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Only Sense Online绝对神境
  4. 第三卷
  5. 二章 图书馆与语言学
  6. 繁体版

二章 图书馆与语言学
2017-06-22 20:26:25

		

这里是【加油工坊】的工作区。设置有【调和】与【工艺品】等生产设备的一隅,又增添了新的玩意。
「之前拜托利利做的东西完成啦,赶紧陈列出来吧。」
我从所持道具栏取出来的物品,是上了亮光漆的空书架。高度大概跟我的身高差不多,欣赏那闪闪发亮的沉稳木纹可以给人一种安心感。
我当初是抱着应该会被拒绝的心理准备去拜托木工师傅利利,结果他却随口答应了。据他本人说,一天到晚接受做木杖的委托,早就厌烦了,只要是杖以外的东西他都想做。建那座造船厂好像也是为了暂时摆脱这种厌烦。
我把先前随便放置的道具,收纳进那位木工师傅亲手制作的书架上。
「果然,在炫耀成分较大的上层要摆观赏用的杂货啊。至于从中层以下则是摆书……好,感觉还不错。」
我一人在工作区里喃喃自语,同时以道具填补书架上的空白处。
从中层开始往下,我逐一放进夏季活动取得的书,至于上层,则同样放置夏季活动得到的饰品做为摆设。
在这些饰品当中,装饰性较强且注重外观的东西都放进了盒子里陈列。那些饰品,几乎都是具备负面效果的被诅咒道具。由于换个角度说也能拿来当使用【工艺品】天赋时的设计参考资料,所以就算不具实用性也没问题。
之后,等把预计要收纳的道具全放上书架时,结果已填满空间的三分之一了。
「哎,大功告成。不过话说回来好像还有问题。」
我咕哝道,并把刚放上书架的其中一本书抽出来,打开第一页。接着,我又把整本书快速浏览过,然而事实是我连一个辞汇,不,是连一个字都看不懂。这书架上的每本书毫无例外。
「唉,真是的,因为库洛德有【语言学】的天赋所以我也为了读这些书而人手了,结果1级毕竟还是看不懂啊。」
我这么喃喃说着,再度从选单检视自己的天赋状态。
──────────────────────────
持有SP 20
【弓Lv28】【鹰之眼Lv38】【敏捷上升Lv22】【发现Lv25】
【魔法才能Lv42】【魔力Lv44】【附加术Lv16】【调药Lv22】
【调教Lv6】【语言学Lv1】
保留
【炼金Lv30】【合成Lv26】【地属性才能Lv13】【雕金Lv1】
【游泳Lv13】【生产心得Lv30】【料理Lv21】
──────────────────────────
这就是我现在的天赋。要说有什么变化,大概就是消费一点SP新学会了【语言学】且【工艺品】天赋变成更高级的天赋【雕金】了。
新天赋【语言学】,除了是阅读文字必要的天赋外没什么值得讨论之处,然而消费两点SP变化为高级天赋的【雕金】,那就有许多相异点了。
首先,【雕金】,可以为自己制作的道具赋予限定的追加效果。
举例来说,只要有强化素材,就能赋予道具相应的效果。另外,做为【雕金】天赋原本的能力,类似【〇〇加成】这样,对部分数值可以提供更多的追加效果。然而话说回来,由于【附加术】天赋也一样能带来追加效果,所以还有许多研究的余地。
另外一项特色是,能把各式素材做成装饰品。当然,金属以外的素材也可以。仅从这点考量【雕金】的金字不就毫无意义了吗?我很想这么吐槽,但还是不要太钻牛角尖吧。
总之,比起将锭块塑形制作出饰品,变化更多端、自由度更高的制作方法也可能达成了。
不过,这件事姑且先按下不表——
「读书。提起这个就是要去图书馆吧?我记得,应该是在城镇的北边。」
我偶尔会去以中世纪欧洲风格红砖跟石板地建构的城镇散步,为了享受那里独特的氛围,所有主要设施的位置我大致都掌握住了。在那当中,这次目的地的图书馆,就在大道十字交叉路口的西面,所以想必不会迷路才对。
「择日不如撞日对吧?立刻出发。」
我从工作区朝【加油工坊】的店面移动时,正在日照良好的窗户下睡午觉的幼兽——利维与柘榴——抬起脸,朝这边仰望过来。
我跟在柜台负责顾店的NPC京子小姐传达要外出之事。
「京子小姐,我要去一下图书馆喔。」
「是这样啊。不过,怎么突然想去?」
「为了要升级【语言学】啰?毕竟现在手上的书完全看不懂啊。」
「我明白了。云,路上请小心。」
京子小姐微微低下头,可爱的脸庞浮现出柔和的笑容。
就在这同时,原本窥伺我们说话的利维与柘榴也站起身,朝我这边接近。它们目光仰起露出有点楚楚可怜的眼神,主人要外出吗?那干脆带我们一起去啊。眼神的感觉就像这样。
「其实,我觉得那个地方一点也不有趣啦……不过,就当散步跟你们一块慢慢逛过去好了。」
我记得,在图书馆的旁边,确实有块生有草皮的休憩空间才对。
跟利维与柘榴一起去做日光浴搞不好也不赖。我内心轻轻窃笑着,并双手捧起娇小的柘榴。
我用单手撑住它的双尾与臀部抱着,同时伴随利维一道走出【加油工坊】。
从位于第一城镇南侧的【加油工坊】走大道朝北前进途中,路边有在地上铺布并自行带桌子来做买卖的玩家,至于更讲究的人,则会在此摆起正式的摊位。
「多了很多具备【料理】天赋的玩家啊。」
最近摆露天摊位的玩家有近半都是在卖料理类的粮食道具,这已经形成趋势了。
如果是以前,由于【料理】天赋只是暂时跟数值上升过程中的某些道具生产相关,所以其实并不很实用。况且如果是不擅长的人来用,就可能立刻变成毒药,或是数值上升的部分素材限定于怪物掉落品等,让玩家觉得用起来很棘手。然而,在夏季活动前的改版加入了满腹度系统,玩的时间越长就越需要注意满腹度的状况,自然而然【料理】天赋也广受玩家的注目了。
「不过,看起来有些人的技术还是很糟啊……」
尽管,目前游戏内有很强烈的饱食需求,但那也不代表所有玩家生产的料理水准都很高。尤其露天摊位这种地方更是良莠不齐。从最差到只求能填饱肚子就好到最高级的精致料理形形色色都有。这部分,也可说是整体【料理】天赋还存有进步的空间吧。
「干脆随便买点吃的然后再去图书馆吧。」
听了我的咕哝声,利维一度转过头,快去找美味的食物吧——它仿佛这么说着,并跑到我的后方闪开角的部分以脑袋顶我的背。
另外,我用双臂抱着的柘榴眼眸也浮现期待之色,还很开心地摇着两条尾巴,我见状后只能露出苦笑。
「真是的,一听到吃的你们眼神都变了。」
我半无奈地如此喃喃说道,不过一想到它们会分辨食物味道的原因就是自己也只能继续苦笑了。
「选你们喜欢的气味吧。」
我一说完,柘榴跟利维就忙着挪动视线,盯着同一处摊子。
于是我走向那个刚好把猪肉串烤完的摊位,顾摊的人似乎也察觉到有客人上门,轻轻举起手。
可能是被这动作吓到吧,柘榴急忙从我的臂膀中挣脱,躲进我背后的兜帽里。然而……哎,藏了头却没藏起尾巴,大概就是像它这样吧,眼见那两条毛茸茸的尾巴还露在外头摇晃,我跟店员都苦笑起来。
「不好意思,请给我十根猪肉串烧。」
「来了。要巨型野猪的串烧对吧?才刚刚出炉哩。」
「啊,你这里有附盘子吗?」
「要盘子吗,原来如此。我明白了。另外,因为客人你让我看了有趣的东西,我多送你两串吧。」
这位顾摊大哥接过串烧的钱后,咧嘴对柘榴的尾巴送出强烈的视线。大概是察觉出这样的目光吧,柘榴躲在兜帽里浑身僵硬,毛也倒竖起来,它好像还不习惯跟人类接触,我心想。
跟摆摊的大哥聊了一会后,我接过串烧与盘子,首先,除了自己要吃的以外,其他根竹签全都拔掉,并将散开的肉分装进盘子里。
如果要连着竹签一起吃,利维跟柘榴恐怕还没那么机灵,因此只能像这样处理一下让它们能方便进食。盛满盘子的肉出现后,利维跟迅速从兜帽里钻出的柘榴一起吃了起来,彼此不争也不抢。尽管一瞬间它们在意起别人的视线,不过大概是败给了眼前的食欲吧,最后还是埋头吃起盘里的肉。
「不愧是【保母】啊,我刚才都没注意到这点,你真是有够细心的。下次为了帮你服务,我就顺便提供没有竹签的串烧吧。」
「你竟然知道那个称号……其实所谓的【保母】,我个人并不怎么喜欢就是了。」
我稍微皱起眉头做出有点困扰的表情,对方立刻举起一只手说了句抱歉,又递过来一根附赠的串烧。我二话不说便接受了。
我咬了一口串烧,可以吃出上头的调味料明显是以酱油为基础。再加上还有一点甜味可算是大众取向的吧。由于油脂很丰富所以吃了一根就饱了,不觉得这是可以连续吃很多的食物。然而,我家那两只肚子饿的幼兽,还是把十根串烧+附赠的部分都吃得一干二净……
「感谢招待。可以多拿几根外带回去吗?以后有机会我还会再来的。」
「【保母】本人应该具备料理天赋吧?既然如此,就不必勉强自己光顾露天摊位了。另外,你让我欣赏了有意思的景象喔。小动物果然很可爱啊。」
这位怎么看都应该比我年长的男性,却对柘榴露出了依依不舍的傻气表情,害我露出不知道是今天第几次的苦笑。
我随口跟老板道别后,离开串烧摊,继续朝图书馆出发。
想走出比平时人潮更多的这条大道似乎颇为困难。就在这时,有个比人体庞大非常多的玩意靠近我这边。就像是一块灰色的岩石正缓缓排开人群来到我的眼前。
「……这、这是什么?」
「睦?怎么了吗?前面有什么东西吗?」
灰色的块状物排开人潮抵达我面前。被对方的巨大给吓到,我与柘榴、利维全都停止了动作。
紧接着,那玩意伸出长鼻子嗅起了包装袋里我刚买的串烧气味。沿着通过我眼前的长鼻,追循声音来源缓缓仰起脖子,一位眼熟的的妖精耳少女正冷不防探出头,朝我这边俯瞰。
「哎呀?是云呢,你好啊?」
「蕾缇雅?还有……这是新的使役兽?」
我以有点抽搐的表情仰视生着灰色皮肤的那家伙——有短牙,有比我躯干还粗的四肢,而更重要的特征则是能自由自在活动的长鼻——是一头大象。
蕾缇雅命令那只称为巨象也行得通的家伙抬起一条腿,以此为立足点从象背上跳下来。拿落地的蕾缇雅跟那头巨象一比较,后者的尺寸更让我觉得脖子发疼。
「没错。这是我新的使役兽睦月。昵称则是睦。」
「话说回来还有这种敌怪啊?你竟然能把头目级敌怪调教得这么好。」
「这孩子——是之前活动拿到的唷。」
「……嘎?」
我微微歪着头,发出有点意料之外的可笑叫声,不过蕾缇雅好像很严肃。面对还无法理解这点的我,她继续出声道:
「这是之前的露营活动中成为同伴的幼兽唷。是象头神的幼兽。」
「所以你的意思是……它以后还会长大?」
我眼前的巨象还只是小孩,这项事实令我战栗不已,至于蕾缇雅则好像颇为困扰地垂下眉尾。
「就是说呀。光是这尺寸就会花掉我不少的成本哩。举例来说,召唤维持的成本啦,伙食费啦,在街上移动的问题啦,伙食费啦。」
「呃,为啥伙食费要说两遍啊。」
针对我的吐槽,蕾缇雅偏着头说了句,有什么问题吗?不,我没什么意见……等等,在我说话的同时象头神睦月依然伸长了鼻子吸着我的串烧袋子。难不成,它已经锁定这包食物了吗?
「顺便问一下,它到底需要多少食物?」
「天晓得?光是在街上走,它就会自动靠到露天摊位旁边,其他玩家也会出于好奇喂它东西吃,结果它可是完全来者不拒呢。刚才也因为它把对面那摊子的商品全扫光了,所以我现在有点缺钱……」
蕾缇雅捧着脸颊,发出「人家该怎么办嘛?」的装傻气息对我问道。你问我我问谁啊。真想反过来对她吐槽。
「哎,不过睦也能做很多精细的工作就是了,请你稍微给它一点食物吧。」
「给它食物……现在我手边就只有这包串烧,还有放在所持道具栏里的东西……」
睦月跟柘榴、利维一样似乎能理解我说的话,对我投来充满期待之色的闪闪发亮眼神。明明是巨象眼眸却如此纯真无邪,还真难拒绝它。
「真是的,没办法了。好吧,就给你吃一点啰?」
我悄悄打开串烧的包装袋,酱汁的甜味立刻扩散开来,象鼻有了反应后便以鼻尖灵巧地夹起一根。不过里面还插着竹签,它不会有问题吧,我心想,结果只见它灵活地利用鼻子跟嘴享用串烧。与它的巨躯相较这肉的分量实在很少,但它在吃的瞬间还是睁大了眼睛,嘴角也仿佛因美味而掀了开来,不知为何,我就像自己在吃一样替它感到高兴。
「唔唔。这酱汁调味得真不赖。你是在哪个摊子买的呀?」
「喂!啊啊,连蕾缇雅也在吃!还有柘榴跟利维你们还吃得下喔!?」
刚才趁我不注意时蕾缇雅偷拿了一根串烧,与睦月一块品尝其味道。尽管我出声抗议,但我家的幼兽们也一副很想吃的模样,无奈之下我只得拔出竹签所串的肉盛在盘子上。
「什么嘛。干么要用那种眼神看我。」
先吃完的蕾缇雅与同伴睦月正以非常钦羡的目光直盯着我。我认为他们还意犹未尽,于是轻轻叹了口气。
「真受不了。其他食物也可以吧?」
「是呀,只要是好吃的就没问题。」
「不,你那只应该是只要能吃的都行,对吧。」
搞什么,竟然还敢偷偷要求食物味道的水准。我心里这么吐槽,同时自所持道具栏取出【加油工坊】贩售的商品之一——三明治,连篮子都一起拿出来。
「太感谢了。那我们开动啰。」
蕾缇雅跟睦月将取出的三明治一个接着一个灵活地扔入嘴里。刚才我只想着吐槽,不过放松心情欣赏这一人跟一头的有趣姿态还真能让人表情舒缓开来。紧接着,我突然想起现实生活中根本没啥机会摸到大象,于是便兴冲冲地转向它。
「……唔!」
我原本打算趁它吃东西时偷偷摸摸把手伸过去,但睦月吃东西的速度更快,我还没摸到前它又把鼻尖伸向篮内的三明治,我不得已只好缩回手。接下来,我再度伸手尝试挑战,但却很难抓准时机,蕾缇雅见状觉得很逗趣似的轻笑道。
「你直接摸它没关系。喂它吃东西的玩家都觉得很稀奇而摸了几下呢。」
「呃,那个……真的可以吗?」
被她一点破,我差点就说出了否定本意的话,不过我还是用力咽回去并对蕾缇雅确认道。眼见她点点头表示没问题,我这才下定决心抚摸象的鼻子处。
尽管睦月吃东西到一半,但却只有瞬间做出「什么?」的反应并望过来,然后便再度埋首大吃了。另外,关于睦月的皮肤触感,就像大家经常拿象皮来形容人上了年纪以后的粗糙皮肤,确实,它并没有像利维或柘榴那般滑顺柔软,然而光是摸着摸着就能很不可思议地沉静下来。
已吃完串烧的利维跟柘榴也缠着我,我交替抚摸三只幼兽。它们各自有不同的触感,让我的心情逐渐变得宁静安稳。
我忘却这里是人来人往的大道,沉迷在其中。
「云,你的表情很痴呆唷。」
「呜,我哪有!」
慌乱之下,我用手捣着脸。自己竟做出了那么陶醉的表情吗?一想到这,我就不禁停止抚摸大象的动作。离开刚才独自沉醉的世界后,传入我耳中的声音,全是来自围绕于四周观察我们的众玩家、所发出的那个令我很在意的辞汇。
保母、保母、幼兽的保母、保母……
「你幸福吗?保母小姐。」
咕咚——她俏皮地微微偏着头,但比起那个,被称为保母小姐这件事使我提高了音量。
「蕾缇雅!」
老实说,这种称号只会让我觉得丢脸。
「……唉,算了。我没什么时间停下来陪你们吃东西,先走一步了。」
「是吗?抱歉刚才叫住了你。」
「还有,这个拿去。」
「……?」
「你除了睦月外还有哈尔跟纳兹吧。这是给它们的份。」
我又拿了另一篮递给蕾缇雅。她双手接下装有不少分量三明治的篮子,理解了我的意思后,轻轻点了点头。
「谢谢你的好意。那么,我们也在此告辞了。」
说完,她对睦月下达抬腿的指令,灵巧地以象腿为立足点登上了巨象的背部。
蕾缇雅跟睦月往东门的方向去了,她为了赚取伙食费,待会要靠睦月的巨躯去辗飞巨型野猪。我很容易就能想像巨型野猪被睦月横冲直撞当足球踢来踢去的场面。
「这也是为了伙食费。」
她抛下这句不知是认真还是开玩笑的话后,一人跟一头就这么离去了。
我跟他们的目的地不同,只能目送他们的背影……在巨象的去路上,不论是玩家或NPC,人群都自动往左右分开,至于来不及逃走的玩家被轻轻撞飞到空中的光景,总觉得非常没有现实感。
不过,这样会带给周遭的玩家困扰吧,蕾缇雅选择睦月做为在城镇里移动的手段总觉得有点那个。
关于这点你有什么想法哩,蕾缇雅小姐。我扪心自问着,不过当然得不到答案。
哎,还是先别管他人的事,前往自己的目的地图书馆吧。
●
第一城镇北边的图书馆,是栋两层楼高的红砖建筑,给人深刻的印象,我忍不住就从荧幕截了一张图下来。
自开放的入口一进入图书馆,图书馆特有的那种静谧与阴凉气息便迎面而来。紧接着,当我正要走向自己已经看中的书籍时——
「不好意思,本图书馆禁止携带食物饮料与生物。另外,想入馆的话,必须支付—万G的登记费与每月的保险费用。」
「我明白了。记得图书馆旁边有座广场对吧,动物可以放在那边吗?还有这是登记费跟保险费。」
「是的,如果放在广场就没问题。你可从图书馆直接前往,在广场也允许饮食。不过,禁止将书籍携出本馆。那么,请收下这张入馆证,闭馆时间是下午五点整。还有想借书的时候,需支付—万G登记费与每月保险费以外的费用。」
「目前我暂时在馆内看就够了。」
「好的,那么请自便。」
真没想到,我会突然被图书馆员叫住。这跟现代日本那种大家都可以随便进去的图书馆不同,是有入场限制的图书馆。我暂时把利维跟柘榴带去图书馆旁预先规划好的休憩广场,让它们在那里等,接着又返回图书馆。
这里有许多厚重的书,就连书背上的文字我都完全看不懂。
从厚到薄的书连续拿了好几本,结果还是一窍不通,【语言学】的等级也没上升。
「……即便进入图书馆,我依然无法阅读啊。」
马上就遭遇挫败,幸好游戏里应该有能详细指导我的人。我回到刚才接待的图书馆员那边,试着询问对方:
「抱歉。请问我如果想读懂文字该怎样做才好?」
「要阅读文字必须学会【语言学】。还有,如果是现在才开始学的人,建议进入右边的绘本专区开始阅读。」
「太感谢了。我立刻就去。」
对方所介绍的绘本专区,陈列的书都很薄,还有许多粉彩插画风格醒目的书籍。就初学者能读懂的文字而言,大概就是日文假名的程度吧。我得赶快提升等级才行,不然【加油工坊】书架里的书可能永远都看不懂。
「唉~算了,就从绘本开始看吧。」
都这个年纪了还得看绘本,我边感慨边无奈地拿了一本出来。
我拿在手上的书,看来是一本关于某魔法师想追求终极火焰魔法的故事。故事男主角出生于一个极其平凡的家庭,被魔法师收为徒弟后,经过许多波折起伏,最后独自一人去讨伐巨龙——就是像这样的冒险故事。因为里面都是假名,文章本身也很短,所以一下子就看完了。
「……呃,与其说很普通,不如说根本是老梗呢。」
就是一本随处可见的奇幻风格绘本。只不过在书末,好像注明了原作的书名,但那上面就好像打了马赛克一样,我怎么凝视也看不清楚。从这点我判断出自己的【语言学】等级还不够,唯一能看见的,就是做为绘本主体那位魔法师的名字而已。
下一本拿起来的,是剑士的故事。这本也很短一下子就看完了,然后我又换下一本。
不论哪本都是很普通的故事,然而读了一会后我才发现所有故事都是以拥有某种天赋的人为主角。
火焰魔法师就是拥有【火属性才能】跟【魔法才能】天赋的魔法师故事。
至于剑士,则是拥有【剑】类天赋与其他包括【铠甲】或【物理上升】等天赋的家伙吧。这些我似曾相识的身影,不就是最典型的玩家风格吗?于是,我开始寻找下一册绘本。
「……有了。」
我刻意找出的书,是关于弓箭手的绘本。其内容并不是像魔法师那样屠龙,或剑士去达成百人斩之类,而是熟悉森林的猎人在森林深处寻求药草,独自与森林之主——熊对峙的故事。书的最后,是弓箭手带着药草回去,治好病人的HAPPY ENDING。很可惜,既然是在讲弓箭手,我原本还希望是罗宾汉或那须与一那类神射手的逸事,结果小小地失望了。
既然这样,接下来就只找跟自己天赋相关的绘本吧。但即便有这个打算,单纯只看一眼还是很难确实认出自己想要的书籍,好比【敏捷上升】这种数值强化类天赋或【生产心得】这种辅助类天赋,根本无法判别出来,于是只得放弃。
读过好几本书后,我把内心的感想喃喃吐露出来。
「真希望手边有笔记本跟笔啊。」
我的打算是,把刚才看过的那些书注明在书末的原作标题记录下来。尽管现在还看不懂,但至少能透过人名跟可理解范围内的辞汇着手去找。那些将来会成为我更深入理解天赋的参考资料才对,思及此,我就突然好想要笔记本跟笔,于是便动身离开绘本专区。
因为我还看不懂一般的文字,只能在图书馆内绕来绕去。途中虽有指引的告示牌,但我也看不懂上头写的零售部在哪,所以只能靠自己的双腿了。
「……到头来根本没有啊。」
即便读过绘本,获取了些许经验,但【语言学】还只是很低的3级。我本来想先暂时放下升级去弄一组笔记用具,但却完全找不到,只好放弃这件事返回绘本区。
「请问您怎么了吗?从刚才起就一直到处走来走去……」
「啊,是柜台的馆员小姐。那个,我想要笔记本跟笔之类的用具,不知道图书馆里有没有卖,所以刚才正在找……」
「噢,原来如此。」
明白了——我眼前的NPC发出理解之声。说真的,这些NPC拟真到偶尔我会以为是在跟真人说话,他们具备人性的反应更是有趣得无以复加。
「那些物品,在柜台都有。可以提供您需要的道具。」
「嗅,真的有吗?」
「是的。如果钢笔跟笔记本可以的话,有在贩卖。本馆与抄写业者及文具业者合作,因此馆内有一定数量的存货。」
说完,她指着柜台上张贴的纸给我看,但上面的字我几乎都看不懂。很勉强才能读出上面的价格。钢笔一枝5万G,笔记本一本1万G感觉有点贵,不过以中世纪的世界观来说,这些算奢侈品吧。
虽说想为了捐献给生产公会而省点钱,不过这些就当作度过愉快图书馆生活的初期投资好了。
「唔嗯嗯……我、我要买。」
「那么,这是商品,请收下。」
「好,这是款项。」
真没想到,到图书馆来,除了登记费以外还得花其他钱。这些花费已经能买一部分不错的防具了,所以我有点头晕。最近【加油工坊】的生意越来越有起色,可是也没到能这么自由挥霍的程度。
「那么,请您继续享用本馆的服务吧。」
对很有礼貌徐徐向我低头的馆员NPC,我也轻轻回了礼,接着返回绘本专区。
才刚买下不久的这枝钢笔,想必会成为我玩OSO时的长期爱用道具之一吧。
我在绘本专区找出天赋对应的相关书籍标题,并将原作的书名抄写到笔记本上,接着再展开取出新绘本的作业。
尽管笔记的目的只是为了用比书内文更简单的辞汇来搜寻与天赋间的关联性,结果这比想像中还有趣,我顺便调查了自己尚未持有的天赋。
由于我专心作业的时间很长,等突然抬起头时,才发现自己已能读懂某种程度的文字。
「啊,原本无法读的文字现在看得懂了。不过这还只是简单的汉字程度嘛。」
确认一下数值,【语言学】的等级上升到6。虽说绘本还剩下很多,不过一直看简单的书,是无法提升天赋等级的。刚好现在又看完一本了,还是去找新的书来读吧。
「不过,要去哪里找什么书比较好呢?」
指引告示牌的文字,我只能看懂一部分,所以不是很明白。
「真没办法。只好去找参考服务柜台了。」
所谓的参考服务,大致说来就是使用图书馆的人要找需要的资料或书籍时,请馆员提供协助的业务。自己找会很辛苦,所以把自己想要的书告诉对方请对方说明书的位置在哪。既然要问就顺便调查一下生产类天赋吧。
「抱歉又来麻烦你了。请问有能让【语言学】升级的【调和】、【炼金】、【合成】配方书籍吗?」
「有的。符合条件的书,共有五本,请问您的需求是?」
「五本我全都要。」
「那么,我引导您前往书籍的位置,请跟我来。」
我跟在缓缓站起身移动的馆员后面,穿过一楼的书架间,最后抵达某个专区。
「这一区,大多是生产类的书。至于符合条件的书,有这本、这本,还有……」
她迅速抽出书架上的书,依序「砰砰」地将五本叠在我手上。书本身虽然都颇有厚度,不过每一本都被图解占了一半的篇幅。
「即将闭馆了,您来得及看完全部吗?」
「啊——怎么办才好?能看多少就看多少,剩下的我可以借回家吗?」
「这样的话,只要支付3万G的借阅押金就能带回去。借阅的期限为两周,一旦超过了,道具便会自动传送回图书馆。」
这是什么超高科技啊。有这招还需要押金吗?我心想。不过馆员笑着说这就是规定……等要回家时再麻烦她办理吧。
我拿着五本书,坐到附近的桌边,摊开笔记本将重要的资讯抄写下来。很快地,闭馆时间就到了。
我来得及读完的,只有两本。已经来到闭馆时间,但那两本的内容,都是基本的【调和】跟【炼金】天赋使用方法,跟我以前验证过的内容几乎一样。不过,我还是有新的发现。
当使用会引发负面效果的怪物素材时,可以透过对应的素材中和效果是其中之一。只不过,这么一来数值上升的效果也会变低了。
举一个配方为例,岩石蟹会掉落带有异常状态负面效果的石蟹肉。
而草食兽会掉落的胆石,可以利用【炼金】的向上转换制造出药石。
两者再加上能消除负面效果的解麻痹草,这三种素材调和出的药丸,就会变成数值上升类的道具。
这个配方,似乎有稍微试试的价值。是否跟【附加】天赋的效果一样可以叠加,又,由于利用对应素材进行中和会压低效果,也必须在这个阶段去找能让效果再提升的方法才行。
「哪个比较快哩?」
是我的【语言学】先升级,直接从书里面找出资料快,还是以手中现有的资讯去修正今天刚学会的这种状态提升药丸——强化药丸的基本配方比较快呢?
有好一段时间,我皱着眉头,接着却突然噗哧一笑。
「又不是非得要选一边站。干脆一边调查书的内容,一边尝试自己修改配方吧。」
我拿走剩下的三本书,去柜台办理借阅手续,并将三本书放进所持道具栏。
当走出图书馆时,石造的城镇已开始被夕照染红了,我去接在图书馆旁休憩广场等待的利维跟柘榴。
「利维、柘榴……抱歉,让你们久等了。」
我一走过去,在草地上睡觉的那两只就抬起头。白马利维,体毛被夕阳染成茜红色,柘榴的黑毛则在晚霞的照耀下反射出独特的艳丽光泽。
「好啦,今天可以回去了。下次有其他需要再来这里吧。」
我抱起柘榴,走在利维旁边正要打道回府时,猛然回头的视线前方恰好就是那座被夕阳照亮的图书馆。
那栋建筑物的玻璃窗承受着晚霞、反射出红色,给人一种微妙的不自然感。不过我告诉自己那只是错觉,于是便返回了【加油工坊】。
●
从图书馆借完书又过了几天。基本上,没离开城镇战斗的我,空闲时间都拿来读书,而且以这些新取得的资讯为根基,努力进行道具的改良作业。
「唔——这个要这样……不对,失败了啊。弄了好几次都弄不好。」
如今我正在试验的,是以怪物肉制作、能让数值上升的道具——强化药丸的改良作业。
一开始,我还是按照配方制作道具——
强化药丸(石蟹)【消耗品】
DEF+1/10分
使用岩石蟹为素材制成的药丸
配方就是这样。按照原始版本做出来的这个,我为了尽量提升效果而试过把肉绞碎、事先煮过、晒干,或是以解毒药浸渍等。经过许多不同的尝试,但都无法发挥效果。然而,这些道具都很近似食材,所以我胡搞瞎弄的过程中【料理】天赋还升了1级。
「唉,没用啊。本想用廉价的材料做出效果优异的道具,但一个人还是很难成功。假使是不会带来异常状态的素材效果就会很棒,但那些素材因掉落率低的缘故,会导致生产成本变高……没办法,今天就到此为止,还是去读书吧。」
尽管话这么说,但我现在已经读到前几天所借的最后一本了。
先看过的两本,是【合成】跟【炼金】天赋的简单活用法。就很类似道具配方一览表的东西。
可是,我拥有的生产工具只限于进行三种素材内的【合成】。至于书上记载的四种以上素材合成道具,以前做石箭矢的时候,由于曾透过复数次合成顺利完成过,所以配方有纪录。只不过,我还没考虑到给生产道具升级这件事。
此外,目前我正在读的,是本标题名为【制作合成兽(Chimera)吧】的书。
这是以常见的奇幻风世界观语言所撰写的书,将MP称为魔力,又把敌怪称为魔物,诸如此类使用晦涩的表达方式,因此我只将重点部分整理好后抄录在笔记本上。
根据这项结果我明白了一点——
天赋【合成】,能透过组合特定的道具来召唤出敌怪。
与利维及柘榴那种使用【调教】天赋招募为同伴的敌怪不同,这种合成出的敌怪没有升级之类的成长要素,似乎完全是透过合成的细节来决定敌怪的强度。
哎,不过这种配方的先决条件为拥有【可进行五种素材合成的合成工具】,所以我必须购买比现在高两阶的生产工具才行。
四种合成的工具要价10万G,五种则是其5倍的50万G。既然这样,我还比较想先优先买齐【调和】与【工艺品】所需的道具。
「呃,想太远了吧。反正,依据现状是行不通的。」
并不是素材的问题,而是初期投资太贵了。另外想进行合成兽的制作,并无法透过复数次合成的技巧达到,所以就暂时保留吧。
「最后……如果觉得怪物太弱,可以利用该合成兽对应的素材进行合成,以提高其知能……也就是说,怪物的能力还是一样,但AI提高吗?」
就类似格斗游戏里的电脑难易度吧。一开始是最弱,之后慢慢变强。当然,角色本身的性能不会变,只凭借操纵这个身体的技巧提高来改变其强度。
读完整本书,我呼地吐出长长一口气。瞥了书架上的书一眼,标题我还是只能勉强看懂而已,书的内容当然是完全不行了。看来【语言学】等级9还是很粗浅的程度啊。
「为了转换心情,去找些新书来看吧……」
我朝图书馆出发。这次让利维跟柘榴在【加油工坊】留守,我独自一人进入图书馆中。
在柜台把上次借的书先还了,接着我又前往生产类书籍的专区。
书大致的位置我能掌握,不过还是花了一点工夫才找到。那是一座位于最深处的书架,距离窗户有点远的昏暗空间。我拿起书,移动到角落窗户的附近开始阅读。
为了升级,我拿了各式各样的书,不过基本上都跟自己拥有的天赋有关。只不过一旦限定在自己的天赋范围内,能读的书籍总是有限,因此我也一一读起了一些只是单纯感兴趣的书。
看了好几本后,目前手上拿的这本标题为【特殊食材的事前准备——去毒技法——】。
书中记载了可以去毒的道具使用方法。
包含毒腺的位置与特征、依据颜色差异会带来不同异常状态的种类等等。只要小心去除毒腺,某些带毒素材好像也能食用。
此时我脑中突然联想起一点。
毒腺的特征——跟岩石蟹的肉很像啊。
更正确地说,每次只要纵向切开岩石蟹的肉,就会发现有类似紫色血管的玩意混在里面,我以前都是连肉一起捣烂晒干。
假使把肉随便切成大块,确实会破坏毒腺,使肉遭到污染。有时就算只是温度发生变化肉也会被污染。至于通用的去毒方法,书上有记载。
「这个……真的有效?」
我暂时闭上眼睛,在脑中重组印象。
纵向划开岩石蟹的肉,小心翼翼不破坏周围的毒腺并去除。之后,先用水把肉洗干净,再依照强化药丸的配方来制作应该就行了。
尽管还有些书没看,但比起那些我更想先尝试这项资讯。一产生这种心情,我就立刻从位子上起身。
加快脚步把其他书放回去,又把去毒的书借出馆外,我急忙赶回【加油工坊】。
在店内采光最好之处闭目养神的利维它们瞬间抬起脸,一副感到不可思议的模样歪头目送我通过。我直接走入【加油工坊】的工作区。
自所持道具栏取出书,我边浏览去毒的方法,边拿出素材与菜刀。
我以玛琦替我制作的菜刀刀尖纵向划开肉,将肉身切了开来。这是比挑出鸡里肌肉的筋还更纤细的作业,所以我伤到了第一块肉。不过,既然毒腺还留在里面,就当作是取出的练习吧,我于是继续做下去。
结果第一块肉共切到三次毒腺。第二块肉也跟第一块一样。到了第三块,我觉得自己稍微进步了,然而最终还是大意切到了毒腺。
之后又持续练习下去,尽管只是把毒腺连着肉一起割掉这种有等于没有的去毒诀窍,但总算是成功了
接着借由次数的累积来熟练这项技能,最后,我练到每三次能成功一次的程度。去毒完成的素材数量也累积够多了。当我这么想的时候——
『【料理】天赋等级10以上。材料去毒成功回数超过十次。』
这类讯息我以前也看过。于是我随即去检视新的技能。
「《去毒》——名字还真直接啊。去除食材毒素的技能。成功率受玩家的等级与DEX影响,战斗中无法使用。哎,毕竟是生产辅助技能嘛。」
总之,既然得到《去毒》技能了,就拿岩石蟹的肉做为对象发动看看……
「五次只能成功一次,那我干脆亲手切不是成功率更高吗?」
低等级的素材就是这样。我还是乖乖用手动的方式去毒吧。附带一提,去毒失败的素材,就会变成跟以前【合成】、【炼金】失败后跑出来的谜样伤害道具【毒物】一样。只不过那个是液体,现在这个则是固体,还带着一点奇妙的紫色,仿佛毒性十分强烈。两者间有什么差异吗?
我将去毒后的石蟹肉以【调药】技能干燥后,碾碎成细细的粉末。又拿出与粉末肉分量相同的库藏粉碎药石,分毫不差地仔细进行混合。
「最后,慢慢把水加进去,让两种粉末完全融合。」
将蒸馏水注入一点点,以手快速搅拌,使其结成块状。如果水放太多就会变成水水的糨糊状,那样就失败了。反过来说水太少就无法好好地混合,不过后者不必太在意也无妨。
把最终结成的块状物切成细细碎碎的,利用掌心调整形状。
「最后这个步骤,算是一种坚持?对吧。」
只要把这晒干药丸就大功告成了,只是以口服的药而言,老实说味道很糟。
因此在那之后,虽说对恢复量不会有影响,但还是替依旧潮湿的药丸涂上粉以便让口感较滑顺。感觉药石跟胆石本身就有些许的油质所以涂粉很轻松。这时我又以着色染料替药丸加上颜色。
就跟附魔石用颜色来区分效果一样,这回的岩石蟹强化药丸也具备防御力上升的效果,因此我就用跟DEF附魔效果相同的青色染料着色并涂上粉使其干燥。
最后的完成品是,鲜艳的青色药丸。
强化药丸(石蟹)【消耗品】
DEF+4/10分
使用岩石蟹为素材制成的药丸
「不需解毒草就能做出来吗……」
对于去毒是否有效我还是半信半疑,不过成功总算让我松了口气。
效果也呼应素材的价格,大约可维持十分钟。之后,只要把价格设定为不会让市场上其他强化药丸崩盘就可以在店里出售了。
「京子小姐在吗?」
「是的,请问有什么事呢?」
「能帮我做市场调查吗?我想确定这种效果的强化药丸能卖出的最合适价格。」
「又有新商品了吗?知道了,下次出门买素材时我会去搜集资料。」
「另外关于怪物掉落的素材,能帮我多买几种吗?数量少也没关系。我要当样品。」
「我知道了。那么,我先回柜台了。」
利维与柘榴就像取代走出工作区的京子小姐般闯了进来。
「啊啊,真抱歉,我还没收拾好。喂柘榴,别过去那边啊。」
我把踏着碎步接近工作台上菜刀的柘榴一把抱起。
利维的视线则紧盯着放在工作台角落,那因毒腺被划伤而受污染的岩石蟹肉上。
「好啦,你也回店里吧。」
我边摸利维的背边规劝它,结果它反而向前踏出一步。
「喂——!?」
只见利维生出水球,将受污染的岩石蟹肉包进水球内部,沙沙沙地清洗起来。那幅景象,就像单纯看洗衣机的内部动作一样让我吓了一跳。
紧接着,利维就把洗完的蟹肉吃了!耶耶耶!?
「喂!那些是要丢掉的!而且还是生肉!快吐出来!呸呸!」
我慌忙劝说它,但它却用力咀嚼了好几下后直接吞入肚子。
「……没事吗?好像没中毒啊。」
利维以颤抖身子的方式对我的话表示肯定。我则将陆续从水球跑出来的岩石蟹肉放进自己嘴里。
毕竟这是螃蟹身体的一部分,所以应该可以生吃吧。至于味道……勉强能接受?除了把这种肉放进味噌汤里煮外,我想不出其他使用方法。不过重点不是这个——
「没毒?为什么?」
为什么——就算不问答案也呼之欲出了。就是利维的能力使然吧。
前一阵子,在我遭受【诅咒】异常状态时,利维也曾利用水球帮忙恢复,只是没想到消除异常状态的范围也包括【中毒】在内。
「哈哈哈,什么嘛。那我刚才拼命学去毒技术不就像个白痴一样吗?」
堆积如山、准备要扔掉的蟹肉都可透过利维的水球净化后再利用,柘榴也因想吃而乱动起来,于是我拿了一点蟹肉给它,剩下都收回了。
还有一点时间,我把大量的蟹肉都拿去做料理。
加了蟹肉跟干贝煮的饭以及蟹肉味噌汤,还有蟹肉沙拉等清一色都是使用蟹肉的菜单,不知从何闻香下马的熟人与常客们,都为了拿味噌汤跟饭大快朵颐而众集到【加油工坊】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