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短篇
  5. 精灵Baseball
  6. 繁体版

精灵Baseball
2017-06-23 09:44:00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翻译:惰性大发的某罗
修图:死亡外科医生罗
图源:圣刻123
「——士道!我也想试一下这个叫棒球的东西!」
某一天正在五河家客厅观看电视的十香突然说出了这样的话。
「棒球?怎么突然想起要打棒球?」
士道停下正在洗碗的双手,在听到十香冷不丁的发言后把脸转向客厅。接着就发现电视正在播放棒球比赛直播。而且还是在第9回合的逆转全垒打,整场观众都沸腾起来了。看来是看到这个场面后不禁对棒球产生了兴趣吧。
在客厅里还有着四糸乃、耶俱矢、夕弦、美九以及七罪等人,大家都兴趣浓浓地观看着电视。
「咔啷!一声打中球后球就飞得老远呢!很厉害啊!」
说完,十香便做出挥动球棒击球的动作。看到她这副滑稽的样子,士道不禁露出了微笑。
「哈哈……原来如此啊。不过要打棒球的话,得凑齐一定的人数,而且还需要场地和相应的道具哦?」
「唔……是这样吗?」
十香有些遗憾地皱起眉头。士道用围裙擦干双手后继续说道。
「不过要是击球练习场的话在车站对面就——」
「这不挺好嘛,想打棒球的话我可以找人做准备哦?」
就在士道说到一半的时候就像是要遮盖住士道的声音般从客厅门口传来熟悉的声音。
「琴里?」
把视线投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果然如他所料,正是士道的妹妹琴里站在那里。
琴里迅速地走到士道的身边用力拉着士道穿在身上的围裙,把自己的嘴贴在士道的耳边。
「我不是一直都在强调吗。我们要尽可能地满足精灵们的希望啊」
「我、我当然也知道啊,但是真的马上就能打上棒球吗?」
「那还用说。必要的东西我会让<Ratatoskr>准备好的。你完全不用担心」
琴里说完后终于松开了士道的围裙,转过身朝向聚集在客厅中的精灵们。
「那么、我们明天要进行棒球比赛,想参加的人请举手——」
说完琴里举起了自己的手。接着十香露出明亮的表情,充满精神地举起了右手。
「噢噢!我要打!我要打棒球!」
「好的,一个人」
琴里举起了一根手指。接着在场的所有精灵都同时举起了手。
「咔咔、有趣至极!有比赛之处必有吾之身影!」
「参战。夕弦和耶俱矢的防守范围可不止一个球场那么大哦」
「举——手!我也要玩呢——!」
「我、我也……想试一下、呢」
「……!那、那个我也!」
「诶?」
士道反问后,七罪一瞬间颤了一下肩膀把视线瞥向别处后小声说道。
「我,我也参加……如果四糸乃也要打的话……」
「嗯,这下就有6个人了」
听到七罪的话后,琴里用手数着人数。
「那么……算上我和琴里的话就有8个人了……」
「诶?我也算在里面了吗?」
「那当然。还是说让你当球比较好?我也不会阻拦你呢」
「……万万不敢,请务必让我打棒球呢」
士道说完后,琴里满意地点了点头。看着她这副样子士道耷拉着眼皮继续说道。
「……即使如此还是少一个人啊。而且更重要的是对手要怎么办?虽说她们都是从没接触过棒球的新手,但是普通人可做不了精灵的对手啊」
「关于对手我有我的门路,会在明天前安排好的」
对于士道的话,琴里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思索的样子直接回答道。……她究竟是跟什么样的队伍有门路啊。士道不禁变得不安起来。
「不过还缺少一个人得想办法解决呢。从<Ratatoskr>调来——」
「没这个必要」
还没等琴里说完,客厅的窗户突然被打开然后有一名少女出现在那里。
「哇啊!?」
因为这冷不丁发生的事情士道不禁颤了一下身体,但很快便发现那名少女是自己的熟人。
「折、折纸!?」
没错。没有任何征兆突然出现在那里的,正是士道的同班同学•鸢一折纸小姐本人。
「事情我都听说了。最后一人就在这里」
折纸挑起眉端用大拇指指向自己。
听到她的话后,原本因为折纸的突然登场而有些茫然的十香大声喊道。
「别开玩笑了!你突然出现在这里胡说什么呢!」
「士道。我想要看士道的球棒」
「你、你这家伙!不要无视我!」
瞬间五河家的客厅就变得喧嚣起来。士道为了安抚大家开口说道。
「总之!大家决定下每个人的位置吧!还有击球顺序!快点哦!先到先得哦!」
然后大约过了20分钟后。
放在桌子上的白纸上写下了队伍名『天宫Ratatoskr』的击球顺序。
1棒……鸢一折纸。一垒手。
2棒……八舞耶俱矢。右外野手。
3棒……五河士道。游击手。
4棒……四糸乃。捕手。
5棒……五河琴里。二垒手。
6棒……夜刀神十香。投手。
7棒……七罪。三垒手。
8棒……八舞夕弦。左外野手。
9棒……诱宵美九。中坚手。
「…………」
看了看完成的击球顺序表,士道脸颊上不禁流下了汗水。
虽说是根据每个人的意愿决定的因此导致有很多想要吐槽的地方,但是最令人在意的地方是——
「……第4棒捕手四糸乃……这真的没问题吗?」
士道注视着在精灵之中也特别娇小的四糸乃心有不安地低声嘟哝着。
这可能是士道的个人偏见,一般提起4棒捕手都会联想到像『ドカベン』中的山田太郎那样虎背熊腰的壮汉所担当的位置。一阵强风就能够吹走般娇小瘦弱的四糸乃真的能够担当此任吗……?
但是这个击球顺序是根据四糸乃本人的热切希望所决定的。
不光是四糸乃。折纸是第1棒、琴里是第5棒、七罪是第7棒、耶俱矢和夕弦是第8棒、美九是第9棒,十香则是希望成为第10棒。不用说棒球的击球顺序里并没有第10棒。
她们对于数字的坚持可以说是超乎寻常。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她们如此拘泥于这个顺序呢。真的不可理解。非常不可理解。……因为名字当中的数字?我完全听不懂在说什么呢。
这件事暂且先放一边,还是继续说一说击球顺序的事情。基本上都是尊重了每个人的意愿安排的,但是也不能够安排两名第8棒,于是让八舞姐妹两人进行猜拳胜负,输掉的人换成别的位置。
然后十香和士道也都安排在空位后终于完成了击球顺序。顺便一提,虽然十香是第6棒,但是衣服背后的号码却是10号。
即使如此让四糸乃担当第4棒捕手有点太过强人所难了。士道不禁挠起了自己的脸颊。
貌似是察觉到了士道的心思,四糸乃左手上的玩偶『四糸乃』开口说道。
『不用担心不用担心!无论是什么样的投球四糸奈我都会接住的!』
说完它便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呃……嘛,反正也只是玩玩而已。如果感觉不行的话马上就找人交换位置,你可不要勉强自己哦?」
「好、好的……我会努力的!」
四糸乃强有力地点了点头。就在这时,琴里拍了两下手让大家的视线都集中在了她的身上。
「那么每个人的位置就这么定了。在明天前我会准备好场地和对手的,所以大家今晚要好好休息哦」
『噢——!』
听到琴里的话后,所有人充满精神地举起了手。
◇
然后,第二天。
「这……这是什么啊啊啊啊啊啊!?」
被带到『比赛场地』的士道不禁大喊道。
这样的反应也是理所应当的。毕竟士道他们被带到的地方并不是公共操场或是河边的空地,而是能够应对全天候的巨大圆顶球场。
只曾在电视中看到过的巨大球场,并且拥有着能够容纳数万名观众的观众席。球场正面则是有个电子记分榜,显示有士道等人的名字以及恐怕是在昨晚赶做出来的『天宫Ratatoskr』的队标。
「噢噢、这还真厉害啊!」
「好广阔……呢」
「…………」
「咔咔!甚好!正是符合吾之霸业的场地!」
「感叹。真不愧是琴里呢」
「呀——!真是好赞的场地呢——!忍不住想要在这里歌唱啊——!」
「……那、那个……是不是有点太大了啊……?」
……大家(除去部分人)都显得十分高兴,然而士道却不禁变得有些忐忑不安。于是走到琴里身边低声说道。
「……喂、虽说不是第一次了不过这次是不是有点弄过头了啊?毕竟是一群没打过棒球的人打比赛,找一个更小的场地不是更好……」
「这是为了以防万一。十香要是在一个没有屋顶的球场里用尽全力击球的话,谁知道球会飞到哪里呢」
「你、你说的确实也没错了……」
然而士道在意的并不只有这一件事。他眯起眼睛把手指向球场另一端。有一个穿着白色球衣的松鼠呆呆地站立在那里。
「琴里……那个是?」
「啊啊。那个是球队的吉祥物、拉塔托斯君」
「吉祥物!?」
「是啊。昨天船员们熬了一晚上做出来的。能赶在今天做好真是太好了」
「……真的有必要花精力和时间在这种地方么?说起来那个吉祥物也只是站在那里什么都不做呢……」
「令音她也很疲倦的你不要再勉强她了」
「令音小姐!?里面的人是令音小姐吗!?」
士道不禁大喊道,然而琴里却毫不在意他的反应,转动着脖子环视着整个球场。
「那么,对手也差不多该到了呢」
「说起来,你有对手的门路是怎么回事?」
「啊啊、那个嘛——」
就在琴里说到一半的时候。
不知道从何处传来嘻嘻窃笑声。
下个瞬间在投手丘处有黑影盘踞在那里,接着身穿红与黑双色舞裙的少女出现在那里。待在球场中的精灵们一下变得紧张起来。
「什……!?」
「狂、狂三!?」
「呵呵,真是好久不见了,士道先生」
在说出士道的名字后,少女——最邪恶的精灵•狂三露出了微笑。
就在大家露出警惕的表情时,琴里则是很自然地搭起话来。
「你来的够晚啊」
「哎呀,时间应该是刚刚好哦」
看到两人就像是朋友般的对话,士道有些疑惑地皱起眉头。
「……那个、琴里?这是怎么一回事?」
「那还用说,是我邀请她的啊。昨天通过SKYPE约的」
「用SKYPE!?狂三你原来还玩SKYPE吗!?」
「这有什么可惊讶的呢?这不是很常见的事情嘛」
「你说的也确实没错了……」
「啊,对了。狂三你这周日有空吗?我想去看上周上映的那个电影呢」
「哎呀哎呀。那么我就陪你一起看吧。不过这是我第二回看这部电影呢」
「诶——。你已经看过了?你可别剧透我啊——?」
「两人之间的关系跟小说正篇没有任何的关系!跟小说正篇没有任何的关系!」
士道不禁大喊道。就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喊出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但是却有一种不这样说的话这个世界观本身就会发生崩坏了的感觉。
「……也就是说,难道说你说的对手就是……」
「——呵呵」
就像是要遮盖住士道的话语般,狂三打了一个响指。
接着狂三脚下的影子向左右两边扩展——然后从黑影中出现多名身穿红黑球衣的『狂三』。与此同时电子记分榜上也表示出队名『时崎Kurumis』和以狂三作为模型的队标。看来在积分处那边也有狂三的分身潜伏进去了呢。
「……这是!」
「嘻嘻嘻、由『我们』来做你们的对手应该不会有任何的问题吧?」
接着狂三便眯起了眼睛。
——于是天宫Ratatoskr与时崎Kurumis的比赛拉开了帷幕。
第一回合的先攻是Kurumis。士道等人纷纷站在之前商定好的防守位置上注视着狂三们的动作。
十香站在投手丘上,四糸乃则是蹲在本垒处。两人都在身上套上了白色球衣,十香的左手戴上了棒球手套,四糸乃则是装备上了特制出来的与『四糸奈』合为一体的捕手手套。
然后对方的第1棒•狂三手握着球棒站在击球区。……当然,因为她们所有人都拥有着相同的外貌因此只能是通过背后的号码进行区分。
「嘻嘻嘻……来吧,十香小姐。随时可以扔球过来哦?无论是什么样的球我都会华丽地击飞呢」
狂三在露出挑衅般的笑容后举起了球棒。
「别小看人!喔哦哦哦哦哦噢噢噢!」
接着十香高高举起自己的手臂用力一挥把球扔了出来。
没有任何的投球姿势可言,只是单纯地以自己的蛮力把球扔出来了而已。然而精灵的臂力却使得它变为了惊人的高速球。
——咻咕!只留下了这么一声后球就被吸进『四糸奈』手套之中。与此同时捕手四糸乃也倒向了后方。
「呀……!」
『哇啊——!』
「好球!」
在看完整个过程后站在四糸乃身后的裁判•狂三大声喊道。没错。因为人数不够的原因,包括司垒裁判最终也都让狂三的分身担当。
即使是狂三也不可能轻而易举地击中十香刚才所投出的球呢。这样的话我们还有机会。
——就在士道如此思考的时候,第1棒击球手狂三缓慢地举起了球棒并指向了球场外。
「本、本垒打预告……!?」
士道不禁皱起眉头。是说她有自信击飞十香的高速球吗。
「唔……?」
十香似乎也察觉到了狂三的意图。有些不爽地吐了口气,就像是在说能击中的话就给我击中一个看看一般再度高高举起自己的手臂。
然而就在这个瞬间。
「<刻刻帝>——【二之弹】」
坐在板凳处的狂三举起了长枪朝着投手丘上的十香扣下了扳机。
「……!?」
就在触碰到子弹的瞬间后,十香的动作变得异常缓慢。【二之弹】。能够让击中对象的时间变得缓慢起来。
「什——!」
不用说处于这种状态下的十香所投出的球不可能具有足够的速度。1棒击球手狂三悠哉地注视着缓慢飞来的投球并全力挥舞起球棒。
接着想起清脆动听的响声,棒球画出完美的弧线飞向了观众席。
「嘻嘻嘻、就如我所预告的,是本垒打呢」
第1棒击球手狂三露出微笑后把球棒放到了地上,然后就像是故意展示给士道等人看般缓慢地把身体转了过去。
「咕……!你太卑鄙了、狂三!」
「哎呀哎呀,你的说法很奇怪呢。我不记得规则里有禁止这么做哦?」
「用枪射击他人这已经是违背社会规则的行为了,更不用说违背棒球的规则了」
士道发出悲鸣般的声音,然而狂三却并没有搭理他的话。接着从板凳席走出第2棒击球手狂三。
「咕……!」
十香心有不甘地呻吟后攥紧棒球并抬起了一只脚。
就在这时和刚才一样,坐在板凳席上的狂三再次把枪口瞄向了十香。
然而十香也不是吃素的自然不会被同样的伎俩骗两次。十香在千钧一发之际扭转起身体,一边向前方投球一边躲避开狂三的【二之弹】。
「哎呀……?」
「呀——!十香小姐太帅了——!」
狂三不禁挑起眉端,美九从中央发出欢呼声。
然而即使躲开了【二之弹】,因为是用不自然的姿势投出的球,这次的球速自然也比不上第一次的投球。
「这种程度的话——」
第2棒击球手狂三以锐利的目光挥起了球棒。发出尖锐的响声后,球以半身高的高度飞向了三垒。
「哇……哇哇!?」
由于球突然间朝自己所在的区域飞过来,作为三垒手的七罪瞬间变得混乱起来。急急忙忙跑向球飞来的地方但也已经晚了。棒球直接穿过了七罪的身边弹向了左外野。
「库——」
「嘻嘻嘻、这个机会我拿下了」
第2棒击球手狂三朝着一垒跑去。但是——
「诶……!?」
瞬间摔倒在地面上。
不过这也是必然的事情。不知不觉间在本垒附近的地方都被一层薄冰所覆盖了。
「四糸乃!」
「我、我不会让你……走的!」
看来四糸乃通过让一部分灵力发生逆流从而冻住了地面。就在这个时候左外野手夕弦抓住了球。
在看了这一系列攻防战后,二垒手琴里用鼻子哼了一声。
「你该不会说这是违规吧,狂三」
「呵呵——正合我意呢」
两人的视线交织在一起迸发出激烈的火花。
总感觉……这场比赛不可能以正常的形式进行下去了呢。
之后的比赛只能使用惊人这个词来形容了。
狂三打出去的球被美九用音壁挡了回去,八舞姐妹用旋风把球刮回去,替换成投手的琴里投出燃烧着的变化球,七罪把三垒垒包替换成一踩就炸的地雷。折纸虽然只是个普通人但却也表现出极其出色的表现。即使转换成进攻方,每个人也没有就此停止使用自己的能力。
当然不用说,狂三也不可能就此认输了。不光是用【二之弹】来减慢对手的动作,还使用【一之弹】来提升跑垒的速度,用【七之弹】完全停止对手的动作,或者是从影子中伸出『手』来抓住对手的脚等等阴险的妨碍行为。如果说这场比赛有电视直播的话,估计会取得惊人的高收视率呢。
——然后终于到了第九回合后半回合。
「咕……状况很不妙呢」
在板凳席处的琴里一脸不快地紧咬牙齿。
在那之后双方各自取得了相应的分数,现在比分则是Kurumis12分,Ratatoskr是9分。在第9回合后半回合落后3分。正处于非常不利的局面。
但也不是说完全没有逆转的可能。
现在三垒上有夕弦,二垒有折纸,一垒处有耶俱矢。只要再打一击本垒打就能够一口气逆转了。
但是现在出局人数也有2人了。只要再出局1人比赛就结束了。
然而——仿佛是神明的恶作剧般,下个击球手正好就轮到了至今为止唯一没有任何表现的士道。
「士、士道先生……」
「……我说、你能行吗……」
四糸乃和七罪向自己投来不安的视线。
「呜……」
士道不禁变得说不出话来。说实话自己很想让她们两人安下心,但是自己在前8个回合里连一次球都没打中,因此也说不出什么具有自信的话语。
在咽了一下口水后,不知是不是因为紧张所导致的,全身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
就在这时有东西触碰到士道的肩膀。——是十香的手。
「士道的话肯定能做到的。要相信自己」
「十香。但是我——」
「不用担心。我也和你在一起」
说完后十香把写有『鏖杀公』的棒球球棒递给自己。士道放松自己的肩膀后轻轻吐了口气。
「……那么我上场了」
握住球棒站在击球区。与此同时,原本站在投手丘上的投手狂三和至今为止一直坐在板凳上不断射出<刻刻帝>子弹的『狂三』本人进行了交换。
「什……」
「嘻嘻嘻、最后一人我就不使用<刻刻帝>来进行比赛了」
说完便挑起嘴角露出微笑。恐怕是认为——面对士道的话完全没有使用子弹的必要呢。
「……正合我意」
士道低声嘟哝着,然后用双手握住十香托付给自己的『鏖杀公』。
投手狂三用漂亮的动作将球扔了过来。从投手丘到本垒之间画下一道笔直的白线,捕手手套发出沉闷的声音。
「好球!」
「库……」
士道露出痛苦的表情后,再次瞪向投手狂三。
「嘻嘻嘻、要是被如此注视的话、我会感到——害羞的!」
狂三再次投出直球。士道伴随着她的动作全力挥动起球棒——
「好球!」
「咕——」
即使没有使用灵力,人类和精灵之间身体基本素质也有着巨大的差距。像折纸那样经历大量训练的话或许还有可能,自己这样的一般人是不可能击中精灵所投出的球。
这样下去——会输掉比赛的。士道能够感觉到自己的手心已经完全湿透了。
「你在干什么啊士道!」
「达令!你不要太着急了!」
「请……加油……!」
从背后传来大家的声音。士道不禁在脸颊上流下汗水。
「就算你们那么说我……」
「士道!」
就在这时十香的声音传进士道耳中。
「回想起当初显现出<鏖杀公>时的感觉。士道的话一定能做到的!」
「<鏖杀公>……」
士道把视线投向棒球球棒『鏖杀公』,然后重新握紧球棒。
在轻轻吐了一口气后,把身体朝向狂三。
「那么——我要投球了哦,士道先生。这就是最后一球了」
与此同时狂三缓缓地抬起一只腿。
士道一言不发地注视着她的动作。
在或美岛第一次显现出<鏖杀公>的时候。切开八舞姐妹所刮起的飓风的时候。潜进DEM社日本分部的时候。以及——将降落到天宫市的人造卫星切碎的时候。
为了将那时手握天使的感觉回想起来,将意识全部集中起来。
士道突然感觉自己全身被某种温暖的物体所充满。
瞬间——一种奇妙的感觉支配了整个身体。
身体在产生意识之前便开始行动起来的感觉。士道朝着向自己迫近的棒球用尽全力挥动着球棒『鏖杀公』。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咔啷一声后,从双手传来沉重的冲击。下个瞬间棒球就越过观众席飞向了远方。
『——————————!!』
站在板凳席处的精灵们同时发出声音。然后站在各垒上的八舞姐妹和折纸以及士道在跑回本垒后——比赛结束了。
12对13。是天宫Ratatoskr的胜利。
「哎呀哎呀……在最后关头被逆转了呢」
投手狂三在取下手套后无奈地耸了耸肩。
「士道!」
「士道」
「咔咔、做得好!不愧是吾之下仆!」
「赞赏。非常漂亮的一棒」
大家都聚集在士道的身边,虽然士道被大家挤在中间但还是不禁露出了微笑。
「谢谢。不过能够赢球……也是多亏了大家」
士道说完后天宫Ratatoskr的各位都露出满面笑容(除了折纸和七罪以外),情绪变得更加高涨起来。
就在这时十香突然想起了什么般开口说道。
「对了!打出致胜一球的击球手要抛到空中进行庆祝呢!」
「哈……?」
抛到空中。在听到危险的词语后士道的表情一下冻住了。
「呀——!这个主意很不错呢——!」
「哼,好吧。特别允许你们这样做」
然而大家是因为获胜而情绪高涨呢,还是说故意想弄成这个局面呢,不过貌似没有人注意到士道所察觉到的问题。
「等、等一下!要是以你们的……特别是十香的力量把人抛到空中的话——」
「来了啊啊啊啊啊!」
话还没说完,士道的身体就被十香她们举了起来,然后朝着球场屋顶抛了起来。
「——呀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宽阔的球场中响起获胜方功臣的惨叫声。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短篇 精灵Basebal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