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异世界狂想曲)
  4. 第一卷
  5. 序章 【从加班修罗场开始的天地异变】
  6. 繁体版

序章 【从加班修罗场开始的天地异变】
2017-06-22 20:43:05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扫图:小白
录入:asorz
星星飞驰而过。
成千上万,不计其数。
你曾经见过流星吗?
有对那眩目幻境著迷之人、有高声呼喊愿望之人,我认为人各有异。
然而,陨石划破天空直坠而下的景色,可没有亲眼瞧见过了吧?
伴随著轰隆巨响划裂天际,凭那质量和压倒性的速度冲击大地的模样。
或许其中有人在电视及网路动画网站上看过也说不定。即使如此,想必没有人想看陨石近距离倾泻而降。
没错,现在我眼前的大地,有逾百颗的陨石正接连不断地掉落下来。
不对!不应该说得像是别人家的事,因为引发这场天地异变的人,无庸置疑就是我。
约莫十分钟前,不假思索的选择,如今化为流星,将大地刨出一个又一个的坑洞。
流星从短短几公里外直至遥远彼方的大峡谷,朝宽广范围的大地上冲撞,蹂躏我推测位在那里的「敌人」。
视野角落上的雷达光点犹如拭去脏污般不断消失,虽然从我这个地方判别不太出来情况,但落下的地点应该有无数生命正在逝去。
然后几乎所有流星消失于地表之际,坠落声才终于到达,稍晚地鸣也变成了震动传递而来。
匍匐大地的沙尘巨浪眼看就要逼近——
忽然,宛如天谴一般的剧痛感向我袭击。
像是要锯开我的脑门。
像是要将我五马分尸。
那份痛觉使我丧失了意识,随即,我的身体遂被沙尘巨浪给吞没殆尽。
◆
时间往前回溯一点。
我为了让岌岌可危的专案赶上交件期限,假日到公司加班。我的工作是受大企业委托开
发智慧型手机用的APP与电脑网页游戏的外包公司程式设计师。
无论这是一间多么黑心的公司,平常并不会让一个人分配执行达两个专案以上,然而规格修改和Bug繁多的缘故,后辈的年轻程式设计师在交件期间失踪了!实在令我痛心!
由于职场离职率高,导致任职于这间公司的程式设计师,只有后辈和我两个人而已。在不可能期望公司紧急补人的状况下,我陷入除了自己的专案以外,还得帮后辈火烧屁股的专案收拾善后的困境。
「好了,所有类别输出入和注解都完成了,之后用自动文件生成器从程式码构成文件及关联图就能正式排除Bug了?」
我稍微伸了伸懒腰并喀啦喀啦地转动脖子。
环顾周遭,所有人都来上班的程度,根本让人不觉得是假日。十分遗憾,这就是平时的职场光景。
隔壁座位上的除错发包负责人,一边叽哩咕噜地碎念一边执行工作,可是没有人投以奇异的眼光。根本没有那种空闲吧。
四周的美术设计及游戏企划也正以死人般的空洞眼神,默默推进自己的作业。
我泡了杯咖啡回到座位,电脑已经结束工作,完成了除错所需的资料。
话虽如此,连资料都没有就进行作业,难怪会火烧屁股。
向连进行OJT(注:On-the-job Training,在职训练)的空闲都没有,就被迫投入实战的后辈抱怨也没有用吧?半年前后辈进入公司的时候有四位程式设计师,现在却剩我一人,这件事公司方面不晓得怎么看待。
「佐……铃木,客户抱怨WW那边的难易度对新手来说太难了,需要修正,怎么办?」
回过头,总监兼企划的肥仔一如既往以困扰的神情问道。
差一点就要叫我佐藤了吧,这个混帐。明明团队都组有半年了,不要给我来差点搞错这招!
而且,发生了麻烦事居然还一副开心的模样。为什么这种开发者M属性的人居多啊?
WW是现在主力开发中的电脑网页游戏「WAR WORLD」的简称,追加了些许社群交流功能,是以奇幻世界为舞台的战略型游戏。
「如果难易度再往下调,我们的主要目标玩家群就不会来玩了,所以不行。我没说过吗?」
没错,现在的难易度是多次不断与客户开会定下的结果。那些浪费掉的时间真的都成了一场空?我要崩溃了。
「把之前没被采用的初次创角限定奖励系统,地图全敌搜索及大概三次份量的地图歼灭魔法加去上不就好了吗?如果不使用奖励就过关,赠予稀有称号之类的,引导高手玩家们趋向自动自发不去使用呢?」
「反正也没有时间了,先用那个去做吧?那么,麻烦铃木按照那样去实装。」
肥仔还是老样子一派轻松地对我说。
「等一下,现在我在赶手游MMORPG的除错,你先和客户取得同意啦!如果随便放进去又被否决,可没有修改的时间了。」
「OK ,我现在就打电话确认?」
肥仔摇摆著巨躯,单手持著手机便消失在吸菸区那头。
从这边开始,我就一面自言自语一面默默执行作业。
中途收到了肥仔「继续进行」的手势,并用垃圾食物垫了垫胃,夜愈来愈深。
我修改后辈所留下来无数粗心的错误到凌晨,后续便交给除错团队。
话说回来,名字是什么来著?
总是叫MMO或角色扮演游戏之类的,正式名称想不起来。
对了,叫作「FREEDOM FANTASY WORLD」。因为会与WW的旧名「FANTASY WAR WORLD」混淆,所以谁也不直接叫名字。
回想起来,老旧的企画书上还写有FFW的简称。
而那之后,WW名称里的「FANTASY」被拿掉,角色扮演游戏也成为了过往的暂称,如今改为「FREEDOM FANTASY LIFE」,简称亦变成了FFL。因此现在虽不至于到达混淆的程度,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铃木,储仓检测组报告有Bug!」
「这次是什么?免付费的道具收纳容量无上限Bug的话,我刚才处理了喔?」
「那是FFL的库存Bug吧?这次是WW ,好像是道具复制的Bug,详细说明请看通讯软体的附加档案。」
「OK——可恶,复制的Bug很顽强哪!」
啊,两边一旦同时进行就变得很麻烦。顺带一提,所谓的储仓不是指外部记忆装置,而是WW道具收纳库的名称。
我一边修改WW,一边逐条处理除错团队发来的Bug测试报告。
不知何时,肥仔传来了一封讯息:「WW在BETA测试的时候,帮我把储仓容量的限制给移除掉。」
你这家伙,怕会挨骂就用传讯的方法想逃过一劫啊!等下吃饭就让你请客。
FFL的除错组也因为要测试上限,发来了暂时解除等级限制的要求,尽管那应该是伺服器组的工作。
我边骂脏话边继续修改的工作,啊,今晚也通霄吗?
测试一直持续到隔天早上,奇迹似的把FFL的客户端应用程式交件出去。
当然也许还残留了Bug,但透过网路能发布一种叫作「更新档」的传家之宝,我想是没有担心的必要。
玩家们的怒骂声彷佛能听得见,不过我想睡了。
我把除错团队处理作业时我所修改过的WW执行程式包,用公司邮件转寄给肥仔后,遂在办公桌下的安稳天地里进入久违三十个钟头的好眠。
啊,至高无上的幸福。要笑我是社畜就笑吧,现在睡觉才是正义!
◆
你知道「清醒梦」这个词吗?
指的是自己意识到是梦时所作的梦。
我现在身处荒郊野外。
是的,荒郊野外。想像成是美国大峡谷一带就好了吧?
为何我会知道是梦?
还记得刚才在办公桌底下睡著是其中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是我看得到视野右下方有四个「图标」,右上方还有写著「主选单」的工具栏,以及用来戒备周遭的雷达显示图。
和我直到方才都在处理的WW介面是相同的东西。
可是!在加班修罗场里睡著时,在梦中除错这并非第一次。尽管不是工作室或自己房间,而是荒郊野外这件事是个谜,可能是因为房间太乾燥,诸如此类的理由吧。
乾燥土壤的气味刺激著我的鼻腔。居然闻得到味道,是很稀有的梦。
在进行各种测试之后,我才知道主选单只要用想的就可以打开,若用手去操控,显示排序就会倒过来以致出现不能触碰的Bug,真是高明。和打开时同样的,只要用想的就可以操控,所以没有大碍。
总觉得主选单的项目若干混杂了FFL与WW,但是在梦里要求产品整合性也没有意义吧。
角色名称一如往常叫作「佐藤」,因为我经常被叫错成佐藤,测试游戏的角色大多取这名字。
先撇开不管角色状态是等级一的初期情形,装备品居然是睡前放在身上的能量棒、钱包与手机。
哎呀,确实很有梦境的感觉!
放眼望向周遭,在视野的一隅,地面被完整地切开。推测是悬崖什么的,我走了过去。
看来,这里似乎是个高台,位在高达一百公尺的断崖之上。而四周也有数个同样的柱状高台耸立在地。崖下是与这里相同,一望无际的红褐色荒野。
地平线彼方能看得见犹如地面龟裂开来的裂缝,我开启地图确认,目前所在位置周边以外都是空白。若这是WW的设计,除了已探索完毕的场景,都将是空白。
左上方的地图名称显示「龙之谷」,所以那个龟裂之处就是龙之谷吗?我试著聚精会神凝视,也没见到像是龙的身影。
倒是看见了别的东西。
◆
离我最近的悬崖后方,有什么东西扬起了沙尘往此处靠近,感觉如同在奇幻电影里看过的骑兵部队。
我不经意地凝视视野右下方四个图标,分别有一个「探查全部地图」及三个「流星雨」,这是在和肥仔脑力激荡下量身打造出来的新手救助方案。
受到不可思议的焦躁感驱使,我选择了「探索全地图」。
雷达搜索完所有敌人后,正在靠近的集团被红点标注成敌方。
由于雷达范围狭小,我开启地图确认敌人的配置。
靠近的集团似乎是敌人的极小部分,地图的上半部因敌人过多而被染成了一片红色。
……敌人,不会太多了吗?
逼近而来的敌方集团被标示为「蜥蜴人族的精英」,等级约在五十左右,数量多达三百名,看来不是等级一的玩家能徒手打赢的对象。
他们在离悬崖边际五百公尺远的地方停止行进。
我为避免被人发现,暂且先藏身于岩石后方观察他们的动作。
虽然知道他们是骑兵部队,但用肉眼无法瞧得清楚。从轮廓也能看出坐骑不是马,但难以再做更进一步的判断。
其中一个骑兵驾著坐骑朝向这里过来。
归功于他往这里靠近,总算能明确知晓他的样貌。他们所乘坐的生物并不是马,而是如迅猛龙一般的恐龙;骑乘于上的铠甲战士也不是人,而是蜥蜴人。
「●●●●●●●●!●●●●●●●●●●! ●●●●●●●!」
蜥蜴人正以不知名的语言吶喊,很明显地,这是宛如确信我人躲在这里才会有的举动。这称得上是梦境才会有的荒谬情节吧。
那家伙等待我的回应好一会儿,或许是对于毫无答覆感到不耐,随即展开了行动。
他将手中大弓朝向这里备战,并使劲地拉紧弓弦,总觉得那家伙的身体周遭散发出了红光,可是不久,我便丝毫没有在乎那种事的余裕了。
那家伙射出的箭矢,发出了鸣镝般的呼啸响声,笔直地飞了过来。
对,是笔直地。
而且不因重力影响而偏离轨道,一径笔直地向我飞来。剎那之间,我已经在梦里做好了死亡的觉悟,箭矢却擦过脸颊。
脸颊像燃烧般发烫。
我下意识触碰脸颊,滑溜溜的触感传到了手上。往掌心一瞧,如我所料,染上了鲜红色。
我舔了舔手所沾到的血迹,有一股铁锈味——这真的是在梦境里吗——这样的疑问在脑海里浮现。
唰——宛若倾盆大雨的声响传入耳中。
军队士兵们所射出的弓箭,描画出弧形飞驰而来。
我迅速滑进岩石后方的坑洞里,实际上,说是狼狈地跌落进去更为正确。
连喘息的空间都没有,无数箭矢插入方才我人还在的地方。
先射到地上的箭被来居上的箭给弹开而倒塌,我瞧见那尖锐无比的箭头,彷佛背上被浇了冷水,浑身发颤。
箭矢以我所在的岩石为中心,集中攻击半径十公尺以内。说是高手云集也不为过,但此时的我,没有空档去赞叹那种事情。
在我脑海里出现的,是恐惧。
如果有在梦中被怪物追杀过的人,应该能理解这份恐惧感。
我所拥有的选择项目不多,要不就这样坐著等死、要不续入箭雨的空隙间逃跑——要不就「反击」。
我选择了自始至终都显示在视野一隅的三个流星雨图标的其中一个。
徒留下已使用的模式后,图标消失了。
然而,只是那样。
「喂喂,到头来是还没有安装喔……」
就像是要刺激焦急的我,箭雨倾盆降下。尽管缓慢,我藏匿的岩石正逐渐被磨削掉。
「这弓到底是有多大的威力啊!那群家伙是与一(注:与一,日本平安时代时源氏的武将,因一一八四年源平合战中,于屋岛之战时的高超弓术而名留后世)军团吗?」
我一边骂,一边继续选择剩余的两个流星雨图标,可是,图标净是消失,什么也没有生。
终于有一支箭,削平岩石掠过我的肩膀。
「可恶!因为Bug败北什么的,坏结局也该有限度——」
捣乱不安感的咒骂声逐渐消失,若说为什么,是因为穿破云层飞越而来的无数流星出现了。
我目瞪口呆,被那番光景给深深吸引。
久等了。
总算回到开头的场景了。
本名:铃木一郎。角色名:佐藤。我的异世界生活就这样展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