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Only Sense Online绝对神境
  4. 第三卷
  5. 序章 矿山与EX(Extra)技能
  6. 繁体版

序章 矿山与EX(Extra)技能
2017-06-22 20:26:25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kerorokun
扫图:a8901566
录入:a8901566
修图:曲奎
校对:化物语
「这样终于100个了吗……」
这里是昏暗的矿山入口。我最近几天,不停重复前来矿山探索片刻再回去的行动。
「如果再往里面走,应该可以发现更多挖掘点吧,不过反正任务又没有期限。不必那么急着搜集。」
我现在接的,是针对【锻造】和【工艺品】类天赋的任务。以前,我的【工艺品】天赋等级没有达到规定值,所以无法接这个任务,但现在条件已经达成了,因此可以像这样承接。
「不过话说回来,任务的达成条件为——在矿山收集矿石100个……吗?」
第三城镇附近的矿山地下迷宫入口,几乎都没有配置敌怪故可安全地进行挖掘。然而,挖掘点只限于入口部分的狭窄范围,因此要花上好多天,运气好的话一天20个。倒霉的日子就只能挖掘10个左右的铜矿石或铁矿石了。
在挖掘途中,除了矿石类的道具,其他挖出的大量土、石等素材我也收进了所持道具栏里,一个也不留地带回去了。
如此单调的作业到今天也告一段落。我扛着为了接任务而借来的十字镐返回第三城镇。目的地是接受任务的酒馆。到了那里跟提供任务的NPC男子对话。
「我按照规定搜集好矿石啰。铜矿石47个,铁矿石31个,还有其他矿石22个。」
「唔。那么我承认你是一位能独当一面的挖掘者了。」
「呼,终于达成任务了吗……」
达成了这个尽管不是很长,但却很麻烦的任务后,我回忆起接下任务当时的事。
「哼,学不乖的家伙又来了啊。」
「是啊,我这次可是有好好升级才来的喔。」
「既然这样,你揍我一拳试试。如果能让我动上一步,我就认同你。」
提供任务的NPC男子说出了任务开始的固定台词。
这家伙就是我第一次来酒馆时,把我赶出去的NPC。虽说他以前都用「你力气太小了」或「这么细的手臂哪能进行锻造!」之类不讲道理的谩骂把我轰出酒馆,不过,这回我总算能接受任务了。
接着,根据接下任务时的互动需要,我得朝这NPC的肚子挥出一拳。就是这么回事。
他的腹肌就像铁块一样硬,随便打一拳的话,相对于我痛得要死的手,他的肚子可是丝毫不为所动,也无法造成任何伤害。
「我真的可以全力打一拳?」
「是啊,男子汉没有第二句话。」
「好吧。既然这样,我就要全力以赴啰。」
刚才那些,是我第二次接任务时的互动。如今,由于我的【工艺品】天赋等级已超过规定的25级,所以能毫无问题地受理。然而光是这样可发泄不了我的怨气。
「接招吧。《附加》——攻击!」
我将上回那些蛮横不讲理的遭遇及怒气灌注于这全力挥出的一拳中。
「咦,等……」
这回可是使出了全力。利用我所具备的自我强化【附加】天赋,提升物理攻击力;再加上用来挥拳的右手手指还一一套上自费准备、能加成ATK的饰品,大幅拉高物理攻击的基本数值。那家伙发出了好像想说什么的声音,不过我并不理会,就是要揍。
「——给我消失吧!」
此时,嵌在我拳面的饰品扮演了手指虎的角色,另外还实践了玛琦教我的揍人技巧:先稳住下半身,注意回旋腰部及手臂的扭转,发出这一记正拳突刺。
「……嗄?」
喀锵,啪哩。针对自身动作产生的结果,而发出可笑怪声的人,正是我自己。被我殴打的NPC男子,身体一瞬间弯成了「ㄑ」字形,就这样描绘出华丽弧线,沿路扫倒并排在木桌上的玻璃瓶才停下。尽管我只是为了多少给他造成伤害才提高威力,但超乎预期的成果还是令我傻住了。
「……喂。你还活着吗?」
「是啊,我承认你的实力了。不过,这充其量只是【锻造】的入门罢了。」
就好像啥事也没发生般,NPC男子缓缓站了起来。那张原本就很严肃的脸露出了更为凶悍的表情,一瞬间震慑了我、使我后退一步。不过,我发现那家伙站起来的双腿正像刚出生的小鹿般剧烈颤抖,这才让我理解我的确给他带来了伤害。
「接下来你拿这把十字镐,去附近的矿山搜集一百个矿石给我。只要能顺利完成,我就承认你是一位能独当一面的挖掘者。」
说完我从他手中接过一把好像用了许多年的十字镐。这把十字镐,在特定的区域以外无法进行采掘,应该就是所谓的任务限定道具吧。
既然已顺利接下任务,正当我打算早点前往矿山地图,展开任务时,有人揪住了我正走向出口的肩头。
「……小姐,这木桌跟酒,你得赔偿。」
「是、是……」
打扮讲究的酒馆老板笑脸浮现青筋,对我这么说道。我仰望眼前这个比我还高的人,觉得有点恐怖,于是就乖乖点头赔偿了。
等之后回想起来,才发现那位服装华丽的店长称呼我小姐,真想订正一下。我——可是男的啊!
●
「啊哈哈哈,姊姊。你做得太过火了吧,就算是任务需要挥拳打NPC,把人家揍飞,还被酒馆要求赔偿费也太扯了。」
任务大致结束,顺利取得EX技能的我,返回了自己的店【加油工坊】。
在那里,我见到了妹妹缪,并向她说明关于这次任务的一连串过程。听完以后的缪,如今正捧腹大笑。
「啊——肚子痛死了。害我笑成这样,不过,最有趣的地方,并不是完成任务获得报酬这点,而是事情一开始就很像云姊姊的作风呀。」
「就说了,别叫我姊姊。我是你哥喔。」
真是的,我叹了口气,一边检视自己的模样。
虽说我这一头黑长发跟有点圆润的体型散发出女性的印象,但现实中的我,可是毫无疑问的男性。在角色编辑时,系统为了顾及躯干的平衡性会进行各种修正,轮到我的时候,不知为何加入了女性化的修正,所以才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抱歉啰。不过,只要玩得开心就好。对了,所以你通过任务拿到了什么呢?」
「这个嘛,是【挖掘】的EX技能跟所需道具十字镐喔。」
我边说,边从所持道具栏取出十字镐给缪看。这玩意出乎意料地重,想笔直挥下这项道具还需要一点技巧。
「唔——我也该学一下EX技能吗?」
「没什么不好啊?只不过,这项任务的条件是【锻造】跟【工艺品】天赋等级都要25以上。」
「这样呀,那我还是放弃吧。所以,你加油啰,姊姊。」
「真是的……欢迎光临。」
话说到一半,我跟缪的对话被打断了,有刚进来【加油工坊】的玩家必须接待。缪一副检视商品的模样,不经意地望了挂在墙上的样品几眼,然后又去抚摸占据店里日照良好角落的那两只幼兽。
前阵子的夏季露营活动结束后,一直处于门可罗雀状态的【加油工坊】终于慢慢有客人造访了。
而这之中——
「不好意思。我要外带三明治。」
「三明治啊,请向那边的店员说明您需要的数量。」
我笑咪咪且恭敬有礼地回答对方。虽说有人来买商品我很高兴,但只有三明治卖得掉却让人产生一种复杂的情绪。
这间店,尽管称不上门庭若市,但至少还有一定数量的客人来光顾,各自购买他们所需的道具。偶尔,还会有无法理解NPC京子小姐说明的玩家直接找我洽询,对于他们我都会亲自解说这些的商品的用处。
「唔,可是……为什么来找我的人都是要问食品跟幼兽相关的事啊?」
【加油工坊】原本是以贩售药水及解毒药等消耗品为主的店。然而,在活动开始前为了提高【料理】天赋的用处,营运方引进了满腹度系统,其带来的影响就是料理类道具的诞生。
「料理大受好评我是很开心啦,不过这不是本末倒置了吗?」
三明治因为是我兴趣的一部分才放进【加油工坊】陈列,结果却成为能跟药水匹敌的热销商品。
随后,又有一名新的女性玩家光临店内。
「午安。我想要【保母】的微笑。」
「那是非卖品。请您回去吧。」
「咦咦!?那么,请给我五份三明治跟三瓶蓝色药水,还有两瓶解毒药水。」
客人这回乖乖下了订单,京子小姐从柜台下的道具箱取出商品,并放到柜台上。
我看着那位与其说是微笑,更像是用懒散表情望着店内角落的女玩家,突然感觉到某种疑惑而开口:
「那个,可以请问一下吗?」
「好的好的,有什么想问我吗?」
「呃,【加油工坊】这间店本来应该是要卖药水之类的消耗品,卖起三明治是怎么回事啊?会不会有这种感觉呢。」
我想听听您的意见——正打算这么说时,眼前这位少女却瞪大了眼睛,激昂地颤动着手与嘴巴,对我卖力驳斥:
「你难道没自觉吗!具备这洋溢包容力与母性的【保母】称号却毫不骄傲的谦逊姿态,照顾幼兽时大肆散发出的内在美,不仅如此,其中一只幼兽还是独角兽这种清纯的证明更加使得人气爆发!这样的美少女亲手所做的三明治——根本是汇聚了众人浪漫于一身的极品啊!OSO有称号的玩家大多是来自战斗或生产职功绩,但在这当中你却因人品而获得称号,论稀有度堪称是价值连城喔!」
承受这般反应的我已经满脸通红地垂下头,忍不住想拜托对方:「我知道了。对不起,饶了我吧。」
大概是对我这种反应感到心满意足,那位少女笑着说了句感谢招待,就这样离开店内。
原本还留在店里的几位玩家,听了刚才那串堪称「捧杀」的漫长台词后,似乎都觉得很不自在地走出店外了。
我跟店员NPC京子小姐一同对最后离开的客人说了句「谢谢惠顾」,送走了他们。
「什么嘛。刚才那样,已经远远超过了害臊的程度好吗?」
我双手掩面,想靠手掌跟脸的温差来散热却成效不彰。
「就说了别叫我【保母】……」
「有什么不好吗?【保母】——很棒呀,感觉很会照顾人。」
听到这说话声,我「咻」一声反射性地抬起头,还留在店内的缪这么喃喃说着。她想必耳闻了刚才的「捧杀」吧,我再度因害羞而双手掩面。
由于担心我,原本在店内角落待命的独角兽利维与黑狐幼兽柘榴,仿佛要安慰我般用头磨蹭过来。
「抱歉,让你们担心了。给我点时间就能恢复冷静了。」
我重复深呼吸好几次,让心情平复。
「称号这种东西可不是轻易能取得的,所以你该高兴才是。还是说,你想自己弄一个『痛』称号?」
「你说的那两种,都超过了我可以接受的范围啊。」
对缪的提议,我这么回答道。对我而言【保母】这个称号也不是出自本意。
尽管有形形色色的理由,不过在露营活动之后,我就开始被这么称呼了。虽说在活动中加入成为同伴的使役幼兽,还不足以成为战力,但幼小动物特有的可爱模样还是博得了超高的人气。
「姊姊呀,你好像很伤心的样子,所以我先闪人啰。那,晚饭再见啦。」
说完,她摸了摸我身旁的利维跟柘榴便转身离去。
我以被他人任意嘲讽的愤恨视线目送缪,不过这种表情撑不到两秒钟就消散了。
「真是的,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有够烦。」
我这么咕哝着,正想登出时,伴随着「砰」的轻快音效,选单角落显示出一个小小的图示。
「好友通讯……是玛琦发来的。」
我点开好友通讯,连上与玛琦的对话。
『你好啊,云。我们打算开个茶会,你要来吗?』
「要开茶会啊?在哪里呢?」
『在利利这里唷。参加者就只有之前活动的小队成员,以生产职同伴、还有让幼兽成为伙伴的玩家身分聚一聚,如何?』
隔着说话声,我可以轻易想像出她轻轻眨着眼睛的模样。
我虽然看不见玛琦,但还是微微一笑,马上欣然同意。
「我知道了。现在就要集合吗?」
『不。不是现在,当天再联络你可以吗?这次是利利跟库洛德主办的,所以详情我也不大清楚。』
「这样啊,我明白了。」
『那么,请期待那天的到来吧。』
说完,我中断了跟玛琦的通讯。好吧,嗯……我重新进行登出,自OSO的世界返回现实。
仰躺在床上的我,脱掉套在脑袋瓜的VR装置,用力伸了个懒腰。之后要跟玛琦他们开茶会啊——期待的同时,也担心会不会又有什么奇怪的玩意冒出来,主要还是担忧库洛德这个人,不过应该会很有趣吧,我如此自忖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