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Only Sense Online绝对神境
  4. 第二卷
  5. 八章 幻兽大食怪与辅助
  6. 繁体版

八章 幻兽大食怪与辅助
2017-06-22 20:26:25

		

发生紧急任务后,我们赶忙回到自己的营地。迎接我们的,是像蜂群般到处奔波的玩家们。
我还以为营地内奔波的玩家们内心与我一样动摇,但是——
「喂,马上出发去打猎啰。去找出【幻兽食怪】杀他个一番。」
「等一下啦!要不要把怪兽吸引到这边然后大家一起观战?」
「好好喔!?那我们就分团体战跟个人战,较量谁速度比较快吧。」
「那我也要参加!」
「你们看,那什么啊?有个恶心的东西靠过来了!?」
「哇喔!这么快就来了!大伙上啊!」
「「「好!」」」
「……」
感到不安的我,与干劲十足的玩家们这差距是怎么一回事……
我自北边岩山地带回来时,曾亲眼确认过一次【幻兽食怪】的身影。外型有如扭曲的树木,有着血盆大口与参差不齐的锐利牙齿。组成这怪物的要素,可用恶心这一言以蔽之。以黑色为基调且混有茶色、身形水肿的肉制躯体。自躯体伸出的无数触手有着看似人类食指的部位,那黑色肉块中更有淡桃色、红与白的肉块或肌肉纤维,配色令人印象深刻。
像是头部的地方凹陷,双眼空洞比黑暗还漆黑,而且那刺耳的高频率叫声更重挫我的精神层面,令我不愉快地皱起眉头。
唯独这时,我才会恨自己有【鹰之眼】能看得这么清楚。但我隐约记得,最近曾在哪见到类似的样貌。
「……云……云!」
「——咦!?什、什么事!?」
「我知道云你想说些什么。这就是游戏里面的现实状况。」
在我沉思时玛琦向我搭话。将我从一度快想起的记忆中唤起,我向玛琦与赛伊姊姊询问方才我与那群血气方刚玩家的差异。
「赛伊姊姊……一般来说怪物登场的话大家不是会吓个半死吗?」
「因为这是游戏呀。就理论而言,不会出现那种可以秒掉玩家的的怪物,所以大家总会不自觉感到放心。」
「不过,这怪物设计得很有魄力,玩家看到也会反感,还挺有趣的。」
经玛琦还有赛伊姊姊这么一说我就懂了。玩家们遇到这情况,反而还兴高采烈地收集情报。哪些部位是弱点、可造成以及不可造成伤害的部位……
等等。各自热中于交换意见,没有二念。
正当我皱着眉,对这情势激烈变化颇有微词时,库洛德找到我并往这走来。
「云,来得正好。过来帮忙。」
「啊?要我帮……」
「来准备要和头目决战时用的消耗品。」
「天啊。昨天才准备了一堆今天还要喔?」
我走向库洛德指定的地点,素材全都堆在那。库洛德在离去之际,对着我的背后说:
「对了。我先说,云你拍的湖底遗迹截图成了攻略敌人的提示。其他还有各种提示四散各地,这下成功率先发现敌人的弱点了。」
「嗯,原来是这样。我懂了。」
听了那句话,我暗自窃喜截图居然派上用场,重新提起干劲制作药水。
而就在这玩家出入频繁、总动员生产道具且有一定安全性的安全区域里,迎来一件意外。
「喂!有复数幻兽食怪正朝营地前进中!大家立刻准备迎击!」
全体休息中的玩家对自愿监视的某名玩家说的话起了反应,立刻行动。而且——
「……是幻兽食怪,以及被追逐的幼兽?」
为了观看事情发展,我停下手边作业后,发现有幼兽逃进安全区域。
我看着幼兽,它们望着即刻被玩家打倒的幻兽食怪,害怕地紧紧依偎在一起。
「那个……这些幼兽该怎么办?」
一名女性将幼兽全数抱起后问道。
「为什么是问我?」
「因为……你是幼兽保母呀。」
「别那么叫我。那称呼并非出自我本意。」
明明是男的却被叫成保母,这实在不是我愿意的。这一定会成为塔克他们拿来开玩笑的话柄吧。我当下就已经觉得忧郁了,但也不能放任幼兽们不管。
「就让那些想照顾幼兽的人负责不就行了?说不定有人还可以结下契约咧。」
就算亲自进森林找,也不见得能遇上幼兽。这是个好机会,就让想照顾的人去负责吧。
「可以那么做吗?」
「当然可以,我都有两头了……我也没插嘴管别人的权利。如果有人想要幼兽的话,你就去帮它们不就得了?」
我这么一说后,发问的这人一脸呆住。随后她深深一鞠躬,回复正常道:
「谢、谢谢你!」
「别那么客气啦。岂不是搞得好像我很抱歉似的。」
我总是不擅长应付低姿态的人。这名女性原先表情认真,一瞬间流露出和善的脸色后,我立即体认到这女的已经被幼兽们迷得神魂颠倒了。
营地接下来也安全无恙地妥善照顾逃进来的幼兽。男性玩家较多的队伍各自捡了将来有希望变得强大的帅气幼兽照顾,女性玩家较多的队伍则重视外表选了可爱的小型幼兽。
大家乐得讨论要让幼兽吃些什么,战战兢兢地摸索双方间的距离。
就客观角度来看的话,这里仿佛就像某座可自由抚摸动物的广场,一片祥和安宁。
只不过呢……
「为什么连幼兽的食物我都得一手包办不可?」
「因为我们几乎都不会料理,拜托你了。」
「不是啦,我还得生产药水才行耶……」
「没问题的。只要用技能大量生产药水到MP枯竭,等待MP自然回复的那段时间再来做【料理】就行了。」
这名原先向我搭话时还很低姿态的女性,如今却对我这么说。不过后来也有数人习得【料理】天赋再经由我指导,其实也没替我加上太多负担。
不过,在太阳西下后我依然忙碌地四处奔波,在总算生产好交代数量的消耗品后,我才得以休息喘口气。
因为身处虚拟现实中,肉体虽不会那么疲劳,但精神上的负担确实挺大的。即便如此,我依旧自然做出转肩活动筋骨揉眼的动作。
「云,看来你挺累的啊。」
「原来是库洛德啊。你交代我的都帮你做了,再多慰劳我一点也不为过吧。」
「慰劳你的同时,我还有件事要拜托你……」
「喂,你这样绝对没有慰劳到我。」
「要不要一起来参加讨伐头目的行列?」
「唉,居然又向我提这种麻烦事。」
唉。我深深地叹了口气。不过既然是库洛德问我的,表示这并非强制参加。为了能多加判断,我继续听他说下去。
「幻兽食怪中的头目确定共有六头。头目弱点与幻兽食怪一样都在眼睛,但为数众多又身形巨大。最重要的是,头目还有随着时间经过,生出一般幻兽食怪的能力。」
「所以……你为什么找我参加?我又不强。」
这点相信库洛德懂的才对。我又没强到能帮上忙。
「我们现在找的人并不特别要求战斗能力。只要向云这样可以施放附魔支援、用治愈术在后方辅助的人一多,在前线的人就能不耗费多余的时间与精力战斗。简而言之就是预备兵力。」
「原来如此,我担任的角色是急救箱啊?」
自己口中说出来是有些奇怪,但我也满认同的。
「我找的都是后卫或法师等比较不容易死的职业。如果不安的话,我也可以安排让你跟熟人搭配合作……如何?」
我烦恼了一下。我有土魔法、可远距离攻击、拿药水充当补师、有附加术可强化,我可以扮演众多角色,而且身为后卫又相当保险。虽说最安全的还是留在营地生产道具……
「好吧,只是帮忙的话我愿意。跟塔克还有缪在一起,某种程度上我也安心,如果情况不对我就会逃跑。」
「呼,那就行了。」
库洛德双臂交抱微笑,但他那爽朗的样子却让人更感到可疑。而且我另有其他事担忧。
「但我可不想连利维还有柘榴也一同带到战场上。」
「拜托利利或玛琦替你照顾就行了。这件事我没去拜托那两个前锋,我既然开口邀约,自己当然也会上战场。」
如果能拜托玛琦照顾利维它们,那我就安心了。
「我就安排你跟认识的一组。就和你的姊姊搭档吧。」
「……为什么会提到她?」
「在确保安全这前提下,我尽可能安排你待在实力高超的法师身旁,再靠你的MP药水来补足法师罩门的MP管理问题。就是这样。」
「我是MP药水桶吗!」
听我这声怒吼,库洛德仅是哈哈哈地发出可疑的笑声,说他没打算开玩笑,这的确是事实。
「那我也要回去准备准备了。」
「云,你打算就那样跟头目战斗啊?有东西忘了喔。」
库洛德递来的是我托他修理的防具——黄土创造者。话说,我捏着洋装裙摆,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习惯穿着这身洋装,将防具忘得一干二净。
「升级花了我一点功夫,不过就防御方面来说应该能放心才是。」
「谢啰。那等会见。」
我与库洛德分道扬镳后,进到小屋取出素材。在时间与MP双方皆允许的情况下替宝石加工,透过【技能附加】施上魔法。
我确认制好的两种魔法宝石、装备、消耗品以及天赋构成。
准备结束后,我将伙伴利维与柘榴托付给利利照料,前往集合地点。
而在集合处——
「玛琦!?你怎么会在这里!」
「云,你太狡猾啰。居然丢下大姊姊不管,自己一个人跑来参加讨伐头目这种好玩的事。」
「不,是库洛德拜托我才……话说,他不是只有拜托后卫来帮忙吗……」
「那点小事啊——当然是我逼库洛德,要他让我加入的啰。」
哇喔,来硬的呢。我虽感到吃惊,却对库洛德一点也不同情。
与等我来到的赛伊姊姊会合后,她表示让玛琦加入也没问题,干脆地欢迎玛琦同行。
为了进行紧急任务,需同时攻略六只头目。我们负责对付的,是在南边湖泊出现的头目。
──────────────────────────
持有SP 19
【弓Lv24】【鹰之眼Lv36】【敏捷上升Lv20】【发现Lv21】
【魔法才能Lv39】【魔力Lv41】【附加术Lv12】【炼金Lv27】
【调药Lv17】【料理Lv16】
保留
【调教Lv1】【合成Lv24】【地属性才能Lv9】【工艺品Lv27】
【游泳Lv13】【生产心得Lv27】
──────────────────────────
在往湖泊的行军路上,玛琦与赛伊姊姊教导我有关队伍战斗以及集团战的人员配置、走位交替、要怎么喊话发号施令等方法。虽然基本上单打独斗的我理解起来很吃力,对于该怎么做感到不安,但她们表示诀窍就在设定明确的目标,以及熟能生巧。
所以我决定订出清楚明了的目的,然后循着目的行动。
不过目的也得依据现场状况才能下判断,临机应变听来简单,但只要弄错处理时机,就跟完全帮不上忙没两样。
在黎明前抵达目的地后,我强忍住欲从喉头深处爆发开来的厌恶感。
眼前这团黑色肉块与幻兽食怪虽有几处相似,但规模不能混为一谈。如山高的大肉块表面上覆有无数人类死去时的痛苦表情,肉怪就像头四足步行动物,四肢从自己身上的大洞爬进爬出,并发出不协和音组成的咆哮。
加上幻兽食怪的弱点「眼睛」从四肢、背部、躯体到头部布满全身,全都流着血泪,以充满怨恨且空洞的黑瞳望着周遭。
光是盯着那摇摆的触手以及深黑色的外观,就令人感到不安。我被那模样震慑而往后退一步时,有人轻拍我的肩膀。
「没问题的。小云,你不必担心。」
「没错,有我和赛伊在。」
先前玛琦听到赛伊姊姊与我同行时,开心地觉得这下可靠多了。她向我露出有活力的微笑。
「我知道那是制作团队的一种呈现方式啦……」
看着这该设年龄限制的呈现方式,让我心情变得很差。在游戏中无法呕吐,强烈的作呕感一点一滴地持续侵蚀我的精神。
正当我眺望眼前光景——有着无数眼瞳的巨怪,以及其跟班幻兽食怪背对湖泊摆阵的样子时,幻兽大食怪身上的眼睛忽然全数浮出,还拖着肉块掉落地面。肉块掉落后以眼睛为核心,增殖成五块团状物。掉落湖泊里的眼睛渗着水爬行,搭配上红黑体色,呈现出宛如虐杀恐怖电影的场景。
「竟然……幻兽食怪又增加了。」
剩下的眼睛以拖行的肉块构筑起躯干,复数的捕食者同时诞生。原本就在现场的幻兽食怪自森林四散,与待机的玩家接触、展开战斗。新生成的幻兽食怪则在原地守护头目。
生出新怪后,派出旧怪攻击。如果这循环持续下去,就会到处都有幻兽食怪的身影,一旦演变成长期战,一定是我们不利。
而且黑肉块掉落后,下方还有新的眼睛在蠢蠢欲动。
「就近一看,这怪物在各方面都很有魄力呢。」
「嗯,很大一头呢。表面的光泽还有质感都很讲究,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看在女性眼里,幻兽生成的表现手法果然也会让人心生厌恶。玛琦摩擦自己的双臂,赛伊姊姊也一脸苦笑说自己讨厌那样的东西。
幻兽大食怪动作缓慢地将身子靠在湖边上岸。
我因为幻兽思心的样子露出微妙的表情,至于身为玩家的废人先生以及我妹呢——
「后面是湖泊,所以能实际战斗的范围只有正面的陆地而已……会很挤啊。」
「登陆同时还生出新的跟班,这时间点根本差劲透了!讨厌!」
塔克呢喃,缪则语气愤慨,你们两个喔……我嘟囔着眯眼看向他们。
不过事实上因为陆地的确很狭隘,包围攻击不易,势必得从正面击破大食怪还有跟班。处于这样的情况下,玩家们依然手持武器不退一步。
我手上也握着弓,但我扮演的并不是那么重要的角色。
我没有参加小队战或集团战的经验,也没厉害到能预测敌人的行动模式后立刻逃离其攻击范围。
「那我们就上前去了,云你们也要好好加油啊。」
「姊姊你们不要逞强哟。」
语毕,玩家各自为了进行自己的工作开始行动。
我能做的,就是在自己能应付的范围内回复与辅助,然后进行远距离射击。那是我为自己设下的工作。
「那我就瞄准其他玩家构不到的地方吧。赛伊姊姊还有玛琦你们呢?」
我拉弓瞄准敌人,向身旁两人询问。
与头目幻兽大食怪间的距离约七十公尺,中间有人与怪物挡住去路,无法瞄准脚边的眼睛,不过没关系。
我瞄准的是难以进行打击部位的眼睛。
角度设定在约六十度的山型射击画出大大的弧线,箭矢落往目标身后——也就是湖里。
这发不行。我观察周围声音与状况,准备击出第二发。
「——中了!」
我放松力道稍微调整角度,脱手的箭矢射往头目背上,结果却击中了眼睛与眼睛间的黑肉缝隙。这种条件下,要以弓箭进行精确打击果然很难,我叹口气后换了个想法。
「这样就行了。只要积少成多就没问题……下一发!」
就在第三、第四发箭矢越过大家头上飞去时——地表展开第一波冲突。
光靠一支箭虽无法彻底击溃,只要累积数十发就能摧毁一颗眼睛。我不多花心思瞄准,而是广范围地分散攻击高处的眼睛,所以并不太清楚成效如何。
「云,射得漂亮。可以替我施加提升物理攻击的附魔吗?」
「好的。《附加(Enchant)》——攻击。」
「嗯,谢谢你。」
玛琦说完后挥挥手,周围出现各式各样的武器,发出沉重声响掉落在地面。有大斧、标枪、投掷刀、小铁球、破城槌等等金属武器,玛琦轻松抽起标枪架在盾上——
「第一发!上啊啊啊!」
在短助跑后掷出的标枪划破空气,以炮弹般的速度穿过天际,擦过幻兽大食怪的躯体。
「——呀啊啊啊!」
幻兽大食怪发出尖锐的哀号。飞过数名前锋头上的攻击削下怪物一大片肉块,同时扯下数根触手,这记投掷令我表情一僵。
「嗯——好像丢歪了呢?下一发换瞄准正中间好了。」
「不不不,已经够准了!」
「不过你看,没打中眼睛的话,我削掉的部分还有触手都在重生哟。」
看往玛琦手指之处,断面正冒着红黑烟雾让细胞分裂、修补伤口,这让我有些丧失干劲。周遭其他人为了减缓重生速度,更是加足火力使出激烈的攻势。
与高处发生的重生、伤害攻防战不同,我看往地表,敌我双方交战的最前线按照原定计划,以四人到六人的队伍为单位围着一头幻兽食怪,确确实实地歼灭敌人。
一队负责一头食怪,约二十组的队伍效率良好地斩杀来袭的敌军,才得以控制战线。
「露卡撑住!交给我来!」
「我知道了!希诺、托比,那边也拜托你们撑住!我从正面,缪从背后进攻,蔻哈克、礼蕾助攻!」
「好好好……喝啊!」
……嗯,也有队伍一次同时应付两头。要期待其他队伍也有相同表现,实在过于严苛了。
简单归纳现况,问题在于人手不足。
以极短间隔进攻的幻兽食怪各自行动,而我方队伍巧妙合作的情况下,玩家方以寡击众,立下的战功十分辉煌。
但因为各队伍都遵照不被击倒这前提在行动,现况并没有特别大的空档可突破。
即便如此,前锋也无法压制全数敌人。部分幻兽食怪穿越前锋交战防线,往后方前进,为了解决这些敌人,就轮到在后卫位置上的法师出场了。
「赛伊姊姊,该你上场了。还好吧?」
「放心,我都准备好了。」
赛伊姊姊高举锡杖,在其身后待命的五枝冰枪也跟着浮起。
「去吧——《寒冰长枪》!」
这招本为一次击出一发长枪的魔法,赛伊姊姊透过【延迟】天赋延后发动时间,让五枝长枪同时击发。
姊姊当下的天赋构成,比起发射速度更重视单击的威力,结果便是冰枪射穿幻兽食怪的脚部,其余数发深深刺进头部与胸部,连位处背面的眼睛弱点也一并粉碎。
其他两头穿过防线的跟班也一样立刻被姊姊击毙,第三头虽然运气好,背上的眼睛平安无事,不过它的机动力一开始就遭剥夺,其他玩家可以轻松破坏位于背面的眼睛。
这幅破坏的光景也终将结束。
「还剩一成,现在开始回复MP。」
「了解!我来准备MP药水吧。」
「药水留在情况危急时再用,我要改变天赋构成来提升恢复速度。」
赛伊姊姊婉拒使用药水,她往后退观察整体战况。
我也架好箭矢望向周遭放箭。这时——
「哈哈哈哈!真弱,比用砂糖、蜂蜜、枫糖浆煮两小时的糖浆还甜啊(注2)!呼哈哈哈!只有死掉的幻兽食怪,才是好幻兽食怪啦!」(注2 日文「甜(甘い)」亦作天真、孱弱之意。)
「喂喂,别那么亢奋啦,其他人都傻眼了耶。啊,米妮兹帮我回复一下。」
「好喔——」
塔克的队伍由塔克一人独挑大梁,其他成员再对付另外一头。
情绪激昂的塔克引人注目,他重视回避不停移动争取时间,等待打倒幻兽食怪的机会。
「那边打得很激烈呢。」
「对呀,塔克一个人在那边跳来跳去的。」
「不,我是在说塔克的队员们配合得天衣无缝。」
赛伊姊姊称赞的是对付另一头幻兽食怪的凯等人。凯举盾正面承受敌人攻击,身后的甘兹迅速以手刀打击弱点,玛咪与米妮兹这两名法师适度输出并帮忙回复支援。
塔克只凭一己之力与幻兽食怪周旋。甘兹也受他影响,奔跑纵身一跃到空中发出怪声,使出充满动态感的动作,直往弱点眼睛冲。他们歼灭敌人的步调来得比其他队伍快,但就其他意义也让我担心。
「真是的……塔克那群人还真有精神。」
我为了屏除杂念再度环视战场,重新将弓拉紧。看样子,幻兽大食怪的损伤差不多累积到一定程度了,在难以简单辨识对幻兽大食怪造成多少伤害以及何处是弱点的情况下,我发动某项辅助技能,机械似的连续射出箭矢。
刺入幻兽大食怪背上的箭约有数十发,让它看起来像只刺猬。在我的视野里,大食怪背上有着一闪一闪的红光部位。
——技能《食材心得》。
这是料理天赋中的战斗辅助技能,可辨别敌人的弱点,实际使用后才发现非常方便。大食怪肉体上还残存几处光点,背上一部分的光正在消退。
一开始我采取广范围攻击,渐渐转往锁定特定目标,将眼睛一一摧毁。
背上最难击中的眼睛我摧毁了约十个,大概还剩下一半。
前线的跟班阵仗也变得薄弱,只要强行往前进就能杀到幻兽大食怪脚下——这时大食怪却有了新动作。
「快闪避!光线要来了!」
负责后卫总指挥的玩家出声大喊。
幻兽大食怪巨体上的无数触手开始发光。
就我的位置来说其实无法察觉,想必是事前感应到了某种征兆吧。往天空、森林地面等四面八方射出的光线,被法师咏唱的各式各样防御魔法遮蔽,五颜六色的壁垒围着幻兽大食怪,大家各自躲到壁垒后方,准备迎接击发而来的白热光线。
「——【泥土盾】。」
我也不例外,将准备好的魔法宝石往地面一掷,吟诵关键字发动魔法。
「快逃来这里!」
「得救了!」
我从土墙内一看,头目身上的眼睛正急远转动寻找目标。而跟班们也往前进军,将前线部队慢慢向后逼退。
即便能挡下这特殊攻击,要再维持住战线想必很麻烦。以背对湖泊的幻兽大食怪为中心,复数防御魔法呈半圆形展开。
跟班闪过墙壁,往防守较弱处进攻,各处战况都变得危急。
「啊啊,跟班的幻兽食怪全都聚集到【八百万神】那边去了。」
「真的。御雷神也在,不知道要不要紧?」
「我想应该不要紧……那边可以阻挡光线的人不够吗?我要去帮忙,小云也一起来。」
「咦!?我们可以擅自行动吗?」
「没关系,我们就是可以自由行动的游击部队。而且好像快来不及了,帮我施放附魔。」
「了解。《附加》——敏捷!」
我向赛伊姊姊还有自己施放附魔,拜托玛琦负责守卫土墙周边,我自己与赛伊姊姊则离开土墙,跑向防守薄弱处。
我一手拿着魔法宝石,迅速跑向赛伊姊姊指示的地点。我们要做的不是歼灭敌人,仅是在防御魔法阵较为薄弱的地方设置、发动泥土盾。
在我跑动时,光线正好打向防御薄弱的地方,我为了闪躲光线急忙钻进附近的土墙后。
阵地被打开一个大洞后跟班随即入侵,导致我方无法补强防御光线的魔法障蔽,我不禁咬牙切齿。
当我回头思考该怎么办时,我认识的人全都一脸惊讶。我从中发现可能愿意听我提议的人并向她搭话。
「嗨,御雷神。能不能协助我补强障壁?」
「你……为何会在这?你不是后卫吗?」
「我跟赛伊姊姊一起出来帮忙补强防御,姊姊她在后面。」
我手一指,赛伊姊姊身上留下敏捷附魔的黄色光芒,以等间隔的方式在她所到之处击出冰壁。
「赛伊看来没问题呢。我懂了,就帮小姑娘你的忙吧!如果在这被打倒,只会让伤害扩大——向土墙另一边前进!」
「跟你说别叫我小姑娘!」
我向御雷神抗议。其他躲着的【八百万神】成员算准白热光线停止时机,自土墙后方冲出,对付入侵的幻兽食怪。
我穿过缝隙奔走,在防御薄弱处设置一颗宝石,其他地方也一样。
在敌我双方互相攻击的战场上,【发现】天赋能让我看见视野内敌方的攻击预备动作。
视野内所有角色都在攻击状态下,只要分清楚哪些朝我而来、哪些不是,要应付并不困难。
不过我也是多亏有了敏捷附魔的能力才能到处逃窜,既不帅气,回避起来也不轻松。有的攻击也是在千钧一发之际闪过。
「小姑娘!准备好了!」
「了解。【泥土盾】!」
魔法宝石因我的声音出现反应,法术以宝石为起点接连施放,总共筑起五道土墙。
御雷神她们有一瞬间对此状吓得眼睛瞪大。赛伊姊姊也会利用【延迟】天赋来同时击发复数魔法,不过我与姊姊的做法不同。
敌人因此暂时停止入侵,总算能沉着应战。
「这样还算成功吧?」
「干的好。接下来就是我们前锋的工作了,不过在那之前,得激励一下那些傻掉的家伙才行。」
御雷神在我回来后露齿一笑,出言慰劳我。
我确认幻兽大食怪的白热光线停下后,回顾我方至今利用魔法障蔽战斗的方式,知道这里已经没有自己的事了。这时赛伊姊姊过来迎接我:
「小云,我来接你了,一起回去吧。还有御雷神,接下来就拜托你们啰。」
「交给我们吧。反击的时刻来了!散开上阵!」
御雷神举起自己的朱红色棒状武器大喊。
我看着她的背影,确认周遭情况,往后退回到玛琦附近。
右侧渐居上风,中央相互抗衡,左侧利用墙堆再度构筑战线。大家的反攻战术非常厉害,只要就这么将战线往前推,在下一波特殊攻击前将跟班歼灭殆尽,就能打开通往头目本体的路。
从开打到现在大约过了三十分钟。
我的任务至此可说结束了
刚刚拿去造土墙的魔法宝石也全数用光,剩下的只有近身战时能用的炸弹魔法宝石,但目前派不上用场。
高等药水与MP药水在战斗结束时,剩余量应该也会很多。
我与玛琦自后方以弓箭和巨型武器瞄准头目上方的眼睛,但是——
「……弓箭没了。」
我连续射箭,总算将背上的眼睛全数摧毁。
即便弓箭有回收机能,而我也多带了好几组箭矢,但弓箭的攻击力始终比近战武器弱。射了数十发弓箭才能摧毁一颗眼睛,其中还有许多没命中、或是击中并未产生攻击判定的箭矢。在多数远距离攻击来来去去的情况下,我不知道自己摧毁了几颗眼睛。
「这下我的工作就结束了。」
战斗开始后五十分钟,跟班几乎全数消灭,大家正在围攻头目。只要走到这一步,说是进入了必胜模式也没问题。
「远报——北方、东北、西方头目即将讨伐成功!发现未知攻击模式!发现第一百零一颗眼睛!」
负责与其他团队联络的玩家大喊着,全体玩家士气也大增,抢着要争第一。幻兽大食怪身上的眼睛几近全毁,满身是伤的怪物发出最后一波攻势。
●
怪物的巨足踩进地面深至脚盘一半,前脚的肉块剥离,触手如植物般于地面盘根。
怪物模仿野兽的姿态,未曾打开过的下颚也宛如坏了似的大大张开,发出咆哮。
「咕噜呜呜呜呜——叽呀啊啊啊啊啊!」
这阵撼动空气的巨响让所有玩家停下动作。
有颗比其他大上一轮的眼睛自口中垂现。
眼睛生长在以生物来说相当于舌头的部分,聚焦后开始发出青白色光芒。
发光的样子与怪物要击出白热光线时很像,幻兽大食怪身上的残存眼睛也亮起一样的光芒,开始发射光线。短距离雷射——这么说就能清楚了解那是怎样的光线。
造成的伤害值与射程本身虽逊于特殊攻击,但连射性能与命中率却显著提升。这种无论远距离魔法或近身战都能对抗的攻击,让玩家难以接近头目。
怪物似乎严拒他人接近,掀起一场不间断的准确雷射风暴。雷射光虽在转眼间射来且精确瞄准要害,但只要以一定速动跑动便不会被击中。
「原来这头目也有疯狂模式啊。」
「疯狂模式?」
我对赛伊姊姊这声呢喃感到不解时,玛琦立刻回答。
「云,疯狂模式就是头目HP少到一定数值后,状态数值会上升或是使出特殊攻击的设定。」
「所以现在是大事不妙了吗!?」
我有点慌张地看着前线玩家。
「好耶!准备取下头目首级啰!」
「喔喔喔!最后一击的殊荣就由我收下了!」
「「「呜喔喔喔喔!」」」
「希望会掉宝!」
「「「最后一颗眼睛,先抢先赢!」」」
此处满溢着对雷射弹幕以及触手无所畏惧的废人们的热情。
雷射从右至左击发,玛琦与赛伊姊姊看着脚边爆炸而被吹飞的玩家,一脸伤脑筋的样子。
「疯狂模式也是一种呈现手法啰。随着怪物种类不同,疯狂模式下有的会变强许多,但防御力却会跟着下降等等,变化很极端哟。」
「还有就是,进入疯狂模式会很棘手的敌人,我们会在精算血量后用大招一口气砍掉对方大量的HP哟。」
「啊,我也有那么做过。」
都到这节骨眼了,玛琦与赛伊姊姊还在聊游戏。我本来对游戏就不熟,所以无法加入话题,只好盯向大发雷霆的幻兽大食怪。
「这下该怎么办呢?」
对这出乎意料的攻击方式——或者该说防御体制,我很明显感觉到是为了争取时间用的。我搔着后脑勺思考。
残存的弱点有五处以及口中新出现的眼睛一处。
右边三颗、左边一颗、一颗在难以攻击的高处,最后一颗在中央。
仔细观察就能明白,每颗眼睛都以目视确认目标后瞄准击出雷射。虽然我觉得躲在体型高大者或防御魔法后方的人,可以接近到有利位置纯属偶然,不过只要掌握了怪物的模式仍可尝试。
即便这么说,这是我一介门外汉的意见。实际上连身穿重装备手持塔型长盾全力冲刺的人,以及躲在其后方奔跑者,都无法成功推进到眼睛前。
分离的触手潜入地底,只要踏进潜藏范围就会窜出,毫不留情地贯穿身体。就算挡下正面的雷射,只要进到攻击范围脚边就会有触手偷袭。如果只有一条倒还好,但由于附近所有触手都会群起钻出,只要一大意就会被刺成蜂窝。
就连做为远距离攻击重心的魔法也因雷射弹幕而威力锐减,抵达怪物肉身前就被抵消。
如果投入全体法师人力,使出人海战术说不定有效,但我也不建议防御力低的法师背负风险突击。
「算了,我就慢慢旁观到战斗结束吧。」
「你不参战了吗?还有你上场发挥的空间啊。」
「嗯?是塔克啊。我弓箭都没了,做为一个攻击手段贫乏的后卫,只能退下去当医护兵了。」
我耸肩夸张地说道,塔克却笑着回了句—少骗人了。
「我都看到啰。你和赛伊一起冲到前线去筑墙的样子。」
「还说我,你这家伙也满爱乱来的。居然一个人应付幻兽食怪……」
「不然云你就加入我的队伍吧,当队伍第六人来辅助我。」
「我是单独活动的生产职玩家。虽然偶尔也是会外出打猎练等啦……」
「我们也是为了有效率地狩猎以及享受游戏,才会组成一个互助合作网。基于这理由,我很欢迎你一起组队。那么云你就是我们的暂定队友啦。」
「暂定你个头!」
我吐槽一句,但看着塔克那开心而充满活力的样子,就知道他乐在其中。所以我也无法继续抱怨下去。
「真拿你没办法。只要你能在对的地方拿出干劲,我就不必那么辛苦了。」
我之所以能一边叹气又笑着回应,想必是因为自己也沉迷于【OSO】这款游戏的缘故吧。
「呼,是说战况迟迟没进展呢。」
「是啊。」
确实如此,算准时机冲出去的玩家们完全无法造成实际打击又撤了回去。差不多该做个了结了——为什么要在我面前说这种话?塔克拔出剑鞘里的剑握紧后——
「要一起去吗?」
「你正在用要去超商晃晃的心态约我去危险地带耶。我才不去。」
「虽然你这么说,不过太迟了。强制参加。」
啊啊……远方那些我认识的人都对我投来强烈的视线。我的姊妹、御雷神,还有缪以及塔克的队员们……
「快做好觉悟吧。」
「没门。我想直接回去了……」
「我们的作战计划都已经把你排进去了。」
所以方才这段对话的用意是将我留下来。他一定是一边自然地与我对话,另一方面正接受其他队友透过好友通讯下达的指示,劝我别离开。
在我抱头苦思时,塔克已说出作战内容。
「首先需要赛伊用魔法做出立足点。」
「有那必要吗?」
「为了躲避脚边的触手,得从上空进攻。然后诱饵要从立足点跳到头目头上,吸引全部眼睛的注意力,可以的话顺便让眼睛晕眩。」
「然后地面部队再趁机进攻是吧。」
嗯。所以我的立场就——
「那么就拜托你当诱饵了。」
「我就知道——」
这种时候,这类吃力不讨好的工作绝对会落到我身上。
「我问你——光靠一般跳跃跳得到头目头上吗?」
「一般来说是不行啦。但你的话就办得到!不,只有你才办得到!」
怎么把我捧成这样?将这段话转译成深层意涵后,简直像在威胁我说如果不去当诱饵,损伤会更严重。
「那我问你,方法是——」
「利用魔法的爆风在空中大跳跃。」
「啊!?」
「就是空中大跳跃啊。在移动中使用自己的魔法,靠爆风余波来加速。」
不行,办不到。正常来说根本不可能。
「这种利用反作用力的移动方式,在游戏小技巧里面很常见。受魔法余波影响不损HP加速移动,在对玩家战里也很常使用这种没有伤害判定的手脚。」
「……那种事别叫不懂小技巧的我做,应该是由你或缪来吧。」
「我穿铠甲是办不到那种特技的。而且你拿的不是可以复数发动单一魔法的道具吗?我们又不知道怎么启动,现况只有你懂得如何使用。」
「既然有道具,我教你们怎么用,然后叫别人上阵。我才不要咧。」
「问题不在于会不会用道具,这是为了能确保诱饵的安全,才需要你出马。你上的话一定会成功,我们深信如此!拜托!」
塔克语毕又低头说了声拜托。许多人在远方看着我们的互动,他们的视线令我浑身不舒服。
「好、好啦,快把头抬起来。周围的视线实在是……」
「谢啦,大恩大德永生难忘。」
「唉,我这个人一被拜托就铁不了心肠。」
我一面嘀咕,听到周遭传来:是个傲娇呢。她害羞了。完全就是傲娇这种窃窃私语。说话的给我滚出来,我们一起去当诱饵。
我一狠瞪其他人,全员都避开视线。
「别在那偷懒赶快准备!」
在大家开始心慌之际,御雷神靠一句话就让大家冷静下来,仔细一看,赛伊姊姊已经用冰在幻兽大食怪的正面搭起一座就快碰到它的缓坡。
「小云,你随时都能准备出发。你的工作是让眼睛注意力都集中到你身上,然后让它们晕眩。拜托了。」
「知道了。先让我准备一下。」
我确认自己的状态,炸弹魔法宝石数量充足,我并不是要冲上去直接对眼睛发动攻击,所以两手空空便行。再说我也没有相对应的天赋,实质上是手无寸铁。
让精神统一集中,在脑海里模拟。该在哪个时间点让炸弹爆发,再逆推该何时咏唱关键字。
「《附加(Enchant)》——防御、精神、敏捷。」
最后,我只能使出这种提升自己基础能力的小伎俩。
玛琦靠了过来。她已投掷出许多武器,剩下的只有她爱用的大斧。
「云,你还好吗?」
「嗯,我没事。」
话是这么说,但我还是不想当诱饵,毕竟很危险……脑中立刻浮现出诡异的念头,但我立刻甩掉,再度下定决心。
「那我先冲上去保护云,所以你就放心让头目晕眩吧。」
「好的。谢谢你担、心我……?」
咦?玛琦她刚刚是不是说了什么不对劲的话?
在我这么想时,玛琦已冲向赛伊姊姊搭起的冰缓坡。
「云!快跟玛琦一起上!」
我跟着跑动在玛琦后方,双手握着魔法宝石跑上冰缓坡。脚步丝毫不滑动,宛如踏在地面上,于冰道上持续加速跑至比幻兽大食怪仅高出一些的位置。
「——《炸弹》!」
我在踏出去之前先行吟诵关键字,将手中宝石放在原处离开。离魔法启动约五秒,我在脑中想像接下来会实际发生的现象。
自冰坡上飞出后,可在空中感到缓慢的飘浮感,以及惯性带来的前进动力。
有了附魔的辅助,我追上先行出发的玛琦。玛琦举着大斧代替盾牌在我前方,幻兽大食怪身上所有眼睛一起看向我这,我能望见眼睛正在发出青白光芒。
在眼瞳射出光线前,后方的魔法爆风吹来,让我与玛琦一起在空中加速。
雷射光掠过我们加速前所处的位置,让我冷汗直流,但就特效与损伤范围看来自己并未受伤,才令我安下心来。
人果然别做自己不习惯的事比较好。我看着预定着陆点,原来距离不够远,目前的着陆点在幻兽大食怪脚边。这么一来可以想见我与玛琦将会坠落地面。
「放心。我之所以在这就是来帮助云的——上啊!」
玛琦这么说,接着在没有立足点的半空中将我——抛出去!?
「——玛琦!?」
我因在空中被抛出飞得更远,玛琦则因反作用力而后退。
然而前方依旧有障碍。眼睛已瞄准我准备好击出下一发雷射,就在光线自发亮眼瞳击出那瞬间,我心想死定了,却有阵切风声掠过,抵消了雷射。
看着粉碎的冰枪与散开的光线,我知道这是赛伊姊姊在掩护我。
我在无遮蔽物的空中双手握满魔法宝石,自现在所处位置向大食怪头上撒下。此时我心中还想着「从这边可以清楚看到我用弓箭摧毁的部位」这种不合时宜的事。
眼下触手尽其所能地伸长想在空中捉住我,但长度不足只能乱搔。随后触手也被涌上前的玩家们割下,打开一条前往本体的道路。
「送你这吃不惯的玩意升天去吧,混帐——【炸弹】!」
撒在六颗眼睛上的黑色宝石,随着我念出关键字后发出光芒。我就这么飞到幻兽大食怪背部目睹自己努力后的结果。
从天而降的宝石同时爆发,复数爆发形成连锁反应增加威力。
带有黄色烟雾的爆发不仅挡住视线,力道更直接往眼睛冲击。
迎击的雷射光欲在爆发中挖穿一个洞,以它压倒性的威力与暴风对抗。
「啧……居然波及到我这来了!快点逃吧。」
连锁反应产生的威力让暴风的力道与范围也变广,虽然不会造成伤害,但风的强劲也吓了我一跳。
在暴风残存、黄色烟雾弥漫之中,我听声判断玩家已推进到得以进攻的眼睛后,起身决定接下来就交给他们处理那时——
「呃……」
青白光线自后背贯穿我的胸膛。光线带来的冲击让我身体浮在半空中。
我听到啪一声断裂声响,整个人被暴风吹走,无法控制身子飞向后方。
流动的视野中,我瞧见位在高处的眼睛正捕捉到我,随后就被赛伊姊姊冰枪击溃。我就这么落入湖泊。
(……死了。好像也没有?我没受到任何损伤)
自背部掉落湖中缓慢沉入湖水内时,我不经意地望看见自己手指。手指给了我解决疑问的答案。
——替身宝石戒指上的宝石没了?
这代表宝石替我承受了一次伤害。
一旦疑问解决,就没必要继续往湖里沉。我立刻换上【游泳】天赋游至水面。
「呼哈!」
当我头探出水面时,眼前那宛如黑山的生物已回归沙尘,同时全体玩家都收到一则讯息。
——【幻兽大食怪已击杀第一头  残余  五头】
莫大的欢呼声响彻现场,立刻传来第二头遭击杀的讯息,现场气氛完全沸腾。
此时我游向湖岸,慢吞吞地朝着大家走去。
「小云!你没事吧!?」
我依偎在跑来的赛伊姊姊身上,身子完全使不上力。
大概是因为自己比想像中还对这场战事投入,结束后精神层面一口气变得疲惫不堪。
「我回来了,累死我了。补充生产药水完接着战斗让我好困。好累。」
「直到回家才说得上是远足结束。给我撑住!」
除了迟些来迎接我的塔克与缪以外,其他认识的玩家也都担心我掉到湖里去。
「是没错啦……但我可能撑不住了。」
身子真的完全无法使力,我整个人瘫在姊姊身上。身为法师且ATK数值偏低的赛伊姊姊无法支撑我的重量,玛琦从旁伸手撑住我。
「云,辛苦你啰。接下来就好好休息吧。」
一身湿的我点头回应传入耳里的低语,陷入沉睡。
旭日东升,在新的一天早晨我进入梦乡,待下回醒来,已是一切都宣告结束之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