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第十二卷 灾祸五河
  5. 终章 被释放的「第二人」
  6. 繁体版

终章 被释放的「第二人」
2017-06-23 09:44:00

		

火光照耀著夜晚沉浸在黑暗里的森林。
这是一处远离都市的宁静地方,平常当然杳无人烟,除非有起火源或是雷劈到树木,否则根本不可能产生火光。
然而,森林如今的样貌却有些异常。燃烧的既不是枯木,也不是露营客留下的篝火痕迹──而是从一架坠落的巨大运输机上流出的燃料。
「──哎呀、哎呀。」
在这充满油臭味的火焰当中。
一名宛如将黑暗裁切成人形的少女从盘踞在地面的影子中爬出。
「亏我还在DEM的设施前等待呢,竟然掉落在这种地方。」
少女──狂三拾起一片散落在四周的运输机外壳的碎片,向前举起另一只手。
于是,她脚下的影子开始蠢动,从中飞出一把手枪落入她的手中。
「〈刻刻帝(Zaphkiel)〉──【十之弹(Yud)】。」
狂三吶喊这个名字后,枪口便吸进影子,装填好「子弹」。
【十之弹】,将射击对象拥有的过去记忆传达给狂三的「子弹」。
狂三将枪口隔著外壳碎片朝向自己后,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浓缩的影子从枪口发射而出,贯穿外壳射入狂三的头部。
不过,无论是理应被子弹贯穿的外壳还是狂三的头皆毫发无伤。而狂三的脑海里则是显现出这架运输机飞翔在天空时的光景。
鸣响的警报声、胎动般摇晃机体的「材料A」,以及与之共鸣,逐渐膨胀的神秘灵波反应。
一瞬间之后──一道光线从位于遥远前方的谜样设施的地下射出,刺向运输机。
「……原来如此,造成运输机坠落的直接原因是士道啊。」
狂三嘻嘻嗤笑。虽然她收到分身的报告,说士道的状况不太对劲,但没想到竟会以这种形式牵连到自己。
「是第二精灵从运输机中察觉到士道的灵波,然后向他求救……是吗?不过,如果因此害士道陷入失控状态,琴里她们可就头痛了呢。」
然而,就算对被关在货柜中的精灵说这种话也无可奈何吧。无论那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都不会有人忍心责备她寻求帮助自己的可能性。
「总之──没想到我竟然意外地得到士道的帮助呢。」
狂三将手枪扔回影子中,「咚、咚」踏著宛如舞步的步伐,绕到运输机的后方。
由于狂三原本就打算派出许多分身到运输机抵达机率高的各个DEM主要设施监视,就算没发生飞机失事,也能确实得到第二精灵吧。不过,那就必须消耗相当多数量的分身。
不需要做出牺牲就能得到第二精灵,对狂三来说意义重大。
因为狂三的目的不只是得到「材料A」。之后──还必须得到第二精灵应该拥有的初始精灵的情报,打倒初始精灵。为此,她必须准备越多的兵力越好。
「──好了,精灵小姐。让我看看你的真面目吧。」
狂三探头看从半毁的运输机中掉落出来的货柜。
然而──
「哎呀?」
狂三不禁瞪大了双眼。
因为她看到的,是从内侧撞破一个洞的空货柜。
◇
──〈拉塔托斯克〉圆桌会议现在正喧闹不已。
不过,这也无可厚非。因为其中一名干部克莱顿启动了他原本没有权限的〈丹斯雷夫〉,而且神秘的精灵〈幻影〉还现身阻止〈丹斯雷夫〉的攻击。
『〈幻影〉……!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那个精灵会出现!』
『哎呀,真是走运。不管理由为何,总之我们保住了精灵之力。克莱顿,你这位老哥未免太操之过急了吧。』
『你说什么!要是我没有射击,状况应该就不会改善!』
『可是,你没有启动的权限吧。这是严重的越权行为。』
『比起这个,现在该讨论的是〈幻影〉吧。难道没办法推断出他的移动路径吗?他可是将人类变成精灵的精灵耶。如果拥有他的力量──』
干部们吵吵闹闹地发表意见。
伍德曼心浮气躁地敲打桌子。、
「──你们这群小鬼,给我安静一点。」
『……!』
听见伍德曼冰冷彻骨的声音,三名干部纷纷屏住了气息。
「我不奢求你们全部照我的意思行动。但至少必须遵守约定吧?如果你们想要出尔反尔,我也有我的打算。」
『……』
三人的脸上露出紧张的神色,伍德曼瞪著他们继续说道:
「克莱顿的处分,我近期之内会再通知。」
『处……处分……?你说要处分我!我是为了〈拉塔托斯克〉著想耶……!』
『就是说啊,伍德曼卿。他可能是有点思虑不周,但是──』
「我叫你闭嘴,欧姆斯德。你真的以为我没有发现吗?在你们眼里,我那么愚蠢吗?」
『……』
听见伍德曼说的话,欧姆斯德这才终于保持沉默。
没错。克莱顿个性鲁莽,不太可能独力准备到这种地步。〈丹斯雷夫〉的启动终端机恐怕是欧姆斯德从中协调制作,然后交给克莱顿的吧。不想弄脏自己的手,真像是他的作风。当然,克莱顿应该没有发现他牵涉其中。
「今天的会议就到此结束。各位,重新检讨自己吧。」
伍德曼如此说完,嘉莲便推著他的轮椅离开了会议室。
◇
「嗯……」
士道发出轻微的呻吟声,睁开双眼。
这里不是自己的房间,而是一个像医务室的空间。数秒后,他才发现这里是〈拉塔托斯克〉的设施。
「哎呀,你醒来啦?」
耳边传来这样的声音。往声音来源看去,发现是琴里站在那里。
看见琴里的身影,士道回想起来。
「对喔,我在那之后……」
士道在十香失去意识之后,被琴里等人带往〈拉塔托斯克〉的地下设施接受彻底的检查。
「唔……」
不过,之前发生了什么事,他印象模糊,回想不起来。不对──说回想不起来或许有些语病。他记得自己做了什么事,但细节却印象稀薄,宛如试图回想起昨晚作了什么梦的感觉。
「不要勉强。虽然路径已经稳定下来,但你还是处于大病初愈的状态。」
「喔喔……别担心,我没事。倒是其他人呢?」
士道询问后,琴里便吐了一口气回答:
「她们在其他房间等。我有叫她们去休息,但她们非等到你清醒不可,倔得很。还有──」
琴里这么说,指向房间的深处──士道右手边的床铺。
士道循著琴里的手指移动视线,便发现十香全身缠著绷带、贴著贴布,伤痕累累地躺在床上发出鼻息声。
「十香……」
「她说要看著你,否则会担心得睡不著,我只好把她和你安排在同一个房间。等她醒来后,记得跟她道谢。都是多亏她最后展现出不屈不挠的精神,你才能恢复原状。以肉身突破灵力游涡,通常是不可能办到的事。」
「不过,我有一个亲人也曾经做过类似的蠢事就是了。」琴里补充了一句。于是,士道脸上浮现乾笑。
同时,士道原本模糊的记忆浮现出一幕清楚的影像。
没错。当时十香奋不顾身地朝他伸出手。
「……谢谢你啊,十香。」
士道将身体探出床,抚摸十香的头。十香看似觉得搔痒般扭了扭身子,发出熟睡的鼻息声。士道面带微笑看著这幅情景,然后将视线移回琴里身上。
「琴里……也谢谢你啊。你很拚命想要救我吧?」
「……这个嘛……」
琴里含糊其辞──不久,她紧抓住裙襬,斗大的泪珠潸潸落下。
「琴……琴里?你到底是怎么了啊?」
「……对……不起……我──」
琴里结结巴巴地说出道歉的话。
她对士道可能发生灵力失控的危险坐视不管,为以防万一,〈拉塔托斯克〉还准备了杀害士道的手段,以及──启动键操控在琴里手上这些事都令她感到歉疚。
「对不起……没有告诉你。都是因为封印了我的灵力才害你的身体变成这样……对不起。」
「……」
士道默默听著琴里说话,然后唉声叹了一口气。
「别哭啦,琴里。」
「可是,我对哥哥你做了那么过分的事……」
「当然,二十四小时被人监视,心情不可能好到哪里去……但这也无可奈何吧。既然灵力有可能失控,就应该准备好对策。要是因为我而害死好几个人,我绝对不会原谅我自己。」
「哥哥……」
「再说──」士道继续说道。
「就算现在一切事物恢复到五年前的状态,我还是会封印你的灵力……我这么说,你可能又会骂我不重视自己的生命,不过──这就是我的个性,我也没办法。因为我最怕你哭了。」
「……!」
「所以,你别哭了啦,琴里。我从鬼门关前走一回才好不容易清醒,结果醒来却要看见你流泪,这样不是太难受了吗?」
「……」
琴里用衣袖擦拭眼角,红著眼鼻绽放微笑。
士道也回应她,露出笑容。
「看吧,果然还是这样可爱多了。我的妹妹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女生。」
「……笨蛋。」
琴里难为情地如此呢喃,背对士道打开房门。
「我去叫大家过来。她们一定很担心你。」
「好,麻烦你了。」
士道说完后,琴里便点点头离开房间。她在踏出房门的那一刻──
「……谢谢你,哥哥。」
留下这句话,关上门离去。
士道目送琴里离开后,伸了个懒腰舒展僵硬的身体。不过,可能是因为肌肉酸痛,手臂无法顺利抬起来。
「痛痛痛……」
睡在隔壁床的十香似乎对士道的声音产生了反应,发出轻微的声音,用力搓揉双眼。
「嗯……唔……」
「喔,十香。你早啊。」
「…………!士道!」
十香露出睡眼惺忪的表情一会儿后,立刻睁大眼睛,坐起身子。
「唔唔……!」
不过,身体还很疼痛吧。只见十香完全坐起身子后,发出痛苦的呻吟。
「喂、喂,别勉强。」
「不会……我没事。倒是士道你还好吗?」
「我很好,多亏了你。谢谢你啊,十香。我好像受到你非常大的帮助呢。」
士道说完,十香便猛力摇了摇头。
「别放在心上,士道帮了我更多的忙。你之前那么努力地帮助我们,无法得救就太奇怪了。再说──」
「再说?」
士道歪著头反问。于是,十香脸上泛起红潮,呵呵微笑。
「不告诉你,最后一句话是秘密。」
「什么嘛,真令人好奇耶。告诉我嘛。」
「不行,秘密就是秘密──对了,士道……」
十香东张西望环顾四周后,发现柜子上的篮子里放著苹果,便拿起苹果,熟练地削起皮。
然后拿起一块切好的苹果,递给士道。
「来,士道,嘴巴张开。」
「咦?干嘛突然要喂我吃苹果?」
士道询问后,十香便露出认真的眼神继续说道:
「士道当时不是要我们让你怦然心动吗?可是,只有我还没有成功。」
「咦?我有这样说吗?」
「有啊。所以,来,嘴巴张开。」
「喔,好……」
士道敌不过十香的气势,便张大嘴巴塞进苹果。
「怎么样,好吃吗?」
「嗯……很好吃。」
「有感到小鹿乱撞了吗?」
「嗯……有。」
「这样啊!」
士道说完,十香便兴高采烈地露出微笑。看见十香无忧无虑的笑容,士道真的感受到心跳一阵加速。
十香当然不可能发现士道的心情,但她以一副诚恳的态度望著士道的眼睛。
「对了,士道,我有件事情想跟你确认。」
「嗯,什么事?」
「我有听琴里说过,要封印灵力就必须接吻……那你之前封印大家的灵力时,也有跟大家接吻吗?」
「噗……!」
听到十香这么问,士道不由自主地咳个不停。
说起来,过去封印四糸乃的灵力之后,十香好像有跟士道说不要跟她以外的人接吻。
由于不能让十香的精神状态不安定,所以过去尽可能在不让十香目睹的情况下和精灵接吻,但是……看来因为这次的事件东窗事发了。
「……那个,十香,这件事啊……」
「不,没关系。我反而对自己说了任性的话感到很抱歉。明明希望你帮助精灵,却还要禁止你使用这种手段,未免太矛盾了。」
「不过──」十香继续说道:
「如果是这样,你当初直接告诉我就好了嘛。害我之前一直以为除了接吻以外,还有能封印灵力的方法呢。」
「那真是……抱歉,你说的没错。」,
士道低下头道歉,十香便再次摇摇头。
「没关系,我原谅你。不过……」
「咦?」
士道一双眼睛瞪得老大。因为十香忍痛皱起脸孔,慢慢地走下床,爬上士道的床。
「那个,十香?」
「我没有打算向你抱怨,但你没有遵守约定是事实。所以──」
四糸乃、琴里、耶俱矢、夕弦、美九、七罪、折纸──十香弯下手指,念著精灵的名字。
然后羞红了脸颊,发出呢喃般的声音说:
「……七个人。只要你把之前隐瞒我的接吻次数补给我,这次的事情我就特别原谅你。」
「什么……?喂、喂……等一下,十香!」
「废话少说。还是……你那么讨厌跟我接吻吗?」
「那倒不是,但是其他人马上就要──」
「那就没问题了啊!给我安分一点,马上就结束了!」
「等……一下──」
士道话还没说完,他的声音就被十香以一句废话少说掩盖过去,然后两人的嘴唇紧紧贴合。因为感受到柔软的触感和微微的汗香味,一股宛如脑袋快要烧坏的快感朝士道侵袭而来。
「嗯……亲……」
「……!……!」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
「让你久等了,士道。我带大家过来了──」
房门突然开启,随后琴里僵在原地。
十香惊讶地瞪大双眼,将唇瓣移开士道的嘴唇。士道的嘴唇跟著往上微微牵动,然后弹回原来的位置,拉扯出一丝闪闪发光的唾液。
看见这幅光景,琴里和其他精灵还有真那全都一涌而入。
「喂,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你这是在干什么啊,士道!」
「那……那个……两个人的伤势都才稳定下来,最好不要太……」
「呵……呵呵……十香,汝也挺有一套的嘛。」
「指摘。耶俱矢很不甘心的样子。」
「呀!咦!人家没看清楚,再亲一次!拜托再亲一次!」
「呜哇……刚清醒就突然来这一发,未免也太吓人了吧……」
「……果然,不能大意。」
「哥哥!你到底在干什么屁事啊!」
所有人你一言我一语,包围住士道的床。
「喂……喂,你们冷静点。这是因为啊……」
士道思考著该如何辩解。
但脑海里却浮现不出能轻易将这个状况蒙混过去的藉口。
「唔……」
十香似乎也思考过同样的问题,然后表现出一副「既然事情都这样了,就乾脆豁出去算了」的态度,紧紧抱住士道。精灵们同时发出「啊!」的尖叫声。
「哈哈……」
在感觉好久没听见的喧闹声中──
士道抚摸著十香的头,微微露出苦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