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七卷
  5. 终章
  6. 繁体版

终章
2017-06-23 04:37:23

		

那里从早上就人潮汹涌,好不热闹。
有人拖着行李箱,寻找接下来要转车的月台。
有人似乎在周六这样的日子也要上班,穿着一身西装仓促地路过。
有人大概是忙到早上才要回家,正一脸想睡地打着呵欠穿过验票口。
有形形色色的人,聚集在这个日本的中心地带。
东京车站,东海道新干线搭车处……
那里在四月的头一个周末,迎接了新的年度,当下正充满着活力。
※  ※  ※
「啊,找到了。希望×××号……是搭这边的十三号车喔,泽村。」
「欸,霞之丘诗羽,为什么不买绿色车厢的票?」
「是什么样离谱的外包人员,会在第一次跟业主见面时就要求他们补贴绿色车厢的交通费啊?」
「可是选绿色车厢不就可以在移动过程中工作了吗?早知道是这样的话,交通费我就自己出了。」
「我就算坐普通车厢,而且是在三连客席的中间也照样工作喔。」
「那是因为你是文字写手嘛……在跟业主讨论以前,我原本还想要再多完成两三个角色的耶。」
「你一脱离低潮期,工作忽然就热心起来了呢。」
「这才是真正的我啊。再说……」
「再说?」
「假如要马马虎虎地工作,之前抛下的东西未免太大了。」
「……也对。」
※  ※  ※
我用月台票穿过验票口,然后抬头看向班次告示板,寻找要找的新干线。
「记得是十点整发车的希望号……」
忙这些的当下,是九点五十三分。
差不多到了乘客开始上车也不奇怪的时间。
错就错在我买个东西花太多时间……
「十九号月台……动作要快!」
※  ※  ※
「让各位旅客久等了。开往博多的希望×××号班车,车门即将开启。」
「好,要出发喽,泽村。」
「等一下……东京芭○娜和芝○蛋,要选哪边比较好?」
「不用带伴手礼送业主啦。何况是买那么典型的土产品。」
「你说什么啊,这当然是买来在车上吃的零嘴啊。」
「……吃东京○娜娜和○麻蛋?」
「我才不会分给你喔,想吃的话自己买不就好了。」
「看来你不常……应该说你根本不习惯外出旅行呢,泽村。」
「找到了找到了!喂~~!英梨梨!诗羽学姊!」
「~~唔!」
「伦……伦也学弟?」
※  ※  ※
「太好了……勉强赶上了~~!」
「伦、伦……伦伦、伦……!」
东京车站,东海道新干线十九号月台。
在西行的人们所聚集的那块地方……
我成功与前社团成员,同时也依旧不变的两个伙伴久别重逢了。
「这是东○芭娜娜和芝麻○!每人各一个!你们带到新干线上吃吧!」
「…………两个都给泽村就好。」
然而以感人的重逢来说,我好不容易买的伴手礼却满不讨好。
明明烦恼那么久才选好的耶。
「伦、伦、伦……伦、伦、伦……这、这、这……」
「呃,伦也学弟,你怎么会来这里?」
「嗯,其实是町田小姐告诉我的……」
她告诉我,这两个人会为了《寰域编年纪》的首次磋商去一趟位在大阪的马尔兹。
昨天,町田小姐亲自安排的新干线时刻与座位资讯,和内容十分认真的谢罪文一起寄到了我这里。
「可、可、可……你、你、你……不、不、不……」
「可是,你并没有原谅我们不是吗?还有泽村,你冷静一点。」
「吵死了啦,霞之丘诗羽!」
尽管英梨梨口出恶言,整个人还是贴在诗羽学姊的背后,还缩成了小小一团,泛着泪光抬头仰望我。
……对喔,从这家伙说要退出社团以后,我们第一次碰面。
「没有什么原不原谅的吧……诗羽学姊。」
诗羽学姊的脸色则一如往常的毅然,却又有些尴尬,即使如此她仍像英梨梨的监护人一样地站到我面前。
早应大学一年级,霞之丘诗羽。
即使成为大学生,她的黑长发黑丝袜在我眼里依旧相当耀眼。
「忽然听你宣布时,我当然是大受打击啊……有一阵子就连饭都吃不下,也没有气力活动,而且一遇到小事就会哭出来,严重得不只对日常生活造成妨碍。还好之后立刻就放春假了,真的。」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伦也学弟。」
「不会啦,已经没关系了!」
「可是你说的听起来实在不像愿意原谅我们……」
「不,我越想越明白……你们两个的决定是正确的。」
「伦也学弟?」
「伦也……?」
英梨梨忽然从诗羽学姊的肩头后面探出头了。这是哪里来的小动物啊?
「毕竟……怎么想都很厉害不是吗!是《寰域编年纪》耶!赫赫有名的《寰域编年纪》!有诗羽学姊和英梨梨参加制作,肯定会是神作的嘛!」
「你太大声了喔……如果被御宅族或业界人士听到要怎么办?」
「不要紧啦,这里又不是秋叶原。」
顺带一提,在秋叶原的居酒屋或餐厅得意地把公司或游戏名称亮出来大聊特聊的业界人可要小心了。那样绝对会在周围的御宅族面前露馅。
「我支持你们……我会在部落格上拚命推荐,到处找朋友推广,而且店家特典有几种就买几套游戏回来!」
「伦也……!」
「欸,泽村?」
这时候,英梨梨使劲推开诗羽学姊,到我面前露脸。
小动物之后又变成幼儿啦?
「伦也、伦也……」
「所以你要加油喔,英梨梨。」
「伦也……!」
对陷入低潮期的作家……对精神不安定的作家,最好不要说「加油」这种话。
不过,对现在的英梨梨已经可以说「加油」了。
因为她克服过来了。
身为插画家柏木英理的她,已经彻底复活。
「你想接这项工作吧?你想成功吧?你想成为神级插画家对吧?」
何止如此,她正要蜕变成伸手无法触及的天才……
「那你就去当吧……跟以前约好的一样,让我为了你骄傲!让我可以对别人大力炫耀,说我跟柏木英理是青梅竹马!」
「嗯,我会拚……!」
所以,我既懊悔又骄傲。
「我绝对会让你飙泪……跟霞之丘诗羽一起!」
我懊悔自己没办法从英梨梨身上唤起这种坚定的决心。
然而,我对自力唤起这种决心的她感到骄傲。
「所以伦也……你也一样……!」
既懊悔又骄傲,既开心又难过。
如此莫名其妙的情绪在我脑子里翻搅。
「你也要……成为让我可以跟所有人大肆宣传我们是什么关系的……创作者!」
「那当然了!你等着看今年的冬COMI吧!」
所以,我空口无凭地发下狂言。
跟以往那个什么事都不懂,身为消费型御宅族的自己一样。
但是,那之后过了一年,留在我身上的终究只有这股毫无根据的自信。
「诗羽学姊……这家伙……英梨梨就拜托你照顾了喔。」
我摸了摸英梨梨的头,然后转向诗羽学姊。
顺带一提,抬头看着我的手的英梨梨虽然一脸嫌弃样,倒也没有要躲的动作,只是独自杵在旁边。
「嗯,我会的……交给我吧。」
「欸(欸,)?你诺恶么啦(你做什么啦,),掌资妞亨以(霞之丘诗羽)!」
诗羽学姊则一边拧着英梨梨的脸颊,一边用监护人般的可靠态度答应我。
「不要被那个怪物(红坂朱音)吞了喔。」
等待着她们两个的,肯定是比我更加……不对,肯定是我这种人根本完全无法想像的严苛挑战。
毕竟,她们接下了将奇人红坂朱音的原案做成作品的艰钜工程。
伊织曾将红坂朱音担任原作者的特色评为:「光芒太耀眼,搭档的创作者如果实力平平就会相形失色。」
她们会被红坂朱音的作风吸收,成为单纯出产图像及文字的零件吗?
又或者,她们在那种环境下依然能够发挥自己的作家色彩,并且受到红坂朱音以及玩家的认同?
「……你把我们当成什么人了呢?」
「……就是嘛。」
不过,那些困难算什么。
她们可是霞诗子和柏木英理耶。
她们是我培育……不对,是我发现的两个天才耶。
红坂朱音只是从我这天才身上剽窃了先见之明的小角色吧。
连我都完全驾驭不了的这两个人,才不可能输给那种不中用的制作人。
「你才要加油……将新作做出来。」
「嗯,学姊……这次我一定会创造传奇。」
「我会期待的。」
诗羽学姊听我再度口出狂言,既没有吐槽,也没有笑。
而且她更用认真的眼神,给了我认真的回应。
「无论是内容、评价、销量,我都要超越前作给你们看!」
所以,我也认真地把话说得更狂。
「然后再接着推出第三部、第四部畅销的作品,将社团经营得越来越大……」
我相信,那绝对会成真,我绝对有那种能力。
「迟早有一天,我会再聘请你们!我绝对会把你们抢回来!」
我更相信,自己会将那段梦幻时光争取回来……
「所以学姊,还有英梨梨……你们也要守住业界第一名的宝座,直到将来我把你们两个抢回来喔。」
「嗯,我会等……我会等你……!」
不知不觉中,学姊的脸……似乎……
还有,她的声音……似乎也……
「我啊……想看到安艺伦也的作品……」
「嗯,包在我身上……」
「其实呢……那就是,我离开你的理由之一。」
「咦……?」
『……虽然,还有另一个理由,但我不会告诉你。』
『毕竟,要是说出来的话,那就会成为你的救赎。』
难道说,那就是学姊之前……呃,不会吧。
「我希望看到你不依赖任何人,不向任何人撒娇,发挥出自己的全副心力。」
毕竟,那比我对自己的期待还要更高吧?
「所以,伦也学弟……你要回应我对你的期待。」
学姊太相信我了吧。
「……不,你要做到超出我的期待。」
「诗羽……学姊……」
你未免,太宠我了吧……
「让各位旅客久等了。开往博多的希望×××号,再过不久即将发车。」
「那我们要走喽,伦也学弟。」
「嗯,学姊加油!」
开战了……
这次,是创作者与创作者之间的战役。
介于我与她们俩。
介于她们俩与红坂朱音。
同时,也是介于红坂朱音与我之间的,一场战役……
虽然那是个尚未拜见庐山真面目,连话都没有好好讲过,甚至对方也不认识我,实力悬殊到如此地步的对手。
不过,接下来我会一直向她挑战。
我会信任某个干练制作人说过的话,对手再强大也要勇于挑战。
「伦也……」
「啊,英梨梨也要加油喔……」
当发车铃声正响起,英梨梨朝我的脸伸了手……
然后,她碰了戴在我脸上的……眼镜。
「这个……给我好不好?」
「英梨梨……?」
英梨梨的脸,顿时模糊了。
我变得看不清楚她的脸。
我认不清,在眼镜被摘掉前,那双红通通的眼睛了。
「我……可以收下吧?」
「可是,那个是……」
「嗯,我知道……这是惠买给你的……」
没错,那是我跟加藤两个人第一次到购物中心时,她送给我的……
「所以,我才想要这个。」
「啊……」
英梨梨希求的,并不是仅与我之间的回忆……
「可以啊……加藤那边,之后我再向她道歉。」
「谢谢……谢谢你,伦也。」
那是一个下了决心,不只要离开青梅竹马,也要离开好朋友的女生,所做出的唯一一项任性要求……
「伦也……我,我……!」
「咦……!」
于是在下个瞬间。
英梨梨急切地开口……
我的眼前……则忽然……变得一片漆黑。
同时,我的嘴唇……碰到了某种柔软的物体……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间隔一拍之后,英梨梨发出了高八度的特大超音波。
咦……奇怪?她怎么发出声音的?
「……伦理……同学。」
「诗羽学姊!」
当光线照到眼前,紧紧贴近注视着的那张脸却是……
而且,她的嘴唇看起来好湿润!
「伦理同学、伦理同学……!不,从现在起,你就是不伦同学了。」
「为什么会变那样!」
学姊对我的称呼,不只从「伦也学弟」变回「伦理同学」,还多了更加不名誉的形容词……
话说回来,你自己觉得那样好吗?
「明明我那么想与你诀别。明明我说了那么多惹你讨厌的话……即使如此,你还是打算若即若离地绑着我?」
「那是学姊个人的感想吧!」
当我无法理解目前状况而陷入混乱的时候,学姊那温柔、娇艳……而且黑心的嗓音,仍挑逗着我的耳朵。
「好,我明白了。我也会觉悟的……我愿意一直让你豢养。我愿意让你吊胃口。」
「不要把我讲得像玩弄女人的人渣啦!」
「所以……我放弃对你死心。」
「咦……?」
「霞霞霞霞霞霞霞霞霞霞霞霞之丘诗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唔哇!」
这时候,从斜下方以绝妙角度甩过来的双马昆,钻进了我和诗羽学姊的狭窄空隙之间。
「看、看、看你做了什么好事!刚、刚才明明是我要……是我要跟伦也……!」
「毕竟,你今年还是跟他同校吧。如果做了那种事,会尴尬得不敢在学校碰面喔。」
「我要○掉你!现在就○掉你!果然不应该和你搭档的~~~~!」
「女孩子别用○这种耸动的字眼……哎,虽然我明白你嫉妒『初吻对象』的心情……」
「你果然对自己从前跟他没有交情这一点超介意的对不对!」
「……谁晓得你在讲什么呢?」
「你们两个停一下,要是在这里继续闹下去,新干线就要开……咦?」
「新干线……?」
「车…在哪里?」
※  ※  ※
结果,接下来的几分钟。
走到下一班新干线的自由席乘车处的这段期间……
在十分尴尬的气氛下,我们三个都没有讲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