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Only Sense Online绝对神境
  4. 第二卷
  5. 七章 散步与紧急任务
  6. 繁体版

七章 散步与紧急任务
2017-06-22 20:26:25

		

……嗯——脖子好痛,看来是落枕。
我起身后,才发现自己睡在灿烂光辉的日光下。
「啊,原来我就那么直接睡着了。」
我打呵欠伸伸懒腰,将视线自趴着睡的桌子移开环顾周遭。我们的营地成了收纳将近三十人的大区块。
昨晚宴会狂欢后的结果,几乎大半的人就直接席地躺平了。
「是说我也真倒霉。」
总算撑过三人组袭击后,等待着我们的,是另一场更加严苛的灾难。
当我们平安回到自己的营地——
「第一队到第五队负责搜索北边,第六队到第十队负责南边!这里设为搜索本部。」
「云还有利利都不在!我果然不该丢下他们的!」
「冷静点,我也上山去找人!从选单的组队栏位里面,可以确认他们两人还平安无事!」
「云那家伙,传了那么短的邮件后就消失了!」
「塔塔塔、塔克你冷静点。」
「两边都冷静点好吗?」
回到营地后发现根本一团乱。一名女性指挥数十人,看似他们正要进入森林里。
玛琦坐立难安,库洛德为了让她镇静下来与她谈话。
塔克双膝狂抖恨不得立刻冲出去,但还是强忍下来,而缪的语气发颤,明显听得出内心动摇。
难得看到熟人这样耶——我心中虽有这么乐观的想法,但我的表情想必无比僵硬。营地一片混乱,与搜索遇难登山客的搜救本部没两样。
「喂——!我把小云带来啰!」
「哇!赛伊姊姊,你等一下啦!」
「要早点让他们安心才行。云云,你就死心吧。」
年轻的利利一脸大彻大悟似的等候接下来的发展。
我承受不住因赛伊姊姊出声后聚集而来的视线,只好别过脸。
「呃——我回来了?」
「你们到底上哪去了!」
玛琦环抱我们两人的颈子。她右手抱着利利,左手则紧紧地抱着我。碰到玛琦胸部,我真不知该说高兴、害臊抑或愧疚。我们抱着的里克尔还有黑色幼兽被夹在中间难受地鸣叫,还稍微挣扎了一下。玛琦察觉有异后终于松开手,但随即又再度紧抱着里克尔不肯放开。
「你们两个是跑哪里去了?我很担心你们耶。」
「呃,这个嘛……」
糟了,我根本没想到理由。得编出个让他们信服我为何会发出那种求救信的理由。我内心冷汗直流,一旁的利利却开始流畅地解释起来。
「云云邀我一起到附近去找食材道具,结果就被攻击了~我们想说要逃回营地,可是一直被追着跑,结果云云就不小心发出了那种邮件。」
「喂、喂!利利你!?」
我慌忙制止利利,实际上是因为利利做出我料想外的行动,但其他人好像以为我是因为害羞才那么说的。剑拔弩张的气氛得以缓解。
「然后呢!你们都没事吗!?」
「对手刚好是偶然在森林里发现的特殊怪,所以我就顺便打倒啰。等一下再确认看看掉了些什么东西吧。」
我看向接话的赛伊姊姊后,她传来对两人群组的好友通信。
(这样的理由应该行得通吧?)
赛伊姊姊笑笑地对利利的说明加以解释,另一头的利利也透过好友通信与我们对话。
(说谎没关系吗?)
(没关系。如果说出真相,那三人好不容易被放走,又会被地毯式搜索找出来啰。)
如果小云搜救队变成玩家狩猎队那就麻烦了,赛伊姊姊补上这一句。
有关谎言中出现的敌怪相关资讯也能清楚交代,说得好像真的曾交过手似的——
(我真的有跟怪物打过,所以没说谎。结果就是我打倒怪物,一并救了小云你们。利利也没说是被什么怪物攻击呀。)
利利的解释加上赛伊姊姊所言,看来成功误导其他人了。
利利说我们被攻击,赛伊姊姊立刻接着说她打倒了特殊怪,别人就会以为攻击我们的是特殊怪。
算了。这么一来大伙似乎比较能接受,趁他人再多加追问前,赛伊姊姊向其中一名玩家搭话改变话题。
「话说为什么御雷神你们会在这里?」
名为御雷神的女性玩家,有着一同如火焰般的长发扎成马尾,体型如模特儿般修长,比我这男高中生还高。给人一种做事俐落的成熟女性风范,会让人有种压迫感,应该说是具有领袖特质的人物。
「想不到副会长的亲人都是些有趣的家伙啊。」
「副会长?」
女玩家瞧我对副会长一词似乎有些惊讶,接着简单自我介绍一番。
「我是公会【八百万神】的会长御雷神。今天我受库洛德之托,带了公会成员来,想不到最后是我家副会长赛伊找到人。对了,你要不要加入我们公会?」
针对御雷神的发言,周围同时传来反面的声音。
「云的体质容易牵扯麻烦,所以就由我们来保护!然后来帮我们创设生产职玩家公会。」玛琦道。
「如果再像这样子找不到人,我会担心的。云你还是加入我们的队伍吧。」塔克道。
「不行,要跟我们一起!」连缪也凑一脚。
「御雷神,再加把劲啊!」赛伊姊姊更是火上加油。
你们盛情邀约我很感激,但是——
「抱歉,我拒绝。我想一个人悠哉地慢慢玩。」
「是吗?真可惜。」
御雷神耸肩道,但她看起来似乎早料到我会拒绝。
还可以听到周遭大家发出松了口气的声音。
「玩笑话就先说到这。库洛德,接下来该怎么办?结果害我们白跑一趟,还占用了宝贵的时间。你要怎么让我们服气?」
「就支付相对的报酬吧。由云来付。」
「居然是我!」
「能生产消耗品的人才也很贵重,那这小姑娘就先借用一下了。」
「别叫我小姑娘!我是男的。还有别擅自把人借来借去的!」
话说完后,我就被强行拖走。玛琦她们则目送我离去。
——至于之后发生什么事,就请原谅我按下不表了。
「真是的。到那边后被一直要求制作道具,饿了还要我煮饭给大家吃。」
我忆起昨晚的事情并呢喃道。
御雷神她们为了补充消耗品于是借我过去,晚上肚子饿了要我就现有食材煮东西吃,然后继续从事药水制作等生产活动。
另一方面,我差点就被拉去参加宴会,不过我依然持续生产道具至深夜然后睡着。
「像这种要急着出货的时候,可以用【制作书】省时真的是太棒了。」
由于我在不适当的地方睡着导致身体僵硬,我拉拉筋骨舒缓一下。
昨天被卷进莫名其妙的意外后,利维与小狐狸仍形影不离地陪在我身旁,就算不小心睡着也没着凉。刚好成了热水袋代替品。
「早安啊,小姑娘。道具做好了吗?」
「早安,御雷神。还有……别叫我小姑娘,我是男的。道具的话,我已经准备好你要的量了。这样行吗?」
「这样的话我就没意见了。今天你就好好休息吧。」
「喂,关于男性的话题居然无视我……是说真的可以收下报酬吗?」
「没问题。我只是先让小姑娘你优先替我们做道具而已。我们也没那么恶毒到不给你相对应的报酬。我反而想问,你真的就只想要那些东西?」
「没关系,有那些我就很满足了。」
御雷神听了我说的话后,只答声:是吗?表示她信服。接着她就将我生产的道具分配给工会成员。她们接下来打算集中心力在打猎或探索迷宫吧。
「那我们晚上再见了。昨天我过得很愉快啊——【幼兽保母】。」
「什么?那称呼是怎么一回事?」
当我皱眉觉得纳闷时,御雷神好似发现什么有趣玩意似的笑了笑便转过身、挥挥手离去。这时玛琦正好从反方向跑来。
「早安呀,云。状况还好吗?」
「还不错啰。话说,【幼兽保母】是怎么一回事?」
「啊——那个呀……」
玛琦将抓在她肩上的里克尔抱到正面后,好似在思索该如何说起。
「你还记得昨天的事吗?」
「我被御雷神带走、做药水、煮饭然后在宴会上逃跑……」
「你不是说因为要照顾幼兽才逃跑的吗?而且你还一并照顾【八百万神】那边好几头幼兽呢。」
照顾……其实我只是与利维它们一起玩耍罢了,这反而能让我在消解作业间的疲劳。
「看着毫无区别温柔照顾幼兽的女性样貌。在诸多称呼中,最适当的就是【幼兽保母】或【保母】啰。」
你说、什么……我居然在不知不觉问有了这么个称呼。
而且还说什么女性样貌,我是男的。不对,【保母】是哪门子称呼啦。这跟弓箭手还有药水商等药品制作完全无关。
「没关系啦。只要在其他领域大肆活跃,称呼自然就会变啰。」
「真希望至少能用普通一点的称呼叫我……」
比起那令人害臊的称呼,倒不如就用名字称呼我,或是可以清楚表达我定位的弓箭手或是药师还更好。
「没关系啦。只要习惯就好了。那你从【八百万神】那边收到了什么报酬?」
「喔,报酬呢——」
是采集素材时剩下的道具、有毒植物、诅咒装备,还有特殊敌怪掉落的书等等……
「云,你真的一点欲望也没有呢。不——应该说你想要的报酬太奇怪了。」
「有那么奇外吗?我个人是满高兴的。」
「非常奇怪哟。首先,与其收下诅咒装备,收集有用的首饰还来得好多了。」
不过,有用的首饰与受诅咒的装备两者造型都相当精炼,我不拿来实际装备,而是为了拿来当日后【工艺品】天赋的参考资料。跟别人讨了不需要的装备,结果就是积了一堆受诅咒的装备。
结果,总共有三十件以上的装备,从像在开玩笑的,到真的很危险的玩意都有。
「反之,其中也有那种有危险魅力才让人想要的装备。」
「啊—像死兵手环或是会导致异常状态的装备对吧。」
死兵手环就是导致黑色小狐狸暴走的原因。无法卸下、无法控制,是个极度危险的首饰。另一个引发状态异常的首饰,是攻击我的镰鼬掉落的。该首饰以毒为首,会诱发麻痹、睡眠、诅咒、迷惑、混乱、昏厥、愤怒等状态。
装备本身的性能相当优秀,但只要未达成一次一分钟的检查,便会导致状态异常。异常状态本身可透过道具或时间经过抵消,但在战斗中反而会拖累自己,或是突然向队友发动攻击,上述情况都相当危险。
由于异常状态检查会在一定间隔发生,这装备得在前一个异常状态消失后立刻进行检查,相当讨人厌。
幸好这装备可自由解除。
「不过,我这边也是有有用装备的。你看——」
我秀出自己手上仅由台座、未镶上宝石的戒指。虽然外观看来不怎么起眼,但这是在我获得的报酬中,少数有用的家伙。
「那个的话……根据玩家不同,也是有人会垂涎这道具的。而且这和云的游玩风格挺搭配的。」
玛琦做出评价的戒指虽朴素但效果超群。
替身宝石戒指【饰品】
追加效果:【替身宝石】
这戒指虽然不会令状态数值产生变化,但追加效果【替身宝石】相当有用。效果就是会依照镶嵌上的宝石等级,无条件地抵挡玩家承受的攻击,虽说是无条件,但即便是微弱一击或一击毙命的攻击都能完全抵消,不过光是能有效防止受到损伤就很够了。
而且,即便宝石碎了,只要满足一定条件就能镶嵌上新的宝石。
共有三种条件。
可抵消的攻击次数取决于宝石等级。到达一定次数宝石会被消灭。最后是镶嵌上的宝石无法取下,在可抵消攻击次数X一小时的时间内,无法装上新宝石。
有着以上特殊条件的首饰与【工艺品】很合得来,也与我的游玩风格相衬。
「不过现在台座上没有宝石,所以无效呢。」
「是呀。因为我带来的东西以回复药品和粮食为主,没有多余的宝石了。」
基于活动的携带物品限制下,我虽然有带【工艺品】天赋的生产道具,却没有让【研磨】技能派上用场的机会,除了魔法宝石外我并没有带其他宝石来。
这下该怎么办呢?希望可以跟某人交易换宝石。我低声呢喃后,玛琦笑笑地问我:
「云,要不要跟大姊姊一起出去散散心呀?」
「你口气怎么说得有点情色呀?需要人手的话,我会帮忙的。」
「唉呀,被拒绝了。其实我想去的地方是——」
●
利维、里克尔、黑色小狐狸都在这。库洛德、利利他们都留在营地,所以我们也带着袜子还有涅希亚斯一同前往,地点是是先前为了收集素材,玛琦与库洛德他们分开行动时发现的北部岩山地带的采集点。
而除了我与玛琦以外,另有一人同行。
「……为什么连赛伊姊姊你也跟来了?」
「因为我很担心小云……其实也没有。」
居然没有,我在内心这么吐槽。姊姊看到我眯起眼瞪她,才道歉说出真话:
「其实是最近都没看到你,我才腾出时间跟来……难道我打扰你们约会了?」
赛伊姊姊眯起眼向玛琦问道后,玛琦抱以强烈否定。
「完全没那回事!能跟赛伊聊聊我很高兴。」
与其说是约会,就感觉上比较像女生结伴出游吧……我对自己不被当成男孩子看待有些受伤。我们和乐融融地交谈一面交谈,走进森林前往北方的岩山地带,迎接我的却是一目目与对话内容不同、令人为之震慑的情景。
走在路上,赛伊姊姊不让敌怪们越雷池一步,单方面地产出多发水弹歼灭敌人。
出发时以为是野餐外出,一路上我们则用树荫间流泻的鸟鸣声,与敌怪的哀号声做为背景音乐前进。
此时——
「嗯——跟我想像中的法师不一样呢。」
我对玛琦这声呢喃感到不解,赛伊姊姊则理解其中意义而一脸苦笑。
「法师是队伍攻击中的亮点,以强大火力歼灭敌人。我想的是这样,但赛伊你都是一一击破呢。」
「是那样的吗?赛伊姊姊?」
「感想大致上没错。我现在的天赋构成目的是为了提升连射性能以及泛用性,所以你才会那么觉得。你等一下。」
赛伊姊姊在半空中动起手指,她在操作选单替换自己的天赋构成。姊姊在轻轻点头后,将魔杖伸至自己眼前,进入比以往还长的待击发状态。
姊姊脚边也开始蓄积起水色的光芒,在有阳光自林叶间洒落的森林里营造出富有奇幻气氛的光景。
接着——
「话说我还没决定目标。小云你眼睛比较好,找只合适的敌怪吧。」
「你能不能事先决定好啊?」
「快点。不然我会浪费太多MP哟。」
我对维持在待击发状态的赛伊姊叹口气后,以【鹰之眼】目视范围内寻找敌踪。我在上空发现有只鸟正在盘旋。
虽然那是只鸟,就这距离上的目视大小来说它也未免太巨大了。我倍感吃惊凝视时,赛伊姊姊与玛琦也发现目标,一同与我抬头望着。
「那个是——翔空神鹰!?是以北边岩山地带为根据地的特殊敌怪!」
「如果它在半路上发动攻击那就棘手了,趁现在先打倒吧。」
赛伊姊姊伸出魔杖,对准盘旋的怪鸟——
「——《漩涡海潮》!」
变化仅在一瞬间。盘旋怪鸟下方出现小水球,水球爆发似的喷出水柱形成漩涡吞噬怪鸟。怪鸟无法依照自己的意志飞翔,只能被于空中诞生的巨大漩涡牵引回旋。
漩涡卷着怪鸟,在保持激烈旋转状态下,在离我们数十公尺前方掉落。
水流将数株树压倒成放射状,在地表成一片水流的中心处,约有人类体型大小的怪鸟肢体产生痉挛,翅膀与脖子也极度扭曲。顷刻间,他的身形分解成光之粒子消失。
里克尔与黑狐幼兽不想让脚弄湿,分别爬上我与玛琦的肩头,还发出听似责备的呜叫。但我不在意,因为我早已被本日第二次的惊奇吓得表情变僵。
赛伊姊姊正在查看翔空神鹰掉落的地点,她独自一人语气开朗地说:
「嗯——这招果然会因为威力太强波及同队的人。将威力提升到极限的天赋构成真的很难驾驭。玛琦你满意了吗?」
宝箱只有打到敌怪的玩家才看得到。赛伊姊姊正在回收宝物,她回头问玛琦道:
「呜……」
呜?在我前方的玛琦轻轻呻吟了一声。是因为大吃一惊所以说不出话来吗?那种感觉我很能——
「呜哇!当法师的攻击范围还有火力果然不逊色!」
玛琦双眼发亮紧握双拳。见识到赛伊姊姊的强大魔法后,她啊地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真开心你满意。这下会阻挠我们去岩山地带的玩意应该都消灭殆尽了吧?」
「是的!云,我们走吧!在往前进一点就到目的地了。」
「不要一直拉我嘛。是说,为什么我们的目的地是近乎垂直的岩场呀?」
「放心,那附近有石阶梯的。」
那么就没问题了吧?我要急性子的玛琦放慢脚步前进,赛伊姊姊在我们身后一步的地方微笑看着。
抵达大岩场的阶梯后开始攀爬。玛琦让里克尔抓在自己肩上。我双肩上有着袜子还有涅希亚斯,怀里还抱着小黑狐狸爬阶梯。喂,你们自己爬上去行吗……
「玛琦,还没到采集点吗?」
「快了。爬完阶梯就到啰。」
于前方引路的玛琦一口气往上冲,我也跟在她后边——
「哇……这是」
「大伙从第一天开始就手忙脚乱的,偶尔来这种地方偷闲也不错呢。」
高处是片开满多样小花的草原,酝酿出一片充满绿意的空间。四处都有坚硬的石块,前方还有座岩壁。我转身一看,辽阔的森林、四散的营地广场,以及这座浮游大陆的象征大湖,景色尽收眼底。
「这个广场有很多宝石跟矿石的采集点。我就拿十字镐去对面岩壁那挖东西,等一下再集合。赛伊你呢?」
「我就跟小云一起行动啰。」
玛琦挥挥手说声待会见后爽快地道别。不过她也只是在我们能目视的范围内挖掘岩壁罢了
「好久没跟小云这样外出了,好像在野餐呢。」
「是啊。」
我走在有着石块散落的小高原,寻找宝石原石。里克尔那群幼兽们在我们身后稍远处的草皮上翻滚嬉戏。它们会随着我与赛伊姊姊移动跟上脚步然后又开始玩耍,幼兽的模样让人会心一笑。
「你觉得【OSO】好玩吗?」
赛伊姊姊突然丢出这么一个问题。而我——
「嗯,很好玩啊。一开始学了一堆冷门天赋我还很担心,不过朋友也变多了,我很乐在其中。」
「那就好了。一开始我叫塔克硬是邀你来玩,心里感到有些愧疚呢。而且我还一直没跟小云联络。」
「我才没那么孩子气咧。」
我自己一个人独处也没问题,只要不合胃口我也可以马上不玩这游戏。
不过大家人都太好了,有时候我登入游戏,其实也感觉像是去找朋友。
「但希望你偶尔来我店里坐坐啊。店名是【加油工坊】,是间专卖消耗品的店。」
「好。不过小云居然开店了呀?店面长什么样子?」
「别太期待啦。毕竟只是间用少量金钱搭起来的店面……」
「呵呵,是家会和小云一起成长的店面呢。好有趣。」
姊姊眼角下垂,面容慈祥地微笑低语道。她与缪一样都是美人,就其他意义上挺令我担心的。
「云——我这边结束啰!你那边咧?」
玛琦在远处举起并挥舞十字镐。我苦笑并大声回应:
「我们再一会就过去!」
「那等一下休息过后就回营地去吧!」
我对赛伊姊姊为何开心地望着我们对话的样子有些不解,之后聚集幼兽与玛琦会合并一起休息。
●
「云,你那边收获如何?」
「矿石比较多呢,宝石好像少了些。」
「我挖掘的结果差不多是矿石与宝石各半。要不要来交易?」
「谢谢,那就拜托你了。」
我们坐在绿色地垫上分配收集来的素材。我总觉得赛伊姊姊一直开心地望着我们,我对她的视线有些在意。
「话说你都采了些什么宝石?」
「这地方可以采到小尺寸的柘榴石哟。」
「柘榴石?」
「对,那是石榴石的别名。」
「原来是这样。」
经玛琦解释后,我拿起其中一颗原石。宝石外层虽有石块包覆无法鉴定,我利用《研磨》在一瞬间磨开,透过阳光仔细查看。以技能加工而成的小宝石,颜色有着红与黑的对比,相当美丽。
在我默默地望着宝石,这时小狐狸以前脚拍打我的双膝。
它好像想吸引我的注意力。
一开始明明对我抱持着强烈的警戒心,如今会向我撒娇。我也被它可爱的模样疗愈了就是。
「怎么了?你对这东西很在意是吗?」
我拿宝石给小狐狸一看,它舔了凑至鼻尖的柘榴石一口才知道那不能吃。
「喂喂,那可不是食物啊……你肚子饿的话就吃这个吧。」
小狐狸灵巧地用前脚拿着我取出的水果并吃了起来。看着它的样子令我笑逐颜开,我将小狐狸身上的毛色与柘榴石做个比较。混杂在光亮黑毛中的微量红毛,与我手上的柘榴石非常相像。这可能只是场偶然,但有时人就会视此为命运中的必然。
我抱起吃完水果的小狐狸并对它说:
「直到今天为止,我因为太忙都忘了帮你取名字。现在就帮你取一个,可能有点廉价就是。」
小狐狸头一歪,至今还不了解我在说些什么。看着那可爱模样我不禁苦笑,以清楚明了的语气说出它的名字。
「你的名字就是——柘榴!」
这时小狐狸的红毛一带突然冒出火焰。我抱着狐狸的手直接碰触火焰,玛琦以及赛伊姊姊惊慌失措地看着,但我一点也不觉得烫。这火焰并不会直接伤到对方,且随即熄灭,小狐狸柘榴以视线回应玛琦慌张的表情,似乎在问:怎么了吗?我望着玛琦的惊慌与柘榴不解模样两者之间的差距,不禁失笑:
「之后就请多指教啰,柘榴。」
话一说完突然有股重量压在我背上。我转头一看,原来是利维用头蹭着我的背。
「我当然没有忘了你。请多指教啦,利维。」
利维听过后觉得满足,便后退两步,卧睡在草原上。
我心想,希望活动能就这么平安结束。然而——
「小云,那是怎么一回事呀?」
「……幼兽在狂奔?」
由于现在身处的岩场位于高处,我们可一望整座森林。赛伊姊姊所指之处,可看见一大群颜色缤纷的幼兽正往同一方向急速狂奔。那模样看来简直像——
「好像在逃离什么东西的魔掌。」
玛琦这声呢喃让我有股无法言喻的不安,同时脑中响起刺耳的警报声。
——全体玩家发生紧急任务【幻兽大食怪与迎击大食怪】。直到任务结束前,浮游大陆全体将解除共斗惩罚。
就在广播响起那一瞬间,这座浮游大陆的面貌将完全改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