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Only Sense Online绝对神境
  4. 第二卷
  5. 三章 独角兽与倒卧路旁的精灵
  6. 繁体版

三章 独角兽与倒卧路旁的精灵
2017-06-22 20:26:25

		

在游戏中就寝还是头一遭。想不到过程意外顺利,反让我有点觉得无趣。
这种思绪在一瞬间消失、整体变得轻松的感受,与平时就寝毫无两样。
我约睡了五到六小时吧,一醒来后,外围已有一片晨曦。
我睡在双层床的下铺,听见上铺传来细微且规律的呼吸声,立即理解是玛琦睡在上铺,于是我静悄悄地离开床铺。
「……你醒啦。」
「早安,库洛德。你整晚都在看守吗?」
一起床,我发现库洛德正在桌边缝制皮革。
「就一边生产自己的东西一边监视。没什么,我在现实生活也常这样熬夜到天亮。」
「别过那种不健康的生活啦。」
「哼,办不到。」
库洛德这么回应我给他的忠告后,默默向我递出刀具与皮革制的腰带。
「这是玛琦要给你的东西,还有我的谢礼兼赔偿。」
「为了什么?」
「……就是,谢谢你做的料理,还有我擅自帮幼兽命名的赔罪。」
「因为这么点小事?我又不在意。」
我这么说道,一面自昨天剩余的食材开始准备早餐。
我感到背上有股视线。大概是库洛德正看着我的背影吧,我就这么与他对话。
「自己驯服的幼兽被别人抢走,你真的不在意?」
「啊——要说我不在意是骗人的。不过,我有一个请求。」
「什么?」
库洛德口气变重了些。该不会他以为我要因此向他索求些什么吧?我有点失望呢。不是要求,而是请求。
「也让我摸摸袜子。我也想被袜子治愈一下。」
「……是这种事啊?反正袜子也不讨厌你,就随你高兴地摸吧。」
「嗯,谢啰。还有谢谢你的腰带,我马上试穿看看。」
我立刻装备腰带与菜刀。以厚实皮革制成的腰带,刚好可穿在短裤上当皮带。出鞘的菜刀刀身比料理道具组的菜刀还长,尺寸与现实生活中使用的菜刀几乎相同。
玛琦的菜刀【武器·菜刀】
ATK+25  SPEED+15
CS No.6黄土.创造者【躯干】
DEF+8  MIND+8  SPEED+4
腰带与武器都是相当不赖的装备。
装备好后我试着挥舞菜刀。
我前后左右挥动,切风声传入耳里。我的感想是这把菜刀相当好用,但——
「依然是把普通的菜刀啊。虽然能拿来当武器,但终究是菜刀。」
「是吗?这感想对生产职来说相当贵重,好好传达给玛琦吧。」
「也好,就让这菜刀回归到它本来的使用方式。」
我拿着玛琦打造的菜刀继续做早餐。这把刀我是第一次使用,但却很不可思议地十分顺手。
「啊,趁我忘了之前顺便跟你说。」
「怎么了?」
「你打开选单看看。」
库洛德突如其来这么一句话,我也不清楚有何用意。打开选单后,我发现选单中临时新增了一个新选项。
「——【情报留言板】?这什么东西?」
突然出现的新选单。不知是因为活动开始已经过一段时间,还是有一定数量玩家惨遭淘汰后才出现的。上面一开始的讨论串虽然又臭又长,如今各主题都已经分门别类整理好了
大概是听到我们这边的作业声响吧,在我与库洛德交谈时,抱着幼兽们的玛琦与利利起身走到我们这里。
吃早餐时,库洛德以留言板上最主要的讨论串的内容为基准,发表今日预计行程。
「因为第一天就有许多玩家淘汰出局,整体上我大概知道这是个怎么样的区域了。」
大家吃的早餐是水果、炖苹果、烫青菜还有沙拉,都是健康料理。虽然也想吃些碳水化合物,不过光吃这些满腹度就得已回复,所以在游戏中不摄取也没关系。
幼兽们也都吃得津津有味。
「这块区域的配置呢,主要就是北面有山、南面有湖、东有遗迹、西有地下迷宫。而四区块的中央地带,则有等级较高的敌怪以及素材,附近同时也设有多数玩家做为活动据点的安全区域。」
「嗯~好困喔。」
「早餐好好吃哟,如果有面包就好了。云,你会不会做面包?」
「只要有所需材料我就做得出来。不过这里没有烤面包的设备,如果是像烤饼那样的东西倒难不倒我。」
眼前的库洛德太阳穴冒出青筋。我们有在听你说话哟,可是像你那样长篇大论的不是很烦人吗?
「你们全部注意听我说。北方主要有我、玛琦跟利利需要的素材,至于云你需要的药草、食材系道具,从东方到南方都相当丰富。如何?你要跟我们一起走吗?还是要单独行动?」
「那我自己一个人往南去好了。不过这间小木屋放着不管没关系吗?昨天    是有人看守,今天全部外出会不会出事?」
「不用担心。木屋的所有权在利利身上,别人抢不走。坏掉的话,叫利利再盖就好。」
居然干脆地说出坐享其成的话。
「只要是修理、建筑、木工作业全都交给我~呜~好想睡觉哟~」
利利将涅希亚斯放在头上,一个劲地猛吃沙拉。涅希亚斯一脸困倦地动着小嘴喙进食。
「我知道你想早点行动、早点返回营地。那午餐该怎么办?要先回来一趟再出去探索吗?」
「这样效率不好,我来做些简单的便当吧。」
「那就这么决定了。趁云做便当时,我们来分配道具准备出发。先在附近探索看看吧。」
吃完早餐的人听过库洛德这番话便动身准备。
「拿去。你们应该都有收到药水,这个也顺便给你们。」
我取出当场制作的附魔石。
「关键字是敏捷。因为光是说出关键字,速度就会变快,要逃命的时候就用这个吧。」
「云,谢谢你。」
「我就不客气了。」
「呜~呣~哈、谢、谢谢你哟云云。」
利利好像总算醒来了。他看向我这,双眼确实地定焦在我身上。
之后三人各自分头到周围探索后,发现了新食材。
就在大伙准备完成时,我也做好了三人份以及三头份的便当,并各自交给他们。
「那我们出门啰,妈妈。」
「好,路上小心喔。然后,利利啊——谁是你妈啦!」
面对利利刻意装傻,我如此吐槽回击。其他两人既不否定也不肯定些什么,只是不停窃笑。呜……拜托别叫我妈妈啦,这样让我心好痛。至少也叫声哥哥。
「云有什么事的话记得联络我们哟!」
「我知道了。你们那边有事的话也请与我联络。」
「那我们走了。」
他们为了赚取各自的猎物而往北边前进。都有便当了,应该不会犯下将未鉴定的毒物吃下肚这种蠢事吧。而且我也为他们准备了充足的药水。
那三人应该不会不懂何时该抽身才对,但我还是有点担心呢。
「……我这样完全是老妈子思考啊!」
顺口说完再对自己吐槽后我歇上一会。放宽心吧,我就做我自己该做的事就好。如此决定后,我打算独自一人向东前进,之后再往南方移动。
我在留言板上查了怪物强度等情报,发现就连特殊怪也不怎么厉害,真正危险的是东方遗迹以及西方迷宫内的敌人。但就算这么说,只要别太靠近遗迹就不会遇到,因此就算是我也能安心地单独前往。
虽然昨天使用到的天赋相当有限,不过还是有升级。
──────────────────────────
持有SP 16
【弓Lv24】【鹰之眼Lv33】【敏捷上升Lv19】【发现Lv16】
【魔法才能Lv34】【魔力Lv34】【附加术Lv10】【生产心得Lv23】
【调教Lv1】【料理Lv7】
保留
【合成Lv24】【地属性才能Lv7】【炼金Lv27】【调药Lv10】
【工艺品Lv24】【游泳Lv8】
──────────────────────────
天赋数量一变多,要管理各天赋成长状况就变得麻烦。得好好在战斗用以及生产用天赋两者间互相切换。而由于我的弓相当倚赖DEX数值,所以不将有大量DEX数值加成的【生产心得】装备在身上的话,就觉得不自在。
今天为了同时寻找属于我自己的伙伴,我也将【调教】装备在身上,但该天赋会产生何种效果现今仍然不明。说要寻找,其实也只能期待会不会有像昨日那般巧遇而已。我前进至东方遗迹前收集药草系素材后,转往东南方前进。
我一边对付看似可成为食材的敌怪,一边专心回收森林里的道具。
除了食材系道具和药水素材外,路上也都有熟悉的蓝色史莱姆等第一城镇周遭常出现的敌怪出没,我一路上不需担心太多,大肆收刮前进。
沿着河川南下后,由大自然构成的河边风景渐渐起了变化。
石块堆叠成简陋的水路,将河川水流导向东南方去。
我沿着水路前进,所目击到光景让我发出一声赞叹。
「呜哇……是一整片的小麦田啊。」
沿着水路抵达的地方是座蓄水池,旁边的小丘是片牧草地。牧草地里头有着一大片金黄闪闪的小麦田。田里可瞧见有几名玩家挥着武器收割小麦。
在这辽阔田野的后方,更有处多样植物丛生、可能过去是田地的地方。
「首先来处理小麦吧。顺利的话,今天说不定就吃得到碳水化合物了。」
我靠近田地打算抓起一把小麦……但是麦穗却一动也不动。
「拔不起来……我的小麦计划啊。」
眼前所见各位好像都是拿着各自的武器挥砍收割麦子。我也学他们,拿出今早收下的菜刀并抓住麦穗茎部往根部一挥。
我感到唰一下地,也就是所谓的快感后,便顺着这股劲收割收集眼前所见的麦穗。将手上的麦穗堆以【料理】天赋的基础技能【加工】处理后,成了面粉以及麦秆。集了十束麦穗后就有一袋一公斤装的面粉以及一束麦秆。
在我差不多收集了三十袋左右的面粉后,我回到牧草地这来。
「真累人,是说我好像收割太多了。」
我随意地坐在牧草上,望着小麦遭收割过后形成的神秘麦田圈。就在我茫然地望着圆圈时,残留下来的小麦根部又开始成长,最后恢复成原状。
途中出现的人工水路,以及这片再明显也不过的耕地,还有遗迹或迷宫等曾有人居住过的痕迹。说不定官方设定就是「曾有人类居住」于这块浮游大陆上。
「那些事日后再继续调查,先加把劲收集食材吧。」
三十袋面粉对四人份来说好像太多了点,不过食材是越多越好。是说我是透过【加工】将麦穗转换成面粉后,出来的成品竟然已经先装在袋子里了。这袋子到底是打哪来的?我还是别吐槽好了。
我接着前往老旧的田地,里面生长着毒草以及药草材料,其中蔬菜也混杂在里头。其中有株我以为是胡萝卜的植物,拔起来才发现是株像胡萝卜的有毒植物——曼陀罗草。
事实上田地里面也有真的胡萝卜在,这边就是刻意设计成光靠外表判断的话一定会失误。幸好我能在采取后立刻鉴定这是什么道具,所以我很清楚什么是安全或危险的。由于我得在混有毒物的田地里收割,为了备齐数量充足的蔬菜花了我很多时间。在采集完蔬菜后,我回到风景优美的牧草地吃午餐。
天气晴朗,我在牧草地的小丘上以参加野餐的心情坐着享受日光浴。
「我也来看看留言板好了。」
我之所以会突如其来这么想,是因为身处在这状况,我拥有的知识处在一种压到性不足的情状态下。例如周围状况、我身处的位置,千万不能有任何一丝致命闪失。我取出可方便食用的午餐一面浏览留言板用餐。边看边吃的习惯很差,但我这是注重效率。
整个留言板的内容已大致整理成数种分类。
讨论串的标题有【迷宫·遗迹攻略情报之3】、【幼兽可爱到爆炸】、【大家一起来过安全生活】、【浮游大陆敌怪图鉴】、【交易板·交易谘商板】等等。
我原先想从中挑选与我有关的主题开始阅读,但目光总是不自禁地移到看似有趣的标题上,阅读起无关紧要的主题。
内容提到了迷宫组成以及陷阱种类,其他另有推荐等级或天赋等等资讯。其中还有在活动中的失败经验谈。
有『吃了看似美味的果实,结果中毒笑死我了』、『我的小队中了【混乱】状态后,队友开始互殴一分钟以上,结果挂了三个人』等看了揪心的内容。
留言板上的内容有趣又夸张,我甚至忘了取出的午餐整个沉迷在内。
「哇!这是幼兽的截图!?原来能投稿!」
最让我情绪高涨的是幼兽留言板。奇幻世纪中必定出现的迷你黑龙身上有着蓬松的羽毛……银色的小猴子正美味地享用水果……还有与像绒毛娃娃般可爱的小熊嬉戏的样子……
「果然我也想早点找到属于自己的搭档啊。」
我不禁这么想。
「呼……吃过午餐后下午也好好加油吧……我的午餐上哪去了?」
我取出后放在一旁的午餐消失无踪,取而待之的是匹雪白小马坐下在旁休息。
眼前这匹雪白小马有着一头整齐的鬃毛。我甚至觉得,那鬃毛摸起来一定很舒服。从现场情况看来,这匹马理应就是偷了我午餐的小贼……
「你是从何时就在这里的?」
因为我专注在留言板而没发现它的存在吗……我原先是这么觉得,但事实似乎并非如此。就在往我这瞥的那一瞬间,它周遭的景色突然一阵扭曲,白马身影随即消失。
「……!?」
但我将视线集中在马匹消失的地方后,可模糊地看出马匹的身形,在原地一动也不动。它大概看出我吃惊的样子,以骄傲态度现踪,摆出一种仿佛想说:「你看,我很厉害吧?」的样子。
「……原来你还有隐身功能喔……真可怕。」
夹杂的赞赏的惊叹声不自觉脱口而出。
「如果没有【发现】我就找不到你了。」
倘若没有可以轻松察觉隐藏陷阱、采集点或是敌怪的【发现】天赋,白马的偷饭罪行将完全得逞。况且纵使我仔细寻找,也只看得见那模糊的轮廓,如果只是随便东张西望搜索,一定找不到。
对于咕哝着以上想法的我,白马并未显露出什么特别明显的感情,仅是挥了一下尾巴当作回答。对这头白马来说,我这人大概是种无关紧要的存在吧。
这批白马的隐身功能,应该就跟小狗里克尔的冰魔法一样,是每头幼兽都会有的特性。隐身这点实在让我没有什么好印象,但对方对我既没敌意,也不怎么在意的样子。
「是说我肚子也很饿耶,偷饭贼。算了,反正我还能再煮就就是。」
只是要煮菜的话很简单,而且食材相当丰富。我取出料理道具组随意煮了道菜。
小马看着我煮好料理后,便静静地起身凝视着炒青菜。
「……你才刚吃过而已,现在还想吃啊?」
白马点点头。我只好将盘子递到白马跟前。
看着白马不停吃饭的样子,我突然受到好奇心驱使心想:现在应该能摸它吧?于是我走到白马身旁并开始抚摸。
我整只手都摸上去了,白马仍不为所动。摸啊摸……滑顺的鬃毛。
虽然这不是只毛球型幼兽,但这触感叫人上瘾。
特别是在我梳过那长长的鬃毛时,由于光线反覆折射,相当漂亮。
「……你要和我一起行动吗?」
白马将头转向我这,并以那对清澈的眼眸凝视我。十秒、二十秒之长的沉默。再我心中萌生退意时,白马的头部突然挤向我腹部。
「你!别推我啊!?」
事出突然害我跌跤,突然跌这么一下让我双腿呈八字型而坐——也就是所谓的女生坐姿。白马将头部靠在我双腿上。
「喂……现在是什么情形?」
白马只是闭上双眼,仅挥着尾巴。
白马就这么打起瞌睡。我还没吃午餐,这下也没办法料理呀。我是这么想的,不过看着白马舒服的睡相,就觉得自己好像不能打扰它入眠。我只好从持有道具栏中取出水果充饥。
就在我充分享受鬃毛以及额头带来的触感时,手掌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白马额头处好像有某种稍硬的物质,我四处拨弄柔软的鬃毛探个究竟。
真的有东西在。白马头靠在我双腿上,我将额头处的鬃毛拨开,找出物体的真面目。
「什么——」
我眨眨眼确认这不是幻觉后,仰天一望。白马瞧见我有反应便稍微抬起头来。仿佛想说:怎样?有意见是吗?
它头上有个小角耶。那玩意虽被毛盖住所以没发现,但是头上长角的马不正是鼎鼎大名的幻兽·独角兽吗?
据说独角兽只会靠近少女。啊我又不是少女,我是男的。
这下该怎么办?这问题困扰了我一会,最后我导出了一个结论:那又怎样?我认为,既然摸起来这么舒服,有角或没角根本无关。有角对我来说又不是什么坏处。
在我享受滑顺触感兼休息时,白马突然起身。
「……?你怎么了?」
白马转头环绕。它望向有座湖的方向后突然急奔而出。
「喂,等等我啊!」
我也急忙跟着上前去。白马自缓坡小丘冲下闯进森林里,它穿梭在林木问的缝隙奔驰。
「这样下去的话会跟丢。《附加(Enchant)》——敏捷!」
为了不跟丢白马,我也加快速度在后方追赶。白马曾一度回头看向我这,但它好像确认我有跟上后,反而更加快速度。
「可恶!突然冲出去是发生什么事啦!」
我闪避树根或石头等障碍物向前进。在路上偶尔会发现敌怪,可能会掉落方便的野外求生道具,但在只能无视并跑过他们身边时,我感到相当惋惜。
白马自小麦田冲进森林,最后在地图上没有什么特别玩意的南区停下。
「我追是追过来了,不过这样看起来简直就像马要逃离我一样——有人倒在路边!」
有玩家倒在白马脚边。
从娇小的体格以及长发可得知她是女性,旁边还有千羽鸟与草食兽这两头怪物。
「是被攻击了吗!?总之——」
我踏出一步,草食兽以及千羽鸟便与我拉开距离。白马也站在怪兽与倒卧路旁的玩家间,得优先处理的是玩家。
「喂,你还好吗?」
「……我,动不了。」
「发生什么事了!?是被怪物攻击了吗!」
「……食、物。」
什么?如果是被怪物袭击,她的HP却满到有些反常,看上去也不像因为身陷异常状态。而且她还说着食物……
「……原来是饿倒在路旁喔。」
我对这名长相标致、说的话却十分残念的玩家叹气道,接着并取出几颗水果。看着她以颤抖的手收下水果,并用野性十足的吃相吃着,即便她是千年以来的真命天女,热情也会在一瞬间冷却。
「呼……这下总算恢复三成了。」
「你还想吃啊?」
「不。虽然我也想吃,但这些使役兽们也需要食物呢。」
她手指向方才围着自己的草食兽和千羽鸟,并唤它们过来。看来它们没有敌意,是她的伙伴……这就表示——
「你有【调教】天赋对吧?」
「是的。详细情报就等待会边吃边聊吧……」
不不不,那句话是准备食物的人该说的吧?才不是你这种饿倒在路边的人的台词。这句话差点脱口而出,但在我目击某个玩意时又缩回去。
「精灵耳……」
「啊,对。这是精灵耳没错。」
「为什么会有精灵耳?」
「这个是我编辑角色时刻意在耳朵动手脚做的。因为我想把自己的外观弄得像精灵一样。」
喔——我是直接沿用摄影机拍下来的原样,还有身形修正呢。而且偏向女性。
对方拨起耳上的金发,露出那对尖挺的精灵耳,于是我目不转睛地盯着看。但我觉得这么猛看着女生好像不大礼貌,于是别开视线。
后来决定一边用餐一边闲聊,但这人与三头动物却想将我采来的果实全部吃光。喂,白马幼兽,你刚刚不是才吃过了吗?我瞪着它看,白马却装傻无视。真是的……
「那先自我介绍。我是蕾缇雅。外观姑且算是以森林居民精灵的样子打造的。这两头使役兽,分别是草食兽哈尔与千羽鸟纳兹。」
「我是云。如你所见,是个弓箭手。」
「从外表看了就知道。然后,我劝你最好快点转职。」
「我妹也这么说。不过我还挺喜欢的,不用你多管闲事……是说蕾缇雅,为什么你会倒在那里?」
「这之中有着非常复杂的理由……」
复杂的理由?是粮食被别人抢走?还是为了逃跑交出全部粮食?
「在活动期间,我为了找到稀有幼兽跑进森林里,把一人份的粮食分哈尔还有纳兹……等许多理由。」
「你根本是自作自受,害我没办法多说什么。很多地方不是都能采集食物吗?只要有对应的天赋然后鉴定,不就能找出安全的食物了?」
「这……说来可笑。为了能彻夜活动,我学了【光属性才能】的天赋,所以没办法学新的天赋。」
这差点想让我叹气呛她一句:喂,果然是你自作自受啊。
「你就去找人组队,然后拿手上的道具以物易物吧。」
「虽然消耗品的满腹度回复效果薄弱,但我也全都吃了。还因为路上捡来的食物害自己身陷多次异常状态。」
那是能以自信满满的态度说出来的话吗!而且消耗品不拿来使用,居然直接吃掉……
「唉,真拿你没办法。我告诉你什么是安全的食物,然后再交给你。你吃下去后就知道那是什么植物了吧。然后,我要跟你交换道具,做为刚刚吃过的粮食分量的补偿。」
「意思是我现在肚子明明很饱,却还要我吃过量的意思吗?」
「你在意的是那一点吗!」
「要我继续说下去的话,你的意思要我吃下包含哈尔与纳兹的共三倍分量……真是残忍。」
「总觉得,你好像很不服气……」
我对她以平淡表情道出的话吐槽后,蕾缇雅窃笑一声。
「我是开玩笑的。谢谢你照顾我。云,你是个温柔的女生呢。」
「告诉你,我是——」
「——话说这头白马的名字是?」
「仔细听人说话啦,你这只残念精灵。」
我无法对带着吃饱且肚子圆嘟嘟草食兽哈尔与千羽鸟纳兹的蕾缇雅说出自己是男性这事。她的焦点转移到白马身上。
「这是稀有幼兽吗?我也想要一只。你取过名字了吗?」
「还没。你说名字嘛……喂?」
我想征求白马幼兽的同意,它却哼一声地转过头去。我既还没取名,它也还算不上我的伙伴。不一会后,它整个消失不知上哪去了。
「唉呀,跑掉了。」
「是我说了什么不恰当的话吗?」
「它就像这样来来去去的,算是古灵精怪吧?先别管它了,咱们该出发去找些道具了。东西由我来鉴定,找到的东西就我们两人平分,行吗?」
「可以。不过就算道具里面有持有毒性的也没关系吗?」
「没关系。生产素材除了当毒食材外,还有其他用途。只要某处营地有生产职的人,说不定对方会拿自己的产物来交换素材咧。」
「懂了。我会加油好好寻找的。」
蕾缇雅说完,便使唤哈尔与纳兹这两头使役兽开始探索林内。
我为了收集减少或不足的食材,也进到森林内。同时察觉到看似消失,实际上却跟在我后头的白马幼兽的存在。
●
「比如说,只要将至今我为了回复满腹度而吃下的毒草类道具拿来调合的话,就会变成状态异常药了对吧?」
「你那种说法有点奇怪,不过大致上来说正确。」
两人收集了许多种类的道具,堆成一座小山。最后,得让蕾缇雅记住这些分别是怎样的道具才行。
「来,把这吃下。这吃完后也把这吃了。」
「我办不到。为什么明知这有毒还要我吃下去……」
「你放心。只要立刻吃下解毒草,说不定就能将损伤控制在最小限度。」
「就算你这么说……」
没错。现在我正让蕾缇雅「亲身」记住除了危险食材中的实用素材,靠的就是所谓『神农尝百草』的方式。我一面闲聊,一面教导她各道具的用途。
「只要将可导致状态异常或恢复异常状态的素材给有【调合】天赋的人,对方就会帮你产出许多道具。接下来是一般食材……」
我发现,即便是没有坏处的道具,只让使役兽哈尔与纳兹食用的话也能发挥鉴定效果。但蕾缇雅却自己服下,因为即便哈尔与纳兹是使役兽,她也不想让它们食用毒草。所以可不是我在虐待蕾缇雅。
「呜呜呜……这就是野营。想不到居然不服毒就无法生存下去。」
「不不,只要鉴定过,你就不需要明知是毒还吃了它。只要记起来,就没必要去冒那个险了。」
精灵风美少女为了鉴别道具,默默地吃着素材。她的目光看向使役兽。
但使役兽却无视主人视线,美味地吃着素材。这不仅让我产生伙伴关系为何物这疑问,同时因目击这般抽象的光景而感到些许哀伤。
「反正,只要在活动期间活下来就会有好事。所以你就别逞强自己了。」
「你真是个好奇妙的人呢。不仅帮助倒在路边的人,还教我求生知识更不求回报……」
我只是顺手救人,并没想太多……
「再加上武器是弓箭这点也是。同样都有冷门烂天赋这点让我深有同感。」
「喂,我总觉得你好像在找碴啊?」
「没那回事。因为【调教】也被称为冷门烂天赋,我想你应该听过别人跟你说过些五四三的吧。」
「喔─、话说我学【调教】时也被说过。不过当时我只是随意学的,完全都没用过咧。」
听过蕾缇雅的话后,我才想起来【调教】是个冷门烂天赋。因为能获得使役兽的机率相当低,全得靠运气。所以这才会认为是冷门烂天赋。
「你的认知可说一半正确、一半错误。」
「啊?什么意思?」
「除了光凭运气,也是得下点功夫的。像要驯服动物,你觉得有什么方法呢?」
「呃,像是喂它吃东西之类的?」
「没错。其他还有像透过战斗调教,或是露一手让对方认同这都很重要。」
她说的没错。【调教】光靠战斗的话,完全得碰运气,不过也可尝试多种方法提升机率,只要采取最合对方意的手段,让怪兽成为伙伴的机率就会大幅提高。然而,就算采取手段让机率上升,最后还是得牵扯到运气,所以得多次尝试。最后,成功变为同伴的怪兽会化成名为召唤石的道具,可在必要时唤出。
以召唤石唤出的怪兽,会随着种类不同有着不一样的MP耗费额。因此,玩家得【调教】最符合自己MP上限的怪兽。
「差不多就像这样。」
「喔——原来是这样。」
我边听着蕾缇雅的说明,一面进行道具鉴定作业。就在整个作业快结束时,我发现了「那个」。
「咦!?那是幼兽。」
「咦,真的吗?在哪里……」
蕾缇雅的视线紧盯在我的后方。只要顺着看过去,就能发现那小家伙在树枝上。
是只身体细长,有着白毛红眼的好似鼬鼠或貂之类的生物。它直往我们这看,仿佛在观察我们。
「那么就来实际演练方才我说过的话吧。与其以战斗先发制人使对方屈服,还是先试试各式各样的方法吧。」
蕾缇雅说道,便拿着经鉴定过后的无毒果实向树梢上的幼兽说:
「你看,是食物哟。过来这里。」
那头像鼬鼠的生物看像水果,便缓缓爬下树来。但情况却与我碰上幼兽时不同,对方警戒心强烈,迟迟不肯靠近。
「接着,就来演奏乐器来迷倒它的心吧。」
蕾缇雅说着取出的东西是横笛。不愧自称是精灵,正当我期待她会奏出什么美妙音色时——
哔——哔噜噜,单调且怪异的音符空虚地重复于林中回响。
「也能像这样,靠【乐器】等天赋来让对方更亲近。」
「在那之前,那个像鼬鼠的已经吓到变僵了啦!」
「这就怪了。如果是哥布林,它们会开心地手舞足蹈呢……啊不过演奏结束后,它们还是扑了上来。原因可能出在天赋等级太低吧。」
根本不行嘛。就在我这么认为时,那头像鼬鼠的幼兽给人的感觉骤变。
在令人不胜唏嘘的横笛演奏完毕后,幼兽的警戒心转换成敌对意识,并开始威吓我们。
「喂,它整个被惹毛了……」
「偶尔也会因手段完全不管用,反而让对方变得敌对的情形呢。真少见。」
「所以那根本行不通啊!呜哇!?」
类似鼬鼠的小短手包覆着绿光,风也往它手上聚集。它手一挥,一阵锐利的风自它手臂的延长线扫来,我紧急闪避后,地面留着一道不大的痕迹。
「是镰鼬啊?如果它与我们为敌,看来只能打倒它了。」
我拔出腰间的菜刀与镰鼬对峙,蕾缇雅与她的使役兽也各自就定位,但我们并未组队。得好好决定各自的工作,以避免产生共斗惩罚。
「蕾缇雅,战斗时你都怎么办?」
「很可惜,我没有近战能力。战斗几乎都交由哈尔与纳兹包办,所以就拜托你啰。」
「唉,我也是个近战门外汉耶。」
我判断距离过近不利于我操作长弓,于是取出菜刀。不过这情形能够不战而采取战术性撤退最好吧。可是对方似乎不肯乖乖放我们走。
「我在前面,蕾缇雅你在不会发生惩罚的范围内助攻。」
「收到。」
蕾缇雅以及一旁的使役兽立刻退到后方。要我先发动攻击吗……就在我这么想时,我拿着菜刀那只手好像扯到了些什么。
「是你……怎么了?」
至今隐身不让蕾缇雅瞧见的独角兽幼兽咬着我的衣袖阻挠,使我无法挥动武器。
连这家伙也跟我反目成仇吗?原先我是这么想的,但它并未发动攻击。感觉它谁也不挺,眼中毫无敌意。
「来了!」
「!?很痛耶。」
我与独角兽幼兽一同接下风刃,HP减少。我因冲击退了一步,后方的蕾缇雅立刻以回复魔法替我与独角兽幼兽疗伤。
独角兽受到镰鼬攻击也不转为敌对态度,这根本就像在对我说:别打倒镰鼬。
「好啦。我只要别打倒它,让镰鼬动弹不得就行了吧?行的话就放开我。」
我不知道独角兽是否真听懂了我的话,它松开衣袖与我取开距离。要我别宰了镰鼬,有方法。
「蕾缇雅!别停止回复啊。《附加(Enchant)》——精神!」
我以附魔提升魔法防御,再往前踏出一步。我双臂交叉挡下镰鼬持续施放的风刃,这下受的伤比方才轻多了。后方立即对我施放治愈术。我慢且稳地拉近距离,镰鼬更是精神错乱般持续施放攻击,待我到唾手可得的距离后——
「拜托,别替我找麻烦嘛。」
我将自所持道具中取出的液体往镰鼬头上倒,它立刻倒下停止动作。
「任何道具果然都得事先制作起来预备,像是异常状态药。」
镰鼬中了会引起【睡眠】的异常状态药后,立即陷入浅眠。但不出十秒,它可能就会醒来。
独角兽幼兽经我身旁走向前,它让额头充满光芒并碰触睡着的镰鼬,回复它减少的HP与异常状态。由于我们并未攻击镰鼬,表示它在碰上我们时HP早就变少了。
「啊,它醒了。」
镰鼬醒来后立刻变得亢奋,但它确认自己经回复的肉体后,看着独角兽与我,立即仓皇逃逸。蕾缇雅在后方看着也只是觉得可惜地嘟哝几句,没多说什么。
「谢谢你帮我。」
「不客气,我只是尽自己的本分。不过云,你果然是个很奇妙的人。毕竟随意打倒稀有幼兽会是损失呢,我认为你判断正确。」
「那不是出自我的判断就是。咦,已经躲起来啦。」
独角兽幼兽就像没事般的隐身起来,躲到离我们这有段距离的地方。
「是说那只镰鼬在遇上我们前就受到攻击了呢,它状态显示有损伤。」
难道有玩家专找幼兽打吗?还是敌怪间互相争斗下的结果呢?
「我也不知道。太阳就快下山了,蕾缇雅你有什么打算?」
「随便找个地方扎营休息。」
「那我们就在此分道扬镳吧。」
「好的。有缘再见了。」
蕾缇雅说完后,便带着自己的伙伴走进森林。我目送她们离开,直到身影完全消失。
「那我们也回去吧……嗯?这什么东西?」
有个闪着光泽的物体落在镰鼬幼兽原先所在处,是只偏红色金属制成的戒指。这样的话无法查看道具的详细资讯,于是我换上【工艺品】天赋加以鉴定。
狂怒戒指【饰品】
DEF+15  MIND+15  追加效果:【愤怒3】
真是个危险的戒指。但为何这枚戒指会落在这?令我百思不解。在我更仔细观察后,这戒指的模样看来莫名可怕,让我有种不安的感觉。
「算了,再怎么想也无济于事。我就先收进所持道具里了。」
一声呢喃后我也接着回到营地。独角兽幼兽虽跟着我一起回来,但它一见到玛琦她们也在,又隐身跑走了。
只要有缘应该就会再见面吧,我姑且先不管它,向玛琦她们报告今日成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