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恶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第十九卷 总选举的杜兰朵
  5. Life.2 全面展开决战!
  6. 繁体版

Life.2 全面展开决战!
2017-06-23 12:26:04

		

当天晚上──
「D×D」成员在兵藤家的贵宾室集合。到场的有以这个地方作为据点的神秘学研究社、学生会、葛利赛达修女以及杜利欧等人。
『……非常抱歉,居然让你们接连受到归咎于我们的事件波及……』
通讯用魔法阵投影出米迦勒先生的立体影像。米迦勒先生一开口就先道了歉。大概是因为上次的事件是发生在天界,而这次又是教会的武装政变吧。
『他们的要求,是和「D×D」一战。尤其是住在驹王町的各位,他们特别想和你们战斗。』
米迦勒先生这么说。
「为什么要和我们战斗……?」
回答了我的问题的是阿撒塞勒老师:
「……这个地方是各势力缔结同盟的起点。对那些家伙而言,这里应该是最让他们百感交集的地方了吧。而你们又和同盟有密不可分的关系。虽然是近乎恼羞成怒,不过对于他们而言,『D×D』确实是让他们五味杂陈,而又憎恨不已的对象。」
……要是没有同盟的话,驱魔师们的工作就不会受到限制了是吧。我们参与了可卡比勒的事件,以及在那之后的三大势力和议,况且又是同盟的象徵「D×D」的成员……原来如此,当作武装政变的最后一个对手来说,的确是最好的选择。
葛利赛达修女说:
「……参与这次武装政变的人……多半都是家人遭到恶魔或吸血鬼杀害,或是人生因此毁于一旦的人。为了复仇,或是为了避免同样的悲剧再次发生,他们成了教会的战士──三大势力同盟之际,抗议得最大声的就是他们,还有培育他们的教会高层了。」
……我们的同盟以及和议,看在那些珍视的人惨遭恶魔和吸血鬼杀害的人眼中,一定很不是滋味吧。这次的武装政变就是以这样一群人为中心而发生……有种难以言喻的感受……
伊莉娜一脸沉痛地说:
「其中也有遭到策反,加入了其他组织的人,但他们多半都是信仰虔诚的信徒……即使相信上帝,他们依然随时心怀不满。」
「……最后不满终于爆发了。而这就是武装政变的原因……」
听我这么说,伊莉娜点头以对。
老师叹了口气说:
「……这次的事件,老实说就是窝里反。我也想叫身为『D×D』成员的塞拉欧格和丝格维拉过来,但他们两个还有守住自己岗位的职责。对手是邪恶之树也就算了,要是因为这次的事情把大王家、大公家的继任宗主叫过来的话,冥界的高层老人家肯定有意见吧……」
这个嘛……或许是吧。虽然缔结了同盟,冥界方面应该只会认为这次的事件是天界阵营内部的问题,要是因此要求冥界派遣大王家和大公家的继任宗主,那些脑袋僵化的高层肯定不愿意。只要把个中缘由交代清楚,塞拉欧格和丝格维拉应该都愿意来帮忙,但正如老师所说,守好自己的岗位也非常重要。因为邪恶之树也很有可能趁这边窝里反的时候偷袭冥界。
米迦勒先生一脸凝重地说:
『……最根本的原因是基于我们管理不周。这里就靠我们的力量──』
「等一下,你可别出手。」
老师打断米迦勒先生要说的话。
「米迦勒,你必须以天界的象徵自居。在此做出艰难的决定,或许也是身为领袖的职责──但是,这次的事件说穿了就是吵架。无论有多么复杂的因素,以强硬手段压制住都只会留下祸根。既然如此,乾脆趁这次让双方确实达成共识比较好。」
『可是,阿撒塞勒,把这件事全都推到「D×D」的各位身上不太好吧……』
「有件事我也很在意。我不认为史特拉德和克里斯托迪那两个人会没头没脑的就被学生们拱出来推动这次武装政变。再怎么说,他们两个也都一路培育出了这么多战士来,我相信他们应该是有什么想法。带领他们两个至今的你,应该多少也察觉到了吧?」
『……他们都是我从小看到大的孩子,我很清楚他们身为信徒有多么虔诚。他们比任何人都还要纯真,比任何人都还要爱护人类。我想,他们的意念还是相当正直,只是这次的做法看起来有点拐弯抹角……』
……他们是这次率领武装政变派的教会高官。阿撒塞勒老师和米迦勒先生似乎已经约略察觉到他们真正的意图了。也对,再怎么说,他们应该也不至于没头没脑地作乱……还有那名少年──光是年纪轻轻就当上高官已经够令人惊讶了,说他是武装政变的主谋,更是令人介意……说不定,那个孩子才是掌握著关键的人物吧?
这时,像是察觉到我内心的想法,米迦勒先生说:
『……还有,另一位主谋,年少的枢机主教戴多禄•冽冷齐,是「奇迹之子」当中能力最优秀的一个孩子。也因此,他才会年纪轻轻就被提拔到那么高的地位。』
……「奇迹之子」?除了我以外的成员,好像都知道那是什么。老师对我说:
「……『奇迹之子』,也就是天使和人类的混血儿。」
──!原来是这么回事……照理来说,天使和人类的混血儿根本不可能存在。只要天使动了情欲,就会即刻堕天。就算和人类有了亲密关系,多半也都会沉溺于欢愉之中,而变成堕天使。神子监视者旗下的堕天使多半原本都是天使,只是因为动了情欲而堕落。但是只要运用特殊的仪礼和专用的结界,天使和人类也能够交合。交合时,双方都不能耽溺于肉欲,必须秉持纯粹的爱而行事……因为自己绝对会想到色色的事情,我之前还以为这是绝对办不到的事,没想到真的存在啊──天使和人类的混血儿。
忽然,米迦勒先生来回看著我和伊莉娜,同时开口问:
『虽然在这种时候问这个好像不太识趣……不过两位有在使用那个房间吗?其实我还挺期待的呢……』
──!在、在这种时候问这种事情真的很不识趣耶,这位大天使先生!害我和伊莉娜都满脸通红了!你到底在期待什么啊,天使长大人!
然而,伊莉娜忍受著羞耻,如此对上司报告!
「这、这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这是哪门子报告啊!和我做那档事,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那股自信是打从哪来的啊?难、难不成是因为圣诞节之后,伊莉娜一直那样对我的关系吗?伊莉娜那个家伙,自从得到那个门把之后,就开始在我要去的地方设陷阱!比方说,我想在兵藤家楼上的空房间组模型的时候,走进了房间才发现是那个做人房!因为伊莉娜事先预测我的行动,将门把换成那个「做人房任意门把」了!而且我才刚走进房间,伊莉娜就会这么说!
「哎呀,是一诚。怎么啦?碰上什么困难的话,我可以帮你解决喔!色……色色的烦恼也可以喔!因为,上帝和米迦勒大人应该都看不见这里的情况……我……我们又是青梅竹马。接、接吻一下也是理所当然的……做了比接吻更进一步的事情也不为过……因、因为,我们是青梅竹马嘛……」
她每次都以类似这样的说词要我进去,而且身上穿的还是泳装、三角运动裤等装扮!这、这是让我很开心啦……只是做法和偷袭没有两样,我经常被吓到惊叫出声,然后反射性地把门关上。甚至就连我要去上厕所的时候,都会碰上厕所的门把也被动了手脚的情况!至少让我随心所欲地上厕所好吗!
最近,就连爱西亚和洁诺薇亚也经常借用那个做人房间,或是一起运用。有时候我不小心打开门,就会发现教会三人组穿著各式各样的服装,准备好饮料和零食,把那个房间弄得像是角色扮演酒吧一样等著我!那时她们还对我说著「欢迎光临」啊!
因为这样,我最近在走进房间之前一定会先确认门把……要做色色的事情我是非常欢迎,但教会三人组营造气氛和引诱我的方式都是毁灭性的糟糕,让我不知该做何反应!她们的做法对于还是处男的我来说,门槛实在太高了!
『这样啊,那就好。』
米迦勒先生听了伊莉娜的报告也满意地点头了────!这位天使长和祂的A大概是哪里少根筋了吧!
不顾困惑的我,老师说:
「事情就是这样。不好意思,我希望你们能够接受他们的挑战。说穿了,就是帮天界和教会收拾善后啦。老是要你们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真是不好意思。」
米迦勒先生也跟著老师再次道了歉,一脸很过意不去的样子。两位领袖级的人物都这样拜托我们了,我们又怎么能推辞呢。
莉雅丝毫不畏惧地笑著说:
「那个时候──参与了可卡比勒之战的,原本就是我们。没有塞拉欧格和丝格维拉的协助也没有问题。更何况,只要有人向我们挑战,我们就一定会接受。」
苍那前会长也站到莉雅丝身边说:
「我们西迪眷属也接受挑战。只要还就读这个城镇的学园,我们就不会置之不理,而且我们也和可卡比勒之战以及三大势力的会谈有关。」
伊莉娜也带著满是苦涩的表情举起手说:
「米迦勒大人,我也可以参战吗?以莉雅丝小姐她们的同伴的身分──」
『可以。真是苦了你了,伊莉娜。都怪我太不中用……』
米迦勒先生似乎真心觉得过意不去,但杜利欧哈哈大笑,摇了摇头说:
「米迦勒大人不需要那么烦恼啦。这种事件走到哪里都会发生。只要有所改变,就会有所牺牲,也肯定会出现因此抱持不满的人。」
听他这么说,葛利赛达修女显得颇为佩服。
「没想到你会说出这么有队长风范的话……你长大了呢,杜利欧。」
「大姊头,如果你可以多给我一点好评就好了啊……」
杜利欧显得垂头丧气。不,我也觉得刚才的意见很有队长风范喔!
「那么,除了伊莉娜以外,杜利欧和葛利赛达修女也要参战吗?」
听我这么问,杜利欧和葛利赛达修女都点头以对。
「是啊,包括我和杜利欧在内,负责此地事务的天界、教会人员也都会协助各位。也就是说,还是有人肯定同盟的。」
──!
……这句话有如一剂强心针。没错,教会里还是有人肯定同盟的!当然恶魔和堕天使当中也有这样的人……其他势力也一样,必定有肯定和平的人存在!正因为如此,才会组成我们「D×D」小队啊!
事到如今,我才发现这件理所当然的事情有多么重要。
「阿撒塞勒,瓦利他们呢?」
莉雅丝针对瓦利如此询问老师。
「联络不上。他应该有自己的打算吧。不过,这次要是有瓦利在的话,事情反而会变得更麻烦。」
「是啊,我也是担心这个才问你的。要是他来了,很可能会变成真正的厮杀。」
「黑歌和勒菲都在这个地方,想动用她们的话就先说一声。别让她们在这里白吃白喝啊。」
是啊。先不论乖乖地在兵藤家帮忙做家事的勒菲,有事的时候一定得叫完全只是食客的黑歌出动才行!说到那只坏猫,她动不动就说什么「不然我用身体来付好了喵♪」,然后就脱个精光抱住我……我是很开心啦!可是这种情况正是她该工作的时候!……我是很想叫她用身体来付啦!
老师为这次的事件做了个总结。
「那么,我来统整一下。这次要接受武装政变派的挑战的,有莉雅丝队、苍那队、『D×D』的『神圣使者(brave saint)』小组,没错吧。塞拉欧格和丝格维拉那边我也会跟他们说清楚。」
真是简单明瞭。也就是说,由待在驹王町一带的成员来处理这件事。
「还有,我会派刃狗暗中支援你们。那家伙肯定能够做好援助工作。」
──老师这么说。喔喔,几濑要支援我们啊。这样一来,就算邪恶之树趁机捣乱,应该也不至于让我们陷入危机才对。
讨论到了一个段落时,葛利赛达修女说:
「粗略说来,史特拉达大人和克里斯托迪大人的实力,请当作有两个杜利欧就行了。」
…………这还真是个让人高兴不起来的情报!那个老爷爷和那个大叔居然有杜利欧那么强!因为他们是杜兰朵和王者之剑的前任持有者,我原本就觉得他们应该相当强,没想到强成这样!
杜利欧笑著拍了拍我的背说:
「哎呀──哈哈哈,一诚老大,那个老爷爷和那个大叔真的很强,我们都要小心喔。」
……「D×D」真是有够辛苦的。不过,要对缔结了同盟的对象拳脚相向,还是让我提不起劲……种族造成的价值观差异,以及不同种族之间的争斗所造成的影响。我现在虽然是恶魔,但不久之前还是人类。从变成不同种族的那一刻起……对他们而言,我就已经成了无法彼此理解的对象了吧……
……我以眼角余光看著最令我介意的剑士三人组。洁诺薇亚、伊莉娜、木场,三个人都露出极为复杂的表情。
接受了挑战的我们,决定好要和他们决斗的日期。
决战就定在──三天后。
─○●○─
话虽如此,我们吉蒙里眷属就是可以在短短几天之内碰上许多事情。
才过了两天,一位意想不到的访客就来到我们身边──是坦尼大叔!我还真的没想到大叔会来!
化身为小龙状态的坦尼大叔,出现在兵藤家地下的转移型魔法阵之中。人才刚到,大叔就对我们说:
「其实我有事情要拜托你们。」
没错,大叔这次很难得想依靠我们。听说事情和某种珍贵的龙族有关。
大叔对我们说明:
「我的领民多半都是为了寻求安稳而从人类世界流浪到冥界的龙族……其中有一支名叫『虹龙(specter dragon)』的稀有种,最近生下蛋了。」
是喔,生了蛋啊。那还真是值得庆贺。
──就在我像这样听著大叔说话,并不住点头的同时,一旁除了我以外的人,全都大为吃惊。大家都一样讶异不已。
莉雅丝惊慌失措地说:
「──虹龙?我听说那种龙的数量已经少到屈指可数了。」
也就是说,那种龙真的非常稀有啰。
坦尼大叔点了点头说:
「没错。正因为如此,这次生下来的蛋更是众所期待……但是『虹龙』的孵化相当困难。尤其是冥界的风对『虹龙』不太好,要是继续放在那里,可能会在孵化之前先腐坏。」
那就不妙了……啊,我大概知道大叔为什么要到这里来了。
大叔说:
「为了尽可能降低风险,我希望能够借用位于驹王町地底下的空间。」
喔──原来是这么回事啊。可是,这里也经常受到敌人袭击,不能算是和平的地方。
「这样好吗?这里已经被邪恶之树盯上了耶。」
听我这么问,大叔伸出手指抓了抓下巴说:
「嗯,但我在人类世界也找不到其他适当的地点了。即使放在这里以外的地方,邪恶之树也不见得不会对那颗蛋不利。既然如此,不如接受这里的危险性,放在地底深处的空间,张设好几层坚固的结界保护到孵化为止。」
莉雅丝问:
「还要多久才会孵化?」
「放在人类世界的话,或许会比预期的还要早吧。因为虹龙具有在孵化前不久才会将蛋生下来的习性。」
那么,还是早点把蛋搬到人类世界来比较好吧。否则,蛋里的龙宝宝说不定会被冥界的空气害死。
听大叔这么说,莉雅丝便点头给了正面的回应:
「我明白了。我们也会尽可能看顾那颗蛋。」
「不好意思,感谢你们。」
双方达成共识之后,我们开始等待负责运送那颗蛋的人到来。
等了一会儿,转移之光亮起,一个抱著散发出七彩光泽的蛋的人影从中现身。
「…………」
默默抱著蛋的,是一名身穿黑色大衣的男子。看见他的模样,我们大惊失色!
「──!克隆•库瓦赫!怎么会是你?」
我指著那个男人,喊出他的名字!呜哇──!抱著七彩龙蛋冒出来的,竟然是传说中的邪龙!可能也因为对方是那家伙,大家同时进入了备战状态!
但是,坦尼大叔说了声「且慢」,介入我们之间。大叔抓了抓脸颊,语出惊人道:
「嗯……这个就说来话长了……总之,克隆•库瓦赫目前在我那边当食客。」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我们也只能惊讶地大喊了!谁、谁料想得到会这样啊!那、那只邪龙,竟然跑到坦尼大叔身边去了!
邪龙丝毫不在意我们惊讶的眼神,淡定地说:
「……现在,我的食衣住行都由坦尼提供。这不过是在答谢他罢了。」
…………不不不,这个家伙嘴里说出来的每件事都太奇怪了!什么叫作坦尼大叔包他吃包他住,他就搬著虹龙的蛋转移到我们家来当作答谢!一切的一切都不像是真的!
坦尼大叔说:
「克隆•库瓦赫是邪龙,之前是魔神巴罗尔的眷属。不过,他也是如假包换的龙族。既然是龙族,应该就有彼此了解的余地才对。」
克隆•库瓦赫轻轻点了点头……哎呀,也就是说,他从天界移动到冥界之后,遇见坦尼大叔,结果就一拍即合了?
『比起其他邪龙,他算是好上许多,但还是不能掉以轻心。』
德莱格对坦尼大叔叮嘱了最基本的事情。
「嗯,我会铭记在心。不过──」
坦尼大叔看向克隆。而克隆•库瓦赫本人则是──好死不死,竟然和跑到现场来的,我们家的吉祥物奥菲斯对峙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样也相当不妙啊!最喜欢战斗的邪龙大哥,和最天真无邪的龙神小姐产生了互动,这可以说是最可怕的事情了吧!一个弄不好的话,这个家会整个被夷为平地吧──────────!
不顾脸色苍白的我们,克隆•库瓦赫把龙蛋放在地板上,然后对奥菲斯摆出备战架势。
「是奥菲斯啊,和我一决胜负吧。」
龙神大人本人则是一手拿著香蕉对他说:
「吾,答应一诚他们不打架。不行。」
立刻遭到拒绝的克隆•库瓦赫似乎没想到会听见这个答案,他翻了个白眼。
「…………有这种事?这样啊,那么该依循怎样的步骤才能让你战斗?」
「不知道。」
「……这样啊。」
经过这番对话之后,克隆•库瓦赫安静了下来,并再次抱起龙蛋。奥菲斯则是轻轻摸了摸那颗蛋,似乎觉得那颗蛋很稀奇的样子。
这……这是什么让人不知道该怎么说的状况啊……邪龙突然跑出来,接著挑战奥菲斯,在被拒绝之后,就乖乖听话了……?
唯独坦尼大叔咯咯笑了几声,似乎觉得眼前的状况很有趣……
「你们看,或许用不著担心呢。」
……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只名叫克隆•库瓦赫的邪龙真是让人完全摸不清楚他在想什么!他的思考逻辑比奥菲斯还要难懂!
──这么说来,坦尼大叔看见奥菲斯也没吓到呢。
「大叔知道奥菲斯……」
我如此确认,大叔便点了点头说:
「是啊,我听魔王陛下提过。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光是知道龙神在你们这里,就足以让我放心了。」
那就好。因为我尽量不想让奥菲斯接触太多无谓的人事物。她本身就已经够不安定了,所以我不希望有更多人知道她在这里。
坦尼大叔接著谈起克隆•库瓦赫。
「……克隆•库瓦赫的眼神,显示出他已经在人类世界见识过太多了。我也一直没遭到封印,在各个世界游历到了这个岁数,所以也不是不能体会他的心情。时代的变迁、人类的文化、人类的善恶,以及非人者们随之产生的变化……长久以来一直看著这些,无论是多么强大的龙,价值观也会动摇。」
……这番话真有说服力。拿奥菲斯来当实际的例子,她也是只和我们接触了一下子,就变成现在这样了……或许,龙族是一种力量越强,心灵就越纯粹的生物。不过,也有像格伦戴尔那样宛如恶意结晶的龙族就是。
坦尼大叔接著又这么说:
「无论如何,克隆•库瓦赫会暂时待在我身边观察各种龙族。因为我的领民正好全是各式各样的龙族嘛。不好意思,兵藤一诚、吉蒙里的诸位。希望你们不要公开谈论这件事。我想暂时观察他一下。」
……坦尼大叔大概是想在邪龙身上找到什么东西吧。大叔面对坏蛋毫不留情,既然他都这么说了,就表示在那只邪龙身上很有可能得到什么收获。大叔是我的师傅。事到如今,我也不会怀疑他。
「我明白了,我相信大叔。大叔是我心目中的理想龙王嘛。」
听我这么说,大叔害臊地搔了搔脸颊。
莉雅丝也在我之后说:
「我知道了。虹龙的蛋就交给我们吧。一旦出现孵化的徵兆,我们就会立刻联络您。」
听莉雅丝这么说,大叔说了声「感激不尽」,表达谢意。
就这样,预料之外的接触也平安结束了。而龙蛋也决定安置在驹王町的地下空间当中,一个最没有人去的地方。
……不过,知道了即使是邪龙也能够互相理解,也是一种收获。那或许是因为坦尼大叔的器量够大才办得到……不过就算是这样,能够和克隆•库瓦赫沟通依然是不争的事实。我相信,我们和那些发起武装政变的教会战士们一定也能够理解彼此。
这件事让我强烈地有这种体认。
─○●○─
又过了一天──
和教会战士们的决斗,就在明天了。这天,洁诺薇亚她们依然借用了旧校舍的教室,确认选举当天的演讲内容。
新一代神秘学研究社的讨论也告了一个段落之后,我和爱西亚漫无目的地来到她们借用的教室。
「呃──我之所以决定参选学生会长……」
洁诺薇亚拿著印出来的讲稿,一面看一面喃喃背诵。伊莉娜和桐生也在一旁拿著印出来的讲稿交换意见。
「我觉得,与其遵照传统格式,不如大胆地走搞笑路线还比较好也说不定。」
「比起搞笑,走武打动作路线或许会更好。比如说准备稻草卷,让洁诺薇亚一刀砍断!这样肯定很引人注目。」
……桐生和伊莉娜到底在说什么啊。洁诺薇亚也没搭理她们,一直盯著讲稿。
爱西亚也加入了她们的行列,正式开始讨论选举事宜。当天要演讲的重点、公约的重要性、预测演讲的顺序等等,她们将所有想得到的情况都提出来,拟订计画。讨论到一个程度之后,她们决定先休息一下。
我来到准备茶水的桐生身边对她说:
「吶,桐生。」
「干嘛啦──一副正经八百的样子,一点都不像你。」
正因为她现在知道了真相,我更想这么问她。
「……让恶魔当这间学校的学生会长,是不是其实很奇怪啊?」
由恶魔出任学生会长的学校──就是驹王学园。大部分的学生都在不知情的状况下过著校园生活。所以我很想知道,后来才知情的桐生是怎么看待这件事情的。
毕竟,她正在帮忙洁诺薇亚竞选学生会长。这也就代表了下一届学生会长很有可能还是恶魔。
桐生叹了口气说道:
「应该说,你可别忘了恶魔的存在本身就是超乎常理的事情喔。真是的,这也太过奇幻了吧。」
这个嘛……话是这么说没错啦。只是要这么说的话,剩下的事情也不用谈了。
桐生摸了摸下巴,思考了一下之后说:
「不过,这个嘛……应该没问题吧?有个一两所这种学校也不会怎样。更何况,我也不觉得花戒同学和小洁诺薇亚会把我们抓去吃掉,也不是要控制这个学园,将大家拉进黑暗的世界之中对吧?既然如此,你们和我们普通学生也没有什么不同啊?差异顶多就是生物学上是人类还是恶魔罢了,本质上还是依照人类社会的标准行事。我觉得你们很了不起,也很值得感激啊。更何况,要是有什么万一的时候,还有比人类强上一大截的恶魔保护我们,让我觉得非常不错就是了。」
──!
……这是怎么回事。这个家伙刚才说的话……让我满怀感动。
桐生继续说了下去:
「而小洁诺薇亚和爱西亚以及小伊莉娜都是我的朋友。就算知道了她们的真实身分,这点也没有任何改变。至少我是这么觉得啦。你也是啊,在我的心目中你依然是色鬼一个。既然如此,你们就继续以这里的学生的身分活下去也不会怎样吧。」
我想,这个家伙应该只是把心里的话说出来而已吧。或许前提是因为这个家伙具备接纳事实的肚量,但她刚才所说的,应该都是如假包换的真心话。
或许就是因为如此。这个家伙刚才所说的,听起来像是以善意看待我,以及我们目前所处的状况……
……不行,我的眼泪快掉下来了。因为,最近像是恶魔的存在理由、战斗的理由什么的,要面对的问题实在太多了。
或许是察觉到我的心情,桐生带著戏谑的笑,戳了戳我的脸颊。
「你在婆婆妈妈个什么劲啊,一点都不像你耶?不然,我送你这句话好了。我很肯定你跟爱西亚她们喔。」
「好,谢谢你。」
「你不要想那么多啦。人类有好人坏人,恶魔当然也有好恶魔和坏恶魔,不就只是这样吗?这种事情走到哪个世界都不会变吧?同样身为日本人所以我不是很想说,但你看待事情也太悲观了吧。」
桐生说得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但是对于现在的我来说,那种理所当然的话语最让我开心。她说我是日本人,也让我觉得有点感动。
「不,真的很感谢你。我有种得到救赎的感觉。」
「你很夸张耶。」
桐生苦笑。而我再次恳切地拜托她。
「洁诺薇亚就麻烦你了。」
桐生挺起胸膛、竖起拇指说:
「包在我身上!我会尽全力协助她的。」
啊,真没想到我会在这种地方振作起来。而且原因还是桐生的一番话。
──我原本是人类,现在是恶魔。是住在这个驹王町,就读驹王学园的学生,最冀望的就是和平。只想过著正常的生活。就只是这样罢了。
我想在心中怀抱著这个确切的意志,迎接明天的决战。
当天深夜,我一个人待在兵藤家地下的室内游泳池。
决战就在明天,此刻我为了进行最后的调整,来到游泳池。我没有穿上铠甲,打著赤膊,伸出龙的双翼,飘浮在游泳池上空。飘浮在半空中的我,身上围绕著平静的气焰。
这是我最近集中精神的步骤之一。锻炼肉体固然有其必要,但独自锻炼心灵的功效也不容小觑。因为这种时候可以一个人静静地重新审视很多事情。飘浮在半空中打坐的话效果更好。室内也只有最低限度的照明,整个环境很适合集中精神。
……我原本那么不擅长飞行,现在却可以在没穿铠甲的状态下飞起来了。话虽如此,我用的并不是恶魔的翅膀,而是龙的双翼。原则上,我也可以长出恶魔翅膀,但似乎是龙的双翼和我的匹配度比较高,让飞行也变得出乎意料地容易。
……我现在不需要穿上铠甲也能够伸出龙的双翼了。这也意味著,我现在的肉体和我之前的身体已经完全不同。不,我原本就对这件事已经有非常充分的了解。只是,每次发现自己原本不知道的肉体变化,就让我再次体认到这一点。
……我大部分都已经是龙了。在那之后,我再次转生为恶魔……即使身体不同了,精神却一直都是我自己,这种感觉很不可思议。阿撒塞勒老师打了一个比方,说这就和驾驶员换开另外一架机器一样,但我一直无法体会。我能够认知到的,也只有肉体的变化,就像现在长在我背上的龙之双翼。
德莱格说:
『那是以伟大之红的身体建构,又灌注了奥菲斯的力量而成的肉体。因此对你造成了前所未见的变化,其中甚至蕴含著无法预测的进化的可能性。』
也就是说,德莱格也不知道我以后会变成怎样啰。
『是啊,没错。不过,这样或许很可怕,但同时也很有趣。别想那么多了,船到桥头自然直。你一路走来,不也是这样克服了一次又一次的危机吗?』
话是这么说没错啦……不,可是,还是和平至上啦。如果大家都能和乐融融地相处,那该有多好……
『人类、恶魔、龙族都一样,出生的环境不同,价值观和成长的方式也会有所差异,难免会感觉到和对方水火不容。对于任何种族而言,这都是一种从古至今的历史共业。无论你再怎么挂心,都不会有任何改变。』
嗯──话虽如此,我们现在又被人盯上了耶。多多少少还是会想这些啦……即使和议以及同盟接连实现,总是会在某个地方产生龃龉,日积月累的歧异总有一天会爆发……「祸之团(Khaos Brigade)」的旧魔王派也是,英雄派也是,邪恶之树也是,这次的事件也是。追根究柢,原因都一样……
「对我而言是和平,却会让某些人感到痛苦啊……」
瓦利对我说的这番话,一直都在我心中不断盘旋。我想,这一定是我永远都得追寻其答案的命题吧……
我伸起双手,用力拍打了自己的脸颊……我得振作气势才行。决战就在明天了。
「我接受他们的挑战。简单来说就是打架嘛。我──不想否定我一直以来的所作所为,所以他们想打架我就奉陪!」
没错,这样就对了!我战斗至今绝对不是一件错事,我明天想秉持这样的骄傲,挺起胸膛战斗!
『这样就对了。你还是个孩子,要为自己的的生存方式担忧还言之过早。你就先活个一百年再说吧。如果想质疑自己的生存方式,到时候再来苦思也还不迟。』
好,你说的对,德莱格。我会先横冲直撞地活下去。因为我要贯彻自己相信的生存之道!成为后宫王!
更坚定了决心之后,我降落到池畔。这时,有别人跑到游泳池来了。
「嗯?是一诚吗?」
是身上只有一件T恤的洁诺薇亚。
「是你啊。怎么大半夜跑来这里?」
我这么问,洁诺薇亚便苦笑著说:
「没有啦,也不为什么。只是想游一下罢了。是不是妨碍到你了?」
「不会,我等一下就要上去了。」
洁诺薇亚说了声「这样啊」之后,就走向跳台──然后豪迈地脱掉了T恤!她、她底下什么都没穿,是全裸!就连内裤都没有!
整体紧实,但该翘的地方还是很翘的完美身材,浮现在微弱的灯光之中!那胸部的形状还是一样赞!
「──等等,你要裸泳喔!」
我如此吐嘈,但洁诺薇亚没有理我,自顾自站上跳台,摆出跳水的姿势!就在臀部的形状吸引了我的注意的同时,洁诺薇亚已经直接跳进泳池里了!
她在泳池里游起自由式。游著游著,洁诺薇亚对我说:
「裸泳感觉很开放,很不错喔。我偶尔都会像这样一个人在深夜来这里游泳!」
洁诺薇亚在宽敞的游泳池里来回游了三趟之后,停在墙边探出头来。
「……一诚。」
「嗯?」
忽然,她一脸正经地问我:
「……我有办法超越前人吗?超越苍那前会长,超越史特拉达大人。」
洁诺薇亚必须超越的对手啊。两个人都是强敌呢。
洁诺薇亚继续说:
「我认为……既然要做,就得超越前人才行。身为战士固然如此,身为驹王学园的学生也是。」
尽管嘴里说得有点不安,眼神却非常强而有力。这证明了她具备著求胜的坚强意志。
「对了,我好像还没问过你。为什么会想当学生会长啊?」
都已经这种时候了,我还是问了这个问题。因为这个家伙都不太主动提自己在想什么。她是那种不知不觉间,不和任何人商量就自己决定事情,并且直接执行的人。
洁诺薇亚沉默了半晌之后开了口:
「……这里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就读的学校。开始在这里上学之后,我就不曾感觉到无聊。上课、下课和同学聊天、社团活动、学校的活动、教学旅行,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新鲜而有意义,让我非常开心。吶,一诚。我觉得,自己真的很喜欢那所学校。甚至害我觉得世界上有这么好玩的地方真的没问题吗。所以……我想报恩。不,我想在那间学校留下一些痕迹。于是我自然就会想到,当上学生会长,为了学校尽心尽力这个方式。」
……这样啊,她这么喜欢驹王学园啊。也对,这个家伙在学校总是充满活力。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全力以赴、乐在其中。上课也是、学校的活动也是、下课和同学闲聊也是。洁诺薇亚总是毫不保留地享受著一切。
说到这里,洁诺薇亚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啊,对喔。我只要把这些告诉大家就好了嘛。根本就不需要拐弯抹角。演讲也是,战斗也是──」
洁诺薇亚仰望著天花板。看来像是把想法整理出一个结论了。
忽然,洁诺薇亚伸出手对我说:
「一诚,拉我一把。」
我叹了口气随口应了声「好啦好啦」,便伸出手──就在这个时候!洁诺薇亚抓住我的手用力一拉!
「呜、喂!你干嘛突然──」
输给她的拉力,我掉进了游泳池里面!正当我把头探出水面,准备对洁诺薇亚抗议的时候,我的嘴突然被堵住了。
──因为洁诺薇亚抱住我,吻了上来。
忽然遭到突袭的我,根本无法抵抗──挪开嘴唇的同时,洁诺薇亚忍不住笑了出来。
「……呵呵呵,这是我们的第二个吻呢。一诚,我可是很认真的喔。想当会长也是,身为战士也是,还有恋爱也是。」
洁诺薇亚在水中抱著我。或许因为是全裸吧,她的肉体感受直接传达到我身上……胸部的触感真是美好了!等等,大半夜的我在游泳池里做什么?不,这样是让我觉得很幸福,但这一幕可没办法让其他人看见啊!感觉就像是我们两个在私通似的!
洁诺薇亚含情脉脉地看著我说:
「我之所以选择了这种生存方式,都是莉雅丝前社长以及爱西亚、伊莉娜为首的朋友和同伴们的功劳。但是,我能够找到这么多想做的事情,是因为一诚在我身边。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最能够实际体会到现在的生活比什么都还要开心,也能够找到一个又一个的目标。能够给我这种感觉的男人,你是第一个,应该也是最后一个──当上『国王(king)』吧,一诚。到时候我也会跟著你走。」
──这个家伙……竟然毫不矫饰地说了这么让我高兴的话。
「好,我总有一天会当上『国王』。你想跟我来的话,就这么做吧。但是,我不像莉雅丝那么有才干,应该会让你吃不少苦头喔。」
「正如我愿。从头开始苦心经营,听起来就很有趣。」
洁诺薇亚这个家伙,竟然说了这么中听的话!既然你都说成这样了,在我独立的时候就跟爱西亚和你还有蕾维儿四个人从零开始打天下也不错。
洁诺薇亚以双手夹住我的脸,感觉就像在模仿她最仰慕的葛莉赛达修女对她做的动作。
「……对喔。一诚也找到了自己的应对方式,超越了霸龙(juggernaut drive)。我也要找到我的方式……」
意有所指地如此喃喃自语之后,洁诺薇亚似乎想通了什么,她愉快地扬起嘴角,再次开始游泳。
「总觉得气势整个一涌而现呢。我再游一下,一诚先上去吧。」
喂喂喂,哪有人硬是把我拖进水里强吻之后却这样的──
算了,看她挺开心的,就这样吧。感觉洁诺薇亚心里已经毫无芥蒂,完全变回了最真实的她。
不过,洁诺薇亚。你刚才说的那些话,真的让我很高兴。居然说和我一起生活很开心。
吶,瓦利。也是有人说我的和平很开心喔。
我离开了游池边,并对洁诺薇亚大喊:
「喂,明天就是决战了!要适可而止啊!」
洁诺薇亚在水里对我挥了挥手。
「你们两个人竟然这样私通,太狡猾了!」
这时,突然有人这么说,并且从背后搂住了我──是伊莉娜!背上还有个棉花糖般的柔软触感震撼著我!是胸部!而且这种感觉……是直接接触!伊莉娜维持搂住我的姿势绕到前面来──她放下了头发,身上只穿了一条内裤!
伊莉娜鼓起脸颊说:
「……你和洁诺薇亚刚才在干嘛?我可都看见了喔。」
「咦!呃──这、这样啊……」
「你要带洁诺薇亚走?」
看来她真的听见刚才的对话了。我抓了抓脸颊……
「是、是啊,既然都约好了。」
「那么,我将来也要经常去一诚那边。」
「伊莉娜是天使耶!而、而且,等到几百年以后,伊莉娜说不定已经爬到相当高的地位了,我们大概也很难碰面吧……」
伊莉娜是米迦勒先生的A嘛。她将来应该会爬到高层去才是。
但是,伊莉娜踮著脚尖,把脸凑了过来。她含情脉脉地对我倾诉:
「所谓的青梅竹马,在某方面来说,比女朋友和眷属还~~要重要喔……」
「你、你说比女朋友……比莉雅丝还要重要?」
「在一诚心目中或许不见得,但是在我心目中,青梅竹马比女朋友还重要。所以,我会和莉雅丝小姐做一样的事情,还会对一诚做更进一步的事情。」
她紧紧抱著我,说出这种诱人台词!而且说的时候羽翼还不停闪烁!她抱持著堕天的决心发动了这次攻势吗?伊莉娜软嫩的胸部挤压在我的胸膛上,呈现出让我心痒难耐的状态!这种软嫩地吸附在我的皮肤上,宛如天使一般的触感──这种肉体感受让我快把持不住了。
伊莉娜把脸埋在我的胸口说:
「吶……我们就这样进那个房间好不好?我想在决战之前提振一诚的士气……」
……我紧张地吞了一口口水……可恶的伊莉娜!圣诞节之后,她就变得超会说这种色色的台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想去!我好想去那个房间啊!真想直接把她外带回家!
然而事与愿违,在我这么想的时候,就看见洁诺薇亚猛然从游泳池里跳了出来!洁诺薇亚一回到池畔,便大步走到我身边来。
「我也想帮一诚提振士气!伊莉娜!把那个房间借给我!一诚是我先预约的!」
预约什么啦!是那个吗?做、做人宣言那件事吗?
伊莉娜听了再次鼓起脸颊!
「不──可──以!那是米迦勒大人送给我的地方!是我和达令的爱巢!如果是我和洁诺薇亚还有爱西亚一起为了服侍一诚而使用也就算了,要是让洁诺薇亚单独使用那个房间,搞不好会关在里面一个星期都不出来!」
「那当然啰!少说也会借用一诚十天!我会在里面寻觅各种可能性!」
「我说不可以就是不可以!」
伊莉娜紧紧抱住我的手臂,不打算放手!洁诺薇亚也为了和她对抗,抓住我另外一只手臂抱进怀里!啊啊,我的双臂都感受到女体的极致柔软!软溜还又弹又嫩的两对胸部夹住我的双臂,让我倍感幸福!她们两个的胸部都很大,手臂上感觉到的份量让我心怀感激!
「一诚是我这个青梅竹马的!达令是我的达令!」
「不对──先预约的是我,他是我的!我才可以叫他达令,是我的达令!」
抱住我的两个人之间迸射出火花!这、这下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但这时又有一个人从背后抱住我。
「……一诚先僧,该税觉了喔~~」
……是睡昏头的爱西亚。喂喂,你就这样半睡半醒地跑到这里来吗……?再怎么说,我也不能在这样的爱西亚面前,决定该选洁诺薇亚还是伊莉娜吧。
我先安抚了洁诺薇亚和伊莉娜,然后以公主抱的方式抱起半睡半醒的爱西亚。
「还是先睡觉吧?再怎么样也不能把爱西亚丢在游泳池这里吧。」
我这么说,睡眼惺忪的爱西亚也开了口:
「……对啊,该税觉了……一诚先僧,抱抱~~」
还这样对我撒娇。
「好好好,我们回去吧。」
「……抱抱喔~~我们要一直在一起喔~~」
啊啊,我可爱的爱西亚妹妹。睡昏头的爱西亚真的有够可爱。我可以为新社长鞠躬尽瘁、死而无憾!从美丽的莉雅丝社长交棒给可爱的爱西亚社长真是太棒了!
洁诺薇亚和伊莉娜看见半睡半醒的爱西亚之后也面面相觑──然后忍不住笑了出来。
「说的也是。既然爱西亚社长都开口了,也只能照办了。」
「嗯!爱西亚社长的命令可是绝对的喔。」
她们也同意了。能够马上和好是她们最棒的一点──但是,她们又立刻黏到我身边。
「那么,今天晚上我们就睡一诚的房间吧。爬上床的时候还得小心别吵醒莉雅丝前社长才行。」
「好啊!和一诚还有爱西亚睡同一张床!」
真的假的!我今天晚上要和莉雅丝、爱西亚、洁诺薇亚、伊莉娜睡同一张床吗!也、也罢,就算我抗议,她们八成也不会听吧……
「总而言之,我们明天一定要赢。我们一定办得到。」
听我这么说,洁诺薇亚和伊莉娜都露出可靠的笑容。
好了,虽然在游泳池发生了很多事情,不过我也振作起气势来了。
──这样应该可以好好迎接明天的决战吧!
……我原本还这么以为,但天亮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躺在床底下。不只洁诺薇亚,就连伊莉娜也在翻身的时候把我给一脚踢飞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