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BD特典
  5. BD1 SPA iLLUSiON
  6. 繁体版

BD1 SPA iLLUSiON
2017-06-23 04:37:23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翻译: sinzitai
“呼~早上的温泉泡起来也很舒服呢,英梨梨”
“…呜呜”
秋意正浓的高原的早上,已经贴上了一层能让能让肌肤感到寒冷的空气。
“虽然造成了一点预算紧张,但是能来真好呢,霞丘前辈”
“…呜噗”
但是现在,她们所在的地方却漂浮着能让冷空气变得暖烘烘的雾气。
“泡完温泉吃完早餐后就要出发了啊…总感觉,还不想回去呢,冰堂同学”
“…啊疼疼疼疼疼~”
“…我说大家,能听到我说话吧?我的存在感没那么薄弱吧?”
那是在,某个温泉旅馆的,早上六点的露天浴池。
这个,养身和奢侈感满满的时间和地点,现在却仅属于四位女性。
“别太大声说话呀惠…脑子里都在响了”
金发双马尾再装备上强调绝对领域的过膝袜(但现在入浴中所以没穿)的青梅竹马伪装系大小姐,泽村-斯宾塞-英梨梨。
“才吃了那么点威士忌酒心巧克力就这样了,真不像话呢泽村同学”
黑长发装备上强调美腿的黑色长筒袜(但在入浴中所以也没穿)的前辈系毒舌优等生,霞丘诗羽。
“你不也铁青着脸么,不是吐槽别人的时候吧…”
有点喜欢上了短袜,平常不太会穿过膝袜和长筒袜(但现在入浴中所以理所当然也没穿)的表亲系无防备喜欢肌肤接触的艺术家,冰堂美智留。
“喝多了…不对,应该是吃太多了,大家。”
然后,现在是马尾辫,能熟练穿着各种时尚服装,难以一句话描述其特征(当然现在也什么都没穿)的姑且算是同级生系的超平凡普通少女,加藤惠。
要问这四人为什么要在温泉旅馆的露天浴池里显露肌肤的话,是因为这篇迷你小说收录在TV动画‘路人女主的养成法’蓝光和DVD第一卷的小册子中,作为‘请看完动画第0话再读’的一句话说明(和普通的说明字数差不多)(注:这个长句实在看不懂)。
“就算你那么说,还不是因为霞丘诗羽一挑衅就不自觉…”
几乎完全失去昨晚记忆的英梨梨,却隐约记得某人“分解酒精的机能集中在胸部所以泽村同学就不要勉强了”的胡诌理论。
“话说回来,把酒心巧克力带来的不就是泽村同学么?”
几乎完全失去昨晚记忆的诗羽,却仅仅记得英梨梨带来的两个旅行包中其中一个全是零食,以及从中看出她对于合宿非同寻常的干劲而不禁感到头大的事。
“虽说如此但是很好吃呢~我虽然第一次吃,但吃完一粒就感觉‘要飞了’”
“冰堂同学别说一粒了你吃空了一盒吧…”
然后,应该好好保留着昨晚记忆的惠,到底多少次帮美智留重新穿好脱出的浴衣,却已经记不清了。
“然后惠啊,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学姐)不知怎么的,回过神来就已经睡成一堆了”
“(美智留)对对!醒过来感觉好冷~”
“诶~大家真的都记不清了啊…(小声地)太好了呢,对安芸同学来说”
“(英梨梨)我感觉,好像看到了非常重要的‘东西’…”
“(学姐)我这边,好像不仅是看到了而且还摸到了…”
“(美智留)我隐约记得我好像强调过‘那种东西很久以前就看过了~’”
“我说大家,真的记不清了吗?不是在演戏吧?”
另外,关于昨天深夜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以“请看完动画第0话再读”一句话打住(略)
“那个…比起那种事,难得今天只有女生聚在一起,多说点更像‘女生谈话’的事吧”
总之先把话题偏移…不对,看准大家酒气散去…也不对,应该说是恢复精神的机会,惠打算进一步把气氛炒热。
但是…
“我没跟朋友做过普通的对话”
“我就没什么朋友”
“这样真的好吗?谈论那种偏差值低下的女子高中生说出的下流又没救而且毫无遮拦的话题真的好吗?”
“诶,诶~”
但是看起来,这里可不存在惠印象中的普通女生。
“说到底惠,怎么会突然提出这种勉强的话题?”
“因,因为你看,‘这个系列描写女主们隐含的魅力或可爱之处’…在企划概要里也这么写着”
“那是什么的企划概要啊?”
“那,那是怎么说呢… aniplex的…不,是我们制作的galgame的,吧?”
“为什么是疑问句?”
说是这么说,就算作为有魅力又可爱的女主的任性,也请不要太过在意那种细节了。
“嘛,看起来要我们谈普通女生的话题是不太可能了…那么,要不要来场类似‘二次元的女生会’吧”
“类似二次元的…?那个,霞丘前辈,那是怎样的…”
“就是,要说动画或者galgame的温泉场景,就是‘那个’吧?”
“那个…吗?”
说着,诗羽露出可疑的笑容,把双手抬出水面,明显张张合合地开始评价三个女生。
“干,干什么…?”
然后,那如蛇一般的视线,准确锁定了有着特别白皙皮肤的金发少女。
“泽村同学…”
“等,等等,霞丘诗羽…你的目光太糟糕了吧,什么呀你怎么了呀,昨晚的酒还没醒么?”
温泉的表面稍稍浮起气泡的同时,诗羽的身体开始缓缓前进。
然后不知不觉间把和英梨梨之间的距离,缩短到了几十厘米,并露出更加妖艳的笑容…
然后,马上取回了平静。
“…不行呀,虽然说起动画或者galgame的温泉场景,就是女生间互相揉着胸部说着‘哇,英梨梨酱的胸部好柔软~’之类的呀呀唔呼呼的对话,但就算揉了这个平板又像钢铁一样的胸部也…”
“就算要贬低别人的胸部也不用加那么长的前缀吧~~~!”
作为对比另一边却显得非常激动…
“再,再说了要是对我的胸部不满的话,你去揉冰堂同学或者惠的不就好了!”
“但是冰堂同学的话肯定会遭到反击自己也会被她揉,加藤的话就算对她做了那种事也只会回一句‘啊,快点结束吧’就结束了”
“那个,不好意思霞丘前辈。就算再怎么说我也不会是那种反应吧”
“但是加藤同学,并非类似二次元的温泉场景的普通女生谈话什么的,对于我们这种交流障碍群体会不会难度太高了?”
“等等!我可是有着能好好伪装的交流能力的!”
“要说我可是和朋友组着乐队的,真正的交流障碍者只有前辈一人吧?”
“……我并不是不能和别人交流,只不过周围无聊的人实在太多而没那个必要而已,要说也是作为给与创作之神的才能的代价或者说天才的孤独之类的…”
“啊~好了好了对不起霞丘前辈,是我错了我道歉所以请别生气了”
“然后,那个,现实中的女生对话是怎么样的惠?”
“那是你看,那个…时尚呀,购物之类的”
“话题怎样都好了,总之就是绝不扭曲自己的本意,被对方否定的话就激动得否定她的人格,再拉拢其他朋友一起阴险地欺负她,这样的话就像女生谈话了吧”
“…我刚刚道歉了吧霞丘前辈?”
“我,我们乐队的话,果然还是有关男生的话题谈得比较多呢~”
“男,男生?”
听到美智留终于找到机会说出口的固定话题(有关恋爱的),英梨梨突然像被开水浇了一样,变得全身通红。
“对对,虽说基本上是唯一有男朋友的绘智佳在炫耀就是了,也真亏她每次都能开心地说那种事呢…嘛,不过大家也都半带着嫉妒不断吐槽,谈得很热烈就是了~”
“男生…呢”
“但是要说我们之间有共同话题的男生…”
稍微预感到那两人热烈讨论的之后发展的诗羽和惠,那好像在缅怀朝阳的天空的表情一模一样…
“啊,对了,说起来,安芸同学好像上周末终于入手了‘琥珀色协奏曲FD’,据说是comiket时发售的数量极少的连彻夜排队都难以买到的超稀有物品”
“惠…”
“加藤同学…”
“那算是有关男生的话题吗,加藤酱…”
“啊,那个,对不起,因为最近社团活动变成了生活的主要内容,连我都忘了普通的谈话是怎么样的了…”
“但是,惠且不说,果然要我们谈论有关男生的话题还是太过勉强了吧…”
“确实…能作为共同话题的男生只有一个”
“而且,他还是完全的二次元宅男呀~”
刚刚诗羽和惠的脑中同时浮现出的戴着眼镜的男生的脸,现在烦人地同时出现在四个人的脑中。
“…话说,惠你觉得谈论他的事真的能把话题炒热吗?怎样才能?”
“那,那~个…就是你看,是吧?”
“说到底,那家伙(伦理君)只对二次元,而且是全年龄的内容感兴趣哦?”
“对不起霞丘前辈,那个全年龄什么的是重点么?”
“而且乒乓球也好摔跤也好什么都赢不了我~”
“能不能稍微远离一下体力决胜负?冰堂同学”
(英梨梨)“但是果然,谈论那种随心所欲毫不体贴,完全不懂别人的感情,从不好的角度来说的典型宅男的事怎么可能热烈得起来”
(学姐)“是呀,那种无视作家的感情和意图,只把提供给他的东西像猪吃食一样自己消化然后完结掉的消费豚,根本没有谈论的价值”
(美智留)“对对,只图自己方便把事情推给我自顾自地往前冲,我明明没那个意思他却强行把我卷入的任性家伙我才不想理呢”
“大家都在说呢都在尽情地说呢”
“只是稍微吵个架就耿耿于怀八年”
“明明是软脚虾却还要死撑着”
“小时候明明还有内心强韧的地方,结果却被养育得很软弱了呢~”
“啊,啊哈哈…”
“而且,还不认同别人的努力…为什么我不能成为他心中第一位的插画师呀”
“成为了又怎样,就算是他心目中第一位的作家也没什么好处,反正他爱的只是作品而已。”
“对对,嘴上虽然非常热情的索求~,结果对象却是对音乐而不是我~。那种惹人误会的说法真让人火大~”
“…等等,那个‘热情的索求’是怎么回事?”
“…请务必详细说明那时候说服你的话语,冰堂同学”
然后,在这露天浴池里,终于开始溢出了一点女生们有点下流的对话。
“什…!?”
“我,我想要…你,想要…?”
“对吧~?被说了那种话肯定会以为是被盯上身体了吧?”
“等等,等等,别说那么直接的话呀冰堂美智留!”
“对你这么说了?真的对你这么说了?冰堂同学”
“喂,喂~那个,两位…?”
不过,只说有点恐怕有点语病…
“不过呀…结果说的是我的曲子的事…”
“我,想…想要你…想要想要想要…”
“伦理君脱离了伦理…升华为绝伦君…?”
“那,那个,虽说现在没有其他人在,但这好歹也是公共场所”
“为什么,为什么不是对我为什么是对你呀冰堂美智留!”
“果然因为是表亲吗?稍微嬉戏胡闹着的时候不知不觉变成奇怪的气氛就顺势说出‘那个,说起来今天阿姨他们会晚归吧?’之类的话然后双方互使眼色…”
“呀,呀~果然如此吗?说不定小伦也稍微代入了一点真心了吗?啊,啊哈,啊哈哈哈哈~”
“……唯独那个软脚虾伦也是不可能的”
“……误解也要有点限度吧你这轻浮女”
“是你们引导我误解的吧!?”
这并不是aniplex想要的…不,应该是惠追求的“女主们的隐含魅力或者可爱之处”,却正是美智留口中的“偏差值低下的女子高中生说出的下流又没救而且毫无遮拦的话题”
“啊~真是的,没完没了了!那时候的事,等会儿我们直接去问小伦不就好了”
“正有此意,冰堂美智留!”
“你的那种,因为是表亲就什么都可以做的俯视我们的视线,我会把它连根折断”
“几个小时前你们就做过同样的事了吧…?然后大家要站起来的话至少用浴巾遮一下前面吧…”
全身完全染红的三人,站在浴池中让水只浸到膝盖附近激烈地对视着。
“没事的惠…这次我们没喝酒”
“不是没事吧泡晕了吧做不出正常的判断了吧英梨梨”
“这次一定,要把那时候看见还摸到的东西好好地留在记忆里…”
“绝对记得的吧,你已经深深留在记忆里了吧霞丘前辈”
“好~了,从早上开始就大家一起粘粘糊糊吧!”
“算我求你了别再说多余的话挑拨那两人了好吗冰堂同学…”
谁都不知道,让全身飘起的雾气的,是因为浴池的热度呢还是别的什么理由呢,一定,大概。
“再,再说,夜里两次把人叫醒,也实在对安芸同学不太好吧…”
“是,是吗…说得也是呢…”
“但是,天也亮了,他已经起了的可能性也是有的吧?”
“那恐怕不可能吧…因为,安芸同学回房的时候已经5点多了哦”
为了让那高涨的热情冷静下来,惠开始顽强地劝说三人。
但是…
“为什么你会知道小伦回房的时间呢?加藤酱”
“诶?”
想让事情尽量和平地解决,却犯下了致命的错误。
“说起来,我好像隐约记得,你回房的时间,是早上5点左右吧?”
“诶?诶?”
“惠,惠…?这是怎么回事…?”
“诶?诶?诶?”
“嗯?这算什么?这是怎么回事呢~?”
“说起来四天王里面经常有呢…平常总是一副安稳的为大家调解的样子,实际上却在背地里做着肮脏的叛徒工作的家伙…”
“怎么这样,惠…我还当你是好朋友来着!?”
“不不不没有啦。大家想象的事情完全,一丁点都没有啦…”
“不会让你逃走的加藤酱…”
“冰,冰堂同学…”
四天王第一的武斗派,美智留迅速绕到惠的正面。
“放弃吧加藤同学…你已经无处可逃了”
“霞,霞丘前辈…”
四天王第一的智略派诗羽,巧妙地绕到了惠的背后。
事已至此,背叛的事已经暴露…不,是被误解的惠已经无计可施了…
“好了,轮到作为好友的你来做个了断了,上吧!四天王最弱!泽村-斯宾塞-英梨梨!”
“惠~~~~!!!!”
“等等英梨梨,刚刚你被若无其事地黑了…呀啊啊啊啊~”
然后终于,读者们期待的呀呀唔呼呼乱斗场景开始了(页数关系详细描写请恕我割爱)。
“呜呜呜…”
然后几分钟后。
池中飘起叛徒的末路。
“大,大家…再怎么说也做得太过分了吧?呜呜呜…”
“呀~,但是呀,今天角色好好地树立起来了呢~加藤酱”
出游地的确定,旅馆的联络,日程的调整…
冷静地辅助着马上就开始谈梦想的伦也,协调着男生难以想象的女生的情况,现在也像这样作为大家的缓冲材料…嘛,虽说稍稍偏向了引起风波的方向。
“因为,很开心不是吗”
“惠…”
就算如此,肯定很劳累的她却没有打出哈欠,而是回应出仍然平淡,却安详的笑容。
“就好像一直在准备学园祭一样,很有趣不是吗”
“嘛,估计随着完成的临近,会进入比现在更可怕的地狱就是了。”
“但是,如果跨越那个地狱的话,一定会非常开心对吧”
“加藤酱…”
“所以英梨梨也是,霞丘前辈也是,当然冰堂同学也一样,作为创作者,会一直持续下去的吧?”
看着惠那样的笑容,大家都想到。
那个安详又毫无迷惘的表情,就像如今已经快要成为废词的,名为贤妻良母的濒危物种…
至于是谁的,如果问出的话恐怕又会引起风波所以谁都没有开口。
“所以还有两个月…一起加油吧?大家…”
“是呢,通过这次合宿视觉印象都成型了…回程的电车上就开始画草图吧”
“最终决战的剧本,也在脑中成型了…回到东京的时候应该就已经构思好了”
“啊,那我也在新干线上作片尾曲吧!”
“喂,你可没带吉他来吧”
“啊~可恶,等不及了呀!那在回程的电车上为了不忘掉我就一直用嘴哼着旋律吧~”
“绝对不要那么做”
“要做的话你一个人坐其他座位吧”
“诶~好过分!”
“啊哈哈…”
好像感染了惠的那种感情…
现在,四个人都露出了相同的表情。
早晨的阳光照进了露天浴池。
沐浴着那耀眼的阳光,她们最后,静静地起誓。
“来做吧,我们一起做出…最强的游戏”
“嘛,有我的剧本就没问题了”
“用我作的曲子,让大家感动流泪”
她的侧脸让惠觉得无谓,强大,又靠得住。
“唔嗯,这样的话就没问题了,我们的社团是不会中途解散的吧”
“……”
“……”
“……”
“诶,稍微等等,那段沉默是怎么回事?不会解散吧?大家会一直在一起吧?”(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