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Only Sense Online绝对神境
  4. 第二卷
  5. 二章 夏季活动与幼兽
  6. 繁体版

二章 夏季活动与幼兽
2017-06-22 20:26:25

		

『各位玩家,欢迎你们参加活动。我是【OSO】开发部长吉野和人。』
全体听到广播后便纷纷停止喧嚣,专心倾听广播。
『本活动相信能让诸多玩家开心享受。这次的活动是——【森林野营游戏】。一说到夏天,就让人联想到户外活动。你们接下来要在这座森林度过七天六夜的野营生活。』
某处传来别开玩笑了!这是死亡生存游戏吗!?快让我登出……等等叫骂声,但他话还没说完。
『部分玩家好像有些误会。这一点也不危险,也不会绑住你们的时间。因开设特别伺服器之故,这片区域的时间流动会比其他一般区域慢上八十倍,也就是说在这里一周,等同于现实世界的两小时。这也代表,玩家可以相当紧凑地练功升等,相信你们都知道我想说什么了。』
换言之,参加活动的人至少赚到了一整周的游戏时数。这是哪来的精神时光屋啊?
『其他想正常玩游戏的人,也可以借由和怪物战死回去没关系。在这边死亡不会产生死亡惩罚。』
该话题在此打住。看来其他小队都已经燃起了斗志。这是座未知的森林,不在这里享乐练功打怪的话反而吃亏。他们应该也是这样想的。
『那我接下来开始说明规则。这是场七天六夜的野营活动,各位所在的地方是安全区域。这座森林里设有许多安全区域,玩家也可以离开这里前往探索其他区块。这里是一座浮游大陆,上头有山岳、湖泊还有遗迹等景点,因为是场活动,想当然耳,各地都会有特殊怪物出没,或设置了特别道具。相信自己的天赋,找出那些怪物跟道具,也是享受本活动的一种方式。』
远处传出欢呼声。
『除此之外,森林中还有非主动怪物的幼兽徘徊,如果能在这一周内与它们建立起友好关系,它们就会变成召唤石,成为玩家的宠物。有【调教】天赋的人,更可以让宠物化身使魔一同战斗。』
别的地方也传出欢呼。
『最后,我们会将撑过一周的玩家的行动数值化,挑出五组优秀小队,颁奖致赠纪念品。顺带一提这区域获得的道具全都能带回去,也可以不追求奖励,专心寻找稀有素材。』
全场的亢奋程度于这瞬间达到最高潮。当众人都志在得奖、干劲满满的时刻,只有我一个人在想别的。
原来是为了要让我们露宿野外,才会对所持道具数量设下限制。希望能带些稀有素材回去栽培——我想的事与其他玩家截然不同。
就在大伙情绪高涨时,吉野和人朝玩家们泼了桶冷水。
『不过本活动也有其限制。全体玩家在这一周内,只能学习一次新天赋。』
这还说得过去啦。比起学新天赋急就章,如何靠着较少的步骤缩减程序才是重点。
『而所有未事先习得【野外求生】天赋的玩家,如果在此时间点学习该天赋的话,会在最后一天点数结算时大量扣分。就我估计,如果被扣分了应该是没办法得奖了。顺带一提,未满足习得【野外求生】天赋条件的玩家,这时可无视条件学习。
最后,在这座森林里获得的道具绝大多数都会显示为未经鉴定状态。玩家可以实际尝试该道具带来的效果,或是透过相对应天赋来鉴定。鉴定过后的资讯会自动与小队成员共享。
小队成员也能共享区域地图资讯,所以应该不会有人迷路吧。希望诸位能在以上限制下好加油。小心欲速则不达。我建议各位最好一步一步慢慢来。』
在广播停止,全体玩家皆一片茫然时,我打开这块区域的地图来看。我们目前所处的地方在浮游大陆的中心。我透过【鹰之眼】可辨认自安全区域半径一百公尺的范围,可视范围也反应到了地图上,其余则灰蒙蒙一片。
看着其他人争先恐后进入森林,我们反而先席地而坐。
「那我们开始来搭建据点吧。导入满腹度系统后,确保粮食是第一优先事项。」
我们纷纷点头赞同库洛德所言。由于我们已经事先协调好彼此携带道具的数量平衡,所以应该撑得上一、两天。
「先来实验看看吧。等我一下。」
玛琦走到稍远处后又折回原处,她手中握着几种草类植物。
「库洛德跟利利,你们看了这个后知道这是什么吗?」
「不知道。」
「对不起喔,玛琦琦。我不知道。」
「那接下来换云。」
玛琦拿给我看的草类植物共分成三种类——药草、毒草以及花草。这次活动中多数道具都未经鉴定,如果没有相对应的天赋就无法辨别。就现状来说库洛德与利利无法辨别这些植物。
「是药草、毒草还有花草。」
「啊,云云一说完后我也看得出来那是什么植物了。这表示云云有对应辨识植物的天赋吗?」
「这么说,那应该是【调药】天赋吧。因为那天赋可以处理药草。」
库洛德一人低语。玛琦抬头挺胸地证明自己推论正确。所以呢,相较于【野外求生】这种广泛对应的天赋,我的【调药】也能在特定场合发挥效用对吧。
「好啰。都已经证明我的推论正确了,那我们分开行动吧。一组收集食物,一组建造营地。我跟云去附近采集粮食,库洛德还有利利就建造营地。」
「收到。我会准备最棒的休憩处的。」
「好期待哟!大家要晚上一起过夜总让人兴奋呢。」
「唉~今天晚上要煮些什么呢?」
我抬头仰望天空低语道。喔,太阳的位置几乎在正上方,所以离日落差不多还有六小时。得确保我们这一组所需的最低限度饮水与食物。
「那我们来复习一下注意事项。不能随便乱吃采集来的道具,得先让云鉴定过再食用。如果有什么道具不够的话,就透过好友通信跟我们外出组讲,我们再采集过来。」
「啊,糟了!」
大伙吓得瞪向突然大叫的库洛德。
「我忘了带染色道具来。这样根本没办法做童子军衣装或是迷彩服啊!?」
「……唉~库洛洛还是老样子。」
就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场合依然不忘职业初衷的精神值得敬佩。就算有那种衣服我也不想穿。
不,如果从天然素材中萃取颜色,就能像制作蓝染那样……库洛德一人不停碎碎念。你是有多执着呀?
「那我们就出发去探索周遭顺便开地图啰,我们会在日落前回来的。」
「嗯。玛琦还有云你们路上小心。」
将依然沉浸在自我世界的库洛德交给利利负责,我们先朝东边出发,顺时钟绕圈开地图。
路上发现植物群生的地方后,道具采集点的情报就会记录在地图上。这功能还真细致。
「有了云在真是帮了大忙。你看,又有道具了。」
「玛琦!?那是麻痹草!还有,这一带是错乱草大量生长的地方,随便乱采集吃下肚的话会引发异常状态的。」
「哇!?真是危险。那看起来很像菠菜或小松菜,原来是麻痹草。」
「这株看起来不怎么样的草,好像能拿来川烫后吃呢。」
我们一步一步地鉴定能吃的道具及药草。在这过程中能鉴定出高等药水和MP药水原料的灵药草以及魔灵草,这相当有助益。
而叫人意外的是,我们找到的道具中有半数以上不能食用。其中还有外表看来相当美味可口,但实际上食用后会引发【毒4】与【混乱4】异常状态的超危险果实。
此外我们还采集到了苹果以及香蕉等水果。话说这植物分布根本无视了气候带。可以采集的道具净是野草或山菜,伙食变得相当健康。在游戏中讲究营养均衡这点虽然没什么意义,但我多少还是想摄取些动物性蛋白质。
「采了好多植物,要不要也去找找别种食材看看呢?」
「那就交给云来决定啰。地图也开得差不多了。」
目前是下午三点左右,我们身处在阴影处。地图涵盖率自中心成放射状占了约一成左右。
经目视就可确认北边远处有座山,有两条成弧线的河流流向南方,河流下方还有一座湖。
我们的营地夹在两条河川间,因此去东边或西边其中一条河川捕鱼应该不错。
在开地图时我们曾在其他安全区域遇到其他玩家,但他们不像我们在采集粮食,反而像在四处奔走追寻稀有怪兽的身影。那么做没问题吗?许多层面都让人担心。
「那我们去河边看看有没有鱼可捕吧。」
「好呀……啊,先等一下。我肚子好像有点饿。先休息一下再去吧。」
我赞成玛琦的提议。我的满腹度好像也减少了些。我也想在这附近找个地方吃三明治回复满腹度。
我们找了几株被砍断的树根部当椅子坐下来休息。
「玛琦,你那边有吃的吧?」
「嗯。你看,是夹心面包。」
「味道如何?」
「嗯——不算好吃呢。」
「那你要不要吃我的三明治?」
我向苦笑的玛琦问道。由于在这取出食材道具稍嫌麻烦,我发动料理技能中的【调理】,将四样食材制成十份三明治。
我取出三明治后递给玛琦。
「这三明治看起来好好吃呢,而且评价也挺高。有天赋的人果然不一样。」
「这只是将材料切一切用面包夹起来罢了。谁都能做啦。」
我微笑地看着猛盯三明治看的玛琦,随后也接着取出自己的三明治。
就在那一瞬间,我感受到有数道视线看往自己。为了能方便行动,我立即起身看向周遭。纵使在这种树木多的地方发动【鹰之眼】,也会因为死角过多无法看得一清二楚。但是与【发现】相搭配的话,可以较高的准确度找出对方。
「怎么了?」
「有什么东西在。」
我神情紧张地望向传来视线的草丛。不久后自草丛现身的——是三头幼兽。
「哈哈哈哈……」
「呐——呐——」
「…………」
三头幼兽看着我,不对,是我的三明治。
「喔喔,这么早就碰上幼兽了。是狗、猫、还有鸟吗?赶快来录影。对了,录影是要怎么用呀……」
有着水色与白银色毛发的毛茸茸幼犬,它以满怀期待的表情看着我的三明治。
身体为黑、四肢前端为白的双色调幼猫发出撒娇似的鸣叫往我脚边蹭来。
最后是只全身以红色为基调的雏鸟。从全身蓬松羽毛中可一窥而见的黄色嘴喙正上下开合想一尝三明治。这雏鸟好像还不会飞,它跳跃着拍动短而小的翅膀。
我只要手一挥就能轻易赶走它们,然而我却停下动作。
「开始摄影……云,你打算怎么办?它们好像想吃三明治呢。」
「这下该怎么办呢?」
我将三明治移往右边,三只小动物的视线跟着移向右边。
我将三明治移往左边,三只小动物的视线跟着移向左边——啊,小猫跌倒了。
「……总之就给它们尝尝吧。」
我撕下三明治后将其拿到三头小动物面前。
小狗先是动鼻子嗅嗅确认味道后,以它的小口咬上三明治。
待幼犬兽开始吃起后,我陆续撕下三明治放到小动物面前。它们似乎很喜欢三明治,它们不停地吃不停地吃,都将我手上的三明治吃光了,依然舔着我伸出去的手似乎想要更多三明治。
小雏鸟以嘴喙轻咬着我的手指,小狗与小猫视线则移向玛琦的三明治上。
「啊——你们几个,不许打玛琦三明治的主意。我这边还有。」
「呜——」「喵——」「啾啾……」这三只小动物仿佛听得懂我说些什么似的望着我的脸。
哇,这种期待的目光真刺眼。
我冷静下来,自所持道具栏中取出三份三明治,放在小动物们面前。
「三明治在这,拿去吃吧。」
小动物听过我的话后,开始专心吃起三明治。
「我说,这些小动物们应该饿着了吧?」
「谁知道呢。不过我知道一件事。」
「什么事?」
我观察幼兽们以脚抵着三明治猛进食的样子。我吃上一份就很有饱足感,但这群小动物将一份三明治整个吃下肚后,还向我撒娇想吃更多三明治。
「这几个很明显就是冲着我的三明治来的。」
「那表示云你做的三明治很好吃啰。」
「是那样吗?说不定它们只是群爱吃鬼罢了。」
嘴上是这么说,但看见它们撒娇后我也觉得开心,又各自给了它们一个三明治。
结果十份三明治里,有七份落入幼兽们的胃袋,我与玛琦各自吃了一份,最后只剩一份。对于负责管理队上食粮的我来说,粮食耗费的程度有点超出预期,我被逼得需立即重新规划、准备粮食了。
幼兽们吃饱后看似感到满足,小狗毫无防备地向我们露出肚子,小猫舔舔我的手,想尝尽三明治最后一点一滴的美味。雏鸟则开始打起瞌睡来了。
「好可爱哟。滚~来滚去,滚~来滚去。」
玛琦抚着小狗的肚子,小狗则看似被搔到痒处似的扭动。
「这让人心神宁静呢。截个图让库洛德还有利利他们看好了。」
「啊,我也要截图。」
玛琦抓起在早地上打瞌睡的雏鸟,放在她手掌上截图。我也截下这三团小毛球吃饱后满足惬意的样子。
我的表情也受玛琦影响而变得和缓许多。
「好啰,那我们走吧。」
「那个、云我可以带它们走吗?其实刚刚库洛德拜托我一定要它们回去就是了。」
「幼兽是这个活动中的其中一项要素,我不反对。不过我们还得去河里捕鱼呢。」
「我知道了。如果它们肚子饿了想吃东西怎么办?」
「最后一份三明治就先交给你吧。到时候再请你把三明治分给它们。」
小狗与小猫知道我们要移动后便跑来我们的脚边,它们从我俩对话中得知三明治在玛琦身上后,便移动至玛琦脚边。
可恶,这群家伙也太现实了。我不禁这样想着。
玛琦抱着三只小动物,一脸幸福地往川边移动。
「哇~这下要开毛球祭典了。软绵绵蓬松松的哟。」
「你好像很幸福呢……觉得有些羡慕。」
我最后那句呢喃好像传入了玛琦耳里,她先是有些惊讶,随后嘻地露出笑容。
「要摸吗?要抱吗?要蹭吗?」
「啊,那个,不用了……」
「它们也不讨厌你呀。拿去。」
玛琦递出她抱在胸前的三只小动物,由于她抱的姿势不稳,我情急之下便出手接过。
「呜、呜哇……」
小动物毛发蓬松柔软,抱起时手指陷入毛发里。
有好一会时间我将小动物抱在怀里,暂时忘怀沉迷在其中。
当我顺着它们的颈子或耳后抚摸时,三头小动物更是放松力量靠在我身上。我看着它们松软的样子觉得有趣而发笑,这些全被玛琦看得一清二楚。
等我察觉到时,玛琦正一脸坏笑。
「你、你绝对不能跟别人说这件事哟!」
「嗯嗯。放心啦。如何?舒不舒服?」
「!?我、我不知道啦。是说我该去找食材了,就麻烦你照顾它们了。」
我听见目的地的水流声,为了掩饰自己的害羞便将幼兽们托给玛琦照顾,自己走向川边。
「那我先去找晚餐的食材了,有事的话请叫我。」
「嗯。慢走。」
我将外衣收进所持道具里,以轻装进入河川。
如此一来水的阻力也减轻了,我沿着河岸移动,抓住河床的岩石四处查看。
(鱼呢……有了。)
我在岩场阴影处发现了两条鱼类互相依偎着游动,便亲手抓取。
(捕捉到的鱼可以收进所持道具里,真是方便。考虑到一人三条鱼,还要另外加上幼兽的份,至少得抓个十五条呀)
接着我一面捡拾河川石块捕鱼。河床虽然没有矿石或宝石,不过一般的石块对我来说也是贵重的素材。
我每隔五分钟浮上水面,呼吸空气后继续下潜,就这么重复动作。我偶尔也会看向玛琦那边,结果她将幼兽放在腿上,相当祥和宁静的度过这段时间。
在我捕完自己设定的底限,也就是十五条鱼后,幼兽们已完全进入梦乡。
「玛琦,我已经捕完鱼了。」
「辛苦你啰。都让云一个人忙,真不好意思。」
「不用介意的。有的事也是因为有两个人才办得到。不过在那之前,我们好像有事得先解决呢。请拿出武器。」
玛琦唤醒沉睡的幼兽,持有道具中取出斧头。
我也将外衣套在依然湿润的内衣上,取出弓箭。我屏住气息,静静地将弓对准森林内。
「你们先退下。云,我在前面你可能会有些不安,不过还请你多帮忙啰。」
「靠你啰。要从树上来了。」
我回应玛琦的话,一面放箭牵制从天而降的黑色生物。
细长的脚,宛如荆棘般的体毛,口中喷出黄色粉末。该生物以红色的六颗眼珠瞪着我们看——在看见这只名为香料蜘蛛的怪兽瞬间,幼兽们明显地露出惧怕的神情。
「那我要上啰!嘿——咻!」
「玛琦,别太……勉强自己。」
玛琦超乎意料外的行动令我哑口无言。她将手上的大斧全力投掷出去。
斧头纵向旋转,离心力以及武器本身重量加成下,以要将猎物劈成两半的劲道飞向蜘蛛。但蜘蛛却将身子往右移闪躲攻击,此击虽无法造成致命伤,但也斩下了蜘蛛一边所有的脚。斧头仍不失力道刺进蜘蛛身后的树木。
这时,一身轻便的玛琦冲向蜘蛛正面,空下的双手朝天高举。
「这下就结束啰。」
原先收在所持道具栏里的道具大槌自她手中现形。
玛琦凭着重力与腕力将大槌朝无处可逃的蜘蛛脑门上挥。
呜叽……一声哀号,再看着这过于残暴的战斗方式,令我打从心底觉得这不是款会血肉横飞的游戏真是太好了。
「想不到对手不怎么强呢。」
玛琦如是道,回收投掷出去的大斧并收进装备栏。
「……不不不,那是哪门子的战斗方式啊!?」
「嗯?很普通呀。就是用【投掷】天赋将武器丢出去而已嘛。」
她这话说得轻松写意。我知道ATK与DEX这两种数值会对远距离攻击产生影响,而投掷可视武器增加造成的伤害量,但同时也会让玩家难以控制准度。生产职玩家的DEX数值高到可以弥补这项缺点,再加上容易取得精美优良的武器——
可说是顶尖武器工匠才办得到的战斗方式。
「投掷武器一般来说是飞刀才对吧?」
「我讨厌一发一发慢慢丢嘛。而且我本来就打算将这当投掷武器啰。」
一般投掷斧应该都更小把才对,但刚刚那把大到玛琦需要用两手拿耶。
「是说那头怪物真不来劲。云,姊姊我觉得有点可惜呢。」
「那说不定是专门设计给新手玩家的怪物呢。话说,刚刚蜘蛛在的地方有宝箱呢。」
「真的耶。我们赶快打开来看看吧。」
我抱着依然畏惧的三头小动物,从旁一窥玛琦打开的宝箱。
「这个特殊道具就让云拿去用吧。」
「我看看……【魔法调味料组】?」
『怎么使用都不会减少的调味料。仅食用调味料并不会回复满腹度。』说明是这么写的。
这大概是为了防止玩家光靠吃砂糖或盐来回复满腹度吧。意思就是必须将调味料用在料理上,是个能无限使用盐、胡椒、砂糖、咖哩粉等四种调味料的方便道具。那只蜘蛛口中喷出来的难道是咖哩粉吗?
不愧是香料蜘蛛,还掉了可用在料理上的特殊道具。
「说不定有其他特殊怪物,会掉落能用在营地帐篷的道具或是烤肉道具组呢。」
「有可能哟。如果玩家等级低,或是他们天赋构成不适合拿来野外求生的话,有这种辅助道具也很正常呢。」
玛琦对我的自言自语回以冷静的分析。算了,有东西拿我就收下啰。
「那趁天色还没暗下来前,我们回去吧。」
「好呀。毕竟到了晚上才行动会很危险呢。」
我就这么抱着三头毛球幼兽回到营地。
●
归途上玛琦传了张荧幕截图给我。上头是我以女儿之身开心地抱着毛球幼兽的样子。我脸颊羞红地好似快喷火,玛琦则是一脸窃笑,像个恶作剧成功的孩子。
「玛、玛琦!?这是什么时候截的!」
「什么时候呢?云还挺没有戒心的嘛。嘻嘻嘻。」
「玛琦,刚刚那张截图你千万不能给别人看喔!」
「我知道啦。想不到云还有可爱的一面呢。」
「我才没有……算了。」
我叮咛玛琦绝不能将方才那张截图给其他人看。我总觉得好丢人呐。一旦被塔克那些人知道,他们绝对会损死我。
「呼,话说终于抵达我们的营地了。」
「是呀。才一会不见而已就变了这么多……如果我没记错,这里本来只是片平地而已……」
眼前有着一间气派的小木屋。屋子虽小,但拿来就寝休憩已十分足够。
「玛琦琦、云云,你们回来啦。我很努力哟!你看,很棒的木屋耶!」
「哇……这棒到让人忍不住怀疑野营为何物了。都可以说是别墅了。」
「别那么称赞我嘛。内部装潢也都相当完善喔。」
从门边现身的库洛德一改毫无表情的脸庞,脸上挂着浅浅的微笑。他这么看上去果然是名型男。可恶,跟长得像女孩的我相比较下,这令我心中伤口裂开。
「好好看个仔细吧!利利打造的上下双层床铺!以及我为了匹配床具、毫无保留所制作出的寝具!幼兽们各自的小窝也一应俱全!如何!」
情绪有些高涨的库洛德让我有些傻眼。至于玛琦呢,她只是把声音拉长说了声:好厉害喔。
有了蓬松的棉被与毯子,这下的确能过个舒适的夜晚。为了充分利用这小木屋的空间,所以打造了上下铺的床组,甚至还附有帘子。有顾虑到男女之别呢,但我是男的!
木箱里头还铺有坐垫,三头幼兽的小窝都有了。
这就是顶尖木工师傅及裁缝师的实力……在这野外求生的生活中有他们当同伴真让人安心。不过,我不禁想说这算是杀鸡用牛刀了。
「这边有桌子还有木制餐具,这对云煮菜的时候应该帮得上忙。」
「喔喔,这桌子好大一张!而且餐具都好精美。」
由于木屋过于气派让我忽略了其他地方,但有了餐具后更激起我大展厨艺的意愿。
「呵呵呵,我们准备了可安全又舒服度过今晚的小窝。接下来换你们了!」
「好好好,收获在这。」
我从所持道具栏中取出并摆放可食用的植物以及水果、保有鲜度的鱼,最后拿出魔法调味料组给大家看。
「这些粮食应该够吃到明天早上了。如果不够的话,晚上我再去打猎。」
「这收获量比我想像中丰富,但你最好还是别晚上去打猎,夜晚的森林视线不佳,很危险。」
库洛德言之有理,不过我有【鹰之眼】的夜视能力,再搭配【发现】的话索敌轻而易举。趁被偷袭前解决对手或逃之夭夭就是我的战术。
即便遇上难缠的怪物,只要靠着敏捷附魔以及向对方施加诅咒,生存机率也应该很高。这样还无法成功逃离的话,那也只能自叹运气不佳,放弃受死了。
「晚上是我活跃的舞台。再加上我本来就是独行玩家,别担心。趁天暗下来前先点营火来照明一下吧。」
对我来说黑暗不成问题,但是对玛琦她们三人就不见得如此了。在没有光系魔法或灯笼等光源的状态下,这么迎接夜晚来临叫人相当不安。我自所持道具栏里取出在河床底捡拾的石块排成圆形,在圆形中放入利利使用过的木材和掉落的树枝准备升起营火。
就在我准备开始料理时,我才想起自己忘了什么。
「接下来……将锅子架在火源上……啊……」
我忘了件非常重要的事。没有提水。这样就不能煮汤了,连稀释浓缩药水用的蒸馏水也无法生产。
「唉呀——我太粗心了。」
「云,怎么啦?」
「呜——」
玛琦与她怀中的小狗担心地望着我。
「没有啦,我忘了提水。我现在就去打水。」
「等一下,现在天色暗了很危险。只要我们其中一人学个【水属性才能】就没事了。」
「可是,才第一天而已就为了应急去学那种天赋好像也不太好。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
就在我反驳玛琦的提议时,小狗呜——呜——地发出低鸣。它随后吼上一声,锅子里就传来喀啦一声响。
「咦?是冰块?」
「汪!」
小狗每吼一声,就有约五公分大小的冰块自空中掉落。我静静地看着冰块逐渐填满锅子。
「……这难道是你的魔法吗?」
「汪!」
「喔喔!里克尔,好厉害喔!」
玛琦这么夸奖自己怀里的小狗,它高兴得快把尾巴摇断了。
「你把它取名叫里克尔啊?」
「啊,话说它是云驯服的吗?我是不是不该替它取名字?」
「可以呀。反正取名字不是我擅长的。」
我看着三头小动物分别与顶尖生产职玩家玩耍的样子。
幼犬兽跟着玛琦,幼猫兽跟着库洛德,雏鸟幼兽跟着利利。
小动物们各自对三名玩家感到兴趣,酝酿出一种互相承认彼此存在的气氛。意思是它们离开我后各自找到了对象。
「没关系。如果它们能幸福,我愿意为了它们的幸福而……」
「啊啊!云,快回到现实世界来呀!」
我就这么闹别扭地开始准备晚餐。我将装满冰块的锅子加热让冰块溶化成水,料理过程相当顺利。
「喂——晚餐煮好啰。」
我一出声,其他三人及三头动物迅速集合上前来。虽然只隔了半天,但他们说不定早厌倦了味道淡薄的NPC制食物,正渴求着能大快朵颐的一餐。
「今天的晚餐是烤鱼、鱼浆丸汤、香草蒸河鱼、还有川烫野草。很抱歉,虽然今天都是鱼类,不过这是第一天的晚餐,明天我打算去调查更多区域。」
「不,这就够了。全都是鱼的话,袜子反而很高兴。」
「袜子?」
库洛德指向在餐桌上静静等待开动那一瞬间的小猫。
「你看,它体毛是黑色,但只有脚是白的。看起来就像穿了袜子,所以叫袜子。」
「根本就是看外表取的。是说你喜欢这名字吗?」
袜子开心地喵~了一声。它爬上库洛德肩头蹭着他的脸颊,让我好生羡慕——嗯不对,看来袜子相当喜欢库洛德。
「小狗叫里克尔,小猫是袜子。那利利你有替小鸟取名字吗?」
「嗯——还没呢。我马上取一个,就叫涅希亚斯吧。昵称就是希亚!」
涅希亚斯听见利利这么说后,便望着他欢欣跳动。
「呜哇……吓到我了!?涅希亚斯,准备吃饭啰。」
「哔——哔——」
嗯。看来他们好像产生了什么重要的羁绊呢。咦?怪了。曾几何时,这几头幼兽都离开我身边了。
「……呜呜,蓬松毛球们……」
「你这是……」
「啊——云你怎么了!?别那么沮丧嘛。」
我还以为那三头小动物会喜欢我呢,但一切都是幻想。幼兽们全都各自找到适合自己的伙伴。在其他三人与他们各自的伙伴用餐时,我忍下了孤单寂寞、下定决心发誓:我一定要找到属于自己的伙伴。
●
「我吃饱了。呼~云,你煮的东西真好吃。」
「没什么啦。」
我也刚吃完饭,正喝着由里克尔变出的冰块所溶化的水,顺一下肠胃。
在我们用餐时,周遭天色已完全变得昏暗,如今这时间点外出的话会有些危险。另外,其他离开安全区域的队伍成员都尚未回来,现阶段这块安全区域由我们独占,附近相当寂静。
「真的很好吃。说不定这餐比我在现实世界里吃的还棒。不仅很有味道,吃再多也不会发胖,全是好事。」
库洛德用完餐后,也一脸祥和地抚着自己的伙伴对我的料理做出评价。
受库洛德宠爱的袜子也幸福地缩起身子摇尾巴。
旁边的利利也身子前后摇晃看似打起瞌睡。真担心被他握在手里的涅希亚斯会不会被压扁。
「利利,你还好吧?想睡的话就先去睡吧?」
「嗯,我要去睡了。总觉得好累呢。」
我望着利利起身,踩着不稳的步伐朝木屋走去。不仅他手中的涅希亚斯,连里克尔与袜子也都一脸倦容地跟在利利后方。
应该是盖这木屋意外地消耗体力吧。今天功劳最大的人或许就是利利了。
「毕竟利利很努力呢。」
「是啊。应该是在这种环境下还那么勤奋工作造成的反弹吧。是说晚上也无法去附近探索,你们也要睡了吗?」
「反正很闲,我要来整理一下道具,大概会深夜后才睡。」
「我也用今天采到的药草来生产药水吧。」
里克尔变出的冰块我都放大了大容器内,这样一来就拥有制作药水需要的水源了。最少也得将手上的浓缩药水稀释好,以便准备明天该使用的量。
「是吗?那我和利利就先睡了,半夜再叫我们起来。这边是安全区域,应该是不会需要战斗。但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得有人不睡帮忙看守。」
「好的。那我要睡的时候再叫你啰。」
语毕后,库洛德的身影也消失于木屋中。
「嗯——那我们开始进行晚上的活动吧。」
「好耶。」
「是说……提到野营的夜晚,姊妹淘聊天可是必备行程呢。」
「不不,就跟你说过我是男的了。」
我一边向笑容满面的玛琦吐槽,一边执行作业。
毒草系药草与可回复异常状态的药草中,有的可以透过【炼金】天赋换成种子,这我一定要带回去。我新获得的药草是以下这几种:觉醒草、镇静草以及净化草。
除此之外,我还另外发现了有毒药草:如会引发睡眠状态的催眠草、引发混乱状态的错乱草、引发诅咒效果的诅咒草。
我与至今制作对付异常状态的回复药时相同,将现有药草与新获得的药草混合后生产药水。
生产而成的有解眠、解乱、解咒等可回复成正常状态的药水。我姑且也从毒草中成功制出了回复药水,不过数量较少。
再加上我从浓缩药水稀释过后的药水,就在我准备好可以应付明天活动所需之数量时,玛琦正在把她带来的大型武器熔解并转铸为锭块。
「云,我问你哟。」
「什么事?」
金属敲打声不停响起,想不到这并不会让我觉得不快。以固定节奏响起的声响,让我联想到节拍器,眼皮也自然地变得沉重。我耐着这引人人梦乡的声响与玛琦交谈。
「云你想不想要近战武器?」
「怎么突然这么问?」
「因为我想说云有【料理】天赋,拿菜刀当武器应该很有趣。」
「这世上哪里有拿菜刀战斗的弓箭手呀?」
战斗厨师——双手拿着菜刀追捕猎物这样吗?还真是超现实。
「是说,我能使用近战武器吗?」
「【锻造】的话跟取得天赋无关,只要是自己生产的武器,全都能造成有效打击。」
「真的假的?那样不算作弊吗?」
「根本不算。只不过武器能确实造成伤害而已,不会有伤害加成或武技辅助等好处。就是因为这样,我才采取凭武器强度来决定杀伤力的投掷战术啰。」
喔——意外听到了有趣的资讯。不过……拿菜刀当武器是吗?但料理道具组里面那把烂菜刀,无论怎么看效果一定比飞刀来得差。
「如果【料理】和锻造一样,平时使用的道具都能造成攻击损伤的话,当作近战武器也不吃亏呢。」
「等我的武器做好后再做你的啰。呵呵,姊姊会帮你打造一把最棒的菜刀哟。」
玛琦如是说,收起镕铸好的锭块后又拿出一把新的重量级武器。
我听着玛琦敲打金属的声响,一面继续制作药水类道具。
我在白天时采了许多种类的药草,接下来只要将素材与食材进行简单加工就行。
「呜——嗯!好累喔!不过总算把全部的武器都镕化成锭块了!」
「辛苦了。我也将明天会用上的消耗品全都准备好了。」
玛琦也累得伸懒腰并绕绕肩头。
「接下来我就来做云的菜刀啰。」
「不过这样真的好吗?我不用付钱吗?」
该支付多少款项、何时支付等等,这令缺钱的我相当在意。但玛琦只是毫不在意地挥挥手。
「啊——不用付钱给我啦。我想不用一周的时间你就会懂了。像这种野营生活,钱是没什么意义的。」
「……也是。或许你说的对。」
活动参加条件中,并未限制玩家的金钱携带数量。我想有的玩家身上应该也有带钱,但是在这里并无法向NPC购买物品,或是稳定地从生产职玩家那补给资源。
而这时就会引发药水等道具的无止尽通货膨胀。
「……现在我多少觉得,我所生产的药水类道具其实好像非常贵重?」
「你真后知后觉。可携带的道具格数仅有一百个,如果带的消耗品少,要跟高等或是同等级的头目对战的话就心不安啰。顺带一提,玩家也得顾虑到这七天内完全无法修理武器或防具的可能性啰。」
玛琦语气听起来轻松写意。说不定在活动中,生产职玩家才是最重要的存在也说不定。一想到这点我就觉得,这场活动根本设计来刁难人的吧?今天一天在外走跳所采集到的东西,有很多道具都令人感到有股恶意存在。像是毒草或毒果实之类的。
「会替云你打造菜刀,其实比较像是我付给你的报酬喔。其中有着『谢谢你煮的菜,以后还请多多指教』的意义在,也有让菜刀当你的护身符之类的意涵。」
「是这么一回事呀。谢谢你。」
我乖乖地收下谢礼,将干燥药草与苹果皮丢人沸腾的锅子里,让它再沸腾一次。接着与制作药水时相同,滤过内容物后将液体注入玛琦与我的杯内。
「请用。」
「嗯?这药水好香哟。」
「这是花果茶,是我用今天采到的药草还有苹果煮的。姑且算【料理】吧,就拿来代替饮料啰。」
「哇——云真是万能呢。邀云组队果然是正确的。」
「别说我万能了。万能在负面意思上会变成样样通、样样松呢。」
我自嘲道,并喝下自己杯中的花果茶。
玛琦双手拿着木杯静静地喝茶。
「这茶真有疗愈效果。热热的让人暖呼呼。而且味道好清爽。这就是离开都市喧嚣置身宁静所换来的幸福时刻吧。」
「的确挺宁静的。明明是在游戏里,这夜空也很漂亮呢。」
「因为这边很辽阔,所以星光才看得清楚啰。」
我静静听着营火中柴火燃烧的声响,抬头仰望星空。我同意玛琦的说法。
「嗯——谢谢你泡的茶。我应该还能撑一会。」
「是吗?那我先去睡了。在那之前,我先把做好的药水给你。」
我将各种类药水约四分之三的量交给玛琦。我个人使用的量并不需要那么多。对远距离职业来说,药水等道具仅是一种保险手段。
「谢谢你。那,晚安啰。」
「好的。晚安。」
语毕后我走进木屋里。
看着睡在房里小箱子里的幼兽们,它们的睡相令我会心一笑。
「……晚安。」
我悄声说道,接着钻进双层床下段床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