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Only Sense Online绝对神境
  4. 第三卷
  5. 五章 转卖与生产公会构想
  6. 繁体版

五章 转卖与生产公会构想
2017-06-22 20:26:25

		

之前为了制作合成怪,试了各种不同的组合而大量制造出史莱姆与凝胶,导致素材一口气消耗殆尽而产生了一个问题。
「唉,像这样不够的素材只好靠我自己设法去收集了。」
我用鞋子踩住眼前的蓝色史莱姆,对准它的核用菜刀一刺。这么一来大部分的史莱姆都会溶解,变成蓝色冻状物这种素材。
合成史莱姆时最常用到的素材蓝色冻状物已经没库存了,况且之后还得继续贩售蓝色药水,不论如何都必须确保素材的数量才行。
我的等级跟装备都比之前充实许多,攻击力也提升了。但即便如此只能单点攻击的弓还是不适合去狩猎,因此我只好装备【料理】天赋,拿一把菜刀出门干活。
持续进行枯燥无味的狩猎下去,就越来越觉得狩猎的感动不再,沦为了单纯的例行作业。原本,低等级的敌怪涌出上限数量跟速度都比较快,再加上我又是自己一个人打史莱姆,因此在敌人全灭之前,就会有新的敌怪冒出来,根本是没完没了的状态。
「……唉,史莱姆的稀有掉落物已经第三个了吗?」
就在刚才我打倒的那只蓝色史莱姆,除了正常会掉的蓝色冻状物外还出现了其他稀有掉落物。那是一种名为【史莱姆核】、史莱姆种敌怪共通的掉落物。
尽管是强化素材的一种,但却无法带给武器任何效果,取而代之地,它会给防具跟饰品带来【打击伤害减轻(极小)】这种微不足道的好处。只不过——
「总共打倒了378只蓝色史莱姆,只拿到4个吗。」
机率约在1%左右。不过,毕竟这种稀有掉落物是来自可轻易大量消灭的杂鱼敌怪,只要去露天摊贩之类的地方找,市价1万G左右就能买到了。如果是直接购买有这种追加效果的饰品,价格就会在10万G上下,对新玩家的成套装备而言是必备的一级品。
「唉,不过,除了用在饰品上这也有其他用途就是了。」
除了带给饰品追加效果,想提升我前几天制作的那种合成怪史莱姆或凝胶AI,这也是必备的合成素材。
把史莱姆种跟凝胶种的合成怪与一个【史莱姆核】进行合成,就可能提升与等级高低无关的AI。换个简单的说法,就好比格斗游戏的AI吧。选两个同样的角色进行战斗,AI优秀的那方胜率会较高。这放在合成怪上也是同样的道理。
然而,我已经说过好几遍了,再怎么强也超脱不了史莱姆应有的范围。
就像这样我花了大量时间才人手的强化素材,尽管用途很多,但反过来说效果却不大。
「呼,今天就先这样了,稍微休息一下吧。」
狩猎场就在城镇附近,所以不需要急着赶路也能迅速返回城镇的入口。
途中,我看到有玩家朝着与东北方向森林交界处出现的楼梯走去,我知道那是在城镇附近的库洛德地下迷宫。尽管位置我大致知道,但却还是第一次亲眼目睹。
返回城镇,我决定挑库洛德的店【柯姆涅斯提咖啡服饰店】做为休憩地点,于是便朝那迈去。
他自豪地对我说,因为最近【料理】天赋的游戏更新带来了改善,进而确保了【料理】天赋的生产职必要性,所以总算可用咖啡厅的型态开张做生意了。这间店的型式比较接近合伙,服饰店的机能是由库洛德负责,而咖啡厅的部分是交给其他玩家经营。店的所有权属于库洛德,所以他是站在店主的立场上。这回我走向的是那间开放式露台风格的咖啡厅。
「欢迎光临。请问几位?」
「啊啊,只有一个人。」
「那么,请跟我前往吧台那边。」
我是一个人来的所以被领往了柜台边的座位。这是我第一次以咖啡厅客人的身分光顾这里。刚才那是NPC吗?一瞬间让我有这种错觉的彬彬有礼女性玩家将我带往了吧台。
我自然而然将视线转向柜台那边。在吧台附近,有位服务生穿着款式很高雅、跟这间店气氛很搭的装备,正为库洛德与利利进行点餐的服务。
大概是察觉到我的视线了吧,利利使劲挥起一只手招呼我,并急忙要求让三人坐在一块。
「我知道了。那么,请移驾到这边的座位。」
我们以利利夹在中间的方式就座。我坐在左边,对那两人问候。
「云云,真难得哩。是什么风把你吹来库洛德的店啊。」
「我很想见识一下咖啡厅是怎样的感觉啊。另外还有关于【检索宝珠】的事以及对公会提供资金。」
合成怪的委托,尽管费用相当高,但金主真不愧是实力派小队的一员。最后是以合理价格的50万G给这件委托订了价。
其中细分的话,米妮兹的整人成功费15万G,玛咪的宠物费25万G,甘兹的宠物费10万G,大致就是这样。
既然我都拿到这些款项了,就该做有效的利用。
「所以,总而言之,我大致已经准备好了50万G,另外【检索宝珠】的价格又是如何?」
「咯咯咯,听了别吓死喔!竟然是20万G啊。」
「哇,卖价很高嘛。」
之前我把【检索宝珠】委托给他们,请他们协助调查价格。
这是塔克也有参与的任务报酬。以现存的数量来说,应该具备稀有价值才对,只可惜,它的效果颇为微妙。结果即便如此还是值20万G。我原本预期最多有10万就不错了。
「给好几组小队看过货,让他们去竞价。哈,有反应好的队伍也有反应差的队伍。还有人说下次有再进货要优先卖给他们就是了。」
「那件事,跟我无关喔。所以,是这样吗。还满值钱的嘛。」
既然如此,干脆每晚都去接任务……不,我果然没办法!去那种怪物蔓延的地下图书馆根本不是我的兴趣。
「云云?所以这个不是生产道具吗?素材很稀有吗?」
「我要行使缄默权。」
「哎,这也算是商业机密吧,你就别强迫她说出来了。」
库洛德如此结束话题让我稍微松了口气。然而,他观察到我的反应,或许稍微激起了恶作剧的念头吧,于是竖起食指又开始说道。
「不过,我也握有相关的资讯。这个嘛,云最近常跑的地点是——图书馆。呼,看来应该就是在那附近了吧。」
尽管我很想知道他为何会掌握我最近的动向,但比起那个,他立刻说中正确的地点让我大吃一惊。
「什么啊,当你说要行使缄默权时我就猜到这不是生产道具了。此外,在决定价格时又没有任何指标可衡量,因此我也能想到这并非从NPC那购得的东西。如果是用买的,一定会有最低限度的对照组可参考,这么一来,比起得去野外采集的素材,像你这种没有战斗力的生产职也能接下的城镇任务最有可能。最后,从云最近的行动范围推算,答案几乎就浮现了。」
「库洛洛,好像侦探喔。」
「太扯了吧。为什么你能推算到这种地步啊?」
做出如此精准的推理,甚至让我怀疑起那家伙是否实际上在暗中监视我。不过,这种事应该不可能吧。
「只可惜,就算知道地点我还是无法发现任务啊。但我猜就算我们不去找不久之后情报也会流出来了吧。」
库洛德极其理性地说出了自己的推断并干脆放弃追踪下去。
最后我捐给生产公会的设立资金,是个人持有的50万G加上【检索宝珠】出售的20万G。
「呼,结果是70万G啊。你还真是慷慨大方。另外,做为协助一环你也顺便充实一下我们的角色扮演咖啡厅——『想得美,我才不干』——」
我直接打断库洛德的说话声强力拒绝了,他霎时绷起脸。
「为什么啊!现在我马上可以帮你准备迷你裙女警的衣服耶!跟利利一起扮!」
「为啥前提是跟利利一起啊。而且还选了女警。利利跟我都是男的耶。」
「你问为何要两人一块?因为迷你裙女警由两名女性组成才是最正统的啊。上半身是白色衬衫配藏青色领带,戴臂章,另外藏青色的膝上迷你裙在蹲下时若隐若现表现出绝对领域的美学!接着逮捕犯人,上手铐……这才叫浪漫啊!」
他说到这休息一下,换了口气,言谈间露出充满自信的表情。
目睹这幕的女性玩家服务生,说了句请不要给其他客人带来困扰。接着就把库洛德的手扭到背后,施展起关节技。
「唔喔喔!?等一下,这样真的很痛耶!」
「怎么,刚才不是说想被女警逮捕吗!所以这只是在移送嫌犯而已啦,带回警局去吧。」
库洛德这么一位大个子的男人频频敲打柜台表示自己认输投降了,这才好不容易获释。
那位女服务生若无其事地把衣服整理好,等待我们点餐。对这位服务态度极为专业的女性,我抱持着尊敬的心情。
对库洛德的处置姑且搁到一边,这间咖啡厅的悠闲气氛搭配上因为是VR所以能轻易模拟的待客情境,让我对这间跟【加油工坊】截然不同的店产生了些许憧憬之心。
「利利点了些什么?」
「我是修多蛋糕跟红茶的套餐。」
「那,我来个巧克力蛋糕跟咖啡欧蕾的套餐好了。这样就能比较一下两者的口味了。」
「谢啦,云云。」
「修多蛋糕套餐跟巧克力套餐吗?请稍候。」
女服务生轻轻低下头退开一步。随后,柜台内侧俐落地准备起我们的餐点,红茶与咖啡的香气还飘到我们这边来。
蛋糕因为是放在道具箱,不,是展示柜的道具箱所以能事先准备好,上菜的速度很快。
「让各位久等了。这是修多蛋糕套餐与巧克力蛋糕套餐」
「谢谢你。我要开动了。」
我对女服务生道谢,用叉子切了一口分量的巧克力蛋糕放进嘴里。浓郁且甜度不高的巧克力口感让我非常享受,而用牛奶中和掉咖啡苦味的咖啡欧蕾也将我口中残留的甜味给掩盖掉了。
「云云,云云。我们来交换吧。」
「好啊,你先试试我的蛋糕吧。」
「谢谢。那,我要吃啰。」
利利用自己的叉子切我的巧克力蛋糕,似乎觉得很好吃地大口咀嚼起来。
目睹他人幸福的表情,我内心也充满了祥和。
「那,接下来换云云啰。啊——」
利利用自己的叉子切下修多蛋糕递到我面前,于是我反射性地含进了嘴里。草莓的酸味加上鲜奶油的甜味,还有海绵蛋糕质地的柔软让我乐在其中,于是我连忙动嘴咀嚼。用手掩口后,我将蛋糕一口气咽下去,还闭上眼享受其余韵。
「……库洛先生。该怎么说呢,这女孩——不管怎么看都很糟糕啊。已经诱人到连我看了都会怦然心动的程度。」
「那还用说。她可是我看上的模特儿其中之一。」
「您先前那些发言我还以为是脑袋有毛病才会老是那么说,所以无法苟同,不过我现在应该跟你产生同感了。」
喂,那边的咖啡厅店主跟员工,你们在胡说八道什么啊。还有,柜台里的服务生也别自顾自苦笑快出来制止啊。
「云一定能成为一名了不起的超级模特儿。因此,快穿上我做的装备吧。」
「别用那种魔法少女动画会出现的老套台词哄骗我了。况且我才不是什么模特儿。你老做这些事会有客人上门吗?」
我边叹气边望向库洛德,不过他本人并没有特别在意的样子。
「好不容易咖啡厅终于能正式上路营业,却没什么客人光顾。老实说,我为了打发时间一直猛喝咖啡,肚子都快被咖啡撑死啦。」
「这里的气氛是很好没错,生意真的那么冷清吗?」
我环顾这没啥人气的店铺。尽管没多久之前我也为了寂寥的【加油工坊】而担心,但库洛德却不当一回事地对我传达现状。
「是啊。虽说【料理】天赋因导入了满腹度系统而受到重视,但反过来说也只有那样而已。要是能更稳固一点,例如可以提供强化数值的料理就好了。」
「真可惜这间店了。该怎么说,这种摩登的气氛明明很赞啊。」
「相反地也会有只是喜欢这种气息的客人光顾吧……原来你这么担心本店经营啊?既然这样,云穿女仆装来吸引客人好了。」
「谁要穿那种东西。」
我们就像平时一样谈天说地,花了喝完一杯饮料的时光充分享受。顿时,我瞥了一眼身旁,发现库洛德脸上仿佛闪过了一丝阴霾。
「……喂,库洛德。生产公会的准备工作进行得如何了?你在担心什么吗?」
直到刚才为止的玩笑话,就像在言行举止间披了一层假面具,他的心底果然隐约有阴影。
「……唉,你说的没错。如果是对云,我说出来应该也无妨吧。」
库洛德跟利利对望了一眼后,似乎有点不太愉快地别开了视线,这才开始说明理由。
「设立公会的目标金额基本上算达成了。土地确保与NPC的聘用也很顺利,只不过,还有唯一一项最重要的东西无法取得。」
「最重要的东西无法取得?」
到底是什么玩意那么重要?
「就是【公会证】啊。那是在游戏系统中设立公会用的特殊道具,一旦少了那个,不论做了其他什么准备都无法让公会开启营运。」
「喔,就是要通过公会任务才能取得的那个?」
我印象中先前有听说过一点相关的情报,但记忆已经很模糊了。
既然没有去完成任务不就行了吗?我正想要这么说,但却被利利的话给打断了。
「云云,像我们这种生产职,对战斗不是很拿手。所以库洛洛和玛琦琦才打算去购入【公会证】,可是……」
「以转卖玩家为首,另外还被转卖公会给抢先了一步。一开始市价约100万G,但这项道具逐渐被垄断,现在已经涨到400万G了。况且,目前所有玩家的等级都在上升,小队与游戏同好间等的小圈圈也逐渐在形成,组成公会的需要便同步大增。」
眼见库洛德跟利利不甘愿地紧握住拳头,我有点担心。
「如果我能一开始就抢先买一张……不,一察觉到这东西开始在涨价时,我就该直接委托合适的玩家去帮忙弄一张【公会证】过来,在那个时机点买进就不会有事了。以目前的市价直接拜托其他玩家帮忙取得,委托费就太昂贵了,就连想在市场上购入也很困难。更何况,我们根本没那个美国时间去等这个道具自己降价。」
我跟利利都忧心忡忡地看着库洛德,不过库洛德依然一副不肯放弃的模样。
「所以说,云,利利,你们愿意帮我吗?」
「嗯。我会陪库洛洛一起加油的!」
「如果有我能帮上忙的地方,你尽管开口吧。」
我对库洛德的回应,并非谎言,而是真心话。毕竟我也是非常期待生产公会成立的其中一人。
「我们的购买预算只有300万G。为了以300万G买进市价400万G的【公会证】……只好到处去逛露天摊位,设法找出便宜的标的了。」
库洛德斩钉截铁地说道。
「所以说需要我跟利利去逛啰?」
「没错,包括我在内,再加上云跟利利。我也用店主的权限请那边那位服务生一起去跑腿了。」
至少提一下我的名字嘛——位于柜台另一边的服务生玩家发出如此的声音但却被库洛德华丽地无视了。
「透过人海战术地毯式搜寻较便宜的【公会证】。我们预备好的预算,如果加上云提供的资金就有300万G。我打算便宜地买进这项道具。」
「没法在稍早的时间点,用比市价更高的金额收购吗?」
就算不做这么麻烦的事,顶尖生产职怎么可能缺钱呢。我抱持这样的想法,但库洛德接下来的话,让我更是大吃一惊。
「你可以去放出那样的消息看看,转卖玩家会立刻将【公会证】标上更高的价格使其暴涨啊。有一次不知是从哪泄漏了我们想买这玩意的情报,转卖公会瞬间就开始调涨价格。对于还没有公会的我们而言,要比财力马上就输了,因此导致的结果就是【公会证】目前的市价。」
「即使这样,转卖公会还是在不断收集【公会证】呢……」
怎么可能——我差点就脱口而出,结果库洛德从正面瞪了我一眼,我便不由得噤声。
「转卖公会的目的,并不是无限量收购【公会证】,而是进行延缓我们建立生产公会的妨碍工作。本来转卖公会这种组织,就是以道具低买高卖来获取利益的玩家集团。在这样的游戏环境中,假使出现以合理价格、大量供应为宗旨的生产公会将会如何?」
「那还用说,他们就没生意可做了……喔喔,所以他们才要妨碍我们吗?」
「没错。那些家伙,是以生产公会将建立为前提才故意炒高市价的。一开始他们靠买卖【公会证】还赚了点钱,不过现在应该已经来到亏损边缘了吧。总之,他们只要能拖延生产公会的建立,就可以靠其他道具的利益来弥补,反正整体来说是获利就好。」
「唉,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此外,当他们判断搞这种妨碍工作不会再有利益时,就会用大清仓为借口把便宜的【公会证】卖给我们,让我们欠个人情。将来也可能发生这种结果。」
说到这,针对此一可能的未来,库洛德发出强忍笑意的「咯咯咯」声音。
这种有点恶心的笑声,让我跟利利都不禁白了他一眼,因此他迅速别开了视线。在转得有点硬的气氛下,库洛德改变了话题。
「哎、哎呀,呃,总之——只靠我们几个人对抗公会的经济战与情报战必输无疑,幸好只要搞到一张【公会证】,全部问题就都解决了。」
看来,他还是对情报战输给转卖公会这件事耿耿于怀。不过这却让我产生了一种游戏里的情报战水准其实相当高的感想。
我抱持这种想法的同时,库洛德的斗志依然没被浇熄,只见他用力紧握拳头,意志昂扬,没隔多久就发表了宣言。
「因此,我们要透过露天摊位,在预算范围内买到便宜的【公会证】!」
对于姿势非常帅气,但说出口的台词却相当难堪的库洛德,我暗地在内心为他落了几滴泪。
●
「钱放在我这边。你们一发现便宜的【公会证】就用好友通讯告知我。」
库洛德这么对我们说,然后就跟那个咖啡厅的服务生一起去逛凌乱的露天摊位了。
我也跟利利一组迅速展开逛摊子的行动,然而——
「喔,这个是?你看那饰品。」
「啊啊,那是头目的稀有掉落物。可以增加对虫类敌怪伤害值的饰品。因为极具大小姐的贵气所以很受女性玩家欢迎。」
「这边这个,又是什么?」
「那个就没什么实用性了。是透过一般任务就能取得的无印饰品。对新手玩家还算好用,不过云云应该完全不想要那个吧。」
比起原先寻找【公会证】的目的,我们反而被眼花撩乱的道具所吸引,根本无法进行有效率的搜索。
「唔——其实我很怕虫类的怪物啊。卖价是——100万G吗?可不可以打折?」
「很遗憾,我也有想买的东西,所以这个不能打折。」
「即便想杀价,但我们手上本来就没钱啊。」
利利双手一摊做出没钱的手势,并对脸上浮现「别寻我开心」苦笑的摊位店主玩家道别后,和我继续去看其他的摊子。
「喂,利利,你那边有发现吗?」
「完全没有。云云呢?」
「我也找不到。」
我好久没逛卖食物以外的摊位了,这时才发现大部分商品的内容都发生了彻头彻尾的变化。已经出现专门买卖生产用素材道具的戴面具玩家。
将稀有素材、稀有掉落物、稀有装备等高价买卖的背大剑玩家。
除了自豪的武器、防具、饰品,还一并买卖药水与料理等,从工艺品为首一直到搞笑道具都可交易的光头缠毛巾生产职玩家。
贩售着各式各样的道具,与其他玩家激烈讨价还价且乐在其中的微胖胡须商人玩家。
还有交给NPC营运,难以吸引买气的无人商店摊位。
我们慢慢逛着,不时还购入些需要的物品,然后又继续逛,发现东西比刚才更便宜的店,就会感到有点后悔,相反地发现更贵的就会觉得开心,这种一喜一忧的心情起伏也很有意思。
在这当中,我们遇到一位眼熟玩家摆的摊位。
「哎呀?这不是云跟利利吗?你们俩一起来逛露天摊位还真稀奇呢。」
「玛琦,你在这里做什么啊?」
就像我们首次邂逅时那样,玛琦在露天摊位上摆开武器,应付上门的客人。那些武器,有新手好用、容易操控的王道长剑与枪等,都是以常见的素材制作并标上普通的价格。然而,摊位里也陈列着用常见素材所能做出的最高品质装备。
「我来搜集情报呀。库洛德拜托我,来这里的露天摊位找找看有没有便宜的【公会证】,就是这样。」
「哦,原来如此。所以你有找到吗?」
「这个嘛,根据来我摊位的客人表示,市价好像还在上涨哩。虽说我只是在收集情报而已,但也没听说有谁在便宜出售这项道具。看来要更有耐心去找了。对了,对面好像也有其他露天摊位,你们要不要过去看看?」
「玛琦琦,谢谢你的资讯!」
听了玛琦的建言后利利拉起我的手,迈开双腿朝对面小跑步过去。
「你们加油唷——为了生产公会的建立!」
在玛琦挥手目送下,我们前往她指引的方向浏览露天摊位,终于发现了【公会证】。
「……找到了耶,云云。」
一个盘腿而坐、露出无聊眼神注视前方人潮的男子正在卖这项道具。
我向前出声攀谈道:
「午安,可以稍微看看吗?」
「可啊,请。」
的确,那是【公会证】。不过,要价398万G,只比市价微妙地便宜了一点。
「唔——这个价位的【公会证】,应该不行吧?反正死马当活马医了……不好意思。【公会证】能卖便宜一点吗——『怎么可能。』——我就知道。」
我被狠狠瞪了一眼。是太直接杀价惹对方生气了吧。尽管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但这价位却无法接受,而且感觉也没有讨价还价的空间了。我跟利利决定乖乖离开这个露天摊位去别处寻找,结果绕了一圈,除了这间以外根本找不到别的,最后再度返回这里时,东西已经被别人买走了。
「太扯了。那种价位都有人要买。不过,比起市价是便宜了一点没错啦。」
「真没办法。刚才那种价位超出预算太多了,根本买不下去呢。」
利利对我的咕哝声提醒道。我轻轻叹了口气,其他露天摊位都逛过了,摊位的更替也没那么快速,因此重新再逛一圈找不到的可能性还是很高。既然如此,干脆回玛琦的摊位去吧——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突然从前方人潮的缝隙间望到一个人,坐在昏暗的小巷子里。
「那种鬼地方也有摊位啊。」
「咦?啊,我之前都没注意到。」
我跟利利走向那个隐藏在建筑物后方、地利不佳的场所。
「嗨,欢迎光临。要看看吗?」
店主感觉很爽朗,但打扮却是怪异的雷鬼头配墨镜。身上装备着大量会锵啦锵啦响的金属饰品,那名男子对我们露出跟昏暗背景恰好相反的洁白牙齿笑着。
我们在他的商品里找到了【公会证】!而且是比刚才便宜的350万G。
至于其他道具还包括头目的稀有掉落物、生产素材等等,都比刚才逛过的摊位市价便宜了一成以上。
「那个,可以请教你一个问题吗?」
「什么?难不成,你要反搭讪我?哎,真是的。我竟然会被这样的美少女看上。」
最好是——我斩钉截铁地吐槽道。对方也只是在开玩笑,发出「哎呀呀」这种充满演技的笑声,还故意颓丧着肩膀。
「你的东西为什么都卖这么便宜?比市价便宜一成以上。况且,躲在这种暗巷里根本不会有人光顾吧。」
「这样子,有什么不好的吗?」
我跟利利都一样,完全搞不懂这家伙的用意而歪着脑袋。眼前这名男子指了指外面的大马路说道:
「没错,如果在那边摆摊,我的东西铁定能卖出去。不过,我想做的不只是单纯的贩售,而是扮演在暗巷里偷偷便宜卖稀有道具的黑市商人角色。卖不出去的时候,就用『自己是个黑市商人』来满足自己,当有像你一样的玩家靠过来,我就会说出奇怪的台词跟你做生意。」
摘下墨镜,对我们眨眼的这名男子,尽管打扮怪异,实际上却是个外表爽朗的家伙。我觉得他扮演黑市商人这点很有趣。暂时忘了【公会证】的事,我跟利利都因他扮演黑市商人的热情而听得入迷。
利利这家伙,对于像库洛德或扮演黑市商人这类对某些事怀抱热情的玩家谈话似乎很感兴趣,听的时候两眼都亮了起来。我也不时向对方提出问题,对他个人的观点感到佩服,像这类与众不同的游戏方式我都会想列入参考。
「哎,能有听众欣赏我发表个人的浪漫真是太棒了!好开心的时光啊。」
嘿嘿——黑市商人用手指抹了抹鼻子下方。
「听你的谈话我也很开心啊。尤其是你关于生产方面的坚持。」
我本身是对药水的改良、改善特别关注,他则是对自己扮演黑市商人这点。双方都很能体会彼此对个人风格的坚持,于是相视而笑了起来。
「好有趣啊。不过我想买这个特伦托木跟黑檀木(Ebony)。」
「好啊,我知道了。请先等一下……咯咯咯,这是在某个产地偷偷砍伐的走私品喔。现在完全是由国家管制,像这种树龄五十年的逸品可是很稀有的。如果被人盯上了就会很危险,这样你也要买吗?」
刚才还是爽朗青年的他,说话音色顿时变为可疑的中间人。我不禁屏住了呼吸,利利则感佩地掏出钱付款,买下这木工用的生产素材。
「抱歉。可以打扰一下吗?」
我们因他的话而入迷,现在才发现有其他客人走进了这人烟稀少的暗巷,于是便主动往后退开一步。
「真便宜啊。这个跟那个,我包了。」
「咯咯咯,这位仁兄,你真阿沙力啊。恭喜你买了好东西。」
这回,他依然扮演黑市商人的角色,跟同样可疑的家伙进行了使用诡异辞汇的简短对话,我们目送那个买了某些东西离开的玩家。接着,我再度把视线转回摊子上的商品时——
「——【公会证】没了!」
「啊——被刚才那位仁兄买走啦。他还笑咪咪地付现哩。」
「所以你下次什么时候进货?」
「啊——难不成你们也想买【公会证】吗?很遗憾,那是每月任务啊。」
「每月任务?」
「就是一个月只能接一次的意思啦,云云。」
每月任务。也就是一个月一次的任务。附带一提,这与送货任务或地下图书馆的任务等等每日任务不同,是有期限跟次数限制的。
「啊、啊哈哈哈……真遗憾啊。」
「是吗?哈,下次你们再来看看别的东西吧——咯咯咯,这位小姐。会误闯这种可疑摊子的你应该是正常世界的居民吧。难听的话我就不说了,你还是赶紧回家比较好喔。」
这位黑市商人明白我们想买的东西已经没货后,又开始演起戏来。尽管他的台词是在赶我们走,但表情却在笑。我们只好离开了这处露天摊位。
放掉刚才那350万G的【公会证】被别人买走,该找什么借口啊?我一边思索这点,一边继续寻找便宜的【公会证】,然而最后还是一无所获地跑去和库洛德他们会合,顺便说明刚才的情况。
「……事情就是这样,尽管找到条件不错的商品,却被捷足先登了。很抱歉。」
「云云并没做错呀。就算是那个价格也一样超过预算嘛。」
虽然利利这么安慰我,但对库洛德他们老实道出那个条件不错的【公会证】后,库洛德就交叉起双臂,闭上双眼散发出惊人的威吓感。我只能乖乖等候他的回应。
「哎,有时也会发生这种事啊。」
「……你不生气吗?」
「我们的预算本来就很少。刚才我们去找也一样被转卖玩家或一般玩家不断拦截,完全买不到商品。跟你们半斤八两啊。」
「不过,假使真要我挤出钱,我还是能勉强再提供资金。好比说,拿玛琦跟库洛德的药水代理贩卖营业额之类……」
「假设的话语一点意义也没有。况且,代理贩售不是你店里的主要收入吗?倘若连那部分都挤出来,压垮一位同样是生产职的同伴像什么话啊。既然事情变成这样,我们就只好直接去取得道具了。」
「也就是说,去接公会任务——是这个意思吗?」
「除此之外还有别的吗?拿购入资金的300万G做为委托费,应该行得通吧。」
即使他这么说,每月任务跟普通任务还是不同,一旦接受了,一个月内就不能再接同种类的任务。再说真的会有人用300万G的收费去接市价400万G的【公会证】委托吗?我觉得根本不存在这种人吧。
「你以为我会把毫无可行度的事说出口?」
你的意思是?我问道,库洛德马上列举好几个理由:
「首先,不管小队有6个人还是5个人,一旦过了都可以得到【公会证】,这是第一点。」
「哦,所以说如果报酬300万6个人分就是每人只拿50万啊。」
「举最极端的例子,假设某个人能单独完成任务,他就能独得我们支付的300万G做为报酬。况且,任务报酬除了【公会证】还有其他的头目掉落物等等,锁定一个月只能挑战一次的头目掉落物,同样是很大的诱因吧。」
的确,这么考量的话应该还是会有人愿意接受。我认同了。
「那,我跟库洛德、利利去如何?」
「不,我跟利利为了设立生产公会,还有许多细节得要进行调整,所以没办法。因此——」
砰——库洛德的手放到了我的双肩上。
「——召集成员的事,就拜托你啰。」
「云云,好好加油吧!」
「啥、啥啊啊啊!?」
我响彻广场的叫声吸引邻近玩家纷纷回头,不,比起那些,这家伙可是随便就把重责大任扔到了我的头顶上啊。
●
「到底要怎样才能召集成员嘛。真是的……」
「哈,我也只能说声你加油吧。就这样啰。」
库洛德与利利为了准备设立生产公会而离开柯姆涅斯提后,只剩下露天摊位打烊的玛琦,和瞪着茶杯表面的我。
在柜台边抱头苦恼的我,不知叹了第几次气。
「一开始我不是只要提供资金就好了吗?为啥现在还得捧着钱去拜托别人啊。真是太离谱了。」
「哎呀,因为那些钱已经先被你捐出去过一次啦。组织的财产跟个人财产不能混为一谈唷。」
我搞不懂玛琦到底在安慰我还是激励我,反正我连刚才端上来的茶都饮不知味了。
「云已经有可以拜托的熟人了吧?所以一定没问题的。」
「事情要是有那么顺利就好了……」
玛琦帮我付了这杯茶的帐。我轻声说了句不好意思,向她致意,她则挥挥手跟我说不必在意。
「就当作是帮之后要去接公会任务的云加油吧。」
「唔呜,压力好重。不过,我会努力的。」
说完我便跟玛琦道别,结果一返回【加油工坊】后,马上又在自己的柜台边抱头苦恼。
一直想不出妙计,只好再度叹气。
然而,比起光是烦恼啥也不做,至少还是先跟熟人打声招呼比较好。我从选单里打开了好友列表,对着可能会来参加的玩家一个个出声询问。
不过即使这么做,基本上我的好友列表只登录了塔克跟缪的小队成员,以及其他同为生产职的玩家,所以不可能期待会得到正面的回应。
唯一一个比较积极的意见,就是有个家伙对我说『唔——跟姊姊一起冒险吗?嗯,我先稍微跟露卡商量商量。如果不是每月任务的话我马上就能答应了说。』
至于理由,则是露卡多他们可能也想一块接任务。
假使缪接受了这个每月任务,想再度挑战公会任务与相关的头目,就得等到一个月之后了。
这对于跟固定小队班底冒险的缪来说,倘若独自一人接受了每月任务,就会打乱语露卡多等人合作的脚步。因此,如果没什么特殊的理由,还是暂时别勉强她吧。
这么一来,最后剩下的人选就是——已经加入公会【八百万神】的赛伊姊姊了。
「虽然希望渺茫,但还是问问看好了——啊,赛伊姊姊,可以跟你稍微商量一下吗?」
『小云?真难得呢。小云竟然会主动用通讯找我。』
赛伊姊姊用有点感到不可思议的声音回应。
「老实说,为了取得【公会证】,我需要接下公会任务。所以,我希望你能帮当我。」
『好呀。那其他成员还有谁?』
「唉,果然……可以喔!?真的可以吗?你确定?」
我原本以为没机会,但她竟这么爽快地答应了,一瞬间我的思考当机——赛伊姊姊真的接受了。
『真是的,小云也太冷漠了吧。你完全不对我撒娇呢。』
「不不不,都高中生了怎么还能向姊姊撒娇啊。」
『就算是开玩笑的撒娇,身为姊姊我也希望你多少来一下。谁叫你连一点那种意愿都没有呢。』
「啊——可是,赛伊姊姊也有自己的活动吧?例如公会跟大学生活之类。」
『比起那些,帮助弟弟来得更重要吧。真受不了你,想一个人做好每件事不会太寂寞吗?如果你像缪一样毫不客气我可是会很开心的。』
通讯另一头,赛伊姊姊「唉」地轻叹了一口气,我则回了她一句「对不起」,接着她那边就传来苦笑声。
『况且,做这件事对我也不是没有好处。任务头目玛斯提尔·狄恩的稀有掉落物就是我想参加的理由。所以,就让已经完成过一次任务的我担任顾问吧。』
「我知道了。不过我还没找到其他成员,顶多就是从缪那边收到模棱两可的回应而已。」
『是吗?那我先跟缪联络一下,你等等。』
语毕赛伊姊姊就切断了好友通讯。她想做什么?我不解地歪着头,但没过多久好友通讯又传来了。
『云姊姊!为什么没跟我说赛伊姊姊也要参加呀!既然这样,就算要跟露卡他们下跪道歉我也要参加呀!』
「呃,你先等等。这是刚刚才决定的事啊,你为什么急着要……」
『哪里急了。我之前就想要三人一起冒险了,结果根本遇不到那种机会!这次可不能错失良机!还有,既然说好是我们三人的冒险,就不能再增加其他成员啰。』
「喂,慢着。你只是一时兴起,就想单凭我们三人去接公会任务?这种战力不会有问题吗?」
『那个……嗯。船到桥头自然直嘛!就先这样了!』
「喂、喂……就这样给我挂断了。」
缪一头热表明要参加,铁定是刚才赛伊姊姊跟她说的吧。尽管缪决定参加了,但打算只凭姊弟三人去接任务的缪也太冲动了。我的脑袋又开始烦恼起来,不过之后想再增加人手应该也不可能了。假使这次三人行不通,之后再找人凑齐能进行挑战的成员吧。
事不宜迟,我开始为任务攻略进行准备。
包括以高等药水及MP药水为中心的恢复药。
强化属性用的强化药丸。
对应异常状态的各种状态恢复药。此外,在夏季露营活动取得、自毒草抽出的各种异常状态药也加进去凑数。
为了使用弓,我也检查了箭矢的库存量与充当副武器的菜刀。
顺便也补充了做为简易魔法消耗品的魔法宝石与附魔石,并补足【替身宝石戒指】上的宝石。
虽说做了上述准备,但还是不够。
本来我是打算用六人小队去挑战,结果这次只有一半。而这三人当中,
我还是生产职。只以二点五人的战力计算,无论怎么准备都觉得力有未逮。
「不够啊。况且总不能让幼兽利维跟柘榴出来战斗,其他还能派上用场的玩意是……」
我检视起自己的天赋数值、等级与战斗方式,试着去寻找其他助力。
──────────────────────────
持有SP 21
【弓Lv28】【鹰之眼Lv39】【敏捷上升Lv22】【发现Lv27】
【魔法才能Lv42】【魔力Lv44】【附加术Lv16】【调药Lv23】
【地属性才能Lv13】【料理Lv22】
保留
【炼金Lv30】【合成Lv28】【雕金Lv1】【游泳Lv13】
【生产心得Lv31】【调教Lv6】【语言学Lv15】
──────────────────────────
看着自己从夏季活动以来就几乎没成长的天赋数值,我再度不安起来。
「果然,再怎么看都不够。要是我知道有天得去挑战任务头目的话,就会稍微多练一点战斗类的天赋了。」
如今后悔也太迟了。既然知道已经太迟,就得让一切资源都派上用场。
「太令人感到不安了。届时恐怕需要争取时间——这个姑且也带去吧。」
我为了以万全的状态接下任务,持续进行准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