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恶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第十九卷 总选举的杜兰朵
  5. To be continued...
  6. 繁体版

To be continued...
2017-06-23 12:26:04

		

就在我们为洁诺薇亚举办当选学生会长的庆祝派对那天。
当天,在热热闹闹地大肆庆祝一番之后,神秘学研究社的所有人都集合到阿撒塞勒老师的研究实验室去。
老师刚才稍微提了一下把我们叫过来实验室的理由……内容相当惊人!
来到实验室深处,经过管理严密的重重闸门之后,我们来到受到隔离的加护病房前面。隔著玻璃,可以看见身上接了无数仪器的瓦雷莉•采佩什。被邪恶之树抢走的圣杯还没回到她身上,所以她依然昏迷不醒。
有两个人已经在加护病房里面了──是加斯帕和阿撒塞勒老师。陪在瓦雷莉身边的加斯帕轻轻抚摸心爱的恩人的头发。听说加斯帕每两天就会一个人跑来这里,对著睡梦中的她诉说每天发生的事情。他们两个人好不容易才重逢……明明近在咫尺,感觉却是那么遥远,那个家伙曾经一脸落寞地这么表示。
阿撒塞勒老师将手上的公事包放在置物架上打开,拿出里面的东西。
是以某种碎片为中心打造的项炼──
那个碎片──是日前瓦斯科•史特拉达交给我们的,真正的圣杯的碎片。没错,老师今天把我们叫来这里的理由……就是要用真正的圣杯的碎片唤醒瓦雷莉!刚才听老师这么报告,我们真的吓到了!那个肌肉老爷爷给我们的圣杯碎片竟然可以有这种功效……
使用碎片打造出项炼的是神子监视者。老师拿著那条项炼,走到躺在床上的瓦雷莉身边。
透过扬声器,我们也听得见室内的对话。
『……这样真的可以让瓦雷莉醒过来吗?』
眼中含泪的加斯帕这么问老师。
老师露出温柔的笑容说:
『嗯,这算是这个女孩所缺少的圣杯的代用品吧。这可是以真正的圣杯的碎片打造的项炼,只要戴上这个,应该──』
老师轻轻将项炼挂了上去。就在众人观望了一阵子之后──
『…………唔。』
瓦雷莉口中冒出疑似人声的声响!我们继续看了下去,虽然相当缓慢,但她的双眼逐渐睁开了!望著天花板的瓦雷莉,灯光似乎让她瞬间觉得有点刺眼。
『……唔──嗯…………啊啊……奇怪……?』
意识似乎也逐渐清醒了。加斯帕把脸凑到她的面前。他的脸──已经哭成一塌糊涂了。尽管如此,加斯帕还是带著最灿烂的笑容问:
『……瓦雷莉,你认得我吗?是我喔。』
加斯帕牵著她的手,而瓦雷莉也对他露出微笑说:
『…………哎呀,这不是加斯帕吗。早安。』
听起来有点傻愣的口吻──和我们在吸血鬼的国度遇见的瓦雷莉•采佩什一模一样。
『瓦雷莉……瓦雷莉────────!』
情绪忍不住爆发的加斯帕喊著瓦雷莉的名字,趴到她胸前大哭。
他肯定很想再次遇见她。他肯定很想再次和她说话。因为,他想要拯救的她都已经近在眼前了──她却失去了意识。
瓦雷莉温柔地抚摸在她胸前哭泣的加斯帕说:
『呵呵,加斯帕真是的,怎么啦?你还是这么爱哭呢。』
(插图)
…………我……只能一边看著,一边任凭感动的泪水不断涌现。不过,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没想到竟然可以靠这种方法让她醒过来!仔细一看,眷属们也都看著加斯帕和瓦雷莉的重逢嚎啕大哭。
是啊,我懂!真是太好了,阿加!已经没有人可以妨碍你们了!怎么可以有这种人呢!要是有这种人的话,我、加斯帕、大家,绝对都不会原谅他!
看著他们两个,老师也放心地松了一口气。
『幸好一切顺利,这也算是赌注一场呢。以紧急应变措施而言,这算是相当成功吧?』
老师对抬起头来的加斯帕说:
『听好了,加斯帕。这几点你千万要注意。首先,她必须随时带著那条项炼。要是拿下来了,我也无法保证她会发生什么事。还有,在抢回邪恶之树拿走的圣杯之前,别让瓦雷莉到外面去。等一下我会立刻在兵藤家附近──连同你和木场住的公寓在内的那一带,张设特别的结界。也就是说,只要她带著项炼,而且没有离开那一带,就可以维持现状。』
原来如此,现在的觉醒只是暂时性的,必须确实夺回她原本的圣杯,才能让她得到真正的自由啊。然后,老师会在我家附近张设特殊的结界,让她能够安全行动。
莉雅丝隔著玻璃对人在加护病房里的老师说:
「……史特拉达大人在下战帖的同时,也为我们带来了有所帮助的东西呢。」
『那个男人就是这样。他只是想要一个可以把东西给我们的理由吧。他是用拳头表达一切的那种类型。在排除武装政变派的不满的同时,也不忘顾虑我们。他就是这种男人。』
……爱西亚、木场、洁诺薇亚,就连加斯帕也因为史特拉达老爷爷的用心而得到了救赎。那个老爷爷……是做好如此万全的准备才踏上这块土地的啊。
老师说:
『……我想,这应该算是保险吧。』
「保险?」
在我这么问之后,老师继续说了下去:
『要是在最糟糕的情况下,我们没办法抢回邪恶之树手上的瓦雷莉的圣杯的话,现在也多了破坏圣杯这个选项……总比继续被那些家伙滥用来得好。』
也对,还是有这种可能性。虽然想抢回来,但要是面临拯救世界或是抢回圣杯的抉择的话……我当然是非常想抢回来,要是真的面临这种抉择也会死命挣扎到最后吧。不过,这种状况确实会让某些人顾虑到最坏的打算。
老师低吟了一下说:
『不过,邪恶之树那群人确实很可能拿瓦雷莉的圣杯当成挡箭牌。史特拉达那个家伙,还真了解敌人的手法。对于我们在敌人这么做的时候会怎么想也很清楚。』
挡箭牌啊。是啊,李泽维姆那个混帐肯定会开心地这么做吧。而史特拉达也预料到这种状况了。
「也就是说,教会高层之所以提供了圣杯的碎片给我们,是为了在面临瓦雷莉的圣杯被拿来当成挡箭牌的时候,能够让我们少点犹豫啰。」
──莉雅丝这么说。
『没错,就是这样,莉雅丝。比起让「D×D」成员的决心动摇的危险,提供圣遗物,也就是真正的圣杯的一块碎片也不算什么。史特拉达他们大概是这么认为吧。不过,要是在前线作战的你们因为瓦雷莉的圣杯被拿来当成挡箭牌,结果导致世界毁灭的话,自然也顾不了圣杯了。』
比起担心为了各神话体系而在前线与邪恶之树对战的我们,真正的圣杯的碎片也不算什么了是吧。
「他是想尽可能为我们消除不安要素吧。老实说,这对我们的心情是真的有相当大的正面影响。」
罗丝薇瑟也对史特拉达老爷爷的做法相当佩服。
「佑斗学长的同志也好,这个圣杯碎片也罢,为了将这些东西交给我们,他才利用了武装政变,并当作是为了发动武装政变致歉而送上这些……」
听小猫这么说,木场闭上眼睛。
「……为了把这些交给我们,故意背了黑锅啊。虽然做法很强硬,但在666复活的危险加剧的现在,再加上李泽维姆的煽动,或许也只有这个时机了……」
『圣杯的碎片和「圣剑计画」的幸存者,都是教会内部的机密事项。他们总不能平白无故交给我们吧。毕竟他们长年以来都和恶魔、堕天使激烈交战。利用教会的内乱转交给我们──史特拉达还真会耍心机啊。』
老师以傻眼的口吻这么说,但声音听起来却有点佩服。
真正的圣杯的碎片是那么重要的东西,要是想交给原本敌对的恶魔或是吸血鬼的话,肯定会有复杂的状况和想法在教会内部交错,难免也会冒出不满的声音吧。
至于史特拉达老爷爷,经过审问之后,他好像和伊瓦德•克里斯托迪一起入狱了……据说他们毫不辩解,默默接受了裁决。三大势力的领导阶级似乎认为应该将他们的诉求纳入考量,所以武装政变也不算是白费吧……不过,他们应该还是得接受一些惩罚……
我摇了摇头,转换心情。
「不过,就算是这样,我还是只打算抢回瓦雷莉的圣杯。」
我如此强力宣言。那当然了,被抢走的东西就是要抢回来啊。
大家也都异口同声地表示「那当然了」,纷纷赞同我的意见。
忽然,老师这么问木场:
『──对了,木场啊。你和刚重逢的同志怎样啊?』
老师是指托斯卡吧。木场一脸腼腆地说:
「这、这个嘛……总之,我先把这几年发生的事情和驹王町是个怎样的地方告诉了她,也介绍了大家。她应该还有很多不了解的事情,所以我会和大家一起教她。」
没错,托斯卡最近经常往来木场住的公寓和兵藤家,开始学习各种事情。从没离开过教会设施的她,面临了许多文化冲击,有过同样经历的爱西亚和洁诺薇亚也在这方面协助她。不过,她应该还是得先从日文学起吧。
至于木场──他似乎真的摆脱了所有阴霾,表情变得相当温和……我原本还在担心这个家伙需要有个容纳他的剑鞘,看来这下也有了呢。木场也说过,他已经下定决心要一辈子保护她。
如此一来,要担心的就是真罗学姊了……不过真罗学姊似乎还没放弃。
「有、有情敌也不算什么!反正本来就得先打败兵藤同学才行!」
──还充满斗志地如此表示。把我也当成情敌了吗?真是的,拜托饶了我吧,真罗学姊!
这时,老师忽然这么说:
『……呼──几经波折之后,我担心的事情也一件一件消失了呢。再来就只等你们成长到足以打倒邪恶之树了吧。』
老师对我们有所期待呢!请你再等我们一下啰!对方也是一堆强敌,光是准备就得吃尽苦头了!
──这时,朱乃学姊突然察觉到有人连络,便在设施的地板上展开连络用的魔法阵。投影出来的人是苍那前会长。
『莉雅丝,你现在有空吗?』
她的脸上充满了紧张的神情。
「怎么了,苍那?怎么突然这么急著连络我……」
『关于莱萨•菲尼克斯的比赛……』
「这么说来,结果也差不多该出来了才对吧?」
没错,蕾维儿事先连络过我,说比赛是今天。
然而,苍那前会长的表情只是越来越紧绷。
『…………』
「……苍那?」
莉雅丝不解地这么问,终于让苍那前会长打破了沉默。
『莱萨•菲尼克斯,还有蕾维儿同学──』
这么一句话,蕴含了所有凶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