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Only Sense Online绝对神境
  4. 第三卷
  5. 六章 【公会证】与特攻史莱姆
  6. 繁体版

六章 【公会证】与特攻史莱姆
2017-06-22 20:26:25

		

「好,终于来了。设立公会的相关任务!大家卯足全劲吧!喔——!」
缪用力朝天空举起拳头,我则以无奈的眼神看着她,赛伊姊姊则面露些微苦笑。
「真是的,云姊姊跟赛伊姊姊一点劲都没有。接下来明明就要展开漫长的冒险哩。」
「虽然你这么说,但我可不想要什么漫长的冒险啊。另外别叫我姊姊。真是的……」
我叹了口气,将视线转向赛伊姊姊,让担任顾问的赛伊姊姊继续说明下去。
「是呀。从头开始攻略也很麻烦,还是用大幅抄近路的小技巧直接进行最后的【玛斯提尔·狄恩讨伐】吧。」
「嗯唔,应该要多享受一下嘛,难得的姊妹相聚却这么见外。」
「虽然你这么说,但我的目的是头目掉落物喔。」
「我则是【公会证】。」
说完,我跟赛伊姊姊对望了一眼,所以没办法啰——我们这么告知缪。
「不过,公会设立任务也有密技吗?」
「有。实际上,虽说是三阶段的任务,但其中两个只要满足条件就算跳过去也无妨。所以,我们赶快接下吧。」
赛伊姊姊带我们去的地方,是位于矿山山麓的第三城镇大道。她跟路边一位直挺挺站立不动的骑士装扮壮年男子攀谈。那家伙嘴角还留着特征明显的凯撒胡。
「喔喔!?诸位要帮忙打倒在那座矿山拓展势力的亡灵骑士吗!我希望能有人去解放那些亡灵骑士的头目,也就是在那座矿山里腐朽殆尽的骑士团长灵魂。那位骑士为了寻找自己的后继者,如今依旧彷徨不肯离去。」
——【公会任务:选定者玛斯提尔·狄恩讨伐已接受】
选单显示出这行字,准备工作完成了。
「好啦,顺利接下任务后,我们就去矿山迷宫吧。至于目标则是矿山第二层的头目房间。」
「矿山迷宫的第二层吗?我没去过啊,应该没问题吧?」
「放心啦。敌人弱爆了。」
即使缪表明很弱,但我认为那是以她的基准而言,对我并不适用。
「对呀。不过以任务的顺序来说,首先,必须打倒位于第二层的四种【彷徨亡灵骑士】收集好钥匙,才能进入头目【选定者玛斯提尔·狄恩】的房间。」
「不过,除此之外的敌人就是巨型哥布林与中型蠕虫、铁蚁之类的吧。跟亡灵骑士相比,它们弱爆了」
「喂,你们俩要是觉得很轻松的话,可以让我试试战斗的手腕吗?我之前完全没提升战斗类天赋的等级,所以想稍微练一练。」
听了我的提议,两人一瞬间露出愕然的表情,不过立刻就答应了。
「好呀。我们就算参加这里的战斗,经验值也赚不了多少,就让给小云吧。」
「好不容易姊姊才鼓起干劲,我们就在后方支援你吧。」
太感谢啦——我心想。随后,我们闯入了矿山,缪施放《照明》魔法,确保了光源后继续前进。
第一层的敌人,在我取得EX技能【挖掘】时就事先调查过,确定以我的等级可打倒,于是我就单独拿它们当对手。
走最短路线朝第二层前进途中,我用弓矢对出现在眼前的敌怪先发制人。
「《附加》——攻击。」
透过强化药丸一口气提高ATK数值,还以附加术继续补强。
待能力提升够了,就趁敌怪察觉到我时再累加技能。
「——《食材心得》。」
在使用【鹰之眼】后足以穿透幽暗的视野内,追加了红色的标记,那是以生物而言相当于头部或胸部之类的弱点。我缓缓举起弓,将箭矢搭上去。
将箭矢往后拉,弓弦被扯到最紧的瞬间,我选择了最后的武技。
「——《弓技·一矢缝》!」
射出的一支箭矢仿佛被敌怪的弱点吸引进去,一击就削掉了所有HP。
「哦哦,不赖耶。你完全不手下留情?」
「嗯。效率不太好就是了,刚才那一击就消耗了一个道具,还用了三种技能与武技。」
说话同时,我暗暗倒数武技的冷却时间,并不断放箭。由于我彻底提升了数值才发射箭矢,朝我方接近而中箭的敌怪一一倒在地上,化为粒子消失了。
「嗯。靠小云一个人过第一层应该没问题吧?」
「果然,比刚开始玩变强了不少呢。云姊姊真优秀!」
「但我的弱点还是太多了。这种战斗方式,必须仰赖许多事物配合。远距离攻击虽然是我的强项,反过来说也是我的劣势啊。」
弓——尤其是长弓这类的确具备射程跟威力。反过来看,一旦被敌人迂回近身就会很难对抗了,此外在弓的特性方面,由于是单点攻击,所以能同时造成伤害的目标很少。
「在意那种事也没意义吧。就是为了弥补这类缺点,才需要像我一样的前锋,以及好几个后卫存在呀。」
「小队是分工合作的。跟单打独斗不一样,不需要样样都懂一点。因此在这种场合,彻底强化自己的一项技能才是必要的。」
所以,加油吧。赛伊姊姊如此教导我。
我同意她们的说法,用力抓紧手中的【黑乙女长弓】。
第一层完全没遇到问题就通过了,于是我们走下第二层。
「好,从这里开始就得看小云的真本事了。我们会提供支援,所以你要加油。」
从赛伊姊姊这番话,我听出她打一开始就以支援我为前提来选择天赋,对于如今我太弱必须接受支援这点,只能苦笑以对。
我对最初遭遇的敌人集中全部的注意力,瞄准其弱点头部。
「——《弓技·一矢缝》!」
黄色肌肤、身高约等于小学高年级生的巨型哥布林脑袋一口气弹飞了,脑袋一落地怪物也跟着消灭。紧接着,又有四只敌怪跟着一只巨型哥布林集中过来。
我依照距离远近的顺序打倒敌人,然而对手的接近速度极快,我只来得及处理前面两只。不靠武技的话一只怪物得花两到三支箭才够。
「剩下的,交给我们!」
「——《飞水裂弹》!」
缪冲到前线,挥舞单手剑一刀就斩死一只,赛伊姊姊的水球则击飞了敌怪的头部。
「这样就结束了……还没呢!」
我把已经放下的弓重新举起,搭上箭矢,瞄准墙壁。目标是靠【发现】天赋感应到的一个点,随后,坑道内侧墙壁崩塌飞出来的中型蠕虫嘴巴就被我刺穿了。
「干得好,云姊姊。面对第一次遭遇需要小心被偷袭的中型蠕虫,姊姊的表现很棒。」
说完,缪以剑尖刺穿了那只被钉死在墙上的中型蠕虫身体,收拾掉它。我感觉到自己跟缪的基本攻击力差距。
「光是羡慕别人也没用啊。」
我这番带有自嘲意味的咕哝声,并没有传人缪跟赛伊姊姊耳里,我只是继续前进寻找下一只敌怪。第二层剩下还会出现的敌怪铁蚁,躯干具备铁矿石般的硬度,故物理防御力极高。幸好它的关节部分柔软,较容易受到伤害,攻略它的方法就是锁定关节,或是以魔法为主来战斗。我透过弓与魔法的搭配进行牵制,把靠过来的四只中的两只收拾掉,剩下就交给缪跟赛伊姊姊对付。
边以第二层会出现的敌人为对手边前进,途中我们发现了类似迷宫陷阱的玩意。
「发现陷阱了。先等一下。」
「唉唷,又来了。这个区域的陷阱也没那么恐怖,直接冲过去就好啦。」
「不行。为了让小云练习,我们必须谨慎小心地应付。」
我以【发现】天赋找出布满迷宫各处的陷阱,且一一进行处置。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是空间很宽的地方直接绕过去就行了,只不过现在我们是位于较为狭窄的通道深处,所以为了前进一定要处理掉陷阱才行。
「这里会出现的陷阱顶多就是落石与中毒、魔法伤害之类的。如果是我就会这么做。」
「啊,缪!」
当我还在寻找陷阱的时候,缪直接飞檐走壁冲到了陷阱的另一端。因为缪具备【解除行动限制】天赋,所以能用立体的行动方式避开这类陷阱,换成我就没办法了。
「赛伊姊姊,缪是用那种方法闪过去,如果是赛伊姊姊会怎么做?」
缪隔着陷阱站在对面朝我们使劲挥手。赛伊姊姊则有点困扰地垂下眉尾,并回答我的质问:
「这个嘛,或许是瞄准陷阱的范围发动魔法攻击吧?用这种方式骗陷阱启动就能通过了。此外,如果是物理型的陷阱,这样也能直接破坏掉。」
「真没想到是这种霸王硬上弓的手段。」
「其实我也很少用那些方法喔。毕竟小队里都会有具备【解除】天赋的人,交给对方去处理就好了……」
赛伊姊姊有点脸红了,慌忙补充解释道。老实说,我觉得这样的她既漂亮又可爱。只不过,她的强行通过手段还是给了我一个构想。
我自所持道具栏拿出一样道具,搁在地上。
「——史莱姆,【召唤】。就这样,继续前进。」
我所叫出来的是低等级的史莱姆。所谓的合成怪,刚好可在这种场面发挥功效。只见缓缓在地面拖行前进的史莱姆,一爬到陷阱上的瞬间,就被落石给压烂、消灭了。接着我立刻确认陷阱已经解除。
「好,可以前进了。」
「有三个人在,才发现解除陷阱的方法还真是千变万化呢。」
赛伊姊姊好像很感佩地叹了口气。缪靠飞檐走壁,赛伊姊姊是直接把陷阱破坏,而我则是诱发陷阱,各自有各自的解除方法。只不过,我觉得果然还是不敌具备陷阱解除天赋的人,边这么心想我又扩大了搜索范围。
接着,我们终于发现了当前的目标。
「那就是【彷徨亡灵骑士】喔。」
「那个?不是火球吗?」
「没错,只要对火球攻击就会跑出来,至于会出现四种里的哪种则要看运气。」
「对火球攻击、吗。刚才你说有四种,意思是?」
「就是武器分为剑、斧、枪、杖的骑士啊。但,我刚才也说过是随机出现的,所以取得的钥匙零件可能会重复,收集时要有点耐心才行。」
「随机啊……」
「怎么了。云姊姊?」
「不,该说我有点疑惑,或者是好奇心作祟吧?是不是有什么手段可以事先调查出随机的结果……」
【检索宝珠】卖掉了不在手边,所以无法调查如今这火球到底是哪种敌人。
「……要是有【检索宝珠】就好了。」
到了这时,我才后悔把它给卖了。然而我也想不出靠【检索宝珠】以外的调查手段。
缪仰望正在苦思的我,扯了扯我的衣服下摆。
「如果是【检索宝珠】,我的所持道具栏里面有唷。因为一直没用我就放着不管了,需要吗?」
缪微微歪着头,以纯真无邪的眼神仰望我问道,我有点惊讶地瞪大双眼。
「可以吗?那是缪的报酬吧。」
「那本来就是有云姊姊在才能取得的道具嘛。况且,之前我就说过,想把它送给云姊姊唷。」
「谢谢。那我就不客气了。」
我从缪手中接过水晶球。看懂我想要干什么后,赛伊姊姊也放手让我去做。
缪交给我的【检索宝珠】,可以拿来消除我个人的疑惑。
「来吧,【检索宝珠】。让我识破那团火球的真面目。」
我举高的水晶球化为光粒,在火球周围巡逡,接着便消失了。随后,我们发现选单上出现了火球的情报。
「——【彷徨亡灵骑士(斧):在矿山彷徨的骑士亡灵。使用斧头】——只有这样吗?好像也不算真正的随机嘛。」
「如果是斧头,就是B型吧。其他还有剑、枪、杖三种喔。不过,既然能用这种方法判别,其他同样被认定是随机出现的敌怪搞不好也能比照办理。」
尽管我搞懂了火球里生出的亡灵骑士并非随机出现,而是可事先判别,但知道了又如何——这项情报让我脸上浮现复杂的表情。赛伊姊姊看穿我脸上的表情后打圆场道:
「小云,没关系啦。这种小技巧应该有其他更能派上用场的地方。只是拿亡灵骑士当对手太弱了,所以才觉得有点没效率。」
「像这种情况,就用试误法强行找出四种类吧!你放心,云姊姊!亡灵骑士很弱啦!」
哈哈哈,缪跟赛伊姊姊竟都轻易将亡灵骑士当杂鱼对待。真是的,我也觉得把战斗拖太长毫无意义,于是就以弓矢先发制人射向火球。
结果以火球为核心,有一团黑雾聚集起来,最后化为了身着板甲、手持斧头的骑士身影。我为了搞清楚靠自己一人之力能对亡灵骑士造成多大的伤害,便单枪匹马上前去。在亡灵骑士出现同时,以最快的速度连射。
我射出去的箭,被那家伙用斧头代盾弹掉了。
「啐!还没完哩!」
我提高音量喊道,尽全力继续连射,并同时朝斜后方移动以保持距离。
比起单纯地后退,斜向移动更能稍微拉开与对手间的距离,这算是一种小技巧。尽管不知道对这家伙是否有效,但既然是第一击无法解决的敌人,只好像这样一边争取时间,一边靠攻击次数取胜了。
亡灵骑士朝我接近同时,偶尔还会用厚重的斧头打飞我射去的箭。不过,即便同样具备人的外形,那家伙跟玩家的动作可是截然不同,想要转换成下一个动作时会很别扭。我就抓准那个空隙连射,在它的镗甲上刺穿两支箭。只是这样的攻击力道还是不够。
无视本身HP在减少依然逐步逼近的亡灵骑士,以及像是在逃跑般不停后退的我。缪一副随时想冲出来帮忙的模样,赛伊姊姊则制止她,但自己依旧在后头准备好魔法,随时都可介入战局。
紧接着我撞到了背后的坑道墙壁,无处可退了。
眼前是一把朝我脑袋瓜纵向挥下的斧头——
「就是现在——《泥塘》!」
我跳到亡灵骑士的旁边,躲开从头上逼近的斧头,同时又以亡灵骑士的立足点为目标发动魔法。
这是地属性10级可以学会的妨碍行动魔法——《泥塘》。
用力踏出一步挥落斧头的亡灵骑士,腿部深深陷入脚底下的泥沼中,根本拔不出来。
那家伙扭动身子、抬高腿试图挣脱泥沼,但敌怪那种缺乏连贯性的别扭动作使它看起来就像是发狂的傀儡木偶。
「好,剩下就是单方面的屠杀了。」
我绕到亡灵骑士的背后,以箭矢射击。每当它想重新站稳姿势,我就用具备强力击退效果的《弓技·一矢缝》修理它,于是这位铠甲骑士变成了一只刺猬。
微小的伤害累积起来,终于打倒了亡灵骑士。
「云姊姊,没想到你竟然用这种关厕所的战术打倒敌人!姊姊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泯灭人性呀。」
「谁泯灭人性了。」
我对缪的言论出声抗议,不过我知道她是在开玩笑。
数值与等级都很低劣的我想单挑获胜,就必须准备好近似于奸计的策略与道具才行。
「小云,我附带问一下,用《泥塘》无法妨碍行动的飘浮类敌人你会怎么阻止对手接近?」
「啊——对喔。《泥塘》对飘浮类的敌人毫无意义。我得思考这种场合的对策才行。」
被赛伊姊姊指出这点,我只能抱头苦恼该怎么解决。
「如果是飘在空中的敌人,先揍到地面不就好了吗?」
「别老是发表暴力言论啦,缪。」
「的确,假使是小云的场合,也就是先用弓射落的意思吧?」
不不不,赛伊姊姊也别加油添醋啊,我在心底吐槽着。不过,倘若出现飘浮类的敌人,还是到时再临机应变吧。我们再度为了寻找亡灵骑士而四处走动搜索。
接着,运气很好地在很近的地方又发现了火球。而且还是一次两颗。
「该怎么解决?有两只。」
「没什么好问的,同时打倒比较轻松吧。我对付其中一只,另一只就拜托缪跟云了。」
「知道了。那,我要放它们出来啰——《连射弓·二式》!」
我一口气射出两支箭,精准贯穿两颗火球的中心,使亡灵骑士现身。
这回,分别是剑与杖的种类。剩下只要再找到拿枪的家伙,我们就能挑战头目了。
「那么,我去和拿杖的骑士过招。拿剑的家伙就交给你们俩了。」
「了解。《附加》——攻击、敏捷。」
缪接受我给她附加的攻击与敏捷提升后,像子弹一样冲了出去。
一场骑士长剑与缪单手剑全力对决的戏码上演。另一方面,赛伊姊姊则一边进行横向移动,边以毫无间断的魔法应付……不,应该说她单方面用魔法修理对方才对。她单手做出水盾,抵挡敌人凝固幽暗后施展的攻击,且在对方射一发的时间内就能反击三发水球,此外她后头还有好几倍以上的法术在待命。
「赛伊姊姊太轻松了吧。话说回来……缪!你到底打算玩到什么时候!」
「对不起!被姊姊抓包了!」
尽管她跟亡灵骑士以斩击对峙,但就算有反击空档她也不行动。真是——
「快点决胜负吧。《咒加》——防御。」
我使用跟附加术恰好相反的数值弱化魔法——咒加到亡灵骑士身上,缪也摆好了架势。
「我知道啦——《第五冲击》!」
霎时,五发斩击施放出来,亡灵骑士的HP一口气清空了。不论它再怎么被我弱化,换成我也得射上几十支箭才能打倒,结果却被缪如此轻易解决,我有点失去自信了。
「辛苦了。大家应该都没问题吧?下次再遇到亡灵骑士的话,三个人一起上好了。」
「是呀,我也想早点跟头目对战,Let's go——」
我对高举起手的缪苦笑,同时找起下一只亡灵骑士。尽管只剩下拿枪的亡灵骑士,但之后我们不断遭遇拿剑跟斧的家伙重复出现,等找到第四只才终于遇见目标,而我也已经习惯跟亡灵骑士交手了。况且,有我对缪跟赛伊姊姊提供支援,在火力被强化的那两人面前,亡灵骑士只能撑几分钟便被消灭。
●
从第二层再往下走的楼梯终点最深处,存在一间假使缺乏目的、根本不可能走进来的头目房间。
「那么,开始准备啰。」
赛伊姊姊拿起钥匙碎片的其中两个,我跟缪则各拿另一个,互相将这些碎片拼凑起来。
钥匙恢复原本的形状,成为一把圆形的钥匙。
「这就是跟头目战斗需要的钥匙吗?」
「没错。这就是【选定者之钥】了。把这个插进沟槽内吧。」
将钥匙插进圆形的凹陷处后,赛伊姊姊即使放开手,钥匙也没有掉下来,而是自行动了起来。
墙壁内部传来什么在挪动的沉重声响,接着我们眼前的岩壁就横向移开,露出墙壁另一侧的幽暗。
「头目【选定者玛斯提尔·狄恩】,是一只巨大的活镗甲喔。这只敌怪右手拿杖,左手则拿钢枪,是个能同时使用物理与魔法攻击的敌人。」
「喂,现在说这个好像太迟了,不过我们缺少当坦的人没问题吗?」
我所担心的,是当下我们小队的组成——前锋一名加后卫两名。即便小队的平衡性这么差,我们还能前进到这,都是托了个人技巧与高等级的福。但头目不可能会弱到让我们这么轻易就打倒才对。
「对啊。不过这回,小队没有坦或许才是正确选择喔。」
赛伊姊姊的咕哝声,令我不解地歪着头。对付强敌,明明小队的组成能各司其职才是最理想的,但为什么反过来才是正确选择?我想问出答案,却被缪的发言给打断了。
「况且,我跟赛伊姊姊现在打半吊子的敌人会很难升级。因此有必要向困难的敌人挑战!」
「要是不幸输了,可是得从亡灵骑士那边重新来才行呢。」
对脸上浮出如此苦笑的赛伊姊姊,我把刚才想问的问题吞回肚子里,光是想像又要去打可能会重复出现的亡灵骑士就觉得很烦。
「那么,大家进去吧。」
「在那之前,你们俩先服用这个。」
大家都吃了强化药丸,也事先施予附魔。尽管我不觉得能轻松获胜,但是更不打算输。用过双重的强化后,我们才朝里头前进。
我们仰赖打头阵的缪以光球照明前进。房间深处,有一套膝盖跪在地上、手持杖与钢枪的铠甲。
那家伙具备人类不可能拥有的三公尺以上巨躯。一手拿着乌黑而有点肮脏的弯曲木杖,另一手则是表面生锈、犹如直接以石头削出的钢枪,这只活铠甲站了起来。
它的头盔是全罩式的,底下的独眼发出赤红色光芒,死盯着我们这边。
这种姿态,与其说是亡灵不如更接近机器人或魔像的感觉。
『吾、吾身,即使腐朽,亦要找寻下、下一代的战士……』
对这位说话声像坏掉的收音机般会混入杂讯的选定者——
「喂,听它说话太麻烦了我们可以直接开打吗?」
「我想不好吧?假使在台词结束前攻击,一般说来会让敌人进入愤怒的异常状态,而使攻击力提高,所以我不建议喔?」
缪跟赛伊姊姊这种毫无紧张感的对话,害我差点漏听了玛斯提尔·狄恩那很难懂的台词。
『汝等,是否具备资格……在此选定!』
把枪举到腋下的玛斯提尔·狄恩朝这边冲了过来。我对它那种超越魔像的流畅动作感到惊愕,然而缪跟赛伊姊姊却打算在它接近前尽量以魔法制造伤害。
「——《烈日射线》!」
「——《漩涡海潮》!」
缪的雷射贯穿了玛斯提尔·狄恩的四肢,赛伊姊姊的漩涡则从它的头顶强势冲下,将其吞没。
「《咒加》——精神力!」
趁这时,我加上了诅咒,企图增加对它的伤害量。四肢被命中后,玛斯提尔·狄恩依然强行推开漩涡壁继续挺进,我对此大感惊愕,但同时还是朝它从漩涡里伸出的手臂施放箭矢。
「缪,目标交给你!我先退了!」
转眼间漩涡便消失,玛斯提尔·狄恩重新露出全身。赛伊姊姊不断采取后撤步拉开距离,我则以迂回的方式移动,射击对手腰部以上的位置制造伤害。
另外,站到头目前方,与它对峙的缪,对那家伙利用身高差距不停从上方刺下的枪,则以另一手同时架住单手剑刀身的方式斜着格挡。被弹回去的枪横向滑开后,缪踢了一下玛斯提尔·狄恩的身体反弹跳到空中,拉开双方的距离。另一方面,瞄准位置比缪攻击范围更高的我与赛伊姊姊,则一边迎击自头目右手杖中施放的暗黑弹,一边诱使其爆炸并趁隙制造对手的伤害。
过程中赛伊姊姊不时闪躲着在空中无法完全抵消的暗黑弹,并以她擅长的多变攻击方式压制对手。
在一对三的情势下,头目渐渐累积伤害。缪偶尔会因无法彻底躲开枪及近距离的杖攻击而承受微量的损伤,不过都用恢复魔法治愈了。玛斯提尔·狄恩的HP已快跌破七成,照这样继续打下去应该没问题——然而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它却改变了先前的动作。所有魔法攻击都停歇,只见那家伙用单脚大步往后退开,以斜向对着我们。
它想做什么?在敌人背后继续放冷箭的我,观察到玛斯提尔·狄恩把钢枪扛到肩上,以枪尖对准赛伊姊姊的背影。
「赛伊姊姊!快躲开!」
正确掌握到我喊声的意图,赛伊姊姊朝侧面跑开。越过缪头顶上方扔出去的钢枪刺进墙壁,并粉碎周围的建材。即便如此敌人并没有停止动作,为了回收枪,那套重量惊人的铠甲展开全力冲刺。
在极近距离下缪试图拖住它的脚步,却因为双方质量的差距而被踹飞,整个人弹到了空中。
只见缪赶忙使用魔法防御,在空中重新恢复态势。
「云姊姊,立足点!」
「唔!?——《泥土盾》!」
被缪这么一喊,我急忙在缪着地点稍微前面一点的地方制造出防御用的土墙。
缪则以土墙为立足点,再度朝玛斯提尔·狄恩袭去。
「哈啊啊啊!」
她蹬了土墙一下,以足够把对手全罩式头盔砍到脑后的气势挥了一刀,并顺势跟玛斯提尔·狄恩交换了位置。我刚制作出的土墙则无法抵挡敌人突击力道,被彻底摧毁了,玛斯提尔·狄恩抽回钢枪后顺手一挥,其产生的风压甚至扑到了我这里。
「真没想到,竟然一眨眼就锁定身为魔法师的赛伊姊姊。赛伊姊姊没事吧?」
「我没事。缪不是也受了伤害吗?」
「我正在恢复。好像有点累了。」
两人喝下MP药水,边恢复因使用技能而消耗的MP,边不敢大意地注视玛斯提尔·狄恩的一举一动。
那具独眼的活铠甲转过身,将枪夹在腋下,另一手则举起了杖。面对HP还剩下将近七成的对手该怎么处置?若是只让缪一人扛下前锋的负担,她会无法集中精神,搞不好会遭受直击。不过即便如此,我跟赛伊姊姊也不可能代替她的角色。
「真没办法——赛伊姊姊,我可以让那家伙停住一下子,你能趁机使出最大的攻击吗?」
「可以是可以,不过你没问题吧?」
「我们只要撑到缪恢复完毕就够了。」
况且,我带着【替身宝石戒指】,所以至少能确实扛下一击。
好吧,到这里弓就无用武之地了。这么难操控的武器在这里派不上用场。
「《附加》——敏捷!」
我对自己施用附魔,并朝玛斯提尔·狄恩的脚底下接近。我压低身体重心提高速度,对于主动接近的我,那家伙则以杖代替棍棒用力挥落下来,幸好我死命闪开了,我就像是在绕行那具铠甲一圈般横冲直撞着。
「哇,好险!」
绕到那家伙背后时,它利用夹在腋下的枪柄尾端朝后戳过来,我跳起来闪躲,同时完成了布局。
「小云,我准备好了!」
「还差一点——就是现在!【泥土盾】!」
我让刚才散落在地上并刻意围了玛斯提尔·狄恩一圈的魔法宝石发动。四堵土墙就像是要关厕所一样从四面逼近对手,这么一来玛斯提尔·狄恩就像是被关在牢笼里,如此狭窄的空间内,攻击范围惊人的枪跟杖都无法完全发挥功能。
「——《寒冰长枪》!」
仿佛在呼应赛伊姊姊的咏唱般,十几根冰枪冒出来,滞留在空中。
我为了闪避即将出现的弹道而跑着逃开后,空气被撕裂了,冰枪连土墙监牢一起贯穿,杀向了玛斯提尔·狄恩。
这时,我也让设置在土墙牢笼里的玩意一并发动。
「引爆吧——【炸弹】!」
以玛斯提尔,狄恩为中心引发了连环爆炸,持续对它累积伤害量。
「喔喔,真壮观呢。这样够收拾掉它了吗?」
「……唔!不行啊!」
土墙与地面碎裂,但玛斯提尔·狄恩挥开滚滚升起的烟尘再度现身。它施放大量的暗黑弹,而手中的枪也像是要跟进攻击般以突击姿势刺向赛伊姊姊。
试图阻止HP还剩下两成的头目,缪挺身向前。
「吃我这招,《破甲》——」
「缪!」
从突击的姿势下举高钢枪,玛斯提尔·狄恩瞬间让自己的身体重心朝后挪移。我赶忙使用附加术。
「《附加》——防御!」
赛伊姊姊则在应付暗黑弹,无暇对缪进行支援。
我以【鹰之眼】锁定位置离自己有点远的缪,替她再加上防御的附魔。
随即,缪从正面扛下对手挥落的钢枪,膝盖顿时跪倒在地上。她挡住了——当我这么认定之后,正与钢枪对抗的缪又被玛斯提尔·狄恩刺出了一杖。
「呜,咕……」
木制的杖狠狠刺向缪的肩膀,使她失去了重心。这记从头顶上落下的杖击,把缪一口气打趴到地上。
「缪!」
「好、痛、啊!」
缪起身的同时,便反射性地挥出剑,至于跟钢枪碰撞产生的冲击力她则直接往后弹飞抵消掉。
缪在地上滚了数圈,同时借此与敌人拉开距离。方才那一连串的攻击让缪的HP掉进了危险区域,如果是平常,缪应该会立刻使用恢复魔法才对,但如今她却无法进行恢复,只见她肩膀因剧烈喘气而上下起伏,同时透过高等药水与MP药水自救。
「为什么……不只是HP,连我的MP也减少了。」
缪喃喃说道,这就是她无法使用恢复魔法的原因了。此外,还有一点。
「那家伙,趁攻击的同时,自己也在恢复啊。」
HP明明只剩两成的玛斯提尔·狄恩,现在又恢复到三成了。
「那是它左手那把杖的效果——【HP吸收】与【MP吸收】。所以不要采取硬碰硬的战斗方式,尽量回避比较好。」
大概是在对我跟缪说明吧,赛伊姊姊的喃喃自语我们都听懂了。
到目前为止缪所对抗的攻击,都是来自那家伙的钢枪。此外,吸收是由杖的打击攻击引发的,而杖的攻击主体,其实是魔法。我和赛伊姊姊至今都不厌其烦地靠大量出招诱爆,并没有受到来自对方的魔法伤害,万一承受法伤,想必也会被那把杖吸收。
要是队伍中有耐打的坦,就会被对方利用来回血,就可能演变成长期战了。
尽管对手的HP已经少到剩下三成,但我还是觉得有必要采取一连串的猛攻。
「我很想要那把杖呢。因为它具备了伤害吸收类的追加效果。」
不知是否能理解我的忧虑,赛伊姊姊如此悠哉的自言自语声,令我浮现苦笑。最弱的我在这里暗自担心,强大的赛伊姊姊却一点也不担心。那么,我还是信任赛伊姊姊继续战斗吧。
「赛伊姊姊,麻烦你下指示吧。」
「我也拜托你。赛伊姊姊。」
赛伊姊姊听到我跟缪的恳求,便面露微笑点点头。
「小云,你有办法像刚才那样缠住它吗?」
「【泥土盾】的魔法宝石已经用光了,不过我还有别的方法。一旦演变成那种场合,请你无视状况替我施放魔法啊。」
「至于缪,就以绝对不会被杖摸到的战法对抗它。最后一击交给我来解决。」
玛斯提尔·狄恩在我们眼前挥舞钢枪,摆出仿佛在等待我们讨论完的姿势。我接受赛伊姊姊的指示后,跟缪一起跑了出去。缪朝有钢枪的左侧,我则朝有杖的右侧,以画弧线的移动轨迹接近。
刚才已收起来的弓又被我重新取出,我搭上箭矢。边跑动边回避朝我前进方向射来的暗黑弹,若是无法回避的攻击,就用弓来诱爆。
接近玛斯提尔·狄恩的缪开始跟它对峙,另一面,我也在进入对手攻击范围的瞬间,被它刺出的杖与一并产生的风压袭击。
躲不掉啊——不如这样吧,我干脆朝前踏出一步,以几近摔倒的姿势试图躲避攻击。然而,仿佛要掠过我前额般刺来的杖,只是响起类似薄膜碎掉的声音,攻击被无效化了。
凭借【替身宝石戒指】的效果我毫发无伤,顺利接近对手身边,并自所持道具栏取出大量的核石撒下。
「上吧,史莱姆们——《召唤》!」
呼应我的喊声,五颜六色的黏液生物被叫了出来。我对这群尺寸跟颜色都乱七八糟的史莱姆下达同一个指示。
「缠住那家伙的右脚!」
玛斯提尔,狄恩挥杖殴打在地面拖行爬动的史莱姆群。打击范围内的史莱姆因核被破坏而消灭了,其HP也被玛斯提尔·狄恩顺手吸收。
「就算被吸收HP,顶多也只是几只史莱姆的量而已!靠我的箭矢攻击就足以抵消还有找!」
认定史莱姆能扮演坦的角色,我射出箭矢的手毫不休止。
在同时对付我跟缪的当下,玛斯提尔·狄恩将目标锁定为缪,于是我便命令大群史莱姆爬向那家伙的右脚。即便它想拿枪或杖殴打会对它行动造成妨碍的史莱姆,但因史莱姆的HP很少,又具备对打击攻击的耐性,因此它能赚到的恢复量微乎其微。趁这个空档,缪对敌人使出了连击,假使玛斯提尔·狄恩转而应付缪而不理会史莱姆的话,前仆后继的史莱姆就会重叠在玛斯提尔·狄恩的脚上制造出黏液的枷锁。
至于我——
「——《泥塘》!」
就跟对亡灵骑士时一样,我在玛斯提尔·狄恩的左脚下造出泥沼,封锁住它的左脚行动力。
被史莱姆缠住右脚后,企图以右脚为轴心转身的玛斯提尔·狄恩,在与缪对峙时将钢枪往后拉的准备动作中,左脚瞬间踩进了泥沼里。
「缪!退下!」
为了预防《泥塘》不小心困住自己人,我先让缪退下了。
在这节骨眼上,玛斯提尔·狄恩刚才挥动钢枪的力道过猛,导致无法控制自己的上半身因此朝后仰倒。好,陷阱终于快完成了
「最后一击!巨大史莱姆——《召唤》!」
我朝空中扔出的核石飞到一半就化为了巨大史莱姆的姿态,以自由落体的方式朝玛斯提尔·狄恩的身体坠落。
四只巨大史莱姆,分别压住它头部、右臂、左肩、胸口,彻底限制住玛斯提尔·狄恩的行动。
「赛伊姊姊还没好吗!」
「还差一点点!」
被全身扭动、死命挣扎的玛斯提尔·狄恩压在下面,史莱姆的数量正徐徐减少当中。即便如此史莱姆们依然忠实地执行命令,毫不退缩地燃烧着它们那人工制造出的生命。的确很符合特攻这个名称啊。
就算敌人以杖打倒再多的史莱姆,也不足以恢复自身的血量。
最后,当史莱姆群的束缚力即将变弱时,我期盼的瞬间终于到来了。
「小云,我可以了!」
「赛伊姊姊,上呀!没法解决的话我会补上最后一刀!」
「——《冰晶》!」
霎时,以头目为起点,视野内的一切都变成了白色。
就连史莱姆也被染白,冰的世界诞生了。
物体快裂开之前的不稳定声响起,玛斯提尔·狄恩的身体动作缓缓变钝了。拘束它手脚的史莱姆,化为了冰的枷锁,以持续性的伤害削减它的HP。
然而,赛伊姊姊的魔法威力还差一步之遥。
我与缪冲出去,奔爬上玛斯提尔·狄恩的身体。
「来吧,这是你把我打趴在地上的回礼,加倍奉还——《破甲》!」
缪摆出大上段架式挥落的单手剑,制造出犹如玻璃碎裂的声响,并捅进玛斯提尔·狄恩的胸口,使那部分的铠甲空了一个大洞。即使如此我还是继续朝光芒尚未消失的全罩式头盔内侧独眼射出箭矢。
「结束了——《弓技·一矢缝》!」
一支箭矢贯穿了它的脑袋——这成为了致命的一击。玛斯提尔·狄恩的躯体化为粒子消失了。
因赛伊姊姊的冰冻魔法而死亡的史莱姆也随之粉碎,胡乱反射着照亮战场的光线。
「唔嗯嗯嗯!太棒了!我们赢啦啊啊——!」
缪发出叫声,正面冲向赛伊姊姊,将身体交给对方。缪的脸埋入了赛伊姊姊的胸口,每次被摸头都会露出陶醉的表情,不过由于被缪抢先发出欢呼,我失去了出声的时机。
「小云也过来吧。」
「好好好。我知道啦。」
赛伊姊姊呼唤我,我只好走过去。真没料到,我可以凭自己组队打倒头目。虽说还是借助了道具之力,以及正常情况下不会使用的战法,但那都是由于我力有未逮。下次如果还能再战,我想用正攻法取胜。正当我这么思索时——我一脚踩进了泥沼里。
「……竟然中自己的陷阱啊。」
使玛斯提尔·狄恩左脚陷进去的《泥塘》,并没有跟合成史莱姆同时消失,而是继续残留下来。踩进自己所布下的陷阱后,我边感觉脚底正滋滋滋不停下沉,边向缪跟赛伊姊姊求助。
「……缪,赛伊姊姊。救我。」
「云姊姊。你好丢脸。」
「真拿小云没办法呢,受不了耶。」
缪白眼瞪着我,至于赛伊姊姊嘴巴尽管这么说,却因为我向她求援而一副很高兴的模样。
当我抓住那两人靠过来的手,正准备挣脱时——
「等、等一下!为什么拔不起来呀——!唔!」
「危、危险,呀啊!」
缪跟赛伊姊姊尽管想拉起我的手,却因为《泥塘》的拘束力太强,反过来使她们倒向我的方向。
那两人抱紧彼此,但却因毫无支撑而自背部跌进泥沼中。在泥沼里满身泥巴且动弹不得的我们,相互对望,眨了眨眼——然后笑了。
「哈哈哈哈,什么嘛——这个。简直是爆笑大结局。」
「真是的,明明云姊姊才是罪魁祸首,人家原本想生气……呼呼,啊哈哈哈!」
「到了最后的最后竟……啊——真有意思呢。谢谢你,小云。」
赛伊姊姊用手指拭去因笑过头而累积在眼角的泪水,但反而该是我来感谢她才对吧。
就像这样,公会任务头目【选定者玛斯提尔·狄恩】的讨伐完成了。
尽管最后的场面很搞笑,不过只要能达到目的,就是完美的结局吧。
●
「真没想到,明明全都是用完就扔的,结果竟还有家伙活下来啊。」
《泥塘》的效果消失后,解除束缚并迎接我们的,是受命采取自杀式攻击的特攻史莱姆。那群家伙几乎都被玛斯提尔·狄恩给扑杀或是卷入赛伊姊姊的魔法消灭了,不过却有两只水属性的蓝色史莱姆跟地属性的泥巴史莱姆运气好活了下来。
「大概是狗屎运吧,采取攻击的动作慢了别只一拍?」
总之,我让存活的那两只变回核石,收进所持道具栏里。之后要继续使用合成怪的话,就得靠《合成》技能调节、恢复史莱姆的HP才行。
此外,赛伊姊姊期盼许久的头目掉落物结果是——
「是普通掉落物啊,唉,虽说我也没抱太大的期待就是了,嗯。」
「啊,我拿到杖了。」
「我也是我也是!」
「这就是读心晶片的力量吗!小云,缪!你们谁一个送我!」
读心晶片——简单说,就是指玩家越想要什么道具,该道具就越不会出现的现象,当下赛伊姊姊似乎正是遭遇这种情况。
附带一提,我取得的杖能力为——
寄生树之杖·玛斯提尔【杖】
INT+30 追加效果:HP吸收、MP吸收
附加了玛斯提尔·狄恩在实际战斗时使用的效果。
我把那玩意拿出来给赛伊姊姊看。
「就是这个!我想要这个!」
「那,我跟赛伊姊姊拿到的普通掉落物交换吧。」
「真的可以吗?」
「这没什么,你都来帮忙我打【公会证】了。况且这玩意我也没办法用。」
「呀啊!小云真是个男子汉!」
「我本来就是男的啊。」
我推开想要抱过来的赛伊姊姊,试图让她冷静下来。毕竟我年纪都这么大了,还让赛伊姊姊搂搂抱抱会觉得很害臊。
等她恢复冷静再进行交易,赛伊姊姊对于自己能拿到这把杖当武器似乎很高兴。
「这么一来我独特的杖收藏品又增加了。谢谢你,小云。」
「太可惜了。竟然直接就把市价400万G的杖送出去。」
「我又不能用所以没关系吧。这么说来缪打算怎么处理?」
「我?唔——拿去给礼蕾或蔻哈克看,询问她们需不需要吧?如果要就卖给她们,如果不要我就暂时留着,等以后需要钱时再卖掉吧。」
这种处理方式我觉得意外地现实。不过在回去之前,我还有一件非做不可的事。
「好。敌人都消灭了。开始挖掘吧。」
我自所持道具栏取出挖掘用的十字镐。
「小云,你在做什么啊?」
「呃,刚才战斗时我们不是到处跑来跑去吗?途中,我恰好发现了最深处的挖掘点。啊,可能得花上一点时间,你们愿意边喝茶边配点心等我吗?」
我自所持道具栏里拿出那些食物硬塞给赛伊姊姊,接着便斗志昂扬地扛起十字镐,在挖掘点不停翻开地面。
「位于头目房间的挖掘点,会挖出什么啊?」
不知这是挖掘点随机生成制造出的偶然,还是头目房间的恩赐。我挥下十字镐所挖出的矿石,是至今为止我挖掘工作中获得的最佳品质。
「喔喔!?上等的铁矿石!还有,宝石的原石有一大堆。银矿石也是。」
我正在挖掘点全力翻出所有能挖的东西时,缪与赛伊姊姊就坐在不远处稍事休息。
「真是的,正常状况下这时候该兴高采烈地打道回府才对。云姊姊打骨子里就是生产职的气质呢。」
「不过,他很开心啊。这或许是他今天最灿烂的笑容吧。」
那两人的咕哝声一瞬间进入我耳中,不过接下来的交谈又被我自己挥下的十字镐粉碎声掩盖掉了,因此之后我只能断断续续听到她们的对话。
总之,在头目房间的挖掘点,具备可称得上是大矿脉的挖掘量。上等的铁矿石37个,宝石原石17个,最后是银矿石11个。另外,还有用途不明的绿色矿石1个。最后那种矿石,得交给玛琦来判别了,为了加工银矿石我也有必要充实生产设备。
「结果很棒吗?」
「是啊,我很满足。」
「为什么你比先前跟头目战斗时更有活力啊?」
只有这点,是我个人的气质之故所以没办法改。此外,回程路上因为心情轻松不少,所以途中遇到的挖掘点也顺便挖了一下,就这样走出矿山迷宫。等接近迷宫出口时,我的表情难掩心中欣喜,缪则对我的反应很无奈。
先前一直关在昏暗的迷宫中,结果外面已完全入夜了。只要抬头仰望,就能看到满天星斗。在星空之下,我们望见被小小提灯光明所照亮的第三城镇,就在我们眼底。
「夜已经很深了呢。」
「不好意思。让你们陪我这么久。」
「不过,我很开心喔。况且目标道具也拿到了,所以小云不必在意啦。」
听了缪的喃喃自语及我的道歉,赛伊姊姊若无其事回答道。
「对了,缪,你觉得今天如何?」
唐突抛给缪的质问,让她用力眨了几下眼睛才回答:
「超开心的呀!尽管是第一次跟玛斯提尔·狄恩战斗,不过我很兴奋!下回,我要找露卡他们……啊——不过下次我可能就会变得太强了。」
这充满自信的喃喃自语令我面露苦笑。如果是缪,真有可能变成她所说的情况。
接着,赛伊姊姊也朝我抛来相同的质问。
「小云自己觉得如何呢?开心吗?」
「当然开心。尽管我的目的是【公会证】,但我不但升级了,还挖到许多矿石。嗯,我很高兴。」
第一句感言是为了向赛伊姊姊传达,第二句则比较像是给我自己回味,所以才会把高兴这个词说出口。
「我也很开心。能跟缪与小云一起冒险,还拿到了想要的杖。今天真是个好日子啊。」
我边侧耳倾听赛伊姊姊的话,边朝城镇走去。
缪是有感于跟头目的激烈战斗,赛伊姊姊则对稀有掉落物的杖感到满足。至于我,就是【公会证】了,尽管三人的目的与欣喜都各自不同,但这回还是所有人都很满意的冒险。
「所谓的Only——就是这样吧。」
「你说什么?」
「不。没什么。」
从缪跟赛伊姊姊的视点所看的冒险,跟我的视点所看的冒险,转述方式与着眼点想必截然不同吧。然而,那也是乐趣之一。
我们返回了当初接下任务的NPC场所。
「喔喔!你们打倒了骑士团长的亡灵吗!那么就把这个给你们吧。」
拿到NPC给的任务报酬【公会证】后,那家伙继续向我们说道:
「足以与伟大骑士团长匹敌的骑士团——不,我更希望你们建立一个不被骑士这种框架束缚的伟大组织啊。」
还真是深奥的台词。当我这么心想的时候——
「不过,也有很多人在买卖这个道具哩。云姊姊也是其中之一。」
「你真的吐槽了!这小鬼,把感动的场面完全化为乌有了啊。」
毕竟是NPC,所以就算被插嘴泼冷水,也依旧一脸严肃的表情丝毫不动摇,反过来说这也很强吧。随后,当我对缪的吐槽、赛伊姊姊的苦笑,以及始作俑者缪的借口都说完后,我们沉浸在成就感的余韵中。
「任务完成了,恭喜!」
三人高举双手击掌庆贺。最先举起手、朝这边催促的人是缪,赛伊姊姊也模仿她的动作。被这两人传染而击掌庆贺的我,紧盯着发出声响的双手,心中再三回味着那股成就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