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第十二卷 灾祸五河
  5. 第五章 精灵之舞
  6. 繁体版

第五章 精灵之舞
2017-06-23 09:44:00

		

──空中闪过两道剑光。
一道是艾莲挥舞的高输出功率光剑〈王者之剑〉;另一道则是与之短兵相接的真那的兵装〈Vánargandr〉的〈Wolftail〉
艾莲准确地挡下真那从上、下方以及正面释放而出的攻击,趁机描绘出一道光之轨迹。真那在千钧一发之际闪过不知道是第几次的剑光,在艾莲释放出第二发攻击前挥下反击之刃。
「呼──」
以魔力包覆住真剑表面型的〈Wolftail〉,其构造上的最大输出功率值──简单来说,就是释放出一击的威力,怎么样都敌不过利用魔力产生剑刃的光剑型〈王者之剑〉。
不过优点是由于魔力消耗量较少,耐于长时间使用,善于做技巧性的运用。何况,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人能以单纯的魔力输出功率量胜过艾莲。既然如此,就不要跟她单纯比力气,而是以攻击的次数和招式来牵制她才是最适当的解决之道。真那不给艾莲喘息的时间,继续对她施展风驰电掣的攻击。
不过,对手是最强的巫师,不可能如此轻易地被击败。她准确地化解、弹开、挡下真那的攻击。就连真那好不容易突破艾莲的防御,她的攻击还是被牢不可破的随意领域给阻挡了下来。事实上,真那至今仍未伤到艾莲一根汗毛。
话虽如此,真那的目的并非在此时此地打倒艾莲,而是拖延时间,让琴里等人能够尽快完成士道的条件。为了给予艾莲伤害而奋不顾身舍命攻击是下下之策。真那一边判定两者之间最底限的平衡,一边想办法延长战斗。
照这个情况应该能达成目的,顺利争取到时间。接下来,只要琴里等人能想办法解决士道灵力失控的问题──
然而,就在那一瞬间──
位于真那下方的〈拉塔托斯克〉设施突然发出光芒,紧接著一道光线射向空中,强烈的冲击波攻击真那的背部。
「……什么!」
真那不禁瞪大了双眼。虽然因为展开随意领域的关系,真那并没有被击飞,但因为这瞬间发生的事态,真那的注意力一时集中到背后──结果,露出剎那间的破绽。
这一剎那的时间对真那所对付的对手来说,是足以给予敌人致命一击的时间。
「破绽百出呢。」
「唔──」
一阵冲击。虽然真那好不容易防御了下来,却无法完全抵销它的威力。真那的身体宛如击出的杀球一般,朝地面坠落。
「唔唔……!」
真那施展出随意领域来降低著地的冲击,来到了地面。地面宛如被一颗无形的球体挤压似的歪斜扭曲。
「唔,真有你的……话说回来,刚才的那道光线究竟是……」
真那谨慎地警戒著上空,大略观察周遭的情况。然后,轻轻屏住了呼吸。
这也难怪。因为全身散发出灵力光芒的士道就飘浮在被击落到地面的真那附近。
「哥哥!」
真那颤抖著,士道缓缓望向真那。
他以宛如闻到了什么药,意识朦胧的呆滞眼神望著真那,轻启双唇:
「啊──真那。『太好了,你没事啊』。」
以温柔的声音如此呢喃。
「哥哥……?」
听见这句话,真那觉得不对劲,皱起了眉头。
插图015
如果照字面上来解读,这句话听起来也像是单纯担心真那的身体。因为实际上,真那正与艾莲战斗,刚挨了一记痛击。
然而──不知为何,真那却强烈感觉到士道说的这句话还包含了除此之外的意思。
士道依然保持著宛如处于忘我的领域般的口吻,继续从唇瓣间吐出话语:
「我很……担心你喔。你被DEM那群家伙掳走……不过,真是太好了……」
「……我被掳走?哥哥,这是怎么回事?」
「──『MIO』呢……她在哪里?是她救你的吧?」
「所以说,你到底在说什么啊,哥──」
说到这里的瞬间,一阵刺痛窜过真那的脑海。她不由自主地按住额头,皱起脸孔。
「唔……唔……!」
这很显然并非单纯的头痛。MIO。听见士道说出这个名字的瞬间,真那的脑海里浮现好几幕未曾见过的景色。
「这……是……」
宛如「啪嚓啪嚓」按下快门般,好几幕场面在脑海里不停切换。和朋友游玩的公园、在教室上课的老师、哥哥士道帮她过生日。
以及──一名长发少女的背影。
「啊……」
脑海里浮现那名少女身影的瞬间,真那感觉她的视野忽明忽暗地闪烁。
不知为何,真那就是想不起那名少女的容貌。那名少女是她熟识的人。真那分明认识她──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真那的思考突然被打断。
「──你的对手是我,还有余力思考别的事情啊。未免也太瞧不起我了。」
真那的头上响起艾莲高傲的声音。
「……!糟了──」
真那回过神来时,艾莲已经降落到真那的身边,高举〈王者之剑〉。
真那急忙集中意识,但为时已晚──!
「……!」
然而,光剑并未灼烧真那的身体。
因为在〈王者之剑〉触碰到真那的前一刻,包围住士道的灵力逐渐膨胀,将魔力之刃给阻挡了下来。
「哦……?」
艾莲发出疑惑的声音,愤恨不平地瞪著士道。
「──五河士道。你这副模样很吸引人嘛。原来如此,我不知道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但你这个样子,也难怪艾克会想得到你了。」
艾莲说完扬起嘴角,露出猖狂的笑容。
然而士道却反而板起脸来。
「D──EM……!」
他呼吸急促,发出宛如野兽般的咆吼。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围绕住士道的灵力漩涡瞬间增强威力,将旁边的艾莲和真那一起震飞。
「……!」
「什么!」
真那操作随意领域抵销冲击后,静止在空中,大声吶喊:
「哥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还有刚才你说的话究竟是──MIO是谁啊!」
不过,士道并没有回答,也听不见他脱口说出刚才的话。只见他释放出庞大的灵力,发出如凶猛野兽般的低鸣声。
「唔……」
任谁都看得出现在士道的状态非比寻常。如果可以,真那还想问出更多话。
然而,真那面对的无疑是人类最强的巫师,丝毫不得大意。真那紧咬牙根,将视线从士道身上移开。
「咳……咳……大家,你们没……没事吧?」
宴会厅因惊人的灵力之光而崩毁,琴里在大厅内被漫天飞舞的尘埃呛得咳嗽不止,并且如此吶喊。
于是,身旁立刻传来熟悉的声音回答:
「嗯……我没事。不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仰倒在地的十香一边坐起身子,一边东张西望环顾四周。此时,琴里也抬起头。
天花板和墙面虽然因为士道突如其来的炮击而开了一个大洞,但照情况看来,精灵们和〈拉塔托斯克〉的机构人员似乎都平安无事的样子。周围立刻传来声音。
「大家都没事吗?」
「……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琴里!」
不过,琴里却在其中听见了出乎意料的声音,令她不禁瞪大了双眼。
「这个声音是……真那!」
没错。出现在琴里视野里的,便是自称士道亲妹妹的少女,崇宫真那。
不只如此,DEM的巫师艾莲也在不知不觉间出现在那里,穿著CR-Unit举起剑面对真那。
「你到底在做什么……!」
真那紧盯著艾莲,只轻轻甩了甩手回应琴里后,便展开右手的〈Wolftail〉,大声吶喊:
「详细的情况待会儿再说!总之现在……哥哥就拜托你了!」
接著朝空中一蹬,砍向艾莲。两人剑刃相接,激发出魔力光火花,朝夜空越升越高。
原来如此,令音所谓以防万一的对策,看来就是指真那。琴里胡乱搔了搔头。
「真是的,那孩子……明明连联络方式都不告诉我就消失了……」
不过,真那阻止了艾莲,帮助了她们是千真万确的事实。琴里为了达成真那的要求,再次望向士道。
──然而……
「啊……」
看见他的模样,琴里下意识地声音颤抖。
因为位于那里的,既不是平常温柔和蔼的士道,也不是先前无所畏惧的士道。
释放出五彩光芒雄霸于空中的「他」,已经化为无法称为人类的东西。
缠绕著士道的身体卷起漩涡的浓密灵力宛如心跳般闪烁,而轻微的震动配合著那个节奏,传达到琴里等人的身体。彷佛空气、地面,甚至整个空间,都呼应士道的力量一阵一阵地跳动。
不对,不只如此。一部分的灵力还构成闪闪发光的帷幕和犹如金属碎片般的东西,好似精灵穿著的灵装。
然后──
琴里看见士道的模样,下一瞬间──
她透过耳麦听见了不祥的警报声。
「啊──」
这个警报声与侦测到空间震预兆时,或是精灵的精神状态显示出异常时所发布的警报声种类截然不同。
琴里到目前为止只听过一次。
那就是在测试这个警报声的时候。当时有人提醒她警报声当中也有「这种」种类,要好好记住,以及最好别听到「这个」警报声。
「不会……吧──」
琴里感觉到自己的指尖不住地颤抖,有种自我破裂般的错觉。琴里心跳加速、呼吸困难、视野扭曲,甚至连站立都逐渐感到困难。
使者吹奏的终焉喇叭。听见这绝对不能听见的声音,琴里的意识一时之间变得断断续续。
「────────────!」
这段期间,士道仍然发出非人的咆哮声。灵力有如火花四溅或放电现象般「啪叽啪叽」地绽放,照亮四周。
「……!」
士道就这么弯起双腿,朝地面一蹬,飞向天空。现在琴里等人所处的地方相当于原本设施的地下,但士道并未将这种高度放在眼里,轻而易举便跃上地面,发出横扫树木的破坏声,移动到某个地方去了。
「琴里!你怎么了!得快点去追达令才行呀!」
「……」
琴里听见美九的声音,抬起头后轻启双唇。
一瞬间却说不出话来。不过,这也无可厚非。因为要说出这句话,就等同于必须做出最不得已、最糟糕的决定。
可是,琴里非说不可。
为了这个国家──
为了世界──
为了人类……
──最重要的,是为了士道。
那就是她身为〈拉塔托斯克〉的司令官──五年前被士道拯救的人所必须负起的责任。
琴里努力压抑住颤抖的声音,开口说道:
「……各位,你们在这里等候。我来想办法解决。」
琴里说完,精灵们露出惊讶的表情望向她。
「汝要吾等在此等候?也让吾等帮忙吧。」
「首肯。真不像琴里会说的话。」
精灵们你一言我一语。不过,这也难怪。要是琴里不知道个中原由就被人如此告知,肯定也会做出跟大家相同的反应。
不过,琴里没办法带她们一起去帮忙。她吸了一口气后,努力装出开朗的声音继续说:
「──我就说我来想办法解决士道的事情嘛。交给我吧。〈拉塔托斯克〉早已准备好手段以应对这种事态发生的时候。」
精灵们虽然仍露出有些不安的表情,但不久便点了点头,听从琴里说的。
「那么,拜托你了!」
「请你……加油……!」
「好。」
琴里简短回答后,将精灵和〈拉塔托斯克〉机构人员留在现场,爬上楼梯来到地面。
士道全身释放出灵力,宛如野兽般横扫树木。若是继续前进,不久后便会抵达市区吧。
琴里凝视著士道,吐出悠长的气息。
然后从晚礼服的怀中拿出小型终端机。
──她曾在内心发誓绝对不会使用的毁灭按键。
「……」
琴里伸出颤抖的手指操作终端机,结束指纹认证、视网膜认证以及密码认证后──举起手伸向前方,轻抚按键。
设定为瞄准士道的卫星轨道兵器〈丹斯雷夫〉的启动按键。
「……对不起,哥哥。」
琴里呢喃般吐出话语。
「请原谅我……只能用这种方式划下句点。」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
琴里感觉到左方散发出锐利的杀气,一瞬间意识错乱。
紧接著,随著发出「喀嚓」一声,琴里的太阳穴产生冰冷坚硬的触感。
琴里立刻察觉到有人把枪口抵在自己的头上。
「……!」
琴里移动视线望向枪口的方向,结果看见理应跟其他精灵留在地下的折纸的身影。
折纸显露出危险的眼神,将设计简单的九公厘手枪的枪口朝向琴里,发出轻细却冰冷彻骨的声音:
「你手上的东西是什么?你究竟打算对士道怎么样?五河琴里,你──」
不过,折纸话才说到一半便止住了话语。她难得地抽动了一下眉尾。
琴里隐约可以猜想得到理由,一定是因为她看到了自己转过头时的脸孔。
──因眼泪和鼻水而皱成一团,凄惨无比的悲痛表情。
「……解释给我听,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折纸皱起眉头,继续说道。
折纸聪明伶俐,就算随口胡诌也不可能骗过她。但是,如果硬是执行计画,可以预料到折纸将会妨碍琴里。于是,琴里死心般开口:
「……我要……杀了士道。」
听见琴里说的话,折纸原本严肃的表情变得更加危险。
「怎么回事?这也是〈拉塔托斯克〉的命令吗?」
「……你猜对了一半。」
琴里有些自嘲地说。
「……现在的士道就像是限时炸弹,反复膨胀灵力,要是放著他不管,将会引起超越南关东大空灾的爆炸。」
「……!」
折纸紧咬牙根。
「所以,你就要杀掉他?」
「……没错。这就是造成『失败』的我所必须负起的最后责任。只要在士道濒临临界点之前杀了他,就能缩小爆炸的规模。
……若要我在看著上千万条人命和士道一起陪葬与杀死士道之间做选择,我会选择后者。因为士道肯定会很难过自己害死了许多人。」
「…………」
折纸的手指微微颤抖。琴里将视线移回士道的身上。
「只要按下这个开关,位于卫星轨道上的〈丹斯雷夫〉就会发射出魔力炮。」
「〈丹斯雷夫〉……?」
「……是我们组织彻底调查完士道的身体,为了杀死士道而制作的诅咒之剑。」
没错。那就是〈丹斯雷夫〉。琴里不知道比这个威力更强的显现装置的使用方式。即使士道拥有琴里的力量,也不可能在身体组织破坏殆尽后再生。
「……开什么玩笑。这就是〈拉塔托斯克〉的做法吗?」
折纸露出像是要将人射杀般的眼神继续说道:
「不能维持封印灵力的均衡就要杀掉他?再说,让士道封印精灵灵力的,不就是你们〈拉塔托斯克〉吗?为了自己的目的,不惜利用士道;对自己造成不利,就要解决掉他吗?你那么为士道著想,为什么会想服从这种命令──」
「──不是的!」
琴里大吼,打断折纸说话。
「〈拉塔托斯克〉的目的确实奇迹似的和士道的能力不谋而合。可是,至少伍德曼议长是关心士道的。他说想将精灵的力量封印到人类的身体里,不可能事事顺利。如果有风险,就寻找其他的手段。可是……太迟了。〈拉塔托斯克〉发现士道时,士道的身体已经封印了一名精灵的灵力。」
「……那该不会是……」
「没错,就是我。」
琴里发出颤抖的声音如此诉说。
那是无可避免的矛盾。因为〈拉塔托斯克〉是以他封印琴里灵力的事实才发现士道的存在。
「士道从五年前的那一天起,就有可能陷入濒临临界点的状态。而且,就算想将灵力归还给我本人,路径一旦连接起来就不可能完全消失。五年前,我在意想不到的情况下,将这骇人的炸弹硬塞给了士道。」
「……就算如此,再让他封印更多的灵力,难道不会増加他濒临临界点的风险吗?」
「……没办法。因为让士道完全安定下来的方法……只有一个。」
「到底是什么方法?」
折纸这么问了。琴里仍然看著士道回答:
「──只能靠士道自己将体内的灵力化为灵魂结晶排出体外。」
「……!那是──」
灵魂结晶。那是神秘的精灵〈幻影〉所拥有的形状如宝石般的灵力结晶。折纸也是因为那个力量才从人类成为了精灵。
「如果是这个方法,确实能够奏效。可是,那种事情……」
「……没错。就算我们处于能够完全施展灵力的状态,也不可能做到那种事。我也在〈拉塔托斯克〉接受过无数次的分析,但要排出以灵子结合的灵魂结晶,需要难以置信的庞大灵力。所以──才必须将现阶段发现的所有精灵的灵力封印在士道的体内。」
「……!」
折纸一脸讶异地瞪大了双眼。
就她的反应看来,她似乎对〈拉塔托斯克〉抱持著相当大的怀疑。
不过,也不是不能理解她的心情。因为事实上,琴里也并非完全信赖〈拉塔托斯克〉。
「可是──事到如今,说这些也没有用了。」
没有时间再继续闲聊下去了。琴里吸了一口气后,打算在置于按键上的手指施加力量。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
「琴里!折纸!」
背后传来十香的声音。往声音来源看去,发现所有精灵都聚在一起了。看来,她们似乎跟折纸一样,追在琴里的后头而来。
「大家──」
「琴里,你太见外了吧!有这样的苦衷,为什么不找我们商量啊!」
十香露出生气勃勃的眼神如此说道。听见十香宛如熟知一切的口吻,琴里瞪大了双眼,不过──她立刻想起自己和其他精灵耳朵都戴著耳麦这件事。看来,她们似乎听见了自己和折纸的所有对话。
琴里当然知道耳麦的机能,但事态紧急,她一时之间没有顾虑到这件事。
「……大家,对不起。可是,一切都已经无可挽救了。」
「才没这回事!」
十香大声吶喊,彷佛要赶走琴里说的丧气话。
「我不知道详细的情形。但如果只有你一个人,情况才称得上是绝望!」
「…………!」
听见十香说的话──
琴里感觉到心脏一阵紧缩。
「大……家……」
精灵们凝视著琴里的眼眸,点了点头。
就像在为琴里加油打气一般。
「竟然会放弃,真不像琴里!」
「就是说啊……让我们拯救士道吧……!」
「…………」
琴里触碰按键的指尖正在颤抖。她的脑海里掠过收到这台终端机时的光景。
那时,她害怕得不得了。虽说只是以防万一,但手中持有杀害士道的手段这个事实令她好几天辗转难眠。
啊,不过……
现在的琴里已经不是当时的她了,无论在觉悟和经验方面都与以往大不相同,更重要的是──现在她拥有一群心意相通的伙伴。
──既然如此,应该还有其他方法可寻。
终端机从琴里的手上滑落。
◇
『为什么,五河司令为什么没有发射!』
一阵心烦气躁的吶喊声响彻幽暗的会议室。
话虽如此,声音的主人却不在现场。房间中心摆放著一张圆桌,投影在圆桌座位上的立体影像之一语带愤怒和焦躁地拉开嗓门。
现在在这里的五名人物当中,只有两名是真人。他们分别是坐在圆桌前的白发男子──艾略特‧伍德曼,以及站在他背后的眼镜女,嘉莲‧梅瑟斯。其他的男人和发出吶喊的男子一样都是透过回路,从存在于世界各地的〈拉塔托斯克〉分部参加这场会议。
『射击!快射击啊,五河司令!』
「…………」
──罗兰‧克莱顿,一名即将迈入老年的男子,给人的感觉像是一只爱乱吠的斗牛犬。
他的行为举止实在称不上是符合圆桌会议干部的形象,但是……也不难理解为何他会如此气愤。因为设置在圆桌中央的萤幕上显示出对〈拉塔托斯克〉而言最坏的状况。
萤幕上可以看见一名在森林里释放出庞大灵力的少年身影。而他的灵力值现在仍不断地攀升,这样下去,很可能会重复三十年前的惨剧。而事实上,其他两人也露出和克莱顿相似的表情,只是没有高声怒吼罢了。
『伍德曼卿。』
原本一语不发的两人当中的其中一人弗雷泽‧道格拉斯脸颊滴下汗水,出声说道。身材纤瘦,戴著单边眼镜为其最大的特徵,是一名给人感觉像是一只老鼠的男子。
『这样下去真的会发生大规模的空间震。你为何只给五河司令启动〈丹斯雷夫〉的权限?』
一名拥有像是会出现在卡通里的坏心眼猫咪气息的男人点头表示同意。他是圆桌会议的最后一人,吉利安‧欧姆斯德。
『就是说啊。就算她再怎么优秀,毕竟还只是个国中生。你以为当她哥哥陷入这种局面时,她真的能够做出正确的判断吗?』
「…………」
──要是给予你们启动的权限,你们肯定会毫不迟疑地按下启动按键。
伍德曼一语不发地在心中如此呢喃。
为了拯救精灵的组织〈拉塔托斯克〉。可是,由衷遵循这个理念而行动的,只有以伍德曼为中心的派别,其他人不过是因为或多或少有利可图才加入的。
以自己的利益为最优先考量。伍德曼并不打算否定这种想法。身为人类,这样才正常吧。不过,这同时也表示万一风险高于利益,他们可能会选择消灭精灵。
因此,伍德曼认为值得托付启动〈丹斯雷夫〉的按键的人,就只有琴里一人。
──即使将射击自己最爱的哥哥这个任务强加在琴里身上也在所不惜。
「各位,请冷静。」
伍德曼睥睨著圆桌,轻声说道。
「现在发生的确实是意料中最糟糕的事态,但不代表没有挽救的余地吧?」
听见伍德曼说的话,道格拉斯和欧姆斯德一脸疑惑,而克莱顿则摆出类似愤怒的表情。
『事到如今,你还在说些什么啊!你说要怎么做才能改善这个状况啊!』
「不知道呢。不过,只要五河司令不放弃,我就不能放弃。」
伍德曼露出锐利的视线说完,三人便表现出明显不服气的神情。
不过,也不是不能理解他们的心情啦。伍德曼的说辞从旁人的耳里听来,大概就跟耍赖皮没两样吧。
但是伍德曼坚信五河士道尚有恢复自我的可能性。若要说有问题──就是不值得将这个「可能性」的理由告诉眼前的三个人吧。
那么自己能做的事,就是多少帮琴里争取一点时间。伍德曼提出交涉,继续说道:
「这个嘛……我也知道自己这么说不能让你们信服。那么这样好了,从现在开始,只要你们每等一分钟,我就把我拥有的〈亚斯格特〉电子公司的百分之一股份分给你们。」
『什么……!』
听见伍德曼说的话,三人露出惊愕的表情。
这也难怪。因为除了DEM,世界上唯一能制造出显现装置的〈亚斯格特〉电子公司是〈拉塔托斯克〉的技术中心,也是伍德曼的命脉。应该是令这三人垂涎三尺,十分想得到的东西。
然而,三人并没有立刻回答。想必是这条件太过优渥,令他们感到怀疑吧。
伍德曼在心中发笑。这样就好。他们越烦恼,伍德曼就能替琴里争取到越多的时间。
不过,画面上显示的灵力数值又再次上升,发出刺耳的警报声打断三人的思考。
『……!』
克莱顿屏住了呼吸。
『……果然还是不行!不可能扩大路径,无法阻止灵力失控!我们能做的事,就只有尽早给予他致命的一击!』
立体影像的克莱顿如此吶喊,接著从怀里拿出小型终端机。
「……!克莱顿,你那是……」
伍德曼看见那台终端机,屏住了呼吸。
因为克莱顿拿出的,正是理应只有琴里和伍德曼拥有的〈丹斯雷夫〉的启动键。
「克莱顿,你为什么会有那个?」
『俗话说……有备无患嘛。哪里都有漏洞可钻。』
「住手,别做傻事──」
克莱顿无视伍德曼的话,毫不犹豫地按下按键。
◇
「……」
琴里用手背擦拭泪水,吸了吸鼻涕。
「……想笑就笑吧。说了一堆自以为是的话,结果一到紧要关头却是这副模样,算什么司令官啊。」
琴里有些自嘲地说了。不过,折纸静静地摇摇头。
「没这回事。你是士道的妹妹,真是太好了。」
「折纸……」
「应该还有其他办法,别放弃。」
折纸说完后,其他精灵也点点头鼓励琴里。
「没错。吾等是无所不能的。」
「同意。夕弦两人也一起帮忙。」
「……虽然我不知道该怎么解决,但总有办法吧。」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
刚才从琴里手上掉落的终端机发出警报声,掩盖过所有人的声音。
『──〈丹斯雷夫〉启动代码已确认。开始攻击目标。』
「……!」
琴里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捡起终端机。琴里想相信是自己听错了,但萤幕上确实显示出启动〈丹斯雷夫〉的文字。
折纸的脸染上战栗之色,探头窥视萤幕。
「这是怎么回事?该不会是因为掉到地面上的冲击,不小心启动了吧?」
「这个按键不会因为这点程度的冲击就不小心启动!究竟是为什么──!」
虽然不知道理由,但〈丹斯雷夫〉已启动是事实。琴里连忙操作终端机,打算消除代码。然而,为时已晚。
当黑夜闪过宛如流星般的光芒的那一瞬间──
琴里等人的视野呈现白茫茫的一片。
「士道──!」
琴里扯开嗓子高声吶喊,朝士道伸出手。
不过,就算做出这个举动也不可能改变士道的命运。士道的身体随著光芒消失,余波将地面剜挖出一个大洞,处于周围的琴里等人被强烈的冲击波吹飞──
──才怪。
「咦……?」
琴里身体僵住,眨了几次眼睛后抬起头。其他的精灵也露出相同的表情,仰望头上。
这也难怪吧。因为琴里等人的──正确来说,是士道的正上方展开了一道用灵力建造出的防护墙,挡下了〈丹斯雷夫〉的一击。
「什么──」
琴里惊愕地瞪大双眼。
一瞬间,琴里还以为是士道施展他过剩的灵力展开防护墙,然而──并非如此。
【──哎呀、哎呀,真是危险啊。】
士道的头上不知不觉间出现了另一名精灵的身影。
不对……就连琴里也不知道那究竟是不是「精灵」。
因为出现在那里的,是一道不知是男是女,笼罩著一片杂讯的人影。
「你是──!」
琴里微微颤抖著指尖说道。其他精灵也多多少少露出和琴里一样惊愕的表情。
曾经直接面对过「他」的美九和折纸的反应尤其显著。美九表现出动摇,而折纸则是露出警戒的表情,凝视著来历不明的杂讯团。
没错。制造精灵的精灵。
将灵魂结晶交给琴里、美九和折纸,将她们变成精灵的存在。
──人称〈幻影〉的人物就出现在那里。
「〈幻影〉……!」
琴里大声吶喊,呼唤他的名字。
明明望著他的身影却分辨不出他的形体。那异样的存在感,即使想遗忘也挥之不去。跟五年前出现在年幼琴里面前的「某种东西」一模一样。
全体包覆在黑暗中的存在。即使琴里使出一切手段进行调查,依然掌握不到线索的神秘精灵。明明有像山一样多的事情想知道、想确认,但面对〈幻影〉,琴里在数秒间就像思考短路了一样,丧失了语言能力。
于是,被杂讯包围的「他」宛如透过机器变声似的,发出难以辨别音质的声音。
【……没想到,人类也满乱来的嘛。】
〈幻影〉以开玩笑的口吻如此说道,然后转过身。同时,像一把伞遮住士道的屏壁消融在空气中。
「……闭上你的嘴──!」
听见〈幻影〉说的话,琴里皱起了脸孔。
追根究柢,间接造成士道陷入这种状况的不是别人,正是〈幻影〉。〈幻影〉将琴里变成精灵,士道封印了琴里的灵力才会背负灵力失控的风险。
不过,就在琴里思考到这里的时候,她的脑海里浮现了些许疑问。
为什么〈幻影〉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以及为什么──要拯救士道不受〈丹斯雷夫〉的攻击。
「〈幻影〉……你究竟是……」
琴里提出疑问。
然而,〈幻影〉并不打算回答这个问题,面对士道继续说道:
【……原来如此,他现在确实处于危险的状态呢。我能理解你做出悲痛的决定。不过,他若是不活下去,我可就伤脑筋了。】
「你……你在说什么……」
琴里发出慌乱的声音,〈幻影〉便降低高度,来到士道的面前,完全不在意包围著士道的灵力漩涡。
【……乖孩子。】
然后发出温柔的声音如此说完,触摸士道的额头。
于是──
「────────────!」
士道发出震天价响的吶喊声,痛苦地扭动著身躯。
「唔──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接著震飞周围的景色,剜挖出一个大洞,暂时停止的破坏行动又开始进行,朝著某个目的直线前进。
「士……士道!」
「达令!」
「汝这个混帐,到底对士道做了什么!」
「同意。感觉状况恶化了。」
精灵们说完,〈幻影〉便做出宛如吐了一口气的动作。,
【──算是打声招呼吧。难得我还给了你们机会呢。】
「你说什么……!」
「!琴里!你看!」
琴里皱起眉头,十香惊讶地高声吶喊。
与此同时,琴里也发现了。包围住士道的灵力有些减弱。
「这是──」
【……接下来就交给你们了。祝你们好运。
──再见了,『我可爱的孩子们』。】
「……你说什么──」
听见〈幻影〉说的话,琴里大叫出声。不过,〈幻影〉没有要回答的意思,转过身后便消融在空气中。
「!等……等一下!」
「琴里……先别管〈幻影〉了,快帮助士道吧……!」
四糸乃倾诉般说道。琴里站稳脚步后,点点头回答:「……说的对。」
「──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总之,包围住士道的灵力暂时减弱了。这样的话,搞不好还来得及拯救士道。」
「!真的吗,琴里!」
十香瞪大了双眼。琴里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是啊……但也只不过是从最糟糕的状态拉回来了一点,一样处于绝望的状况。必须通过那层灵力的屏障,亲吻士道才行。凭现在的我们──」
琴里话说到一半,耶俱矢发出「呵呵!」的笑声。
「什么嘛,只要这么做就行了吗?那不是很简单吗?」
「同意。那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耶俱矢和夕弦两人说完便手拉著手,做出莫名帅气的姿势。
「没有问题……你知道那有多难吗……」
琴里皱起眉头说道。不过,耶俱矢和夕弦互相对视,面带微笑后低垂双眼集中意识。
于是──
「喝!出现吧,飓风之力!」
「显现。看我的。」
两人如此吶喊的同时,宛如拘束衣般的东西显现在两人穿著的晚礼服外。
──那是限定灵装,是精灵的铠甲,亦是堡垒。
「什么……!」
琴里屏住了呼吸。这也难怪。因为八舞姊妹与士道连结的路径依然狭窄,并没有扩大。也就是说,她们硬是将自己体内仅存的灵力显现出来。
「耶俱矢、夕弦!你们这是在做──」
话才说到一半,琴里便止住了话语。
在路径狭窄的状态下显现限定灵装确实非常危险。最坏的情况,她们两人甚至有可能比士道先丧命。
可是──现在就只有这个办法能靠近士道也是不争的事实。
「……照刚才七罪的实例来看,最多大概只能维持五分钟吧。」
琴里露出严肃的表情说了。八舞姊妹爽朗地笑道:
「呵呵,这时间意外地绰绰有余嘛。」
「首肯。对疾风八舞来说,这时间十分足够了。」
两人留下这两句话,互相点了点头后,在身上卷起风,原地起飞。
──朝在森林里移动的士道飞去。
◇
〈Wolftail〉与〈王者之剑〉在黑夜里释放出火花。
「喝!」
「──吃点饭吧!」
艾莲轻而易举地挡下真那三番两次的攻击,扭动身躯踹了一下真那的腹部。
真那立刻操作随意领域向后退。但由于反应慢了半拍,无法完全抵销威力,心窝下方隐隐作痛。真那轻轻咳了咳。
「亏你那么帅气地登场,却采取如此消极的攻击方式。你以为凭那种玩意杀得了我吗?」
「哼……开口闭口杀杀杀的,你就只知道这种胜利方式吗?就算魔力最强,但看来脑袋倒是一般般嘛。」
「真是肤浅的激将法呢。你以为我会上当吗?」
艾莲泰然自若地回答。不过,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因为控制显现装置的是巫师的脑,若是内心动摇或是慌乱,会立刻显示在随意领域的精密度上。艾莲好歹是打著最强名号的女人,才不会因为这点程度的挑衅就表现出反应。
「呵,我才没期待你会上当咧。这只是我的感想罢了。因为从我待在DEM的时候开始,我就觉得你有些傻愣愣的。」
「笑话。我这个人可是完美无缺。」
「才不是,我就曾经看过几次你走在平坦的地面都可以跌倒。还有,从二楼拿文件夹到四楼的时候,你还休息了两次。」
「什么!你怎么会知道──」
「事到如今我就告诉你吧,在第二执行部的巫师们之间不是称呼你为『执行部长』,而是弱不禁风的『豆芽菜部长』。」
「……」
艾莲额头冒出青筋,一语不发地逼近真那,挥下〈王者之剑〉。真那在千钧一发之际闪过攻击,发出「哈哈」两声嘲笑声。
「奇怪?你不是说激将法对你没用吗?」
「给我闭嘴!那个令人不悦的外号是怎样啊……!」
艾莲不耐烦地大喊。看来等她回英国的DEM总公司,真那的前同事们应该会落得接受严苛的「特别训练」的下场。
顺带一提,刚才真那说出的外号是她当场随口胡诌出来的。再说,在英国人巫师占了大半的第二执行部里,她的前同事们怎么可能听得懂日本的冷笑话呢。这种事情,只要稍微思考就会明白,但是……看来对艾莲来说,这是她绝对不能被人踩到的地雷。因为太过恼怒,以致于失去了冷静的思考。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似乎有人传来了通讯,艾莲突然抽动了一下眉毛。
「──是。你说什么?『材料A』吗?」
艾莲皱起眉头,「啧」的一声咂嘴后,放下面对真那的〈王者之剑〉。
「你真是好狗运。不过,下次可就没那么好运了。」
艾莲如此说完便操作随意领域,朝黑夜飞离。
「……哼,还是一样嘴硬呢。」
不过,真那并没有追过去。因为她的目的终究只是争取时间,即使现在追上去攻击,也不保证能够打得赢艾莲‧梅瑟斯。
况且,真那有另一个更重要的理由。
刚才坠落到地上的时候,士道吐出的名字仍令她感到心乱如麻。
「……MIO究竟是谁──」
真那于暗夜之中轻声呢喃。
◇
一头身上缠绕著刺眼光芒的野兽一直线狂奔在扩展于眼下的森林中。
耶俱矢和夕弦凝视著只能如此形容的光景,乘著风疾驰于天空中。
「夕弦!准备好了吗!」
「回答。当然。耶俱矢你才不要临阵退缩,错失了机会。」
「哼,汝是在跟谁说话呀。汝以为本飓风皇女八舞,会害怕这种情况吗!」
「否定。夕弦不是在担心这个。但要是耶俱矢在要接吻的时候却步,可就伤脑筋了。」
「什么……!我才不会咧!反而从容不迫得很!」
耶俱矢忘记独特的口吻大喊后,夕弦便对她投以怀疑的视线。
「怀疑。真的吗?耶俱矢在士道面前就像是一只被抚弄喉咙的温顺小猫。」
「才没有咧!你不要随便乱说好吗!」
「模拟。喵呜……士道摸人家那种地方,耶俱矢会变奇怪喵……」
「等一下,你那是在模仿我吗!我从来没有说过那种话耶!」
即使耶俱矢大声反驳,夕弦也不理她。
两人同时降低高度,穿过树林,左右包夹士道飞行。
「……受不了,要上喽,夕弦!」
「回答。了解。」
两人互相点了点头后,便从左右两边朝士道释放出狂风。士道的动作受到风压阻挠,变得有点迟缓。
两人并不认为光凭这样就能让士道停下脚步。没错。好戏现在才要开始。
「〈飓风骑士(Raphael)〉──【穿刺者(El Re’em)】!」
耶俱矢高声吶喊,举起手后,便显现出护手和单边羽翼,以及一把巨大的突击枪。
「喝啊!」
她发出如裂帛般清厉的气势,朝士道──正确来说,是朝包围住士道的灵力屏障释放出浑身的一击。于是,一阵烈风肆虐四周,瞬间劈裂包围住士道的屏障。
虽然仅劈开一道细小的裂痕,但机不可失,而且对疾风八舞而言,只要有这一道细小的裂痕就已足够。
「呼应。〈飓风骑士〉──【束缚者(El Nahash)】!」
夕弦如此吶喊,朝士道释放出灵摆型的天使。
不过,她的目的不在攻击,而是用【束缚者】的锁炼缠绕住士道的手脚,封锁住他的行动。
「良机。耶俱矢!」
「喔!」
两人剎那间逼近士道。双手双脚遭到束缚的士道宛如失去自我般发出低鸣声。
「士道──本宫现在就拯救汝。」
「报恩。就像当时士道对夕弦两人所做的一样。」
耶俱矢和夕弦如此说完,不约而同地将脸凑近士道──亲吻他的嘴唇。
「……!」
那一瞬间,耶俱矢和夕弦突然感到身体一阵发烫。宛如停止流动的血液恢复正常似的,全身涌起一股力量。
「这代表……路径打开了吗?」
「首肯。应该是。趁夕弦牵制住士道的时候,让其他人也来亲吻──」
然而,夕弦话还没说完──
「──嘎啊啊啊啊啊啊!」
士道便发出咆吼,随后挣脱【束缚者】的束缚。同时,发射出强烈的冲击波,轻而易举地震飞眼前的耶俱矢和夕弦。
「呜哇──!」
「大意。被逃脱了。」
从锁炼中解脱的士道再次像发了疯似的开始前进。
就在两人坐起身子,打算追上士道的瞬间──
──一只银白色的巨大兔子经过两人的眼前。
「四糸乃!」
耶俱矢呼唤这个名字后,身穿限定灵装跨坐在兔子背上的四糸乃便点点头。
「──〈冰结傀儡(Zadkiel)〉!」
四糸乃发出声音的同时,巨兔形状的天使张开嘴巴,释放出冷气,充满四周,空气中的水分开始凝结,地面发出啪叽啪叽的声音逐渐冻结,然后蔓延到树林、岩石,以及──士道正在奔跑的双脚。
士道受到寒冰阻挠,停止前进。四糸乃驾驭〈冰结傀儡〉开始奔驰,绕到士道的前方。
然后让〈冰结傀儡〉趴在地面,从它的背上探出身子,将脸靠近士道。
「士道……请恢复原状吧。」
说完,四片唇瓣相触。四糸乃的身体开始发热,灵装释放出淡淡的光芒。
接著,四糸乃对紧抱住自己的腰不放的人影出声说道:
「好了,七罪你也来亲吻士道吧……!」
「嗯,好……」
四糸乃如此催促,一起跨坐在〈冰结傀儡〉背上的七罪突然探出头来。
顺带一提,七罪是精灵当中唯一没有显现限定灵装的人。七罪并非不想拯救士道,而是因为在对士道展开攻势的时候使用了灵力,因此只有她一人无法显现力量。
「……是我太鲁莽了,给四糸乃你带来麻烦,真的很抱歉,我去死吧。」
「咦?」
「啊,不……没事。必须拯救士道才行呢……」
七罪有些难为情地如此说完,打算从〈冰结傀儡〉背上探出身子。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七罪突然手没抓稳,摔了个狗吃屎。
「嘿噗!」
「七……七罪!」
「我……我没事、没事……」
七罪按著鼻子挥了挥手。她虽然嘴上说没事,但眼眶泛泪,鼻子流出鼻血。
「那……那么士道,不好意思,要亲你的人是我……但说到底,都是因为你不把灵力传送回来给我,我只好维持原貌。就算你告我在你失去意识的时候偷亲你,我也没办法喔。我要亲喽。可以吧?不行的话,要老实说喔。」
「那个,七罪,没多少时间了……」
就在这个时候──
「啊啊啊!」
士道咬紧牙根施加力量后,阻挡他脚步的寒冰旋即破碎。接著士道攻击眼前的七罪。
「唔噫……!」
七罪发出古怪的尖叫声向后仰。
不过──士道的手并没有触碰到七罪。
因为在岌岌可危之际,士道的周围出现银色长筒,发出强力的声音束缚住士道的身体。
「呵呵呵,真是千钧一发呢~~」
响起这道声音的同时,显现出限定灵装的美九从树林之间走了出来。看样子,阻止士道的行动的,似乎是她的天使〈破军歌姬(Gabriel)〉的力量。
「美九……」
「你没事吧,七罪。要谢人家的话,亲一下就可以了~~」
「谁……谁要啊!」
「那个,士道好像又要开始动了……」
四糸乃说完,七罪猛然抖了一下肩膀,犹豫了一下子后便用嘴唇轻碰士道的嘴唇。
「好,亲完了!可以了吧!这样也算是亲吧!」
「啊,你真是不会把握机会呢,七罪~~」
继七罪之后,美九也将脸凑近士道。美九亲吻士道之后,在唇瓣移开的瞬间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士道的嘴唇。看见她那放荡的举动,四糸乃和七罪不禁羞红了脸颊。
「呵呵呵,和达令接吻,还有和七罪间接接吻……啊啊,好像赚到了呢~~」
「什么……!间接接吻,我又没有……」
话说到一半,七罪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抖了一下肩膀。
「咦!呃,那么,我该不会也跟四糸乃间接接吻了吧……?」
七罪的脸蛋更加通红。看见七罪做出这种反应,连四糸乃也难为情了起来。
「咦?那……那个……」
不过,现在没有时间让她们一直闲聊下去了。士道也突破了声音的束缚,推开〈冰结傀儡〉,再次前进。
「呀……!」
四糸乃操控〈冰结傀儡〉,急忙保持平衡。美九跳向后方──而七罪则是再次当场趴下。
「很好──先走一步的所有人似乎都顺利与士道接吻了。我们也行动吧!」
「我知道。」
身上缠绕著火焰的琴里以及身上包围著光芒的折纸循著士道描绘的轨迹,飞翔在天空中。失去自我到处肆虐的士道简直就像是一只怪物,宛如拥有人形的灾祸。
没错。就是──AST所谓的「精灵」。
不过,琴里的内心并非感到绝望,反而可说是充满了不可思议的高昂情绪。
现在仍然处于危机的状况,但在杀死士道以外的选项中看到了百分之几的希望,这个情况对琴里来说,只能说是奇迹。当然就算如此,她也不打算向〈幻影〉表达感谢之意就是了。
琴里从鼻间哼了一声后,对折纸大喊:
「折纸!做得到吗!」
「那当然。」
折纸简短地回答,就这么滑翔在空中,朝士道的方向飞去。
「──〈灭绝天使〉。」
折纸的头上显现出好几根大「羽毛」连结而成,宛如王冠一般的天使,呼应折纸的声音。
〈灭绝天使〉在折纸举起手的同时,四散开来,从各自的前端朝地面释放出光线。
当然,折纸并不打算伤害士道。那些光线准确地炸裂地面,阻挡住士道的去路。
「────!」
可能是对这个攻击产生了反应,只见士道赫然抬起头,跃至上空。
「唔啊啊啊啊啊!」
然后,他的手中显现出呈现宝剑形状的天使〈鏖杀公〉,砍向折纸。
「折纸!」
琴里不由自主地放声大叫。就算折纸再怎么厉害,现在也无法完全施展出灵力。若是吃上天使的一击,可能会造成致命伤。
然而,就在〈鏖杀公〉即将触碰到折纸的前一刻,折纸的身体宛如光芒一样突然消失不见,下一瞬间出现在士道的怀里。
「────」
折纸直接捧著士道的脸颊,将自己的嘴唇叠上士道的嘴唇。
士道抖了一下,又开始发出咆哮,挥舞〈鏖杀公〉。
折纸的身影赫然消失无踪,出现在距离数公尺的后方。算准了这个时间点,这次换琴里试图接近士道。
「啊──啊啊啊啊啊!」
察觉到这件事的士道挥舞手上的〈鏖杀公〉,剑光一闪,释放出灵力波。
琴里一边闪躲攻击,同时咽下一口口水。士道的反应果然逐渐有所变化。一开始面对八舞姊妹的时候,他只表现出一副宛如灾祸肆虐的模样,面对七罪时表现出攻击的意图,而到了现在,则是明确地用天使对「敌人」──琴里和折纸释放出剑击。
虽然他的反抗可说是变得更强烈也更难以接近,但反过来说,士道的反应逐渐恢复理智──人类的感觉。
「──士道。」
琴里张开双手,逼近士道想要紧紧拥抱住他。
「────!」
士道挥舞著〈鏖杀公〉攻击琴里,但琴里没有闪躲。剑刃斜划过她的身体,溅出大量鲜血。
「琴里!」
折纸呼唤她的名字,但琴里举起手像在表达她没事一样。深深劈开的伤口立刻燃起火焰,逐渐治愈伤口。
当然,说是治愈也仍会感到痛楚。不过,这样也好。这份痛楚就当作是琴里曾经打算杀害士道的赎罪证明。
「哥哥。」
琴里紧抱住士道后,温柔地亲吻他的嘴唇。
「……成熟大人的亲吻,我就再等你一阵子吧。」,
然后如此说道,轻轻微笑。
「────────!」
士道发出不成声的吼叫,扭动身躯,挣脱琴里的手,再次开始前进。
「还剩下──个人。」
琴里用手按住刚治愈的伤口,发出痛苦的呻吟。因为激动高昂的情绪而减轻的痛楚和热度慢了一拍侵袭而来。
总之,还剩一人。只要最后一人亲吻士道,士道与精灵之间的路径机能就能完全正常运作,士道也能恢复原状。
琴里用模糊的视线望向士道。
──有一名美丽的公主显现出蓝紫色灵装,将金色宝剑的剑尖插入地面,阻挡他的去路。
横扫光秃秃的树林的声音、灵力飞溅的声音、撕裂黑暗的咆哮声震动著地面、鼓膜和肌肤。
十香静静地睁开眼,握住〈鏖杀公〉的剑柄,将剑尖朝向士道。
「──来了吗,士道?」
士道身上缠绕著灵力,手里握著和十香相同的〈鏖杀公〉,嘴里吐著白色的气息现身在十香的眼前。
或许是看见阻挡在前方的十香,士道进入战斗状态,挥舞手中的〈鏖杀公〉,释放出剑击。
「呼──」
十香准确地击落那道剑击后,朝地面一蹬,逼近士道。
两把〈鏖杀公〉互相缠斗,灵力如火花般四溅。
双方从上方、下方、正面等各种角度释放出斩击,并且挡下趁机挥舞而来的剑击。双方每攻打一次,四周就会遭受冲击波的袭击,地面微微下沉,显现出脚印的形状。
十香内心涌起一股莫名的感慨。没想到士道会和她刀剑相向,展开激烈的厮杀。
不过,现在的士道虽然是士道,却失去了理智。十香露出锐利的眼神,使出全力将〈鏖杀公〉一挥而下。
「喝啊啊啊!」
「铿!」的一声,士道握著的〈鏖杀公〉应声被击飞到夜空,直接化为光粒子消散在风中。即使纯粹的灵力量敌不过现在的士道,但论使剑的技巧,两人可有著天壤之别。在士道挥舞著〈鏖杀公〉主动攻击时,十香早已经预料到结果会是如此。
「士道,我现在──就来拯救你。」
十香下定决心点点头,钻进士道的怀里,抚上他的下巴将嘴唇凑近。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唔……啊……!」
十香突然感到一阵椎心之痛。她按住胸口,发出痛苦的声音。
「这是……」
不久,〈鏖杀公〉和装饰十香身体的限定灵装便烟消云散。看样子,似乎是用罄了残留在体内的灵力。
瞬间,一股沉重的压力和负荷侵袭十香的身体。因为解除了限定灵装的关系,十香的身体直接沐浴在士道的灵力之中。
「唔──」
「────」
士道随意挥了一下手。光是这样的动作,就将处于毫无防备的状态下的十香震飞到后方。
「嘎……!」
十香猛烈地撞击到一棵巨木上,意识朦胧。全身的筋骨嘎吱作响,感到疼痛。
「十香!」
「十香……!」
于是,上空和前方传来琴里等人的声音。
不过,正当她们打算牵制住士道的力量而高举起天使的时候,十香大喊:
「──等一下!」
「……!怎么了吗,十香!」
琴里惊讶地回应。反观十香,则是以极其冷静的态度继续说道:
「你们……不要出手。我觉得必须由我独自一人完成才行。」
「十香……」
琴里如此说完,像是体谅十香的心情一般伸出手制止其他人。
十香望向琴里,以眼神表示谢意后,重新面对士道。
「──────!」
士道发出怒吼声,扭动著身躯。
虽说其他人已经扩大路径稳定士道的灵力供给,但目前封印在士道体内的灵力比例还是压倒性地大。若是纯粹比力量,不久后十香还是会败给士道吧。
「唔……」
十香拖著疼痛的身躯,朝士道前进。
视野模糊、意识朦胧、全身发疼,但不能因为这点理由就错失大家替自己制造的最后机会。
「嘎──啊……!」
包围住士道的灵力漩涡彷佛拒绝十香的身体般暴动,就好像是以肉身之躯跳入硫酸大海中的感觉。无形的力量舔拭身体表面,只留下令人快要晕厥的痛苦。
不过,十香并未因此停下脚步。如果十香在这时放弃就无法拯救士道,大家的心愿将会化为泡影。她绝对不能让这件事发生。
「士道……你在这样的痛苦当中……独自奋战吗……?」
十香挤出话语。
就算士道拥有琴里的再生能力,但他毕竟是具备痛觉的人类。如今十香深深地理解到在没有装备灵装的状态下,面对精灵和巫师有多么恐怖。
然而,士道却没有放弃。无论承受多少次痛苦、被击败多少次,他也未曾倒下。原因无他,就是为了拯救十香这群精灵。
十香并不知道士道为何坚持帮助精灵,但是倘若士道就这么无法得救而丧失性命,就太没道理了。
不对──
「…………我……」
十香自言自语地呢喃。
士道对她的确恩重如山,就算花上一辈子也无法偿还这份恩情。
而且,她也认为像士道这种善良的男生,怎么可以就这样死去。
但是让十香的脚步继续前进的理由不只如此而已。
如果十香心中只有报恩和天理,她肯定在半途就停滞不前了吧。
然而,不管面对何种苦难,十香的脑海都不曾掠过一丝放弃的念头。
「──啊啊,原来是这样啊。」
在疼痛的状态下,十香似乎第一次理解了。
听了无数次的词汇与自己内心不得而知的感觉相符合。
这一定就是──「喜欢」吧。
与「喜欢」琴里或四糸乃等人的感觉有点不一样的「喜欢」。
因为十香喜欢士道、爱慕士道,所以──才想要拯救他。
「──士道。」
十香呼唤他的名字,伸出右手握住系在他脖子上的领带。
然后,一把将他拉过来──亲吻他。
「────」
十香瞬间感觉到身体一阵发热,而包围住士道的灵力也同时朝四面八方飞散。
片刻之后,原本如野兽般凶暴的士道气息逐渐平静下来,身体也放松了力量。
而原本散发出残暴光辉的眼眸点燃自我意识的同时,士道宛如终于发现自己和十香接吻似的抖了一下肩膀。
「……!十……十香!你到底在干什么啊……?」
一如往常的声音、一如往常的反应。
──十香最喜爱的士道就在她的眼前。
十香放心地露出微笑,轻声说道:
「──才不告诉你呢。笨蛋……笨蛋。」
十香留下这句话后,放松全身的力气倚靠在士道的胸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