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七卷
  5. 第六章 在毕业典礼上告白大多会沦为和稀泥对不对?
  6. 繁体版

第六章 在毕业典礼上告白大多会沦为和稀泥对不对?
2017-06-23 04:37:23

		

三月吉日,早上……
一如往常地打开二年B班的门,会发现理应是平日,教室里却冷冷清清。
不对,不只如此,我从鞋柜与走廊一路来到这里,也都没有跟别人擦身而过,也没看见其他人,应当是平日,校内却一片冷清。
然而,我淡然地接纳与平时不同的日常光景,独自坐到座位,然后俯望同样没有任何人的冷清校庭,叹出一口气。
「……差不多快开始了吧。」
不,正确来说,我看的并不是没有任何人的校庭,而是理应有人在的那个地方……体育馆。
因为,今天是三月吉日……
丰之崎学园的毕业典礼。
※  ※  ※
在教室消磨一阵子以后,来到走廊的我逛起学校里头。
那是循着我与今天将离开这间学校的「她」的足迹,所展开的旅程。
我最先造访的,当然是视听教室。
用平时(违反校规)带在身上的钥匙开门进去以后,从左边……应该说从东边而来的阳光将室内照得微妙地明亮。
那样的亮度,应该和刚才在教室里一样,我却觉得莫名耀眼、莫名新鲜,同时也莫名疏远。
毕竟我们以前待在这里时,总是夕阳时分。
春天,在暖意结束瞬间的温和夕阳。
夏天,仍带着暑意高挂的炎炎夕阳。
秋天,有一丝丝寂寥感的暗淡夕阳。
冬天,仿佛催促着我们早点回家的西斜夕阳。
记得在那样的季节转变中,我们总是不变地展开无谓的争辩……
接着,我来到的是图书室……虽然我希望这么说,不过这里被上锁了,只能站在门前。
去年刚与她认识的时候,有一阵子用来偷偷交谈的场所。
喜欢读书的她,据说在入学半年后就读遍了几乎所有的藏书……
即使如此,她仍在这里听了我一时兴起的活动企画而傻眼,也在确认活动成果以后,再一次对我傻眼。
现在这间图书室的书架上,不知不觉中已经添购了五套全五集的《恋爱节拍器》排在一起。
而且,《纯情百帕》迟早也会出现在这里……这次各集肯定从一开始就会有五本排在一起。
接着,我来到的是门恰好开着的楼顶。
我曾在午休时间,看过偶尔来这里读书的她。
她大概是连专心用餐的时间都舍不得花,便大口大口地啃着面包,不时还会噎到,再往嘴里灌牛奶。
即使找话题攀谈也完全没反应,对于眼前的铅字叙述却会做出丰富的反应,害我都不知道对区区的纸张嫉妒过多少次。
再接下来……虽然我想这么说,可是梗已经用完了。
毕竟那个人除了放学后以外,基本上几乎都在教室睡觉,根本遇不到。
……所以喽,不合我作风的回忆之旅就到此结束,看了时钟还不到十点。
离毕业典礼结束,还有将近一个小时。
早知道就不要因为无意间早起而做出这种傻事了。
早知道就配合典礼结束的时间来学校了。
再怎么说,虽然今天的确是毕业典礼……
然而,这才不是我们告别的日子。
※  ※  ※
就这样,过了一个小时。
我趴在教室桌上地消耗时间,然后再一次来到校庭。
于是,那里和之前完全变了样,满满都是人。
笑着围在一起讲话的男生们;边哭边拥抱的两个女生;彼此显得乱害羞的男生与女生;兴高采烈地拍纪念照的男女团体。
尽管聚集的人们就像那样,有形形色色的反应,不过共通的是,所有人手里都拿着细细长长的桶子。
是的,在那里面,摆著名为毕业证书的告别证明……
「啊……」
「恭喜你毕业……诗羽学姊。」
当每个人都在彼此惜别时,要找出诗羽学姊是相对容易的。
毕竟我只要寻找在那种毕业的气氛中,仍打算独自尽快回家的稀有人种就行了。
「学姊不用参加谢师宴吗?」
「我丝毫不认为有必要出席。反正我对同班的人根本、完全、一点都没有放感情。」
「戴着孤独面具的人讲起话来就是不一样……」
姑且还是有同学来找打算尽快回家的诗羽学姊说:「等一下我们要在教室办谢师宴……」
不过,诗羽学姊却毫不领情地对那样亲切的人回以非常非常冷淡的视线,非常非常不成熟地切断了与同学之间的关系。
……你对那些女生应该没有仇恨吧。
「不过,我没想到伦理同学会埋伏在这里。」
「虽然我的行为确实就像你说的一样,麻烦在修词上还是温和点。」
「话说,你怎么会穿便服过来?好不容易毕业了,我本来还想将你的制服钮扣全拔走呢。」
「无论是用说的或真的动手,拜托你不要玩那种不成熟的花样啦。基本上拔制服钮扣是男方毕业时才有的节目吧。」
我们两个穿过校门,一块儿走在往车站的路上。
离樱花绽放尚早,风也还会冷,要称为离别的季节总觉得并不搭调,而我和学姊,正缓步于那样的林道下……
……可是要让我感伤,这条路倒没有牵起那么多我和诗羽学姊的回忆耶。
根本来说,我们会一起走这条路,是最近一个月才开始的。
而且那几次英梨梨大多也在场。
刚才我待在学校时也有感觉就是了,其实在这间丰之崎学园里,将我和诗羽学姊联系在一起的事物少得吓人呢……就算把明明是校园故事却对校园描写得未免太少这种根本上的问题先搁到旁边也一样。
哎,毕竟与其说我们是霞之丘诗羽和安艺伦也,感觉霞诗子和TAKI所占的比重还更多。
那种关系下,我们两个共度的时间就不是在这里,而是「圣地」那边压倒性居多……
「不过,我真的没想到你会来……毕竟,我们之前是用那种方式分开。」
「啊……」
差不多两个星期前,在刚刚提到的「圣地」和合市……
对于社团往后的方针,我和诗羽学姊各持己见谈不拢。
在雪天里,我们怀着尴尬的心情分开,直到现在。
如诗羽学姊所说,要是处理得不好,那其实是糟到关系就这样被冲淡也不奇怪的状况了,我有这种认知。
「你是不是这样想的呢?反正关系要修复是没指望了,不如趁最后花言巧语几句:『学姊,我想留下和你之间的回忆……』然后把该做的做一做就溜?既然如此,我看还是用你所有的制服钮扣来交换……」
「并没有,我完全没有那种企图!还有话题该从制服钮扣离开了啦!不然至少执着在第二颗钮扣就好了!」
就算来到毕业典礼,就算气氛再严肃,这个人的黑暗黄腔依然坚定不移。
「是吗?那就好。今天跟平时不一样,我没有为那方面做准备,所以还穿着日常生活用的内衣。至少得等我回家一趟换过衣服再做……啊,不过要留下毕业的回忆还是应该穿着制服做对不对?那么要换的就只有内衣……」
「那个话题可以收尾了啦!」
哎,不过这肯定是出于诗羽学姊的贴心。
这是她用来将几天前的尴尬气氛一扫而空,好让我有机会再一次好好跟她谈的温柔心思,不会错。
……是这样吧?对不对?
「我有关于社团的事想跟学姊谈。」
「…………」
总之,这么相信的我要向前冲了。
「我想过了……让社团在以后继续经营下去的做法。」
「……是吗?」
诗羽学姊大概早就想到我会说这句话了吧。
她立刻收起之前的桃色黑暗模式,认真地接纳我说的话。
「所以,诗羽学姊……请再给我一点机会。」
「……我明白了。」
所以,我要拚。
我还不想让这些成为回忆。
在这以后,我和诗羽学姊的日常生活还是会继续。
为了我们「blessing software」的未来。
为了用我的手,再次挽回因我而一度失去的梦幻时光。
为了我的下一个梦。
好,接下来看我加倍奉还……呃,这个词要红不红地流行起来以后,反而让人觉得迟早会过时,用起来满让人犹豫的。虽然我还是用了。
※  ※  ※
「企画书……?」
「是的,新作、下回作品、第二项企画!」
已经不知道光顾几次,目前在全国热烈扩大营业中的木屋风咖啡厅。
我在那舒适的四人用桌子上,摆了一叠厚厚的纸。
「虽然这顶多只算草案,接下来才要将内容精炼就是了。」
那叠纸的封面写着「■同人游戏企画书(第二版) 二〇××/〇二 安艺伦也」。
「不过,我觉得靠大家合力就能行得通。有诗羽学姊、英梨梨,美智留和我……还有加藤也要算进去。」
内容显示出,那比我之前向加藤解说时进步了一点点。
「我还是希望……学姊往后能参加我们的社团。」
因为,我需要诗羽学姊。
假如接下来我要自己做游戏,还是会需要诗羽学姊的助力。
毕竟学姊是职业作家,人气又当红,更是我效法的目标。
……再说,就算学姊根本不帮忙,我还是希望能跟她开开心心地相处。
「为此,我断定只有写出一篇让诗羽学姊想参加的企画才行。」
「为此而写的企画书?」
「嗯。」
所以,我不能只靠热情,不能只靠耍赖,不能只靠逼迫,我非要让学姊认为留在这个社团是正确的才可以。
光诉说梦想是不行的。
要实际描绘出能让自已梦想成真的愿景。
必须让人有意愿参加自己的企画……而且,要让职业好手都肯属意才行。
「那么,让我读你的企画书。」
「……麻烦你了。」
我要用这份企画书,赢得学姊属意。
当然,我明白这有其难度。
像说服加藤时那样,光靠魄力是混不过去的。
毕竟对方是职业创作者。
而且现在应该和以前不一样,她不会再因为我是外行人而放宽标准了。
所以,我非得用社团代表的正式身分来奋战。
想靠朋友或学姊学弟的交情过这关,是不被容许的。
虽然对方应该不会要求我拿出职业的水准,即使如此,我还是得在这十几分钟里展现出可以在同人团体中一起共事,一起成事的才干。
※  ※  ※
「……你的企画书,我浏览过一遍了。」
「嗯……」
于是,十几分钟过去了。
诗羽学姊将我的企画书从头到尾读完了。
她嘴里不时会嘀咕着什么,有好几次翻回去重读,目光偶尔还会在同一页停住片刻。
和一年前的那时候相比,学姊完全是认真在看待我所提出的企画案。
……虽然跟那时候真的有差别的,大概是我的认真度啦。
「除了写在这里的内容以外,必须确认的部分感觉还很多,不过我大致能掌握完成品的形象了。」
「是、是吗……?」
「嗯,你相当努力了,伦理同学。以企画来说……我想差不多有七十五分。」
「喔喔喔……!」
比一年前的那个时候大幅提高了七十五分之多……!
就算还不到最棒或最好的程度,学姊也替我打了及格有余的分数。
「或许你写的也对……前作调整成传奇故事风格,确实让这个社团的取向稍微变调了。」
「不,那样安排本身并没有问题。毕竟完成度那么高啊。」
「嗯,我明白……然而,我的个人色彩变得太浓厚这一点还是无法否认。」
「可是正因如此,『blessing software』才树立了作品重视剧情的形象,从意外性的角度来看或许是利多的。」
「哎,虽然有机会也等于有风险……」
「做同人就是要看准那种时候勇于一搏吧。」
「……你变得敢说敢言了呢,伦理同学。」
不对,好的还不只分数。
诗羽学姊不只对我的企画书说了感想,还进一步与我讨论。
这表示,她认同我提出的案子值得研讨。
「可是,我倒觉得这对剧本写手的负担相当大耶。」
「……呃,那部分我认了。」
「每个女主角的反应和故事都不同。而且,当中还有数量庞大的变化……」
「相对的,故事会走日常风格,花在细部设定和考据上的时间应该就能减少……这次我想更贴近角色取向。」
「即使如此,这样的分量还是不能忽视。毕竟每一个女主角都要设计不同的反应吧?」
「差不多,毕竟卖点就在那。」
「你有没有考虑将剧情事件共通化?」
「不,要是那样做,我想这款作品的魅力就减半了。」
「也对,假如错将那些部分共通化,各女角的魅力会被糟蹋……不过,别将每个角色分开来一股脑写完,而是架构好体系再把剧情组合起来,或许多少可以减轻负担。」
「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将各个角色的性格及特征设为纵轴,有可能发生的剧情事件或地点则放在横轴,再把两轴构成的矩阵填满啊。这么一来剧情事件撞梗的情况就会减少,也能从视觉上确认内容的变化有多丰富。」
「对喔……或许那样确实会更有效率。」
「虽然那样并无法让制作游戏内容的工作量减少,但如果不努力去芜存菁,这项计划绝对会垮台喔。」
「……学姊的话我会铭记在心。」
不妙耶,我谈得好愉快,太愉快了……
真的,点子接二连三地冒出来。
我都来不及做出「对!我刚才也有那样想到!」或者「真不愧是学姊!」这些反应。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改不掉跟诗羽学姊一起脑力激荡的习惯。
虽然以往我大概完全跟不上她的想法……
不过,等我等级提升得更高,这段时间肯定会变得更有意义,也更加愉快。
「这样规划确实会很累……不过,并不算痴人说梦。我认为还没有严重到不切实际的程度就是了……诗羽学姊觉得呢?」
「办得到啊……不过,照这个人数是不是要一年才能完成呢?」
「所以喽,那部分由我来弥补……」
「伦理同学,你从春天起就是三年级了吧。应考要怎么办?」
「那部分请让我怀有梦想啦!」
……哎,哪怕要将我毕业后的出路暂搁一边。
※  ※  ※
「所以说,诗羽学姊……你愿不愿参加我的企画?」
能讨论的差不多都讨论完了,讲累的我们两个都加点饮料。
之后过了一段沉静的时间,我才缓缓开口。
「假如对学姊负担太大,接一小部分就好了。一条剧情线就好。不,就算只负责监修剧情也可以!」
自己在目前时间点能办到的事,我都做了。
因此,剩下的只能听天由命……不,只能交给诗羽学姊判断。
「所以……拜托学姊多多指教了!」
「…………」
诗羽学姊默默地望着深深低头拜托的我。
她眼里所做的决断会是答应或拒绝,当时的我完全不知道。
因为学姊以往从来没露出那么迷惘的神色。
最后,状似迷惘的诗羽学姊口中冒出的回答是……
「……你问过泽村了吗?」
「问英梨梨?」
结果,她的反应和我料想的有一点点不同。
「工作成员的地方有泽村的名字对不对?她是怎么回答你的?」
「没有……我之后才要找她啊。」
「是吗……」
「啊,你该不会是在担心英梨梨的创作低潮期?那部分就像企画书里也有写到的一样,我想了许多支援方式……」
「是吗……所以是我先喽。」
「咦?」
「那么就不得不由我来说了……泽村真诈呢。」
「诗羽学姊……?」
学姊嘀咕完之后,闭起了眼睛默默仰望上方。
跟加藤之前那次不一样,感觉学姊并没有情绪要爆发,那不是那么激烈的反应。
总觉得,当中蕴含着好似要沉入深海般的沉重感……
因此,受到诗羽学姊那样的牵引,我心里也有股越来越沉重的不安正在抬头……
「对不起,伦也学弟……我已经不能再和你一起组社团了。」
※  ※  ※
「为什么……?」
或许会被学姊拒绝。不,我本来就觉得那样的可能性应该比较高。
「学姊,你不是说过,这似乎很有趣吗?」
原本我明明打定主意,被拒绝就要干脆地退让的。
我明明决定不要让自己难看的。
「你不是……对我的企画……感兴趣吗……!」
正因为诗羽学姊给的反应还不错,结果,我丢人现眼地做出了向她逼问的傻事。
「说来很简单……我已经没空参加你的企画了。」
「我不会造成那么多负担啊……无论对学姊或者英梨梨。」
「这就是原因,伦也学弟。」
「咦……?」
于是,我受到了丢自己脸的惩罚。
我从诗羽学姊那里挖出了宁可不要问,宁可不知道的真相。
「你没有解决那一点……对泽村还有对我,你都没办法硬逼。」
「可是,学姊你不是忙坏了吗?再说英梨梨她……」
「你提不出能让我们愿意抛开……甚至毁掉其他一切也想参与的企画。」
「那种水准……目前的我再怎么样也做不到啊。」
「那么,目前的你不管怎样就是没办法挽回了。」
「唔……」
毕竟,对方是行家。
连愿意和我来往至今都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当红作家。
能让她们着迷到愿意抛开一切的程度,那就不是同人等级的企画了。
「我们创作者啊……在被允许『不用勉强也可以』的瞬间就会停止成长喔。要是没有略吃紧的截稿日,让我们在稿期与品质的平衡间奋战,并且赌上性命去拚,那根本就无法自我提升。」
虽然诗羽学姊的宣言既热情又有力,而且帅得令人憧憬……
「所以了,伦也学弟,你不适合当制作人……你要变得即使自己什么也不做,也敢要求别人做到最好才行。要让别人见识到地狱,自己则尽快下班回家才行。要是你会内疚又管不住创作者的话,你就没资格当制作人。」
可是那样的觉悟层次太高,我跟不上。
「诗羽学姊,你……」
「怎么样?」
「你见到那样的制作人了吗?」
「对方一开口就叫我去死。」
「什……!」
「然而看了企画书以后,我是觉得去死好像也无妨。」
「呃,啊……」
「对方的为人非常令我讨厌就是了……她才真的应该去○。」
再怎么说,就算在商业领域也用不着有那样的觉悟吧。
会公开讲出那种神经病台词的业界人,传闻中也只有几个……
咦,奇怪……?
『你最好小心——小姐喔。』
「诗、诗羽学姊……如果是我弄错的话,我向你道歉。不过,我想问……」
「……反正,事情立刻就会穿帮。」
诗羽学姊看我脸色逐渐发青,便轻轻叹了一口气,然后从包包里拿出一只大信封袋,将那摆到桌上。
「这个……是?」
「我有得到允许可以给你看……不过,目前这是机密,别对任何人说喔。」
「唔……」
我用发抖的手拆封。
里面放的是什么,其实我应该不知道才对。
然而,会写在封面上的企画者姓名,我却有把握。
『寰域编年纪最新作(暂定)企画书(第一版) 二〇××/〇二 红坂朱音』
「什……!」
猜中了。
我的负面预感,完全猜中了。
可是,这区区一行字,还安排了另外的特大号爆点……
「寰域编年纪……?」
「伦也学弟,你当然也认得这个吧。」
那才不是需要问「认不认得」的游戏标题。
寰域编年纪……
位于大阪的游戏大厂「马尔兹」推出的RPG系列。
那是每年都会发表新作,在家用游戏业界也被当成岁时节令谈论的人气作品。
光以往推出的系列作就已经出到十二代,要是把角色客串的动作格斗、桌上游戏都算进去,数量更超过二十部的长寿系列。
系列作累积销量破千万,至今每次出新作的销售成绩仍是以数十万计,即使称其为马尔兹的栋梁也不为过。
现在,红坂朱音居然要经手那款人气系列的最新作品,那铁定是天大的消息。
倒不如说……
「《寰域编年纪》的剧本……?会由诗羽学姊来操刀……?」
「哎,不知道对方是哪里弄错了。」
诗羽学姊嘀咕得轻松,但事情可没有那么简单。
这款作品的角色设计与剧本,确实每次都会任用不同的创作者。
而且从红透半边天的老练作家到刚开始走红的可塑之材都被任用过,人选千差万别。
但整体来说,参加过这部作品的年轻才俊,之后都会走上鱼跃龙门的熟悉套路。
……没错,跟红坂朱音看上的那些创作者同样有前程。
也许红坂朱音和《寰域编年纪》,就是一对该遇而遇的顶尖组合。
……只有在那种大消息发生在与己无关的地方时,我才能冷静说明。
「我并没有被标题吓倒喔。毕竟,我又没有坑过那款游戏。」
大概是我的手拿着企画书一页也没翻,不耐的诗羽学姊才开口催我「赶快读」。
可是,我连往后读都觉得难受了。
因为像这样的企画书,绝对……
「唔哇……!」
是的,绝对会让人读得雀跃无比。
光是开头的概念图就一举抓住了我的心。
明明那只是背景图才对。
精细到异常的画工,太过缤纷的色彩,仿佛要从纸面蹦出来的跃动感。
光用一张图,就呈现出让人赞叹:「啊,这是寰域编年纪……」并且瞬间予以认同的独特世界观。
「啊、啊哈、啊哈哈……」
后续几页更是压轴之作。
到底有几张草图啊……
里面填了多少设定进去啊……
制作这份企画书,要投注多少能量、时间和才能啊……
鼎鼎大名的红坂朱音,从无到有写出了这份企画?
她手里无论动漫画都有那么多作品在连载,还负责那么多监修,曝光率那么高。
忙成那样,她还可以下这么多工夫,根本匪夷所思。
「换成是你……当别人同时亮出自己的企画书和这份企画书问:『选哪边?』你会怎么做?」
「唔……」
倒不如说,把我拿去和红坂朱音比较,然后抛下一句「是你输了」,根本就莫名其妙。
学姊要我和这样的水准斗?
再怎么样都不可能吧。
从一开始,我就没有半条能获胜的途径嘛。
「从什么时候……?」
「我第一次被搭话,是在冬COMI的时候。」
若真是如此,换成平时……对于诗羽学姊能以要角身分参与这种大作,我应该会高兴得跳起来才对。
我会在发售以后用部落格拚命排荐,再到处找朋友推广,按照店家特典有几种就买几套游戏才对。
「对方说她玩了我们的《cherry blessing》……虽然那时候活动还没开场,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弄到手的,总之呢,她大为赞赏。」
鼎鼎大名的红坂朱音,居然肯玩我们制作的游戏。
而且,还给了我们肯定。
明明她自己的社团推出了同类别的游戏来跟我们较劲。而且销量彻底赢我们,她居然能展现这么广的胸襟。
原本那也足以让我感激得大声呐喊才对。
「之后,她就透过不死川书店正式发包工作了……虽然町田小姐抗拒过,不过来谈的是比编辑部更高层的部门,所以也无可奈何。」
但就算那样,她怎么会做到这个地步……
那种大人物何必找我的社团开刀?
为什么,她会做出这种没度量的事情……
「我看不惯那种做法,原本是打定主意绝对不接她的案子……可是……」
「当时,她就拿出了这份企画书……?」
「她给我看的还不只那个……那个女人,脑袋真的有问题。」
「学姊的意思是……?」
「唔……」
诗羽学姊先是面有难色地咂舌,然后又露出微妙陶醉的脸,接着,她就坚决不提那件事了。
「对不起,伦也学弟。」
不知不觉中,诗羽学姊已经不叫我「伦理同学」了。
她改掉了那个用来逗我,用来消遣我的称呼。
那表示……
「学、学姊……诗羽学姊……!」
她不再把我当伙伴了……
她把我当成不能开玩笑,不能寻开心的外人了……
因为,学姊心意已决。
「可、可是、可是你……」
托词、攻讦、反驳、恳求,种种激烈又丢人的念头,差点接二连三地从我口中涌出。
『诗羽学姊,你不是说过了吗?』
『你说过,你还想跟英梨梨搭档。』
『你说过,你想藉着柏木英理的图,做出超越《cherry blessing》的作品。』
『既然、既然如此,只要留在我的社团……』
『只要留在有英梨梨……有柏木英理在的「blessing software」不就好了吗……』
「……对不起,伦也学弟。」
但学姊似乎早明白我会那样说,又对我用仿佛快要哭的嗓音道歉。
「现在,我要对你说的话,应该是我,最大的背叛。」
「……咦?」
「红坂朱音最属意的人……其实,并不是我。」
※  ※  ※
■工作成员:
企划/设定/剧情原案/角色原案:红坂朱音
剧本:霞诗子
角色设计:柏木英理
「……这是……什么?」
「……对不起。」
「这是,怎么回事……?」
「原谅我,伦也学弟。」
我完全看漏了。
「就算你觉得这有违业界的潜规则,我也无话反驳。」
只要有正当合约,「把窜红的创作搭档一起挖走」这种事,其实并没有违反什么规矩。
纯粹是业界大多会忌讳这种「违反道义」的行为罢了。
实际上,红坂朱音在以往就曾经无数次像这样打破业界的道义。
据说有时候甚至会演变成官司诉讼。
「伦也学弟……就算被你恨,我也无话反驳。」
可是,可是我在乎的,并不是那种事情……
「即使如此,我还是希望能再一次和柏木英理搭档……!」
「这不是真的……」
英梨梨跟诗羽学姊不一样,并不是职业人士吧。
她才没有能耐被提拔来参加这种不得了的企画吧。
毕竟,毕竟……
「这不是真的……!」
她并没有,坚强到能承受,那种压力吧。
她才不可能,从我的社团离开吧。
我非得,保护她才可以吧……
※  ※  ※
我用发抖的手,操作智慧型手机。
一瞬间,我连叫出通讯录、通话纪录的方式都想不起来。
我也想不起来,来电答铃响了几次。
费了那么多工夫,总算才听见的那个声音,却告诉我……
「对不起……」
含泪的说话声实在太模糊,让我听不懂,她在说些什么。
「对不起,伦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