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正经的魔术讲师与禁忌教典
  4. 第二卷
  5. 终章 致三年前的那个人
  6. 繁体版

终章 致三年前的那个人
2017-06-22 18:51:22

		

从结论说起,骚动算是平和地落幕了。
赛洛斯发表了投降宣言后,失控的王室亲卫队也沉寂了下来。
然后,阿莉希雅向学院的学生公开说明了她所遭遇的经历。
不小心中了和帝国政府为敌的恐怖组织圈套的事。以及多亏了勇敢的魔术讲师和学生的英勇表现,才得以平安脱困的事。
幸好葛伦和女王等人的对话内容,在瑟莉卡的结界阻隔下没有泄漏出去。所以跟国难有关的部分可以避重就轻地一语带过,并且还刻意美化强调精彩的部分II常常和全世界周旋的一国女王,以她那舌桀莲花的口才,成功骗过了在场所有的群众。
原本被不安与动摇所支配的场上气氛也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尽管结束前发生了一场骚动,最后魔术竞技祭还是顺利宣告落幕。
然后——
「……真是,总算结束了……给我银鹰剑付三等勋章?我要这东西干嘛啊。」
葛伦无精打采地走在夜幕低垂的菲杰德城区中。
在那场骚动后,葛伦又是和学院管理阶层召开紧急会议、又是商定事件解决功劳者的勋章颁发仪式的日程、又是配合王室亲卫队的侦讯,好不容易解脱后时间就过去了。
「拜托,我们也是被害者好不好……而且改天还要传唤我?怎么这么麻烦啊,唉。」
葛伦脸上清楚写着不満,口中一直念念有词地大吐苦水,一旁的鲁米亚不禁苦笑。
「那也没办法呀。虽然是被害者,谁教我们是事件的核心人物呢。」
「话是这样说没错啦……」
「不过,幸好结局还算圆满不是吗?」
「……是啊。无论如何,至少没有什么灾情产生。」
结果,这次捅了纰漏的王室亲卫队并未受到大大的惩罚。这是女王陛下亲自做出的裁定,所以旁人也无从置喙。追根究柢,艾莲娜的背叛这笔帐应该要算到提拔她的人事院的头上,况且王室亲卫队的卫士也只是服从赛洛斯的命令而已。
至于总队长赛洛斯,台面上他还是必须受到严厉的处分,不过他的出发点毕竟是为了保护女王陛下,有很大的弹性空间可以从宽判刑。
(话虽如此,整起事件不算完全解决……)
关键在于幕后黑手是女王陛下的侍女长兼秘书官艾莲娜。虽然阿尔贝特和梨洁儿前去追拿她,可是最后还是被她跑掉了。
女王陛下的贴身侍女长,同时拥有四位下的官阶——天之智慧研究会的势力已经渗透到了这个层级的事实,今后势必会为帝国政府掀起巨大的波澜。那个组织的势力到底有多么庞大……单从这起事件来想像,就令人觉得不寒而栗。
(话说……鲁米亚你究竟……?)
葛伦斜眼瞄了并肩走在一旁的鲁米亚。
感应增福者。那是鲁米亚的异能。
能大幅强化被她触碰之人的魔力和魔术,是个活生生的魔导回路。
这确实是非常罕见又强大的能力。
可是——
(那能力真的那么有价值,让天之智慧研究会这种程度的魔术组织也求之若渴?)
详细的部分,葛伦听后来追拿艾莲娜失败的阿尔贝特说过了。天之智慧研究会似乎不惜使出任何手段也要抓住鲁米亚的样子。而且不计生死。
(……感应増幅者确实是满罕见的能力没错,可是世上不是只有鲁米亚拥有这样的能力。一定找得到其他具备同样能力的人。对那组织来说,要找出其他感应增幅者并非什么难事才对。再创,纯粋强化魔术威力的仪式法和术式早就已经建立了。所以这能力罕见归罕见,绝不是什么拥有无可取代的魔术性价值的能力。不过那组织似乎对鲁米亚非常执着。到底鲁米亚有 什么地方那么吸引他们?)
不计生死这点也让葛伦百思不得其解。人一旦死了,就无法使用能力。这不是天经地义的道理吗?
无论如何,鲁米亚身上一定有什么秘密。
她身上怀有连天之智慧研究会这么庞大的组织也垂涎三尺的东西。
至于那会是什么东西……现在即便葛伦想破头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唉,看来棘手的问题还会陆续增加啊……」
「老师?怎么了吗?」
鲁米亚不安地仰头看了葛伦。
「不,没什么啦。算了,麻烦的事情就留到以后再烦恼吧。」
总之,今天成功保护了鲁米亚的安全。
往后也要继续保护下去。这样就好了不是吗?
「啊,老师!终于快到了唷?就是那间店对吧?」
葛伦打起精神往前看,在鲁米亚指出的方向看到了店的踪影。
那是魔术学院的学生常去报到的餐厅。在北区学生街中算是满知名的店家,学生举办宴会
之际往往都会指名这家店的样子。虽然学生里面也有不少是出身自贵族阶级和富裕家庭的人,可是这间餐厅风格独到,似乎也能因此普遍満足那些学生。
「啊啊,我们班的学生就是要在那间餐厅举办庆功宴吗?」
「是啊,西丝蒂娜是这么说的。」
虽然最后出了 一点乱子,不过获得冠军的事实仍无庸置疑。葛伦不仅拿到了特别奖金……也赢了和哈雷的赌注。荷包赚饱饱心情大好的葛伦,先前大方地向学生宣布,他愿意自掏腰包请客让他们自己举办庆功派对。
「不过都这么晚了,大家应该已经散场回家了吧?」
「我们还是过去看一下啦,老师。」
「好吧。」
葛伦和鲁米亚结伴一起走进了餐厅。
「……也太热闹了吧。」
才刚踏进店内一歩,一副只能用热闹来形容的画面映入了葛伦的眼帘。
餐厅内部使用了大量打磨得很光滑的橡木做为装潢,营造出相当高尚的品味。一张张木造的圆桌拥挤地排在一起,风格古雅的吧台坐落在餐厅内部深处的空间,后面可见井然有序地陈办着!
列着酒杯和酒瓶的棚架。躐烛的火焰一边摇曳一边熊熊燃烧,店内的光线不亮也不暗,酝酿出独特的气氛。
葛伦班上的学生包下整间店,举办了吃吃喝喝又吵吵闹闹的大宴会。
虽说最后发生了莫名其妙的事情,不过还是没浇熄他们在魔术竞技祭夺冠的兴奋情绪。每个人都捧着料理或手拿饮料,畅谈今天的比赛。
「唷,老师!」
注意到葛伦登场的卡修举手向葛伦打招呼。
「我们先庆祝了!呐,老师!我今天在决斗战的表现如何?」
「拜托。你在决斗战输得那么惨。根本不值一提好吗?」
「别说那种话嘛……」卡修向一脸在说风凉话的模样、坐在角落位子的基伯尔露出苦瓜脸抗议。瑟西鲁好心安慰了情绪低落的卡修。
「啊,老师……今天非常感谢你……」
「基本上还是跟你说声谢谢。那个……是你的建议帮助我得到胜利的。」
琳恩向葛伦露出腼腆的笑容,温蒂则冷冷地把脸别向一旁。
其他的学生也纷纷前来和葛伦攀谈说话。大家对他表现出的态度,跟当初他刚开始执教时完全不一样,葛伦也情不自禁地嘴角挂起笑意,但——
葛伦忽然拿起放在旁边桌子上的瓶子。
瓶身上的老旧标签十分眼熟。
里•萨菲勒。用萨菲勒地方严选的特级葡萄所制成的高级葡萄酒。味道高雅、浓厚,而且清纯。是连高高在上的贵族也赞不绝口的逸品,简单地说就是要价不菲。价格非常惊人。
如此高贵的酒,放眼望去地上就有好几支被喝得空空如也的酒瓶,这样的画面简直就是恶梦。
「这、这是……那个很有名,价格很离谱的酒……对吧?」
目睹这一幕的鲁米亚也显得有些错愕。
「……喂,这是什么荒唐的情况?」
葛伦的脸渐渐失去血色,从喉陇挤出声音呻吟。
所有学生立刻别开了视线。
「啊、啊哈哈……大概是有人不小心点错,然后有人误以为那是葡萄果汁喝了下去,结果愈喝心情愈HIGH ,忍不住就一瓶接着一瓶……喝光光了吧?」
「请问我可以逃吗?喂,我可以逃走没关系吧?」
葛伦忍着心臓彷佛快停止跳动般的感觉,计算散落一地的空瓶数量。
结论。总费用大概等于葛伦今天拿到的特别奖金加上三个月份的薪水。换句话说,今天折腾了 一整天等于做白工。
这样的结果教人想哭。
「该死的畜生!是谁啊!把这么贵的酒给我当开水灌丨」
当葛伦湿着眼眶,脸色苍白地抖着身子的时候……
「老师~ !」
「呜哇!?」
侧腹忽然受到冲击,脚步踉跄的葛伦拚命保持平衡。
他低头看了自己的侧腹,出现在那里的是西丝蒂娜。看来她是以整个人撞上来般的姿势扑向葛伦抱住他的样子。
「啊哈哈!尼终于来了……老师~ ……呜呵呵呵呵呵……」
看来她似乎喝得酩酊大酔。视线向上游移的眼睛水汪汪的,脸颊红通通,下半身好像使不上力,整个人的体重都仰赖葛伦支撑。
「你酒臭味也太重了吧!?原来你就是犯人吗!?不良少女!」
大致观察了一下四周,身上有酒臭味的人只有西丝蒂娜。
已经确认无误了。虽然是非常教人不败置信的事实。
「讨厌……尼跑去什么地方了……老师~ ……尼不在的话……伦家……觉得好寂寞唷……?让女孩子……等尼……尼好过分……」
「什么啦!?不要抱我啦,别靠在我身上撒娇,脸贴得太近了吧!?好烦!」
见西丝蒂娜烂醉到这种程度,葛伦也无心创教,就算说教应该也只是对牛弹琴。
或许是酒精的影响,西丝蒂娜不断向放弃挣扎的葛伦撒娇。
「伦家……今天……对老师~ ……刮目相看了……」
「……啥? J
「老师~ ……比伦家想像中……还要关心班上的同学~ ……虽然详细情况伦家不是很清楚……不过尼好像又……救了鲁米亚一次的样子……看……老师尼不是有变身吗~ ……?那个一开始就被偶识破了唷……可是……伦家很识相……假装自己没有发现……很棒对吧?」
「……好啦好啦,好棒棒。」
坦白说,讲话口齿不清的西丝蒂娜到底说了什么,葛伦根本听不清楚。不过还是随便敷衍一下比较妥当吧。
「呵呵、呵呵呵!老师好棒棒!伦家准许你娶鲁米亚做老婆……」
「……啥?」
「如果可以的话……偶是希望……老师可以选偶当老婆……唉唷,尼看尼让伦家说了什么啦!笨蛋!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丨」
西丝蒂娜想一把推开葛伦,自己却因为用力过猛跌倒。
「……真的是烦死了。」
葛伦傻眼地看着在地上缩成一团大笑不停的西丝蒂娜。
「喂,鲁米亚。该拿她怎么办?」
「总之我先扶她回位子上。躺在地板睡觉会着凉的。」
「那我去拿水。这家伙就交给你照顾了。」
「好,没问题」
鲁米亚点点头,把手伸进在地上缩成一团的西丝蒂娜腰间把她抱了起来,然后找了个适当的空位将她抱过去。
「啊……老师跑走了……好不容易才等到他来的……」
「放心放心。老师不会自己落跑的。」
「……真的?真的真的……?」
「西丝蒂,你很爱撒娇耶。」
两人的互动就像感情很好的姊妹,葛伦背对着她们往店里面走去。
宴会上的能量往往到了某个瞬间,就会忽然耗尽。
这一点葛伦班上的学生似乎也不例外。
散会后。
「唉……终于安静下来了……」
葛伦坐在吧台的座位上,抱头唉声叹气。
他已经叫其他学生他们结伴回家了。整间餐厅现在鸦雀无声,彷佛刚才的吵吵闹闹只是一场空一样。
虽然餐厅早已到了打烊时间,不过店主体谅很晚才姗姗来迟的葛伦。只有锁上厨房和食料库以及酒棚,店内的空间还是继续开放给葛伦使用。甚至还提供毛毯给烂醉如泥的西丝蒂娜以 免她着凉。
等葛伦喝光他点来当喝闷酒用的那瓶白兰地之后,再自己走后门回去即可。这种待客的柔软度算是在学生街营业的店家才有的特色吧。
葛伦瞅了身后一眼。
西丝蒂娜趴在圆桌上,身上裹着毯子呼呼大睡。她好像做了什么美梦的样子。虽然睡得很熟,不过脸上仍漾着笑容。
「……哼。」
葛伦手中加了冰块的玻璃杯发出喀啷的声响。这支酒是连叫什么名字他也懒得记的便宜货,可是怎么喝也喝不醉。一想到今天的用餐费、各种费用、以及其他有的没的事情,也难怪会想醉也醉不了了。
「……辛苦你了,老师。」
先前忙着用心照顾西丝蒂娜的鲁米亚回到了葛伦的身旁。
「我可以坐旁边吗?」
「好啊。」
得到葛伦的许可后,鲁米亚在他的旁边坐了下来。
吧台上放置了 一具油灯,灯里稳定燃烧的火焰让两人的身影朦胧地从黑暗中浮出。
鲁米亚拿起放在葛伦面前的酒瓶,贴心地替小口小口地喝着闷酒的葛伦斟酒。
「这个酒好喝吗?」
「……难喝死了。」
听到葛伦那像在发牢骚的回答,鲁米亚露出了苦笑。
这是一段流动速度缓慢的平静时光。
在这温柔的时光中,今天那经历太多风雨而伤痕累累的心彷佛也受到了治愈。
鲁米亚脸上一直挂着温和的笑容,默默地陪葛伦喝酒。
一会儿后……
「对了……你跟你妈妈的芥蒂有稍微化解了吗?」
葛伦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后,喃喃嘟囔道。
「嗯。」
鲁米亚开心地微笑。
「后来我和妈妈聊了许多。我心中的不満,我放在心里想说的话,全部都说给她知道了……宣泄过后,忽然觉得整个人的心情变得好轻松喔。呵呵,我很笨对吧。不知道以前为什么会那么固执?」
「……任谁都是如此吧。」
喀啷。
葛伦又摇晃了杯子里的冰块。
「每个人都有自己固执的地方。我也是拘泥在一件很无聊的小事情上很久很久,停止思考很长一段时间,直到最近才放下……」
「是吗?不过……我的问题能解决,都要感谢老师的帮忙。」
「我什么也没帮你啊。J
葛伦不以为然似地说道后,把喝光的玻璃杯推向鲁米亚。
鲁米亚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在杯子中注入了琥珀色的液体。
然后——
「老师……你是什么时候想起来的呢?就是三年前……你曾救了我一命的事情。」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先前都小口小口慢慢啜饮的葛伦这次把酒一饮而尽。
「约定。」
鲁米亚向葛伦喃喃说道。
葛伦把空空如也的酒杯静静地放在吧台上。
「那个当下我没有马上会过意来……可是后来我有了一个头绪。」
两人在这瞬间同样都想起了三年前的往事。那时鲁米亚被王家放逐,丢给席贝尔家收养,然后……遭到一群邪恶魔术师绑架。
——拜托。外面还有敌人。如果你不能恢复冷静,是没办法度过这个难关的。
——你有多害怕我或者讨厌我都无所谓。
——但是,如果你愿意停止哭泣的话……我可以当你的伙伴伴。
——就算全世界与你为敌,全世界都讨厌你,我也会是唯一一个站在你这边的人。
——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永远都是。
——所以拜托你……不要再哭了。
「没想到老师为了哄我别哭而使出的权宜之计,现在竟然还有效用。不知道该说老师是守信的人,还是太憨厚……」
「……约定就是约定啊。」
葛伦像闹别扭似地把头别向一旁。
「不过,我必须说那约定没有你想像的那么了不起。」
葛伦一边用手托着脸颊,一边把玻璃杯摇得喀啷作响。
「你被卷进了那起绑架事件的时候,我刚好隶属宫廷魔导士团的某个特殊部署。是你的母亲……女王陛下哭着求我这么做的。她说——『请你帮帮我的女儿。我知道我没有资格说这种话。也知道我不该把这么危险的工作推给你。可是,我希望你能去帮助我的女儿。』而我只是履行我的承诺而己。」
没错。就是因为曾看过坚强的女王因放心不下远离家门的女儿而流下眼泪的样子。
所以骚动的时候,葛伦才看得出女王陛下是在说谎。
「你好像对我有什么误会的样子……说穿了,我只是在完成自己的工作罢了。我不是什么正义的魔术师,也不是什么勇者或英雄。只不过是个……卑鄙的杀手。」
「就算是这样——」
鲁米亚深深地凝望着葛伦那郁郁寡欢的侧脸说道:
「幸好你和我母亲做了那个约定,当年的我才能活下来。还有这次也是……」
「是吗?」
「呵呵,老师你很狡猾呢……在各种层面上。」
「不要说那种让人家听不懂的话啦……」
葛伦露出傻眼的表情叹气,然后替自己斟酒。
这时——
「诶,老师。」
鲁米亚身体靠向葛伦,把自己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鲁米亚?」
葛伦停止喝酒,向主动靠了过来的鲁米亚投以诧异的视线。
「今晩就好。」
静静地阖上双眼的鲁米亚像在耳语般喃喃说道。
「今晩就好……请让我依在你的肩膀上……老师……」
「……随你高兴。」
这是一段平静而祥和的时光。
闪动不定的油灯火焰,摇摆的阴影。
少女的规律吐息,温暖的体温。时不时就会发出清脆声响的玻璃杯。
或许是酒精发挥了作用,脑子深处开始发烫,感觉麻麻的。
即便如此,至少那个感觉是令人身心舒畅的……彷佛有了它,就能相信今天一整天自己的所作所为都是正确的一样……一种能让精疲力尽的身体放松的安全感。
于是。
夜就这么静静地,渐渐变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