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七卷
  5. 第三章 看好喽,阴错阳差的剧情要这样编
  6. 繁体版

第三章 看好喽,阴错阳差的剧情要这样编
2017-06-23 04:37:23

		

「所以喽,伦也同学,虽然晚了一点,这是送你的情人节巧克力……」
「不不不不不,伊织,你等一下!」
地点,是和我家附近车站隔了两站,位于站前的某家咖啡店。
时间,放学后的下午四点。
至于日期,则是二月最后一周的某个平日。
「反应不用这么大吧,我们原本不是好朋友吗?……哎,虽然我必须招认自己刻意没说这是出海托我转交的礼物。」
「与其事后招认,麻烦你从最一开始就不要玩这种花样!」
换成平时,我在这个时段不是专心主持社团活动,就是待在自己家里忙着消化累积的御宅类作品,结果对座的臭男人忽然递来巧克力,被吓坏的我只得拚命叫自己别盗汗和心悸。
「哎,其实她好像也想亲手把东西交给你,不巧的是这周有都立高中的入学考。」
「原来出海要考都立的学校啊……帮我跟她说一声加油。」
轻佻而又悦耳,造作却又澄澈的嗓音。
带卷度的褐发;修长苗条的体型。
明明只是穿着学校的西装制服却莫名称头,在外貌条件低于标准的男生眼里看来会觉得面面俱到的烦人臭型男。
其内在却是与我同等级的恶心阿宅,兼遥遥凌驾我的干练宅系制作人。
超人气闸口社团「rouge en rouge」第二任代表,波岛伊织。
他是我国中时期的同学,同时也是比我的爱徒波岛出海大三岁的亲哥哥。
「帮你转达是可以,但会不会嫌晚了呢?明明你在出海拚命用功到深夜时连封简讯都不寄,也不送补给品慰问,仿佛对她不感兴趣也不担心,现在才听到你那种像是客套性质的鼓励,我想她会觉得你根本没把她当一回事就是了。」
「对不起真是抱歉我对你府上的妹妹实在万分失礼了!」
顺带一提,我心里关于「这家伙该不会满疼妹妹的啊」的疑惑正逐渐加深。
「然后呢?你总不可能光是为了替出海跑腿就跟我联络吧?」
「哎,该说是劳军,或者探视敌情……这样说你懂吗?」
那样的他,在闲话家常时也会拨浏海,往旁垂下忧愁的目光,而且抚弄杯子边缘的方式感觉乱猥亵,所有举动都让人觉得做作。
基本上杯子边缘就不是让人用手摸的,应该是拿来放杯缘子之类的东西才对。
「夏COMI的报名期限,已经过了对不对……你的『blessing software』有报摊位吗?」
「…………」
而且,佯装成闲话家常的他巧妙地切入了正题。
「暂时寄卖的存货在转眼间销完,《chreey blessing》同样气势如虹不是吗?对于补货及下次作品的期待自然都跟着高涨了吧?」
「对喔,你们那边的作品寄卖状况也很顺。活动上都卖出那么多了,还在热销啊……」
伊织的「rouge en rouge」跟我们一样,在之前冬COMl发表了新的同人游戏。
标题为《永远及刹那的福音》的那款游戏,和我们的《chreey blessing》同样属于传奇类美少女游戏,颇有正面较劲的味道……倒不如说,他们显然就是想要打对台。
较量结果是以售出三千套对一百套的悬殊差距由对方获胜……应该说,是我们自取灭亡才会这样落幕。
「哎,寄卖的部分确实也卖得不错喔。下次出货预计就达到一万套了。」
「你实在很厉害……」
所以呢,现在相当于第二次大战,或者说新的较量舞台移转到作品后来的风评以及寄卖成果上面了。
「不过……在销售手法上怎么做都有人批评,对我来说不太是滋味。」
然后,在这一次较量理应同样占上风的伊织,却貌似有苦说不出地啜饮冷掉的咖啡。
「怎样啦?你又用了抢钱的销售手法吗?比如每间同人店铺都附不同的特典,附赠图样随机的收集卡片,还是在寄卖的数量上狮子大开口跟店家闹得不可开交……」
「……先撇开最后那个有太多细节不能透露,所以我不想讲,不过就这次而言你全都猜错了。」
「不然你是出了什么差错?」
说归说,原来这家伙也会跟人起纠纷啊……
「我这里并没有过失。就算有也是错在你们社团。」
「你、你说啥?这跟我们社团有什么关联……」
「因为《cherry blessing》缺货中,『只好』买《永远及刹那的福音》……」
「……咦?」
「差不多从这个月开始,就有一些那样的声音传到我们社团……无论从网路上或店家负责人口中都听得见。」
伊织又露出苦瓜脸喝咖啡了。
看着他脸庞的我,肯定正摆着一副完全感受不出苦涩的傻瓜脸吧。
「我们社团的游戏能持续热销,要归功于你们……同时也要归咎于你们。」
「唔……呃……咦~~?」
连露出的反应都傻呼噜。这我可以肯定。
「我们社团被讲成了传奇的抬轿手,捡人便宜的社团,海量铺货策略,巨头欺压小虾米……让人批评得狗血淋头呢。」
「不、不会有那种事吧……真的假的?」
「真的喔。我们社团被讲得像搭了你们的顺风车一样。」
「呃,实际上在企画阶段就是那样没错吧。」
「都是你们的缺货行销手法害的……假如这些都是由你一手主导,我算彻彻底底中计了呢。哎,甘拜下风。」
「我并没有刻意设局啦……」
的确,听说第一次铺的货瞬间就被扫光了。
不过后来网路上的风评我完全没注意……应该说,光是新包装图的事情就让我分不出心思去管那些了。
怎么会在不知不觉中,变成那样……?
「所以喽,我跟你的较量没分出胜负。虽然销量上是我赢了,不过在风评方面似乎就不是那样了……」
「伊织……」
我的脑袋运转速度跟不上。
当我挣扎于日常生活时,外界已经自行变了样吗?
难道时局在不知不觉中向着我们这边了?
不,这大概……
柏木英理和霞诗子的力量,在转眼间席卷了同人界……
「所以,这次不如就用新作在夏COMI做个了结……你们也会出吧?」
「啊……」
没错,这全是柏木英理和霞诗子带来的成果。
虽然说本来就只有这组选项,但是在我任用她们两人时,对于自己的决策肯定是可以自卖自夸的。
「……伦也同学?」
可是,下一次……
英梨梨到现在依然画不出图,诗羽学姊也毕业了,那今年的夏COMI……
「伊织,我……」
「难不成……你们没报名夏COMI的风声是真的?」
「什么风声啦!哪里传出来的啦!你的情报网未免太恐怖了吧!」
无论怎么想,除了我们以外只有活动筹备委员会才有那些情报吧。
应该说正常来想,筹备委员会在现阶段也不可能得知那些……
「这样啊,所以……」
「伊织?」
但是,伊织却自然而然就听信那种快得不合常理的情报,还跑来找我求证。
结果从我这里把话套出来以后,他脸色莫名严肃地将手指凑到脸颊上,看起来像在思索着什么。
那些举动还是一样做作得让人烦躁,不过我已经无所谓了。
「……欸,伦也同学。」
「怎、怎样啦?」
「你最好小心朱音小姐喔。」
「……啥?」
接着,他带着严肃的表情,冷不防地从天外抛来一句忠告。
「你说的朱音小姐是……咦?红坂朱音吗?」
「……是啊。」
伊织在每场活动都会让不同的女生陪在身边,不过他会规规矩矩地用名字称呼的女性绝对不算多。
现在提到的「朱音小姐」,就是当中之一……
「你怎么会提到红坂朱音?那个人不是已经从『rouge en rouge』退隐了吗?」
「嗯,是那样没错。」
红坂朱音……社团「rouge en rouge」的开创者兼第一任代表。
她就是在伊织就任以前,花了近十年时间将「rouge en rouge」培育成超人气闸口社团,长久以来一直维持其人气的铁腕同人作家。
「……难道她要回社团了?工作量那么多还能兼顾?」
「没有,其实……哎,详情我不能说。」
当然,红坂朱音有那样的人气和实力自然就不会停留在同人框架,她在商业领域也亲自执笔画漫画,为各种媒体提供原作,其他包办的内容更从动画的剧情编构到角色设计几乎应有尽有,可说是没有任何一季动画看不到其名号的工作狂兼当红作家。
「等一下……难道她赚了那么多还要回同人界?」
「……有不少人都误会了,朱音小姐对钱倒不太感兴趣。」
「那就更加谜团重重啦。究竟是怎么回事?」
对伊织来说,红坂朱音算是对社团有强大影响力的相关人士,他会把对方放在心上自然可以理解,但是要我跟着提起戒心就想不通是为什么了。
「简单说呢,她的兴趣是放在其他方面……」
「光这样讲我还是不懂。难道红坂朱音其实是个怪人吗?」
毕竟对我来说……应该说对大部分御宅族而言,她根本远在天边,感觉她只是用祖师爷的角度在看待我和伊织互斗。
「抱歉,话只能说到这里喔。剩下的,要靠你自己努力想办法了。」
「呃,凭我这种小人物也没什么好设法的吧?」
「……哎,或许啦。」
结果,挑起话题的伊织却没有说明详情,到最后他还是摆着愁容将问题含糊带过了。
「对不起,伦也同学,没办法跟你把话说清楚,我真的觉得很抱歉。」
「伊织……」
……话是那么说啦,为什么这家伙摆起迷惘的态度会这么上相?换成是我,绝对会被数落成「优柔寡断的人渣男主角」的说。
※  ※  ※
「好冷……!」
「感觉似乎要下雪了呢。」
「那个桥段之前用过了啦。」
来到咖啡店外面,我发现太阳差不多要下山了。
「掰喽,伦也同学,我要走这边搭车。」
「嗯……再见。」
我们穿过车站验票口,在通往月台的楼梯前简单地互相道别。
「再见是吗……」
「怎样?我有讲什么奇怪的话吗?」
「没事,我在想,你终于不说『别再让我看到你』了呢。」
「我之前没讲过那么狠的话吧。」
「霸凌者都不会记得自己霸凌过别人啊。」
「你把我当坏人喔……」
伊织呵呵地笑了笑,依旧做作地举手一挥,然后缓缓爬上楼梯。
或许事到如今才发觉的我开窍得太迟了……
我在想,这家伙只是过活方式与我不同,其实人并不坏。
何止如此,关于年底那件事,他更是让我欠下莫大人情的大恩人。
……只不过,他的自然本色偶尔会让我不爽。
「欸,伦也同学。」
「嗯?」
当我再度听到声音而回头,就发现伊织停在楼梯中间,还看着我这边。
「就算夏天没有报摊,你还是要继续经营社团喔。」
「伊织……?」
「你要好好保留住那个地方喔。」
「还、还用你说……」
「真的要保留住喔。我对你很期待喔。」
「你……」
那听起来并不像之前,他硬要拖不甘愿的我下场互斗的宣战词。
最重要的是,要怎么说呢……呃,大概是我自己想太多了。
不过,总觉得。
伊织那样,简直像在与我辞别……
「对了……」
「这次又怎么了啦?」
「我玩过《cherry blessing》了喔。」
「是喔……那就谢啦。」
「最后一条剧情线,那个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幸福结局……并不是出于霞诗子的手笔吧?」
「……你怎么会知道?」
「我啊,以前有读过你用连载形式写给出海看的《小小狂想2》二创小说系列……」
「别说了别说了别说了别说了~~~~!」
「哎,你的作风从那时候就一直没变耶……大概也可以说是没有成长吧……哈哈哈哈哈。」
「别再提……别再提那时候的事了~~~~!」
我决定撤回前言。
这个男的居然毫无预警又毫无意义地挖出别人尘封在遥远记忆中的黑历史,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他……
※  ※  ※
「可恶,还真的下雪了……」
在我和伊织告别,离家只剩十分钟路程的时候,一如他所预言的,雪花从天上翩然飘下……不对,这些雪的水气根本还没完全凝结嘛。
明明二月即将结束,上周末飘雪以后今天又下了,而且每次都挑在我这种安于室的族群出门时下雪,只能认为是世界(设定)或者神明(作者)之类在跟我作对。
受不了,因为离家只有两站的距离,没多想就决定不搭电车沿国道一路走回家的我真是大错特错……不对,我这项行动肯定也是出于某种来路不明(编剧上的方便)的意志,绝对不会错。
「稍微加快脚步吧……」
即使如此,通往最后那条陡急的侦探坡的交通号志总算来到眼前,让我变得比较有劲了。
就算下了雪,对于仰望天空兴高采烈地玩闹,忽然就跟人打起雪仗,或者没头没脑地跑去泡温泉都没兴趣的我,只想让被雪打湿的程度降到最低,便加快了回家的脚步。
……才决定赶路就被变成红灯的号志拦住,应该也算一种形式之美吧。
我只好稍微退回人行道,为了躲雪而钻到附近便利商店的屋檐底下,然后环顾四周。
「咦……是法米尔啊。」
于是旁边那栋有着大片窗户的建筑物,让我有了怀念感。
从窗口望向里头,可以看见客人不太多,以及员工干活时似乎忙不到哪里去的熟悉光景。
没错,开在我家附近的那间家庭餐厅「法米尔」,就是去年(第二集第一章)我曾经打工过的店。
「……原来主任还在啊。」
在这块离每个车站都要近不近、要远不远;开在国道旁却因为用地狭小而无法规划停车场,据称「没有店能撑过一年以上」的恶魔地段,法米尔英勇达成了迈入营业第二年的壮举。
呃,其实我觉得他们生意没那么好就是了,到底撑不撑得住啊……
「喔,坂崎、高见泽、樱井都在……那些人也待好久耶。」
朝店里放眼望去,可以看见和我打工时几乎一样的班底,现在仍开心地边闲聊边悠哉干活。
哎,这家店工作起来舒服到让我觉得只要社团不忙,我也想留下来继续打工就是了,班底都没变或许也是当然的。
毕竟客人不多就能长保清洁,座位时常坐不满就可以专心照顾每一个客人且很少听到抱怨,顾客流动率缓慢就不太有人点菜所以乐得轻松,使这里成了员工不会有压力的顶级工作环境。
……这家店继续开下去真的没问题吗?
「对了,跟好久不见的大家打声招呼也好……唔?」
打算躲雪而不是躲雨的我正要进「法米尔」消磨一下时,却发现视线前方……
「加……加藤?」
是的,有个意想不到的人待在那里。
而且她就在窗边,刚好是我站的位置正前面。
我之前完全没发现……存在感之薄真不是盖的。
※  ※  ※
「她……一个人吗?」
于是,几分钟后。
结果,我并没有进去店里用憋脚的演技说:「好巧耶,加藤!」更没有手插口袋耍帅说:「现在的我……没资格见那家伙。」并且用驼背的姿势离去。
我只是杵在屋檐下动都不动,望着几公尺前伸手无法触及的加藤。
哎,假如我从放学后一直跟着加藤才查出她在这里,那就是恶性重大的跟踪狂了,不过碰巧发现加藤在店里才观察她的模样,只能算我个性内向,所以还在容忍范围内吧。
即使如此,还是有被数落成「优柔寡断的人渣男主角」的风险……我看也无所谓了。
反正,我会心怀感激地享用这个天赐的巧合(货真价实的阴差阳错)。
仔细一想,加藤会待在这家店或许并不算多巧。
毕竟,我在这里打工时也曾一度遇到她,再说我第一次见到……不对,我头一次认识加藤也是在附近的坡道上。
换句话说,这附近原本就是她的活动范围……对吧?
「看来……她果然是一个人。」
我有两个月没望着加藤这么久了……这是今年第一次。
是的,加藤已经有两个周没到我们的社团露脸。
难道说,她对我们这些成员失去兴趣了?
难道她对御宅族失去兴趣了?
或者,她该不会对制作游戏这件事失去兴趣了……?
毕竟都两个月了。
那段时间,足以清算并重建交友关系。
如果是那样,表示加藤现在已经回到跟我们不同的世界……是的,她回到了原本的非御宅族社交圈,会跟交情广泛而浅薄的朋友聊天,也会被男生约一约就跟着出去玩,与我的往事则成了过去的污点,还被她笑着嫌弃:「哎~~现在回想起来,我怎么会跟那种御宅族玩在一起呢?啊~~好恶喔。」……假如真的是这样我会一蹶不振啦。
可是……
「……她还是一样,在人际方面很难判断耶。」
加藤并没有把玩智慧型手机,也没有看书,当然更没有在画素描,只是呆坐在窗边的位子,偶尔拿饮料就口而已。
尽管她偶尔会看向窗外,倒也没有发现站在几公尺前的我。
那种没什么大不了的直觉和注意力,都与加藤以前一样。
而且,感觉她并没有特别落寞,也不悲伤,只是维持着「这才叫淡定」的姿态,将游戏背景CG里不会动的路人角色演得维妙维肖。
哎,要是她隔着窗户对我哭也很困扰,所以这样也无妨。
不过……
加藤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
她为什么要表现得像平常一样?
看她摆出这种微妙的态度,我也不好判断要上前搭话还是死心离开啊……
我宁愿有个型男大方地出现问一句:「嗨,等很久了吗?」然后坐到她对面,于是加藤就笑逐颜开地像个小女生一样……假如真的那样我还是会一蹶不振啦。
相处半年以上,一年未满。
朋友以上,宅友未满。
我们那样的关系,在加藤心里有留下什么吗?
在她心里,有没有多少留下一点和我心里一样的感觉呢?
虽然我不明白,但就是不明白才会想知道。
加藤现在对我是怎么想的?她有多生我的气?还是正在伤心……?
我想知道,我们还有没有和好的余地。
所以,我从口袋里拿出智慧型手机以后,便怀着自己所有的思念……
※  ※  ※
From:「安艺 伦也」 <T-AKI@○○○.○○>
To:「加藤惠」 <megumi-kato@○○○.○○>
Subject:关于blessing software下次聚会
Date:Tue ○○ Feb 17:43
好久不见。
废话不多说,我想谈关于社团下次开会的事。
比如新学期之后的运作体制,以及下一次的企画,有许多部分要决定。
刚开始,我想先和你一起决定大略的方向。
总之就我们两个人来谈。
日期:二月二×日(五)
地点:视听教室
不方便的话再跟我连络。
※  ※  ※
……我写了一封办公味十足的邮件,然后按下寄出键。
搭话也只有平淡回应。
电话不肯接。寄信不肯回。
其实我好想知道,如此淡定的天照大神在我打电话、寄信时,是用什么表情来看待手机来电或来信的。
这是最后的机会。
如果加藤没任何反应,事情就没有希望了。
那表示,她再也不会回到「blessing software」……
所以,接下来我只能祈祷。
祈祷加藤会读这封信。
更祈祷,她会有所反应。
「……啊。」
结果,加藤立刻有了反应。
坐在窗边的她,从口袋里拿出手机以后,动作熟练地操作着荧幕……
接着,加藤像往常那样,心平气和地打开邮件,读了内容。
她看来真的一如往常,感觉心平气和,态度漠然而淡定。
既不笑又不生气,更没有哭。
加藤似乎没删掉邮件,话虽如此也没有动手回信的迹象。
她摆了一副让人由衷觉得可以搭配「呼嗯~~」这种台词的表情和态度,读着我寄的邮件。
※  ※  ※
「好冷……」
不知不觉中,头发与身体都湿了不少。
三十分钟前开始下的雪,如今已成了冰雨,淋着我全身。
觉得快撑不住的我,这才背对家庭餐厅走上回家的路。
结果,加藤到最后都只是望着那封邮件而已。
她没有露出任何我所期待的,角色性鲜明的反应。
我撑了三十分钟,却什么都看不到。
所以……
「好……!」
所以,还是有希望。
毕竟加藤只是望着那封邮件。
不笑、不怒、也不哭,真的跟往常一样心平气和。
……她一直看着那封邮件。
三十分钟之间,加藤都没有离开座位,真的就一直看着……
※  ※  ※
那天,我久违地一夜未睡。
因为回到家以后,我启动了《cherry blessing》,回神时已经将所有剧情跑完一遍。
我一边玩游戏,一边哭了出来。
明明是自己社团做的游戏,我却边玩边哭。
然而,这天我并不是对气势万钧的图像感到战栗,也不是对令人喘不过气的剧情大为感动。
我只是多了一层理解。
理解这部作品的每个角落,都有加藤在。
加藤不只存在于第一女主角巡璃,或者病娇妹妹琉璃的原型中,她真的无所不在。
每一段我可能处理得比较草率的画面演出,她都帮忙修饰过。
系统介面,切入配乐的时机,站姿图上细微的表情变化。
一点一滴的改善累积起来,任谁来看,游戏内容都比我在压片前几天做的最后一次修改,要高了一个层次。
虽然网路上的评价,都聚焦在图与剧本的部分上面……
可是正因为谈到的都是图与剧本,我才没有发现。
完全没有人提出对游戏系统的不满。
游戏的根干,彻底撑起了那样的图以及剧本。
怎么回事嘛……
加藤,原来你这么卖力啊。
你根本是第一女主角吧。
照你这样,都可以称作副总监了吧。
你简直是绝对不能欠缺的幕后第一功臣嘛。
「对不起……」
所以,我落泪了。
「对不起,加藤……」
我哭了又哭,拚命地思考,烦恼,内心万分挣扎……
到最后,我眯眼看向从窗口照进来的晨曦,定下一项决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