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BD特典
  5. BD3 Retake的另一侧
  6. 繁体版

BD3 Retake的另一侧
2017-06-23 04:37:23

		

网译版 转自 百度贴吧
图源:ReinForce
翻译:lightuserzwh
“呐,安艺君,嗯嗯……伦也君”
“……”
“你所想要的我,是这个感觉吗?”
“……”
“动画中的,游戏中的,诶……然后……轻小说中的,你理想中的女孩子……”
“……”
“是这个样子说话,这个样子行动”
“……”
“然后,这个样子……诶……坠入爱河的吗?”
“不对……”
“啊”
剧本啪的一声砸在了头上,响亮的se(音效)在耳边响起。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表演,时机,感情表现,全都不对!”
“好疼的啊,霞ヶ丘前辈……”
五月四日,距离黄金周结束还剩两日,一个风平日丽的午后,城里,坡道很多的住宅街中那更加陡峭的,通称“侦探坡”的坡道的上,有两个女性,在极力不影响到行人的同时,一直在演戏,不,好像在干着街头表演一样的事情。
“那么准备好,第32遍”
“好……”
现在这个没干劲的声音,勉勉强强的准备着下一遍的主要表演者,加藤惠。丰之崎二年B班,没什么自主性,也没有对社会的不满,也不是戏剧部的部员,一个与演戏毫无关系,不起眼的,不分红白的女子高中生(作家个人观点)
“准备,开始”
然后是,没什么干劲的,和往常一样冷静的站着,发出指示的演技指导者,霞ヶ丘诗羽,是丰之崎三年A班的,没什么协作能力,没什么社会意识,也不属于戏剧部(偶尔去),然后对这个表演独持霸权的作家兼女子高中生同时是F大奖(就是那个奖,我就不打了)的得奖作品《恋爱节拍器》的作者。
“呐,安艺君,嗯嗯……伦也君”
“……”
“你所想要的我,是这个感觉吗?”
“……”
“动画中的,游戏中的,诶……然后……”
“……”
“啊,对了,轻小说中的!”
“不是说了不要卡壳了吗!”
“啊”
诗羽手中的剧本卷成圆筒,又听到了啪的清脆的响声,曾经一天里打烂五本剧本,赶跑了三个部员的暴扣一击仍然健在
“所以说很久以前就说过了啊,台词要和时机配合好啊”
“所以说我也在这么做啊,记得是要配合对方的呼吸状态是吧?”
为了保护帽子不被诗羽的暴扣破坏摘下了帽子的加藤,受到了致命一击直击后,稍微有些困扰的看着诗羽。“如果在这里泪目的看着的话,‘啊,对,就是这个表情哦加藤。’有可能而得到表扬”的想法只在加藤的脑内停留了一瞬,然而她却没这么做,这就是加藤惠的三次元的女子力。
“与其说是呼吸不如说是脉动,在对方心脏跳动的瞬间发射出最具杀伤力的言弹才是最有效的哦”
“我姑且是按着先注重表演方面来的……”
“所以说之后就不行了啊,如果不接连把所有的东西都传达到的话……”
“那那样的话不就超过了对方的速度了吗?”
“不,对方的心跳也会跟着越来越快,要说为什么,就是被你萌地不得了了啊”
“诶”
“好,接下来,第33遍”
“知道了……”
稍微有一些表现出了角色性的不情愿的声音,惠再一次回到了开始的指定位置。这次穿着和她往常的,那还算能吸引目光,还算紧跟潮流,还算洒脱的所不同的,就宅而言却算得上fashion的服装。优雅清淡的纯白连衣裙和为了突出白色整体而搭配的红色的羊毛衫,完美计算了绝对领域的绝妙的白色长袜,还有那绝对不能忘记的纯白色的贝雷帽,虽然现在拿在手里。
“准备,开始”
“呐……安艺君”
“呐不要拉长音”
“哈(叹气)……话说这里刚才没说有问题啊”
就是这样,穿着满满二次元风格的,在秋叶原以外的地方看起来则有一些不忍直视的服装的惠,仍然对演技方面摸不着头脑。
“好吧,休息5mins,在这个时间里背住所有台词”
一边说着,诗羽一边递给了惠矿泉水,然而与这个亲切的行为完全相反的是诗羽至今为止一直不停的抖着左脚,真是不知道到底积攒了多大的压力……
“啊,谢谢”
而惠这是率直的接过了瓶子喝水润起嗓子来,当然她是知道诗羽现在的精神状态的,只不过不太敢说出来而且知道说出来也没什么用所以做出无视这一贤明的判断,而且她也是和往常一样面无表情的依旧让人无法察觉她已经认识到了这些。
“差不多到了该处理感情表现的时候了呢”
“但是表演和时机掌握还完全不行啊”
“这也没办法吧,如果不在今天成型的话,连休不久结束了吗”
距离黄金周结束还有两天,同时伦也也会失去制作游戏的企划挑战机会,惠的应援也就变得没有意义了……
“话说不能延长截止时间吗?”
“如果这里给了伦理犹豫的机会的话,他就一生都写不出来了”
“是这样吗?”
“废柴创作者的话我可是十分了解,嘛,我也是在商业写作界里混迹了一年啊……”
“霞ヶ丘前辈?”
自从出道后经历了数次悲惨状绝截稿大战的新人作家霞诗子,回想起了这些痛苦的记忆的诗羽马上摇了摇头,扫去这一切,再一次认真的看向了惠。
“所以说就是这样,下回要着重体现出二次元的感觉来”
“二次元的感觉,怎样的感觉呢?”
“充满魅惑的向上看的眼神,恶作剧感满满的笑声,圣女一般的威风耀眼,邪恶女孩的妖艳,这些都是要通过表演,声音,演技,表情,脸色表现出来的”
“诶……”
突然间被下了这么高的要求,惠的眼神里失去了光芒。如果真的能表现出那些感觉得话,那就好比死掉的角色重生升华成神的程度的升级了吧。不,或许已经成为远超过神一般的存在,光辉荣耀无限的程度了。
“那我问你,霞ヶ丘前辈,这些角色你做的到吗?”
“也对啊,如果想的话应该能把”
“那我换个方法问好了,你想去做这种表演吗?”
“……问这个的你是准备干什么呢?”
“额,话说这个剧本真是厉害啊,作为演戏的剧本但是却有选项在里面”
看到了诗羽火大的表情后“啊,踩到地雷了”这么想着的惠,巧妙地转移了话题。
“没办法,因为对方是没有看过剧本的即兴演员,我们必须要解决这个问题啊”
“真的能一天内记住这么厚的剧本吗?”
真的这么厚的剧本卷成筒后一击还真是疼啊,这么想着的惠果然还是没说出这个评论。
“总之现在先专注于master主要路线”
“主要路线就是最有可能被选中的反应路线是吧”
交给惠的剧本上有很多地方被红笔圈了出来,这些被选中的内容就是所有选项中最有可能被选到的选项。
“你只要向着我期望的方向表演的话他就一定会选中这最有可能被选中的选项了,也就是说,一定会到达这个路线”
“哇,这是在操控人的感情啊”
“嘛,对于伦理这样的活在二次元被不同寻常的伦理观束缚的只知道happy end的萌豚来说真的是很好预测呢”
“也就是说,霞ヶ丘前辈还是在操纵安艺吗?”
“……我再确认一下你真的想要知道这些到底是想要说什么呢,加藤桑?”
“对不起,刚才我说的你就当没听到吧……”
惠感到了诗羽那与黑色的头发和丝袜所完全不同的暗黑感时,终于舍弃了平时的面无表情,慌张的向诗羽低下头
“话说加藤”
“怎么了”
坡道上,背靠在停车场墙壁的两人看着春日的阳光尽情地泼洒在地面。现在她们的头疼一定和感受不到这春日而在pc面前抱头的他的痛苦没什么区别。
“所以说你才是,为什么呢?”
“什么啊那是,什么为什么?”
“放弃家族旅行,和没什么关系的我们低头寻求帮助,想要一起为了伦理而努力什么的……”
“说真的,突然听到这种问题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啊”
“……他到底哪好啊”
“没什么好与不好的吧”
这个即如彩色一般又如透明一样的回答让诗羽摸不着头脑,微微有些不爽的看着惠那无法令人读懂的表情。
“你不认为这样不好吗?一般女孩子都会觉得“好烦,不要让我看见你”这种感觉的人才对吧”
要么或者是内心深处有着什么别的“目的”才去可以接近的可能性也有,既没听过也根本无法推测出的这个“目的”。
“确实那么想也完全不奇怪啦,我也不能说从来都没这么想过,不过那种比例差不多也就是水母体内的水分量那种程度吧(译者吐槽:神比喻,我查到水母那个词的时候我都楞了)”
“那么,为什么?”
急于知道水母的含水量的诗羽迅速的问出了下一个问题。
“嘛,怎么说呢,总觉得,很有意思啊”
“……制作同人gal吗,那种看起来超恶心的otaku兴趣爱好?”
“果然从社会角度上想只能这么认为吗?”
“你连这都不知道吗?”
“与其说是不知道不如说是完全没有印象”
“嘛,普通的女孩子确实是呢”
“再说了,安艺看起来也十分开心的样子,一定不会是什么无聊的事啊”
“加藤你难不成是那种只要不无聊和什么男人在一起都行的人吗?只要不疼就和谁做都没问题的女人吗?”
“抱歉,霞ヶ丘前辈你刚才的发言已经可以和安艺匹敌了”
“我呢,与其说是没有勇气,不如说是没什么自主性吧”
有一些不太开心(或许),因为从表情和态度完全推测不出来的惠在经历了数秒的沉默后叹了口气,再次开口说道。
“所以说band,dance,anime什么的可能都无所谓”
注意到了前两个和后一个的差距的诗羽并没有吐槽的继续听了下去。
“我可能是喜欢着这种“从非日常返回到日常的那一瞬的安逸”这种刺激吧”
“刺激的话,有很多别的体验到的方法哦,援()交()啊,危险毒()品()啊什么的”
“抱歉,请不要无视“我可以拔腿就走”这一前提条件行不行”
“你太甜(天真)了加藤,你根本没意识到宅的恐怖,他们可是回过神来的时候屋子里已经全是各种商品,穿着痛装去参加展会,争论着cp论导致和周围女生完全敌对的状态,最后宅属性值很高却人品低下的在这个圈子里莫名其妙的度过一生的样子哦”
“所以说我不是说了在到达那个境地前就会撤退的吗”
如果真的那么度过一生的话对本人来说说不定到时挺开心的,嘛,外人看来务必不忍就是了
“而且如果自己纠结那么多的话,不论怎么做,做什么都无法拜托这些困扰吧”
“怎么说?”
“不论一定怎样都会非常的扫人兴,苛求过多的吧”
“……”
惠这时看到了诗羽脸上露出了曾经从来没表现出的表情。
“嘛,照常理说百分之九十到九十九都会扫兴不配合就是了啦”
“那,你就是那百分之一喽?”
这么一问惠就无法问出“为什么诗羽前辈你是那百分之一呢?”这一问题,自然也就无法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了,或者说惠意识到了问出这个问题则一定会触及核心这一事实,所以把它留在了心中。
“并不是,我没说过这是单方面的摆脱哦,只是虽然确实是有些被迫的感觉,但是知道分道扬镳前这样也不错的样子吧。”
“那你为什么还要做出那种比喻呢,真是犹豫不决的人呢”
“从刚才起就一直被这么说了的说”
结果惠也没抱有着“无论怎么样也要”的感情,既不是那九十九的大多数,也不是一的绝对少数
“所以说,嘛,在挥手告别前,稍微给对方一些时间,我认为也挺好的”
“果然我还是不爽你啊”
“啊哈哈……”
所以说惠也没说出“我也确实觉得你有点难对付”这一回答。
“那么,差不多也没什么时间了,结束休息吧”
“好的,那么就请接着多多指教了,霞ヶ丘前辈”
“这种平淡的回答不适合女主角所以要改正”
“好……好的”
结果诗羽在这十分钟的休息里也没能理解惠到底是怎么想的,惠也没能在这十分钟里理解诗羽内心里到底有什么,但说实话是一种不清楚到底是否真正了解了诗羽的困惑吧。
“那么在我给你一个忠告,不如说是建议,加藤”
“好的”
“你要是真想让他恢复元气,想为他应援加油的话……就喜欢上他吧”
“诶”
对于惠的反应,一种“刚才说的都做不到吗?”的想拍人却忍住了的诗羽接着说了下去。
“并不是指他本人,而是指二次元的‘他’”
“把安艺想象成二次元存在,不是徒增烦恼吗”
“就算如此,就算是在脑海中描绘并喜欢上出理想中的‘他’吧”
“怎么说呢,我至今为止都没有过这种体验啊”
“那么我们来进行一下想象训练吧……闭上眼睛,加藤”
“……好吧”
这回也是率直的,稍微有么一点女主角口气的加藤闭上了眼睛,就好像是被喜欢的男子拜托着不得不这么做似得。
“在思绪中描绘出“你所希望的他”,并对着他交流吧”
“我所希望的‘他’……那是怎么样的男生呢?”
“不能透过别人,只能从自己内心出发,不能听取任何人的意见,专注于自己的感觉”
“……”
“那是没有缺点,不盲目追随,也没有任何企图的,发自内心的让你喜欢,表里如一的认真的男人”
“……”
“还有就是摘了眼镜后也挺可爱的,让人火大”
“(叹气)”
“有什么奇怪的吗?”
“没什么,我想这应该是霞ヶ丘前辈的“伦理”吧”
“不啊,伦理是无情,虚假,最低(差)的男人哦,明明不……那样的家伙的”
“……霞ヶ丘前辈”
慌忙张开双眼的惠感受到了比闭上眼睛时更加昏惑的黑暗。
“那么接下来就试试吧”
“好……”
嘛,刚才一定是错觉,惠这么安慰着自己回到了指定的位置,闭上了双眼。黑暗中浮现出的理想的,不,应援他也没什么所谓的男子。
“好久不见,又……见面了呢”
清风瞬间浮动,惠的头发随之飘摇,伴随着那风一个月前四散的樱花重新卷起,将惠包围优雅地洒落在了坡道上。然后惠感受着这清风吹拂起的头发,想象着坡道下方有一名男子后张开了双眼。
“真巧呢,什么的,啊哈哈……”
那里当然没有什么男子,只有一个表情眼里抱胸的同性前辈而已。就算这也慧也是感受着这不同次元的男子,用恶作剧般的空气说着
“あれ,你认识我的吗,安艺,伦也君”
走下坡道,捡起帽子,这么表演着的惠,说着这些台词。
“伦也君”这种叫法,对他的名字的这种称呼方法明明根本想都没想过。但是从喉咙深处所发出的声音与感情,既不是嘲笑也不是失笑,“那么是什么啊”,自己问着自己,结果也还是不明白,但是却很开心,很快乐,然后,却又有一丝无可奈何的奇怪的感情。
“呐,安艺君,嗯嗯……伦也君”
所以这种叫法也变得越来越自然,没什么违和感了。嘛,也没什么坏处吗,而且,挺开心的。
“你所想要的我,是这个感觉吗?”
假想着面前的红着脸的伦也,惠理解了“心所向,事所成”这种高扬的成就感。
“动画中的,游戏中的,然后轻小说中的,你理想中的女孩子……”
所以说惠在梦中追寻着他的感觉,这并不是突破了距离的限制,而是突破了次元的阻隔。
“是这个样子说话,这个样子行动”
平常自己绝对不会做的上扬视角,想要扑入对方怀中,把身体交给对方胸膛的觉悟的演技,然后他,不,随着自己的喷薄而出表现力而不断加速的脉动,接下来,便是告白。
“然后,是这个样子坠入爱……啊啊啊啊?”
就这样和以前完全不是一个次元的表演就这样被诗羽挥下的剧本给打散了,还伴随着“等一下”这句话。
“啊,疼疼疼疼,诗羽前辈?”
“……”
可以看出,比曾经任何时候都火大的表情。
“我觉得刚才那一次很完美啊,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不行,不行啊……这样的话,伦理不就完全被你击坠了吗,不就完全喜欢上你了吗……”
“额,我们刚才到底在忙什么啊……”
(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