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第十二卷 灾祸五河
  5. 第四章 宴会时间
  6. 繁体版

第四章 宴会时间
2017-06-23 09:44:00

		

「什么……」
艾莲站在高地上放眼望去,能将侦测到奇妙灵波反应、位于天宫市近郊森林里的神秘设施一览无遗。此时,她惊愕地瞪大了双眼。
不过,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因为她派去攻击设施的二十架〈幻兽‧邦德思基〉先遣部队,全被从设施中释放出来的神秘光线给破坏殆尽。
『──〈幻兽‧邦德思基〉队,全数消灭……!』
『好……好惊人的灵力数值……!』
搭载CR-Unit的通讯机响起操作人员的声音。艾莲愤恨不平地皱起眉头──但随后改变念头,从鼻间哼了一声。
「……原来如此。看来果然不是单纯的设施呢。」
她盘起胳膊,兵装发出碰撞声。
艾莲现在穿的并非白天的那种大衣,而是冠上王者之名的银白色CR-Unit〈潘德拉刚(Pandragon)〉。
那是为了人类最强巫师艾莲量身打造的最强铠甲,亦是最强之剑。穿上这身战袍的艾莲将所向无敌,更别说连巫师都不是的五河士道,想必不用动到一根手指就能令他俯首称臣吧。
「……」
艾莲思考著这件事的同时,回想起白天的失态。她不耐烦地用手指敲打手肘,对〈幻兽‧邦德思基〉们下达指示。
「第二队,准备出发。接下来我也会上场。注意对空炮击。」
『是!』
通讯机响起操作人员的声音回应艾莲说的话。站在艾莲背后待命的〈幻兽‧邦德思基〉队举起武器,依序飞向天空。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
艾莲的视野里出现了一条光束,随后先行出发的三架〈幻兽‧邦德思基〉的头部便在一瞬间爆炸四散。
「这是──」
艾莲低喃,半下意识地将手伸向背上的高输出功率光剑〈王者之剑(Caledfwich)〉的剑柄,然后拔出剑,在魔力形成光刃的同时,朝出现在眼前的影子一挥而下。
瞬间,周围散发出强烈的魔力光。
「──真那。」
「不愧是艾莲,没那么轻易就被我打败呢。」
艾莲呼唤某个名字后,转瞬间便现身在她眼前的少女扬起嘴角,跳向后方。
那是一名绑著马尾的年轻少女。然而,她身上穿著的漆黑苍蓝CR-Unit却显示出她非比寻常的经历。
崇宫真那。五河士道的亲生妹妹,同时也是前DEM排名第二的巫师。
「没想到你竟然会出现呢。」
「听见这是攸关哥哥的重大事件,我怎么能坐视不管呢。抱歉啊,既然我出马,就不会让你称心如意,艾莲。」
真那挑衅般地说道。于是,艾莲一脸不悦地皱起眉头。
「……你们兄妹俩真的很会惹我不开心呢。事到如今,说这种话也于事无补。『当时』果然应该杀了你才对。受不了,艾克的嗜好还真是令人伤脑筋呢。」
艾莲说完,真那便纳闷地皱起眉头。
「……当时?你在说什么屁话啊?」
「你说呢?」
「哼……算了。总之,我不会让你通过这里。」
真那说著举起装戴在右手的剑,指向艾莲。
艾莲轻轻哼了一声后,将〈王者之剑〉的剑尖朝向真那,做出回应。
◇
在四糸乃令士道心跳加速后,一群精灵便在室内游泳池设施的一角举行临时会议,而这个室内游泳池则因为〈幻兽‧邦德思基〉的攻击和士道的奥义‧瞬闪轰爆破的摧残之下,陷入即将崩塌的状态。
「──很好,虽然有敌人来搞破坏,但这下子四糸乃也成功攻下士道的芳心了。只剩下四个人了!」
琴里说完的同时,其他精灵也跟著「喔喔!」地欢呼起来。
「嗯,很顺利嘛。」
「不过,接下来才是问题。反过来思考的话,才只有一半的人过关。再加上,上空还有艾莲‧梅瑟斯存在。令音他们的团队正在对付敌人,所以接下来无法期待能得到支援。」
「唔……这也是个问题啦,但更基本的问题在于──」
美九竖起一根手指抵在下巴,环顾四周。
「总觉得刚才还是南国的乐园,现在变成纷乱地带了呢……在这种地方,要怎么让达令脸红心跳啊~~」
美九说的没错。〈拉塔托斯克〉精心准备的特别设施,因为DEM的袭击而毁于一旦。在不知道墙壁何时会倒塌的情况下,根本没有心情魅惑士道。
不过,琴里像是在表达不用担心似的摇了摇头。
「放心吧。关于这一点,我早有应变之道。刚才我已经命人启动第二顺位设施,应该已经准备完毕了才对。」
「第二……?那是什么?」
十香一脸疑惑地问道。不对,不只十香,其他精灵也丝毫没有头绪的样子。
「你们看吧。」
琴里含住右手的手指,「哔──────」的一声吹出口哨。
于是,建筑物的墙壁彷佛做出回应般发出轰隆隆……的声音,开始震动。
所有人一瞬间还以为上空又开始展开攻击,但似乎立刻便察觉和刚才的巨响不同。一群人东张西望地环顾四周,露出惊愕的表情。
这也难怪。因为原本显现出蓝天的墙壁开始变形,隐约营造出南国风情的椰子树露出金属部分的树根,并且改变形状,游泳池的水以惊人的速度排出,整个地面宛如电梯一般开始下沉。
「喔……喔喔!」
在地面往下移动数公尺后,天花板宛如避难所一般盖上厚实的盖子,人造沙滩工整地被分割成两半,从下方显现出胭脂色的地毯。
不仅如此,响起机械驱动音的同时,照明设备一个个开启,桌子从地板下逐渐上升,灿烂夺目的装饰接二连三地布置完成。接著,一群穿著男女晚礼服的临时演员分散在四周,有的演奏乐器;有的开始服务;有的则是开始畅谈上流社会的话题。
不到数分钟,那里便转变成时尚的宴会厅。
「这……这是怎么回事!」
「哦……!挺豪华的嘛。而且,这种机械感……令人好兴奋啊!」
「首肯。变形是一种浪漫。」
「……呜哇,好厉害。根本不需要我的能力嘛……」
精灵们纷纷发出赞叹声。
不过,还稍嫌美中不足。因为在这奢华的空间,琴里等人的泳装打扮实在是太不适合这个场所了。
「──更衣队!」
「是,立刻到!」
琴里大喊后,好几名女性工作人员便奔向精灵们的身边。
「你……你们要干嘛!」
「好了,请跟我们来。」
女性工作人员带领精灵们前往设置在大厅角落的帘幕里。
数分钟后──
在拉开帘幕的同时,身穿美丽礼服的精灵们便现身在宴会厅。
「喔喔,这是!」
「好棒……」
「呀!大家好漂亮哟!」
美九看著大家的身影,不停地扭动著腰。
琴里赫然摊开双手,高声宣言:
「这就是虏获士道芳心的第二顺位场地,高雅风!好了,各位,用优雅的淑女手段让士道迷恋上我们吧!」
所有人举起拳头回应:「喔!」虽然这个举动不怎么淑女,但现在重要的并非琐碎的礼仪问题,而是想要拯救士道的心。
琴里扠著腰挺起胸膛。
「很好。那么,就让我先示范给你们看吧。」
琴里转过身说道,身上的裙襬随风飞扬。于是,所有人点了点头。
折纸竖起大拇指目送琴里。
「祝你好运。」
「嗯,谢谢。」
琴里「喀喀」地踩著高跟鞋走向士道,直接站在他的面前。
「喔,终于换你登场啦,司令官大人。」
士道脸上浮现微笑,打趣似的说道。顺带一提,士道的服装也和琴里她们一样,从泳装更换成潇洒的晚礼服。
琴里环抱著手臂,从鼻间哼了一声。
「是啊。我想说你在不习惯的宴会厅里会感到惊慌失措。」
「那还真是多谢你的关心了。」
士道打趣似的耸耸肩。
「那么,你到底打算做什么呢?」
然后十分感兴趣似的如此说道。琴里松开环抱的双臂,将右手高举过头,「啪!」地弹了一个清脆的响指。
原本在大厅内演奏音乐的演奏者们便配合这个举动,转换成演奏曲调优美的音乐。
然后,原本在四周谈天说笑的机构人员们自然地男女组成一对,配合著那首曲子跳起舞来。看见突然展开的有如电影般的光景,士道惊讶地瞪大了双眼。
「喔喔,这真是太棒了。真的好像宴会一样。」
他说完露出天真的神情,眼睛闪闪发光。看著这样的士道,琴里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士道。」
「嗯,干嘛?」
「──在这种情况下,你该不会要让女孩子先开口吧?」
琴里眯起眼说完,士道便像是立刻察觉到琴里的意图般轻声笑道:
「啊……你说的对。」
他向琴里行了一个礼,同时伸出手。
「这位美丽的小姐,你愿意跟我跳支舞吗?」
「做得很好。」
琴里微微一笑回答他,接著牵起他的手,弯下膝盖。
两人视线相交后,走向所有人正在跳舞的舞池。
不过,在两人站到大厅中心时,士道开口说道:
「琴里,我人都来到这里了才说这种话有点不好意思,但我有一个烦恼。」
「什么烦恼?」
「哥哥我从来没跳过舞。」
「……」
哎,这也无可厚非。虽然现在的士道因为发烧和灵力的关系,行为举动变得非常像花花公子,但总不可能连没学过的东西都变得得心应手。
「没关系,这点小事我早就预料到了。总之,你的左手先轻轻握住我的右手。」
「这样吗?」
「对。然后,这次用你的右手搂住我的腰。」
「我知道了。」
士道坦率地点点头后,将右手伸向琴里的腰际。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士道用手指在琴里的背上画圈圈。
「呀!」
「啊哈哈,琴里,你这不是能发出可爱的声音吗?」
「……我说你啊。」
琴里脸颊泛红,狠狠地瞪了士道一眼。士道轻松地笑道:
「抱歉、抱歉,别那么恶狠狠地瞪著我嘛。」
「……真是的。我来领舞,你试著配合曲子移动身体看看。」
「嗯,我知道了。」
士道轻轻点了点头,一边感受曲子和琴里的动作一边踏著舞步。
插图013
「很好,有节奏一点。一、二、三、一、二、三。」
「喂、喂,你不要一直顶我啦。我知道你很想紧贴著我的身体。」
「谁……谁想啊!少废话,快点跳!」
琴里羞红了脸,放声大叫。不过……跳舞确实得紧贴著对方的身体才行,这也是让士道内心小鹿乱撞的其中一种方法。但是──被本人指出来后,总觉得超级难为情的。
不过,要是自己紧张就本末倒置了。琴里装作一副镇定的样子,再将身体紧紧靠向士道。感受著彼此的气息,配合优雅的曲调,环绕整个大厅跳舞。
虽然一开始动作有些生硬,但经过几分钟后,士道也已经习惯了舞步,步伐越跳越放得开。
「对、对,你学得很快嘛。」
「哈哈,是老师教得好吧。」
「是啊,没错。我想不到其他原因了。」
「你好歹也谦虚一点吧。」
士道打趣似的说道,并且凝视琴里的双眼。
「不过,我有点惊讶呢。你是什么时候学会跳舞的?」
「这是淑女的嗜好啊。正所谓士别三日,刮目相待……你不觉得用在女生身上也是同样的道理吗?」
琴里说完,像是在挑逗士道似的抬起眼,露出含情脉脉的眼神。
「我也不会永远都是个孩子。你要是一个不留意,可是会被我抛在后头喔,『哥哥』。」
听见琴里说的话,士道一瞬间倒抽了一口气似的一双眼睛瞪得老大。
然后,从鼻间喷出气息。
「哈哈哈……真是败给你了。没想到琴里会用这种方式让我感到怦然心动啊。」
「你说这话很令人在意耶……等一下,士道,你刚才说了什么?」
琴里不由自主地停下跳舞的脚步,反问士道。因为士道刚才说了无法左耳进右耳出的话。于是那一瞬间,耳麦慢半拍地响起吹奏乐曲。
士道应该不可能会听见,但他却表现出一副悠然的态度露出微笑,清清楚楚地重复一遍:
「我说……我心动了。不愧是琴里,败给你了。」
「……!」
士道表现出落落大方的态度,笔直地凝视著琴里说道,令琴里羞红了脸。琴里微微移开视线,逞强地挺起胸膛。
「哼……哼……那是当然的呀。让士道怦然心动,对我来说根本是易如反掌。」
「是啊,我万万没想到你竟然会以成熟的作风对我展开攻势呢。我被你的反差给征服了。当你催促我邀请你跳舞时,我还以为你肯定会在跳舞的时候狠狼地滑一跤,让裙底风光一览无遗,对我露出你那后面印有图案的内裤来让我心跳加速呢。」
「你也未免太小看我了吧!而且,我早就没在穿后面印有图案的内裤了啦!」
「我知道,我开玩笑的啦,开玩笑的。」
士道笑著说了。琴里叹了一口气回答:「……真受不了你耶。」
「……总之,既然你已经怦然心动,就代表我达成了条件吧?」
「是啊,当然。真期待今晚十二点的来临呢,我的灰姑娘。」
士道在琴里的手背上留下一吻。对于士道突如其来的举动,琴里慌乱得眼珠子直打转。
「你……你干嘛……!」
「嗯?你的脸很红耶。我以为成熟的琴里应该不会因为这点小事而动摇呢。」
「──那……那还用说吗!这点程度的吻,根本是打招呼嘛、打招呼!」
琴里气势凛然、逞强地说道后,士道便扬起嘴角,故意逗弄琴里。
「就是说啊。仔细想想,我们在五年前和今年六月,总共接过两次吻了嘛。现在才不会因为亲吻手背就感到慌乱嘛。」
「那……那是当然的啊。都已经……亲过两次了嘛。」
琴里说是这么说,却感觉到自己的脸颊逐渐发烫。两次。没错,琴里和士道已经接过两次吻了。琴里当然也记得一清二楚,但再次认清这个事实后,心脏还是不听使唤地开始扑通扑通地小鹿乱撞。
士道彷佛看穿琴里内心的悸动般微微一笑,将嘴唇凑近琴里的耳畔发出低喃:
「琴里也不可能永远都是孩子……第三次,来场成熟大人的亲吻吧。」
「咦!」
听见随著搔痒耳朵的气息一起吐出的这句话,琴里发出高八度的声音说:
「成……成熟大人的……亲文……?」
由于太过震惊,琴里说话口齿不清。亲吻,成熟大人的亲吻。她知道这句话代表的含意,也拥有那是指何种方式的知识。但是,五年前自然不用说,就连半年前的亲吻也只是唇与唇轻轻触碰,所以琴里在内心某处总以为今晚十二点和士道的亲吻也跟以往一样。不过,咦!骗人,那是怎样?竟然说要来场成熟大人的吻。是可以啦,但她还需要多一点心理准备──
「──啊嗯。」
就在琴里的思考快要超出负荷的时候,士道突然用嘴唇轻抿琴里的耳垂。
「唔噫呀!」
面对突如其来的事态,琴里跳了起来。或许是看到这幅情景,士道发出「啊哈哈」的笑声。
「对琴里来说,果然还是太早了吧?」
「唔……唔……」
琴里一脸懊悔,但又觉得有些松了一口气地瞪视士道。
◇
「琴里!干得好耶!」
美九发出精力充沛的声音前来迎接琴里,至今红潮尚未从脸颊退去的琴里轻轻抬起手回应:
「……嗯,还行啦。」
「嗯,琴里,你很厉害喔!」
「好美的……舞步。」
「嗯……谢谢你们。」
琴里轻轻点了点头,回应各自说著的精灵们。不过──
「只有琴里一个人是成熟大人的亲吻,太不公平了。」
折纸轻声说著的瞬间,琴里彷佛回想起与士道刚才的对话,脸颊逐渐发烫。
「就……就说了!那只是士道随便说说的啦……!」
「好了、好了,请冷静一点啦~~对了,接下来换人家上场可以吗?」
美九将手搁在琴里的肩上安抚她(顺便在她的脖子吹气,揉捏她的屁股)如此说完,琴里便发出「噫!」的一声屏住呼吸,瞪大双眼。
「……嗯……嗯,当然可以啊。」
「谢谢~~所以,我有一些想法,可以拜托〈拉塔托斯克〉的人帮我吗?」
美九像是要说悄悄话似的用手遮住嘴角后,琴里便有些警戒地将耳朵凑近。美九压低声音说明内容。
「……大概是这种感觉~~」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我请他们准备,时机到了的话就打个暗号给他们。」
「好的!谢谢你~~」
美九精神百倍地说完,在琴里的耳朵吹了一口气。
「啊噫呀!」
「呵呵呵,那么各位,人家要上场喽~~」
「你……你这个混帐……!」
琴里按住耳朵发出高亢的声音。美九掩住嘴角秀气地笑了笑,故作姿态地行了一个礼后,踏著优雅的步伐走向士道。
「──来了~~多谢你的指名,达令。人家是你的美九哟~~」
美九来到士道的面前,转了一个圈,裙襬随风飘扬,抖动著胸部摆出姿势。其实士道并没有指名她,会这么说只是营造气氛罢了。
「喔,接下来是美九啊。哈哈,你穿礼服也很漂亮呢。」
「谢谢你的夸奖~~呵呵呵,达令也很帅哟~~不过,你穿起像我们这种女生的晚礼服,应该也很适合吧?你还能使用七罪的能力吗?要不要变身成士织,和人家一样穿晚礼服呢?」
「嗯,应该还能使用吧。不过,我真的可以变身吗?要是士织穿了那种服装,你可能会喷鼻血喔。」
士道装腔作势地说道。于是,美九不禁扭动身躯。
「这是人家的愿望!就算会因此失血过多身亡,只要能在临终的瞬间看见士织穿著性感的晚礼服,人家此生就无悔了!最好是大露背装!」
美九眼睛闪闪发光,热情地诉说后,士道便摸摸美九的头安抚她。
「哈哈,那真是我的荣幸。不过,要是因为这种事情失去世界偶像,我可是会被你的粉丝们追杀啊。不对──在那之前,如果美九真的因为这种原因死掉,我只好流著眼泪随后和你共赴黄泉了。」
「达令……!你竟然那么重视人家……!」
听见士道说的话,美九摀住嘴巴,泪眼汪汪。
『……每次都这样,美九,你到底在干什么啊?』
就在美九深受感动的时候,右耳的耳麦传来某人的声音。美九转过身背对士道,轻声回答:
「怎么办,琴里?人家完全可以跟达令葬在同一个坟墓,但人家还是希望达令可以安享天年。但不知道人家的毛细血管有没有办法忍受士织带来的冲击……」
『就说了,你到底在说什么啊?我不是说过没有时间了吗!』
琴里发出尖锐的声音。于是,美九搔了搔脸颊。
「啊,对喔。对不起,琴里。跟感觉有点浪漫的达令聊天,不知不觉就……」
『真是的……振作一点啦。你真的没问题吗?』
「没问题,请交给我吧。那么,我差不多该展开攻势喽~~」
美九小声如此说道,面带微笑重新面向士道。
「事情就是这样,达令。虽然机会难得,但时间所剩无几,人家就立刻让达令你内心小鹿乱撞吧。」
「哦?你还满有自信的嘛。你到底打算怎么做呢?」
士道兴致勃勃地说了。美九脸上绽放微笑,回过头放声吶喊:
「──那么,各位,麻烦你们喽!」
于是,在美九的一声号令之下,手持乐器的演奏家和一群穿著华美服装的女性便现身于设置在大厅内侧的舞台上,舞台中央摆放了一支闪耀著银色光芒的直立式麦克风。
美九确认完毕后,便「喀喀」地踩著高跟鞋走上台,站在麦克风前。
瞬间,大厅内的照明全部熄灭,聚光灯打在美九身上。大厅内的观众同时鼓掌欢呼。
美九等待掌声停下来后,瞥了后方一眼,以视线暗示演奏者奏乐。
演奏者们轻轻点了点头,开始演奏爵士曲调。
美九配合著那首曲子用身体打著节奏,抚上直立式麦克风──发出甜美的声音开始唱歌。
「──────────」
充满个性的曲调搭配上英文歌词,与美九身为偶像时所唱的歌曲截然不同。
不过,蕴含在歌声里的情意却丝毫未曾改变。这是一首甜死人不偿命的爱之歌。
没错。当美九听见士道提出令他怦然心动的条件时,她所想到的方法就只有一种。
美九将麦克风从直立式麦克风架上拿下来后,以娇媚的步伐在舞台上大步行走,走近一名配合著曲调跳舞的女性,用手指抚弄她的下巴,对士道投以挑逗的视线。
配合著美九的举动,聚光灯便打在士道的身上。士道深感意外地瞪大了双眼。
「呵呵!」
美九露出妩媚的微笑后,配合歌曲的伴奏走下舞台,朝士道靠近。聚集在美九身上的聚光灯和舞群跟著朝大厅移动。
接著,美九来到士道的眼前,牵起他的手带领著他移动。士道虽然面露些许惊讶的神情,但还是跟著美九移动。
前往的地方不知在何时准备好了一张大沙发,宛如只有那一角呈现出酒吧般的风情。
美九让士道坐到沙发上,慢慢地侧身坐到他的大腿上,开始唱起歌曲的后半段。
「──────,────」
她配合著曲调一边吐著甜蜜的气息,抚弄士道的脸颊,并用指尖戳了戳他的鼻尖。士道哈哈苦笑。
然后乘胜追击般,身穿华丽服装的女舞群现身在士道的两旁和后方。从旁人的眼里看来,就像是极尽奢侈、沉溺于享乐之中的某国放荡王子。
但现场最陶醉的人,无疑是美九。因为她在一群美丽女性的包围之下,坐在最爱的士道腿上唱著歌。这种梦幻般的情景,就算随后在床上清醒过来也不足为奇。
「────────」
美九发出更添性感的声音唱完歌曲──
最后伸出手指向士道,发出「砰」的一声,做出射击心脏的动作。
「Darling──I love you.」
美九说完这句话,对士道眨了一下眼。
「……!」
于是那一瞬间,士道双眼圆睁──美九的右耳响起吹奏乐曲。
「呵呵呵,你好像心动了呢,达令。」
「是啊……看来是这样没错呢。被这种正攻法攻陷心房,有点不甘心啊。」
士道苦笑著如此说道。美九面带微笑,用指尖触摸士道的嘴唇。
「没这回事哟。你忘了吗?人家可是比达令大一岁的姊姊哟~~偶尔让人家玩弄于股掌之间有什么关系嘛。」
美九如此说完,士道便轻声笑了笑,举起手表示投降。
◇
「…………啊!」
在离士道和美九不远处观看这一连串事情的精灵们慢了一拍才赫然回过神来。
「总觉得……好厉害啊。」
「唔……嗯……」
「……对了,美九是歌手吗?我还以为她铁定是掳走夜猫族女生的妖怪呢。」
「七罪……」
听见七罪说的话,四糸乃露出苦笑。琴里清了清喉咙改变话题:
「总之,这下子就有六人过关了,还剩下两人。接下来换──」
「──让我上场吧。」
在琴里把话说完之前,折纸猛然举起手。琴里不知为何露出些许不安的表情。
「折纸啊……嗯,我没有意见,不过请你千万要搞清楚喔,士道所说的『怦然心动』是指对女孩子可爱的言行举止感到心动,可不是突然脱他衣服或是偷袭他喔。」
「我知道。」
「还有,接吻终究是在今晚十二点。要是让士道逃跑就伤脑筋了,你可别想强吻他喔。」
「没问题。」
「但也不是说只要不是接吻就可以,也不能做出超越亲吻的事情喔。」
「…………」
「你为什么不说话!」
「开个小玩笑。」
「……唔。」
折纸迈开步伐,裙襬随风飘扬。她丢下至今仍面有难色的琴里不管,走向士道。
在途中与一脸依依不舍离开士道身边的美九擦肩而过。
「哎呀?」
美九望向折纸,像是在为她加油似的对她眨眨眼,并且挥了挥手。
「…………」
两人擦身而过的瞬间,折纸接棒似的拍了一下美九的手。美九可能因而感到开心,只见她当场发出尖叫声,扭动著身躯。
折纸听著背后传来的尖叫声,迈步前进,来到悠然坐在沙发上的士道身边。
「──士道。」
「喔喔,是折纸啊。我还是第一次看你穿晚礼服呢。」
折纸出声搭话后,穿著男士晚礼服的士道便笑著如此回答。有点帅气过头了。虽然士道给人强烈的中性印象,但像这样穿上正式的服装,看起来比平常成熟了一些。那副模样既高雅又绅士,宛如一只蛊惑淑女的邪魅野狼。
折纸半下意识地用右手抚上自己的腿。因为换衣服时,她在自己右腿上的腿挂式枪套安装了一台小型数位照相机。当然,相机早已开启电源。凭折纸的技术,势必能在一瞬间拍下士道的姿态吧。
然而──
折纸皱起了眉头。伸向腿的右手突然被制止。
她一时之间还以为是〈拉塔托斯克〉的机构人员或是尾随她的琴里干的好事,然而──并非如此。抓住折纸右手腕的,正是折纸自己的左手。
没错。彷佛在妨碍折纸的行动。
「这是……」
面对这莫名的现象,折纸露出疑惑的神情。不过,她立刻便得知了原因所在。是折纸内心萌生出偷拍是不好的行为这种想法阻挠了她的行动。
该怎么说呢?就像是脑海里同时有天使和恶魔在争论的感觉。
当然肉眼是看不见啦,不过有一个容貌长得像折纸的小天使拍打著翅膀现身在折纸面前的想像画面,在脑海里展开。
(士道穿男士晚礼服的模样很珍贵,无论如何都必须拍下来。)
相反的,又有一个容貌长得像折纸的恶魔(不知为何,这个折纸是长发造型)现身在脑海。
(不……不可以啦。要是在这时吓跑士道,大家的努力就付诸流水了。)
(别担心。士道很温柔,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吓到。)
(或许是这样没错,但重点不在这里……!)
不知为何,感觉天使和恶魔的角色好像对调了。总之,两个折纸在脑海里展开激烈的争执。
就在这个时候,士道或许是察觉到折纸的异样,一脸纳闷地歪了歪头。
「折纸?你在做什么啊?」
「……没什么。」
错失良机了。折纸放松手的力量后,轻轻叹了一口气。
在左手松开的时候,折纸再次将右手伸向照相机,但又遭到制止。对手是自己的话,看来是无隙可乘了啊。
「折纸……?」
「没事。什么问题都没有。」
折纸如此回应再次询问她的士道后,移动到他的身旁。
「我可以坐下吗?」
「当然可以。」
士道如此说完,催促著折纸坐到自己身边。折纸以极其优雅的举止坐下,然后望向士道,做出举杯的动作。
「难得有这个机会,要不要来乾杯?」
「好啊,这个主意不错呢。」
听见折纸的提议,士道点了点头并举起手。扮演服务生的〈拉塔托斯克〉机构人员快步走来,恭敬地行了一个礼。
「让您久等了。」
「我们想乾杯,可以给我们来杯饮料吗?折纸,你想喝什么?」
「香槟王。」
折纸面不改色地说完,右耳的耳麦便传来琴里的声音。
『……那不是酒吗!……真的是,改喝Chanmery。』
所谓的Chanmery,是口感类似香槟的无酒精碳酸饮料。想必服务生也透过了耳麦听到了这句话吧。琴里无奈地下达指示后,服务生便回答「立刻送来」然后离去。
随后拿著银色托盘回来,托盘上放著Chanmery和高脚酒杯。
「请用。」
服务生将酒杯摆到桌上,倒入Chanmery后如此说道。酒杯中发出气泡声的液体沐浴在水晶吊灯的光辉下,散发出不可思议的光芒。
「那么,折纸。」
士道伸出手,打算拿起酒杯。
「等一下,士道,那是什么?」
不过,折纸指向前方,打断他的动作。
「嗯?你说哪个?」
「那个。再上面一点。」
折纸一边说著一边将右手伸进怀里。接著,拿出暗藏在怀里的小药包,打算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药粉倒入士道的酒杯里。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折纸的脑海里和刚才一样,又出现了天使与恶魔。左手捏住药包的一角,制止了右手的动作。
(放开,这是个好机会。只要让他喝下这个,也可能当场就跟他来个成熟大人的亲吻。)
(冷静点啦!琴里不是跟你说过,不可以强吻他吗!)
(我当然记得。我不打算违背这句话。)
(既然如此──)
(如果是士道主动,应该就没问题了吧。)
(这是什么药啊啊啊啊啊啊!)
在恶魔高声吶喊的同时,左手的抵抗力增强。包裹住药粉的轻薄药包纸因为两侧拉扯的力量而破裂,白色的粉末飞散四周。
「唔──」
「到底是什么啊,折纸?我什么都没看到耶。」
「……是我看错了。」
折纸咬牙切齿地说完,士道便露出疑惑的表情望向折纸。
「还真是难得呢……算了。总之,我们来乾杯吧。」
折纸点了点头,和士道一起拿起酒杯。
「乾杯。」
「乾杯。」
然后,让酒杯互相亲吻,发出清脆的声音。
折纸用嘴触碰酒杯的杯缘,啜饮了一口Chanmery。畅快的气泡刺激感通过喉咙。
和士道互相乾杯,饮用。光凭这样的动作,小孩喝的饮料便摇身一变成了至高无上的美味。
话虽如此,还是无法否定打乱了整个计画的事实。照理来说,喝下这杯饮料的士道不到数分钟就会变身成满月之夜的狼人,放纵情欲,索求折纸的身体才对。然而……失败惹也素无可奈何的速。总朱,采岂下一沟……
「…………」
一股视野摇晃的莫名感觉侵袭折纸,令她倚靠在士道的身上。
插图014
「嗯,你怎么啦,折纸?」
「……我好像……有点……喝醉惹……」
「喂、喂,这是Chanmery耶。」
士道露出苦笑。折纸刚才喝下的,的确是无酒精饮料,没道理会喝醉。除非加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
就在这个时候,折纸回想起她在乾杯的前一刻弄撒秘密药粉的事情。搞不好当时有微量的药粉撒进了折纸的酒杯。
──大事不妙,非常不妙。明明必须让士道小鹿乱撞,凭这样的状态……
「……『五河同学』……」
在朦胧的意识中,折纸听见自己的嘴里发出这样的声音。
「嗯?折纸,你怎么了,怎么突然这么叫我?」
「说起来……五河同学也真是的……为什么长得那么帅呢?害我……失去了理智,想要偷拍你的照片……」
「折纸?你在说什么啊……?」
士道发出纳闷的声音,但折纸已经无法克制,如溃堤的水坝般滔滔不绝地说:
「……一想到五河同学,我的心就轻飘飘的……但是又有一点痛苦──该怎么说呢……」
折纸依偎著士道接著说:
「五河同学……我喜欢你……最喜欢了。喜欢到……无可救药。」
「……折纸──」
士道发出诚恳的声音呼唤折纸的名字。
──同时,折纸似乎听见右耳传来吹奏乐曲的声音。但现在的她并不怎么理解这个声音代表的含意。
◇
从涅里尔岛出发的DEM Industry运输机保持著高度顺利航行。
虽然在即将驶离小岛的时候遭受精灵的袭击,暂时陷入紧急状态,但之后并没有发生什么大问题。照这样下去,势必能在预定的时间抵达目的地吧。
就在驾驶员诺克斯思考著这种事情的时候,通讯机突然传来声音。
『──这里是管制室。DF0806,请回答。』
「是,这里是DF0806。」
『请改变航线。绕过E139地点。』
「改变航线?」
诺克斯如此说道,并与副驾験巴顿对视。
「发生什么事了吗?」
『预定航线上,有疑似〈拉塔托斯克〉巫师的敌人正在和梅瑟斯执行部长对战。保险起见,还是请你们改变航线,毕竟绝不能出差错。』
听见管制室的通讯,诺克斯一脸疑惑。
「对战?在这种地方吗?」
『是的。麻烦请复述一次。』
诺克斯以为自己已经询问对方为什么在这种地方会发生战斗,但管制官并未回答,只是如此催促。真是不懂得变通的家伙。
「了解。DF0806改变预定航线,绕过E139地点,前往目的地。」
诺克斯如此回答后,管制官便开口说出:『通讯完毕。』然后切断了通讯。
「……你也听到了吧,要改变航线喽。」
「了解……话说回来,还真是谨慎呢。就算是巫师之间的战斗,也不可能在这种高度进行吧。果然是因为运送的货物特别重要吧。」
巴顿耸了耸肩说道。
他所说的话也不无道理,但诺克斯却静静地摇了摇头。
「那是最大的理由吧……但理由不只如此。你听到了吧,应战的人是梅瑟斯。如果是普通的巫师开战倒还无所谓,但如果是那位大姊出马,事情就另当别论了。要是优雅地在天空飞行,有可能会被下方飞来的长矛刺杀呢。」
「怎……怎么可能……」
就在巴顿额头浮现汗水如此说道的瞬间──
驾驶舱的仪器突然显示出异常的数值,开始响起警报音。
紧接著,宛如被什么东西追撞一样,运输机剧烈地震动。
「!这是……怎么一回事!」
「该……该不会是中了梅瑟斯执行部长的流弹吧……!」
「笨蛋,再怎么样也不会飞到这里来吧!基本上这……不是巫师,而是灵波反应!」
「什么……!」
听见诺克斯说的话,巴顿脸色铁青。
这也难怪。因为这架运输机在不久之前才刚受到精灵袭击。
「你是说〈梦魇〉追上来了吗……!」
「不是……跟刚才那个家伙的反应不一样。而且这是……!」
诺克斯屏住呼吸,回头望向后方。
当然,后方只有诺克斯靠背的座位以及驾驶席的墙壁罢了。
但是,墙壁后方是货物室,而货物室中应该装载著经过好几道封印处理的「材料A」。
此时巴顿也察觉到了吧。刚才的震动不是来自外部的冲击,而是来自机内。
「难不成──!不……不会吧!『材料A』应该完全呈现休眠状态才对……!」
「照理说是这样没错。不过,这个反应……」
话才说到这里,诺克斯便发现仪器显示的异常数值。
仪器所显示的灵波反应,有两个。
一个位于这架运输机,而另一个──则是位于刚才管制室下达指示说要绕过的地点。
而这两个灵波反应宛如互相共鸣似的产生反应。
◇
「很好!」
琴里从不远处观察士道和折纸的情况,看见事情来龙去脉,握住拳头举起手摆出胜利姿势。
「一时之间还担心结果不知道会如何呢,这可说是因祸得福吧。虽然平常离谱的示爱方式也很直接,可能这次用另一种直接的方式表达爱意,产生了反差感吧。」
琴里盘起胳膊,「嗯、嗯」地点了点头,像是在解说一般说道。顺带一提,折纸在那之后立刻恢复了意识,若无其事地打算继续对士道展开攻势,所以琴里命令机构人员,强迫折纸退场。
「这下子有七个人过关了。不过,还不能大意,必须尽早──」
就在这个时候,琴里止住了话语。
──大概是察觉到了吧。察觉到旁边和琴里一样窥探士道情况的十香露出十分复杂的表情。
「十香?你怎么了?」
「……!」
听见琴里向她攀谈,十香抖了一下肩膀。
「唔……没有啦,该怎么说呢……听见折纸说喜欢士道,我这边突然感到一阵紧缩……」
十香一边说著一边按住胸口一带。
「我明白该以帮助士道为最优先,没有余力去在意这种事情。但是……」
十香一脸不知所措地胡乱搔了搔头发。
「我明白……我都明白。为什么我会有这种心情?明明现在必须尽早帮助士道解除灵力失控的问题,但这份杂念却停留在脑海挥之不去。」
「十香……」
琴里「呼」地吐了一口气后,轻轻拍了拍十香的头。
「……对不起喔。现在请你忍耐一下。不过,你的心情不是杂念,是非常正经──珍贵又重要的东西喔。」
「是吗?」
「是啊。而且我猜我们所有人多多少少都有这样的心情,所以──才想要帮助士道。」
「唔……是这样吗?」
感觉有点懂又有点不懂。不过,十香点了点头。因为有「这份心情」,才想要帮助士道,唯有这件事令十香莫名地感到认同。
或许是看见十香的模样而感到安心了,只见琴里说了一声「很好!」然后拍了拍十香的背。
「那么,最后换十香你了。准备好了吗?」
「……嗯!交给我吧!」
十香精神奕奕地说完,快步走向士道所坐的沙发。
但因为穿著不习惯的礼服和鞋子,走到一半突然绊到脚,跌了一个狗吃屎。
「唔唔!」
「十香!你没事吧!」
「唔……我没事!」,
十香挥了挥手回答,搓揉著狠狠撞到地面的脸庞站起身来,这次放慢脚步往前走。
不过,十香并没有直接走到士道的身边,而是先绕到其他地方。
放在大厅墙边的长桌。长桌上摆著令人看了就心情愉悦的豪华美食。
「喔喔……好棒啊!」
而且看样子这些料理似乎可以随意取用。十香眼睛闪闪发光,准备了两个最大的盘子,开始拚命夹取看起来十分美味的食物。
就在这个时候,琴里的声音透过耳麦传来。
『喂,十香,你在干什么啊?要吃饭也行,但现在先以士道……』
「嗯,我知道。你别担心。」
十香如此回答,拿著两盘堆得像山一样高的菜肴走到士道的身边。
然后「咚」的一声,在沙发前面的桌子上堆起两座山。
「喔喔,十香──好大的两盘菜啊。」
士道见状瞪大了双眼。十香挺起胸膛回答:「是啊!」
「你今天从早上开始就什么都没吃吧?我想你肚子一定很饿,所以就──」
话才说到一半,十香的肚子便开始咕噜咕噜地叫。
「唔……」
肚子居然在绝妙的时间点发出声音,令十香不禁羞红了脸。
或许是听到这个声音,士道露出惊讶的表情后──忍俊不禁地开始哈哈大笑。
「呵……哈哈,啊哈哈哈!」
「唔……唔……你误会了啦,我确实也肚子饿了,但不只是因为这样……」
「呵……呵呵呵……我知道。谢谢你啊,十香。」
士道擦拭眼角的泪水如此说道,然后拍了一下自己身旁的座位。
「我也跟你一样肚子饿扁啦,来吃吧。难得有那么丰盛的料理。」
「……嗯!」
十香大大地点了点头后,坐到士道的身旁。
「那么,我要开动了。」
「嗯,开动──啊,等一下,士道!」
「嗯?怎么了,十香?」
听见十香突然大喊,士道歪了歪头。
十香拿起叉子,叉了一块烤牛肉递给士道。
「来,士道,嘴巴张开。」
「喂、喂,服务还真周到呢。那么,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喽。」
士道说完,嘴巴大张,一口吃下十香叉给他的烤牛肉。
「怎么样!好吃吗?」
「嗯……很好吃喔。料理本身当然也很美味,但因为是十香喂我吃,美味度倍增喔。」
「唔,是……是这样吗?讲得我都不好意思了呢。」
十香露出羞怯的笑容,再次用叉子叉了一块料理。不过,此时士道制止了十香。
「等一下,这次换我来喂你。来,张开嘴巴。」
士道如此说完,便和十香刚才一样递出一块烤牛肉。
「喔喔!那我就享用喽。啊……」
十香说著垂下双眼,张大嘴巴,等待士道叉的烤牛肉。
──然而……
「唔……?」
十香疑惑地皱起眉头。因为等待了数秒,并没有料理送进十香的嘴里──而是听见「锵啷」一声,像是有东西掉落在桌上的声音。
紧接著,戴在右耳的耳麦传来琴里焦急的声音。
『十香!张开眼睛!』
「唔……?」
听琴里这么一说,十香打开眼睛。
同时,屏住了呼吸。
因为数秒前理应还在她眼前的士道突然消失了人影。
不过,十香立刻便发现士道并非消失了,而是按著胸口蹲在十香的脚边。
「士……士道!你还好吗?你到底怎么了?」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就在十香慌慌张张询问士道的瞬间,士道发出痛苦的声音,随后身体发出光芒──释放出猛烈的冲击波。
「唔……!」
由于事发突然,十香没有站稳脚步,轻而易举地被吹飞。她向后翻滚了数公尺后撞到了桌子,好不容易才停下来。
「十香!你还好吗!」
「唔……喔喔,是琴里啊。我没事。倒是士道呢!」
十香搓揉著疼痛的头抬起头。
接著看见全身缠绕著浓密的灵力飘浮在空中的士道。他的服装从男士晚礼服恢复成原来的制服,大概是解除了变身能力吧。
「士道!」
即使十香高声吶喊──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看起来并不像在沉睡,但士道面无表情,眼神呆滞地凝望著虚空。
「琴里,士道究竟是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应该还没到最后的时限啊!」
当十香和琴里慌乱地尖声讨论时,飘浮在前方的士道出现了变化。
盘绕在士道周围的灵力发出更强烈的光芒,随后那道光芒逐渐扩大,包围住整个设施。
「士道──」
十香的话还没说完……
──从士道身上发射出的光线抢先一步射穿了宴会厅的天花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