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安可短篇集4
  5. 约会大职业
  6. 繁体版

约会大职业
2017-06-23 09:44:00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裸奔男
扫图:Naztar(LKID:wdr550)
录入:Naztar(LKID:wdr550)
修图:耗子
【约会大职业 case-1 学生】
「唔,『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啊……」
在某天的休息时间,十香愁眉苦脸地盘起胳膊、歪著头。
「十香,你怎么了?」
「你的表情好忧愁啊。」
穿著和十香同样制服的四糸乃和「四糸奈」向十香搭话。十香嘴角向下弯,抬起头。
「刚才老师不是说了这句话吗?要是不能吃士道煮的饭,我可就伤透脑筋啦。但是……我有在做什么工作吗?」
说完为香发出低声呻吟。
「我想想……你的职业,应该可以算是学生吧?」
「喔喔,原来如此……唔?对了,四糸乃跟四糸奈,你们为什么穿著学校制服啊?」
「这……这个嘛……」
「在番外篇用不著太在意这种事啦~~」
「唔……?」
虽然不太明白四糸乃她们说的话,但总觉得不应该继续追究下去。
「不过,这样啊,学生是吗?原来我的职业是学生啊。」
十香恍然大悟似的点了点头,但是经过数秒后又再次感到疑惑。
「唔……那学生到底要做什么啊?」
「你好像不经意地问了非常深奥的问题呢,十香。」
「四糸奈」灵巧地抱起双臂说道。四糸乃像是配合她的动作般,露出一抹苦笑后开口:
「学生要做的事情……应该还是专注在学业上吧。」
「学业。嗯,读书啊……原来如此。」
十香发出「嗯、嗯」两声,点了点头表示认同,但立刻又抱持著疑问,再次歪了头。
「那这样的话,也包含体育在内吗?」
「这个嘛……术科也是课程之一,说是学生该尽的本分也不为过吧。」
「说得对~~说到学习,也不一定全是指读书嘛。应该说,在学校做的事情,基本上都可以算是学生分内的工作吧。跟朋友沟通交流也很重要喔。」
「四糸奈」点头如捣蒜地说道。
听完这句话,十香大喊著:「喔喔!」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吃便当或是福利社的面包也是学生该做的事情喽!」
「呃,这个嘛……大概是吧。」
「唔……就打造强健的体魄这一点来解释的话,也可以这么说……吧?」
听见四糸乃和「四糸奈」的回答,十香用力地点了点头。
「这样啊!那么为了吃美味的餐点,我要好好吃便当!」
十香高声宣言后,四糸乃和「四糸奈」两人便一脸为难地露出苦笑。
【约会大职业 case-2 女仆】
位于天宫市一隅的某家女仆咖啡厅。
与它富丽堂皇的外观恰恰相反,里头不断上演著女仆们以血洗血的势力斗争。
「哎呀哎呀,折纸,你好啊。你今天又来白费功夫啦?」
「时崎狂三,我不会输给你。」
鸢一折纸和时崎狂三两人是这家店里经常争夺首席之位的红牌女仆。
不过,首席宝座只有一个。因此,两人打算以今天的指名数和收益来竞争谁才是真正的第一红牌。
「呵呵呵,我今天就让你彻底心服口服。」
「我对第一红牌的地位没兴趣。但我绝不能把亲吻店长脸颊的这个奖赏让给你。」
折纸说完后,在后方听两人对话的店长五河士道抖动了一下肩膀。
「那个,我怎么没听说有这个奖赏。」
「嘻嘻嘻,嘻嘻。你倒是挺会虚张声势的嘛。我就让你见识见识我们两人之间的实力差距有多大。」
「求之不得。」
「……喂,你们两个。」
店长的声音传不进两人耳里。
于是,店开始营业了。或许是知道两人正在争夺第一红牌的宝座,双方的粉丝蜂拥而入,接二连三地指名两人,收益也呈直线上升。
「呵呵呵,欢迎回来,主人。哎呀哎呀,谁允许您用两只脚走路啦?」
「请点餐。小折折的推荐是这道两万九千八百圆的特制蛋包饭。我会在普通的蛋包饭上面用番茄酱写上海军陆战队式的辱骂文字。」
双方分别以自己擅长的方式接待客人,收服主人们的心。然而──接近打烊时间,折纸开始领先。
「我赢了。只剩十分钟,你已经不可能反败为胜了。」
「呵呵呵,那可不一定。」
狂三露出狂妄的笑容。下一瞬间,有好几名客人涌进店里。
而且──所有人的长相都跟狂三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什么……这是……」
「嘻嘻嘻。这可真是欢迎回来呀,各位小姐。请问你们要指名谁呢?」
狂三的脸上浮现邪佞的笑容如此说道。于是,无数的狂三同时点了点头。
「嗯。我们──」
众狂三们用手指著的人──并非狂三,而是店长。
「要指名店长。」
「……咦!」
士道瞪大了双眼。狂三发出慌乱的声音:
「你……你们搞什么……!这跟我们当初说好的不一样啊!」
「咦~~可是~~」
「我们也想跟店长玩嘛。」
「有什么关系嘛,存什么关系嘛」
「咦,等一……」
一群狂三将店长拖走。
这一天,店长五河士道荣登第一红牌女仆的宝座。
【约会大职业 case-3 妹妹】
「──事情就是这样,所以该做妹妹的工作喽。」
「请给我等一下!」
琴里理所当然似的挺起胸膛。于是,真那有些困惑地皱起眉头如此说道。
「该做妹妹的工作……说起来,妹妹不算是职业吧。」
「你在说什么啊。五年前制定了国家妹妹法,考取妹妹执照是正式的义务耶。」
「国家妹妹法?话说,当妹妹还要考取执照吗!」
「是啊,现在这个社会光是拥有哥哥或姊姊还无法自称是妹妹。顺便说一下,去年妹妹执照的竞争率是二十点五倍。」
「也太竞争了吧!」
真那高声吶喊后,脸颊流下汗水继续说道:
「……那个,我问个题外话,竞争率这么高,代表有很多人没考取妹妹执照吧。」
「是啊。我是一次就拿到了啦,但日本有很多落榜妹妹。」
虽然非常在意落榜妹妹这个词汇,但真那刻意不吐槽,接著说:
「那……那些人在亲属称谓上该怎么称呼呢……?」
「非弟。」
「唔哇啊!」
真那苦著脸,琴里便一脸猜疑地盯著她。
「我说真那啊,你从刚才就一直问些基本的问题……你该不会是无照妹妹吧?」
「无照妹妹这个词听起来也很荒谬耶……」
真那说完,琴里便像是洞察一切般盘起胳膊,点头说道:
「原来如此啊……你小心一点。就算你本领再怎么高超,没有执照就进行妹妹的行为是违法的喔。前阵子有个无照妹妹才刚被逮捕呢,她称呼委托人为『哥哥』,索取高额报酬。」
「听起来怎么像其他职业啊……」
真那表现出不耐烦的态度。这时,琴里和真那的哥哥士道正巧经过。
「哦,你们两个在干嘛啊?」
「啊,哥哥……」
就在真那如此呼唤士道的瞬间,某处突然响起好似警报声的声响。
「咦!这到底是……」
「!糟糕,是妹妹警察!他们听到你喊士道哥哥了!」
「妹妹警察?那……那是什么鬼啊!」
「待会儿再向你解释!先逃吧!被抓到的话会被送到妹妹收容所,被妹妹守卫进行妹妹矫正!」
「什……什么!」
真那还搞不清状况,琴里就推著她的背硬是逼她逃离现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