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正经的魔术讲师与禁忌教典
  4. 第一卷
  5. 终章 无业游民的我成为魔术讲师的原因
  6. 繁体版

终章 无业游民的我成为魔术讲师的原因
2017-06-22 18:51:22

		

阿尔扎诺帝国魔术学院自爆恐怖攻击未遂事件。
这起多亏一名约聘讲师的杰出表现,才避免可怕灾厄发生的事件,考虑到涉案的敌方组织,以及对社会的安宁可能造成影响,最后被秘密处理掉了。关于校内诸多的破坏痕迹,对外也以魔术实验爆炸的说法来做交代。
在帝国宫廷魔导士团总动员进行情报的全盘控制之下,学院内只有极少数的讲师和教授,以及当事人的学生知道这起事件的始末。
当然,不是所有的一切都被埋葬到黑暗之中。
过去做为女王陛下的心腹,在帝国各地暗中活跃的传说的魔术师杀手,以及被视为可能会为世界带来毁灭的恶魔转生、按理说应该老早就被抹杀掉的废弃王女,还有已故讲师的亡灵其实都跟这起事件有关……等,诸如此类的各种道听涂说煞有介事地在坊间流传了开来。不过人类是喜新厌旧的生物,过了一个月后这个话题就被人们所淡忘了。
被卷入事件中的学生鲁米亚•汀谢尔不知何故向学校申请休学,一段时间后才又如常回归校园。如果能早起的话,应该可以看见鲁米亚今天也朝气蓬勃地跟银发少女一起上学的身影吧。
和以前如出一辙,平稳又无聊的日常又重新回到校园。
然后——
(话说,真没想到鲁米亚竟然会是,应该早在三年前病死的那个艾鲁米亚娜王女……)
某个晴朗的午后。
阿尔扎诺帝国魔术学院讲师——不再只是约聘——葛伦一如既往地在学院走廊走动,无意间想起一个月前的事件。
事件过后,葛伦和西丝蒂娜以事件解决功臣的身分,被帝国政府高层秘密召见,并且得知了鲁米亚的真实身分。身为异能者的鲁米亚因为诸多政治因素,遭到帝国王室放逐。为了帝国的未来着想,鲁米亚的真实身分一辈子都不能泄漏出去。葛伦和西丝蒂娜两人成为少数的知情人士之一,被要求帮忙保守鲁米亚的秘密。
(真是的……又丢了麻烦的差事给我……)
话虽如此,没有什么事情因此产生改变。不管是王女还是异能者,鲁米亚还是鲁米亚,西丝蒂娜也是一样,虽然她知道了鲁米亚的真实身分,可是对她的态度仍然跟以前一样。两人的感情依旧非常亲密。
(算了,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
所有事情都一如既往。就在葛伦一派轻松地如此心想的时候——
「还真教人意外啊。」
忽然有人从背后开口向他攀谈。
「本来我还以为你在遭遇这起事件后,这辈子再也不会接触魔术了。」
葛伦懒洋洋地循着那个声音转头望去。
映入他眼帘的,是看似心情不错的瑟莉卡。
「啥?那是什么意思?不然我应该赖在你家继续当米虫吗?」
葛伦一脸厌烦地如此回答。
「哈哈,别开玩笑了,笨蛋。」
虽然口气很严肃,不过看得出瑟莉亚的心情是欣喜和寂寞参半。
「不过,我很好奇你到底是吃错了什么药?我从来没想过你会主动说想成为讲师……毕竟才刚经历过那种事情哪。」
瑟莉卡一边看着葛伦身上那件绣有猫头鹰徽章、代表学院正式讲师身分的长袍——没有照规矩把手穿进袖子,只是邋邋遢遢地披在肩上这点真的很有葛伦的风格——一边询问。
被这么一问,葛伦貌似有些害臊地抓抓脸颊。
「上次那个事件的主谋……叫修伊来着?不知怎么的他让我想到自己的事。随波逐流,把责任推给环境,停止思考……总而言之,我不想再当把自己人生的失败归咎给魔术,然后只会愤世嫉俗的人了。用乐观一点的态度面对生活也没什么不好。」
「……哦?」
「况且……」
葛伦话还没说完。
「啊,老师!」
「……哎,老师!」
两名熟悉的女学生一看到葛伦,便从走廊的另一头跑了过来。
葛伦面露苦笑瞥了她们一眼,双手一摊耸起肩膀。
「……这些家伙将来会做出什么样的创举来,我很有兴趣知道。这样的理由就足以让我继续讲师这份工作了。而且拿来打发时间还挺适合的不是吗?」
闻言,瑟莉卡像守护孩子的母亲般露出了温馨的笑容。
「是吗。那你加油喽?」
「……我尽量啦。」
两人相视而笑。
银发少女——西丝蒂娜这时从旁打岔。
「老师!今天我一定要严正地教训你!」
「干嘛啊,白猫。又要说教吗……每天都这么罗嗦不会腻啊……你的兴趣该不会就是说教吧?难怪白头发会变多。」
「就说我是银发不是白发了!算了啦!不提我的头发了,重点是刚才上的炼金术,那是怎么一回事?你到底在想什么东西啊,老师!」
「咦?你是说利用下级元素配列变换法教你们的『炼成很像黄金可是又不是黄金的东西的方法』吗?我有遗漏什么步骤没告诉你们吗?」
「不是!问题出在后面的地方!」
「啊啊,你的问题在『如何拿以假乱真的黄金骗过笨蛋黑心商人赚钱的方法』吗?那个方法的步骤也没有错啊。以前我在学生时代也常用那个方法赚零用钱……」
「大•错•特•错!我所谓的大错特错不是你想像中的那种对错,总之老师你错得太离谱了!这可是大问题!那种做法根本是犯罪行为了吧!完全触犯魔导法第二十三条乙项!你教学生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
「蠢蛋,哪有什么问题。凭空生出黄金……然后,路上的石头进而真的变成了一枚金币……这不就是『炼金术』的精髓吗?」
「或、或许你说得没错!可是问题不在那里,唉唷!」
这时,金发少女——鲁米亚像在为葛伦找台阶下般说道:
「不要生气了,西丝蒂。葛伦老师一定是为了逗大家开心,才开那种玩笑的啦……对吧?老师。」
「………………咦?啊啊,嗯,对,就是这样。」
「那个不自然的停顿是什么意思?」
「呜呜……鲁米亚果然是善解人意的好孩子……老师好欣慰……!」
葛伦华丽地忽视西丝蒂娜的吐槽,假惺惺地露出感动得热泪盈眶的样子。
「啊对了,鲁米亚。刚才做完炼金术的实验后,你还留下来帮忙收拾器具,真是多谢啦。帮了我大忙呢。」
「嘿嘿嘿,不客气啦。」
葛伦摸摸鲁米亚的头表示夸奖。
鲁米亚似乎也不排斥葛伦的举动,一脸开心的样子。
看到两人互动得如此亲密,西丝蒂娜握紧拳头,气呼呼似地颤抖着肩膀,太阳穴青筋爆现。
「唉~唉,如果白猫也有鲁米亚这么坦率可爱的话就好喽。」
「快别这么说,老师。西丝蒂也有很可爱的地方啊?其实西丝蒂为了答谢老师在这次事件的救命之恩,现在——唔唔!」
「哇啊啊啊!S、STOP!STOP!」
西丝蒂娜不知为何满脸通红,慌慌张张地捂住鲁米亚的嘴巴。
「你干嘛偏偏要在这家伙的面前提起啊!」
「啊哈哈,因为依西丝蒂的个性,如果不推你一把的话,你一定会因为不好意思而把计画束之高阁嘛。难得你都请母亲指导,还练习了那么久……」
鲁米亚吐出一小截舌头,脸上挂着淘气的笑容。
「不、不是的……那个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在练习女孩子的必备技能……那个……呜呜……」
西丝蒂娜的视线在半空中飘忽不定,一边用手指缠绕长发把玩,一边口中念念有词地嘟囔着。只见她的手指上缠了好几条OK绷,不知道是不是割伤了。
「……虽然我不知道现在是在演哪出,不过我对你们两个的看法还是没变。鲁米亚很可爱,你很嚣张。就是这样。」
断线。
听到葛伦那尖酸刻薄又不善解人意的说法,西丝蒂娜终于爆炸了。
「对了,换个话题。家父是魔导省的官员,在菲杰德支部担任魔导监察官,负责管理魔术相关用品的流通。」
「啥?干嘛突然说这个?」
「老师,黄金交易的资料会保留十年左右,你知道吗?」
「……咦?真的吗?」
「我回去要建议家父,针对这城市近十年来符合某特定条件的黄金交易,重新进行地毯式的调查。」
西丝蒂娜露出爽朗的笑容,葛伦则是满头大汗,脸颊肌肉抽搐。
「咦?那个……呃……等等……对不起我错了,请原谅我……」
「哼!」
西丝蒂娜拍掉葛伦作势求饶的手,掉头转身。
「我们走,鲁米亚!」
「等……喂喂喂喂喂!别走啊啊啊啊啊啊——!是我不好!对不起!我不该那么得意忘形的——!」
「吵死人了笨蛋!你还是去蹲个牢房吃臭酸的饭吧!」
「我不要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走廊的一角马上变得吵吵闹闹的。
这般光景,最近慢慢成了这所学校的特殊风情。
「真是的,好吵的一群人哪……年轻真好呢。」
瑟莉卡面露傻眼和苦笑参半的表情,从远方注视着闹哄哄的三人。
「……看来他应该可以独当一面了吧。虽然还挺教人感伤的。」
虽然看到自己的宝贝徒弟在学生面前窝囊地下跪,瑟莉卡还是一脸心满意足地喃喃自语然后望向窗外。
窗外晴空万里——
一如既往地,天空城在赤日的照射下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
————
「各位都有听过『墨尔卡斯的魔法使』这部童话故事吗?」
有个女子彷佛一个人在自言自语般,忽然喃喃说道。
「没错。就是那部以浮在天空的城堡为舞台,讲述正义的魔法使击败魔王,拯救公主的童话故事。凡是这个国家的国民,小时候应该都有听父母讲过这个床边故事代替摇篮曲吧?」
女子「碰」的一声,合上了书本。
书本的标题正是『墨尔卡斯的魔法使』。
「其实,这故事有些还满奇妙的插曲。举例而言——」
女子眼前的墙上高挂着一幅巨大的世界地图。
「邻国雷萨利亚王国。在那个被圣艾里沙雷斯教会统治的国家……『墨尔卡斯的魔法使』是教会指定的禁书,遭到全面没收焚毁。不仅如此,听说作者还被烫上了异端分子的烙印,最后被处以火刑而死的样子。」
女子哀悼似地叹了口气。
「很奇怪对吧……不过就是篇童话故事罢了,有什么理由需要动用国力做到这么绝的地步呢?」
女子慢条斯理地从房里走到阳台。
「另一个奇妙的事情是……这个国家里有许多魔术师为了解开浮在菲杰德上空,同时也是这部童话的故事舞台的城堡之谜,长期以来都努力不懈地进行研究……可是,当中有不少魔术师某天不是无预警地失踪,就是莫名其妙死于非命。当然,不是所有进行研究的魔术师都碰上那样的下场……但数量多到让人觉得不自然了。这样的现象……真的纯属偶然吗?」
天空看似很近。女子的长发随着徐风的吹拂摇曳了起来。
从阳台放眼望去,阿尔扎诺帝国、帝都奥兰多的壮丽市容尽收眼底——
在遥远天际的另一头。
可以看见那座幻影之城,小小地悬挂在菲杰德方向的天空上。
「到底,浮在菲杰德天空上的那座城堡……『墨尔卡斯天空城』的真面目会是什么呢?」
阿尔扎诺帝国王女——阿莉希雅七世,一个人自言自语似地如此喃喃说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