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BD特典
  5. BD2 泽村•斯潘塞一家的假日
  6. 繁体版

BD2 泽村•斯潘塞一家的假日
2017-06-23 04:37:23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武松N世
翻译:sinzitai neta
协力:weikexue
“英梨梨,已经起来了吗?今天真早呀”
“啊,妈妈…早上好”
已经开始了新学期,在这春光浪漫的周六早上。
虽然是暖洋洋的,让人很容易想赖床的晴朗假日,英梨梨却已经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对着电视了。
“哦,英梨梨,早上好!”
“爸爸也早上好”
在这很大,真的又大又奢华的客厅里,也有假日早晨的原因吧,平常的话早就进入这里的佣人都还还没有出现,亲子三人却已经一起和乐地看着电视了。
正确地说,是看着英梨梨正在操作的游戏画面。
“那么,是在玩什么游戏呢?”
“唔~《琥珀色协奏曲》的ps3版”
“哦哦!那个的话爸爸我可是有PC原版的哦”
“嗯知道的,我也借来玩过的”
如果是普通的亲子的话可能会进行‘你在干嘛呢’‘玩游戏’‘是吗~’之类的对话就结束了,但可不能要求那种普通的亲子关系。
虽然这么说,但那种‘不普通’的亲子关系,却并不是因为他们是杰出外交官的日英国际家庭一家…
“诶诶!?这个版本有PC版中连附赠工口画面都没有的○学生妹妹成为可攻略对象的追加剧本吗!?”
…另外也不是因为父亲有着像马里奥大叔一样的处境和语气(注:此句存疑,请看原文)。
“但是亲爱的,消费版也就意味着工口画面都被剪掉了哦?就算追加剧情做得再好,像琥珀色协奏曲这种故事和工口情节紧密结合的作品魅力不就减半了吗?”
“嗯,但还是很在意呀…毕竟在PC工口版中妹妹总是很讨厌男主呢,到底要怎么发展才会变成那样,让人非常在意呢”
“…那个,不全通所有角色就不能进入追加剧情,就算现在就想看我也没办法呀”
只不过是因为,这是亲子都是御宅族的没救的一家而已…
莱纳德?斯潘塞。
拥有着这个加上sir或者威斯顿之类的称呼就会变得好像丘吉尔一样格调高雅名字的泽村?斯潘塞家的一家之主的英国人,是个萌豚。
平时良好履行着作为英国外交官的职务,展现出与其地位相符的良好坐姿。一旦到了假日却会身着格子衬衫和牛仔裤,只会被看作单纯的外国宅男观光客一样动作夸张地在秋叶原的大街上阔步前进。
当然背包里也毫不避讳地插着外包特大海报的光剑。
由于在日本渡过了20年以上的岁月,流畅地使用日语自不必说,甚至还因为“要享受御宅相关的乐趣只要能理解日语就足够了”的教育方针(?),而对于女儿的英语成绩一直上不去会做何感想成为了永远的迷。
泽村小百合
这位拥有着被认为是过去的某位著名女演员(注:吉永小百合?)的美丽名字的泽村?斯潘塞家的主妇,是个腐女。
平时作为外交官夫人支撑着丈夫,展现出与其家庭环境相符的高雅坐姿,一旦到了假日却会穿上华丽身着和服,在活动会场或者演唱会里尽情欢闹,以年龄不详的神秘大姐而闻名。
在铠传(魔神坛斗士)和C翼(大空翼)的时期就开始进行同人活动的腐龄,而且不止是BL连萝莉和熟女都有涉猎(不止是作品风格连自己的角色设定也是)由于这不论什么都能适应的胸怀,对于女儿的兴趣喜好变得特别成人化会作何感想成为了永远的迷。
然后是泽村?斯潘塞?英梨梨。
是个,忠实继承了双亲那种让高级食材都腐化的DNA,拥有着人偶一样完美的容貌,却和她容貌不相符的,实在太那个的性格和作品风格的女子高中生同人作家。
“嗯?英梨梨,这个选项应该是特别重要的吧?”
“我知道啊爸爸,我也玩过很多遍了”
“知道还选那边吗,也就是说要走学园篇吗!?《琥珀色协奏曲》的精髓怎么说也是大宅篇的女主们吧!?”
“会做那种评价的只有你哦,大宅篇什么的,只不过是女主们很色情剧本却很空洞的烂作嘛。实在不感觉在消费版里会有趣”
“…听好了不管是英梨梨还是小百合,不知王道为何物的话,可做不出好作品哦?”
“嘛,爸爸所说的王道有点偏离正轨就是了。都是女仆呀女仆装呀服侍play之类的”
“先、先说好了我感兴趣的女仆只是二次元的哦!?再怎么说我家也是有三次元的女仆在工作的不说清楚可不行!”
这属性满满的一家三口,一起热烈讨论工口游戏的消费移植版的样子,虽然不为外人所见,但是关系要好合家团圆的气氛却让背景开起了鲜花。
…嘛,与家人间的良好关系相反,英梨梨在外的交友范围却变得很狭窄让这对双亲作何感想也是永远的迷。
“话说回来英梨梨,我记得这个初回限定版可是在预约刚开始就被瞬秒导致产生了大量难民,现在网上的平均拍卖价达到了5万的超稀有物品吧?”
“那是,嘛…”
“英梨梨是个不会碰雅虎拍卖的好孩子嘛…是怎么入手的呢?”
“所以说那是,朋,朋友借给我的,那个…”
“朋友!?”
英梨梨的一句外人听来很平常的话,却引起了她父母的激烈反应。
“是,是吗…英梨梨也终于,交到了能一起享受galgame的朋友了呀!”
“带到家里来吧一定要带到家里来!大家一起通宵玩游戏吧!”
“唔,唔,嗯…有机会的话”
这对父母,很清楚自己的女儿在学校里受到了很殷切的对待。
在美术部是备受期待的王牌,在教室是No.1的美少女,在老师办公室是高额赞助者家的大小姐。
但是,他们也隐约感觉到女儿隐藏着与其所受评价不同的真相。
“那,是怎样的孩子呢?同班同学?社团里的朋友?还是前辈或者后辈呢?”
“或者说是线下聚会认识的?不,搞不好又是只在网上交流过的神秘隐藏女主…?”
“那,那个…”
英梨梨升入高中以后…不对,正确地说是进入初中以来…
父母两人一次都没见过英梨梨的朋友。
女儿说的,学校里或者社团的事里,虽然偶尔会出现好像朋友人物的经纬,但却从没见过英梨梨高兴地谈论这朋友或者激烈地说她坏话这样生动的反应。
顺便一说,就连从英梨梨的口中说出朋友名字这样的事,父母们都毫无记忆。
“对,对了,要不明天就去那位朋友家里问候一下怎么样”
“对,对呀!明天虽然有和外交官们的聚会,那种事完全扔到一边就…”
“等等、等等!你们两都别那么激动呀!?”
所以,对于数年以来终于出现的英梨梨的朋友产生过度反应,也只能说是压抑不住的爱女之心吧。
因为,以前确实是有过那样的日子的。
每天晚上,聚在饭桌前的时候,都会把那天发生过的事…那天与那个“朋友”一起做过的事,神采奕奕地不断说给明明就没问的父母听的日子。
“再,再说,又不是爸爸和妈妈不认识的人…也没必要,现在还去打招呼吧…”
“…我们认识的孩子?”
“但是,就算你这么说我们也没有头绪…”
“够,够了吧这种事…继续,玩游戏吧”
“…?”
“…?”
父母一起侧过头,定定地看着中间的女儿,这次却是英梨梨的反应,出现了戏剧般的变化。
握着手柄的手开始发抖,渐渐低下头去,但是红到耳朵的脸色,却把她的表情清晰地展现了出来…
“啊!”
“啊!”
所以父母马上想到‘说不定我们产生了重大的误会’。
“难道是…伦君?”
“是伦也吗!?”
“唔…”
对,女性朋友也好,最近交上的朋友也好,那种想当然,不,掉入固有观念的陷阱可不行。
应该重视刚刚,浮现在自己脑中的第一印象才对。
“那,那么英梨梨,终于跟伦也和好了吗?”
“没有啦!”
…嘛,结果只是,自己的女儿从小学的时候开始就‘完全没有成长…’这回事而已。
“说没有和好…那给你这游戏的不是伦也吗?”
“不是的…我好好付过钱的”
“什么呀,果然是伦君嘛”
“不素啦~没有辣总素啦~(不是啦~没有那种事啦~)”
话说,他们的女儿还真是从小学的时候开始就完全没有成长的样子…
“是吗,好怀念呀伦也君”
“小学的时候,明明经常来家里玩的,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就完全不来了呢…”
“那,那是…你们看,4年级的时候不是分到不同班了吗,话题也渐渐谈不拢了…”
对于从小到现在都和父母们构筑了良好关系的英梨梨,却有着,无论如何也无法对两人坦白的事。
那就是,与她空前绝后的青梅竹马,决裂的原因。
并不是因为两人的兴趣爱好不一样了,恰恰相反正是因为兴趣一样才产生的冲突。
“那么,为什么到了现在突然和好了呢?”
“也,也不是…很突然啦,一年级开始就,渐渐…”
“渐渐?也就是说慢慢地加深关系吗?先和好,然后恢复成宅友,最后变成宅男友…”
“喂!?”
“亲爱的!”
“小百合桑!”
“‘让他,负起责任来哦!~’”
“不是不是不是!不是,那回事啦~!”
“…游戏社团吗?”
“制作同人galgame的?”
“真的,很让人火大吧?”
也就是说,为了解开荒唐的误会,英梨梨把前几天开学典礼那天发生的首要事件告诉了父母。
话说回来,要让那两人的气势镇定下来的话不说也不行了。
“那家伙,明明自己就绘画编剧音乐什么都不会,却把困难的工作都推给别人,自己当个制作人呀导演之类的,做点只用摆摆架子的简单工作,就突然说想要大干一场…”
且不说,英梨梨对于导演和制作人认知的偏见,在获得现在正玩得起劲的《琥珀色协奏曲》PS3版的时候,她被青梅竹马的安芸伦也作为社团的原画师邀请了。
实际上,对于在同人贩卖会上已经成为墙际社团的英梨梨来说,这个邀请,说是可能会成为她在职业生涯更进一步的机会也不为过。
…嘛,如果除去前来邀请的社团代表完全没有实绩的话。
“所以说并不是,和好啦成为男友啦那种事,只不过是,想让我成为那个笨蛋实现妄想的棋子,或者说零件而已…很过分对吧?”
自己说着却有点想要哭出来的英梨梨,对双亲坦白了瞒不住的事(除了自己真正的感情)。
所以这么一来,关于青梅竹马毫无意义的争论也就结束了…
“是吗…是吗伦也君!终于,开始朝着‘那个梦想’前进了呀!”
“是呀,错不了的!还记得跟我们定下的约定呢!”
“哈,哈?”
事实上,却并没有结束。
“怎么,不记得小学二年级初次参拜时的事了吗?英梨梨”
“你回忆下,伦也君和我们三个,不是在绘有插图的神岸明大神的祈愿牌前一起发誓了吗”
“什,什么?”
“‘制作出让所有人都欢笑,萌上,并感动的galgame’”
“……啥?”
对,要举例的话,就像正在进行推理时的名侦探,被突然出现的真凶坦白了与自己的推理完全不同的罪行一样…
“怎么,还是想不起来吗英梨梨?伦也君发的那个‘总有一天要成为游戏公司社长’的誓!”
“你那个时候不也跟着说‘我绝对,会成为伦也游戏公司的原画家的’”
“我真的说过那种话么!?”
看起来,伦也之前说过的事(参考动画第一话),果然有很多问题。
其一是,发誓时的英梨梨,并不是背着双肩包,而应该是穿着盛装。
其二是,英梨梨和伦也的两旁,满面笑容的她的双亲正注视着他们。
还有一点是,那个,伦也说出来的,怎么想都是信口胡言的话,却是‘真的发生过的可怕的事’…
“嗯嗯,不愧是伦也君!仅仅三年就把我的御宅族之道完全吸收的天才儿童!就算是现在他的梦想和才能也仍在闪耀呢…”
“不,根本没有啦!梦想不说才能是一点没有啦!”
话说如果不是把御宅族之道而是把本职工作的知识灌输给他的话,不管是自己还是周围的人都会更幸福吧,英梨梨也不是没有这么想过。
“这样啊,终于开始实行那个计划了呢…加油哦伦君。接下来要去找个有能力的编剧哦!”
“不不小百合桑,原画家可是我们家的英梨梨哦,编剧什么的只要不自以为是,做好角色设定和场景就足够了。”
“等等,我还一句都没说我要做呀”
“…你在说什么呢亲爱的?以文字冒险为前提的galgame,剧本所持有的力量就算不说能超越原画可也毫不逊色呀”
“…妈妈?”
“…小百合桑才是在说什么呢?galgame的首要目的就是享受女孩子们的可爱样子吧,为了突出这一点反过来说剧本还很碍事呢,你也是绘师的话应该能懂吧?”
“正因为是绘师,对于剧本重要性的理解才深入骨髓呀!”
“就算你那么说galgame的九成销量也是靠绘画决定的哦!?”
“如果剧本不好的话那个品牌的下部作品销量可是会很惨的哦”
“只要有好的绘画剧本什么的随便找个外包用完就扔就足够了!”
“眼光高的用户不是看品牌而是被编剧吸引的,像你这种萌豚怎么会懂!”
“小百合桑知道像你这样的无可救药的剧本厨被称作烦人的少数派吗?”
“等等,等等,等等!两位都停止过于赌气的夫妻吵架吧~!”
“再,再说,我可一句都没说过要接受邀请不是吗!”
避免了父母差点以太过那个的原因而决裂的英梨梨,为了让双亲冷静下来,再次重复了自己的傲娇主张。
“什~么青梅竹马嘛!什么约定将来的男孩子!不就是个死宅吗!怎么可能跟那种家伙共处于一个社团嘛!”
“不,要说死宅你们双方都是吧英梨梨”
“对呀,能跟上你过于那个的兴趣的,我觉得也只有伦君这样的了”
英梨梨的,太过典型的死撑的样子,让终于冷静下来并找回了萌心的父母,一边被女儿的反应萌得不行一边开始对她吐槽。
“当然有啦只不过是朋友!进入高中以后就一口气交了很多了!所以以前的朋友什么的已经忘了!青梅竹马已经不存在于我的历史中了,已经毫无兴趣了!”
“…真的吗?真的已经失去了对青梅竹马的兴趣了吗?”
“是呀!不行吗?”
“没有,倒不是不行,但是英梨梨…”
“‘你呀,又进入青梅竹马线了吧?’”
“……诶?”
说着,看向双亲指着的地方…电视机的屏幕上,正好到了自己用手柄选择了‘去追优纪惠’的地方。
这里,正是学院篇的高潮。
被学生会长…不,应该说是由于诸多理由而获得了学生会长这个微妙职务名的女主,静瑠逼迫的时候偶然被青梅竹马的优纪惠撞见,被迫在逃走的她和抓住不放的静瑠之间选择的瞬间。
“啊啊!?一不小心就!”
“不是一不小心吧英梨梨…”
“而且《琥珀色协奏曲》这游戏,优纪惠的难度是最高的吧,之前的选项不能选错任何一个的说…”
“呃,呃,那~个,那是,你们看,随便选的而已啦…”
“英梨梨,你呀,其实这游戏,只通过优纪惠一个角色吧?”
“呜…”
“不止是《琥珀色协奏曲》吧…你玩过的galgame,基本上都是通完青梅竹马线就扔一边了吧…”
“别说了求你别说了~!!!”
“吸、吸呼,吸呼(注:哭声拟声词)…好过分呀,爸爸也是妈妈也是…”
“啊~呀,呐?小百合桑?”
“对,对对,是那个呀,呐英梨梨”
忍下了‘过分的是你太过那个的钻牛角尖性格吧?’的吐槽,两人对着终于哭出来的女儿,仅有语气变得温柔起来。
“呐,呐英梨梨,可以听我说两句吗?”
“已,已经不想听了”
不对,不止是语气,动作和表情也是。
不知不觉间,两人变回了良父慈母的表情,温柔地对女儿说。
“你呀…一直这样哭着蒙混过去的话,总有一天会哭得更伤心哦?”
“…诶?”
“我们两人间,也像英梨梨你们一样闹翻过…”
一边回忆着倾注了自己爱情结晶的,很久以前的记忆一边说…
“大概是在,开始交往后过了一年左右的时候吧…”
“因为一点小小的误会而产生了分歧”
“两人都想着,‘再也不想理那种人了’”
“我一赌气就回了国”
“我也是,赌着气一个电话都没打”
“那样的日子,大概持续了半年吧…”
“虽说跟你的年数比起来,只是微不足道的一小段时间”
“但是我们两,在这半年间,都像是活在地狱一样啊”
“爸爸、妈妈…”
“英梨梨…你大概,一直待在比我们更深的地狱吧”
“所以也差不多,变得坦率一点也没关系了吧?”
“即使想要返回地面,也不会遭天谴了吧?”
“…”
咕吸地擦着眼泪,英梨梨抬起头仰视起父母。
看着那种像小动物一样的可爱的样子,父母都强忍住忘我
地抱上去的冲动,现在只是,慢慢地,像教诲一样对她说。
“呐,英梨梨…如果我们两没能在一起,你肯定不会开心吧?”
“…要是那样的话,我根本就不会出生吧”
“啊哈哈,是呀…那么希望英梨梨感谢我们两合好呢”“然后总有一天…也让我们两感谢你吧”
“…嗯”
擦掉眼泪,虽然有一点点迷惘。
但还是,坚定地点了点头,英梨梨又一次,为了隐瞒害羞拿起了手柄。
剩下的只是,代替了被剪掉的工口场景的卿卿我我场景和结局罢了。
英梨梨,把自己小小的决心寄托于那个结局,按下了按键。
“…话说回来,你们两到底是因为什么理由吵架的?”
“你听我说呀英梨梨,爸爸他居然脚踏留在英国的青梅竹马和我的两条船!”
“不,不是的!我根本就没那种想法啦,只是那边的她产生了奇怪的误会,为了斩断跟她的关系费了好多神呢,啊哈哈哈…”
“啊啊啊啊别说了别说了别说了呃呃呃~~~!!!”
(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