不太好。」
「蕾、蕾克蒂……」
「美空同学,夜里不可以吃那些高油脂的食物。这样下去腰间肉会越来越多,总有一天会飞不起来喔。」
「优、优莉学姐……」
「唔?多长点肌肉有什么不好?」
「不是啦,芙蕾雅。我们现在在说的不是肌肉,是美空那松松软软的……」
就在莉子要说明的瞬间——
「就是这个吧。」
彼方说着朝美空伸出手,轻捏了一下晚礼服底下的柔软赘肉——
「呀啊啊啊啊啊!性、性骚扰————!」
美空满脸通红地朝彼方挥出拳头。不过彼方灵敏地让上半身向后仰,利落地闪躲。
就在这时,突然有句话传来。
「你们几个,到底是在做什么?」
脸上写着莫名其妙的米娜,还有A177小队的队员们就在不远处。
「那、那个……这、这是……」
对教官抡起拳头的模样暴露在众人的视线下,美空不知所措。
「事到如今,我已经不会对E601小队的行动吃惊了。别打打闹闹了,快点登记入场吧。要是随随便便不守时,可能还会衍生出都市间的问题。」
在米娜的催促下,美空等人摸摸鼻子连忙赶往接待处。
没过多久就完成入场手续,美空一行人步入晚宴大厅。
豪华的大型吊灯与红色地毯所装饰的大厅中,充满了其他学校的学生。
耳边传来壮大的古典音乐,大厅墙边的长桌上摆满了肉类和鱼类的菜肴。摆放在大厅中的几张圆桌旁,个人特色强烈的学生们正彼此畅谈。
看着眼前数百名空战魔导士,美空的表情自然而然紧绷。
被揶揄为F级小队的少女们若要达成目的,就必须成为这群人之中的最强小队。
然而,心中已经毫无怯懦之情。
因为她们心中有比各学园浮游都市的代表选手还要更强大的敌手。
同一时间,彼方缓缓地扫视会场,寻找他认识的脸孔。米娜察觉到彼方的反应,向自己的小队队员告知一声后,走向彼方身旁。
「你在找谁?」
「也没有啦,只是觉得好像没看到克莉丝……」
听了这句话,米娜突然闷不作声。
「怎么啦,表情变那么严肃?」
「学园统括长她……从昨天晚上就失去行踪了。」
听了米娜说的话,彼方与美空互看了一眼。
「这是怎么回事?克莉丝学姐之后不是回到自己家了吗?」
「这件事我不知情,但学园统括长原本预定要和我们住宿在同一间旅馆。结果她在夜里说跟人约好了要见面后离开旅馆,之后就音讯全无。最后被人目击的场所是在旅馆的入口大厅。虽然是没根据的传闻,有人说她可能被卷入了这阵子在<薇贝尔>频频发生的连续失踪事件。」
「失踪事件啊。毕竟克莉丝是一般人,真教人担心啊。」
在浮游都市要让人失去行踪,其实比想象中简单。
最单纯的方法是将目标约到都市外缘区见面,将那人从浮游都市上推下去。
如果对方不是魔法师,这样就足以让那人消失无踪。
米娜的话还没说完。为防万一,她们已经向都市警察提出了搜索请求。
虽然不愿相信世界上理应最安全的<薇贝尔>会发生重大犯罪,但事情总有万一。
就在这时,彼方感觉到某人的视线而转过身。
在他视线所指之处,有一名身穿<薇贝尔>礼服,戴着单边眼镜的甫过中年的老绅士。
那名绅士与彼方四目相对之后,缓缓地迈步走向会场后方。
「彼方,你认识那个人?」
「没有啊,第一次见到。」
米娜询问,彼方否定。
「那你最好注意一点。他就是评议会议长哈尔德曼·恩迪凯斯,听说有很多疑点。」
「疑点?我记得他身世不是挺显赫的吗?」
「那是当然的。他们家族似乎是自古以来侍奉教皇陛下的一族……不过,我家经营贸易商的叔父说,他似乎以教皇陛下的代理人身分长年掌控<薇贝尔>的实权。据说因为世上唯有他拥有谒见教皇陛下的权力,所以他便利用这项权力强硬推动某些政策。听说空战武道祭原本也受到强烈的反对,但是他靠着教皇陛下的权威硬是推动,总而言之名声不太好。」
「哦……」
敌人明明是魔甲虫,人类内部却在权力斗争啊——就在彼方这么想的同时——
透过麦克风,宴会司仪的声音响彻大厅。内容是主办者要向选手致词。
身穿深灰色礼服的杰斯走到台上。
「我是浮游都市联盟评议会会长,杰斯·维格特。」
在会场所有视线的注目之下,不亢不卑地开口。
「承蒙各位在百忙之中拨冗前来,在此表达感谢之意。在诸位培训生苦心锻炼的同时,我们<薇贝尔>议会也为了指引世界走向和平,夙夜匪懈——」
这个人也是个可疑的家伙啊……
当彼方听着那模范般的制式演讲,米娜向他搭话:
「接下来的才是正题。我们共享情报吧?」
「你是指其他学校的代表小队?」
「对。我们想知道<法鲁西翁>的情报。如果你愿意告诉我,那我就用我们取得的<黄雷>与<薇贝尔>的情报作交换。在我担任你们的裁判时,我的伙伴们前去侦察了这两校训练时的情景。」
「难得有这个机会,就拜托你了。不过我能说明的就只有<法鲁西翁>的诺艾儿就是了。你们告诉我们两校,我们只能回报一校,这样感觉像在吃你们豆腐啊。」
「主人啊,我可以提供<梅尔基亚>代表小队的内情。」
最后,彼方等人也决定提供两队的情报。
「你看,那边的桌旁不是有个脸很臭的小不点吗?那就是<法鲁西翁>的队长——诺艾儿·鲁·萨西斯·迪尔·兰西鲁·多·沃夫。之前来<密斯特岗>短期留学时,是由我负责照料。至于特征嘛,个性急躁容易冲动,但在战斗的关键时刻能发挥精准的分析力——」
在彼方说明之后,芙蕾雅也说明了<梅尔基亚>的状况。
米娜也一五一十地说出他们得到的情报作为回报。
「你看那边。那边的餐桌旁,一脸不悦的人就是<黄雷>代表小队队长——乔辛克。」
米娜的视线指向留有一头长黑发的少年。他板着脸,嘴唇绷紧成一直线,身穿一袭华美而没有钮扣的麻制服装。那是<黄雷>的传统制服。
「据说拥有人称万能天才的才华。从射炮击战到近身缠斗全都无懈可击的战斗技术,再加上针对对手弱点的优秀战术观念,是第一热门的优胜人选。」
这么厉害的人还真的存在啊。美空感到敬佩。
对魔剑术的才能几乎等于零的美空而言,简直是天才般的人物。
在美空手中,魔炮剑完全无法发挥「斩击」的功能,化为纯粹只能「炮击」的武器。这总让美空觉得不甘心。
「哼,万能天才啊。但终究敌不过身为女神的我吧。」
「莉子同学。莉子同学还是从强化体力开始做起吧……」
虽然被优莉吐槽,但莉子依旧满怀自信。
「接下来是另一边。在场地角落的是<薇贝尔>代表小队的队长——优米耶尔·凯萨。因为她是空战武道祭的主办都市<薇贝尔>出身,今天她训练时也有许多其他学校的一般学生前来声援。武器是长剑,魔剑术的水平似乎无可挑剔。据说她训练时明显颇有余力,肯定还藏着秘密武器吧。」
美空也觉得看起来毫无破绽的优米耶尔应该就如同米娜所说的相当强悍。要是实际上与她一决胜负,恐怕免不了一场苦战吧。不过,恐怖程度应该不及那家伙。
「那个……芙蕾雅同学,我有种很想交手看看的感觉呢。」
「唔嗯。真希望能较量看看,究竟和艾森纳赫流相比是谁比较强。」
蕾克蒂与芙蕾雅面露喜色对看了一眼。
<黄雷>与<薇贝尔>的队长同样是S级。
相对来说,根据莉子所雷,美空的狙击技术只有平庸水平,综合战力顶多就比平均水平高上一些。
然而,不能在这种地方就输掉。美空直视着前方。
直到超越「最强的空士」之前,我不会输给任何人……
这时,一只手拍在她的肩头。她转头看见了脸上挂着无畏表情的彼方。
「你现在的表情就很不错喔。你也学到了变速式加速,只要使用方式正确,就足以与他们一较高下。」
「嗯……!」
美空坦率地接纳教官的建议。
「米娜学姐,我可以问你一件事吗?」
「什么事?」
「为什么你会协助我们到这种程度呢?」
米娜的行为已经无法用单纯的亲切来解释。
感觉似乎有某些比因误会而道歉更重要的原因存在。
「因为我也上了一课啊,经过与你们的那一场战斗之后。」
在<密斯特岗>的最终战的光景浮现脑海,米娜语气平稳地说着。
「没击坠任何对手就败北,那还是第一次的经验。而且战斗的主导权完全被掌握在对方手上,被耍着玩弄到最后,就连一次也没能与你们正面交手。」
「那个……对不起。」
「也没什么好道歉的。那样的战术,就是你们的强项。」
E601小队的战绩明明是一胜九败,却能在<薇贝尔>的正式赛中出场。也有许多学生在暗地里批评,肯定是因为蔻依靠关系牵线。
然而米娜发自心底鼓励美空等人。
「如果要正面比拼战斗力,空战武道祭上最弱的小队恐怕就是你们。所以,就让所有人见识一下吧,告诉他们弱者也有弱者的战斗方式。」
彼方感谢米娜的鼓励。
「多谢你的建议啦。」
「不用道谢。你就当成是让我今天有机会能观看那场战斗的谢礼吧。」
今天那场战斗——彼方为了教导学生何谓不屈的斗志而策划的模拟战。
「那个,可以借点时间吗?我有些话希望能和你两个人谈谈。」
「哦,可以啊。我马上就回来,美空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下。」
彼方指示后,莉子等人便提议先去拿晚餐。
优莉问彼方有什么想吃的,彼方便说除了甜的之外都可以。礼服背后以安全别针固定的美空好像不愿意四处走动,所以留在餐桌旁。
彼方随即移动到会场的角落,但米娜却迟迟不开口。感到好奇的彼方催促道:
「?你怎么啦?」
当彼方一问,也不知是为什么——
刚才言行谈吐充满自信的米娜突然间像是失去了平常的沉着。
垂着眼,忸忸怩怩的站姿显得有些内八。
最后,米娜像是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般抬起眼看向彼方。
「我问你……你讨厌挥舞大斧的女生吗?」
【插图】
「平常闲着没事就拿着斧头挥来挥去吗?那当然很恐怖啊。」
「……算了,当我没说。」
米娜立刻遭受重创。
但是,彼方的话还有后半段。
「不过,为了寻找败因而陪伴E601小队训练,还有为了提升自己小队的胜率,尽一切努力的女生,我还满中意的喔。」
「~~~~!」
连耳垂都变得通红的米娜抬起脸看向彼方。
不过,她也拿不出勇气更进一步试探彼方。
「难得我都亲自帮忙了,希望你们别太早被淘汰。要是糟蹋了帕普尔顿家骑士的协助,可是有严厉的惩罚在等着你。」
她抛下这句话,随即迈开步伐打算离开。
不过,彼方以认真的眼神拦下了她。
「米娜,不好意思老是有事拜托你,不过……」
「怎样啊?」
「要是我发生什么万一,我想拜托你照顾美空她们。」
「什么意思?」
「只是以防万一。」
「………………」
如果米娜仍然认定彼方是如同传闻般的懦弱叛徒,她可能不会特别留意吧。
然而米娜已经知道了,彼方其实是个心怀信念的人。
况且——
——万一有危险就立刻逃走,把队员的性命放在第一。如果行有余力,E601小队的队员也麻烦你了。
在出发前往<薇贝尔>之前,空战魔导士科长所说的话,突然间浮现脑海。
虽然米娜不知道个中秘密,但彼方看起来不像是在打趣说笑。
「……为什么是找我?我是你们的竞争对手喔。」
「这个嘛,在我和美空她们进行模拟战的时候……」
集中于战斗的美空等人似乎谁也没发现。
然而彼方确实注意到了。担任裁判的米娜注视着那战况时,眼眶中噙着泪水。
「看着我们的战斗时,你为我们贯彻了裁判的职务,所以我觉得可以托付给你。目睹那 场战斗,却没多问我们背后原因,我觉得可以信任这样的你。」
彼方究竟身怀什么秘密,米娜并不知情。
不过,米娜是一位空士。因为亲眼目睹了那场战斗,彼方话中的诚意便自然而然传人心中。彼方和他的学生们抱持着某种纯粹的「觉悟」而来此参加空战武道祭。
在接驳艇的餐厅里,米娜亲口向彼方宣告「我讨厌你」。那是因为彼方明明拥有实力却不愿意更加精进,反而退居后方专注于教学,这让米娜难以接受。
不过这些原因已经不复存在。同时米娜也明白眼前的<黑之剑圣>是因为认定米娜值得信赖,才会诚恳地向她提出请求。
既然如此,以骑士道为标竿的她理所当然会如此选择。
「如果发生了最糟的状况,我发誓我会赌上性命保护你的学生们……但是,你也得答应我,可别随随便便被击坠了。」
「嗯,我答应你。」
两人并没有再多谈一句话。
不过,两人都是空战魔导士科的本科二年级生,他们同样秉持着「空士的骄傲」,决心履行与对方的承诺。
在这之后,彼方随即回到美空等人所在的餐桌。
一回到桌边,身穿翡翠绿晚礼服的艾莉丝身影便映入眼中。
「我找你好久了。等一下你有空吗?」
「不好意思,没空。」
彼方语气冷淡地回答。
「反正你应该是要我去你哥那边,听他继续长篇大论吧?」
「别这么见外嘛。我们走吧,我哥哥在等着呢。」
「就算你这样说,没空就是没空。话说,艾莉丝,你知道克莉丝人在哪吗?」
「……我不晓得耶。怎么了吗?」
「我听人家说,克莉丝好像失踪了啊。我想你应该知道某些消息吧?」
「什么消息?我不知道耶。」
艾莉丝表情毫无一丝改变。
怎么回事?艾莉丝会不会太冷静了?
我记得艾莉丝和克莉丝明明很要好,在<密斯特岗>时,两人不论去到哪里总是凑在一块啊……
彼方感到狐疑而眯起眼睛的同时,前去拿餐点的莉子等人回到桌旁。优莉将盛在圆盘上的餐点递给彼方。
「彼方学长,因为学长说不要甜的,我就选了这道肉酱面。」
「谢啦。这感觉还满好吃的耶。」
抛下与艾莉丝的对话,彼方开始用餐。
对话硬是被打断,艾莉丝一时气愤难平。但是她马上发现美空正凝视着自己,连忙摆出笑容掩饰。
另一方面,彼方将肉酱面吞下腹中。
「哼,我选的是海鲜色拉。」
「主人啊,我拿来的烤牛肉也非常美味。」
「那个……彼方教官,这道开胃小面包也很好吃喔。面包里头好像加了橡子粉。」
莉子、芙蕾雅、蕾克蒂三人接连递出餐点。
「哇啊~~!这是什么!我也想吃……!」
美空朝着放了开胃小面包的盘子伸出手。
「那、那个……美空同学,还是不要比较好吧……?」
「对啊,美空。再继续胖下去就连安全别针都救不了你喔。」
「呜呃……!」
在蕾克蒂与彼方的提醒下,美空的手停了下来。
不明白缘由的艾莉丝微蹙着眉喃喃说着:「安全别针?」优莉便在她耳边悄悄解释。
唔嗯~~~~~~!美空难以割舍地注视着开胃小面包。
像是要安慰美空似的,莉子拍了拍她的肩膀。
「嗯,只有你没得吃未免也太可怜了。」
「咦?难道说,莉子你知道哪些食物对减重特别有效吗?」
美空投以充满希望的眼神,于是莉子回答——
「告诉你吧,多吃点空气。」
「这和叫我绝食有什么两样嘛……!」
美空不由得对莉子怒吼。优莉随即提醒:
「美空同学,差不多该安静一点了。你看,其他学校的学生视线都聚集过来了。」
唔唔……!明明是莉子先捉弄人的啊……!
美空将苦水吞进肚子里闭上嘴。这时,传来了司仪的声音。
「接下来,由教皇陛下的代理人哈尔德曼·恩迪凯斯议长向各位致词。」
带着单边眼镜的老绅士登上讲台,以教皇代理的身分宣布开始。
随后,空战武道祭主办委员会立刻将资料发配给在场的学生。
上头记载了空战武道祭的内容与日程表。
哦?形式是混战啊。
彼方眯细眼睛浏览手中数据。
首先似乎是以整个人工空岛当场地,让所有小队在上头进行三天两夜的战斗。
马上就端出了严苛的赛程啊。
之后再由残存的小队进行模拟战决定优胜。
模拟战采取的似乎是普及于各学园浮游都市的规则。
不过,为什么不一开始就举办模拟战呢?
彼方心中疑问油然而生。
况且所谓的混战,比起竞技更偏向于实战。
有可能同时受到复数小队的攻击,再者日程长达三天两夜的长期战对学生来说也是严苛的考验。
这种安排让彼方感觉到主办单位想测试的并非单纯的战斗力,而是更复杂的综合能力。
想测试在严酷环境下的战斗力吗?意图是什么?
疑问在脑海中盘旋,彼方看向讲台。一位褐色眼眸的金发美少年正代替哈尔德曼进行说明。他正是彼方离开维格特宅邸后,在路上撞到克莉丝的人。
「艾莉丝,你知道他是谁吗?」
「哦?他是恩迪凯斯议长之子——里帕·恩迪凯斯。我记得他现在担任父亲的秘书。你在哪里见过他吗?」
「没有。只是好奇而已。」
这方面的应对需要小心谨慎。目前还不清楚谁是敌人,谁是友方。不过,里帕肯定与克莉丝的失踪有某些关联。
疑点重重的议长的关系人士会在克莉丝失踪当天与她面对面相撞,这无法以单纯的巧合解释。
要怎么做才能不动声色地调查里帕?
就在彼方左思右想之时——
「喂,那个人不就是昨天和克莉丝学姐相撞的……」
美空惊呼。
「你昨天曾经目击克莉丝与里帕先生在一起吗?」
「咦!那、那个……」
「不是。虽然像但不是同一个人,散发出的气氛不一样。」
艾莉丝凝视着彼方,但彼方没有再多说什么。
结果艾莉丝轻轻叹了口气。
「感觉你原本好像想告诉我啊,真是可惜。」
彼方望向她那看似遗憾的表情,同时想着——
里帕很可能与克莉丝的失踪有关系——当艾莉丝知道了这项事实,马上就展现出强烈的兴趣。
似乎有某些阴谋正在背后运作。恰巧就在这时,有个人大步走向彼方。
「你就是彼方·英司吧?」
不久前还站在讲台上的里帕·恩迪凯斯展现平易近人的微笑。
「听说你是议长的儿子?」
「你居然认识我啊,真是光荣之至。」
「因为刚才正好听说了一些你的传闻。」
彼方以轻佻的口吻回应的同时,心中并未放下戒备。
「我有些事想和你谈谈,可以借点时间吗?」
「这要看你想谈的内容是什么吧?」
自己摆明被盯上了啊。彼方想着。
「所以说,你到底想跟我聊什么?」
一旁的学生们也对里帕投以疑惑的视线。
于是里帕有点伤脑筋似的耸了耸肩。
「如果可以,我希望能私底下聊。」
「哎呀,居然想横刀夺走我先邀请的男性,你也太不懂分寸了吧?」
「这还真是失礼了。不过,毕竟有些话题是男性之间的秘密。」
「真没办法。这次我就好心退出,成全你们吧。」
语毕,艾莉丝微微点头当作道别,离开了餐桌。
刚才艾莉丝不是还打算把我带去见杰斯吗……?艾莉丝突然改变主意,让彼方觉得事有蹊跷。
「接下来,可以请你跟我一起来吗?」
「等等,你应该先告诉我想谈的内容吧。」
面对里帕,彼方毫不退让地说了。
「你要跟我独处,究竟是想干什么?如果你是打算对我来一场爱的告白,不好意思,我拒绝——」
在彼方把话说完之前,里帕在他耳边细语:
「(你想知道克莉丝缇娜小姐的下落吧?)」
……这家伙,果然有关连吗?
彼方若无其事地反问:
「如果我跟你去,你就会告诉我?」
「对。这件事我可以答应你。」
「…………美空,不好意思。让我和这家伙单独聊聊。」
「……我知道了。」
随后彼方与里帕两人一同离开了晚宴大厅。
夜间,<薇贝尔>外缘区货柜仓库街。
少数几盏路灯与来自起降场的灯塔光线微微照亮了黑暗。
彼方与里帕走在夜晚毫无人迹的道路上。
「就算要避人耳目也太彻底了吧。」
「因为那内容让无关的人听见不太好啊。」
「那你到底是想跟我谈些什么?」
「想跟你谈的人不是我,我的使命是带你到某位想与你交谈的大人面前。」
「可以拜托那个大人自己来见我吗?」
彼方如此喃喃说道,克莉丝的警告掠过脑海。
——走在<薇贝尔>路上请尽量避免落单。还有,请注意尽可能避开人烟稀少的地区。
克莉丝恐怕也没想过她自己会失踪吧。
接下来嘛,要是这家伙袭击我,我该怎么处置?当彼方仍在思考的时候,里帕在某间仓库前停下了脚步。
仓库的墙上写着醒目的大字「七」。门锁已经遭到破坏,里帕使劲拉开门走进仓库内。彼方跟在里帕后头进入仓库,仓库内没有其他人影,就连一个货柜都没有。
这里应该就不会有人来碍事吧。彼方向停下脚步并看着自己的里帕说:
「可以进入正题了吧?关于克莉丝缇娜·巴克霍隆的消息,你究竟知道些什么?」
「……………………」
「就是昨天你撞到的那个紫色头发的女生。」
「……………………」
「都来到这里了,没必要再隐瞒下去了吧。你到底知道什么?」
「这个嘛……」
就在里帕开口的同时,仓库的入口处传来了声音,彼方转身看向后方。
站在仓库门口的是一个年轻的都市警察,以正握的姿势拿着手电筒。
「这里是禁止进入的地区。你们是得到谁的许可进入这里的?」
「嗯?只是觉得有点好奇……」
「若有什么原因请之后再说。总之请先离开仓库,过来我这边。」
听了那毫无抑扬顿挫的话语声,彼方向前踏出一步。但是他突然察觉了什么似的,没有继续靠近都市警察。
面对脸上平板表情如同挂着面具的都市警察,彼方正色说道:
「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如果是平常的状况,我会这样道歉。不过啊,这摆明了就很不对劲啊。都市警察应该会两人一组行动,走路的模样也会更精神抖擞一些,而且拿手电筒的方式也不对。训练课程应该有救过吧?面对可疑人物时,要反手握手电筒,并且拿到与脸同高处。老实说喔,<密斯特岗>的<鸦巢>还比较象样些。」
「…………………………」
「还有啊,这杀气是怎么回事?你是哪个单位的都市警察啊?」
下一个瞬间,状况剧变……
彼方准备应变突发状况之际,感觉到背后的里帕瞬间凝聚魔力。是从背后突袭吗?彼方侧身在展开匕首的同时要摆出架式应战。
然而,冲向此处的里帕早已展开了苍蓝的魔剑。他急速奔向彼方的眼前,随即——
「……………………!」
自彼方眼前奔驰而过,不由分说地一剑砍倒了都市警察。里帕只是从彼方眼前跑过,并没有攻击彼方的意图。
这家伙,究竟打算做什么……!
也许自己被他救了一命。不过,无论有什么理由,剑………………杀害都市警察仍然是不争的事实。照理来说,应该能不伤对方性命直接制服他才对。
就在这时,里帕平静地说:
「你仔细看清楚了。」
他的视线直指着躯干中剑而倒地不起的都市警察。
红色的血液飞溅在四周,腹部有一道剑伤。那伤口绝对不算浅,然而下一个瞬间,无数异样活性化的肌肉纤维堵住了伤口,组成身体表层——随后都市警察若无其事般在两人面前重新站起身。
高速再生。与这类似的力量,彼方曾在<密斯特岗>亲眼见过。
与连续伤害事件的犯人——雷亚尔相同的力量。
刚才仍是都市警察的生物倏地站起身,迅速改变形体。皮肤转变为灰色的硬质表皮,体格也变得比强壮的摔角选手更加壮硕。
手臂并非粗壮的巨臂,而是附有灰色刀刃般的刃臂。
转变为灰色恶魔的人形生物以它惊人的脚力急速朝此处逼近。
「快闪开,里帕……!」
彼方连忙警告。经过与雷亚尔的战斗,彼方深知对方的突击速度。
灰色恶魔朝着刚才攻击它的里帕冲刺,要将里帕化为四散的血肉。里帕躲过了那一直线突击的同时,朝着它的腹部挥出魔剑。随后主动拉近距离,与怪物的刃臂近身缠斗。
彼方很快就发现灰色恶魔右腹部的伤口愈合速度较慢,里帕彻底针对该处攻击。不久后隐藏在躯干的黑晶碎裂,灰色恶魔急遽衰弱,完全失去力量。
真是讨厌的敌人。彼方眯起眼睛。
「话说这些家伙究竟是什么玩意?」
「人类的意识被变异种细胞吞噬的最终下场,我们称之为<阿斯莫德>。简单说就是人造的人型魔甲虫,拥有硬质表皮,动作相当敏捷,也能高速再生。材料大概是失踪的<薇贝尔>市民吧。」
注视着瘫倒在地的<阿斯莫德>,里帕如此说道。怪物的变形解除而逐渐恢复人类形体的情景在两人面前上演。
「哦……居然还会再遇上这种家伙,还真是倒霉。」
彼方的脑海中浮现了摄取变异种细胞后失去理智的某位<密斯特岗>学生。
「话说这家伙摄取了变异种的细胞,理智却没有被那个细语声夺走吗?」
「普通人要是摄取了变异种的细胞,精神就会遭到一污染而失去理智。为了避免这种现象,这些怪物似乎被施加了相当强烈的催眠暗示。」
「催眠暗示。看来有相当棘手的魔法师在背后啊。」
「是啊。还有就是这些家伙有时会集体行动,要是集合起来也很棘手。」
「等等,你说集体行动……」
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彼方与里帕一同看向仓库外。
十五六名外观与市民无异的<阿斯莫德>正朝着仓库靠近。更远处被黑暗笼罩而看不清楚,不过恐怕还有更多怪物正在集合吧。
刚才明明连一个人影都没有啊……
「自从来到<薇贝尔>就脱离不了战斗,还真累人啊。」
「有件事我得先声明,袭击接驳艇不是我干的。我打算试探你的力量顺便警告你而袭击接驳艇的时候,你们已经遭到袭击了。我那时候原本是想抓克莉丝缇娜小姐当作人质,逼你和我决斗就是了。」
眺望着远处变形中的<阿斯莫德>,里帕如此说道。
「你脑袋里装的东西还真恐怖。那克莉丝现在人在哪里?」
「克莉丝缇娜小姐目前受到我方的保护。会长派的<阿斯莫德>想攻击她的时候,我出手救了她。对了,顺便先声明一下,我不是你的敌人。」
杰斯果然是专搞阴谋的啊。应该说,这家伙若无其事地说了很不得了的话啊。
在彼方感到几分傻眼的同时,变形完成的<阿斯莫德>正缓缓逼近。
「我问你喔,你真的是议长的秘书吗?身手看起来不像文官耶。」
「不好意思,我是只为了战斗而录用的秘书。」
「……那根本就是武官吧。」
无视彼方的吐槽,里帕问道:
「那么,彼方·英司,你愿意和我并肩作战吗?比起口头说明状况,这应该比较简单易懂吧?」
这算是里帕的玩笑话吧。
里帕原本的计划是躲避对方耳目,带着彼方前去与某位大人物会面。不过现在状况看来是事与愿违。
「真没办法。不过全部搞定之后,你一定要解释清楚。」
随后,<阿斯莫德>群朝着两人急速猛冲。
虽然法律规定在市区严禁使用飞行魔法,但毕竟现在状况紧急。彼方与里帕立刻飞上了天空。
*    *    *
高楼大厦的屋顶上。
脸上挂着轻松笑容的艾莉丝与莉洁莉特的身影正在此处。
艾莉丝运用力量强化视力,眺望着正在远方的彼方与里帕。神情紧张的两人正死命逃往都市外缘区。
「哼哼,如我所料,乖乖地往都市外头逃走了。」
艾莉丝欣喜地说了。
她在赛前晚宴向彼方搭话的时候,的确想把彼方带到哥哥面前。
然而,由于里帕与彼方独处,让艾莉丝改变了主意。
原本里帕已经被列在今天预定失踪的名单上。既然和预定失踪的里帕在一起,那么彼方一起失踪也是没办法的事。
我绝不会原谅你!居然敢拒绝哥哥大人好意的邀请……!
自己敬爱的哥哥对彼方展现友善令艾莉丝嫉妒,彼方想也不想就回绝那份友善令艾莉丝喷限。两种感情驱使着艾莉丝展开行动。
「要是能和里帕一起死掉是再好不过了,不过应该没那么容易吧?」
我方准备的战力一共有五十只<阿斯莫德>。其中一只似乎已经被击破了,目前总计尚余四十九只。
虽然要将战斗力数值化相当困难,但大致上近似于同时出现了四十九个当初令彼方等人身陷险境的连续伤害事件的犯人。
无论再怎么挣扎,都不是两个人能打倒的数量。
不过,彼方·英司身怀颠覆战况的意外性。
「莉洁,可以帮我通知<阿斯莫德>,叫它们千万不要大意吗?」
「可以是可以啊,艾莉丝大人,那两个大哥哥是那么厉害的对手吗?」
「是啊,强到你无法想象的水平喔。」
「咦~~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啊~~」
莉洁莉特如此回答后,以通讯结晶向<阿斯莫德>群发出指示。因她的力量而陷入催眠状态的<阿斯莫德>们等于她忠实的猎犬,无论任何指示都会尽一切努力实现。
「好了,我们也该转移阵地了。我已经事先让变异种在附近的空域等着,就乘着那孩子移动……」
为了追踪逐渐自视野远离的彼方与里帕,艾莉丝打算发动飞行魔法的瞬间——
「那是……」
在附近的空域发现了眼熟的集团,艾莉丝愉快地挑起了嘴角。
*    *    *
<薇贝尔>外缘空域,高度三千。
背对着都市绽放的灿烂光芒,彼方与里帕正死命逃离<阿斯莫德>的追逐。<阿斯莫德>的数量比他们刚开始逃走时增加了许多。恐怕是逃走的过程中,增援不断与主力会合吧。
以夜色为遮蔽,两人一面攀升一面远离<薇贝尔>。
如果现在是大白天,恐怕市民们会察觉战斗而在市区造成严重恐慌吧。
「真是的,都市警察和市民都和犯罪扯上关系,<薇贝尔>究竟是怎么搞的……?」
彼方朝着离群向两人冲刺的<阿斯莫德>使出一记回旋踢。
「都市警察里也有正常的人啊。不过,这也不是一般的都市警察能应付的对手。」
同时里帕以魔剑击中<阿斯莫德>。刺穿灰色的硬质表皮造成伤害,<阿斯莫德>短暂失速,但伤口马上就愈合。
「说的也是。那<薇贝尔>的空士呢?」
「很可惜的是,<薇贝尔>的空战魔导士大部分都在行政府的指示下,派到最前线的要塞浮游都市执行任务了。虽然也有些被选为代表小队的空士,不过那些人……」
「不能信任是吧。」
彼方再度一脚踹飞从背后突击的<阿斯莫德>。
「我再问一下喔,这些家伙好像使用咒力在战斗,他们能运用在这之上的力量吗?」
「因为材料是<薇贝尔>的市民——都是一般人,所以没有更强大的力量。因为敌人的目标还不清楚,我希望你也别轻易动用<崩力>。」
「……看来你调查得很清楚嘛。」
「算是吧。好了,差不多该迎击了……!」
与<薇贝尔>拉开充分的距离之后,彼方与里帕转身与敌人对峙。
在两人的视野中,一共有四十九只<阿斯莫德>背对着<薇贝尔>朝两人逼近。
「开工啦……!」
在彼方大喝的同时,两人开始行动。
彼方展开魔炮剑,冲向离他最近的<阿斯莫德>挥出魔炮剑。
<阿斯莫德>以刀刃状的手臂挡下了彼方犀利的斩击。
刃臂虽然是肉体组织变化而成,却拥有足以与魔装炼金抗衡的硬度,令彼方咋舌。
这时,与<阿斯莫德>战斗的彼方微微眯起眼睛。
在双方兵器交锋的瞬间,彼方感觉到魔炮剑似乎稍微变轻了。
因为是熟悉的武器才能察觉的些微差异。虽然对战斗似乎没有影响……
总不能在近身缠斗的过程中,仔细检查魔炮剑的状况。
面对两臂变化为刃臂的<阿斯莫德>,彼方不管那么多,与对方连续过招。虽然论剑术是彼方较优,但论力道是<阿斯莫德>占上风。尽管如此,彼方凭借着技术接连化解<阿斯莫德>的沉重斩击,同时找到空隙出剑。
<阿斯莫德>的胸部被划出一道不算深的伤口,彼方冲上前去打算了结负伤的敌人——这时,受伤的<阿斯莫德>立刻向后退。另一只<阿斯莫德>不知从何处现身,像是挺身保护同伴般阻挡在彼方面前。
「那就连你一起……!」
彼方加速追赶,却感觉到背后传来杀气。回头一看,一只<阿斯莫德>正高举着刃臂急速冲向彼方。
「啧!居然连这种合作战术都懂啊……!」
<阿斯莫德>居然懂得保护受伤的同伴,同时也会从死角发动突袭……
在彼方与偷袭他的<阿斯莫德>缠斗之际,刚才受伤的<阿斯莫德>伤势已经完全恢复,对彼方展开反攻。
虽然彼方的防护服被割裂,但在千钧一发之际躲过斩击,大幅度拉开距离。
彼方重新评价敌人的水平,继续战斗。
<阿斯莫德>只要中招就会立刻拉开距离,其他<阿斯莫德>则会介入支持。我方无法造成致命的打击,对方也无法击坠我方。彼方附近一共有至少二十只以上的<阿斯莫德>,但没有同时发动攻势的迹象。
为什么?彼方感到疑惑。
刃臂的攻击力;硬质表皮的防御力:高速再生的恢复力,能运用魔甲虫力量的<阿斯莫德>的基本能力远在人类之上,况且也拥有彼此合作的集团战斗能力。
只要活用数量上的优势,要一口气击坠彼方理应不是难事。
但它们并不这么做。难道是看穿我已经预料到这招而设下陷阱了吗?
彼方手中魔炮剑的五连装气缸型魔力缩退炉已经完成了魔力填充。
彼方打算利用对方一口气冲上来的机会,反过来歼灭敌人。
然而,这时彼方突然察觉到——
自己手中的魔炮剑中有一个汽缸不知何时空空如也。刚才斩击战时感觉到的异样感肯定就源自于此。同时<阿斯莫德>维持着若即若离的距离,不打算一口气击坠彼方。这样的行动目的在于……
啧!这些家伙,知道我的弱点……!
<阿斯莫德>的战术目标显然是持久战。虽然里帕没提过这件事,不过那双刃臂应该拥有夺取魔力的力量。它们正最大限度地活用自身的特性,要打倒魔力量稀少的彼方。
活用数量优势与持久战的战术,令<黑之剑圣>也不由得为之战栗。
这样下去,我会被击坠……!
这念头浮现的瞬间,里帕与彼方会合。
「看来事情棘手了。」
他苦笑着说道。<阿斯莫德>们正追着他而来。
两人自然而然背对背互相掩护,彼方毫无空隙地摆出架式。<阿斯莫德>像是要围绕这两人似的在周围飞窜。
「看来这些<阿斯莫德>只为了击倒你而进化出新能力啊。每次兵器交锋时,都会有种全身上下的魔力被抽走几许的感觉吧?」
魔力吸收特性。彼方被吸收的是已经填充在魔炮剑中的魔力,所以晚了一步才察觉。
这样下去只能坐以待毙。
在陷入绝境之前,必须打破眼前的状况。
「里帕,我们两个一起使出战技突破包围。」
「看来也只能这样了。突破包围之后,就先撤退到人工空岛上吧。」
两人简短讨论,决定颠覆战况。
然而就在这瞬间,两人发现<阿斯莫德>的行动模式与刚才完全不同。
二十只左右的<阿斯莫德>对着彼方与里帕组成了有规则的包围网。
<阿斯莫德>停滞在以两人为中心的正十二面体的顶点上形成包围网,同时将它们的刃臂刀锋直指向两人。
在这时间点同时突击吗……
战技所需的魔力已经凝聚完成,那么就利用这个机会——
彼方冷静地寻找反击的机会。然而,下一个瞬间,连彼方都未曾预料的状况袭击两人。
行径古怪的二十只<阿斯莫德>的刃臂尖端产生了环绕电光的黑色球体。黑色球体之间产生激烈的放电,形成来自全方位的黑色强烈电流,杀向彼方与里帕。
「「呃啊啊啊啊……!」」
惨叫的彼方与里帕脸孔扭曲。
因为触电麻痹般的剧痛贯穿了全身。那究竟是电流或是电磁波,抑或是运用咒力的攻击手段,两人无法分辨。唯一确定的是,只要待在这产生黑色放电的正十二面体内部,就相当于置身产生剧烈高热与电流的力场中。
忍受着剧痛的同时,彼方使劲全力挪动颤抖的手,鞭策着神经传导受到影响而不停痉挛的肌肉,以拼死一搏的意志展开了魔法障蔽。
黑色力场带来的剧痛稍微缓和了,然而——
不妙!这样下去魔力马上会耗尽……!
凭一己之力打破当下状况绝非易事。
彼方忍受着剧痛,向里帕吶喊:
「……振作点啊,里帕。我马上就想办法解决这个状况。」
「唔!难道你打算使用崩力吗?」
「没有,我没打算用那个。毕竟我和学生们约好了。」
「明智的判断,过强的力量会招致毁灭。不过……」
「没问题。这点状况肯定会有办法的。」
面对压倒性的绝境,里帕也不由得面露惊慌。
忍受着仍然在全身上下肆虐的剧痛,里帕问道:
「你、你为什么还能这么有自信啊?照理来说,知道我们在这里战斗的,就只有我们而已啊。」
「是啊,我想应该只有我们知道。」
彼方忍受着剧痛挤出不服输的笑容,重复说道:
「『只有我们』。」
就在这句话说出口的瞬间——
无数的魔力弹仿佛随风横扫的暴雨般倾盆而下。总计高达两百五十六发的蓝白色魔力弹直冲向<阿斯莫德>。<阿斯莫德>群无法抵御这大规模的突袭,暂时后退。同一时间,<阿斯莫德>制造的黑色力场也跟着解除,彼方与里帕重获自由。
刚才的那一击是魔枪战技——多弹头弹歼灭雨(Stinger Rain Full Buster)。
彼方知道这战技的名称。
一个人影冲破<阿斯莫德>的包围网,来到嘴角微微上扬的彼方面前。赶来救援的深红发少女说了:
『让你久等了……!』
说完,她挺身阻挡在彼方与<阿斯莫德>之间。
『我不会让你们继续找我们的教官麻烦……!』
E601小队的队长——美空·惠特儿举着魔炮剑架在腰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