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Only Sense Online绝对神境
  4. 第二卷
  5. 四章 游泳与湖底遗迹
  6. 繁体版

四章 游泳与湖底遗迹
2017-06-22 20:26:25

		

「今天依然是分头行动,云还可以吗?」
「没问题。不过要去看传说中的湖泊的话,没有【游泳】天赋就无法探索。说不定还能在那找到什么东西。」
第三天早晨,玛琦很担心我。昨晚我不小心说出自己毫不抵抗对付发怒幼兽的事后,玛琦她便异常担心。
「云,你不要太勉强自己哟。要平安回来哟。」
「我知道啦。」
「那出发啦。今天一定要找到生产时的必要素材。」
玛琦打算和库洛德与利利开拓北面的探索范围。她们昨日是采取比较保险的探索方式,但该地区出现的敌怪较为单纯看起来就很弱,所以她们今日会比较积极些。
我露出笑容目送担心地回头望着我、手上抱着毛球们的玛琦离开。直到她们的身影消失于视线内后,我也微微笑地呢喃道:真爱瞎操心呀。
「好了。玛琦她们都离开了,那我今天就直接到湖边吧。」
我低语道并离开扎营处的安全区域后,独角兽幼兽现身在眼前,并跟着走在我身旁。这副光景让我苦笑。
「你果然就在附近。昨天就直接来营地不就好了?」
走在我身旁的这匹小独角兽,大小约与一般小马差不多,与玛琦她们能一手抱起的里克尔等幼兽截然不同。
「没名字的话真不方便。你觉得呢?」
我看着没啥反应的独角兽,将指尖抵在下颚苦思名字。
「你还真沉默,都不出声……干脆叫无口好了。呜哇!?你不喜欢啊!?抱歉、抱歉。」
白马为了表达不满,从后方以头部撞我。名字真难取。
「那,叫利维好了。利维如何?」
我一说完,白马便停止撞击,态度虽然高傲,但却配合我的步调、不肯离开我身旁。我是不知道它喜不喜欢,但至少认为它认同这名字应该没问题。话说我忘了把遇到独角兽幼兽——利维这件事和玛琦她们说。
我们先前往东南侧的人工水路,沿着水路前进直往湖泊。
水路与湖泊的分界明了,湖边为一片湿地。
「浅滩里也有生物,要确保粮食的话应该不需用到【游泳】。」
我往湿地踏上一步,由于立足点不稳为了确保平衡花了我点功夫。利维则打死不踏进这里。
「利维你不喜欢湿地啊?那你就先在那等,我去采集今晚的食材。」
我话一说完,利维点点头便跪下开始午睡。
我将注意力转回湿地上,再往深处进就可发现大只的虾子与贝类。
我弯腰打算捡起虾贝,虾贝却打算各自以大钳与贝壳夹我的手。
「好险……这也算是敌怪吗?」
我试着取出菜刀当场一砍,没有发生攻击判定。我再次整理天赋状态后就有了攻击判定,不过攻击却被壳弹开。
「动作迟缓、甚至一动也不动。然后又是敌怪……虾子的话只要绕去后面将菜刀插进甲壳的缝隙……」
我踩住虾贝封住行动,将菜刀尖端插进缝隙。吐气集中精神,一鼓作气使力将虾子一刀两断。
一开始虾子的壳有强烈阻力,但当我使力下刀后,虾子最后再挣扎一下后便消失,所持道具栏里多了虾子。
「原来菜刀也能拿来打怪。看来不能叫短剑使者,得叫菜刀使者了。这只会被拿来揶揄而已。」
但短剑刀身较厚。我之所以能像这样俐落地瞄准缝隙,都是因为菜刀薄且锋利的关系。
之后我也将菜刀伸进贝壳哩,从中割下并成功获得贝肉。
每个我都得封住对方行动后才得以自缝隙解决,如此效率绝对称不上算好。花了我不少时间。
然而就在我刚好打倒第一百头敌人时——
『【料理】天赋等级10以上。以料理系装备打倒一百名敌人时产生新技能。』
「喔?除了升等跟活动外还会学到新技能啊?」
除了【料理】的基础三技能【调理】、【加工】、【促进】外,又多了个新技能。
话说回来,用菜刀攻击敌怪会升等这是怎么回事?
「《食材的心得》——使用后十分钟内,敌方身上会出现红标记。攻击该标记会增加损伤量。」
所以这是个发现弱点的技能啰?我试着施展这技能,周围的虾子甲壳上便出现红色标记。
这与【附加】不同,状态数值不会有任何加成,这比较像是武器天赋中的损伤加成技能,攻击某特定范围造成的损伤增加,算是相当接近该技能的低阶版本吧。
「食材也采集得差不多了,确认湖里有什么后就回家去吧。」
我卸下【调药】换装上【游泳】天赋。拿掉高等的【调药】虽令我有些不安,但靠附魔加成应该没问题。
水中清澈无比,水草顺着水流摇曳摆动。
比起河川急流,这里水阻较低。我自由悠游,在湖底发现宛若建筑物一隅处时,视野里闪过一道高速游经的黑色鱼影,我紧急躲开。
(吓死我了!?那什么东西啊?)
我回头一看鱼影,那是条漆黑且体长约有一百五十公分的巨大鱼。名字是YOUSHOKU黑鲔鱼。
我相信这家伙之强悍,方才对付过的虾贝完全无法比拟。
(这就是这座湖里的特殊怪。)
我该怎么办?虽想调查湖底建筑物,这家伙一定会妨碍我。那么,就只有击退它一途了。
我一度浮出水面,黑鲔鱼似乎无法离开一定深处的水域,它在追我的半路上便掉头回去。
「好啰。规划个战略来打倒它吧。」
就算碰到什么险境,只要逃到水面黑鲔鱼就不会追上来。那就尽我所能放手一博吧。我在水面重新调整呼吸与态势,分别强化攻击、防御、敏捷这三项状态,再加以使用刚取得的《食材的心得》找出弱点。
我握紧菜刀,再次潜水寻找鲔鱼踪影。
想不到得来全不费工夫。黑鲔鱼固定在某水域回游,向闯进领域的我突击。
这次交锋我闪避动作变轻,瞄准它身上的标记挥舞菜刀。
我使力朝那巨体上的标记挥下,于菜刀刺中鲔鱼的瞬间——
(好痛!?我的手——)
整个人连同菜刀被鲔鱼拉着走,我无法把菜刀自鲔鱼身上拔出。在承受猛烈的水阻状态下,我的HP一点一滴慢慢减少。
我深感不妙,菜刀却拔不出来,我算好鲔鱼为了转向而减速那一瞬间试着拔出菜刀。
(给我出来——!?)
就在我成功拔出菜刀松懈时,被鲔鱼为了转身而挥动的尾鳍击中侧腹,在水里被击飞老远。
在水中天旋地转上下难分,好不容易停止旋转时,鲔鱼已近在眼前,我只好慌张地急速逃往水面。第一次交锋是我输了。
「可恶!它根本没受到什么伤害,我却损失超过一半以上的HP。」
如果它速度慢的话,我还能攀附在上头连刺,想不到连被拖着走也被视为一种攻击方式。虽可使用《咒加(Gursed)》来减弱对方速度,但自水面到鲔鱼所在地有段距离,在水中也无法出声,所以行不通。
我以药水补充HP后再度潜入水中。
距离感没问题,这下得改变进攻方式。
像方才那样攻击会被拖着走,要是刀身够长,还能自水流范围外斩杀鲔鱼,而从陆上射箭的话,则会因水的阻力让箭矢失去速度。
我想不出有效的进攻方式,只能重复闪躲。
……三次、四次、五次、六次、七次、八次。
第九回对峙。这场战斗已快过了一小时。这让我自然记住在水中的最佳行动方式,我趁这段时间不停思考该如何进攻。
有效的攻击方法仅有我手上这把菜刀,那该怎么利用它?
脑中回想起菜刀的用法,使用菜刀的基本动作就是切下去接着往后拉。
那在水中切中鲔鱼后,该怎么往后拉?
鲔鱼这时正好向我而来。
我夹紧腋下,双手紧握并将菜刀直伸向前。
在鲔鱼与我这两股推进力交错时,菜刀俐落地切进鲔鱼体内。
(好,成功了。)
我仅是固定菜刀位置,依靠彼此的推进力道斩杀。
由于水中阻力大,比起胡乱挥舞突刺,只是一面游动一面拿刀划下去——就会有这般结果。
方才那一击虽想沿着标记砍进去没错,但是途中却走位了。下一刀一定要准确沿线砍击。这次换我主动出击。
我脚一蹬,往鲔鱼正面突击。
这次在水中有了速度,换我这开始影响水流。
在双方交错那一瞬间,我身子屈前将菜刀刺进最长的标记,脚使力一口气冲到尾鳍部分。
随着蹬水的力道,这次比力气我没输,漂亮地沿着标记给予鲔鱼打击。
这让我增加自信。时候到了。我先浮出水面重整态势。
「总算损掉它一成的血了。还剩九成。」
第十次挑战。
正面对决,这是场两者皆有速度、看谁先躲谁就输的比试。如果我错失闪避时机,腹部就会被较有质量的鲔鱼击中。但只是躲避且劈砍的话,又造成不了什么伤害。
每当交错,HP就跟着减少。局面终于来到最后的正面对决。
菜刀迅速砍进并滑过鲔鱼的身躯,最后了结它的性命。
(——解体完毕。开玩笑的。)
鲔鱼是名强敌。在一对一的情况下,比我至今过上的任何敌怪都来得强大。拿来与头目级怪物相比可能很怪,都因为环境不同,我甚至觉得它比头目还厉害。
成功讨伐特殊敌怪的奖赏宝箱自水中浮现并沉落。
我急忙追过去,看着宝箱沉至水底后并打开它。
(就让我来看看YOUSHOKU黑鲔鱼会掉些什么道具。)
满心期待舍起的物品却让我无言以对,眼睛都缩成一点了。我为了表达这股情绪,全力一蹬往正上方游去。
「这个YOUSHOKU指的原来是西餐的洋食(YOUSHOKU)喔!」
宝箱里的道具是西餐道具组。
里头有那种旋转把手就能制作义大利面条的机器,有大盆子、铁锅、大型魔导炉等其他道具。
有了这些道具我很感激,也知道这是营运团队在取名上的玩心,但我依然不服气。
●
「啊——累死我了。等确认水底后就回家吧。」
我潜入水中直往湖底的人工建筑物而去。建筑物整体为石造,入口仅有一处。我入内后发现里头充满空气,旁边还挂有火把。
「喂喂,这火把湿成这样点不着吧?」
我虽如此认为,依然拿出料理道具组的点火器试着点火,想不到点着了。果然是游戏啊。我一个个点燃火把后,就可看清这房间的整体构造。
细长且通向深处的石造壁上绘有漆画。
有着狼、虎、巨鸟、象、熊、狐狸、龙等动物的漆画,画上还有人类与之共存。一切完全没有文字,这空间仅以绘画呈现。
我绕房间走一圈,虽然发现可以前往其他房间的通路,但因天花板崩塌无法前进。
我仔细勘查周遭,但依然只有动物的绘画。
我注意别看漏任何一处并一个个截图。天花板上也有类似的绘画。
走到最深处后,墙上的画也跟着改变。
原先与动物们共存的人类开始使唤动物,而被使唤的动物们珍惜与人类的羁绊。
唯独一幅绘画相当特异。
画中有头躯体为黑、血盆大口配上参差不齐的尖牙,躯体更伸出无数触手。配色让这头怪物看来更加惊恐,躯体更扭曲成生物无法办别的程度。本该为眼瞳的区块,仅是一片空洞。
该生物以触手捕捉猎物,并放入那可怕的大口中。
好几头怪物蹂躏动物的绘画,足以毁坏方才那诗歌般平和的动物壁画所营造的气氛。
那怪物仿佛就如动物们的天敌。
「这可能只是我的想像,说不定这座浮游大陆就是有这么样的设定。」
人们手持武器讨伐天敌。这群异型怪物背后藏有眼睛,人们就对准眼睛攻击。
最后是一幅异形巨大化变成为具有无数眼珠的怪物与人类激斗的画。
在看完沉重的壁画后,开宝箱时间再次来到。
镇座于房里深处的宝箱与至今的宝箱不同,上头的装饰令人感到厚重气派。
这次是湖底建筑物的宝箱。当我游到这里时,【游泳】等级已是12。再加上还得与回游的黑鲔鱼缠斗,要获得这宝箱的难易度相当高。如果只是刚取得【游泳】天赋的人,应该到不了这里。不,只要组个六人小队,装备些像长枪等便于攻击的武器说不定很轻松。
(希望这次绝对别是什么搞笑道具!)
我以紧张的双手推开宝箱,里头放着四种未经鉴定的武器。
——分别是杖、战斧、一对匕首还有长弓。
杖上头镶有一颗看似会吸收光亮的漆黑宝石,是把突显黑色之神秘特性的上等货色。
暗红色的战斧厚重感十足,我无法举起。战斧侧面龟裂,如岩浆般重复亮起又熄灭。
这两把一组的匕首刀柄款式虽同,但刀刃颜色相异。其中一把为黑,质地宛如玻璃,另一把则为似乎渗有猛毒的紫色。两把匕首表面质感粗糙,不会反射光线。
接着是包覆鲜红布匹的光滑木材,有着做工精妙的箭羽,以及不知素材为何、上着黑弦的长弓。
这把弓比利利打造的黑乙女长弓还大上一些,虽无法轻巧挥舞,但停在原地射击时相当稳定。
最后是张便条纸。
「我看看,『恭喜获得地区隐藏宝箱,里面装有稀有装备。这是最适合你的小队员装备的武器。详细资讯鉴定后即可得知。』原来这还未经鉴定啊。」
我确认详细资讯,这的确是未经鉴定的武器。虽然可以装备,但不知道有什么效果。今晚让玛琦她们看看再确认吧。是说,这些是包含玛琦她们全员的份吧?
这让我觉得:即便分头行动还是同一小队,真不赖。
此处已无值得让我再调查的东西,我再度潜回水里。
从湖底仰望,反射太阳光的水面辉煌璀璨。我先停下一会记录这幅光景后才浮上湖面。
「……利维,你在吗?」
我可能放它独处太久了。环视周围都不见白马身影。当我搔着头,想着放任它超过两小时实在不妥时,便见到利维自附近草丛冲出。
「原来你有等我啊?谢谢。」
我弯腰抚摸利维。它别过头去,是为了表达它的不高兴吧。这下真抱歉啊。
「湖里的探索任务结束了,那回家吧。还是要去探索别的地方……利维,你怎么了?」
利维一直不往我这瞧上一眼,摸了它也不觉得不开心。但它突然好像望见了些什什么,弥漫出一股宁静却紧绷的气氛。
数秒间,利维移动至离我三十公尺远的位置,它还甩头催促我跟着过去。难道动物的危险探测能力游戏中也会生效吗?在我抱持这种悠哉的想法走到利维身旁那一瞬间,便爆出浑厚的高频人声与金属声。
「怎、怎么了!?」
「——《炸地波》!」
两头巨大怪兽随着我耳熟的人声自湖畔边的森林飞来。那刚好是我方才所在的地方。
「只是第一下就被我打飞那么远,地区特殊怪兽也太不来劲了!你们就一起化为我宝剑的锈斑吧!」
情绪亢奋地莫名,挥剑切风成那样也很莫名。
同时对付虾型与树型特殊敌怪的少女们,自怪物被打飞的路径上现身。
「……缪,我总觉得突然一次对付两只风险很大呢。」
「嗯——我只要可以拿那硬甲壳来练槌的等级就行了。」
「没关系没关系,在被别人抢走之前就是得SEARCH AND DESTROY!这才是最强的!」
是我熟人。熟到不行的人。
耍短剑的轻装少女是托乌托比,取出大槌笑的是希诺,然后是我那暴冲特快车妹妹缪。利维可能感觉有危险,立刻切换成隐身模式,躲在我身旁加强戒备。
是说露卡多等其他三人呢?算了,我自己都是独自行动的,不容我置喙。
「咦?是姊姊!喂——云姊姊!」
「缪,看前面,前面!」
明明在战斗中,还有那闲工夫朝我这挥手,还轻松闪过怪物的钳子与木枪夹击。喂,开外挂的老妹,别让当哥哥的担心好吗?
「——《破墙击》!」
「……《后垫步》!」
托乌托比自虾型敌怪巨剪刺出短剑,希诺挥动大槌击碎双钳。
就在双人同时对付一只敌怪时,缪光凭一己之力应付树型敌怪甜蜜树。
「来来来!攻击那么慢打不中我的!」
缪以强大的魔法防御力抵挡人面树吟唱的诅咒曲,逐一闪避由树枝变化成的木枪。
看着这场瞬息万变的攻防战,我觉得所有特殊敌怪都并不一样。第一天见到的蜘蛛型敌怪,仅靠新手小队便能成功狩猎,湖里的鲔鱼虽然难以打倒,但它的整体状态数值说不定不高。但战场换到水里,就有可能吃下败仗。
而我认为,眼前这两头特殊敌怪强大到我无法单枪匹马应付。
观察过后,甜蜜树是靠不动的本体以手臂快速攻击。然而——
「动作太慢的话,就由我这边先进攻啰!」
「喂,你说那很慢也太夸张了。」
树怪让相当于它手的树枝增生,突刺次数急增。速度快到如果我不专心闪避的话,立刻就会被刺穿。
缪一直在千钧一发之际闪避树枝,然后慢慢缩短彼此距离。她仅是握着且轻轻挥舞手上那把单手剑,像是砍伐挡路的树枝似的。
这场攻防战,双方都使出了浑身解数。然而甜蜜树还很轻松,缪也是……
甜蜜树方才被打飞后根部离开地面,如今它将根部稳稳缠在地面,文风不动。
「《第五冲——」
待进到武技攻击范围内,缪做出准备动作。我察觉甜蜜树有着奇异变化因而大喊。
「缪,快躲开!」
缪取消准备动作,急忙以垫步取开距离。接着缪原先所在处的地面接着刺出木枪。
一动也不动的甜蜜树在中距离会以手部进行突刺攻击,待敌人接近后再从地面刺出木枪。我能立刻想出的破解招数,只有魔法远距离攻击……
「好耶!就是这样才对嘛!」
「啊啊,我妹变成战斗狂了……」
避开危险的一击后,既不悔恨也不狼狈,反而像个孩子开口大笑开心地重新握紧单手剑。
缪在一瞬间压低身子,利用弹性一口气缩短距离。她靠着速度躲开木枪,在快被击中时扭身闪避。
整体动作虽然一样,速度却不在相同档次。玩家技巧高到那种地步让我觉得可怕。
缪再次闯入甜蜜树的地雷范围,地面开始产生不自然的隆起,但缪依然不停下而继续冲刺。
木枪如地雷般在缪踩上地面时自死角刺出,我猜这下躲不过了。
「太天真了!我不会被同一招耍两次的!」
缪紧急煞车,保持动能以右脚为轴心在空中翻身,以回转之姿用剑拨开木枪后,着地再度朝甜蜜树跑去。
根本不是人类可为。
「这次来真的——《第五冲击》!」
甜蜜树树干上浮现出留有武技轻白光芒的单手剑切口。
每击虽能带来巨大损伤,但也只能削掉甜蜜树总HP三成左右。最初将树打飞那一击减了一成,还剩六成。
只要在重复两次这波攻势就能获胜。这里只要再次取开距离打带跑降低风险就行了吧?
然而,我妹不愧是我妹。结果远超出我的预测。
「太弱了!太弱了!这场活动中,最强的不是你这棵树(kisama)吗!」
原来她利用「你这棵树」跟「你这家伙」开了个双关语玩笑啊。不,让我吓到的不是这个。真正使我受惊的,是缪弯低身子后又重复了一次与武技相同的动作。
「喝啊!(注1)」(注1 原文为「チェスト(chest)」,日本九州鹿儿岛(古萨摩)一带所流传挥剑时的吆喝声,现多为运动或格斗选手所使用。由「舍弃智慧(知惠を舍てよ)」简化而来,意即「无心」;另一说为攘夷战争时期,萨摩藩士要英军朝胸口(chest)砍来,久而久之成为斩击时的吆喝声。)
虽然这很明显不是招式名称,却伴随着猛烈的五连击。这跟方才名为第五冲击的单手剑武技动作一模一样。
速度与准度不如刚刚的武技,未发出武技特有的光芒,也没有伤害加成。只不过唯有动作完全相同。
「喝啊啊啊啊!」
缪连续使出高速攻击。就算对手每发木枪都有间隔,还是不禁觉得打起近身战太有勇无谋了。
树枝触手往缪头上挥下攻击,但她无视这些继续斩击。
缪身上不停受到伤害,这我看得很清楚。她则持续使用治愈术替自己回复。
「这样就结束了——《第五冲击》!」
这次缪总算使出真正的武技。甜蜜树受到第二发武技时就被击沉,缪还往它身上补上三刀。我看着此状对甜蜜树深表同情。
无论是方才类似武技的攻击,或是单枪匹马对特殊敌怪采取近身战斗的胆子,缪果然是个异常的家伙,她的确符合开挂之名。
我绝对办不到。就算要我一个人上阵,也只能花时间从地面木枪的攻击范围外慢慢射箭吧。
●
「……啊——啊——别那么提防嘛。她们不是敌人。」
在缪战斗完后我立刻对利维这么说,但它却不解除隐身状态,反而立起鬃毛加强戒备。
「喔——好厉害。缪那种超乎规格外的强大依然吓我一跳。不过,你受到的伤害比想像中还多呢。」
「嗯?那是我为了练【铠】的等级故意那么做的啦。」
承受那样的攻击居然是为了练等级喔?她还是老样子,无视风险重视效率。
「……这么乱来。如果你死掉被淘汰,伤脑筋的可是我们呢。」
「啊哈哈哈哈,对不起。不过有宝物耶。」
我虽然看不见,但她们三人应该发现了方才打倒的特殊怪物掉落的宝箱。从动作来看,她们正在开宝箱。我仔细观察,发现她们好像是从异次元取物似的轻松取出泡器、大碗、量杯还有饼干模具等等……
「好耶!我们又向梦想中的甜点计划又向前进一步了!」
「我觉得啦。在队伍中没任何一人会【料理】天赋时那个梦早就宣告破碎了说。」
「……我有同感。是说你都忘啰,你看。」
「对耶,云姊姊!好久不见!」
那三人往我这来。我也想轻松地打个招呼,但因为利维有些激动地提防,我也没辙。
缪发现白马后会有什么反应这很容易猜测。
圣骑士配白马!她应该会这么说吧。因为缪就是会先从外表切入的人。
「喔,嗨。你们过得怎样?真不好意思啊,托乌托比还有希诺。」
「为什么姊姊你要道歉啊?」
两人回以眼神表达「我们都懂的」的讯息。抱歉我妹老是添麻烦。
「话说你们怎么会在这?」
「嗯——算是找食物吧。满腹度系统已经实装,万一因为没吃东西被淘汰不是很讨厌吗?所以我们就分成两组行动,刚好遇到与特殊怪打斗的小队向我们这边逃跑,我们就接手继续打啰。然后因为场地太小不好行动,才请希诺用槌子把它们打飞。」
那样算是遇到MPK吧?是说你们在短时间内同时应付两只还能打赢,太厉害了。
「原来是这样。你们有好好吃饭的话,我就不担心了。」
听过我的话后,对面三人很明显地将视线移开。喂,为什么要移开啊?
「那个啊——其实我们从参加活动后,就没吃过什么像样的料理呢。」
「水果很好吃喔。比起缪或我们不知好歹的料理来得好……」
「……大家都有【毒耐性】天赋,天赋等级上升的速度满快的。而且毒果实的味道就像柳橙与草莓的综合体。」
呃,意思是你们在吃有毒植物解饥吗?尝毒强化自己对毒的抗性,这是哪门子的忍者修行法啊?跟昨天的蕾缇雅一样,你们根本没有求生能力嘛。
「唉~都第三天了还只吃那些东西,根本糟透了。」
「唉哟~官方突然限制玩家学新天赋,大家都很迷惘要取得新天赋然后练高,还是要学些能打理生活环境的呀。再说我要是想试着煮菜,大家还会阻止我……」
「缪给我住手。在家都已经有被害者了,别让受灾范围扩散。」
「姊姊,你好过分。」
「叫我哥哥。真是的,面临连必需品都绝对不足的状况,当然得想些办法啊。」
看着这些顶尖玩家因为料理一事闹成这样,害我干劲全失,只能深深叹气。
「说到必需品不足……昨天我们一群人冲去攻略地下迷宫后,药水都用光了,露卡的武器耐久度也很危险呢。虽然我们得到不少特殊道具或掉落物,但我们想要的是武器、防具还有药水。直接使用未鉴定的道具感觉怕怕的。」
「……能顺利辨别有毒果实与普通果实已算走运。如果缪吃了会导致【混乱】状态的果实,我们可应付不了。」
如果是我,那时就会做好死亡淘汰的觉悟了。
「你们都已经进入危险区域了啦,拜托振作点行吗?真是的,我来帮你们忙吧。」
「咦?」
缪回我一脸不解的表情。
「只要到我的营地,就能帮你们准备晚餐跟药水。不过晚餐时间得跟我的队员待在一起,没关系吧?」
「你是说……」
「前提是,我要收取对等的报酬。【加油工坊】临时分店做生意靠的是以物易物,钱的话得等到五天后才有用处,所以我不要。我想要的是道具。不必特别给我什么特殊道具,只要药草类或食材就行,除此之外还有情报。至于我这边提供的商品,从药水到异常状态回复药,甚至连餐点都有。」
我自己也认为这是个好提议。即便在现实世界我也在做类似的事,但我人没好到愿意无条件帮助他人。这是互利互惠的关系。
「可以享受久违的家庭料理美味了!」
「虽然食材绝对不够,至少还能勉强做出比果实好吃的东西。」
「好,那我要去!去说服露卡她们然后一起去吧!」
缪高高举起拳头,立刻打算往森林方向走去。真是个需要人照料的妹妹。
「……那个……云,我可以问个跟原先话题差很多的问题吗?」
「怎么了,托乌托比?如果你有所需食材,我就可以一定程度接受点餐喔。」
「不,我不是要说那个……云你旁边的那个……是什么呀?」
时机真差。利维因为刚刚那场战斗,如今呈现亢奋状态,我还希望别乱刺激它耶。才想说既然她们看不见,就当作没这回事。
况且缪一定会有兴趣,我跟利维虽然才认识不久,但它的个性就是不会乖乖让自己认可以外的人乱摸。
「咦,托比你有看到什么吗?我什么都看不到耶。」
「我想这大概跟我侦测敌人的天赋有关。所以云你旁边的那个到底是什么呢?」
「……呃,那个……绝、绝对不要乱摸喔。」
不准刺激它,特别是它最提防缪。我语毕后要利维现身。白马咻一下地现身,三人的目光完全定在利维身上。
「冷静点,她们不是敌人。」
我跪下抚摸利维,让他别那么紧张。缪她们三人各自有不同的吃惊反应。最受利维警戒的缪果不其然大叫:
「哇!幼兽!而且还是白马!好想要喔!」
「不送你!也不让给你!自己去抓。」
「云姊姊,没人说要你送我呀。不过你是怎么驯服它的呀?」
其他两人好像也很在意这点。不过,我也没特别驯服它就是。
「就……曾几何时之间……它就跟着我了?」
「为什么是疑问句啊……」
「其实这家伙会隐形,我一个不注意午餐就被它吃了。然后我跟它就默默地变好了。」
有了我持续抚摸,利维也变得相当冷静。它还撒娇似的往我身上靠。
不,这应该能解释成为了表现出我们之间的关系,利维才这么做。
「我可以摸摸看吗?」
「你自己问利维。」
「欸,我可以摸吗?」
利维别过头去否定缪的发问。
「唉呀呀……缪,你被拒绝了。」
「但我还是要摸!」
「啊,别乱来!」
我妹依然无法自我控制。就在她要碰到利维前,利维就先消失了。
对没有索敌系天赋的缪来说,她不知道利维消失上哪去了。
这时利维再次于不远处现身,但有点怪怪的。有种我不知道该从何说起的违和感。
托乌托比好像也感觉到哪里不对劲而皱眉。
「哼哼,逃了就想追乃为人性!开始玩鬼抓人啰!」
幼兽想必无法应付缪那压倒性的速度吧。然而事实上恰恰相反。只见小白马将可打倒甜蜜树的外挂家伙耍得团团转。
白马跑动速度不快,就在缪快伸手可及时消失又现形。就观察角度不同的话,有人可能会陷入白马使出短距离瞬间移动的错觉。
缪一度跟丢利维,当她看到白马重新出现后立即以自己的最快速度追上去。
还差一步就摸得到。这时缪整个人腾空。
「呀……呜呜。」
利维穿过缪后跑回我这。看它成功将缪耍着玩,好似有些满足。
「发生什么事了?我的HP都掉两成了。」
缪向自己施放治愈术回来我们这里。在希诺眼里看来,缪应该只是被玩弄了一番。我与托乌托比反而大略知道真相为何。
「那个是幻影对吧。」
「……是的。白马一直隐身,让自己的幻影出现并消失。创造的还是对方喜爱事物的幻影。」
真相就是利维几乎一动也不动,有动作的是利维的幻影。待幻影快被逮中时让其消失再让它出现。因为这过程不停反覆,看起来才会像利维使出了短距离瞬间移动。
至于缪会跌倒,那都是她自己速度太快而自取灭亡,正面撞上利维躲藏的树木。
「呜——今天我就先放弃,总有一天一定要让我摸哟!」
利维回看缪,眼神仿佛在诉说:放马过来,到时候我再耍着你玩。拿漫画来比喻的话,说不定这就是双方彼此认定互为劲敌的瞬间。
以此为契机,大伙间的气氛也变得轻松下来,后来我们决定前往缪的营地。她们打算先收拾撤退后再前往我们的营地。大致上的流程就是今天先在那过夜,明天再去地下迷宫。
缪她们也透过通信向露卡多报告此事。路上,我教导她们哪些是可食用的植物与药草,并要她们自己鉴定。我采用的是与昨天教导蕾缇雅时的相同方式。路上最让我发笑的,就是希诺与托乌托比可以轻而易举触碰利维,缪见状觉得不甘心,再度挑战抚摸利维一事。
缪担心自己会不会又遭到拒绝而紧张的样子可说挺稀奇的。结果利维毫不抵抗,乖乖地让缪抚摸。但她却得意忘形摸过头,这下惹恼利维,差点被白马踢了一脚。
之后,在我们抵达缪她们的营地时——见到的是火柱与被卷进蔓延火海的玩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