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安可短篇集4
  5. 打工十香(Working TOHKA)
  6. 繁体版

打工十香(Working TOHKA)
2017-06-23 09:44:00

		

某天的休息时间。
坐在隔壁的夜刀神十香朝书桌探出身子。
「欸,士道,今天晚餐吃什么?」
她晃动著如夜色般漆黑的发尾,将她可爱的容貌面向士道如此说道。不过,五河士道看见十香朝他靠近,脸颊却流下汗水并微微向后仰。
住在士道家隔壁的十香确实每天都到五河家吃晚餐,但是……这件事要是被同班同学听到,又会传出不必要的传闻了。
「……啊,你说话再小声一点。」
「唔,这样啊,说的也是呢。抱歉──所以,到底要吃什么?」
十香略微压低音量询问士道。于是,士道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今天啊……我想想,吃蛋包饭如何?」
「!喔……喔喔……是那道松软滑嫩的东西吗!」
「是啊,也会淋上满满的多蜜酱。」
「竟……竟然……」
十香颤抖著双手,露出陶醉的神情。士道以前曾做过一次蛋包饭给十香吃,她当时好像非常喜欢的样子。
「这个嘛,嗯,我觉得很棒!我现在就开始期待了!」
「……就说了,别那么大声──」
「十香~~」
此时突然传来一道声音打断两人的话,士道微微抖了一下肩膀。
接著,他望向十香的后方确认声音的主人──然后,僵住身体。
因为站在那里的正是十香的朋友也是班上的八卦制造机,亚衣、麻衣、美衣长舌妇三人组。要是让她们逮到能嚼舌根的话题,不到隔天就会传遍整个班上。士道思忖著有没有什么办法能顺利将十香说的话蒙混过去。
不过三人提都没提士道和十香两人的对话,只是散开来包围住十香,同时一把握住她的手。顺带一提,亚衣握住十香的右手,麻衣则是左手,而无手可抓的美衣只好把手放到十香头上。
「唔……唔?你们干嘛?」
十香突然被人包围,神情困惑地说了。于是,三人组热情如火地把脸凑近十香。
「我说,十香啊。」
「如果你愿意……」
「想不想打工?」
「打工?那是什么?」
十香露出目瞪口呆的神情。
「这个嘛,简单来说就是……」
亚衣竖起一根手指简略地说明。十香发出「哦~~」的一声,兴致勃勃地点了点头。
「唔,原来如此。就是工作赚钱啊。」
「没错、没错。怎么样?是要在车站前的一家名叫『La Pucelle』的咖啡厅打工。」
「最近附近也开了一家咖啡厅来跟我们店竞争,外场的女服务生被那家店挖走,辞职不干了啦~~」
「拜托你!只做短期几天也行!」
三人连珠炮似的说道。十香发出低吟声。
「我们店真的陷入大危机啦。附近开的那家对手店是业界恶名昭彰的连锁店啊~~」
「没错没错,不管地点就随便开店,故意找附近店家的麻烦,打算整垮对方。来我们店里的客人也越来越少,真的很惨!」
「所以我们才想出请绝世美少女十香来当我们店的店花,看能不能一口气抢回客人……」
最后稍微脱口说出了真心话。如果是这样,短期几天的打工根本没有意义吧。
「士道你觉得呢?」
「咦?嗯嗯……这个嘛……」
话题突然被丢到自己身上,士道一脸苦恼地皱起眉头。
咖啡厅的外场人员……也就是女服务生喽。虽说十香已经比当初习惯了这个世界许多,但突然让她去做服务业,她应付得来吗……
正在士道思考著这种事情的时候,亚衣将嘴巴凑近十香的耳边,窃窃私语地说起悄悄话。
于是,十香激动地发出「喔喔……!」的声音瞪大了双眼,瞄了一眼士道后用力点了点头。
「我答应!我去打工!」
听见十香这么说,亚衣、麻衣、美衣露出神采奕奕的表情。
「好耶!那就这么说定喽!」
「我会跟店长说!」
「今天放学后就开始上工吧!」
说完,三人挥著手离开士道的座位。
「喂……喂,十香,你没问题吗?最好想清楚一点再回答……」
「没问题啦!交给我吧!我有去过几次叫咖啡厅的地方!」
士道忧心忡忡地询问十香,十香便自信满满地挺起胸膛。士道对十香投以怀疑的视线。
「……她们刚才对你灌了什么迷汤?」
十香听了明显抖了一下肩膀,额头冒出汗水,噘起嘴发出「咻!咻!」声开始诉说。看来她不太会吹口哨。
亚衣大概是跟她说卖剩的蛋糕可以任她吃到饱吧。士道无奈地搔了搔头。
然后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拨打某支电话号码。
不久,话筒便传来他的妹妹──琴里高亢的声音。
『喂~~哥哥?什么事?』
「喔,抱歉啊,琴里。我要跟你说一件十香的事情……」
『……等一下。』
琴里说完后,话筒另一头传来奔跑在走廊上的吵杂声音,接著是衣襬的摩擦声。宛如──没错,就像是正在替换绑头发的缎带一样。
『──所以呢?十香发生什么事了吗?』
紧接著传来的这道声音点缀著严肃和威严,跟刚才妹妹乐天的声音截然不同。
『莫非是你看她懵懂无知,教她淫秽的话,让她不停大声重复的事情被发现了吗?』
「我才没那样咧!」
『那是什么事?』
「喔喔……就是十香说她想要开始打工……」
『打工?打什么工?』
「详细情形我不清楚,但似乎是咖啡厅的外场人员。好像只要打个几天的短期工就行了……你觉得呢?」
士道如此询问,琴里低吟了几秒钟后回答:
『……不错啊。』
「你是说真的吗?十香有办法从事服务业吗?」
『这也是一种经验啊。你没忘记我们最大的目的是什么吧?就是圆滑地消除造成空间震的原因──让精灵过著平静的生活。我们也很希望精灵能主动地融入社会。十香既然有意打工,就不该泼她冷水。』
听见琴里说的话,士道发出低声呻吟。
其实,十香并不是人类,而是造成人称空间震灾害的原因──精灵。
琴里则是保护精灵的秘密机构〈拉塔托斯克〉的司令官。
『用不著那么担心啦,我这边也会帮忙注意。过度保护对十香也不是件好事。』
「嗯……也是,你说的对。」
士道「呼」地吐了一口气,挂断电话后重新面对十香。
十香像是一只听从主人命令乖乖等待的小狗一样,双手放在书桌上望著士道,等候他回答士道见状露出苦笑,将手搭在十香的肩膀上。
「琴里说可以……那么你就努力试看看吧。」
「嗯!」
十香精力充沛地点了点头。
◇
当天晚上。
士道正在客厅看电视的时候,走廊上传来吵杂的脚步声。
「士道!我回来了!」
客厅的门被一把打开,穿著制服的十香现身在门外。看来在回自己公寓换衣服之前,她先来到了这里。
「这是礼物!」
十香说完后递出手上拿著的一只可爱的盒子。打开盒子,发现里头塞满了各式各样的蛋糕。
「喔喔……还真多呢。」
「嗯,是店长给我的!大家一起吃吧!」
十香露出满面的笑容,士道见状不禁发出苦笑。果然是被这个奖赏引诱才答应打工的吧。
士道拿起挂在椅背上的围裙,一边穿一边走向厨房。
「你还没吃晚餐吧?等我一下,我马上准备。」
「嗯!」
听见十香的回答后,士道挥了挥手,从冰箱里拿出两人份的鸡蛋。时间已经快要九点半,但士道也还没吃晚餐,他想等十香回来一起吃。顺带一提,琴里说什么有工作要处理,今天似乎要留在〈佛拉克西纳斯〉过夜。
鸡肉饭和多蜜酱已经事先做好了,但只有蛋皮得现做,因为用锅子或微波炉重新加热会破坏蛋皮特有的松软滑嫩口感。
士道搅拌著碗里的鸡蛋,望向客厅的十香。
「所以……你做得还好吗?」
「唔?」
「我是说打工啦,打工。你有好好工作吗?」
「喔喔,当然有啊!」
十香用力地点点头,拍了一下胸部。
「真的吗?你都做了哪些工作?」
「唔,他们先教我怎么打招呼。客人进来的话就要对客人说『欢迎光临』,要精神百倍地说才行喔!」
「嗯,那是基本的礼仪吧。」
「然后啊,他们发给我制服。」
「哦,是怎么样的制服?」
「唔,有点像兔子──」
「……嗯?」
怎么觉得听到了奇怪的话。士道歪著头,将蛋汁倒进涂满奶油的平底锅。
穿著像兔子的制服……士道听见这句话后,脑海里浮现的是亮面材质的紧身衣搭配网袜和兔耳朵发箍的兔女郎造型。
插图006
「不不不,这怎么可能啊。」
十香工作的地方不是夜店,应该是普通的咖啡厅才对。士道用力摇了摇头。肯定是类似兔子玩偶装(这也挺有问题就是了)那种感觉的制服吧。士道微微点点头,强迫自己接受这个答案。
不过,十香并没有发现士道的思绪,还是满心欢喜地继续说道:
「还有啊,接下来是送餐点给客人。」
「这……这样啊,说的也是呢。店里有卖什么啊?」
「我想想……啊,说到这里,有卖一样奇怪的饮料呢。」
「哦?」
「我问店长这是什么,他还特别让我喝一杯喔。好像是一杯……叫琴(Gin)什么的饮料。喝下去之后,身体会一下子热起来。」
「……什么?」
听见十香说的话,士道皱起眉头。喝下去身体会一下子热起来的饮料……他的脑海里掠过琴汤尼或是琴莱姆这类未成年不能喝的酒类名称。
「喂……十香,那该不会是……」
士道脸颊流下汗水如此说道,但十香不予理会,盘起胳膊发出「嗯、嗯」的声音继续说:
「啊,对了。还有那个。」
「还……还有其他事情吗……?」
「嗯。店里打烊之后,我到里面的房间让店长感到舒服后,除了打工的薪水之外,还能拿到额外的小费喔!」
「……什么!」
「嗯?」
士道发出声音的同时,十香也一脸疑惑地皱起眉头。
「士道?好像有一股烧焦味耶!」
「咦?啊……!」
经十香这么一提醒,士道望向自己的手边。
平底锅上的蛋皮已经煎过头,不是呈现松软滑嫩的状态,而是焦黑成一团,不断冒著烟。
◇
「就是这里啊……」
隔天,士道来到车站前的咖啡厅「La Pucelle」。
理由非常单纯。因为听完昨天十香说的一番话之后,士道担心她担心得要命。
当然,他有打电话给琴里询问十香的事情。但是琴里强调「没什么好担心的」,挂掉电话前还不耐烦地对他说:「既然你那么担心,就自己去瞧瞧啊。」
时间是下午一点三十分。今天是星期六,十香应该下午有排班。士道算准了十香已经出门后便戴上太阳眼镜和口罩,随便乔装打扮完,跟在她后头来到了这里。
士道瞪著远离大马路的咖啡店外观。古色古香的木制外墙以及招牌,门口的小黑板上写著今日的推荐套餐。乍看之下,像是一间年代久远、私人经营的咖啡厅。
「……外表看起来很普通呢。」
士道如此说完轻轻摇了摇头。就算外表普通也不可疏忽大意。
他握紧拳头振奋精神后,下定决心打开店门。
店里的空间比从外面看起来的感觉还要宽阔许多。原来如此,外场人员被挖走后看起来确实很辛苦呢。
听说因为对手店故意找麻烦而导致客人减少……但店里几乎座无虚席啊。如果这样还叫作客人减少的状态,那么全盛时期到底有多少客人光顾啊?
「喔喔,欢迎光临!」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震动士道的鼓膜。
透过太阳眼镜的黑暗视野里出现了十香的身影。她身穿缀满荷叶边的可爱制服,笑容满面地面对士道。
「……!」
因为十香实在太适合这副装扮,令士道不由自主地倒抽了一口气。老实说,虽然是为了乔装打扮,但士道非常后悔自己戴了太阳眼镜。
「一位吗?」
「咦?啊,对。」
「这样啊,那么这边请吧!」
说完,十香带著士道来到窗边的座位。士道听从安排就座后,「呼」地吐了一口气。看来十香并没有认出他来。成功潜入店里了。
不过,士道立刻浮现疑问。
没错。十香穿著的制服虽然荷叶边稍嫌过多,却是非常正常的女服务生制服,完全不是士道所想像的那种惹火的兔女郎装。
「那么,她所说的兔子究竟是……」
就在士道满脑子问号的时候,十香将开水和湿毛巾放到士道的面前,像是完成一项工作似的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
「嗯,很完美。你决定好要点什么了吗?」
「咦?」
感觉要客人点菜的速度有些太快了……不过,这倒是无所谓啦。士道翻阅菜单,随便点了些餐点。
「……那么,我要大吉岭红茶。啊,还有拿坡里义大利面。」
士道点了红茶,顺便点了一道料理。由于太过担心十香,搞得茶不思饭不想的,到现在他的胃才开始抗议。
「嗯,了解了!稍等一下!」
十香朝气蓬勃地点了点头。
就在十香走向厨房的瞬间,士道「啊」的一声瞪大了双眼。
因为十香的胸前别了一个兔子形状的名牌,上头写了她的姓氏「夜刀神」。
「呃……她说的兔子原来是这个啊。」
士道搔了搔脸颊。看来他把十香的话曲解得太过头了。
士道深深吐了一口气好让心跳平缓下来,然后环视整个店里。
好高雅的一家咖啡厅啊。装饰细致的桌椅以及投射柔和光线的间接照明。每个角落都打扫得一尘不染,到处都可窥见店长讲究的用心。与其说是女高中生放学后闲聊谈心的好去处,这气氛倒是比较符合让娴淑优雅的女士坐下来安静品茶的地方。
「看起来是间很棒的咖啡厅呢……」
士道喝了一口水,如此呢喃。
「但是……还不能放心。」
士道深呼吸重新打起精神,开始仔细检阅手里拿著的菜单。根据十香说的,这里疑似有提供未成年人酒精饮料。
……然而,不管士道再怎么仔细查看,菜单上都找不到酒类饮品。别说琴酒类的调酒了,连啤酒都没看到。菜单上罗列的只有咖啡、红茶、简单的料理以及蛋糕之类的西点。
「……该不会到了晚上会提供另一种菜单吧……?」
就在士道思考著这种事情的时候,他的头上传来一道爽朗的声音。
「让你久等了!」
往声音来源看去,发现十香端著银制托盘站在那里。
「这是你点的大吉岭红茶跟拿坡里义大利面!」
「啊,好……咦?」
看见十香将自己所点的东西放到桌上,士道皱起了眉头。
大吉岭红茶就算了,是普通的茶壶和茶杯。
问题在于拿坡里义大利面。白色的大盘子上堆著一大团冒著热气的红色面条。老实说,怎么看都像是三十分钟内吃完就免费的那种大胃王挑战的料理。
「请……请问,这是……」
「嗯!我跟店长说那点份量完全不够吃,结果他就装了一大盘给我!」
「…………」
又不是十香你要吃的……虽然内心这么想,但要是说出不该说的话,泄露了真实身分可就麻烦了。士道老实地点了点头回答:「……谢谢。」
「嗯,有什么事情再叫我!」
十香精力充沛地如此说完便迈步离开。
士道望著十香离去的背影一会儿,将视线转回呈现在眼前的巨无霸拿坡里义大利面,唉声叹了一口气。既然点了,就只好努力嗑完它了。
但有一件事情必须先确认。士道呼唤经过附近的女服务生。
「不好意思。」
「什么事?」
女服务生感到疑惑。她是拜托十香来这里打工的三人组之一,叶樱麻衣。长相平凡,没有特色就是她的特徵。顺带一提,她胸前别著的是猫咪形状的名牌。
「我想请问一下,那个名牌是……」
士道指著麻衣的胸口说完,她便点点头回答:「您说这个啊。」
「很可爱吧?因为有许多客人会带著小孩光顾这家店,是店长亲手做的。」
「喔,这样啊……原来如此……」
士道感觉全身放松了力气。
「那个,我可以再问你一个问题吗?」
「可以,什么问题呢?」
「这家店的菜单,白天和晚上会不一样吗?」
「不会,我们店里的菜单只有一种。」
「呃,可是,我是听别人说的啦,听说这里有卖叫琴什么的饮料,喝了身体会热起来……」
「喔喔,您说的……」
麻衣一边说一边翻阅菜单,指著写在饮品菜单最后一项的饮料。
「大概是这个饮料吧。」
士道看著麻衣所指的地方,脸颊流下一滴汗水。
「……姜汁(Ginger)蜂蜜牛奶……」
「对。是本店推荐的饮料,喝了身体会暖呼呼的喔。」
「…………」
菜单上看起来像是手绘的生姜、蜜蜂和牛奶的造型插画显得十分可爱。喝了身体确实会十分暖和呢。
不过,士道用力摇了摇头。
兔女郎和酒的确是因为士道的邪恶思想而产生的误会。但是最后一个,是绝对不能置之不理的问题。
「那个,服务生小姐。我是听别人说的啦……」
「什么事?」
「听说打烊后,让店长感到舒服的话就能得到额外的小费,是真的吗?」
士道说完,麻衣手上的银制托盘掉落,发出「铿啷!」的响亮声音,有些反应过度地表现出惊讶的态度。
「你……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你这个敌国的间谍!」
「咦……咦咦?」
「没有啦,我开玩笑的……不过,说真的,你是在哪里听说的?」
麻衣捡起托盘,同时对士道投以疑惑的视线。士道露出虚伪的笑容敷衍过去。
「那……那么,是真的喽?」
「是啊。因为满好赚的,大家都抢著做,但通常还是会点名手法熟练的女生。」
「……!」
听见麻衣的回答,士道僵住身体。
看来,士道担心的事情果然没错,不能让十香在这种地方工作。就在他正想要从座位上站起来的时候──
结果──
「毕竟店长也上了年纪了嘛。工作了一整天,肩膀好像会酸痛。我有一个叫亚衣的同事很会按摩,所以经常被点名~~」
「………………咦?」
听见麻衣的这番话,士道紧握的拳头突然失去了力气。
「……按摩吗?」
「是啊。啊,您看,那就是店长。」
麻衣说完指向厨房。有一位穿著围裙、看起来十分优雅的老妇人面带微笑站在那里。
「……呃……」
「还有什么问题吗?」
「……不,没有了。」
士道说完,麻衣便恭敬地行了一个礼之后离开。
「…………」
士道低头沉默了一会儿后,拿下口罩塞进口袋里,啜饮了一口大吉岭红茶。扩散在口腔的香醇芬芳,味道温和,彷佛能净化士道污秽的心灵。总觉得愧疚得都要飙出泪来。
士道望向很有活力地工作的十香。
虽然服务得不甚周到,但她努力工作的态度似乎博得了其他员工和顾客的好感。
咖啡店很正派,灯光美、气氛佳。琴里说的没错,或许是士道自己担心过了头。
「……吃完这个之后就回家吧。」
士道吐了一口气,拿起叉子,开始吃义大利面。
今天十香也会拖著疲惫的身躯回来吧。现在士道能做的,就是在十香回到家时端出美味的晚餐给她吃。等一下买菜回家准备晚餐的话,她回家的时候正好可以吃吧。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喂,你搞什么啊!」
店里传来与这安静的氛围不搭调的怒吼声。
紧接著,四周开始发出细小的嘈杂声。
「怎么回事啊……?」
士道一脸纳闷地皱起眉头望向声音来源。
结果看见坐在墙边的两名男性顾客一脸不悦地皱起他们严肃的脸,手肘还抵在桌上。而十香则是露出目瞪口呆的模样,站在他们面前。
「十香……?」
士道将太阳眼镜往下移偷看情况后,金发男子便一脸不耐烦地指著自己的脚。
「烫死了……喂,刚才红茶洒出来了吧。」
「唔?是吗?小心一点啊。」
十香若无其事地如此说完后打算离开。结果,另一名将手肘抵在桌面、下巴留著胡子的男人站了起来,挡住十香的去路。
「给我等一下。你这种态度也太夸张了吧,店员小姐。竟然连一句道歉都没有,未免太没有教养了吧。」
「唔?」
十香一脸困惑地歪了歪头。
「为什么我要道歉?是他自己洒出来的吧。」
「啥!你少在那含血喷人!是你撞到我,红茶才洒出来的吧!」
金发男子语气粗暴。不过,十香毫无畏惧地皱起眉头。
「你说这话好奇怪。我才没有碰到你,是你伸出脚想要绊倒我,我只是闪开而已。」
「……!少……少啰嗦!总之,你害我烫伤了!你要怎么赔我!」
「唔,你这么说我也没办法。那你说该怎么办?」
十香一脸为难地发出低吟声后,挡在十香面前的胡子男张开手打圆场说:「好了、好了。」
「别那么激动啦。店员小姐也不是故意这么做的啊。」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我可不能就这么算了。她烫伤了我,还把我贵重的衣服给弄脏了。好歹得付我医药费、精神赔偿费跟洗衣费吧。」
听见这句话,十香皱起脸说:「唔?」
「医药费……是要跟我讨钱吗?」
「照理说,是要这样啦。」
「那可就伤脑筋了。在这里打工赚到的薪水,我已经决定要拿来干嘛了呢。」
十香摇头拒绝。
不过,听见十香的回答,两名男子非但没有大声怒吼──反而还表现出就是在等你这句话的态度,露出卑鄙的笑容。
「嗯~~那就没办法了。叫你们店长过来一下。」
「唔?为什么?」
「还问为什么!既然你付不出来,我们只好请店家负起责任了啊!还是说怎么?这家店害客人烫伤,连句道歉都不说吗!竟然有这种恶劣的店家!」
男人扯开嗓门,想故意吸引周围客人的注意一样。
「各位也要小心一点啊!这家店好像会故意弄洒热茶,烫伤客人啊!」
听见男人这么说,四周立刻喧闹了起来。
「……哎呀,十香被缠上了啊。」
就在这个时候,站在士道附近的一名女服务生搔了搔头如此说道。她正是三人组之一的藤袴美衣。
「你认识那两个人吗?」
士道询问后,美衣便一脸无奈地回答:
「是啊……自从对面开了一家同业的竞争店家以来,就有很多那种人光顾。还大大方方地挖角员工,很多人都辞职了……」
「原……原来如此……」
士道脸颊冒出汗水,再次望向店里。男人们好像滔滔不绝地找碴,十香露出为难的表情。怎么样也不能放任十香让他们欺负吧。
士道唉声叹了一口气后,快步朝那里走去。
「那个……」
「吵屁啊!」
士道朝站著的男人背后说话,男人便依旧语气粗暴地猛然回过头。
「这位小哥你有事吗?你眼睛是瞎了吗?没看见本大爷忙得很啊?」
男人露出锐利的视线狠狠瞪视士道,令士道不由自主地差点往后退了一步。他好不容易站稳脚步后,大声说道:
「没……没有啦,我看这个女生好像很困扰的样子……」
士道如此说完,坐在椅子上的金发男子也望向他。
「啥?拜托,我可是被这女生烫伤了耶!但她却一句道歉都没有就想一走了之,所以我才在教训她。跟你无关,OK?Do you understand?」
「就说了,弄洒热茶的是──」
十香大声抗议,但话才说到一半……便露出疑惑的神情。
接著望向士道,一脸纳闷地歪了歪头。
「……士道?」
「──!」
十香突然唤出这个名字,士道急忙用手遮住嘴巴。
对了,刚才喝红茶的时候拿下口罩,忘记戴回去了。只戴太阳眼镜似乎很难掩饰真面目。
「你怎么会在这里……」
「没有啦……就是来看一下你打工的状况。」
既然已经暴露身分,遮住脸孔也没有意义。士道叹著气拿下太阳眼镜。
「啥?搞屁啊,原来你们认识喔,所以才那么烦人啊。」
「可是啊,这件事跟你无关吧。你可以闭上你的嘴吗?」
两名男子出言恐吓士道。士道搔著脸颊说:
「不……这就难办了。为了你们的安全著想,我不得不插手……」
士道额头冒出汗水如此说道。虽说灵力已被封印,但十香毕竟是精灵。她的力量远远凌驾于人类之上。如果十香真的生气,想必轻而易举地就能把只是长相吓人的男人吹飞吧。
不过,士道的关心似乎没有正确地传达给男人们。他们开始愉快地笑了起来。
「呀哈哈,这家伙在说什么啊?怎么?要是我们对她动手,你就不会放过我们吗?」
「呜哇啊!真是帅啊!不过,你最好秤秤自己的斤两吧,小哥。你应该不想在她的面前被打得落花流水吧?」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啊哈哈,你看,他吓得全身发抖呢!真没用!趁你还没有吓到屁滚尿流之前,快点给我滚吧,傻子!」
「我说啊,我们也是很忙的,没有时间陪你这个小孬孬玩英雄救美的游戏。明白的话,就快点──」
男子皱起脸露出威吓的表情,话才说到一半……便屏住呼吸,止住了话语。
理由非常单纯。
因为那一瞬间过后,笼罩周围的空气转变成与之前截然不同的性质。
「──你们这些家伙!」
十香发出冷静但蕴含强烈怒气的声音,露出不用动手就能射杀人一般的充满魄力的眼神瞪著胡子男。坐在附近的金发男「噫」的一声发出短促的尖叫声,腿软似的从椅子上滑落。
「什……咦……怎样……」
胡子男从喉咙发出跟刚才大相径庭的细小声音。
不过,这也难怪。并非改变了容貌,也并非改变了声音,然而现在的十香却洋溢著宛如捕食者的压迫感,能唤起人类本能且原始的恐惧。
「你们要教训我没关系。但是,我绝不允许你们侮蔑士道!」
十香散发出浓烈的杀气,彷佛用肉眼就能看见。有种随便乱动,气管就会在瞬间被撕咬成碎片的错觉,她散发出的气息就是如此危险。面对这样的十香,能保持平常心的顶多只有受过专业训练的军人吧。
插图007
「十香!你……你冷静点。你们两个!快点道歉的话,她会原谅你们的!」
士道慌慌张张地吶喊。然而,这个举动似乎惹恼了男人。
「吵……吵死了!」
男人大声怒吼,猛然举起右手朝士道挥拳。
「──!」
「士道!」
士道不由自主地闭上双眼。然而……不论经过多久,预想中的冲击都没有朝他侵袭而来。
过了一会儿,士道微微睁开双眼。
结果,他看见男人的拳头被不知不觉间出现在现场的某人挡下,静止在士道的眼前。
士道望向握住男人拳头的人物──发出错愕的声音。
「神……神无月先生……?」
没错。站在那里的正是琴里的部下,同时也是〈拉塔托斯克〉的副司令,神无月恭平。
「嗨,你好啊。」
神无月露出微笑,随后坐在周围的客人们便同时站了起来,发出椅子碰撞的吵闹声。
「好了,各位,我们走吧。」
「咦?」
士道露出目瞪口呆的神情后,客人们便以整齐划一的动作走近两名男子的身边,架住他们的双臂,就这么拖著呆若木鸡的男人们走到店外。
「咦?等一下,你们是谁……谁啊……」
「咦?咦?」
然后,最后一名客人将桌椅恢复原状后,付完离开的所有人的费用,走出了店里。
换算成时间,不到数分钟之内,店内又回归到原本的安静气氛。
「……唔……晤?」
十香一脸呆滞地看著两名男子被好几位客人带走,露出困惑的表情皱起眉头。
不过,她立刻惊觉某件事,走近士道。
「士……士道!你没事吧!会不会痛?」
「喔……喔喔,我没事。」
看见十香的表情恢复原本的样子后,士道松了一口气,同时回以苦笑。
话说回来,刚才究竟是怎么回事?士道纳闷地环顾客人大量减少的店内。于是──
「──欸,那位可爱的店员。我可以加点吗?」
就在这个时候,背后传来了这道声音。
「什么……」
士道望向后方,一时说不出话。
因为出现在那里的,正是用黑色缎带绑起长发的士道的妹妹琴里,以及她的朋友,同时也是士道班级的副班导村雨令音两人的身影。
「琴里──还有令音。你们怎么会在这种地方……」
士道询问后,琴里便拄著脸颊,从鼻间哼了一声。
「哎呀,难道我们就不能来喝下午茶吗?」
「可以是可以啦……」
就在这个时候,士道「啊」了一声瞪大双眼。
「难不成,刚才那群客人是──」
士道说完后,琴里便扬起嘴角,表现出一副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的态度移开视线。
这就是最有力的证明。换句话说,刚才那群客人是〈拉塔托斯克〉的机构人员吧。亏琴里还要士道别过度保护十香,结果她自己却大阵仗保护得如此严实。难怪顾客会这么多。
不过就结果而言,受到了他们的帮助也是不争的事实。士道耸了耸肩,唉声叹了一口气。
「谢啦,替我解围。」
「哼,我又不是要帮你。别谈这个了,我说十香啊。我想吃甜点,有什么推荐的吗?」
「唔……?」
突然听见这个问题,十香一双眼睛瞪得老大。
「唔……啊,对了,牛奶泡芙很好吃喔。我推荐这个!」
「这样啊,那给我来一份。」
「了解!」
十香精力充沛地点了点头。士道见状,微微扬起了嘴角。然后,打算回到自己的座位。
然而──
「……嗯?」
在走回去的途中,他的袖子突然被人从后方一把拉住,他因此停下了脚步。
往后方望去,发现十香一脸寂寞地揪住士道的衣服。
「士道你……不吃吗?」
「啊,我嘛……」
士道搔了搔头,瞥了一眼留在自己座位上的拿坡里义大利面小山,然后吐了一口气。
「那么……我也来一份你推荐的泡芙好了。」
士道如此说完,十香便露出开朗的神情回答:
「嗯!」
◇
几天后,十香安然无恙地结束了打工。结果神无月带著两名男子造访五河家。
眼熟的长相。是在「La Pucelle」找十香麻烦的那两个男人。只是,他们的行为举止宛如淋雨的小型犬,全身不停颤抖,跟先前简直判若两人。
「好了,你们两个,有什么话要说吗?」
神无月面带微笑说完,两人便抽动了一下肩膀,发出颤抖的声音:
「不好意思……真的很抱歉。」
「我对天发誓,绝对不会再去那家店捣乱……」
两人垂著头如此说道。士道和十香看见两人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的模样,不禁彼此对看。他们究竟是受到何种对待才会在这么短的期间内性格大变?
「嗯呼。真乖啊,你们两个。」
神无月如此说完,将手搭在男人们的肩膀上,结果两人又开始发抖,不知为何迅速地用双手按住屁股一带。该不会被打屁股了吧?
「哎,这两人似乎也改过自新了,怎么样?不如就原谅他们吧。」
「喔……是可以啦……」
「嗯,士道说可以的话,就原谅他们。」
士道和十香说完,两名男子热泪盈眶,当场跪了下来。
「谢谢你们……谢谢你们……!」
「要是……要是你们不原谅我们,我们就完蛋了……!」
……说真的,他们到底受到什么样的对待啊?
士道一脸纳闷地皱起眉头,神无月便微微一笑说:「那么,告辞了。」然后带著两人离开。
五河家的玄关前只留下士道和十香,两人呆愣地凝望三人消失的街道,片刻过后,「呼」地吐了一口气。
「……去上学吧。」
「嗯,说的也是。」
没错。现在时刻是上午八点。三人恰巧在士道和十香正要去上学的时候登门拜访。
就在这个时候──
「啊!对了,士道!」
十香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似的大喊,然后开始翻找书包。
「嗯……?怎么了?」
「这个给你!」
说完,十香将一只掌心大小的小包裹递给他。上面系著可爱的缎带,就像礼物一样。
「为什么给我这个?」
士道询问后,十香便发出「哼哼」两声,洋洋得意地挺起胸膛。
「嗯!这是我用打工赚来的钱买的!希望你一定要收下!」
「用打工赚的钱买的?干嘛这么破费啊?难得赚了钱,拿去买自己的东西不就好了?」
不过,十香摇了摇头。
「这样不就没意义了吗?我本来就是为了送你礼物才开始打工的。」
「咦?」
「亚衣她们啊,说只要打工赚钱就能报答平常照顾我的士道。所以……我才去打工。」
「啊──」
士道瞪大了双眼。他想起前几天,亚衣、麻衣、美衣拜托十香打工的时候,对她窃窃私语地说悄悄话的事情。他还以为那三个人铁定是以蛋糕吃到饱引诱十香……看来并非如此。
「呃,可是,这份礼物……」
「士道……你不高兴吗?」
十香一脸不安地凝视士道。士道发出「唔……」的声音,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轻轻叹息。
「没这回事。我很高兴喔──谢谢你,十香。」
「唔……嗯!」
十香笑容满面地点了点头。看见她那如太阳般灿烂的笑容,士道也跟著露出微笑。
「我可以打开吗?」
「当然!」
士道经过十香的同意之后,小心翼翼地拆开包装,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放到掌心。
然后──看见那样东西,理解它的用途后,脸颊便流下一滴汗水。
「……这……这是……」
因为包裹里放著的东西是一只四叶幸运草形状、闪闪发光的美丽发夹。
「嗯,我说要送朋友礼物,店里的人就推荐我这个!戴上这个发夹好像会带来好运喔!」
「这……这样啊……谢谢你,我会好好珍惜。」
士道露出僵硬的笑容,将发夹收进口袋中。
「唔?你不戴上吗?」
「呃……这个嘛,我……」
士道吞吞吐吐,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于是十香的表情立刻变得阴郁。
「你……你果然……不开心吧……?抱歉……我不知道你想要什么……」
「没……没有!没这回事……!」
「……唔……真的吗?」
十香抬起视线凝视士道的脸庞。
「唔……」
如果有男人抵抗得了这种眼神,请务必把他带来这里。士道思考著这种事情,以生疏的动作夹起头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