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安可短篇集3
  5. 圣诞老人狂三(Santaclaus KURUMI)
  6. 繁体版

圣诞老人狂三(Santaclaus KURUMI)
2017-06-23 09:44:00

		

夜晚亮起的灯光比平常还多。
狂三从大楼的顶楼上睥睨似的眺望眼下熠熠生辉的灯光,微微伸了伸懒腰。嘴里吐出的气息染成白色,宛如溶在空气中一般烟消云散。
十二月二十四日,整个城镇已完全陷入圣诞节的气氛。闪烁的灯饰在街上舞动,将夜晚的街道、来往的行人照耀得如梦似幻。
「哎呀、哎呀……」
狂三倚靠在栏杆上,眯起眼睛。
这个时期令她感到苦闷。并不是觉得厌恶这类的感情,但就是不怎么……擅长面对。
究竟是为什么呢?就连她自己也不太清楚。是讨厌冬天的寒冷呢?还是受不了看见没品味的灯饰?抑或是──
「…………」
──肯定只是看不惯人类因节庆的气氛而兴奋欣喜,那种乐天至极的神情吧。狂三像是在说给自己听似的随便下了个结论后转过身。
建在闹区角落的大楼顶楼上没有其他人影。不对──正确来说,有点不对。因为即使没有人在,也有「影子」蔓延四周。
没错。是「影子」。
不是夜晚也不是黑暗──充满那个顶楼的,无庸置疑是狂三的「影子」。
「──我们。」
狂三呢喃般吐出这句话后,好几只白皙的手便从蔓延整个顶楼的影子中探出来回应她。接著,那些手蛊惑般蠢动著手指,身体便旋即从影子中爬出,置身于户外的空气中。
现身在那里的,是一群长相一模一样的少女。绑成左右不均等的黑色长发、在黑暗里异常显目的白皙面容,以及──滴滴答答刻划著时间的左眼。
她们全是「时崎狂三」本人。
这也是理所当然。因为她们是利用狂三的天使〈刻刻帝(Zaphkiel)〉的力量所重现的狂三过去的姿态。「结果如何?」
狂三抚摸著下巴询问分身们。于是,坐成一排的「狂三」们依序发出声音:
「没看见DEM Industry有明显的动作。」
「AST也一样,很安分。」
「其他对付精灵的机构也一样。」
「这样吗?」
狂三眯起双眼,吐了一口气。大致上都跟预料中的一样。
现在聚集在这里的分身们是狂三派到各处的谍报用「狂三」。对敌人众多的狂三而言,情报就是生命线。狂三之所以会在这里,也是为了接受分身们的定期报告。
「所以,第二精灵的下落呢?」
狂三说完,分身同时互相对视,一起摇了摇头。
这也在……预料之中。狂三不怎么失望地垂下双眼。
第二精灵。正如她的称呼一样,据说是第二个现界到这个世界,被视为唯一掌握著狂三在寻找的初始精灵情报的精灵。
根据分身的调查结果,发现第二精灵似乎遭到DEM Industry囚禁,但是……现在还无从得知她究竟被囚禁在哪一国的哪个设施。
「反正……对DEM来说,这也是最重要的机密,我不认为能轻易抓住他们的尾巴。麻烦你们继续调查喽。」
「好的、好的。」
「知道了,我。」
「为了我们的夙愿。」
「狂三」们如此说道。狂三听见这些话,默默地点了点头。
没错。狂三必找出第二精灵。
然后,必须问出有关初始精灵的事情。
为了确实──葬送她的性命。
「啊啊……对了。」
其中一名分身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一般发出声音。
「怎么了,我?」
「嗯。我忘记报告一件事情了,是有关士道的事。」
「士道……?」
听见分身的发言,狂三抽动了一下眉毛。
五河士道是拥有能将精灵的力量封印到自己体内这种不可思议能力的少年之名。
狂三为了达成目的,需要士道储存在体内的庞大灵力,所以和DEM及AST一样,派分身去调查他的动向。
「发生什么事了吗?」
「是的。看样子士道他──」
分身以一副事态严重的口吻说道。看见分身非比寻常的模样,狂三稍微做好心理准备。
「今晚好像要扮成圣诞老人,送十香她们礼物哟。」
「…………」
听见分身说的话,狂三一瞬间将眼睛瞪得老大,然后用手扶住额头,唉声叹了一大口气。
「……我还以为你要说什么呢,原来是这种事啊。」
白紧张了。狂三再次夸张地叹息。
看来士道即使封印力量,只要精灵们的精神状态混乱,似乎就会引发一部分的灵力逆流,所以士道有时候会以各式各样的手法试图讨精灵们的欢心。这次也是那种活动的其中一环吧,并不需要特别放在心上。
不过,分身摇了摇头。
「你在说什么啊,我。你没发现这代表什么意思吗?」
「……?代表什么意思?」
「如果是交换礼物倒还无所谓,但扮成圣诞老人,就代表没有人送士道礼物啊。」
「那又怎么样呢?」
「明明那么努力,这样不是太可怜了吗?」
「…………」
狂三叹了不知道第几次的气……由于用〈刻刻帝〉制造出的分身是狂三过去的姿态,所以个性和样貌有些微妙的误差,但是……看来这个狂三似乎有些「太过年轻」了。
「真是的……不要尽想些多余的事,好好完成你的任务。再说──」
然而,狂三正想对分身训话的时候──
「哎呀、哎呀,那确实很可怜呢。」
「是啊、是啊,努力应该得到回报。」
「就是说呀。真想帮帮他呢。」
不知为何,其他分身也开始对这个话题表示赞同。
「我们,这是在说什么啊?」
狂三以无奈的口吻说完,分身们便同时对她投以视线。
「可是,我,你不觉得士道也应该得到什么奖励吗?」
「就是说呀。仔细想想,上个月士道为我们证明了改变历史的可能性之后,都还没有向他道谢呢。」
分身们如此说道。听见这句话,狂三轻轻皱起眉头。
上个月,狂三对士道发射时光倒流的子弹──【十二之弹(Yud Bet)】,将士道送回五年前的世界。
然后,士道证明了。
──历史并非绝对不会改变。
世界能够改变。实际上,士道也确实改变了,将充满绝望的悲剧「抹消」。
既然如此──狂三应该也能做到。杀死初始精灵,改变世界。
确实,自从发生那件事之后,狂三的决心变得更加坚定。因为改变历史的可能性是行得通的证明就展现在她的眼前。可是──
「那件事对士道而言,不也有好处吗?士道渴望改变折纸的命运,条件就是为我证明了改变历史的可能性。而我渴望得到改变历史的证明,代价就是将〈刻刻帝〉极为机密的【十二之弹】用在他的身上。这样不就扯平了吗?」
没错,这样事情应该已经结束了才对。狂三垂下眼,耸了耸肩。
可是分身们却表现出一副无法认同的样子,嘟起嘴唇。
「就结果而言或许是那样没错,但我认为当初很难说是在双方都完全认同的情况下进行那件事的。」
「就是说呀。完全是事后承诺嘛。」
「而且,就算再怎么说是你为他献出【十二之弹】,但还不是用士道的灵力来启动。」
「当然,那毕竟是我的个性嘛。我也没有打算责备这件事,但我觉得向他表达谢意也不会遭天打雷劈吧。」
「就是说呀~~」
「对吧~~」
竟然表现出一副不满的样子,开始七嘴八舌了起来。狂三一脸困惑地用手扶住额头。
「你们说表达谢意……到底要我做些什么?」
狂三说完,分身们便一瞬间互相对视后转回视线。
「难得圣诞节嘛,准备个什么礼物送给士道如何?」
「话虽如此,我当然也不会叫你直接拿给他。因为我了解我和士道之间的微妙关系嘛。」
「所以,在半夜的时候,把礼物放在士道的床头就好了。」
「…………」
狂三的脸颊冒出汗水。简单来说,似乎就是要狂三当圣诞老人的意思。
开什么玩笑。狂三傻眼地摇了摇头。
「你们在胡闹吗?既然你们那么想送他礼物,就自己──」
才说到一半,狂三便止住了话语。
要是说出这种话,年轻的分身们肯定会觉得真是幸运而兴高采烈地把礼物送到士道身边。
如果只送完礼物就走人倒还好,但从她们会说出这种话来就知道,年轻的分身精神较不稳定──比现在的狂三更容易受到感情的牵绊。若是让她们过度与士道接触,可能会对士道怀抱特殊的感情。
如果真的演变成这种地步,只能处理掉那个分身了。当然,只要有「时间」就能补充分身,但是──杀死「自己」的感觉实在不是很好。
话虽如此,就算强势地禁止他们见面,也不知道分身们会不会听从自己的命令。狂三像是死心似的叹了一口气。
「……真是无可奈何,我就去吧。」
听见狂三说的话,分身们顿时兴奋了起来。
「亏你有办法下定决心呢。」
「呵呵呵,要送士道什么东西好呢?」
「我们,有什么提议吗?」
「可是,今晚就要执行了吧?现在能准备好的东西──」
就在分身们互相讨论的时候,当中有个人优雅地举起手。
「关于这件事,就交给我来办吧。」
「你……你是!」
「五年前的我!」
于是,宛如要将举起手的分身显现给狂三看似的,原本聚集在一起的分身们快速地朝左右分开,就像在看歌剧的感觉。
「……哎呀。」
看见她的身影,狂三抖了一下脸颊。
不过,这也难怪吧。待在那里的确实是「狂三」没错,不过──她跟其他「狂三」们的打扮有略微的不同。
头发没有绑起来,而是戴著蔷薇设计的发饰。说到服装,则是黑白构成的单色洋装,而左眼可能是为了遮掩表盘,戴著医疗用眼罩。
是重现狂三距今约五年前必须遮掩左眼时,试著戴上眼罩,结果莫名感到满意的分身。
……尽管当时觉得这样的装扮很帅气,但如今重新审视后,发现非常丢脸。老实说,是个狂三不太想见到的个体。
「你说交给你,是什么意思?」
「呵呵呵,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呀。」
说完,眼罩狂三从怀里拿出一只小盒子。
「我猜想可能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已经事先准备好礼物了。」
眼罩狂三得意洋洋地说道。于是,周围的分身们便发出「喔喔!」的声音。
「真是准备周到呢,我。」
「真不愧是我。」
掀起一阵莫名自卖自夸的声浪。不过,狂三脸颊流下了汗水。
理由很单纯。因为她对五年前的狂三选择礼物的品味隐约感到一丝不安。
眼罩狂三不知是否察觉到狂三的想法,优雅地走上前来,把那只盒子递给狂三。
那只盒子虽然比手掌还要稍微小一点,却挺沉重的,是让人猜想里面放了什么金属类物品的重量感。
「……所以,这个盒子里放了什么呢,我?」
「呵呵呵,在士道打开之前,敬请期待吧。」
「…………」
这是狂三所有猜想得到的答案中最不想听见的回答。狂三因为轻微的晕眩而脚步踉跄。
她到底送了士道什么礼物呢?狂三一边回想五年前自己的品味一边沉思。
「如果盒子里面放的是刻有我名字的逆十字盾牌戒指,你最好要先有身首会分家的心理准备哟,我。」
「唔咕!」
「唔咕!你刚才说了唔咕吧!」
狂三忍不住大声吶喊。但是,眼罩狂三立刻嘻嘻嗤笑。
「我闹你的啦。里面放的是别的东西。」
「…………」
狂三对眼罩狂三投以怀疑的视线。
只要使用〈刻刻帝〉【十之弹(Yud)】,便能轻易地得知这个盒子里放的是什么东西。但是,狂三无法为了这种无聊的事情消耗宝贵的「时间」。
……反正就算里面放了什么,也无法显示那是狂三所送的礼物。如此判断后,狂三死心似的叹了一口气。
「只要在士道睡觉的时候,把这个放在他的床头就好了吧?」
「没错、没错。」
「就是这样。」
「士道也一定会感到很开心。」
分身们开始喧腾了起来。
然而──
「──士道真的会开心吗?」
此时,从分身们当中传来这样的声音。
「你……你是!」
「六年前觉得缠绷带很酷的我!」
听见那道声音,分身们反射性地同时抬起头,跟刚才一样快速向左右两边让开,显现出那个分身的身影,简直就像是分开红海的摩西。
从那里现身的,是从头到脚缠绕著绷带的狂三。右手、左脚,当然还有──左眼。
虽然模样看起来很凄惨,但并不是受多严重的伤。本来只有右手擦伤,但狂三心想为了这种程度的伤使用【四之弹(Dalet)】未免也太浪费了,便用绷带包扎,包著包著觉得挺有趣的,就连没有受伤的地方也施予治疗。
……她也是和眼罩狂三一样,是狂三不怎么想看见的时代的个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呢,我?」
分身询问绷带狂三。于是绷带狂三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指向狂三。
「答案很简单,就是我们的装扮啊。你该不会打算穿成那样去找士道吧?」
「……你该不会,要叫我缠上绷带吧?」
狂三说完后,绷带狂三一瞬间瞪大了双眼,夸张地耸了耸肩。
「我不是那个意思。虽说礼物本身不会留下我的痕迹,但要是士道目睹我将礼物放在他床头的身影,那不就没意义了吗?」
听见绷带狂三说的话,狂三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她说的没错。当然,既然要做,狂三就不打算失败,但凡事总有万一。若是穿著这件特徵明显的灵装,想必士道一眼就会认出狂三。
「说的对呢。那么,换成便服之后──」
「不用,我已经准备好比便服更适合的服装。」
「咦?」
听见狂三的声音,绷带狂三扬起嘴角露出邪佞的笑容,接著朝旁边举起一只手。
于是那一瞬间,一套衣服从影子里飞到她的手中。一套红白色的服装。
「那……那是……」
「圣诞老人装吗?」
分身们将眼睛睁得圆滚滚的。
没错。绷带狂三拿出来的,正是毛绒绒的上衣加裤子、红色的帽子,以及一只大袋子,所谓圣诞老人的服装。
「没错。穿上这套衣服的话,就算被发现也只会认为是圣诞老人。」
「别……别闹了吧!」
狂三忍不住大叫出声。本来就已经没什么意愿了,为什么还非得穿那种奇装异服不可啊。
不过,分身们不理会狂三的抗议,氛氛更加热烈。
「啊啊,真是棒啊、真是棒啊。」
「是啊。好像很适合我呢。」
「呵呵呵,我穿什么都好看嘛。」
「喂……喂,听我说──」
就在狂三话说到一半的时候──
「──那可不行呢。」
从分身们当中响起这样的声音。
「你……你是!」
「七年前,热爱甜美萝莉风时期的我!」
分身们的人潮第三次分了开来。
站在那里的是与周围的狂三呈现对比,身穿缀满荷叶边及蕾丝的白色洋装的狂三。那身装扮宛如童话里的公主,头上戴著一顶有如花朵般的绑带软帽,手上则握著一把应该无法遮阳挡雨的小伞。顺带一提,甜美萝莉是指以柔和的色调为主体,带有甜美风格的萝莉时装。
插图012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呢,我?」
「那套圣诞老人装,不是完全符合条件吗?」
「你有什么不满呢?」
分身们一脸纳闷地问道。于是甜美萝莉狂三像是在表达「你们真可悲」似的摇了摇头。
「就机能性而言,这套衣服确实足以应付。可是,身为一名少女,可不能忘记要经常保持优雅哟。」
「那么,你说要怎么办呢?」
「呵呵呵──」
听见分身的声音,甜美萝莉狂三走向绷带狂三的身边。
然后,只把帽子和袋子留在绷带狂三的手上,拿起上衣和裤子后,原地转了一圈。
于是,不知不觉间,她手上的衣服便改变了形状。颜色依然是红与白,但是布料的面积明显比刚才来得少,而且版型特别强调身体的曲线。另外,变化最大的是下半身的服装。原本的裤子,变成可爱的迷你裙。
那套衣服的存在感令分身们发出「喔喔……」的喧闹声。
「原……原来如此……这真是!」
「土气的圣诞风格一口气变成了可爱的迷你裙圣诞装呢!」
「不愧是甜美萝莉时期的我!」
看见眼前发生有如魔法般的事情,分身们纷纷鼓掌叫好。绷带狂三也像是在表达「哎呀、哎呀,真是败给你了」似的耸了耸肩。
哎,若要破解她的手法,大概就只是在旋转身体的同时,将手上的衣服与藏在影子里的衣服对调过来罢了,不过……该怎么说呢,七年前的狂三比现在更讲究精致的表演。
「那么,我。你就穿上这套衣服,去士道家吧。」
「别……别闹了!为什么我非得穿成那样……」
「哎呀,那就没办法了。只好由我代替你去吧。」
甜美萝莉狂三像是在表达「那样也无所谓」似的说道。
「唔……」
狂三一脸懊悔地发出呻吟。
◇
「……那么,我出发了。」
狂三在影子里发出听似疲惫的声音。
「哎呀、哎呀,你没什么精神呢。」
「你这个样子,可是会被发现的哟。」
「…………」
狂三听著分身们悠闲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紧咬牙根后便像是死心般叹了一口气,从影子里探出头来。
然后观察四周的情况,确认四下无人后,再从影子里顺畅地拉出身体。
腰部像是马甲一样被束紧,大胆露出肩膀的圣诞老人装,向下延展的幅度十分可爱的迷你裙,以及附有白色球球的靴子。狂三身上穿著这种分不清到底符不符合这个季节的服装。结果,狂三拗不过分身们的请求,被迫做出迷你裙圣诞老人风的打扮。只要牵扯到一群愚蠢的人,民主制度就会如此堕落。狂三感觉看到了民主主义的致命弱点。
事实上,就圣诞老人装而言,这套服装过于暴露,所以非常冷。或许是刚才下过雪吧,街道上染成一片微白,感觉更加寒冷。
话虽如此,总不能一直拖拖拉拉下去。事情既然已经演变成这种地步,尽早达成目的才是上策吧。狂三如此心想,接著抬起头。
她从影子里现身的地方,是士道居住的五河家门口。如果分身的报告无误,士道现在应该正在自家隔壁的公寓发送礼物。
照理说,圣诞老人应该要在对方睡觉的时候造访,但是这样的话,士道有可能会在半途醒来。既然如此,趁士道不在家的时候放下礼物比较保险吧。这就是狂三答应穿上圣诞老人装,与分身们交换的条件。有一部分的分身看起来非常不满,似乎是期待士道睡到一半醒来,和狂三发展成令人脸红心跳的局面,但狂三露出凶恶的眼神瞪视她们后,她们只好乖乖地服从。因为眼神含有力量。
「好了……快点交差了事吧。」
狂三说著,抚上五河家的门。
就在那一瞬间──
「──等一下──」
「──往哪里跑──」
「哎呀……?」
不知从何处传来像是人说话的声音,狂三疑惑地歪了歪头。是从周围的住宅传来的吗?宛如在追赶什么东西的声音──
在狂三思考著这种事情的时候,紧接著左方的公寓便传来慌乱的脚步声,以及自动门开启的声音。
「唔,圣诞老人逃到哪里去了!」
「寻找。应该还没逃远。」
一对长相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呼吸急促地从公寓跑了出来,左顾右盼地开始环顾四周。
「哇!下雪了吗!好棒!」
「惊愕。周围一片雪白。」
狂三曾经见过她们。两人是操纵风的精灵,八舞耶俱矢、八舞夕弦姊妹。
看来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东西的样子,呼吸声非常急促──
「──!找到喽,夕弦!」
「确认。那套红白色的服装,绝对没有错。」
「咦?」
耶俱矢和夕弦猛然瞪大双眼后,随即朝狂三冲来。狂三一瞬间将眼睛瞪得老大。
但马上察觉到紧急状态,慌慌张张地奔跑在路上。
「等一下────!」
「追赶。别想逃……!」
「这到……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面对突如其来的事态,狂三的头脑一片混乱。简直是莫名其妙。但她唯独明白一件事,就是如果现在停下脚步可能会引发许多麻烦。
狂三在不知道自己为何被追赶的情况下,奔驰在夜晚的住宅区。
「呼……!呼……!」
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的追逐战,终于冷静下来的狂三逃进影子里,总算甩掉了八舞姊妹。照理说,被封印灵力的精灵根本不是狂三的对手,但不管是以什么样的形式,今晚狂三都不想留下痕迹,更何况也不能因为这点程度的小事而浪费「时间」。
狂三一边调整呼吸,沿著来时的路走回,再次抵达士道的家门口。
「受不了……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狂三这么说著,恢复冷静后思路变得十分清晰。从八舞姊妹说的话来类推,她们应该是在追赶士道假扮的圣诞老人时发现了狂三,不小心搞错对象了吧。还真是倒楣呢。
「所以我才不想穿成这样啊。」
「哎呀、哎呀、哎呀。」
狂三像是发牢骚地说完,影子里便传出分身的声音。
「可是,如果你没穿上圣诞老人装……」
「不是就会被八舞姊妹发现真面目了吗?」
「唔……」
狂三微微皱起眉头后,重新打起精神面向五河家。
「总之,这次我要去了。」
说完,狂三打开大门进入庭院。
话虽如此,她当然不会犯下直接开启玄关房门的失误。既然经过了一段时间,士道有可能已经回来,士道的妹妹火焰精灵〈炎魔(Ifrit)〉──五河琴里也可能在家。
狂三轻巧地翻转身体,以优雅的动作登上五河家一楼的屋顶,从那里窥视士道房间的窗户。
就在这个时候,狂三察觉到不对劲。窗户的锁早已打开。
「哎呀……?」
狂三歪了歪头后,从窗户窥视房间内部──一瞬间僵住了身体。
理由很单纯。虽然士道不在房间,但是……已有人先行来到他的房间。
「…………」
士道的同班同学鸢一折纸正在房间的正中央,动作迅速地脱衣服。
针织衫、女用衬衫、裙子、袜子,甚至连内衣和内裤。她脱下身上穿的所有衣服,呈现一丝不挂的姿态。
于是,折纸从带来的包包拿出卷成像胶带一样的缎带,顺畅地拉出来,灵巧地缠在身体上,宛如──在包装礼物一样。
然后,把裸体包装得很可爱的折纸一脸满足地点了点头,从包包拿出能装下一个人大小的巨大袜子,拉开开口,打算进去里面。
就在这个时候──
「…………」
房门喀嚓一声开启,疑似结束工作,穿著圣诞老人装的士道走了进来。
片刻之间,陷入一阵沉默。
──接下来的发展正如预料中的一样。
折纸把士道塞进巨大的袜子里打算带走他,士道拚命逃跑。我知道了,总之你先冷静下来,好吗?把人当成礼物不好啦。其他的东西我倒是可以给你……咦?印章?你想干什么啊!其他的栏位已经填写好了……?是什么东西填写好了啦!士道语带哀号的声音甚至传到了外面。
大约过了一小时,在狂三的身体冻到骨子里的时候,两人达成协议,以士道身上穿的圣诞老人装作为礼物(顺带一提,折纸答应接受这份礼物的交换条件是士道在脱下圣诞老人装之前,必须各做一百次伏地挺身、训练腹肌和背肌的运动,以及深蹲运动。士道虽然感到有点莫名其妙,还是乖乖照做)。
「终……终于……结束了吗……?」
狂三目送著折纸离去的背影,一边摩擦露出的肩膀说道。她的牙齿喀哒喀哒不停地打颤,全身因寒冷而不住地颤抖。
还不能进去房间里面。那是当然的。因为不过是折纸离开,士道还没有就寝。
话虽如此,士道应该也已经困了吧。像是遭到洗劫一样被抢走圣诞老人装的士道打了一个喷嚏后,穿上睡衣,一脸困倦地打了一个呵欠,接著钻进被窝,立刻开始发出鼻息声。
「…………」
狂三确认士道已经完全进入梦乡后,打开窗户,侵入房内。
虽说比外头好多了,但房间里还是很寒冷。狂三打算快点办完差事回去,用颤抖的手摸索袋子里面。
就在这个时候──
「嗯……」
「……!」
看见士道发出呻吟翻过身,狂三内心浮现一个想法。
既然士道有可能会醒来,尽早完事离开才是上策。但是,虽说原因出在折纸身上,但毕竟在寒空下等待了一个多小时,要点福利也不为过吧。
「……毕竟我冷得要命,实在没办法。」
狂三像是在找藉口似的呢喃后,悄悄地掀开士道的棉被钻进被窝,正好呈现陪睡的姿态。
「啊啊……!」
因士道的体温而温暖的棉被包裹住狂三的全身。狂三不由自主地发出陶醉的声音。
「好温暖……呀……」
冻到失去知觉的手指慢慢地温暖了起来。与此同时,睡魔也开始侵袭狂三的意识。
「啊……啊啊……」
要是就这么睡著,明天早上麻烦就大了。狂三也明白这个道理,但是温暖的棉被和士道的体温渐渐吞噬她的意念。
「不……不行……这样下去……啊啊……可是……」
狂三的意识逐渐远去,眼皮缓缓垂下。
然而,就在那一瞬间──
「嗯……狂……三……」
「……!」
听见士道发出的声音,狂三的意识反射性地在一瞬间清醒。
狂三以为士道从睡梦中醒来,然而──并非如此,似乎是在说梦话。
「真是的,不要吓人啊……」
也许是闻到睡在他旁边的狂三的味道而想起狂三吧,又或许只是单纯的偶然──详细情形不得而知,不过,狂三似乎出现在士道的梦里。
「哎呀、哎呀……是在作什么样的梦呢?」
狂三露出一抹苦笑,用手指戳了戳士道的鼻尖。于是,士道从喉咙发出像是「唔唔」的呻吟声后──
「……我会……拯救……你……」
断断续续说出这样的梦话。
「…………」
狂三俯视著士道的睡脸,沉默了一会儿后轻声吐出叹息。
「……哎呀、哎呀。」
她那暖了几分的身体离开棉被,将棉被重新盖回士道身上,然后把准备好的礼物放在士道的床头。
「……你在梦里也说出这种话吗?士道真是个大好人呢。」
狂三语带叹息地如此说完,转过身踏上窗框。
「那么,再会──」
才说到一半,狂三止住了话语。
因为她认为此时此刻,今晚,应该说出更适合的话语。
「──圣诞快乐,士道。」
狂三如此说完便从窗户跃上空中。
◇
──十二月二十五日早上,五河士道感到十分困惑。
那也难怪。因为有个陌生的礼物放在自己的床头。
「这……到底是……」
昨晚扮演圣诞老人一角的不是别人,正是士道,没道理会有礼物放在他的床头。早上,带著圣诞老人送的礼物聚集在士道房间的精灵们也都露出不知道这个礼物是怎么回事的表情。
──难不成是真正的圣诞老人送给士道的礼物吗?
正当士道对于这过于不切实际的想法露出苦笑时,十香说了:
「士道,所以里面放了什么?」
「咦?啊啊……听你这么一说……」
士道只将注意力放在床头放有礼物这件异常的事态上,但所谓的礼物并非经过包装的盒子,而是放在里面的东西。或许看了内容物,就能得知是谁送的。
「那么……我要打开喽。」
士道如此说完后,将手放到绑在盒子上的缎带。精灵们咽了一口口水,注视士道的手边。
「总……总觉得好紧张呢……」
士道这么说著,拆开缎带和包装纸,缓缓地打开盒盖。
然后,拿出放在里面的东西。
「这是……」
「是表……吗?」
四糸乃看著士道手上的东西如此说道。
没错。那是一只一手能掌握的金色怀表。按下表头的按钮后,设计精细的表盖便掀了开来,显现出「滴答滴答」规律地刻划著时间的表盘。
虽然士道没什么鉴别能力,但轻易就能看出这只怀表并非便宜货。到底是谁把这种东西放在他的床头呢……?
不过,士道的脑海里产生了另一种疑问。
「……我好像……在哪里看过这只表……?」
士道说著,高举怀表。
滴答、滴答。怀表静静地刻划著时间。
宛如──狂三的眼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