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异世界狂想曲)
  4. 第二卷
  5. 亚里沙
  6. 繁体版

亚里沙
2017-06-22 20:43:05

		

「我是佐藤。由于公司的办公室座落在次文化的圣地,所以最近的餐厅就是女仆咖啡厅了。每天去光顾的结果,对于被称呼为『主人』并没有什么抗拒心理。」
「正确来说,是未失去『橘亚里沙』时的记忆,转生为库沃克王国的前日本人。你也是转生的吧?不,从那头黑发来看,是被召唤而来的勇者吧?佐藤先生?」
AR显示的资讯里,并未指出她以前是日本人或有过橘亚里沙这个日本名。
而我的状态也一样,未记载什么日本人或铃木一郎之类的。
「怎么不说话了?你可是我遇见的第二个日本人。」
听了这句话,我的目光不禁望向睡在另一张床的露露。
「露露不一样哦。虽然未见过面,但据说那孩子的曾祖父是日本人。隔代遗传还真是残酷呢。要是生在日本,早就可以成为偶像明星了。」
「这话怎么说?露露虽然自暴自弃,很看不起自己,可是她在希嘉王国应该也很吃香吧?」
「佐藤先生果然这么认为呢。尼多廉不是也说了吗?对这边的人而言,那孩子并不算什么美女哦。」
「是你用精神魔法——」
「才不是。」
本来想询问对方,是否为了保护露露的贞操而用精神魔法让她以为自己很丑,但却立刻被否定了。
「以这边的审美观来说,那种平坦毫无起伏的脸蛋、单薄的嘴唇、不洁白的皮肤,还有小小的臀部,感觉不讨人喜爱的要素都巧妙地集中在一起了。虽然也就这样因祸得福,找不到什么奴隶买家。」
奇怪?既然日本人的长相遭到厌恶,我岂不是也会被当成丑男了?
彷佛我的脸上写著这样的疑问,亚里沙继续补充道:
「尽管和一般所谓的美型相去甚远,但佐藤先生的面孔只是被当成了外国人哦。露露却奇迹似地像是齿轮般慢慢偏差,与其说丑陋,更像是人们眼中所厌恶的对象。」
虽然说美女的标准常因时代和地点的不同而异,不过还真是倒楣——不,考虑到对方的境遇,应该算是幸运吧。
虽然不是很能接受,总之当作露露被当地人视为非美女就行了吧。
露露的事情似乎到此为止,亚里沙主动改变了话题:
「那么,佐藤先生你是转生者还是转移者呢?」
「别叫我佐藤先生。」
「是~主人。」
要叫我佐藤是无妨,不过一直这么叫的话好像会让我遗忘掉铃木这个本名。虽然都没什么差别啦。
「言归正传,主人究竟是哪一种呢?」
「这要怎么区别?」
我反过来询问亚里沙的问题。虽然被问到自己是「转生者」或「转移者」,但由于都是相当陌生的词汇,所以不太能了解它们的区别为何。
「转生者是在原来的世界因事故或寿命尽了而死去,然后转生到这个世界的人。转移者则是被召唤魔法强行绑架到这个世界的人。像勇者就是转移者。」
绑架……
这句话尽管充满了偏见,不过我到底是属于哪一种呢?
「转生者一定会从婴儿时代开始吗?」
「依故事不同,也有转生为成人外表的例子,不过这个世界只有从婴儿开始哦。」
说得非常笃定呢。我这么心想,再次向对方确认后——
「因为转生的时候,神是这样告诉我的。」
——居然得到这样的回答。
她见到了神?
在日本要是有人讲这种话,我一定会悄悄离开现场装作不认识,或者怀疑对方是否发疯了。
「转移者是以原本的模样被召唤的吗?例如服装、携带物品或是容貌。」
「被召唤的人好像会穿著当时的衣服哦。当然,容貌也维持原样。」
服装没有改变,但我变年轻了又是怎么回事?
「这是传闻吗?」
「是从沙咖帝国的勇者那里听来的,我想应该不会错。因为能从异世界召唤勇者的国家就只有沙珈帝国而已。」
既然如此,只要到了沙珈帝国就能知道回去的方法?
看来希嘉王国的观光之旅结束后,下个目的地就选择沙珈帝国好了。
刚才亚里沙提到的第二个日本人,应该就是这名勇者吧。
那么,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向亚里沙解释我的事情——该老实说还是保密呢?
虽然这家伙会用精神魔法操控他人并加以推倒,但从很多方面来说无疑是个关键人物。
「原来如此,不过我哪一种都不是呢。只不过在职场小睡一下,醒过来后就发现自己站在荒野里了。」
「你没见到神吗?」
「没有呢。」
亚里沙抱著双手低声哼著。差不多该让她穿上衣服了。
「既然这样,来到这个世界时,你是出现在召唤阵当中?」
「不,是独自一人在荒野里。」
「那么一开始就拥有高等级?或是无限的魔力?一大堆技能?」
「最初是等级一,魔力也只有十点。没有任何技能。」
……唔,好像还有流星雨之类的拋弃式图标。
「这算什么?游戏再刁难也该有个限度吧?」
哎呀,怎么换成我被别人同情盘问了。
「先别管我,你还是把自己持有的技能依序说出来吧。包括天赋或特殊能力也一样。先声明,这可是『命令』。」
「用不著命令我也会回答哦。」
「首先是精神魔法,技能等级为五。很了不起吧?我可是把出生之后累积的技能点数全部灌进去了。」
——全部?
亚里沙的等级为十一。倘若和我一样,应该会有一百一十的技能点数才对。
只是精神魔法的话,耗费十点就能提升至最大值了吧?
「亚里沙,问你一个问题。」
「是——尽管问吧。我的胸围是——」
我用枕头塞住想要提供多余资讯的亚里沙嘴巴,继续说出我的问题:
「你每次升级时会获得多少技能点数?还有,提升精神魔法的技能等级时又需要多少点数?」
「嗯,讨厌,真是粗暴呢。技能点数吗?每次升级大概是2 d6左右。啊,所谓2 d6就是两颗六面体的骰子所掷出的数值。数值从二到十二不等,平均是七点哦。提升精神魔法技能的所需点数则根据技能等级而有所不同。具体来说——」
我将亚里沙叙述的资讯逐一记录在交流栏的记事本里。
——怎么回事?
我和亚里沙在升级时获得的技能点数,以及提升技能等级所需要的技能点数方面未免相差太大了。
是我比较特别,还是其中存在什么法则?
「怎么了吗?」
「唔,想点事情而已。」
听见对方这么关心询问,我含糊其词地敷衍过去。
倘若亚里沙所言属实,我学习技能的效率就是普通人的好几倍——而且很有可能高达数十倍之多。
就某层面来说,这种特质已经可以媲美「流星雨」或「探索全地图」之类的魔法了。
还是等我能够判断亚里沙足以信赖之后,再将这件事情告诉她吧。在这之前就先保密好了。
「亚里沙,你学习新技能时是怎么做的?」
「就是从技能栏里选择然后学习啊。」
就连这点也是一样——不,等等。我好像误会什么了。
「那个技能栏会追加新技能的时机是?」
「就是技能点数增加的时候。当满足了必要条件——像技能点数或低阶技能——之后,
就会列在技能栏上了。因为当点数累积到所需的一半时就会追加,所以判断要继续累积点数或者用掉都很方便哦。」
嗯,这方面也不一样。
我自己是展开行动后便可获得对应该行动的技能。撇开取得过程太容易这点不提,兽娘们在获得技能时也和我十分类似。
我隐瞒自己的状况,向亚里沙表示兽娘们的技能取得条件与她所说的条件不同。但亚里沙却回答,因为我们转生者或转移者比较特殊的缘故。
虽然有些离题了,我还是继续倾听亚里沙的技能说明。
「『自我确认』就如字面上那样,是用来确认自我状态的技能哦。比用大和石查看更加详细。最重要的是,还能自行决定等级提升时,力量或智慧这些能力值以及技能点数的分配情况。」
刚才提到可以从技能栏里任意选择技能,似乎就是这个「自我确认」技能的效果了。
话说回来,连能力值都可以任意分配吗?我的主选单可没有这种功能。
看样子我的主选单就类似这个技能的亚种吧。
「『技能隐蔽』则是用来隐藏自己所持有的技能。一旦使用后,在未解除之前施展『鉴定』或以大和石调查都会跑出『无技能』。」
我的主选单倒是会出现「技能不明」。这么说,它就是一种有别于「鉴定」的系统能力了吧?
「『能力鉴定』是可以看见他人状态的技能。其实『鉴定』比较好,不过谁叫我的转生奖励点数不够呢。」
我试著让对方念出我的状态为何,但就跟大和石一样,同样为交流栏里所设定的内容。
据亚里沙所言,「鉴定」技能是包含了「能力鉴定」等「鉴定」系技能的总括技能,所以用来确认状态时只能发挥和「能力鉴定」相同的效果。
顺带一提,亚里沙的「技能隐蔽」是神所赋予的,似乎任何的「鉴定」系技能都无法看穿。
难怪我的AR显示会出现「不明」二字了。
否则在通常在学会「技能隐蔽」之际,好像会被技能等级更高一级的「能力鉴定」所看穿。
以隐蔽性能来说,主选单交流栏的设定比起亚里沙的「技能隐蔽」要更加灵活,就好比向上相容的版本。
「『宝物库』正如其名,是在游戏中常有的道具收纳库。不同于勇者他们本身就持有无
限收纳,虽然收纳数量有限,但体积不会变大或变重,非常方便哦~」
经我询问收纳数量的多寡之后,似乎可以持有一百种道具,同种类道具还可持有一百个。简直就是游戏中的标准规格。
另一方面,像水这种形状不固定的物品,大约一公升会算一个。
亚里沙自豪地表示,她的秘技是将琐碎的小东西放进大袋子里保存,就可以和水一样用体积来计算个数了。
至于我的储仓,真要说的话大概是接近无限收纳的功能吧。
不知道是只有名称上的差异或性能本身也跟著不同,但即使有些差别还是一样方便。
「话说得太多,有点口渴了。」
见亚里沙按住喉咙清清嗓子,我站起来想要拿水给她,但却被制止了。
亚里沙提议实际表演一下「宝物库」,于是我便允许她使用。
「道具箱·开启。」
亚里沙喃喃地咏唱,装模作样地将手挥向一旁后,她的前方随即开启一个平面的黑洞。
那就是道具箱吗?
我的储仓在物品进出的时候,并不会出现任何特效或是像那种平面黑洞。
亚里沙将手伸入那个黑洞,从中取出了水瓶,嘴巴就这样直接靠在水瓶上润喉。其侧脸看起来相当得意。
自嘴角洒出的水滑过裸胸。那妩媚的喝水动作还真不符她的年龄。
这家伙的灵魂究竟几岁了?
由于姿势太难看,我建议:「至少用杯子喝吧。」但她却回答,由于取出或整顿物品都需要耗费魔力,所以一直都将物品进出控制在最低程度。
进出还需要魔力吗?这点也和储仓有所不同。
见到亚里沙准备将喝完的水瓶放回去,我便请她让我试试看。该怎么说?就好像把东西放进在一个隐约可见物品的黑色箱子里。
>获得技能「宝物库」
像这种储仓的向下相容技能我可不要……
比起这个,我更想知道剩下的「不屈不挠」和「力量全开」当中,究竟是哪一个导致精神魔法跨越三百级的差距而影响到我。
「哼哼哼,怎么样?很划算吧?拥有这么多技能的奴隶可是很难找到的哦!」
「其他没有了吗?」
「唔……」
稍稍闭嘴后,亚里沙冒出一句:「讨厌,真是贪心呢。」装模作样地学外国人那样做出举手投降的姿势。
因为看起来让人有些火大,所以我将手刀砸在她头上。
当然,为了不让她受伤,我已经充分减轻了力道。
「反对暴力!我啊,还有其他两个固有技能哦!」
见对方摆出一副「我很厉害吧」的架势,我于是粗暴地抚摸她的头。尽管嘴里嚷著:「头发会乱掉的~」但她却看似有些开心。
话说回来,不是特殊能力而是固有技能吗?
彷佛在打断我的疑问,亚里沙开始说明:
「露露也不晓得这个能力哦。第一个叫力量全开。就是消耗所有的魔力和精力,将一击的威力提升至好几倍!很棒吧?简直是专为女主角设计的技能呢~」
我反倒觉得像用完即丢的大炮。
「另一个就是不屈不挠了。无论面对什么样的强敌都绝对不会放弃的力量!具体来说,就是不管对方的防御力再高或等级相差再多,魔法和攻击至少会有一〇%的机率可以生效!厉害吧?」
的确很厉害。她想必就是利用这个技能突破我的魔法抗性了。纪录当中有一大堆「抵抗了~魔法」的讯息,所以应该不会有错。
「不过只能使用三次。使用后每个月会逐步恢复一次的额度。因为魔法迟迟无法对主人生效,于是我一气之下把三次都用掉了。」
真是棘手的技能。该说幸好她不是我的敌人吗?
往后我才知道,即使在这个技能生效的期间,对于持有完全抗性的对手来说根本毫无意义。例如对火焰无效的火龙施展「火焰放射」似乎是徒劳无功。
「对了,主人有几个固有技能呢?」
「你想问的不是『什么技能』而是数量吗?」
「是啊。况且固有技能毕竟是我们的底牌,绝对不可告诉别人哦?」
还以为她想要刺探情报,没想到却反过来叮咛我不要说出去。
不过问题不在于数量,是我根本就没有「固有技能」这种东西。
这个主选单显示和一开始的流星雨或许可算是「固有技能」,不过该怎么确认呢?
我调查主选单的标签,发现设定标签里写有不明显的「特殊能力」字样。
试著选择后,出现了四个名称。
「——四个。」
「哦~很了不起呢。据神所言,固有技能愈多,灵魂的能力也就愈强哦。」
能力吗?像我这种小市民的灵魂还会有什么能力。
顺带一提,这四种特殊能力分别显示为「主选单」、「部队制作」、「部队配置」及「不灭」。
这个主选单显示竟然是特殊能力?由于和亚里沙的固有技能在架构上似乎相同,再加上很容易混淆,所以往后就统一当作固有技能好了。
固有技能当中没有储仓、雷达或地图之类的名称,就代表这些都是主选单的部分功能吧。
来到这个世界之初还认为这是很鸡肋的能力,但在迷宫里见识了主选单的实用性后,我便不再有这类的感想了。
至于以「部队~」开头的两种能力很像是战略模拟游戏里的名称,不过它们都呈反灰状态无法选择。「不灭」也是一样,以游戏的角度思考,或许要满足某种条件后才会解锁吧。
所谓的不灭,感觉上就类似游戏中那样死掉后在教会里复活的能力。这么一来,解锁条件该不会要我死一次吧?我可一点也没有尝试的意愿。若条件真是如此,要解锁大概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
好吧,将脑力用在迟迟研究不出答案的事情上也太浪费,我于是将它拋在一边。
「我有几件事想跟你确认一下。」
「请说~」
「未经咏唱就可以使用精神魔法,那到底是怎么办到?」
她在旅馆前曾经施展过,但却完全没有咏唱的动作。
「这个嘛~算是『自我确认』的隐藏功能。只要是曾经学过的魔法,在脑中念出咒语最后的发动语句就可以使用了。」
我满心期待的询问,但学习魔法似乎需要先咏唱过一次才行。
果然密技就是只有使用魔法卷轴了吗?
反正我有的是资金,乾脆请洁娜介绍几家魔法店让我去收购卷轴吧。
「莫非你不会用魔法?」
「在咒语咏唱阶段就踢到铁板了……」
嗯,我并没有说谎。
虽然会使用三种魔法,但那些都是作弊。
「就是说啊~我一开始听到别人的咏唱也是差点就放弃了。到头来整整花了一年时间哦。」
「也对,我开始挑战才只有两天,实际上大约两个小时而已。」
「这算什么?也太短了吧。要是这样就能学会,魔法师的数量就会更多哦。」
这句话说得太有道理,我根本无从反驳。
乘我陷入沉默之际,亚里沙喊著好冷一边向我抱来。我轻轻将她拉开,然后把掉落床边的衣服和棉被塞给她。
「接下来,说说你道具箱里有什么。万一睡觉的时候,你拿出刀子或毒药杀害我就不妙了。」
尽管至今看起来对我都没有什么恶意的样子,但既然会说出对我一见钟情的这种荒唐理由,暂时还是不要掉以轻心比较好。
「这个嘛~有五本『精神魔法』的魔法书。」
亚里沙将皮革封面装订的沉重书籍逐一堆在床上。古书上微微散发著年代久远的气味。
「市场行情」技能透露的魔法书价格,远比亚里沙和露露两人的卖价还要高。
「只要卖掉这些书,你不就可以赎回自己了吗?」
「因为这算是奴隶的私人物品,要是被没收就完蛋了。更何况,像我这种紫色头发的人,要是拿出人人忌讳的精神魔法书籍,还不知道会被怎么对待……」
的确,精神魔法在字面上总会让人联想到洗脑或鼓吹等糟糕的东西。
「不要学那种会被迫害的魔法,改学其他的不就好了吗?」
「我只拿到这个而已哦。因为很想施展魔法,所以都是自学的。」
嗯,我很能体会想使用魔法的心境。
话说回来——
「紫色头发会很不吉利吗?」
「紫色的头发或眼睛都会被视为不祥。尽管很少人知道是什么原因,但要是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通常都是会被怪罪的对象。」
说到这个,奴隶商人尼多廉好像也提过同样的事情呢。
「哦~可是感觉好像老婆婆在时髦染发那样。」
「你……你居然跟那种东西混为一谈……」
亚里沙全身乏力,双手沮丧地撑在床上,美丽的头发随之散开。明明这么漂亮,莫名其妙就被人厌恶未免太可惜了。
哦,愈扯愈远了,还是回归正题吧。
「道具箱里就这些东西吗?」
「还有刚才的水瓶跟几件衣服,要全部拿出来吗?」
「嗯嗯,令出来吧。刚才的水瓶就不用了。」
看到亚里沙逐一拿出的衣服,我开始头疼了。浴衣、水手服、未完成的女仆装……据她说都是自己缝制的。亚里沙没有裁缝技能,这似乎是她转生前的特技。
将魔法书的书名抄录下来后,我让她全部放回道具箱里。
「你不没收吗?」
「只有魔法书下次会再跟你借来看。我完全没有没收的念头。」
面对诧异地倾著脑袋的亚里沙,我这么清楚地告诉她。
要是持有小女孩尺码的水手服或女仆装,我会被当成变态。
「对了,顺便把这个放进道具箱吧。」
说著,我将棉被底下从储仓取出的小袋子交给亚里沙。
「好重!可以看看里面吗?」
「嗯嗯,无所谓。总共是十枚金币。遇到紧急情况时就直接用掉吧。」
不光是希嘉王国的货币,里面还夹杂了沙珈帝国的货币。
这个波澜万丈的世界,光是在都市里约会就会被卷入暴动和迷宫的诞生了。考虑到万一出事情,还是先让她身上多带一些钱比较好。
「居然给奴隶金币……难道主人非常有钱?」
「运气好赚到的罢了。」
亚里沙的目光被灿烂的金银所吸引了。
尽管认为钱不多,但之后听对方解说才知道,市民的平均月收入似乎还不到一枚金币。由于物价不同所以无法一概而论,但就我自己的感觉而言,一枚金币差不多等于五万日圆到十万日圆之间吧……真亏大家还活得下去。
「我想你应该明白,非到紧急时绝不能花掉哦?」
「当然!」
虽然发现亚里沙用含糊的回答蒙混过关,但没有其他可以安全保管金钱的人选,于是我便选择无视了。
由于具备了裁缝技能,之后再把金币缝进护身符里,发给其他孩子们带著好了。
「亚里沙,最后再问你一个问题。」
「OK~放马过来吧~」
亚里沙用棒球选手般的口吻轻松回答。
「可以问你为什么会沦落为奴隶吗?这并不是命令。不想说的话就保持缄默也没关系。」
稍微犹豫后,亚里沙开始娓娓道来。
「我想利用转生前的知识改善故乡,结果失败了。」
「别看我这样,以前曾经是个公主哦。」亚里沙诙谐地这么说道。
「一开始都很顺利,但后来出现很不自然的失败。国家动荡、发生内乱,最后就被邻国占领了。」
「你做了什么?」
「就是很寻常的农地改革啊。像腐叶土、肥料还有四年轮耕法,都是内政作弊的基本哦。」
内政作弊这个字眼很陌生。脑子里暂且转换为内政改革吧。
「就算失败,国家也不至于会动荡吧?」
「所以我才说『很不自然』嘛。例如收集腐叶土的山乾枯,发酵中的肥料里大量出现虫系魔物。苜蓿和芜菁不仅没有让地力恢复,土地反而愈来愈贫瘠。」
的确是很离奇的现象。但既然会用「很不自然」来形容,就代表……
「有人在从中作梗吗?」
「是啊,不过等我知道后已经太晚了。当时还以为是异世界和地球不同的缘故,所以整个人变得很沮丧。还被人叫作『亡国的魔女』或是『发疯公主』。」
原来那个称号是这么来的。
抱歉,亚里沙。我还以为是你用精神魔法操控国王,建造了美少年后宫的缘故。
「话说回来,既然目的是占领国家,那么无法从被占领国获取利益岂不是就毫无意义了吗?破坏国土的行为根本就本末倒置。」
「贫穷国家的国土对他们来说根本就无关紧要。他们只是想获得位于城里地下的『枯竭迷宫』罢了。」
亚里沙很不甘心地咬著折弯的手指。
「占领国家之后,为了化解国民的不满,他们竟然将国王、皇太子及王妃们公开处决。」
看似悔恨的表情浮现泪水。
「然后,集合剩下的王子和公主这么宣布:『是你们的愚昧毁灭了这个国家,所以你们根本没有资格当王族。』——在他们的命令之下,宫廷魔法师于是对包括我在内的王子和公主施展了强制天赋。就是『直到死亡都是奴隶之身』。我当时一直以为是自己害得国家灭亡,所以便心甘情愿地接受强制天赋,成为了奴隶。」
我在棉被底下从储仓取出手帕帮她擦拭泪水。
「他们为何要把你们变成奴隶?」
「一切都是为了让刚才提到的『枯竭迷宫』复活的仪式。因为奴隶不会反抗或是逃跑。和契约不同,国内只有一个人能够解除强制……」
将手帕连同我的手一并紧紧握住,亚里沙继续道:
「每个月的满月之夜,都会有一个人在迷宫深处被当作诡异仪式的活祭品。」
紧握的手逐渐放松力道。
「一年后,迷宫似乎复活了。活祭仪式结束,只剩下拥有不祥发色的我和父亲的庶女露露还活著。我们便从幽禁的塔内被转移到附近的行宫。虽然不清楚为什么没有当场处理掉我们。我想大概是迷宫再度枯竭时的备用祭品吧。」
露露是国王的庶女,那么血统上也算是王族了。
由于人种不同,我还以为亚里沙和露露是没有血缘关系的一对姊妹。看来两人是血肉相连的亲人没错了。
「接著,下个满月之夜发生了悲剧。魔族突然出现,逐一破坏了城内和市中心。我所在的行宫也被烧毁,于是就和露露两人逃进山里了。」
被命令禁止外出的亚里沙,据说由于城堡毁坏时登记作主人的奸臣丧命,所以才得以逃离行宫。
「当时原本以为会就这样被烧死,多亏我发现露露的称号突然变成了『没有主人』,所以才能在千钧一发之际逃出。要是我单独一人的话,早就已经死了。」
彷佛缠绕一般,亚里沙抱著我的手坐在大腿上。发现她的手在微微颤抖,于是我任由她继续抱著。
「我们就这样徘徊在山里,眼看快死掉的时候被奴隶商人尼多廉收留。因为没有主人的奴隶是无法进城的。为了不让变态贵族买走,我辛辛苦苦地钻营巴结,压力大到简直要胃穿孔了。」
她将小脑袋靠在我的手臂上,使我无法看见她的表情。
「用精神魔法操控尼多廉,让他把你们当作女儿对待不就好了吗?」
「就是说啊。因为一心只顾著巴结对方,等想到这个主意时,我已经成为尼多廉的奴隶了。」
「之后也可以用魔法操控吧。」
「这么做是违反契约,脖子会被勒住,一个弄不好就死翘翘了。」
嗯?等一下。
我将亚里沙整个人转向这边。
「你刚才不是滥用魔法将我推倒吗?为什么不算违反契约?」
那张抬头望著我的脸蛋露出苦笑。
「那是我以奴隶的身分在服务嘛。契约的时候不是发过誓了吗?」
——无论昼夜都将不停服务,竭尽所能地服侍主人。
「所以才不惜使用魔法也要全力服务主人啊!」
见她手掌一开一合,口中还一边喊著:「所以请拥抱我~贪图我青涩的肉体吧。」并往这里扑来,我用手刀将其击落。
「话说回来,那个魔族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不知道。既然是魔族,大概是为了培育魔王而前来物色迷宫的吧?」
又不是那种会托卵的杜鹃鸟。
「迷宫是用来培育魔王的?」
「只是有些学者这么主张罢了,众神既不肯定也不否定哦。只不过,至今出现过的魔王几乎都是在迷宫附近现身。」
既然如此,吾辈君之所以制作迷宫,就是为了让魔王出现在这个圣留市吧?
说到这个,门前旅馆的老板娘好像也透露过类似的事情。
「对了,我也能问个问题吗?」
「什么事?」
「进旅馆之前,你说过要是没有莉萨她们『就无法从迷宫活著回来了』对吧?」
我点头同意亚里沙的发言。
「你去过迷宫都市赛利维拉吗?」
「不,没有。」
记得好像是个不太歧视亚人的都市。
不知道是整个街道都成了迷宫,抑或是都市近郊存在著迷宫的入口,总之很想去一次看看。
「那么,是其他国家的迷宫吗?」
「不是的,是这座圣留市的迷宫。」
亚里沙先是傻眼地嘀咕一句:「不会吧!」——
「尼多廉牵扯进去的骚动,原来就是迷宫吗?」
——然后整个人猛然扑到我身边。你的脸太靠近了。
我推开亚里沙,将暴动和魔族制作了迷宫一事概括说了出来。
至于我戴著银色面具消灭上级魔族的事情就省略不提了。
「这么说,魔族建造了新的迷宫?」
我向错愕的亚里沙点点头。
她是为了这件事情而吃惊吗?
「因为这个大陆现有的迷宫就只有六座。其中最晚建造的迷宫已经是一百年以上的事情了。书上写说,迷宫会诞生在魔王的尸体之上。」
「因为是下级魔族建造的,我还以为迷宫是什么随处可见的东西。」
「才不是那种廉价品呢。倘若未使用传说级的秘宝,应该就无法创造迷宫才对。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
「例如大量生产魔物来对付勇者?」
无视于我随口说出的答案,亚里沙一脸正经地陷入沉思。
双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倒是无妨,不过别用你的腿紧紧固定住我的腰部好吗?
「真要这样的话,有赛利维拉这些旧迷宫就很够了。愈旧的迷宫规模就会愈大,所以根本没有必要特地制作新的迷宫。」
「既然如此,就是纯粹为了欺敌,或者为往后而布局吗?」
例如用来吸引勇者的注意力,就类似植树造林的感觉。
「或许有这个可能吧。」
面对一脸无法释怀的亚里沙,我伸手摸摸她的头。
关于魔族在想些什么,由于情报太少而完全无从得知。起码在伯爵领或迷宫内都不存在魔族,也没发现像眼球魔族那样拟态成宝箱怪的情况。
虽然很有可能跟吾辈君一样被召唤而来,不过光是操心也无济于事。
要是连这种状况也在杞人忧天,大概会猛掉头发吧。
「我能不能进入圣留市的迷宫呢?」
亚里沙一脸认真地抬头望来这么问道——这倒没关系,不过为什么要把那平坦的胸部贴过来?
「大概不行吧?从当局里认识的人那里听来的消息,似乎要暂时封锁的样子。」
「这样啊……」
当局里认识的人——洁娜虽然并未明言,但在城里的时候却有过类似的暗示。
「你为何想进入迷宫?到那种充满魔物的危险场所要做什么?」
「就因为有魔物,我才想进去哦。」
「你跟魔物有仇吗?」
「才没有。我是想要提升等级。」
提升等级……这又不是游戏——不,就因为是现实,所以才希望提升等级吗?
兽娘们也是一样,藉由等级提升,基础状态也会跟著提高,加强了生存能力。在如此危险的世界里,提升等级无疑是很重要的事情。
不过,市民的等级却满低的呢。就连士兵也都只有等级五到等级七之间而已。
「既然这么想进去,我帮你问问认识的人好了。」
看不过去亚里沙一脸想不开的样子,我下意识这么说溜了嘴。
「真的吗?」
「嗯嗯,能不能进去还是未知数,可别太期待哦。」
「嗯,谢谢你!」
见到那豁然展露的开朗笑容,我将势利的亚里沙拉离身边,这一次从她头上把衬衫套在对方身上。
「不过除了打倒魔物,就没有其他提升等级的方法吗?」
「当然有了。不过啊,这是最有效率的方法。」
听到效率二字,我回想起MMO-RPG。
毕竟自己以前也都专挑经验值效率高的怪物猎杀。
「相较于杀死人类或野兽,杀魔物的经验值似乎要多了好几倍。这只是我根据城内士兵和骑士那里偷听来的对话所推测,详细的原因并不清楚。」
倘若相同,大概会出现为了获得经验值而屠杀奴隶和平民的贵族,以及不为食用,专为杀戮而饲养家畜的人了。
「亚里沙,你也为了提升等级而杀过魔物吗?」
「办得到的话早就这么做了。我是透过看书升级的。知道吗?只要获得新的知识就会累积经验值哦。多亏这样,我一直是窝在王城里升级。」
原来如此。毕竟这不是游戏,所以并非只有战斗才能够提升等级吗。
这一天,直到亚里沙睡著为止,我们两人针对这个世界的系统谈论了许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