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Only Sense Online绝对神境
  4. 第二卷
  5. 五章 受诅咒的装备与幼狐兽
  6. 繁体版

五章 受诅咒的装备与幼狐兽
2017-06-22 20:26:25

		

要说缪她们的营地是处活地狱的话,一点也不为过。
中央有根火柱,我更看到有玩家自火柱逃开,却被火舌吞噬而消失。我与缪她们也不知为何事情会变这样,只能傻傻地望着眼前景象。
「哇……就算再怎么想升营火,现在还这么亮也太早了吧?」
「现在是开玩笑的时候吗!这很明显就是异常事故……跟露卡多她们会合吧。你先联络她们。」
我知道缪说的是玩笑话。但她与平常开玩笑时不同,脸部表情完全僵掉。看来这件事对缪有着如此程度的震撼。
平常我几乎不曾见过妹妹动摇的样子,我反而背脊发凉,开始彻底观察周围。
火舌窜上附近的帐篷或搁置的道具,此处已无做为野营地的机能。这不知该说是不幸中的大幸,由于每顶帐篷都隔有一段距离,即便帐篷熊熊燃烧,也不会挡住我们的去路。
「我联络上露卡了!她现在在疏散群众!」
「收到!我们也动身和她们会合吧。队伍成员会共享地图资讯,你们知道她们在哪吧?就拜托托乌托比你们带路了。」
两人一脸沉重地点头。其实,只要让她们逃生就可免于队伍全灭,但她们想拯救深陷危机的同伴的想法确实传达到我心里,所以那种话我说不出口。
虽然只是临阵磨枪,但有总比没有好。我对全员施加防御与精神强化的附魔后,逆着人群行进方向往前进。
「之前有会发生这种事的预兆吗?」
「……没有!我们并未看过有这种程度的魔法或攻击的敌怪!而且最重要的是,一般的敌怪不可能会进到安全区域来!」
就连平常冷静的托乌托比都动摇了。
「我觉得原因出在特殊武器呢。像是有人拿著作弊级武器闹事之类的。」
「希诺,你看太多网路小说了!如果现实世界的网路游戏有那种外挂,就不会有玩家玩了。那不可能!」
这一瞬间,其他三人的心声一致为:轮不到你这个开挂级玩家来说嘴。但下秒一秒后,我们甚至没闲功夫耍嘴皮了。
「火窜过来了!防御!」
我大吼并要她们聚集在一处。我自所持道具取出泥土盾的魔法宝石往地面一砸。
「——《泥土盾》!」
火势与隆起的土堆碰撞,散开的火焰沿着土墙爬,我们的脸上都能感到火焰传出的热气。我从土盾后方微探出头,另一侧仍是一片火海,火势尚未消退。
「……这下没办法前进啊。」
我们离目的地虽不远,但要分开这般火势前进相当困难。
「姊姊,露卡她们说没办法来这里。因为她们为了要保护其他来不及逃走的玩家,在坚守防御。」
「这下看来得去救她们出来了。但又不知道这场火灾的原因为何……光靠我们而以办得到吗?」
三人一脸不安。即便她们说要坚守防御,但我实在不认为她们有办法一直抵挡这波状火势攻击。而大家对她们如果撑不下去会发生什么事,心中都有个底。
就在我差点口出恶言时,有东西碰上我右手。
「……利维……抱歉啊,让你感到不安了。」
利维往我右手蹭,并牢牢望着我。
「火势也稍微变小了些。等一会后我们再向前进。」
火势有减弱的迹象,只要配合周期应该能前进。缪拍拍我的肩要我转头。
「露卡说她有话想跟你说,她马上会发送好友通信给你。」
「好,我知道了。」
露卡立刻传来信息,现在我尽可能想多了解现场状况为何。
『云,你好。』
「麻烦的招呼就先省略吧。我要问你好几个问题,这场火灾的原因为何?」
『……是幼兽。』
我想起昨天攻击我的镰鼬幼兽脸部一揪。难道那是头会做出这种事的敌怪吗?
「还有其他可能原因吗?」
『那只幼兽是玩家带来的……不,应该说是玩家绑架来的比较正确。』
绑架这词听起来还真危险。意思是玩家强行抓来的吧?
『由于那些玩家打从第一天就到处与人发生冲突,然后前几天就把幼兽带到营地里。
结果——幼兽不受控制,跑去破坏他人的营地或撕裂帐篷然后逃走。我们以为这次大概也与以前一样所以静静旁观,结果幼兽就突然开始喷火了。』
「……原因呢?为什么事情会变这样?」
『因为我们离得比较远,所以不清楚。但幼兽身上好像有着什么会发光的东西,我记得那看起来很像手环。』
我听完这段话,发现这与前些日子碰到镰鼬的事有关。
虽然没有证据,我认为镰鼬幼兽与这次引发火灾的幼兽是相似的案子。
玩家自己不尝试未经鉴定的道具,反而交给幼兽尝试,结果就是暴走。幼兽很可能正装备着昨天我捡到的那种会带来负面状态的道具。
真让我想好好训一顿那些造成别人麻烦的蠢蛋。
「谢了。我多少搞清楚现在是什么情况了。我们马上过去,千万别逞强。」
『好的,谢谢你。』
火势正好于露卡多结束通话时变弱,全员往里头前进。
越往火海中心前进,火焰的热气更烘得皮肤刺痛。
从我们这到中心点其实没那远,但热风与偶尔飞来的炎弹都会阻挡我们的去路,热气游丝阻碍视野,纵使使出【鹰之眼】也无法窥见更深处。
想不到这时会发现鹰之眼的缺点。在我苦笑那一瞬间,视野里好像有着什么反应。
「露卡!」
「她们好像没事!我们过去吧!」
我们靠近中心后发现露卡多她们,她们正在防御来自火海的攻击。
在火柱中的小影子,即便身在火海目光也十分清楚地看向露卡多她们,并击出强烈的火焰放射攻击。身为法师的蔻哈克、礼蕾以及受保护的其他玩家,以两人为一组使出防御魔法抵挡攻击。
然而对方的攻击火力与密度与我们至今碰上的不同。这波攻击得靠两名法师才能勉强挡下。
「不行,我MP快没了!」
「就算你那么说,这边也没有MP药水哟……啊。」
礼蕾正面抵挡火焰攻势的防御魔法已经消灭,如今只剩蔻哈克的防御魔法。蔻哈克的负担一口气加重,防御壁也产生如玻璃般的龟裂,离防护罩崩溃仅剩几秒。
「拜托要来得及啊——《泥土盾》!」
我自所持道具里取中大量泥土盾魔法宝石,扔向幼兽与露卡多她们之间。
火焰扑上在双方之间的四枚土墙,之后蔻哈克的MP耗尽,防御魔法壁也跟着消失。
「发生什么事了?」
「露卡,还有大家我们来救人了!」
露卡多、蔻哈克、礼蕾这三人外,现场还有她们负责疏散的五人小队,加上我们总共十二名玩家当场开始进行防御。
会使魔法的MP几乎都耗尽了。光靠自然回复一定来不及,所以我二话不说使用MP药水。
「云,谢谢你。」
「要道谢的话晚点再说。是说,你们能马上动身逃跑吗?」
我以最少的话向露卡多确认,但从她一脸困惑的样子看来情况并不理想。
此时攻击依然不间断,土墙不知道能撑到何时。
「没办法吗?」
「是的。因为我们被当成攻击目标,只要转身背对就会被立刻盯上。如果要逃的话就得有人拖延时间……不行,这时话不能说得太模糊。要逃走的话,就得有人牺牲才行。」
听到这句话我的感想是:这下深陷麻烦里了。没煮今天晚饭就死掉被淘汰的话,应该不会被原谅吧。不,我绝对不能死。
「另一个方法是,打倒那头幼兽。」
很妥当的方案。对手是尚未成熟的敌怪,综合数值应该也很低。只要在场十二人好好走位进攻应该就有胜算。
「大家对讨伐幼兽这点有没有意见?」
全员都静静地点头回应我的提问。好,那这下得思考作战方式了。就在我这么想时,突然从后方传来一阵撞击。
我晃着身子回头看,发现是利维以头撞我。而且撞了好几次。
「喂,你应该知道现在没时间玩吧。」
但利维仍然不停地撞、不停地撞。我觉得纳闷,便蹲下让视线与他齐平。
「你怎么了?」
「…………」
利维不会说话,我不懂它的心思。但自正面看来,我知道它双眼里带有情感——那是恳求的眼神。
我开始思考才相遇不久的伙伴有这种表情的理由。
这跟昨天碰上镰鼬时一样。利维大概想说的是不想见到自己的同胞被杀,想帮助对方吧。这都只是我的臆测。但一旦开始这么认为,我便想实现它的愿望。
即便这么做会让自己面对更加困难的挑战也一样。听从伙伴的请求,是身为男人的器量。
「抱歉耽搁了。」
「不会。怎么了吗?」
露卡多担心地问道,我只好尽可能地开朗回答:
「抱歉,我反对讨伐幼兽!」
我看着大家惊讶的表情,与利维一起自土墙后方跃出。
「好啦,就试试看我们能做的事吧,伙伴!」
一人一兽冲向火海。我虽然不是什么顶尖玩家,但还是有胜算的。
●
我与利维一面闪躲火柱放射的火焰,一面冷静观察。
「《附加(Enchant)》——敏捷!」
透过附魔再加快速度。
利维驱使出它拿手的幻影于火海中穿梭,我则是胡乱往前冲,拙劣地持续闪避。
「《咒加(Cursed)》——智力!」
我向火焰中的幼兽施放诅咒,让火势减弱。
这火海是由魔法生成,所以火势是依据INT状态数值决定的。这是我其中一项预测。即便失败,只要换减弱对方ATK便行。
我们向自己施放附魔时中间隔了段时间,施放的是提升魔法防御的附魔。中间之所以要隔一段时间,理由在于不让自己短时间消耗大量MP,以及不让附魔效果同时消失而形成大空档。
这虽然是个小技巧,却能稍微提升我们的生还机率。
「《附加》——精神!」
除了黄光以外,我们的身体更溢出新的绿光。这下防御层面有了补强,但还不足以轻松应付。
我们在地狱业火中前进约两分钟后,火柱停止喷发火焰。
我脑袋全速运转,计算火焰停止后会隔多久再度喷发。
一、二、三、四……
我全副精神都集中于火柱上,我听不清楚缪她们的声音。我趁现在完全切换成战斗用天赋组合,其中也包含了工艺品天赋。
十一、十二、十三、十四……
我以自己的心跳声为准读秒,集中精神为了不错过第一发火焰。
二十一、二十二、二十三、二十四……
如今无法看透火焰与热气游丝对面的幼兽。首先不熄火的话,就无法直接观察到它了。
三十一、三十二……有动静了。
我拨开沿着地面喷出的火焰,再度开始长达两分钟的忍耐大赛。
虽然我这身是个不会流汗的假躯体,但也听得见因紧张自口中泄漏的气声。
「哈哈,今天长期战斗还真多啊。鲔鱼也是,火柱也是,我今天是有多倒霉啊!」
我一边自嘲,一边回避攻击。
由于火柱击发火焰的模式很单调,我也容易抓住回避的时机。
两分钟耐久赛第二回合,我的视线一角捕捉到缪她们打算自翻过土墙,我以锐利的目光阻止它们。
我仅以眼神表示:你们现在出来的话反而碍手碍脚。
我既没有保护大家的能力,也没帅气拯救大家的实力。我光是保护自己就得卯足全力。我脑中想着这点时已过了两分钟,火焰即将停歇。我算准这时机,自所持道具中取出魔法宝石。
「——《炸弹》!」
我侧边朝火墙左右各丢出一颗魔法宝石,以爆风吹飞火焰。火与土系魔法的冲击以起爆点为中心做出一空白地带。
自火柱中现身的幼兽缠着一身烈火衣裳,对方才的反击露出愤怒的神情。
但我不直视幼兽的视线,而是鉴定起烈火中暴露出的目标物。
【工艺品】天赋与饰品有关,我并用鹰之眼的锁定能力,观看幼兽身上装备的数值。
死兵手环【饰品】重量:5
ATK+50  INT+50  MIND-50  追加效果:【HP·MP超回复】【死之解放】【暴走】【诅咒3】【解咒术抗性】
这性能强大的装备吓得我茫然。
增幅效果与降幅效果都相当极端,连追加效果都极为异常。
是个舍弃防御力、极度强化攻击力的饰品。还是个无法控制且难以解咒的道具。
【HP·MP超回复】应该就是在停止攻击的那三十秒间。
死之解放,指的应该是在装备者死亡后会自动脱落的意思吧。不然,装备者会永远成暴走状态。
而暴走与诅咒3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最后是解咒术抗性——光从名字推测的话,这应该是会让解咒成功机率下降的效果……
「我心中本来就有个底了,不过实际见到营运团队想整死玩家的做法后,真的是糟糕透顶。」
这时缠在幼兽身上的火炎变得旺盛,火柱重新出现。
其间隔约五秒。
作战方式已决定。闪躲两分钟,火焰停止喷发的三十秒内用魔法宝石熄火,趁那五秒内使用手上解咒药水试着成功解除幼兽的诅咒状态。
「炸弹魔法宝石还剩八颗,看来机会不多啊。」
我再度专心逃跑。看来利维体力很足,不需担心。
忍耐赛第三回合中,依然是利维占优势,轻松闪避火焰。我有时会让火焰碰到衣裳边缘,HP跟着减少,但还不至于形成致命伤。
我重新施加附魔,毫不惋惜地使用药水补充减少的HP与MP,总算是撑过第三回合了。
火炎停歇,是反击的瞬间。我丢出手上的宝石,同时往前冲。
「——《炸弹》!」
我离的太近,被炸弹的爆风波及受到轻微伤害。但这与在超近距离受到多重爆击相比,根本不算什么。
我成功一口气接近幼兽,迅速取出解咒药水砸向幼兽手臂。
我一见到瓶身破裂液体飞溅,立刻反转身子逃出火柱范围。
背后激起猛烈火焰,有一瞬间我以为自己太晚逃脱,背上有着灼热及痛楚,但我无暇因疼痛哀号而立即逃开。
「这下……背部被直击啦。」
我仅转头查看,可瞧见外衣一角被烧得焦黑。背上有着烫伤的疼痛,令我皱起脸来。后背大范围直接受火焰烧灼,露在外面的皮肤也发黑了。
我趁中间空档瞬间取出药水试着回复,却完全无法治愈伤口。HP回复效果微薄,MP也一点一滴减少。我自己的状态数值上写着【诅咒】两字。
「痛痛痛……该不会在这边要玩异常状态版本的试胆游戏吧?我药水不够啊。」
我不能将解咒药水用在自己身上。话说会引发【诅咒】状态的原因又是什么?是因为饰品本身会散播诅咒效果?还是幼兽的特性?
利维听见我的呢喃后立刻赶来,从身体发出水液生成的水球,轻柔地包覆我的背后。
灼伤的痛楚宛如溶进水中似的消逝,水球消失后,剩下的是我无伤无瑕的后背,连异常状态也跟着恢复了。
「除了幻术,你还会治愈术啊,谢啦!你帮了大忙。」
间隔还剩二十秒,我与利维并排望着火柱。
火焰中出现一颗黑炎骷髅,上头计数器显示为『2』。如果计数器显示为零,那么装备就可卸下。
火柱一开始为闪耀的红色,这时温度上升,火柱化为青色。
「真是的。除了异常状态,还有解咒抗性……原来如此,这是每成功解咒一次就会提升性能追加效果啊,这下棘手了。」
幼兽的火焰又变强一阶段。这下得叫缪她们赶快逃了。火焰余波范围不知会有多大。
「你们几个!趁现在快逃!不然不知道等一下事情会变怎样啊!」
「你在说什么呀!我们不可能丢下云你逃走的!」
在我大喊时,幼兽立即再度攻击。我一面闪避威力强化过的火焰,持续试着说服露卡多她们。
「趁你们还有MP时快走!在这边耗下去只会越来越危险!」
「如果云你可以一人奋战,那我们当然也没问题!」
「那我问你们,你们能帮那家伙的装备施【解咒】术吗!没办法的话就退下!」
我看得见露卡多一脸懊悔的样子。不过对不起啊,如果只是要打倒幼兽,只要靠有压倒性力量的魔法连发以及从火焰缝隙攻击就会马上结束。这场战斗,完全是我与利维的任性要求。
「我可以!回复魔法里面有《解咒》魔法!」
出声的是缪。其他说可以负责防御或挡住火焰的露卡多与其他成员也纷纷现身。
「真拿你们没办法……我说你们啊,我不是要打倒那家伙,是要解除它装备上的诅咒,很麻烦的。」
「没关系。我们只是想帮云的忙而已。」
露卡多以美丽的笑容回应。我看向周围,托乌托比使着移动系天赋,利用残影或瞬间移动玩弄幼兽。
另外,露卡多与希诺和蔻哈克以及礼蕾两名法师搭档,一同参加玩弄幼兽以及防御作业。
主力的缪有利维跟着,利维生出水盾来熄灭火焰保护缪。
火势虽变强,但多了几名帮手,我的负担确实减轻不少。
接下来一鼓作气作个了结吧。
「托乌托比,左边!」
「我知道——《侧垫步》!」
我与托乌托比善用高速移动以及天赋底下的移动系技能,还有玩家技能下的危机侦测能力躲开火焰攻击。
缪乖乖等待自己上场的时刻,利维也在一旁产出水盾挡下火势。
「光靠一个人的魔法壁撑不下去!」
「你放心。请抓好时机解除防御!」
礼蕾与露卡多、蔻哈克与希诺这两队组合,光靠移动无法闪躲全数火焰。但她们身处威力倍增的烈焰中,也并非全然无法可挡。
「要上啰……三、二、一——」
魔法壁随着露卡多倒数产生裂痕,屏障最终在倒数结束后瞬间消失,炎弹就近在眼前。
「——《震撼冲击》!」
露卡多双手握剑挥向袭来的炎弹。武技随着黄光发动挡下火焰,发出一声沉闷的金属碰撞声,将火焰打回半空中。
「我也要上啰——《魔法打击》!」
希诺也一样挥舞大槌一起将烈焰击飞。
先以魔法防御,待魔法壁支撑不住后,再以对抗魔法的武技回击,躲到新的魔法壁后,等待可再度使用武技的时机到来。
这两组人马轻松落实团队合作,但要以武技将魔法弹回所需的时机相当严苛,相当讲求玩家本身的技术。
再加上这么做会对武器产生莫大的负担,无法多次使用。这在为期一周的野外求生生活中可谓愚蠢行径。因为在这环境下要回复武器耐久度或是购买新武器绝非易事。
即便如此,大家还是为了我的任性行为出手相助。我得报答她们的努力才行。
「还没吗?时候还没到吗?」
我一面闪避上窜的火炎,耐心等待时机来临。
「《震撼冲击》——什么!?」
在剑不知与火焰冲突第几回后,露卡多的剑化为碎片。在这瞬间,露卡多没了护身之术,就在我强烈期望时机更早来到时,吹响反击号角之刻已降临。
「缪!快准备!」
「收到!」
为了突破这更加厚重的青色火焰,我不知得花上几颗魔法宝石。于是我增加数量,掷出四发魔法宝石。同时,我也冲向熊熊燃烧的火海。
比方才来得强烈的暴风让我上半身不稳差点跌倒,我依然压低身子冲进爆风创造出的空白地带。
受利维保护的缪在我身后准备击出神圣的白色魔法。
「——《解咒》!」
我踏入火海时,缪的解咒术击中幼兽的手环,它头上的骷髅计数器数字减为『1』。原先为青色的火焰也越烧越烈,变成黑红色火焰。
黑色火焰宛如伤口愈合似的扑向我开出的空白地带。
我听见远方传来哀号或是要我快逃的声音,但我已无处可逃。
话说我有逃跑必要的话,那一开始便不会舍身闯进来。
在露卡多的剑被摧毁的时间点,我们就失去了打延长赛的选项。
为了速战速决、应付这诅咒解除后会变得越加强大的火焰,身为提议者的我需肩负最大风险才合乎道理。
「——《炸弹》!」
我发动自己的魔法技能——《炸弹》。这与需要耗费一点时间的魔法宝石不同,能立刻发动的魔法在极近距离爆发。
冲击与爆风猛烈打在我身上,削掉我不少HP。爆风在一瞬间吹开黑炎,拓出一条前往幼兽的路。
受了数次火焰与爆发的影响,我遍体鳞伤,无暇使用药水回复,我以欲向幼兽施展擒抱之姿对峙。
「你玩完了!」
我挤出最后力气大吼,丢出解咒药水,黑炎立刻窜升。在这一瞬间,我望着这景象,心中有点顿悟似的想道:啊,我死掉了。
窜升的火焰化为白色爆发。为了保护身缠火焰的幼兽,我冲上前抱紧它并蹲低,至今我仍不清楚自己最后为何会做出那样的举动。
我紧闭双眼,听着剧烈震荡耳膜的爆炸声响,等待一切结束。想必我醒来睁开眼第一个看见的,会是第一城镇的广场吧。
●
我如此心想,过了十秒、甚至二十秒,周围毫无半点喧嚣,连声轻响都没有。
我戒慎恐惧地睁开眼后,发现自己还在原地。
「……我、我还活着。太好啦~!」
绷紧的神经在这瞬间全部松开,力气自身上流失。广场的火焰全数消失,静得宛如方才那片火海全是幻象。然而,地面上明显残留的焦痕以及着火的物体,正述说着刚才的惨状。
我自己也不例外。几度遭火纹身,还被自己的爆炸波及,即便能回复HP,保护我的布制防具早已破烂不堪。
内衣背部开了个大洞,腰带也变成煤炭,短裤裂损像开衩。
这虽然是会吸收MP来自动修复的装备,不过拿去请人修理应该比较快点。
「唉~至少衣服的破损程度还没那么暴露啦。」
我不禁叹息……要拿衣服去修理的话得先解除装备。这么一来,我没有预备的装备啊。
「姊姊!你还好吗!」
缪她们慌慌张张地向我这跑来。啊——抱歉我一个人跳进火海,让你们担心了。
「还好啦……这我说不出口。我已经破破烂烂的了,主要是防具啦。」
「是、是呀……真不知眼睛该往哪摆。」
露卡多猛把视线移开。喂,头别转过去嘛。这样反而是我很尴尬耶。
「真抱歉,我把大家拖下水了。那些躲起来的人咧?」
「他们好像先跟其他人会合了。」
「是吗……好吧。那这家伙要怎么处置?」
现况除了我们以外并无他人,我看向这次问题的根源。
幼狐全身看似柔软的黑毛中有道红毛纵走,那颇具特色的鼻头有规律地发出呼吸声。
「要怎么处置这次惹事元凶的小狐狸?」
「你的意思是……?」
「总不能放在这不管。老实说,我想把它带回去……除了利维以外,我们营地还有三头幼兽在。」
「三、三头!云你到底有多受幼兽欢迎呀!?」
其他人说的话也大致上差不多。不过其他那三头都已经离开我身边了……
「算了,总之先联络一下吧。」
我开启聊天模式联络玛琦。
「你现在有空吗?」
「嗯,有喔——怎么了吗?」
「我出门的时候碰上麻烦,防具坏了,要带回家的幼兽又多了一头。」
『咦!?云,你又碰上麻烦了吗!?当初我果然应该陪你一起去……我知道了。那就带回来吧,我顺便叫库洛德准备衣服。』
「啊,还有。我可以带我妹妹她们一起回去吗?想说一起吃个晚餐这样。」
『了解,要早点回来哟。我们这边成果也挺丰硕的。』
以上是我与玛琦的简短对话。但她语气听起来有些不开心。
「人家准我们回去了,那我们边上路边聊吧。」
看到大家同意后,我轻轻抱起小狐狸。利维走在我身旁。
我有话得向露卡多她们说。
「话说回来,害你们也身陷危险真的很抱歉。况且露卡多你的剑坏掉的原因也出在我身上。」
「是呀。我就只有那么一把武器,真伤脑筋。请赔偿我。」
「露卡,一般这时候不是得说『我不在意。』才对咩?」
蔻哈克眯起眼。可以的话我也想赔偿,光只有善意,是撑不过这场活动的。
「像蔻哈克还有礼蕾的武器不会直接攻击敌人,所以没差,但我和露卡可是把那火焰打回去了耶。耐久度降得有够夸张。虽然我还有一把枪可用啦……」
「……最坏的情况,装备在迷宫找到的那把钝刀说不定可行,但上头也许带有诅咒呢。」
希诺、托乌托比接着说下去。我真的觉得很过意不去。
「是呀。不过事情都发生了,也没其他办法。是说,造成暴走原因的饰品现在在哪呢?」
「啊——你说这个啊?」
我拿出不知何时收进所持道具里的饰品,在手上把玩。
「这玩意太可怕了。如果没了负面效果,根本是破坏游戏平衡的装备。」
我取出的是黑色金属手环。表面有着精巧的死神与一名男子一脸痛苦样的雕刻。说真的,我不会想使用这么诡异的装备。
「哇,这装备好漂亮。姊姊,这个好棒哟。」
「是呀,真是漂亮的艺术品。」
女性们齐声说道……有必要对这种装备如此赞叹吗?
「制作者的恶意吧?一定是。」
「「「「「「咦?」」」」」」
「咦?」
该不会我妹她们有着诡异的美感……想必不是这样。
「我问你们,这手环看起来长什么样子?」
「就……是白色的,上面有天使跟女性在祈祷的雕刻……不是吗?」
「……唉~果然很可怕。」
想不到在未经鉴定的状态下,连眼见外观都会改变。外观看来神圣才装备,结果却恰恰相反——大概预测玩家会这样想才做出来的。
但是,拿到这玩意的玩家也不算完全无脑吧,还知道拿幼兽测试。只是该说幼兽潜在能力太高、还是太适合这装备呢?结果是一场悲剧就是了。
「在经过鉴定下,本首饰其实设计相当诡异。各位回收的道具中如有未经鉴定物品,务必请先鉴定较好。」
「呃……多谢忠告?」
我有些不负责任地说出上述那段话后,露卡多她们显得挺困惑的。算了,毕竟那是我在疲劳状态下硬挤出来的,就原谅我吧。
之后我们一路朝向玛琦她们等待的营地前进,由于我在路上教导并采集可食用的草类,因此多花了点时间。
而且,比想像中来得安静的礼蕾,对我的背上投送热情的视线。
呼呼,洁白无瑕的后背,美丽的后颈,从裂开的短裤中探出的雪白大腿等等。每当我听见这些危险的发言,蔻哈克便加以吐槽。我认为吐槽就输了,所以尽全力无视这些耳语。
待我们抵达营地,天色已开始变暗。抵达营地时,我有种终于到了的感觉,都没了力气。幼狐兽还在我怀里沉睡。
「玛琦,我回来了。」
「你回来啦,云。今天接着昨天遇上麻烦,别让我这么担心你嘛。」
「玛、玛琦!?」
玛琦看似有些疲累地迎接我回来,还轻轻地抱着我,我当下无法立刻将玛琦推开。我知道缪她们还看着这边窃笑。
「玛琦你也住手吧。话说回来,我真没想到那么短时间内,你就能让防具坏成这样。到底是怎么用的啊?为了下次不再发生这种事,我替你修理防具顺便升级。拿去,这是预备的衣服。」
库洛德替我拉开抱在我身上的玛琦。他接着打开交易画面给我新装备,于是我选择收下。
我与玛琦都需要点时间冷静一下,我便默默地进到木屋里。
为什么利利人不在这?我一面思考这问题一面更换装备……
「……好,换好了。这什么鬼东西啊!」
是件白色洋装以及只盖住我后背一半范围的背心,最后是明显考虑到我讨厌裙子才挑的短裤。但因为洋装下摆过长,短裤完全被遮住了。
「喂,库洛德!这是怎么回事啊!」
「哇!云大变身了呢。」
原先一脸担忧的玛琦表情恢复活力,缪她们的眼里变得闪闪发亮。
「嗯,你穿起来很好看啊,云。」
问题不在那!在交易时我没仔细看这是怎样的服装,是我不好。换穿衣服的时候也像英雄变身一样瞬间就换好。但是!
「我不想穿这种轻飘飘的衣服啦!」
「说那什么话!瞧你那苗条的体态、美丽的黑发双眼。我无法放任经琢磨就会大放光彩的原石啊!」
库洛德居然理直气壮地回应!我塞住耳朵当场蹲下身,不愿听进库洛德接下来说的话。
「白色洋装有种让人联想到夏天在平原上奔跑的纯洁少女的美感。你的头发是黑色的,黑与白虽容易形成对比,但两者都令人脑中浮现纯洁一词。这世界上没有其他搭配比黑与白来得更好。
我知道你厌恶裙子等类似服装,所以才加了件短裤,因此不会发生春光外泄这种极其低俗之事。你想像一下,洋装随风扬起不仅维护着纯洁形象,又显现出性感美艳,却不让人感受到过度的情色!追求美学并非只有情色啊!」
这家伙在一群女生面前振振有词些什么啊!?我妹也在耶。
而且他还摆出一副完成重责大任的样子,把气氛搞得这么僵你打算怎么办?
我内心的呐喊,最终化成一串连续的小声响。
那是掌声。礼蕾一人单独鼓掌。她以谜样的尊敬视线注视着库洛德。
「没错,美丽的女性即是如此。让人既想守护眼前的纯洁,同时也想玷污。有如此美妙的思想及观念,才配称得上我的同好。」
「有同道中人在,我也很开心。我俩何不深度交心对谈一番?」
「呵呵,请务必与我一叙。下次要不要试着以哥德萝莉风为主体呢?」
「挺有兴趣的。」
这两家伙是在热烈讨论个什么劲?蔻哈克小姐,负责吐槽的人不能不在,请好好发挥你的作用。
「啊,我差点忘了。」
「什么啦?」
我不耐烦地出声回答,并眯起眼瞪着库洛德。
「防具给我。我修理的时候顺便帮你升级,这个也拿去。」
我打开交易画面交出防具,同时让他送来的道具实体化。
「煮饭的时候务必记得装备。」
那是件朴素的围裙。边缘还有一只毡布织成的可爱小鸡。
「你给我适可而止一点!」
我大吼并往库洛德腹部送上一拳。
库洛德吃了我这配合扭腰力道的拳头当场倒下,他的伙伴袜子还不停以小猫掌连续轻拍着他的头,那可爱的模样疗愈了我的心。不消说,库洛德这英姿我当然会以截图方式记录下来。
我重新向妹妹她们介绍我的队伍成员。
「呃,这位女性是玛琦。她是锻造师,我总是将药水批到她那边代售。你们好像都在玛琦的店里买蓝水是不是?」
「我是锻造师玛琦,请多指教啰。还有它是我的伙伴幼犬里克尔。是说,在场有些人的长相我都记得呢。」
玛琦苦笑,女性成员的目光全聚焦在玛琦举在自己脸前的可爱里克尔身上。
「接着呢……我其实不太想介绍……他是库洛德。专门生产布制与皮革制防具的裁缝师。还有他的伙伴,名叫袜子。」
「我的介绍还真随便。」
库洛德静静起身,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刚刚那一拳我应该打得挺用力的才对,看来下次得更用力。
「那还用说。我妹在这里还疯成那样,对你这种家伙没啥好客气的。」
库洛德耸肩,袜子灵敏地用爪子勾着斗篷,垂直攀登至库洛德肩头。大家都因为小巧可爱的幼兽以及他们的介绍睁大了眼睛。
「接下来是木工师傅利利……玛琦,利利他去哪了?」
「我收到云的联络后一起返回营地,但发现食材还没收集完毕,所以又拜托利利去帮忙……他现在回来啰。」
利利让红毛球幼鸟站在他的肩膀上,从另一侧的森林回到营地。
此时露卡多出声:
「玛琦、库洛德、利利……顶尖生产职玩家。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三名全员到齐。」
「毕竟我们也不常混在一起,各自都有自己的店铺呀,露卡多。」
「……!?为什么你会知道我的名字?」
玛琦对吓一跳的露卡多摆出像是恶作剧成功的小孩笑容。
「对于常客多少会记得,特别是我时常从缪那边听说一些事嘛。」
玛琦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缪被露卡多稍微一瞪,好像有些急了。
「因、因为女孩子聊天总是会聊很多东西嘛。露卡你也懂吧?」
「想要最棒的订制装备,但是钱又不够对吧?我知道的哟。」
露卡多平时乖巧冷静,但被爆出这么害羞的料后,连她都满脸通红地猛向缪抗议。玛琦见状赶紧改变话题:
「那么……接下来能换云介绍一下你带回来的幼兽吗?」
玛琦虽然面带微笑,但我总觉得她的语调有些生气。我表情僵硬,身旁的独角兽幼兽陪我向前踏出一步。
「呃,这头独角兽幼兽的名字是利维。其实它昨天有跟我回来……不过那时候我还没决定要叫它什么名字,加上它会在人前隐身,所以就没跟你说。至于这只是我在碰上麻烦时遇见的黑色幼狐兽。真是不好意思。」
我让玛琦看看自己抱的黑色幼狐兽。小狐狸依然沉睡,没有醒来的迹象。
「那我们就休息一下,顺便聊聊彼此的进展吧。」
我们坐在简易桌旁边。总算能松一口气了。
至于不参加对话的缪她们呢,为了让自己今晚有地方睡,正苦于搭帐篷中。原本的帐篷被今天那场大火烧了,但是某特殊怪也掉了帐篷当报酬,所以现在搭的是预备用的帐篷。露卡多如是说。
我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只好这说一点那提一些地缓缓道来。
从昨日到今日此时此刻为止,昨天说过的、没说过的我全盘托出。这全都是基于我主观意识的发言,连我自己都未搞清楚的事情也一并说出。
库洛德与利利听着话,顺便替持续沉睡的小狐狸做了个小窝。我话说完,片刻沉默过后,玛琦一脸沉重地叹口气、语重心长地开口:
「云在短时间内体验了相当紧凑的冒险呢。受诅咒的首饰我也非常有兴趣。不过首先我要说的是——别胡来。」
「我知道了。对不起。」
「就是说呀。留言板上面有一则主题是『发生火灾』我还以为是开玩笑的,想不到你居然插手去管那件事。云云看来稳重,还是会冲动行事呢……不过没事真的太好了。」
玛琦与利利放松力气,对于我平安无事感到开心,旋即又露出要哭的样子。有这么担心我安危的队员在,我还那么鲁莽行事,觉得真是相当过意不去。
「云。你说的那只幼兽好像醒了。」
可能是对我们的谈话声起了反应,库洛德告诉我们幼狐兽有动静。一直都在睡梦中的黑幼狐兽终于醒来。
不知是因为在它倒下去前记忆空白、或是因身处未知场所感到恐惧。醒来的小狐狸身子绷紧,加强戒备。
它以颤抖的四肢站立,高高翘起那毛色黯淡的尾巴吓我们。
望着那无论怎么看都是在虚张声势的样子,觉得有些可怜。
「咦?小狐狸起来啦?姊姊,它看起来根本警戒心全开嘛。」
「我知道。大家别太刺激它,它会怕的。」
缪搭好帐篷向我搭话后,小狐狸立刻跳走取开距离。
说不定是因为强行掳走它的人没有好好善待,才让小狐狸变得不相信人类……是说最近的AI也太厉害了,居然会因为自我学习机能而提防人类。这游戏也太过追求写实啦。
我知道自己每靠近一步,小狐狸便越发恐惧。我觉得有点受到打击,同时摸摸往我腰际蹭的利维的头,对自己说:
「现在就先这样看着它就好。」
由于碰上小狐狸的经过与里克尔它们不同,要驯服它得费上一点功夫,所以我打算慢慢观察。就连会强硬抱住利维的缪,看着小狐狸又警戒又害怕的样子,也不会刻意去碰它。她反而对小狐狸这样最感到困惑。
「好了,光是看着那只幼狐兽也没什么办法。差不多该决定要给这群救了云的小队什么报酬吧?」
以库洛德提出话题为契机,大家才将视线自小狐狸身上移开。或许小狐狸是因为视线消失同时也缓解自身的紧张情绪,它又倒回窝里。我见小狐狸回到窝里,将精神集中在会话上。
「那必要的东西大概就是回复武器防具的耐久度、露卡多损坏武器的替代品以及药水类道具,然后还有餐点。这样够吗?」
「好的,那样就行了。是说我还觉得太多了呢……」
「不用在意啦。我们都是自愿的呀。」
「可是……」
露卡多坚持报酬太过丰厚,我却觉得刚刚好。当初她们有可能就那样被火烧死淘汰,我反而觉得这报酬可能太廉价了。但露卡多她们看上去好像不太能接受。
「嗯——那这么做好了,就别说什么替代品了,露卡你的武器我就特别帮你量身打造,日后维修也包办到好。不过现在我只能打造钢制剑,你能接受吗?」
「咦!?就说那太超过了!」
「相对的……你们要拿道具来交换,如何?就是施与受啰。」
「……好的,那各位有异议吗?」
露卡多向包含缪在内的其他成员询问意见,大家都很爽快地就答应了。
「那就拜托你们了。」
「好,那我马上来做啰?」
「玛琦,话题还没结束。还得鉴定云发现的稀有武器。」
「对耶。可不能忘了。」
我自所持道具中取出战斧、一对匕首、魔法杖以及长弓。缪她们对武器好像也有兴趣便凑上来看,但由于她们没有相对应的天赋,所以武器不会被鉴定。
「喔喔,这外表看起来真凶猛。闪着红光的斧头挺合我胃口的。」
「这匕首应该是我的吧?玛琦琦,就拜托你鉴定啰。杖还有长弓就交给我来负责。」
两人立刻着手鉴定。两人原先还一派轻松,随后却绷起表情。与其说紧张,倒不如说开心的成分还比较多。
「玛琦琦……你那边东西看起来怎样?」
「嗯——性能完全一样呢。真是的,营运团队品味还真不错呢。」
玛琦语毕后,每人各自拿到属于自己的武器。
沃尔夫司令官的长弓
知名弓箭手暨兽人司令官沃尔夫用过的长弓
ATK+25
我心想:性能就样而已?为什么我会这么想?因为这武器性能与玛琦打造的菜刀几乎一样,还比利利制作的武器差劲。
然后下一秒出现的讯息却让我大吃一惊。
【本武器最多可添加十五项追加效果。本武器为特殊装备,不会遭受抢夺、亦不会损坏。追加效果可自由添加移除,添加时需再度进行相同工程】
「咯咯咯……给生产职玩家可自订效果的武器素体。营运团队真是有品味。」
库洛德开心地发出诡异的笑声。我知道你想说些什么,但给人的感觉太可怕了。
接着玛琦也开心地抚摸自己的斧头说:居然会给玩家打造专属于自己武器的机会,不愧是OSO呢。
甚至连利利也说:如果这时给我们的是作弊级武器,这下就会否定生产职玩家的存在必要了。
的确没错。自己打造武器的人如果收下性能超高或是性能没特别出色的武器,等于是泼他们冷水。就这层意义来说,给他们这种武器是最佳方案。
可是……
「……目前的我对怎么自订武器没有明确的目标,该怎么办才好呢?」
我拿着长弓把玩观赏。
我往附近一瞄,发现缪的双眼充满光芒。我是多少知道这的确是个不得了的玩意,但见到缪露出那么充满欲望的眼神我就变得不安,在别种意义上。
「好好喔。那个超稀有的!这下能做出梦寐以求的魔改造武器耶。想要到都想凭武力抢过来了。」
「也太危险了吧,喂。我才不想PK咧。」
「啊——还有PK的可能性耶。不过就算东西没被抢走,也会招人嫉妒就是了。」
我眯眼回瞪,玛琦才挥挥手说:哈哈,我是开玩笑的。不过,我听起来却不觉得像玩笑话……
「云云,谢谢你给我最棒的武器。」
「没错。对游戏目的就在充实自己喜爱的装备的我来说,实在非常高兴。」
被利利还有库洛德这么一说,我觉得有些开心,同时背上痒痒的。
「不用客气。是说话题就到此结束啦。库洛德,等一下我再传湖底的截图给你。啊,我还要给露卡多你们药水。告诉我需要的量跟种类,明天之前就帮你们准备好。」
「我就来打造露卡的剑啰。今天外出探索有找到矿石,材料正好足够。云,你会用到宝石吧?」
我们各自动身做自己该做的事。
玛琦给了我一些她今天采集到的宝石后,便开始着手打造露卡多的剑。
库洛德一面修理我的破损防具,一面聊着其他人的防具状况,视线还左右飘移。他应该是在一边看留言版一边工作,还真厉害。
利利也一样在修理法杖,但法杖仅有两支,就蔻哈克与礼蕾的份,所以他负责鉴定未鉴定物品的量最多。
至于我呢——
「云,这是今天我们收到的其中一项报酬道具。」
「这个是……甜点工厂?」
「没错,那是甜蜜树的掉落物品。还有巨剪掉的书,但我们看不懂。」
「我也看不懂啊……不过我是想读读看就是了,那本书在哪?」
「在库洛德那边,他说等一下会看。」
库洛德好像听见了我们的谈话,他微举起手示意。
看着自由读书的库洛德,我还挺羡慕的。想像满是收集好全套书籍的样子,说不定挺壮观的。虽然我看不懂书,但还有点想要。
当我沉浸于妄想时,却被露卡多拉回现实。
「……所以啰,云。」
「什么事?」
「我们很期待你做的甜·点·哟。」
「……好的。」
开心愉悦的可爱少女们对我微笑。没错,她们是为了甜点、为了点心而笑。
由于夜里无法外出活动,我只能专心煮饭做甜点、用收集来的素材生产药水。做好的水果果冻,我应该会拿来当明天早餐的甜品。
做完自己该做的事,我看向进入梦乡的小狐狸。
「嗯?姊姊你怎么了?」
「没有呀?我想说今天很累,准备要睡了。」
「喔,嗯。那晚安啰。」
「晚安。」
我对在场所有人打声招呼,抱着小狐狸睡觉的窝走向木屋。昨天利利睡得最久,今天我一决定想睡时睡魔就大举挥军来袭。
我注意别让不习惯的洋装裙摆卷起,小心地躺到床上。
为了不吵醒小狐狸,我轻轻地将它放到早已熟睡的里克尔、袜子、涅希亚斯旁边。
疲累地闭上眼,意识一口气就往黑暗深渊里坠落。
脑袋里最后想的是:喔,我还挺累的嘛。就是这么点感想。这下总算平安度过第三天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