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金色文字使 被四名勇者波及的独特外挂
  4. 第一卷
  5. 第二章 相遇总是太突然
  6. 繁体版

第二章 相遇总是太突然
2017-06-22 18:32:26

		

【托丘山脉】也被称为怪物巢穴。
如果不先穿越这里,就无法抵达目的地【萨久】,而丘村日色现在正……
「喔哇啊啊啊啊!」
正在展开精彩大逃亡。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他背后正有无数不同怪物追赶,种类多得他连数都懒得数。
「可、可恶!没想到那个真的是《托丘祸草》!」
迅速钻进岩石缝隙间,等怪物们通过。
这是发生了什么事呢?一开始,是日色在好不容易抵达这座山脉时,才发现储备的食粮已见底。
正在散步找寻可吃的食物时,看到路边长出的一枝草。草上结着果实,散发出草莓般的甜美香气。
而且那果实相当大,心想说不定可以吃,很快地连草带果实拔下。
没想到,草根处不见草根,只黏着一个木雕人偶般思心的东西。那东西突然大叫起来,吓得日色心脏差点蹦出胸口。
忽然想到,来此之前公会的柜台小姐曾说过这里有个叫《托丘祸草》的怪物。
这种怪物的能力是,只要一被拔起来,它就会发出凄厉的叫声,将附近所有的怪物都吸引过来。
没想到这就是《托丘祸草》,日色一时不知如何反应,还僵直在原地,怪物已从四面八方涌上。
(呼,这里还真是个有趣的世界啊。)
屏气凝神观察四周,所有怪物似乎都离开了。
「哼,我不是打不倒它们,只是一时被那数量吓到罢了……」
随便算算都有超过十只以上,为了自身安全,选择暂时躲藏才是正确的做法。心想下次一定要严格注意《托丘祸草》,日色再次往前走。
「话说回来,肚子真的好饿。」
跑过之后尤其饿。东张西望地想找看看有没有食物,不知从何处飘来一股香气:心想不如去看看吧,便向前迈开脚步。
走了一会儿,看到的是一条小清流,附近生了一堆火,火上插着烤鱼串。在烤鱼的香气刺激下,肚子更是饿得受不了。
吞了一大口口水,环顾四周想找出鱼的主人,所见之处却没看到任何人。
「嗯~……」
没有人,眼前只有美味的烤鱼,自己肚子正饿着。再告诉自己一次,这里没有人。
「…………我要吃了。」
无法再忍耐,正要拿起烤鱼时。
「住手!」
背后传来凄厉的怒吼与杀气,日色迅速往一旁纵身跳开。刚才日色站的地方,有个男人出现在那里,将木棒插在地面上。
「住手!不准动!那是我的食物!」
用木棒代替手指指向日色的男人有一头竖立的蓝色短发。下巴蓄胡,年纪约莫三十几岁。
即使穿着铠甲,还是看得出他拥有一身强健的肌肉。看到他背上背着大剑,日色心想,要是让他拔出那个就麻烦了。
(可是啊……)
偷瞄了烤鱼一眼,肚子又咕噜叫起来。
「喂!小子!报上名来!我阿诺鲁德决不允许你夺取我的食物!报上名来!」
眯起眼睛望向这热血的家伙,他的名字似乎就叫阿诺鲁德。
「我这里没有给你吃的饭!报上名来然后快滚!」
心想为什么非得报上名字不可,日色在心中打着下一步主意。
「…………呼,总之你先听我说。」
「你这个小偷,竟然还这么镇定!我绝对不会上当的!这是我的食物!因为是我抓到的!」
「……那鱼是你的吗?」
「对啊!那又怎样?」
「很好,可以给我吗?」
「开什么玩笑!」
「我肚子饿了,所以给我吧。」
「唔……唔唔唔唔!一开口就是向人要饭,你这个臭小子到底受的是什么教育啊!」
「那种事无所谓吧,到底可不可以给我,烦死人的热血大叔。」
「什么么么!你说谁是烦死人的热血大叔啊啊啊!」
他已经气到不知道再愤怒下去会变成怎样了。正当日色心想说不定他会就此变身时,有个身影从草丛里钻了出来。
「大、大叔……」
出现的是十岁左右的小女孩。白银色的发长及肩,小小的头上却戴了一顶把头发隐藏起来的毛线帽。
大眼睛里有着天空蓝色的眼珠,现在却不知为何染上一层不安的眼色,娇小的身躯微微颤抖。似乎对日色怀抱着恐惧。
「喔,喔喔~缪儿!你再等~一下下喔!我现在马上就用这爱的拳头击溃这个坏人,让他改过向善!」
对方似乎擅自添油加醋了不少,日色瞄了少女一眼,少女一惊,将身体躲藏起来。不知道她为什么那么害怕。
「…………好吧,那我知道了。」
「嗯?你知道什么了,小子?」
「我不求全部了,分我一点就好。」
「有没有人教过你怎么说话啊!这个混帐!」
「为什么?我都让步这么多了!」
「你在说什么大话啊,可恶!」
阿诺鲁德用力握紧木棒,全身敌意鼓胀。接着,朝日色纵身一跳。速度相当快。日色立刻后退,躲开对手的木棒攻击。
(好快……但是对方还没有使出全力。)
一边逃,一边观察对手,衡量对方的力量。不过,对方也正这么做。
※
(唔嗯?这个小子动作还真快!)
阿诺鲁德那一棒虽只是测试攻击,仍立刻得知只凭一眼便躲过攻击的日色实力不低。接下来,两人暂时拉开距离睥睨彼此。
日色抓住『刺刀·贯穿』的刀柄,阿诺鲁德也丢下木棒,把手握在背后大剑的剑柄上。正当紧张的气氛笼罩四周,四下一片安静时——
「呀啊啊啊啊啊!」
响起一阵尖叫声,正是来自那个叫缪儿的少女。
仔细一看,缪儿背后出现三只比熊还大上一倍……不,是两倍的怪物,巴巴剌斯熊。她随时都可能遭到袭击。
「缪儿啊啊啊啊!」
阿诺鲁德露出紧张的神情,一口气拔出大剑,笔直朝巴巴剌斯熊冲去。这时的速度,比刚才快了十倍以上。
实在太快了,怪物们也看得头昏眼花,呆滞不动。
将突击的力量直接灌注在大剑上,成功斩下其中一只正要抓住缪儿的巴巴剌斯熊臂。
「吼呜?」
熊臂落在地上,即使痛得表情扭曲,血不断喷出,巴巴剌斯熊还是举起另一只手,朝阿诺鲁德挥去。
阿诺鲁德用剑挡下这一击,拼死守住背后的缪儿。
「大、大叔……」
「没事!这里就交给我,你马上从这里——」
他似乎是想说「从这里离开」,背后却又出现了另一只巴巴剌斯熊。
「什么!」
这样下去缪儿会有危险。可是现在,阿诺鲁德正面与三只巴巴剌斯熊相对,如果转身迎击背后的怪物,将无法防御前面这三只。
(可恶!怎么办!该使用那个吗……不行,这样会波及缪儿……啊!)
苦于无法应付眼前事态阿诺鲁德耳边,却远远传来一个声音:
「喂~随便怎样都好啦,我可以吃鱼吗?」
混身散发跑错场子的气氛,日色直盯着眼前的烤鱼。
※
「喂,混蛋!给我等一下!这种时候你还在说烤鱼!太惊人了,你这家伙会不会看状况!」
「你要这么说我也没办法啊,你看起来是打得很吃力啦。」
「既、既然你这么认为,那就快来帮忙!」
「我拒绝,凭甚么要我免费工作啊,蠢毙了。」
「什么!」
阿诺鲁德双眼发红,手上仍高明地挡下怪物们的攻击。接着,迅速奔向遭受怪物攻击后滚落地面的缪儿身旁,挡在她前面。
然而,周围共有四只怪物。只要一个不小心,缪儿就会再次遭受攻击。
即使看到这一幕,日色仍不当一回事。空腹战胜一切,咕噜乱叫的肚子让他烦躁到最高点。
(怎么办……肚子饿得吵死了……偷偷吃掉好了?可是会被发现吧……好吧。)
正当他紧盯着飘出香味的烤鱼不放时。一把小刀被丢到脚边。
看到插在地面的小刀,抬头瞪视掷刀的人。
「喂,你想怎样啊,大叔。」
没错,将小刀丢过来的人就是阿诺鲁德。
「好~好好好,你给我听~清楚了,这个大笨蛋!那、那鱼可以给你!可是你要先来帮忙!这是交易!想吃的话就要听我的!」
「我拒绝。」
「什么?」
没想到会在这节骨眼上遭拒。
「现在的话,我可以直接把鱼抢走逃跑啊!」
「你这个恶鬼!」
「你听不出这是玩笑话吗?大叔。」
「在这种状况下,别要求这么困难的事好吗!」
日色完全是我行我素。不过,再继续这样下去肚子只会更饿。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止住这咕噜作响的声音。
(没办法,只好为了鱼努力工作一下……)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阿诺鲁德斩断一只怪物的手臂,那只手臂在反作用力下朝这边飞来,正好掉在火堆上。
※
「……啊。」
「咦?啊,唔?唔哇啊啊啊啊啊!」
鱼被无情地垫在熊臂底下,碎石与砂砾如调味料般沾满表面,完全不能吃了。阿诺鲁德露出凄惨的表情大叫。
看到这个,日色的心情愈来愈消极。
「……那我继续赶路了。」
当场就要离开。
「喂喂喂喂喂喂!你给我等一下!」
「……干嘛?契约对象已经变成这样了,你还想要我出力?」
「咕呜……」
真要说的话,那的确是因为日色动作太慢,可以将责任推给他。
可是,在没得到回答的状况下,就算不是故意的,因为阿诺鲁德的关系而造成以鱼为对象的交易失败,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即使如此,如果日色不帮忙,就得一边保护缪儿,一边和凶暴的怪物们交手。
如果只有自己一个人,那就绝对不会输。可是,若要一边保护缪儿,状况就变得很困难了。可以的话,还是希望获得日色帮助。
(可恶,该如何让那家伙出手……)
虽然内心对他有强烈的不满,但这都是为了保护缪儿。
因为已大致理解日色的实力,无论如何都要说服他出手相助。这时,阿诺鲁德想到一个好点子。
「好、好吧!我说小子!喂,你给我听下去啊!」
丝毫无视阿诺鲁德的心情,日色迈步就要离开。
「好啦!既然如此只好祭出最后手段!我、我可以分你一点《水猎犬的肉》,只要你愿意帮忙!」
只见日色耳朵一动,停下脚步。肉这个字眼似乎稍微引起他的兴趣了。
「…………那是什么?」
「你竟然不知道!那是一种高级肉耶!烤过之后会在舌头上融化的美味,吃了一定会上瘾!」
「…………喔。」
阿诺鲁德已经看见,日色眼中闪着兴趣盎然的光芒。
※
「上瘾……是吗?」
听到这个,日色想起上次吃过的『上瘾海鲜面』。那实在是很美味,非常美味,令日色打从心底想再品尝一次。
所以,他才会对阿诺鲁德说的「上瘾」有所反应。对热爱吃东西的日色来说,能吃到美食是求之不得的事。
「喂,你说的是真的吗?」
「啊?当然!在这么危急的状况下,谁还有心情开玩笑啊!可是你不要搞错喽!不是全部都给你!哇啊,危险!」
巴巴剌斯熊的爪子如撕裂空气般挥来,阿诺鲁德侥幸闪过。
「可恶!听好了小子!我保证那是非常惊人的美味!可是,只能分给你一部分!」
因为阿诺鲁德忙着跟日色说话,疏忽了对缪儿的保护。其中一只巴巴剌斯熊趁隙伸出大手抓住缪儿。
接着,抓起缪儿就要往口里送。看来是想吃了她。
「呀啊!」
「糟糕!」
缪儿落入敌手的瞬间,抓住缪儿的敌人手臂也应声被斩落。
「吼呜呜呜呜呜!」
从熊掌滑下的少女朝地面落去,眼看身体就要强力冲击地面,缪儿放弃地闭上眼睛。阿诺鲁德望着这一幕大叫,可是这时——
「嘿咻。」
「……咦?」
日色轻柔地抱住了缪儿。她原以为会承受的疼痛,半点都没有发生。
「……可以自己站吗?」
「咦,啊……是。」
「那就站好。还有,你会妨碍战斗,躲到后面去。」
缪儿呆呆地凝视着日色,阿诺鲁德确定缪儿平安无事,松了一口气。可是,这两人的态度却让日色不高兴地皱起眉头。
「喂,快点躲起来啊小不点。」
「啊,好……好的。」
轻轻点头,看她的表情似乎想说些什么,最后还是乖乖离开了。
「还有大叔,你发什么呆啊,快点战斗啊!」
「罗、罗唆!你才是给我小心点呢,不然什么时候死了都不知道!」
「不可能,哪可能被这种家伙杀死。」
举起刀,带着进入备战状态的杀气迎向对手,看那样子完全是打算杀死敌人。对于袭击而来的怪物,日色都是这样对付。
毫不留情的杀意支配了周围的空气,巴巴剌斯熊也感受到了。四只熊都将日色视为带来威胁的对象,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
「一只一只解决太麻烦。喂,大叔,你去诱导它们排成一列。」
「啥?你说什么啊?」
「动手就对了,有问题等一下再问。」
「你这……真没办法!」
放弃争辩,阿诺鲁德叹了一口气,犀利的眼神转向分散在周遭的巴巴剌斯熊,舔了舔嘴唇。
「动手就动手,不想被卷入就退后一点!」
「跩什么。」
日色一边抱怨,一边仍被引起了好奇心,往后退一大步。于是,阿诺鲁德反手拿起大剑。
「呼呼呼呼……」
用尽全力握住剑,这时,忽然平地吹起一阵风,轻抚日色的脸颊。
风力渐渐增强,令人惊讶的是,空气朝阿诺鲁德手持的剑集中,如漩涡般打转。
只见阿诺鲁德瞬间深吸一口气,扭转身体将剑从地面往上空突刺。
「《风阵爆爪》!」
呼呼呼呼呼呼呼!
突如其来的,地面上……呃,以阿诺鲁德为中心,一阵暴风从上往下刮过,简直就像小型的龙卷风。就连离得远远的日色都以为自己的身体要飞起来了。
身处漩涡中的怪物们毫无抵御能力,被龙卷风带上天空。
「喔,有两把刷子嘛。」
看着这一幕,日色发出感叹的声音。事实上,阿诺鲁德随时都能像这样击退敌人,只是带着缪儿时无法使用。
「不过,从这当中感觉不到魔力……难道这不是魔法吗?」
在脑中浮现疑问时,巴巴剌斯熊们仍持续在上空飞舞,身体承受无数真空刀刃而伤痕累累,不久便开始往下掉,还按照日色的要求排成一列。
「哼,从空中往下掉也可以吧?」
「当然,很好。」
一边回答,一边挥下手中的刀,刀尖对准掉落在地的巴巴剌斯熊。
「喂,你要做什么……?」
「闭嘴,看就是了。」
日色对阿诺鲁德的问题视若无睹,他虽然火大,但也只能照着做,观察接下来的发展。
「伸长吧!《文字魔法》!」
写上『伸』字的刀身急速向前伸展,刺穿正往地面落下的巴巴剌斯熊。
不知是重力的帮助,还是『刺刀·贯穿』的犀利使然,刀身轻而易举地穿透怪物的肉体。
阿诺鲁德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对此浑然未觉的日色,在确定刀已贯穿四只怪物的身体后,直接缓缓将刀身朝身体前方移动。
咚砰!
承受了四只巴巴剌斯熊的身体重量,大地受到冲击而摇晃。然而,四只熊却没有四散,依然连结在一起。因为伸长的『刺刀·贯穿』将它们串成了一串。
怪物们在呻吟声中一一丧命,透过刀身确认了这一点,日色低哺:
「巴巴剌斯熊肉串,一串!」
这是战斗结束的宣言。
战斗结束后,用『原』字复原了刀身。
不过,这把『刺刀·贯穿』切开时……不对、是贯穿时的手感只能说是极致啊。简直像贯穿豆腐似地,轻易穿进对手的身体。
(不愧是经过特殊强化的刀。)
「你、你……刚才做了什么?」
「比起这个,不先担心小不点的安危吗?」
因为没打算说明,日色赶紧转移话题。这么一来,阿诺鲁德才惊觉起来,大喊缪儿的名字。她似乎躲在岩石后方,正慢慢走到外面。
「没、没有受伤吧?」
「嗯,没有。」
「太好了~」
或许是打从心底放下担心的缘故,阿诺鲁德当场蹲在地上。日色瞥了他一眼,静静地收刀入鞘。这时,肚子「咕噜:」地叫了起来,他压着腹部走向阿诺鲁德。
「喂,大叔,你要信守承诺喔。」
「…………什么承诺?」
「喂……」
刷!日色将刀稍微拔出刀鞘。
「开、开玩笑的啦!快把那收起来!」
「别说废话了,快点让我吃那什么肉的!肚子快饿死了。」
「…………呼,抱歉啊缪儿,没想到得在这种地方把那个拿出来吃……」
「嗯,没关系。因为人家救了我们嘛,再说,饭就是要大家一起吃才好吃啊。」
「喔喔喔喔!你真是个好孩子,缪儿!」
阿诺鲁德感动得大叫,紧紧拥抱缪儿。这本该是令人莞尔的一幕,日色却按着肚子不耐地说:
「那种事无所谓吧!快点动手啦!肚子很饿!」
又是这种态度。阿诺鲁德额上直冒青筋,但也心知不管对日色说什么都没用,叹了一口气,对两人说:
「到这边来吧,我来准备。」
「啊,我也来帮忙!」
为了报答救了自己的两人,缪儿勤快地动起来,走向刚才的火堆边。
「呃~没记错的话应该在这边……啊,有了!」
把手伸进岩石底下摸索着,接着拿出一个大袋子。打开袋子,从里面拿出另一个袋子。这个袋子里似乎放了什么具有重量的东西。
「这就是了吗?」
「对、对!在这里面……就是这个!」
缪儿取出的,是用绳子捆绑的肉块。大小约有一个橄榄球大。
「呃,这就是《水猎犬的肉》。而且是最好吃的腿肉!」
说着,自豪地伸手展示肉块。看缪儿眼中闪动着光芒,说不定她本人拿着肉的手也食指大动了呢。
「这些都不重要,快点让我吃,快点!」
「你这小子真的很跩耶。在肉煮好之前,先吃点这种果实吧,不过要把我的份留下来喔。」
「……我会好好处理它们。」
「不对不对,我的份要留下来!」
阿诺鲁德从缪儿手中接过袋子,从中拿出拳头大的红色果实。日色将六个中的两个送往嘴边。
这是一种叫《果苹果实》的水果,日色也曾吃过几次。吃起来的味道就像苹果一样。
「在料理煮好之前就先啃啃这个吧——」
「再来几个。」
「吃太快了吧!而且,虽然我早有觉悟,没想到你真的全部吃光了!真是的,在肉好之前先在那边等一下!」
说着,阿诺鲁德用木棒取出火堆中的大石块。烧得通红的石块,光看就知道非常烫手。
「要放上去喽,大叔。」
「好,别烫到喽。」
「嗯!」
缪儿将肉放在石块上,顿时发出滋滋作响的美味声音。
同时,肉逐渐变成鲜艳的颜色,肉汁散发出不能更香的香气。
三人同时吞了一大口口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年幼的缪儿眼睛直勾勾盯着肉。
「喂,喂,已经可以吃了吧?」
「还没,这肉最美味的时候,就是产生某种现象的时候。」
「现象?」
于是,肉上暂时不再渗出肉汁。这时,一切断刚才绑住肉块的绳子,令人惊讶的事发生了。肉块慢慢膨胀。
「这、这是怎么回事?」
「这叫肉膨胀!只有《水猎犬的肉》会像这样排出多余的脂肪,并且逐渐膨胀。大概会膨胀成三倍大。」
三倍就太惊人了。原本的大小约是一颗橄榄球,这下会变成三倍,这么大啊。
当膨胀达到顶点时,充满弹性的肉块已经不像是肉了。
尽管心想「这真的是肉吗」,扑鼻而来的却毫无疑问是肉的香气。不知不觉,口水的分泌已停不下来。
「好,缪儿,拿出容器吧!」
「嗯!」
阿诺鲁德似乎亢奋到最高点。缪儿也开心地点点头,从袋中取出三个容器。
从阿诺鲁德手中接过他系在腰间的小刀,很快地打横切开肉块。
令人意外的是,刀子就像切开布丁一样轻易划过。分成三等份后,分别装入容器中。
拿在手中,重量也很惊人。不只体积大,存在感更是强烈。一般来说,这么大的肉块一定光看就觉得吃不完,这种肉却给人一种肯定会吃到盘底朝天的预感。
「啊,啊!请等一下!」
日色忍不住就要开动时,缪儿阻止了他。
「什么事?不要再折磨我了啦。」
肚子里的饥饿虫从刚才开始就不断拉警报。再继续放着不管,不知道会生出什么来。
「啊,对、对不起!可、可是要先淋上这个,料理才算完成。」
她从袋子里取出来的,是放在细长瓶子里,看似酱汁的东西。
「这是?」
「是用《奥奇果》作成的特制酱汁!」
「……我不是很清楚,但是淋上后就会更好吃吗?」
「对,别说上瘾了,简直就是会上天堂的好滋味!因为这是缪儿亲手做的嘛!」
「你做的?」
「啊,嗯……对。」
阿诺鲁德「嘿嘿」笑着,看来对缪儿亲手做的酱汁非常有信心。缪儿也露出羞涩的笑容。
「哼,有意思。那我就接受这个提议吧!」
酱汁有着如同番茄酱的颜色,却不是浓稠状,甚至可说非常清澈。除此之外,还飘散着一股微微的水果甜香。
「好!这样就大功告成了!」
「嗯嗯!」
「唔嗯。」
各自表现出不同反应。
「「「我要享用了!」」」
日色用借来的叉子代替小刀切入肉里,将肉轻轻松松分成两半。柔软度超群。切成适当大小后,送入口中。
「嗯嗯————咦?」
————————一股强烈的冲击窜过头顶!
(没、没有了?)
没错,肉一放进口中立刻融化消失。可是,绝对不会让人感到不满足。因为肉消虽然失了,留在舌头上的味道依然强烈刺激着味觉。
(这、这是————!)
再将一块肉放入口中。不断地吃。
(停不下来!)
身体已经不听使唤了。全身都在渴求这种肉。非常柔软又多汁,吃上一口的份量感抵得过其他肉好几口。
但是又一点也不腻,无论有多少都可以继续吃。使人愈吃愈快的原因是——
(是那种酱汁吧。)
甜中带点酸味的酱汁,让肉吃起来更爽口,更加刺激食欲,不管多少都能吃下肚。其他两人也吃得忘我了。
就这样,那么大的一块肉转眼就吃光了,三人脸上浮现恍惚享受的神情。
老实说,日色真没料到会受到这么大的冲击。这时,他才真的庆幸出手帮助了阿诺鲁德和缪儿。
「……呼,如何啊小子?这个肉怎么样?」
听到阿诺鲁德的声音,正闭目享受美食余韵的日色微微睁开眼,轻吐出温热的一口气。
「干得好,我的仆人们。」
「是不是,是不是!再怎么说这肉也是……谁是你的仆人啊!」
「就说是开玩笑了。还有,不要这么吵,吃完美食的气氛都被你破坏了吧。」
「也不想想是谁害我这么大声的!」
「好了啦好了啦!不……不要吵架!大叔你也冷静点!」
缪儿手足无措地制止两人,阿诺鲁德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忍耐。
「哼,算了。对了,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你先报上名来啊。」
「你这家伙真的很跩耶!真是的!我叫阿诺鲁德·欧席恩。是个冒险家兼厨师!」
「厨师?原来如此,所以你才知道刚才那种烹调方式啊?」
「没错。这是巡回世界各地得来的知识,你要感到荣幸啊!」
「那这个小不点呢?」
「听人家说话好吗!」
虽然很想吐槽,阿诺鲁德还是叹了口气继续说:
「这孩子叫缪儿·卡斯托蕾亚。是我在旅途中……捡到的。现在是我女儿了。」
阿诺鲁德话中的停顿之处令人有些在意,但日色也懒得追问。
「请、请多多指教!」
明知缪儿不时偷瞄这边,窥探着自己的脸色,日色仍不以为意地开口:
「这样啊。这个世界常会有小孩掉在路上吗?」
「才不是掉在路上呢!又不是失物待招领!」
「不是这样啊?」
「不是啦!这孩子在某个村子里发生了点事。」
看来是无法再说更多了。不知为何,缪儿一脸哀伤地垂下眼。
(是有什么故事吧。算了,反正我也没兴趣。)
日色就是这么不带感情。
「那你呢?」
「为什么非得告诉你我的名字不可?」
「啥?你说什么啊!」
日色的言行举止都不在掌握之中,阿诺鲁德露出不知该拿他如何是好的表情。
「开玩笑的。」
「又是开玩笑喔!」
「我叫日色·丘村。是个冒险者兼……读书家。」
原本想取个假名,看他们不像坏人,还是报上真名了。再说,现在心情相当好,这或许是最大的原因吧。
「那是什么!最后那个完全是嗜好而已吧!」
「……呵呵。」
「喔!缪儿笑起来果然最可爱了~」
被这么一称赞,缪儿害羞地红了脸。阿诺鲁德也一副愉悦的傻气表情。日色直盯着这样的阿诺鲁德。
「……你是对女童有兴趣的变态吗?」
「喂,给我等一下,喂!你刚说的话我不能装作没听见喔。」
「唔唔……人家才不是女童……」
两人都生气了。
「对啊对啊!别看她这样,缪儿已经十二岁!都可以生小孩了!」
阿诺鲁德竖起大拇指,说得很得意。可是这样好吗?隔壁的女童正用恐怖的视线瞪着你喔?
「不……不行讲那种丢人现眼的话!」
看到缪儿鼓起脸颊气着纠正阿诺鲁德,日色忽然想起一事。
「……从刚才我就想问了,你和第一次见面时给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呢。」
原本还以为她一定是个和「活泼」沾不上边,文静乖巧从不生气的孩子。没想到战斗.结束,她就变得快活饶舌,表情也丰富多了。
「啊?你说缪儿吗?那当然喽,看到一个眼神阴险,态度恶劣,看似凶恶家伙的食物小偷,就算不是可爱的缪儿也会退缩的吧?」
「很好,看来你是想成为我刀下亡魂是吧?」
「啧!办得到的话你就试试看啊!只要是为了保护缪儿,我连大便都可以吃!」
「…………身为一个人这样已经没救了吧。」
缪儿表情复杂,一脸困扰的模样。呃,很明显的,她也退避三舍了。
「哼!这表示她对我就是这么重要!」
阿诺鲁德哇哈哈地放声大笑,缪儿却转向日色:
「那、那个……刚才谢谢你救了我们!」
「嗯?不用在意,而且我也收到回报了。」
听日色这么一说,表达了感谢之情的缪儿总算放下一颗心。即使如此,眼眸深处还是可窥见一丝淡淡的怯色。
「再说,你做的酱汁真的很好吃。」
「……咦?真、真的吗?」
「不好吃的东西我是不会说好吃的,你真厉害。」
「欸……那那那那那个……那个……谢……谢谢哩。」
虽然知道她是语无伦次吃了螺丝,日色并不打算吐槽,装作没听见。可是,阿诺鲁德看到缪儿听了日色的话后红着脸蛋的模样,却有点不高兴。
即使如此,缪儿被称赞对他来说还是一件好事,也就不追究了。
「对了日色,我有事想问你。」
「关于我的能力,我是什么都不会说的喔。」
「可恶……」
果然是这件事,日色赶紧先打预防针。
「可、可是,我从没看过那种魔法,那种让剑伸长的魔法。」
「那不是剑,是刀。」
「刀?这么说来我刚才没看仔细呢。那是刀啊?好像是很厉害的名刀。」
「是不是名刀我不知道,确实非常顺手好用。」
「是喔~那刚才那个……」
「关于魔法的事我是不会说的喔。」
「为什么嘛!有什么关系!都给你吃肉了!」
「肉是我参加战斗应得的报酬吧?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唔唔……」
阿诺鲁德这才知道什么叫束手无策。
「话说回来,你还真爱管别人的闲事。」
「咦?不管怎么说,我们都一起吃过饭了。再说,你看起来也不像恶人。」
「这种事你怎么知道。我毕竟是个人类,说不定会袭击那边那位『兽人族』的小不点唷?」
「——咦!」
瞬间,缪儿脸色发青,用双手压住帽子。阿诺鲁德则将手搭上剑柄,脸上显现出敌意。日色若无其事地看着他们。
「你、你是指什么?」
「有刚才的反应就够了。」
阿诺鲁德的反应,等于间接承认日色说的是正确答案。
「咕呜……你怎么会知道?」
「……嗯。」
手指指向某个地方——是缪儿的屁股。
「你、你这混帐,不准你对缪儿有非分之想!可恶!」
他似乎误会大了,无可奈何的日色只好告诉他。
「你看仔细,从刚才就一直动来动去啊……她的尾巴。」
「咦?」
这次轮到缪儿吃惊了。急急忙忙确认了自己外露的尾巴,吓得倒抽一口气。覆着一层银色毛皮的蓬松尾巴,正从裙子底探出头来,左右摇摆。
「喂,喂,缪儿……」
阿诺鲁德也吓得动弹不得。
「对、对对对对不起!」
看来是因为肉太美味,让她松懈了戒备,尾巴才会不小心从衣服里露出来。
「尾巴是『兽人族』的象征之一吧?还有,她头上戴着的那个,是要用来掩饰另一个象征,兽耳。我说得对吗?」
「……这孩子确实是『兽人族』,可是缪儿她……我们又没有做什么坏事!所以请你不要告诉任何人!」
阿诺鲁德用严肃的表情这么说,日色只是紧盯着他。
或许把日色当成排斥兽人的人类了,阿诺鲁德瞬间脸色铁青,摆出架势,随时都可能拔剑……但是,这是不需要的。
「告诉别人?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不管小不点是人类还是兽人,我都没有兴趣知道。」
「……什么?」
两人不由得瞠目结舌。
「说起来,不就是种族不一样而已吗?大家都生活在这里,没什么不同。」
「你、你……」
「与其一一在意那种事,我宁可多读点书,还比较有建设性。比起种族相同或相异,好吃的饭菜和书本的内容更重要吧?」
日色的语气就像在说:担心那种事的人是笨蛋。阿诺鲁德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日色,你这家伙真有意思!」
「不准看着我笑,砍你喔!」
日色虽然擅长嘲笑别人,被别人嘲笑时却会很火大。阿诺鲁德不管日色说什么,自顾自地拍着膝盖捧腹大笑。
「不不不,这样啊。说得也是,其中也有像你这样的家伙呢。」
说着,阿诺鲁德不知想起什么,转身背对日色。
「……你在干嘛?」
突然被他用屁股对着,日色脸颊抽搐,认真考虑是否还是该砍了他。
「你看着就是了。」
接着,阿诺鲁德掀起衣服,从中露出一条尾巴。日色稍稍瞪大了眼睛。
「……你也是啊?」
「对,我们都是『兽人族』!」
据他所说,他们是想穿过前方的国境,回到『兽人族』居住的大陆。
可是,这里是『人族』居住的大陆,在现在的世界情势之下,要是自己的身分曝光,或许会招来一场灾难。
比起『魔人族』,人类对『兽人族』的认识较多。虽然不至于被当场杀死,不可否认的是,一旦身分曝光,还是会引起周遭异样的眼光。
更何况,人类里也有思想激进的人。那种人阿诺鲁德见得多了,所以才会选择隐瞒真实身分,假扮成人类生活。
这时日色突然发现,如果阿诺鲁德是兽人,那他身上还少了一样东西。这么一想,朝他头上投以一瞥。察觉日色的视线,阿诺鲁德先是笑了笑,接着又说:
「你想问……为什么我没有兽耳是吗?」
没错,他并没有戴帽子。但是,头上却也不见兽耳。不但如此,他还有一对人类耳朵,所以看起来才会完全像个『人族』。
「想知道吗?」
「不想。」
「这样啊,既然你这么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吧。」
「等一下,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哎呀,有什么关系嘛?再说……这件事和你……应该说和整个『人族』也不是毫无关系。」
趁日色听了这句话后无法反驳时,阿诺鲁德赶紧继续往下说:
「我的这个啊……是被夺走了。」
「被夺走?」
「对,因为我原本是个奴隶。」
奴隶制度。这主要是人类为了虐待兽人而建立的制度。大部分状况都是人类诱拐年幼的兽人,在他身上刻下名为『魔锭纹』的纹章。
这种纹章具有防止兽人逃亡与反叛的效果,如果有人想付诸行动,身上的魔力就会引起反应,造成剧痛。
很久以前,在兽人还没有自己的国家,没有力量也没有地位与权力的时代,许多人类会将兽人视为家畜奴隶,而许多兽人也因此在人类手中奴隶化。
现在表面上虽然已经没有奴隶制度,这种制度在地下社会却依然苟延残喘,也有奴隶市场的存在。
阿诺鲁德就是其中的受害者。当他被当作奴隶买下时,人类撕裂了他的耳朵。
那时,只不过因为人类心情不好,他就永远失去身为兽人骄傲的耳朵了。
「就是这么回事。」
「后来,我想尽办法消除『魔锭纹』,逃了出来。啊,对了,这对人类耳朵是做出来的喔,你看,看起来就像真的吧?」
从外观上看来,那怎么看都是真正的人类耳朵。他说是拜托熟人做的。如果要掩饰兽人的身分,这确实是最好的障眼法。
「那种纹章这么简单就能消除吗?」
「不,除了主人之外没有人能消除。可是,只要主人一死,就会自动消失。」
「那么大叔你……」
「对啊,不过我没有直接下手。是一个知道我和其他奴隶遭遇的人,帮助了我们。」
主人死了之后,阿诺鲁德终于重回自由之身。听着这番话的缪儿,露出悲伤的表情。
「哎,总之获得自由的我,开始在世界各地旅行,也成为一个厨师!如何,很光辉灿烂吧?」
「是否光辉灿烂我不知道啦。原来你过往的人生这么坎坷啊。正常来说,有过这样的经历,不是应该一看到人类就感到害怕吗?」
能像这样和日色神色自若的交谈,这才教人觉得不可思议。阿诺鲁德自嘲地笑了起来。
「很久以前确实是那样啊,不过那都过去了。再说,救了我们的也是一个人类。」
「如果是我,肯定会展开复仇,以牙还牙……」
日色背后飘出一阵黑色的气场。
「你,你好可怕……哼,即使如此,我现在过得很幸福,这就够了。」
抚摸的缪儿的头,阿诺鲁德这么说。缪儿也眯起眼睛,好像很舒服的样子。
「对了日色,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是来出什么任务吗?」
「我没有义————」
「不要再说什么没有义务回答的话了,这点小事至少该告诉我们吧?」
其实,就算说了对自己也没有危害,只是,倒也没有说的理由。说了只是满足阿诺鲁德的好奇心吧。不只阿诺鲁德,连缪儿都兴冲冲地盯着日色看。
沉默了一段时间,敌不过这两人的日色这才叹了口气。
「…………呼,我的目的是……」
「越过国境。」
「……咦?这、这表示……」
「是啊,和你们一样。」
「为什么啊?为什么身为人类的你要去我们兽人生活的大陆?」
「咦?当然是因为想去看看啊,这还用问吗?」
「………………你再说一次?」
「我不清楚世界情势,也没有兴趣。我只做我自己想做的事。就算有人阻碍还是会坚持下去,最糟的状况就是杀了对方。」
两人继续沉默。
「…………噗!」
阿诺鲁德噗哧一声,又大笑了起来。看到他又对着自己大笑,日色额上冒起青筋。
「有什么好笑的,变态。」
「你这家伙,不要把那头衔加到我身上!」
「说起来,我现在做的就跟大叔你们做的一样吧?」
阿诺鲁德突然换上严肃的表情说:
「这种事不是用危险就能形容的,你明白吗?尤其是现在,『兽人族』在各种意义上都变成好战的种族,看到人类是不会善罢甘休。」
「那很好,我就还以颜色。」
「……你是认真的吗?」
「当然,没有逃避的理由。」
「兽人很强。」
「但是我更强。」
既然有《文字魔法》,日色相信一定有办法。
「喔,口气这么大啊。我愈来愈想知道你的事了。」
「不要这样,我都打哆嗉了。不好意思喔,我对男色一点也没有兴趣。」
「我也没有好吗,混帐!你说谁爱男色了啊,喂!」
接着,阿诺鲁德又破口大骂:你这家伙是不是不想好好讲话啊!日色淡淡回以「说不定喔」。看在一旁的缪儿轻轻笑了起来。
不明白她为何看着自己笑,日色问:
「嗯?有什么好笑的?」
「啊,对不起!」
「呃,我只是问一下而已……」
「啊……那个……我只是在想,日、日色哥是好人呢……」
我是好人?从来没有人这样说过,也没想过会有人这么说,反而觉得浑身上下都不对劲。
「喂喂,缪儿,这家伙哪里像个好人啦?他肯定是坏人吧?」
「才、才没有那种事呢!日色哥救了我,而且……总之他就是个好人!」
被缪儿坚持的气势压倒,阿诺鲁德抓抓脸颊,不再多说什么。
「好啦,我是不是个好人并不重要。别管那个了,能不能让我看看帽子底下的东西呢?」
「……咦?」
对日色突如其来的要求,缪儿一脸困惑。可是,不只尾巴,日色更想看到兽耳。毕竟人都来到异世界了,当然想亲眼瞧瞧。
「不行吗?」
「呃……啊……好吧,那……」
一边抬起羞耻的眼神往上窥看,她还是伸手取下了帽子,慢慢露出藏在下面的兽耳。
「喔喔,原来是长这样的啊。」
「呜、呜呜……好害羞喔……」
那确实是如动画或漫画里常见的兽耳。微微抖动的模样,实在非常可爱。
没想到能这么快就遇到来这个世界后最想看的兽人,真是个好兆头。日色心满意足地点点头。
老实说,其实更想仔细观察,再用手触摸看看。不过,初次见面就这么做实在太过分,考虑到对方年幼又是异性,只好将这样的心情按捺下来。
「已经可以喽,谢谢。」
「啊,是,好的。」
缪儿还是红着一张脸,重新戴好帽子,低下头掩饰羞赧。看来这种事对她来说真的很羞耻。
看到这样的缪儿,阿诺鲁德不满地发出「哼哼哼!」的嘟哝。大概是看不惯日色和缪儿之间的气氛,硬是把身体挤进两人之间。
「干嘛啦,大叔?」
「没~没什么啊。」
「你太明显了喔?」
突然挤进来,还吹着不甚高明的口哨,任谁看了都不像是没什么的样子。
「总、总而言之,能在这里相遇也是缘分。既然目的地又一样,要不要跟我一们一起走?我可以帮你带路。」
「开什么玩笑,少用那种上对下的态度跟我说话。我一个人就……」
说到这里,日色沉吟起来。看他忽然沉默不语,阿诺鲁德问:
「怎、怎么了吗?」
「……你应该说『请你跟我们一起来』才对吧?」
「可恶……臭小子……你真是的。」
咬牙切齿地瞪了日色一眼,立刻又叹了口气。
「哼~我知道自己嘴上辩不赢你,所以算了。总之,你是愿意跟我们一起行动喽?」
「随你高兴就好。」
原本虽打算一个人行动,仔细想想这也不失为一个好机会,能学到不少关于兽人的知识。
既然接下来要前往的是兽人的大陆,与其在毫无基础知识的状态下踏上那块土地,多知道一些总是好的。所以日色才会答应同行。
「啊,还有。」
阿诺鲁德突然恶狠狠地瞪着日色。
「什么事?」
「给你一个忠告。」
「到底是什么事?」
「…………不准对缪儿出手。」
「你这个变态,我很正常的好不好。」
「开什么玩笑!我才是超级正常啦,白痴!」
「嗯,这倒是第一次听说。我对女童虽然没有兴趣,但你不是除了女童之外都没有兴趣吗?」
「很好~想去外面单挑是吗?你这个臭小子大白痴!」
「这里已经是外面了耶,萝莉控。」
「不准那样叫我!」
看到两人还是为了一样的事斗嘴,缪儿无奈地耸耸肩,用谁都听不到的声音嘀咕:
「人家才不是女童呢。」
只可惜谁都没听见。
「我说日色,刚才战斗时我也有个感觉,你的等级是多少?」
正在穿越【托丘山脉】时,阿诺鲁德丢来一个问题。
「为什么问这个?」
「不是啦,你虽然会使用奇妙的魔法,但我总感觉你的等级并不高啊?」
「什么根据让你这么想?」
「因为啊~作为一个『人族』,你的体能确实高得奇怪,杀气也够成熟,可是战斗时的动作就是有种外行感。」
「…………」
「所以我才猜测,你强归强,战斗经验应该没那么多,等级也不高吧?」
阿诺鲁德的洞察力令人佩服。的确,日色被召唤到【伊蒂亚】的时间并不长。
虽然挑战了不少委托任务,也和多得数不清的怪物交手过,和冒险老手比起来,自己还算是小意思吧。
光从刚才那场战斗中就能观察出这么多,阿诺鲁德的洞察力真令人赞叹。
「你说呢?等级高低不是问题吧?重要的是强还是弱。」
「我说你啊,接下来我们可是要一起旅行吧?战斗时也会遇到必须互相掩护的时候,知道彼此的等级不是比较方便吗?」
日色默默注视阿诺鲁德的眼睛,那里面既感觉不到任何虚伪的要素,他说的也确实是对的。
「好吧,算你有道理。」
「既然如此——」
「大叔你的呢?」
「啥?」
「你的等级是多少?」
「喔,我吗?我是31。」
日色凝视毫不迟疑说出自己等级的阿诺鲁德。
(……还是确认一下比较好?)
将魔力集中在食指,趁他不注意时迅速写下文字。
(用这个字应该能调查得出来。)
『窥』。
用这个字窥看对手心中所想的事和对方的《状态》,这么一来就能验证阿诺鲁德说的是不是真的。
阿诺鲁德·欧席恩
LV  31
HP  305/315
MP  158/158
EXP  46879
NEXT  5250
ATK  334(378)
DEF  298(315)
AGI  278(283)
HIT  206(208)
INT  95(96)
《变装特性》  风
《变装术》  风牙、风阵爆爪、爆风转化
《称号》  风之友、原奴隶、厨师、傻爸爸、热血男、被称为变态的男人
缪儿·卡斯托蕾亚
LV  13
HP  107/111
MP  82/82
EXP  2655
NEXT  533
ATK  102(105)
DEF  100 (108)
AGI  99(102)
HIT  77(78)
INT  54(58)
《变装特性》
《变装术》
《称号》  被掠夺者、我的天使、可爱小花、忍耐之子
确认的结果,他的等级确实是31。顺便也确认了身边的缪儿等级,是13。只是,阿诺鲁德的称号差点让日色忍不住笑出来。
不过,这么一来就证明了阿诺鲁德没有说谎。其实原本可以不必这么谨慎,只是日色一直想确认『窥』这个字的效力,现在正好是个机会。
在他们的《状态》中最引人注意的是《变装术》。那是原本应该写着魔法的地方,兽人的写法似乎和人族不一样。
(刚才感觉不到魔力的那招就是这个吗……原来如此。)
等找到时间再好好查明关于《变装术》的事吧。
「…………我是23。」
既然阿诺鲁德诚实以告,在此就坦承回答吧。就算被知道了等级,对自己也不会造成什么影响。
不过,这次的事让日色确定阿诺鲁德是个相当憨厚老实的人,也有老好人的一面,总体来说,他是个好家伙。
自己虽是性格多疑的人,至少可以肯定他俩不会欺骗自己。
(尽管还无法做到完全信任,暂时跟他们一起行动或许也挺有意思。)
正当他这么想时——
「太好了!果然我的等级比较高!赞!赢了啦!」
年纪老大不小了,还像个孩子一样比出胜利手势,高兴得不得了。阿诺鲁德对自己表露出的优越感,令日色有点不爽。
「哼,等级又不代表全部。你在高兴什么啊?变态。」
「不准说我变态!你这家伙,不服输吗!」
「……你说什么?」
「不要这样!」
见两人吹胡子瞪眼睛,缪儿夹在中间不知如何是好。
「要不然,打一场试试看啊?」
「喔,这个有意思!就让你见识见识大人的厉害吧!」
※
看着争得脸红脖子粗的两人,缪儿心想,再这样下去真要大打出手了。
(总、总之得先想想办法阻止他们!)
也不知想到了什么,缪儿突然奋力向前冲。阿诺鲁德被她吓了一跳,嘴里叫喊缪儿的名字,她才猛然停下脚步。
「我、我们快走吧大叔!只要越过这里,马上就看得到村子了吧?」
「喔,对。」
「我肚子饿了!我们快走吧!」
缪儿再次向前飞奔,总不能让她一个人离开。
「吼!真是的,日色!下次再跟你把这笔帐算完!」
「恭喜你啊大叔,今天免于丢脸了。」
「你才是吧,白痴!」
缪儿确认了两人尽管嘴上吵个不停,仍然跟在自己身后追来,这才松了一口气。
(太、太好了~……真是的,大叔和日色哥都不可以吵架啦!)
可惜的是,鼓着脸发脾气的缪儿看起来一点都不可怕,这才是最有趣的地方。别说可怕了,那表情不管谁来看都只会觉得可爱吧。
靠机智阻止了那两人大打出手,缪儿满意地对自己点点头。总之,直到他们脑袋冷静下来之前,继续往前跑吧。今天的缪儿是个和事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