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幻想谭教诲师
  4. 第四卷 罪恶、祈祷与微笑
  5. Prologue【誓约】
  6. 繁体版

Prologue【誓约】
2017-06-23 07:16:46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louisezero
翻译:Naztar
校对:Naztar、范协伟
润色:范协伟
Episode 27
就这样,约定之日到了。
放学时分,桃原誓护来到学校。
他知道自己十分憔悴。不过这很正常──心爱的妹妹祈祝此刻落入敌手,他面色颓然也是情有可原。
走廊中,誓护蹒跚地踱著步子。高中部已经放学了,他与扫除完毕的同学们还有身著紧身衣的运动社团成员们擦肩而过。
学生们都向他投以谨慎的目光。有些人似乎在惋惜,有些人则像是担忧,也有一些人仅仅是觉得很奇怪。誓护本人还算小有名气,现在又穿得随随便便,总之非常引人注目。
他的教室,三年A班里还有几名男女学生。
「稍微,打扰一下……千秋,在哪里?」
誓护声音沙哑地询问千秋的去向,同学们则是惊讶地望著他。片刻后,有个女学生像是想起什么似地举起手答道。
「如果你要找千秋同学的话,他就在体育馆前面。」
「谢谢。」
「等一下,桃原同学。」
她拉住誓护的手臂,目带忧色地问道。
「小祈的病情很糟糕吗?」
「……不,已经没事了,谢谢你关心。」
言罢誓护离开教室,回到走廊中独自苦笑起来。
(生病,是吗……)
看来事情发展成这种状况了,多半是千秋刀真的杰作。
体育馆前方的走廊中,誓护在那个令人不寒而栗的丁字路口处停住脚步。
格斗场的门敞开著。
清晰的直觉引导他转身向那里走去。站在门口悄悄向内窥探一番后,最终发现了此行的目标人物。
千秋背对誓护,正独自一人练武。他一身薄薄的长襟白衣不是柔道服而是空手道服,腰间还扎著黑带。
正拳、肘击、两段踢。
他身手灵活、架势无懈可击、毫无多余动作,全身收放自如。一连串的动作即活力四射,又沉静如水。他呼吸自然,没有浪费一分一毫力气。
腰间的黑带绝不只是装饰,他的大名去年便已轰动全国。
练习似乎结束了,千秋骤然止住身形,彷佛冻结一般。
「是桃原吗?」
目光并未投向这里,对方便察觉到了。
誓护张开枯槁的双唇,用闲话家常般的语气道:
「你不是已经隐退了吗?」
「我想静一下心,毕竟是受人之恩。」
「……你也有这种时候啊。」
千秋身为学生会长,并担任空手道社主将,成绩比誓护还要优秀,是个文武双全、不折不扣的优等生。
没想到他也会有「心神不宁」的时候啊。毕竟无论何时,他总是那么沉著冷静。
「我是一名弱小的人类啊,桃原。我自始至终,也没有你想象得那么强。」
他带著浅笑转过头来,神色中确实带著一抹紧张。
千秋的眼神迅速变得锐利起来。
目光凌厉,彷佛能把人刺穿。
我要听听你的答案──他这般说道。
「千秋,我要……」
誓护咬紧牙关,下决心道。
「服从你们。」
千秋四下环视,随后惊讶地望著誓护。
「桃原,你这是什么计谋?」
「计谋……为什么这样说?」
「很简单,我不认为你会那么轻易屈服。」
「别开玩笑了!这场交易是你们提出来的吧!」
誓护不顾形象地叫道:
「我听你们的!所以不要伤害祈祝!」
歇斯底里地发作后,他慌张地向走廊中瞥了一眼,生怕自己的丑态曝光于世。幸运的是并没有人路过,他也没有望见任何人的身影。
虽然誓护大吼大叫,但千秋依然无动于衷,冷静地说著:
「没有担保,我能相信你吗?」
「……那你说,你想要我怎么做。」
「你的星帝藏书(Grimoire)交给我保管。」
「────!」
誓护望向自己的左手,那里有一本红色封皮的古书。
他对著手中的书凝视了片刻,缓缓摇头道。
「……我办不到。」
「为什么?」
「把这个交给你后,我就失去利用价值了。那祈祝就……」
他瞪了坚决的千秋一眼:
「拿赎金换人质,是这样对吧?」
千秋嗤笑一声道。
「没错,所以你也要相信我。」
「……也就是说,你会相信我?」
「暂时可以。」
生来谨慎的千秋还是相信了誓护。如果能顺利将誓护纳入麾下,他也不希望那只是「演技」,下面还隐藏著另一副面目。反正千秋背后还有那个狡猾的铃兰在掌控全局。
「暂时就可以了。如果你肯相信我,就发誓不要伤害祈祝!」
誓护用请求的目光看著千秋。
「嗯,我发誓。」
千秋轻轻颔首,理所当然道。这句话充满诚恳,正是誓护所熟知的那个过去的他。
「不管怎么说,我用的手段都谈不上正义。但是我觉得,至少到实现我们的目标为止,我们都不会违背正义。」
千秋说到一半时,自嘲地笑了。
「不过诱拐犯的话,又有什么说服力呢。」
「……可是对于现在的我而言,除了相信你也别无他法。」
誓护连自嘲的从容都丢掉了,只是绷著脸咬紧牙关而已。
「那就走吧。」
千秋说著,身后的空间产生了扭曲。
不仅仅是扭曲那么简单,就像是照片部分被处理过,抑或是通过透镜观察一样,只有那里的世界发生了变形。
誓护心中恍然,凝视著这副不可思议的情景。
「那就是你的力量?」
「对,这就是我的via──我称之为『通道』。盟主大人是这样告诉我的。」
盟主,是指铃兰吗?
誓护感到非常不快。千秋竟然醉心于艾可妮特的宿敌,那个将许多人类送进地狱的残忍教诲师──铃兰。他这副样子真是让人觉得难受又残酷。
「……我也要一起去吗?」
「我们已经是伙伴了,伙伴要共同进退。」
「为什么?那就是说……」
「没错,你拼死都想见到的人,也在那里。」
心脏狠狠地砰咚一下。
难道我,这么快就可以见到祈祝了吗?
还是说……圈套?
誓护还没获得对方的信任,况且铃兰应该也未对誓护卸下心防。她心中必然还有戒备,觉得誓护可能正在拟定某种妙策想要抢回祈祝。
他完全不理解对方的企图。
尽管如此,誓护还是必须要去。他别无选择。
不知千秋是否瞭解誓护的想法,他率先迈开步伐。当碰触到扭曲空间时,他穿过了空间,消失在空气中不见踪影。
飘荡的涟漪等待著誓护。
掌心渗出的汗水害得手中发黏,差点把左手的魔书弄掉。
誓护下定决心,踏进那片涟漪,向门的另一端进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