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正经的魔术讲师与禁忌教典
  4. 第一卷
  5. 序章 无业游民的我成为约聘魔术讲师的原因
  6. 繁体版

序章 无业游民的我成为约聘魔术讲师的原因
2017-06-22 18:51:22

		

台版 转自 天使动漫
扫图:村崎幽悠
二扫:村崎幽悠
录入:村崎幽悠
校对:暗灭
二校:村崎幽悠
那是发生在某个早上的事。
「我常常在想啊,要是工作就输了。」
露出一脸彷佛经过长年修行后突然悟道的圣者般的表情,男子——葛伦如此说道。他懒洋洋地用手托着脸颊,向隔着桌子坐在正对面的妙龄女郎投以温暖的视线。
「幸亏有你我才能活着。有你在真的太好了。」
在葛伦的注视下,女子以高贵优雅的动作让交叠的双脚互换上下位置后,一边端起茶杯一边回答:
「呼,是吗。你还是快点去死一死吧,米虫。」
女子若无其事地口出秽言,痩长的脸庞上绽放着清纯的笑容。
「啊哈哈!瑟莉卡好无情喔……啊,我还要再来一份。」
葛伦装疯卖傻地哈哈大笑后,把喝得干干净净的汤盘递到了眼前女子———瑟莉卡的鼻头前。
「你的脸皮还真不是普通的厚呢。」
瑟莉卡的表情彷佛在向往着什么东西般,依然面带微笑。
「一般来说,好吃懒作的食客都知道态度要谦虚一点才是。」
「啊~今天的饭吃起来好像有点太咸了喔?我比较喜欢口味清淡一点的。」
「居然还有脸敢挑三拣四,太教人佩服了。」
瑟莉卡一脸笑咪咪地笑了好一会儿——
「《好吧•无论如何•给我炸了》。」
忽然,她用卢恩语咏唱了三段奇妙的咒文。
刹那,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起,红色火焰的冲击淹没了视线。瑟莉卡的咒文所引爆的魔术暴风,毫不留情地将葛伦吹跑。充斥着高价日常用品的豪华餐厅也在余波的肆虐下,眨眼间变成满目疮痍的半毁状态。
「混、混蛋!你想杀了我啊!」
浑身焦黑的葛伦倒在地板上咳嗽不止,没好气地大声嚷嚷。
「杀了你?有没有搞错,清理垃圾的行为叫做扫除好吗,葛伦。」
「你不要装出一副温柔母亲在对小孩谆谆教诲的模样,结果讲话却那么狠毒!好歹把我当人看吧!」
见葛伦满嘴歪理,瑟莉卡垮下肩膀唉声叹气。
和宛若人生失败组的葛伦恰恰相反,瑟莉卡是名清新脱俗的美女。
她的外表看起来约莫二十岁上下。一头华丽的金发宛若夕阳照射下的麦穗,纯红的眼阵令人联想到鲜血。她拥有一张近看彷佛会吸人魂魄的姣好容貌,身上若有似无地散发出一股狐媚的娇艳气息,让人感受到了魔性。苗条修长的四肢性感动人,身材就像美术模特儿一样,洋溢着浓浓的女人味,秾纤合度、比例完美。裹在她身上的黑色洋装式长袍,看上去固然有贞懿贤淑的气质,但低胸的造型和腰带所衬托出的身材曲线更是抢眼,显得依旧艳丽。
尽管那身装扮大胆又妖艳,可是她拥有能驾驭它的压倒性器量和实力——瑟莉卡就是这种带有不同于凡俗气质的女生。不过她个人酝酿出的风格一如既高贵又高傲的贵族,进而言之的话,她与葛伦两人所居住的这幢面积大如一座山的贵族豪宅,持有人也是瑟莉卡,葛伦不过是个食客。
两人的社会地位相差有多悬殊,任谁都能一目了然。
「先不说那些了。话说,葛伦……你差不多该去找个工作了吧?」
瑟莉卡以鲜红眼眸,居高临下地睥睨着葛伦说道。
挺着摇晃不稳的身子打算从地上爬起来的葛伦,顿时停止了动作。
「你辞掉之前的工作,来我家白吃白喝已经一年了。而你每天就是吃饱睡、睡饱吃,无所事事地发呆。不觉得自己在浪费生命吗?」
瑟莉卡语带叹息地如此说道。葛伦抬头挺胸,自信满满地回答她。
「放心吧。我喜欢现在的自己。和以前扮演社会的一颗小齿轮,过着死气沉沉的日子时相比,我觉得自己现在的人生耀眼多了!」
「真不知道要用什么基准点做比较,才会觉得整天宅在家当不事生产的米虫人生更为璀璨耀眼。算我求你,你快点自尽吧。」
见葛伦竖起大拇指面露爽朗的笑容,瑟莉卡除了傻眼也不知该做何反应了。
「真是拿你这家伙没辙……若不是顾及以前的情面,我也懒得管你死活,难道你对我都不觉得有些惭愧吗?」
「呼,也太见外了吧。我们都认识那么久了不是吗?」
「《回归定理的圆环吧•由五素构成之物归还五素•结合象与理……」
瑟莉卡似乎真的火大了。只见她杏眼圆睁,口中念念有词地咏唱着听似充满威胁性的咒语。
「等一下!那不是【毁灭射线】的咒语吗!?慢、慢着!拜托你千万不要!我会粉身碎骨的啦!住手手手手——!」
葛伦见状开始高速倒退,背靠着烧焦的墙壁惨叫,甚至连嗓子都喊哑了。
瑟莉卡看到葛伦那副堪称天底下最窝囊的模样,彷佛觉得他不值得自己亲自动手解决似地,便把发动到一半的魔术给解除了。
「算了。用魔术处罚你这种人,根本就是在冒渎魔术。就好比拿传说的神剑砍蟑螂一样。」
「太过分了吧!这种说法对蟑螂很失礼耶!」
「竟然是帮蟑螂喊冤!?原来还有自知之明吗,你这个人的性格真是糟糕到了极点!」
瑟莉卡像累坏了似地露出垂头丧气的样子。
「总而言之,我觉得你该迈向新的未来了。你总不能永远像这样一直蹉跎光阴下去吧?你自己应该也很清楚才是。」
无论葛伦的个性再怎么不正经,说到这点他也无法付之一笑。因为他很清楚瑟莉卡是发自内心在关心他的。
「话虽这么说……就算我现在去找工作……我也不知道要做什么才好啊?」
葛伦像小孩子一样闹起别扭,把头撇向一旁。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因此,我会帮忙介绍一份工作给你。」
「工作?」
「没错。其实阿尔扎诺帝国魔术学院现在刚好缺一名老师。」
「魔术学院?」
葛伦诧异地皱起眉头。
「因为这件人事变动来得有点突然,所以来不及找到接任的讲师。因此,我打算找你去担任约聘讲师一段时间。」
「等一下。为什么要找我去啊?那间学院肯定有一群闲得要命的教授吧?找那些人充当临时讲师不就得了吗?」
「别这么说。我们这些教授近来为了准备参加帝都举办的帝国综合魔术学会,每个人都忙得不可开交呢。很遗憾,在这个重要的时期,我们实在无暇顾及学生。」
「啊~这么说来,已经到那个时期了啊。」
「总而言之,期间只有一个月,薪水破例按照一般正职讲师标准计算。视你在这一个月的表现,不排除提拔你做为正职讲师。怎么样?对你来说没有坏处吧?」
听到如此优渥、根本没什么好犹豫的条件,葛伦却露出一脸愁云惨雾的表情。
「哼……」
他收起吊儿郎当的态度,自嘲似地用鼻子发出嗤笑后,往窗边走去。
「……这工作我做不来。」
葛伦隔着玻璃窗凝视着远方喃喃说道。
弥漫着一层雾气的早晨天空无比蔚蓝。窗外的街景一如既往,可见到锐角屋顶的建筑四处林立,古意盎然——此外,还能看到高高悬浮在空中的半透明巨大古城的威容。
那座外貌看似庄严又宏伟壮丽的古城,名字叫『墨尔卡斯天空城』——乃是这座都市•菲杰德的象征。没有人能接近它或碰触它,因为城堡位在空中,何时出现在那个地方也没有人知道,可说是幻影之城。
「做不来?为什么,葛伦?」
「你应该知道吧?我没有为人师表的资格啊……」
这么说的葛伦,背影看起来有几分落寞。
「论资格你确实是没有。因为你没有教师执照嘛。」
「住口啦,我好不容易有个可以装酷的机会,不要戳破现实好吗。」
葛伦貌似不满地噘起嘴巴,抗议瑟莉卡一针见血的吐槽。
「关于资格什么的你尽管放心吧。凭我的地位和权限,在学院里没有什么事情是无法摆平的。况且只要你能拿出成绩,用密技发执照给你也不是什么多困难的事。」
「喂、喂!你这是在滥用职权吧!?」
「你的能力当魔术讲师应该不成问题。因为以前你对魔术也算略有涉猎。如何?有心想要试试看吗?」
「怎么办才好呢……好吧,虽然有些忐忑不安的地方,不过小弟我决定拿出勇气,拒绝你的好意喽♪」
葛伦竖起食指放在嘴巴前面,脖子一歪往旁边侧起脑袋,做了一个换成女孩子来做一定感觉很可爱的动作。
「你那反应教人看了恶心又火大。而且最后还敢拒绝我的提议。我开始真心希望你去死了。」
瑟莉卡的太阳穴爆出了青筋。看来她的耐性就快用完了。
「附带一提,你没有说不的权利。」
瑟莉卡面露僵硬的笑容放出狠话。
「有这回事?如果我说就是不要呢?」
「被天打雷劈是你的兴趣吗?还是说你想被大火烤熟?啊啊,再多一个变成冰块的选项给你选择好了。」
「呼,用讲的行不通马上就想改用暴力胁迫吗?这么做真的能解决问题吗?」
「虽然你说得非常有道理,可是我才不想被你这样批评!」
惊人的魔力开始集中在瑟莉卡的掌心中。
「蠢蛋。看来你还不清楚我真正的恐怖之处在哪儿呢……」
(插图)
然而面对瑟莉卡的恐吓威胁,葛伦却一点也不害怕,只见他露出狂妄的笑容转头面向她。
「你应该晓得吧?只要我有『那个意思』,像你这种程度的魔术师,只能任我宰割——」
「——呿。」
闻言,瑟莉卡的表情隐约显露出紧张。
「你那三流程度的恐吓只会平白刺激我产生『那个意思』而已——!」
葛伦话未说完就高高跃起,眼看就快撞上天花板。只见他在空中秀了一手精采绝伦的后空翻——然后以猛虎落地之姿,在瑟莉卡的跟前降落。
「拜托你赐我饭吃!」
令人叹为观止的飞身下跪。
「……你确实让我感受到了战栗。」
「求求你行行好瑟莉卡小姐!我真的很不想工作!拜托赐我温饱吧!要我帮你舔鞋子或干什么都可以!」
「实在受不了你……难道你没有身为人的尊严吗?」
「笨蛋!尊严能当饭吃吗!啊啊?你说啊你!」
「竟然还恼羞成怒?我真的想杀了你算了。」
「……好吧,我就赐予你饲养我的权利好了。」
「去死吧!」
葛伦维持着下跪姿势,并把脸抬得老高,但瑟莉卡却毫不留情地一脚踩在他脸上。就连以大剌剌个性闻名的瑟莉卡也快被葛伦给气哭了。
「够了,反正你给我去工作!坚持不工作的话就给我滚出去!要是死赖着不走,别怪我真的把你分尸!你那没出息的样子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你、你是恶魔啊?我又没有奢求世界和平这种不切实际的愿望!我只是想继续过着平凡稳定又平和的茧居生活而已啊!难道怀抱这种微不足道的愿望也是一种罪过吗!再说,你钱那么多,养我一辈子也不会少块肉!有什么关系嘛!」葛伦恬不知耻地持续发挥废人本色。
「而且你明明也知道我对魔术有多讨厌!光听到名字就觉得厌恶!」
「……葛伦。」
「总之,我绝对!永远!再也不要跟魔术扯上关系了!怎样!与其叫我去当魔术讲师,我宁可去街上当乞丐还比较——」
「《回归定理的圆环吧•由五素构成之物归还五素•结合象与理之缘必须背离》。」
瑟莉卡快速念完咒文的同时,一道光之波动掠过葛伦身旁,只听到彷佛有什么东西被吸进空间里的巨大声响,惊天动地地传遍了四周。
葛伦的视线往波动飞窜而过的方向飘去,只见身旁的墙壁上被挖出了一个断面非常平滑的圆形大洞。那一看就知道不是物理破坏所造成的。而是比较接近用「消灭」一词来描述的不寻常现象——是魔术造成的结果。
「呿……射歪了吗。」
瑟莉卡睁大眼睛,把掌心瞄准像金鱼一样不断张动嘴巴、浑身僵直的葛伦。
「这一次我不会再射歪了……《回归定理的圆环吧•由五素构成之物归还五素•结合象与理……」
「妈、妈咪咪咪咪咪咪咪咪咪咪咪咪咪——!」
于是,葛伦的下一份工作就这样半强制性地拍板定案了。葛伦睽违一年重新找到的工作,是去名闻遐迩的阿尔扎诺帝国魔术学院担任约聘讲师。这是一份只有为期短短一个月,会让人对将来感到彷徨不安的工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