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七卷
  5. 第五章 角色崩坏一发不可收拾
  6. 繁体版

第五章 角色崩坏一发不可收拾
2017-06-23 04:37:23

		

「那么各位同学,下周再见喽。」
公认身为女班导却不会把话越讲越长的佳乃老师开完班会离开后,教室里顿时被甚于平时的喧嚷笼罩。
同学们大多洋溢着解脱感,开始商量回家路上要顺便到哪里,或者相约在假日一起出去玩,有人轻松踏上归途,但也有一部分的人脚步沉重地走去参加社团活动,还有人将思绪徜徉于没事要忙的清闲周末,反应各有不同。
毕竟,今天是每周一次的星期五。
在一周当中最富梦想与希望的那一天,对任何人来说都还算特别。
……好了,现在可不是让我和大家一样悠悠哉哉地沉浸在解脱感的时候。
「加藤!今天是社团活动的日子喔!」
「咦?啊……」
不知不觉中,加藤已经俐落地收拾完毕,在她正要离开座位的瞬间,我尽可能开朗大声地向她搭话……
于是,加藤的肩膀微微冒出非内行人(啥?)不会察觉的颤抖反应,然后才战战兢兢地用一副感觉不甘愿的表情朝我看来。
……果然,她似乎还是想溜。
「我在周二有联络你吧。走啦,我们到视听教室嘛。要开会了。」
「呃,我今天……」
「我写了『不方便的话再跟我连络』,但你没有回信喔。」
「…………」
加藤用有一丝幽怨的眼光看我。
哎,明明最近几乎没讲话,我却下了「不能配合要讲啊」这样的指示,她会觉得难以应对也是可以理解……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就是故意将文章写成那样的。
「虽然晚了满久……这是我和你在今年第一次的社团活动。」
「安艺……」
我承认自己这种微妙的逼迫方式有其坏心之处……
即使如此,正是因为我觉得加藤现在仍有一丝丝愿意对话的可能性,才会一直用略为强硬的手段。
毕竟今天的她,「溜」得比较慢一点。
加藤收拾东西比平常慢三秒左右。
因为我发现,她在那三秒之间,都在偷瞄我这边。
※  ※  ※
「加藤,这边这边。」
「咦,要用广播室吗?」
「稍微啦。」
「…………」
周末傍晚的视听教室,连走廊在内完全感觉不到除了我们以外有别人在。
在那种有些冷清,或者说容易变成在放学后偷尝禁果的环境中,我还想把加藤带到会让她更不安的地方。
我要带她到只能从视听教室进去的狭窄密室……广播室。
「哎,你随便找地方坐。」
「唔……唔嗯。」
久久没进来的广播室还是老样子,乱糟糟的。
各种影音器材堆满在里头,假如不是熟悉这间教室的人,肯定不明白哪里有什么东西以及要如何操作。
具体来说,熟的人只有我。
「好啦,加藤……」
紧接着,把加藤找来这间广播室的我随手将门带上,然后表情认真地望着她。
「唔……安、安艺……?」
结果,加藤失去了平时的淡定表情,还用恐惧似的目光四处张望。
「……?啊,抱歉。门不用上锁才对。」
看来我表情严肃地随手将广播室的门上锁似乎非常令她介意。
……不对,我刚才的举动绝对有毛病吧。
「我带你……找你来广播室是有原因的啦。」
因此,我为了安抚有点像兔子一样受惊的加藤,就拿出自己的笔记型电脑开始设定。
……虽然这不重要,但是加藤刚才的反应挺萌的……不,非常萌。
「资料有点多……印出来会满耗纸,碳粉又贵,更重要的是不环保,所以我要用荧幕来跟你说明喔。」
半年前,我拐了佳乃老师……不对,我说服学校买的二十七吋触控荧幕,被我接到了自己的笔记型电脑。
于是荧幕上大大地秀出了「■同人游戏企画书(第一版) 二〇××/〇二 安艺伦也」的字样。
「安艺……?」
我没理会声音有些惊讶的加藤,用手指点了荧幕显示下一页。
然后,上面就显示了「⒈标题」、「⒉类别」等等将接下来要说明的内容项目汇整条列的议程表……我是指目录。
……呃,我在整理内容格式的过程中一时兴起,顺便就把这些做成了PowerPoint形式的讲解资料。
※  ※  ※
「……简单说呢,这个企画的重点,就是要连女主角嗳昧的态度和情绪起伏那些比较现实的部分都一起呈现,塑造出更有魅力……可以让人认真爱上的二次元女角!」
「喔……是那样啊……」
当荧幕播到「■作品概念:恋爱、友情、成长」的页面时,我的讲解就变得比之前更加热力四射了。
没错,意外地就像我刚才说的,这部分正是这次企画的重点,同时也是和前作《cherry blessing》有所区别的地方。
「加藤,一开始我企画的游戏,原本就是想全面展现女主角的魅力……目的就是要让你变成让人小鹿乱撞的第一女主角啊!」
不过,就算越讲越大声也不成问题。
因为这里是「无论(我)怎么叫闹都不会有人来」的理想环境。
「但是,当中又掺入剧本负责人霞诗子具挑战性的挑战精神……」
「安艺……『挑战』的部分重复了。」
「对、对啦……当中又掺入霞诗子的挑战性要素,得到传奇小说的故事性。以作品而言,那实际上获得了大成功。」
没有错,铺货数量因为我的关系出得并不多,故事获得的评价却成了靠山,至今仍在网路上广受好评。
然而……
「然而,那并不是我的企画本质……就算我的企画、我想制作的游戏被外界接受了,我也无法自豪。」
是的,那篇故事得到的评价,几乎都归结于霞诗子拟出的剧情大纲上面。
我写出的拙劣企画,被诗羽学姊添上了霞诗子的独自色彩,原本我想创造的色彩就可能遭到掩盖……不对,几乎百分之百变成那样了。
「还有,原画负责人柏木英理的笔触,也受了霞诗子的作风牵动。」
柏木英理……英梨梨在这次作品中肯定是脱胎换骨了。
尤其是最后七张图,甚至在网上掀起「中途画风变太多了吧」之类的激烈争辩,对看过的玩家造成强大冲击。
英梨梨画的那些图,确实是用在我负责的剧本中。
不过,那都是因为有霞诗子打好的剧情架构。
从角色设计阶段,英梨梨就已经略为偏离原本资质所在的萌系画风,画出了适合用于「悲恋」故事的图……
正因为她将笔触调整成「这样的女主角即使遭遇不幸也依然上相」,才会画出那些惊人的图,成就了连我也为之拜倒的美图。
「而且……根本来说,我自己也一直被那两个人牵着鼻子走。」
没错,即使不详加细究,我写的新增剧情,还有我最后决定的整体方针,其实都只是在配合她们的作风。
那表示,我的企画肯定没有将她们驾驭得当。
「我玩了《cherry blessing》,就一定会哭。」
「那真厉害耶……就各种意义而言。」
「可是,我发觉我并不是被自己催泪的。」
即使玩了那款游戏,我也不会变成自己的信徒。
在达成自己想要的目标后,看到成果是一款出色的作品,就自鸣得意地认为「我果然是天才嘛」——我并没有像这样对自己射出特大号的回力镖。
各位会不会觉得「那种人超瞎的不是吗」……?
可是,英梨梨、诗羽学姊还有美智留对自己的作品,绝对都是那样想的耶。
「所以下一部作品,要回归我的……《blessing software》的原点。」
刻意收敛霞诗子和柏木英理的色彩,将我的色调全面展现出来。
「我要做出在稀松平常的时光中,可以让人觉得萌的游戏。」
要让自己可以抬头挺胸地说出:「这是我安艺伦也的游戏。」……做出那种游戏就是我的目标。
「比前作更倾向于让角色卖萌,但是在普通的剧情中照样有感动……我要用你的真正魅力,来掌握玩家的心!」
「……呃,我又要当第一女主角吗?」
「当然啦!加藤,我的第一女主角……唯有你一个而已!」
「是、是吗?」
加藤一副「这、这样喔」的调调,表情有些傻眼地望着我的脸。
总觉得她那种「有点不敢领教」的脸,让我十分怀念……
我拚命忍住自己快要变得有点鼻音的讲话声。
「不过那种游戏制作起来,基本上会比较偏系统面嘛。可是,我想刻意用AVG来当作品的基底。我觉得那大概就是安艺伦也的色调,你认为呢?」
「就、就算你这样问……」
「不,这点很重要!因为我喜欢的,就是和喜欢的女生之间发生的插曲!」
「唔……咦~~」
是的,比如《L○VEP○S》(注:恋爱模拟游戏《LOVEPLUS》)、《纯○手○》等等由科○美(注:科乐美数位娱乐株式会社)推出的游戏……我是指特写放在女主角身上的游戏,从历史上来看也大多偏重系统面。
因为那样就可以将我所追求的,来自女主角的暧昧态度、情绪起伏,以及许多略有现实味的反应模式安排进去。
没有主线剧情,女主角就可以自由表露情绪。
然后,玩家就可以将自己编的故事套入游戏中,靠自己的想像力获得感动与萌。
该类型游戏的创作小说或凌辱同人志……纯爱类也包括在内就是了,其二次创作的内容会那么丰富,我觉得就是基于那种原理。
我当然也相当喜欢该类型的游戏,假如自己制作的作品能朝那个方向带起热潮,应该再幸福不过了。
可是,光提供发挥的空间并不能满足我。
在那些和女主角发生的许多插曲中,我仍希望以官方立场编出一段「自己想出来的最强恋爱故事」。
我希望跟她有一段专属于我,在我心目中排第一的故事。
「那当然有难度喔。不过正是因为困难,才值得去做。」
说不定……不,我觉得有满高的机率会失败。
「或许成果会比《cherry blessing》来得差……」
但是正因如此,以同人形式就可以制作。
不,这只能用同人形式制作。
「或许会变得卖不好……不对,一开始可以靠前作的口碑来卖,但内容不及前作就可能面临被骂得狗血淋头的惨烈未来。」
『大概是第一作误打误撞卖得好就走偏了吧。』
『不懂得谨守自己的本分就会变成这样的范本。』
『以后要建议大家避开[blessing software]喽。』
『不对,至少要认清楚制作班底啦。霞诗子和柏木英理都不错吧。』
『那么要避开的就是企画:安艺伦也。』
「就算这样,我……我无论如何都要做!」
……虽然我立刻就想到好几种玩家臭骂的套路,但现在不是介意那些的时候。
「啊~~你不用再说了。」
当我投注全心全意的讲解来到最高潮时,加藤就一副非常非常累的样子,整个人有气无力地坐到椅子上了。
她的表情在淡定中带有厌烦,感觉十分地困扰,而且看得出她对于跟着我过来充满了后悔之色……
「然后,我们把话题稍微倒回去一点,关于工作成员……」
「咦?好啊……」
即使如此,不知道加藤是基于哪种义务感,她还是对我的资料提出了疑问。
「这次你不是将工作全抛给霞之丘学姊和英梨梨呢。」
「…………毕竟诗羽学姊有大学的课业和轻小说新作要忙啊。」
连带的,她以前那种没礼貌的口气也慢慢复活了。
「还有英梨梨……唉……她目前的状况不太能后量产画作,这项新体制就是用来弥补这点的。」
加藤关注的,是写在工作成员那一页上面的……
剧本:霞诗子(主要剧情线)、安艺伦也(所有附属剧情线)
原画:柏木英理(第一女主角)、新成员(未定)(所有附属女主角)
……这个部分。
的确,这是跟前作大有不同的关键点。
「所以喽,委托诗羽学姊的只有女主角一人分的剧情……不过当然还是要期待霞诗子的最高杰作!」
「可是其他就只有你的名字……」
「对,共通剧情线还有其他所有女主角的剧情线,都由我负责!」
「剩下的都让你来……那样妥当吗?不管是工作量或者能力方面。」
「现在只能向前展望啦!」
……不,加藤给予的指教实在是鞭辟入里。
基本上,这项企画的卖点在女主角的丰富反应,因此对于单纯的写作量以及汇整能力都相当要求。
所以话既然说出来了,除了提升我本身的水准以外别无解决之道。
这、这没什么啦,反正自信是之后就会自己冒出来的!
「另外,你有可能找到画技跟英梨梨一样好的人吗?」
「……我、我会努力!」
就算无法到柏木英理那样的境界,假如那家伙愿意监修,那我只要找到画技还不错的人就有希望摆平问题。
英梨梨那边如果可以当监修,不要专注于亲自操刀的话,说不定在目前状况下也有希望让新体制设法运作。
……当然我无法不期待,将来能看到媲美「英梨梨那七张图」的几张CG完工就是了。
「……真的没问题吗?」
「……其实我不太有自信。」
那些都是只能之后再思考的问题,一旦被点破确实相当令人无措……
「安艺……」
我回答得太过老实,让加藤露出越来越生厌的脸色。
不过那是因为她认真陪我讨论,才会出现如此的反应。
「但最大的瓶颈还是我吧!不只剧本方面,身为总监和制作人也一样!」
「何必讲得这么坦白呢……」
……话虽如此,我也只能坦荡荡地把话说破了。
毕竟照这种分工架构,我的负担肯定会比前作飞跃性增长。
执笔近八成的剧情。寻找新的插画家外加居中协调。
还要营运比以往背负着更多玩家期待的「blessing software」。
过去最派不上用场的我,工作增加量最多,做出这种决策根本是脑袋不正常。
这一次,肯定是社团面临半途瓦解的绝对危机。
「正因为如此,加藤……这时候你的工作就变得非常重要了。」
「唔……咦~~?」
在这个瞬间,加藤对灾难忽然临头的征兆,竟然露出了相当排斥的表情来回应。
可是,我并没有看漏她在时间点上的些许误差。
……这家伙在我讲出「正因为如此,加藤」以前,就先准备露出排斥的脸了。
换句话说,她早就隐约察觉到当下会有什么请求落在自己头上。
「你的工作……就写在这里!」
于是,我用手指了还显示在荧幕上的班底分工页面的,最顶部的成员。
企画:安艺伦也、加藤惠
「所以喽,这份企画书还要再改进!加藤,助我一臂之力吧!」
那边一开始只有我的名字,但是昨晚我赶在最后补了上去。
「……你神智清醒吗?」
「我当然是认真的!」
虽然加藤的用词好像错了,但我刻意不去管。
「自己企划用自己当女主角蓝本的游戏,感觉会不会超瞎的啊?」
「不然你就在『瞎』这方面超越我吧,加藤!」
「我才不要。」
连那种冷漠的语句,都因为搭配一如往常的淡定表情和语气的关系,听起来怪温柔的,这就是加藤最大的长处,也是最糟的缺点。
「加藤……我要让你当社团的副代表!」
「我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耶,安艺。」
……正因为如此,她才会被这么任性的社团代表乘虚而入。
「要是社团代表出了错,社团副代表有权在与其他成员商量过后,将代表换掉……我会在社团规范明确地这样写上。」
「怎么会有那种造反的规则啊?」
「请你多对社团出意见。责任我负!……不,假如你想自己负责,我也不会阻止就是了。」
「倒不如说,我现在就想阻止你了耶,可以吗?」
「社团副代表要是觉得游戏的内容不足,要改也可以。要扁创作者也可以。要跟我或是其他成员,针对社团的问题认真吵一架也可以。」
「像那样……要是像你说的那样。」
「我希望由你来和我一起扛这个社团啦!」
「唔……」
「求求你,加藤……惠。
求你再一次,再一次就好,来当我的第一女主角!
……也拜托你来支援还有协助我处理其他比以前更多的种种环节!」
我终于说出来了。豁出去拚了。
我还是这么任性,充满没根据的自信,都是靠天大地大我最大的霸道理论在硬拗。
然而,其实我心里抖得好厉害,都快哭出来了。
我好怕、好怕、好怕……
因为在认识加藤以后的这一年期间。
现在的我,已经知道用那段时间累积起来的东西,有多么珍贵。
相信加藤对「blessing software」这里有感情。
相信她有可能会回来。
※  ※  ※
「…………」
「…………」
沉默持续着。
我完全分不清楚,离我最后一次开口过了几秒,不,几分钟。
加藤只是挺淡定地用挺有情绪的表情,望着我的脸。
她一再犹豫,不对,或许那也是我的误解。
「……我可不可以,向你确认一件事?」
「尽管说……」
然而,那闭成一条线的嘴唇,总算是张开了。
「又要用我当第一女主角这件事……你对英梨梨说过了吗?」
「不,还没有。」
「那样……真的行吗?瞒着英梨梨做这个决定,行吗?」
『咦?为什么?』
……换成以前的我,大概会像那样,冒出迟钝型男主角的回答,然后被各方声音指责成废物男主角。
不,即使没那样回答,我也未必躲得过到指责。
「我说啊,加藤……」
我有设想过,加藤可能会在意英梨梨的事。
然而,回答起来困难到让我一直在想。
「我现在要问的事情,也许非常没礼貌,而且瞎到不行,还很愚蠢。所以我先跟你道歉……对不起。」
「安艺……?」
毕竟,我觉得好像只要一答错,就会丧失一切。
所以我做了一次深呼吸,不,再一次。
我拚命克制住全身冒出的冷汗,并且吐出过去人生中似乎一次也没有讲过的自满台词。
「虽然我自己也觉得非常不可能,不过你会生我的气到现在,是不是对我最近跟英梨梨很要好这一点有许多感触,或者心里有消不掉的刺,还是说看到我们两个走在一起就会让你像这样握拳握到让指甲陷到肉里面?」
「…………………………………………………………………………你在说什么啊,安艺?」
「对嘛!对嘛~~~~!」
我高高举起连指甲一起握得紧紧的拳头,做出快要飙泪的夸张反应。
糟糕,狂跳的心脏还歇不下来。汗也流个不停。
要怎么把这些尽量讲得像玩笑话,又不至于太过戏谑,而且无论得到肯定或否定,都能设法将彼此的尴尬度控制在最小……昨晚在被窝里用来思考的几个小时算是值得了……
「是吧?是吧?我就知道!我在等的就是你那种淡定的反应!太好了!」
嗯,不会错……这家伙铁定对我没有恋爱性质的感情。
对此我的身体和心灵,都已经乏力到不知道是高兴或难过的地步了。
结果加藤对身为恶心阿宅的我来说,果然是三次元中最后的希望。
先不论那到底是好是坏。
「难道说,你在怀疑那个?安艺,你记得自己一直以来对我做过什么,还那样怀疑?」
「你、你想嘛!那种状况在霞诗子作品常出现不是吗!态度冷淡,实则……就那样嘛!所以我才觉得要先做确认,还一直为了这个在烦恼!」
「这样一想,我会觉得霞之丘学姊其实有颗满……不对,应该算相当瞎的少女心了。」
虽然说,那句对单一方向(诗羽学姊)极具针对性的发言让我有点在意就是了……
不过总而言之,这样加藤生我气的候补因素就可喜可贺地少了一个。
在我面前,又多了一条被点亮的路。
所以,现在的我可以抱着自信向加藤道歉。
话虽如此,接下来才是真正要拚的部分。
「我重新说一次……对不起,加藤。」
「呃,重提那个我也很困扰,要不要将刚才那段对话永远从记忆里消掉?我们一起。」
加藤对深深低头赔罪的我并没有多关心,回答的口吻实在含糊。
虽然这因人而异,但我觉得她的态度也会加深伤口耶,会不会有点过分?
「你误会了,我不是在为刚才的事道歉,而是去年那件事。」
「去年……?」
……她没反应过来,不,现在就别多吐槽了。
接下来,是真心大对决。
「对于你一直气我到现在的真正理由,我希望能道歉。」
「啊……」
加藤听了我的话,脸色瞬间僵凝。
「对不起,加藤。」
「…………」
毕竟,我在这两个月有深刻体会。
有许多感触是真的。
内心有种消不掉的刺也是真的。
握拳握到指甲陷到肉里头,却还是一直忍,这全是加藤的真实面。
『为什么你没有和我商量呢……?』
『包括截稿期限的事、英梨梨的事、要放弃冬COMI的事,为什么你都没跟我说呢?』
『我觉得,安艺你做的事情是对的。
而且,我把你当朋友。
但我无法原谅你。
正因为我把你当朋友,所以这次的事情,我还无法完全放下。』
「对不起,我没能找你商量。对不起,我不够可靠。」
那时候,加藤没有说谎。
「对不起,我没资格当朋友。」
之前,她并没有隐藏内心的想法。
「对不起,我做了对英梨梨还有对你都错误的选择。」
正因为她纯粹把我当朋友。
正因为她把英梨梨当成好朋友。
正因为她把我当成同一个社团里的伙伴来信任。
「还有……对不起,我这么晚才跟你道歉。」
之前,加藤真的说出了她心里的话。
她对朋友……毫不客气地……抛出了自己难过的情绪。
正因如此……
「然后,谢谢你……」
「咦……?」
我非常高兴。
「加藤,你真的……
对『blessing software』投注了好多感情……!」
「~~唔!」
瞬时间……
加藤将整张脸往上仰了。
她整个人仰望着理应什么也没有的天花板,拚命用那种姿势撑了片刻。
要问她在撑什么吗……?
那我怎么可能说得出口。
「谢谢你,加藤……」
「你在,你在,你在……你在说,什么呢……!」
淡定的态度,已经消失殆尽。
「谢谢……谢谢你了,加藤。」
「呜,啊……」
加藤用两只手捂着嘴,在我面前彻底遮住脸。
暂时间,她对我的话都没有反应。
「接着……我还是要说,对不起。」
即使如此,我仍不停向她道歉。
为了我不够信任加藤对社团怀有的感情,以及坚持,而向她道歉。
「对不起。」
为了我曾经怀疑加藤只是人太好,才会参加这个社团,而向她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为了我没发现加藤爱得这么深,而向她道歉。
虽然,她爱的仅止于社团。
「安、安……安艺,我跟你说……!」
加藤暂时仰着头,又过了一段时间。
等她终于转向我这边,脸上已经……呃,干了。
「虽然,我之前一直都忍着……!」
尽管声音还在抖,加藤的样子可以说是跟平常一样了。
……只不过,她手里不知道为什么握着广播室配备的麦克风。
「我们是伙伴吧?是朋友吧?英梨梨、霞之丘学姊和美智留同学都要算在内……」
「唔……唔嗯,还要加上我喔。」
「既然是伙伴……就不应该制造秘密、隐瞒事情,或者擅作主张吧。要懂得互相报告、互相联络、互相商量才符合常识对不对……?」
「不对啦,你讲的是身为社会人的常识……」
「并没有不同喔……只要有团体,那在任何地方都是通用的。」
「对、对不起……?」
加藤的讲话声从喇叭变成大音量传出,还在狭窄的广播室里被每一道墙反射并回荡开来。
音量之大,仿佛显示出加藤这怨灵有多……我是指怨念有多强。
……今天从她身上,已经看不出任何一丝的淡定了呢。
「之前我过的很快乐喔……社团生活,比我想像的还要快乐。」
「加藤……」
「我总觉得,那比我以前跟普通朋友在一起玩的时候更快乐,感觉乱快乐的……」
「呃,那是因为……」
我想,那大概是加藤碰巧跟社团成员合得来的关系就是了。
毕竟在御宅族的社交圈里,如果有合不来的人众到一块儿,也是会面临凄惨得难以相信的拆伙结局。
「……直到安艺,你掀起风波为止。」
「对不起对不起!」
不过那种冷静的吐槽,对目前的加藤不管用。
她变得像个酒品差的醉鬼,也像个难伺候的女朋友。
感觉好新鲜、好稀奇。
「还有,标题方案写的『不起眼女主角』是怎么样?之前我被你讲过那么多像是角色性废了之类的坏话,可是我实在没想到你连下标题都要套梗。」
「你排排排排斥的话可以改掉!」
……而且,觉得她这样满吸引人的我,是不是完蛋了啊?
※  ※  ※
「那么,我重新问一次,安艺,你真的认为这个新体制能上轨道吗?」
「我、我当然不认为从一开始就会上轨道啦……」
「……那样会不会太欠缺计划了?」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后来,加藤发的牢骚依旧无止境……
因为广播室暗下来了,我抱着「差不多该回家了吧?」的想法,却口误讲出「之后的内容要不要到我的房间谈?」这种话。
结果听到加藤立刻回答「我明白了」而哑口无言的我,目前正像这样待在自己房间,仍然在听她发牢骚……
「不过你想嘛,起初大家都是第一次,只要试着慢慢适应……」
「就算那样,你居然让外行人当御宅族社团的副代表……而且成员全都是厉害的人。」
「不,加藤,就我所知你是最强的幕后人员。似乎所有人在你面前都抬不起头耶。」
要说的话,这家伙到去年为止确实都不会排斥来我家。
但是,我们目前是相隔约两个月没有好好说过话的关系。
这样简直像远距离恋爱的女朋友在撒娇,连片刻都不想分开……虽然这肯定是我的心理作用啦。
※  ※  ※
「是这样喔……原来英梨梨在你的面前,就会讲出那种可爱的话。」
「……听到那种感想会让我想死,拜托你别讲了。」
「安艺,你果然喜欢英梨梨呢。」
「我也喜欢你喔。而且,我在今天变得更喜欢了!」
「啊~~好好好,我知道你在害羞,但现在不需要那样转移话题。」
「唔、唔咕……」
「对喔,之前也听你说过……英梨梨是你的初恋。」
「……算、算是啦,以青梅竹马来说,那家伙确实是特别的。」
「…………从你口中听到那种话会起鸡皮疙瘩耶。虽然我不清楚这是什么情绪。」
「你自己清楚吧,其实你很清楚对吧,加藤!」
那之后过了一个小时……
发够牢骚的加藤显然已经懒得回家,或许是为了让自己冷却,她又像去年那样,一派自然地借用我家的浴室……
我本来以为等她洗完澡就会冷静点,结果气氛却莫名其妙地变得像是在替我做恋爱谘询。
……今天的加藤到底怎么了啊?
※  ※  ※
「要毕业了呢,霞之丘学姊。」
「……嗯。」
「你不向她告白吗?」
「你讲的话从刚才就乱七八糟的耶。」
「可是,你崇拜她对不对?」
「……那个人哪有可能让人不崇拜啊。」
「……安艺,那是霞之丘学姊只会对你展露的一面喔,你懂吗?」
「…………我觉得我多少了解就是了。」
「…………你了解还对她用那种态度,我觉得有问题耶。」
「你赶快睡。」
……说真的,到底怎么回事啊?
加藤,你是不是从平常就积了一大堆情绪在心里?
啊,你积了两个月嘛,主要是我……应该说全部都是我害的,对不起。
※  ※  ※
「所以喽……我打算再一次带着这份企画书去邀那两个人入伙。」
「英梨梨那边肯定没问题呢……不过,霞之丘学姊就难说了。」
「她要毕业了嘛……」
「果然只能在毕业典礼上向她告白了对不对?」
「你真的不会对今天发生过的事后悔?」
「再说冰堂同学也三年级了。或许会为了准备考试而变忙。」
「不对,你因为那样变忙的可能性铁定比她高。」
「总之全是些难题呢……你要怎么办,安艺?」
「呃,最大的难题在于你肯不肯加入社团就是了……」
「现在不是说那个的时候喽。反正,你要努力设法让大家留下来才可以。」
「是、是喔……」
情绪慢慢地缓和下来,夜也深了。
躺在床上的加藤不知不觉中,正为了社团的存续陷入苦思。
……话说,她什么时候把自己会参加这一点当成前提了?
「啊,对了……安艺,这给你。」
「又怎么啦?」
「我刚才在便利商店买的。」
「所以,这是什么?」
「雷○巧○力。」
「…………」
「反正任何人都明白这是人情礼,姑且送你。」
「……那真是谢了。」
房间的灯关了,两个人也都躺平。
即使如此,我们还是跟教育旅行的晚上一样讲话讲不停。
……我倒没有体验过这么现充的教育旅行就是了。
「欸,安艺。」
「嗯?」
「到了明天,你要忘掉现在的我喔……」
「嗯,我懂。」
「听你随问随答会觉得非常可疑耶。」
「没问题,你要相信我。」
「……感觉非常可疑耶。」
嗯,当然了……我不会忘。
即使明天加藤的魔法解除了,又变回淡定的调调。
今天这个难伺候的她,我一辈子也不会忘。
……因为这肯定会变成既好玩又肉麻,而且能萌的剧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