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七卷
  5. 第二章 在我们命运的分歧点上,总是下着雪(想太多)
  6. 繁体版

第二章 在我们命运的分歧点上,总是下着雪(想太多)
2017-06-23 04:37:23

		

「来,伦理同学……虽然晚了一点,你愿不愿意收下这份情人节巧克力呢?」
「谢、谢、谢谢……」
地点,在某间汉堡店。
时间,快下午三点。
至于日期,则是二月下旬的某个周末。
「对不起喔,十四日那天要和编辑讨论,所以我去不了学校……」
「不、不会,光是能收到巧克力就……」
换成平时,我在这个时段不是到处逛御宅类店家,就是待在自己家里忙着消化累积的御宅类作品,想到自己正跟女性对座共度这段时光,我面对女当事人的态度就格外拘谨。
……哎,虽然我在诗羽学姊面前一向是这样啦。
「再说因为没有时间,我只好在附近店家买……原本应该要亲手做,并且一颗一颗地在里面掺头发下咒才对的。」
「不用多费那种心了!还有学姊是指『灵咒』而不是『诅咒』吧!」
……所以喽,难得看诗羽学姊摆出这种特别的态度,要是她能顺便舍弃平时那种厚黑台词,印象分数就很高的说。
「那么,我也有话想重新说一次……霞老师,恭喜你的新作《纯情百帕》上市!」
「谢谢……虽然迟了相当久。」
「还有,谢谢你帮我签名!哎呀,这次位子好难抢!以前排队号码券只要在活动开始两小时前去排就能抢第一,这次却有五个人排在我前面……虽然不甘心,但是反过来想,这也代表霞诗子的人气已经红到了这种地步,而且我和排队的其他人聊霞诗子经也聊得够HIGH,所以还是很棒啦!」
「就算不花那些工夫排队,要签名我随时可以帮你签啊。」
「说什么嘛,那是什么话啊,学姊!搭头班车领号码券,凭购买本数几乎就能定输赢的签名权抽签,打好几次都不通的洽询电话……就是因为要克服种种高门槛,终于拿到手的签名才别有价值啊!因为彼此认识就轻轻松松地要到签名还自称信徒,那样未免太厚脸皮了!」
「……你还是这么重视伦理呢。」
好了,情境揭晓。
这间汉堡店位在和合市。
而且,离帖文堂书店和合市分店只需要走路一分钟。
简单说呢,帖文堂书店和合市分店照例举办了「霞诗子老师的新作上市纪念签名会」,现在这个场合相当于活动欢欢喜喜结束后的慰劳宴。
「话说回来,书卖得真好耶……排队结帐的人有九成都拿着《纯情百帕》,吓了我一跳。」
「因为是签名会当天啊……再说这里的销量并不能尽信。」
照刚才消遣过我们好几句才离去的町田小姐所说,和合市这里是排在秋叶原、神保町之后,霞诗子作品销量高居全国第三名的特异处。
哎,继《恋爱节拍器》之后,这次作品的舞台还是在这里,销量会漂亮倒也可说是理所当然啦。
「差不多是新作感想出现在推特或其他平台上的时候了耶……」
「总之,我目前先不会去看。刚发售时的感想大多奇奇怪怪的。」
「对对对!有些家伙没读完就凭第一印象炮轰。还有人会故意放假情报,或者严重破梗。」
「就是啊……明明只要读到最后,任何人都会晓得我下笔并不是出于那种用意,却有人大呼小叫地抱怨中间的剧情铺陈差劲或无聊,甚至不惜散布谣言将负面印象灌输给还没读过的人……只是想让自己受注目,就把呕心沥血创作故事的作家当成牺牲品,要是那种人可以从世界上灭绝就好了……!」
「虽然我完全赞同,还是请学姊注意语气和音量好不好?」
作家的资历来到中坚等级以后,似乎会碰上许多状况……
哎,先不管那些……
「可恶,我也要在今天内把感想发到部落格才行……!」
「对了,最近『TAKI的网页』都没有更新内容呢。要是你没忘就好。」
「就是说啊!所以全新作品上市的这一刻,正是霞诗子粉丝网站管理员TAKI复出的绝佳时机!……不过,为了更新就得尽快把书读完才可以耶。」
「……伦理同学?」
诗羽学姊不知为何对我露出了纳闷的表情。
「唉,好想赶快读喔,实在等不及了……」
「…………」
不对,其理由很明显就是了。
「那、那个,诗羽学姊?」
「……怎样啦?」
「我、我可不可以现在就先读一下……?」
是的,因为从聊才开始,有个家伙就当着她眼前翻开手边的签名书,看了扉页图再悄悄地叹气把书阖上,一会儿又随便翻开一页,发现有插图就连忙把眼睛转开,举动可疑到了极点。
「在这世上,居然有男人和女人相处会把看书摆为优先……」
说的是,刚收到情人节巧克力还对女方这样说话,连我都会觉得那种家伙灭绝比较好喔。
「要、要不是有霞诗子的新书,我也不会说这种话。」
但是今天没办法。状况太过特殊。
「再说,要是手边有霞诗子的新书,我对任何人都会说一样的话。」
毕竟像这样特殊的日子,每年顶多只有三四次。
「基、基本上,学姊以为我等了多久啊!虽然有一半是我害的!可是最盼望学姊出书的肯定也是我!」
而且这次几乎隔了十个月,要说到那饥渴感……
是吧?只要是富○或永○的粉丝就会了解这种心情吧?
「……你对作家灌迷汤时依旧是浑然天成呢。」
虽然诗羽学姊瞪了我一会儿,结果到最后,她忽然苦笑似的对我露出了微微的笑容。
这正是平时黑心,在紧要关头就会变得温柔的学姊——霞之丘诗羽的本色。
同时,也是时时都珍惜粉丝的作家——霞诗子的本色。
「那么,我会像平常一样打个小盹,你请便。」
「谢谢你……诗羽学姊。」
这下,我终于得到神明恩准了。
而且我的读书意欲早就油门仝开。
好啦,来读喽喔喔喔喔喔喔喔~~!
※  ※  ※
「…………」
「……噗。」
「…………」
「噗哈……」
「…………」
「咯、咯、咯……噗哈哈哈哈哈!」
「……你现在读到第几页了?」
「六、六十四页……唔,噗,咯咯咯……!」
「喔,那里啊。那边的笑点是男主角冲到办公室,结果……」
「不要讲啦————!」
※  ※  ※
「话说回来,封面自然不用提,就连内页插画都好棒耶……和前作不同的是这次相当偏萌系路线,可是感觉搭配得很合。」
「的确。虽然听说是新人,不过来了个不错的搭挡。」
「我最近也有关注喔,这个插画家!」
「顺带一提,对方是个十分帅气的大学生,外传挺风流的喔。」
「……你们见过面了?」
「算有吧。」
「所以……感觉怎么样?」
「那可真是……你想呢?」
「咦……?」
「…………」
「…………」
「呵呵……要是你见到对方,肯定也会吓一跳喔。」
「不要让我对作品以外的部分也产生兴趣!」
※  ※  ※
「…………」
「……唔。」
「…………」
「噫啊……」
「…………」
「呜、呜、呜……噫、呜啊……!」
「来,面纸给你。」
「谢、谢谢学,对不……呜呜、呜、呜啊……」
「呃,基本上我是把这当喜剧来写耶。」
「谁、谁叫这、这个男主角人实在太好了……呜啊啊啊,呜、呜哇啊啊啊……!」
「……噗。」
※  ※  ※
「对不起!我把学姊晾在旁边晾了三个小时!」
「……与其向我道歉,或许你更应该向店家道歉呢。」
「对喔!」
时间是已经下午六点多的晚餐时刻。
关于店员会怎么看待只消费饮料吧就窝了四小时以上,还一心沉迷于阅读轻小说外加怪动作一堆的恶心阿宅,我既不想知道也不愿意想像。
「反正我习惯被闲置的调情方式了……尤其是被要求中途刹车的那种形式。」
「……学姊是说笑的吧?」
「当然喽。」
「可以承认得这么干脆的话,还不如从一开始就不要开这种玩笑啦!」
我绝不是因为心、心里有数才这么慌的喔!
「你看起来真的读得很开心呢,每次都一样。」
在这种有挑逗味道的对话中,诗羽学姊使坏似的托着腮帮子,愉快地探头看我的脸。
结果,在我读完终章以前,夸口要打个小盹的诗羽学姊始终都醒着,而且一次都没有离开座位,只是望着我的脸。
「那是因为书的内容好玩有趣又催泪啊!」
「是吗?」
「我拜读完毕了……嗯,霞诗子一点也没变。」
「简直都没有成长?」
「不是啦。比如笔力与吸引力,感觉都比以往更出色了,不过那种技术层面的事情,坦白讲就算听我大放厥词也没什么说服力吧。」
「会吗?你不已经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创作者了?」
「就算这样,霞诗子对我来说果然还是遥不可及啦!」
这次的新作虽然没有上次催泪,我也一样哭得浙沥哗啦就是了,不过相较于前作,读起来更温暖人心,洋溢着温馨的感觉。
「还有我说的『一点也没变』,是指霞诗子的根柢,或者应该称之为本质……总之我读了就会觉得舒服,从《恋爱节拍器》的时候便这样了。」
没错,即使如此我就是乐于见到这些不变的部分。
无论气氛再怎么温馨,也猜不出什么时候会上演令人窒息的情感纷争,剧情铺陈依旧相当能引人入胜。
写故事的人懂得贴近读者心情,有时却又切割得一干二净,让读者的情绪像乒乓球一样七上八下,读完以后却能留下爽快感。
「唉,太高竿了!学姊果然厉害!这就是霞诗子的文风!」
「……你也一点都没变呢。」
「……诗羽学姊?」
诗羽学姊还是一直盯着我的脸。
不过,她的表情和之前那种使坏似的微笑不一样了。
「毕业以后,是不是就无法看见你这些反应了呢?」
应该说,学姊脸上多了一丝苦涩,或者落寞……
感觉有种成熟的韵味正如此流露。
「下次签名会,我绝对也会去……还有下下次,下下下一次也会。」
「伦理同学……」
「无论是什么应募方式,我都会设法抽中……所以拜托学姊不要因为对缠人的粉丝生厌,就表示以后都不出来露面喔。」
「没关系,町田小姐才不会让我那样耍任性。」
「你别在回答中隐含有可能生厌的意思啦……」
再过一星期,诗羽学姊就要从读了三年的丰之崎学园圆满毕业了。
而且,新作《纯情百帕》也在今天圆满推出。
接下来,她会到大学进修,并且进一步累积身为小说家的资历。
学姊将推出好几部作品,成为比现在更红的超人气作家。
那些作品迟早要改编成动画,然后她也会参兴动画的剧情编构及脚本工作,还忙得抱怨:「早知道当时就别得意忘形接下这些差事了……」
我们大概在时间、地点、立场上,都会慢慢、慢慢地越离越远……
总觉得……总觉得呢……
那样好棒,好令人开心,同时,也让我觉得排斥。
我希望能快点读到霞诗子的众多新作。
可是,我也希望还能跟她一起制作游戏。
我愿意一直崇拜霞诗子。我愿意永远当她的粉丝。
可是,我也想和霞之丘诗羽一起打拚。我想一直当她的伙伴。
虽然我自己也明白……
我对诗羽学姊,实在是太任性了。
我求的,实在太多……
※  ※  ※
「好冷……!」
「感觉似乎要下雪了呢。」
读书会结束,感想发表会也告一段落,我和学姊顺便在汉堡店点了晚餐稍微回报他们长时间收留的恩情。
等我们来到外面时,冬夜已深了。
回车站的路上,我和学姊都没吭声……走路不用三分钟自然也没什么时间开口就是了。
「呃,学姊,下星期你会不会来学校?」
即使如此,当我们走进站前公园,再几步路就会到验票口的时候,我忽然用闲话家常的语气顺便向诗羽学姊问了一句。
「不确定耶……我下次到学校或许就是毕业典礼了。」
「是喔……」
于是,我痛切感受到。
和诗羽学姊在学校碰面,已经不再是「稀松平常」的事情了。
「伦理同学,你会来毕业典礼吗?」
「假如学姊要上台念致答词,我会想去看就是了。」
「哎呀,如果你肯念致别词的话,我倒不是不能考虑喔。」
「学姊知道我的成绩和校内风评还这样说?」
「彼此彼此,你也知道我在学校里的风评吧。」
结果,直到最后一次期末考,学姊都死守着学年第一的宝座。
即使如此,她之所以没有被请上最后的风光舞台当代表,大概是因为仅止于表面的利己性格和出席日数的关系吧。
「那我趁现在先说好了……诗羽学姊,恭喜你毕业。」
「谢谢……伦理同学,我已经不能再跟你上同一所学校了呢。」
「唔……对、对啊。」
当之前感受到的落寞感,像这样被实际讲出声音时,隐隐刺痛了我。
「或者,明年你要来考我念的大学?」
「考不上啦,绝对考不上。话说我连要不要升学都还没决定。」
「对喔,是那样没错……」
诗羽学姊毕业以后,会进早应大学念书。
往后她人还是在东京都,而且似乎跟以前一样是从家里通学,只要有意,每星期都可以见面的距离。
然而,已经不是天天都见得到了……
「诗、诗羽学姊……」
「嗯?」
「…………进了大学以后,你有什么打算?」
我终于问出口了。
倒不如说,这明明是非得趁今天确定的事,我之前却都问不出口。
那就是,关于我们的将来……
……啊,不对,是关于我们「blessing software」的将来啦。
「这个嘛……」
「唔、唔嗯……」
于是,学姊摆了一会儿忧愁的表情,然后微微偏头……
「我会不会参加号称网球社却根本不打网球还成天办联谊喝酒的社团,过着被人下药捡尸的平凡日常呢?」
「虽然我知道学姊绝对没意愿,但还是不要讲那种话啦!」
她的嘴,果然还是跟平时一样毒。
「哎,《纯情百帕》应该会继续出一阵子吧。反正大学生每天都很闲,或许我可以专注于作家的工作上面。」
就快毕业。就快告别。
然而,诗羽学姊开口时却似乎一直在搪塞那样的现实。
「那、那么……我们社团这边呢……?」
「…………」
所以,我明知这样很不识相,也要把不长眼的态度贯彻到底。
「要说的话,我也明白学姊没办法再跟过去一样每天来社团露脸。」
我只顾自己的方便,要学姊做出选择。
「但即使如此,可不可以还是请学姊不要当校友,而是以正式社员的身分留下来?」
虽然我自己也知道这样太任性。
虽然我觉得自己有许多地方走偏了。
即使如此,这就是我真诚的想法。
「其实呢,还有别人找我接案……我负责《cherry blessing》剧本的风声似乎不知道从哪里传了出去,某间商业领域的游戏大厂就发了联络过来。」
「我不会叫学姊写全部。就算只写单一剧情线,或者附加剧情都好。」
虽然我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纯内线消息,但现在不是分神的时候。
「要花多久时间都好……可不可以请学姊也参加我们的下一部作品?」
「…………」
诗羽学姊大概被我无视爆料的态度吓到了,后来就收敛了靠毒舌来敷衍的态度。
她陪着我摆回正经的脸色,陪着我彼此相望,陪着我静静地开口。
「下一部作品……你有构想吗?」
「那个……给、给我一星期就行了!」
「好,假设会制作下一部作品,原画要找谁呢?」
「咦……?」
「你还要任用泽村?现在的你,办得到吗?」
「诗、诗羽学姊……?」
然而,接下来从她口中冒出来的名字,完全出乎我意料。
「你有发现吗?从今年起,泽村一张图都没有画。」
毕竟,那家伙是学姊的天敌。
「以往,她从来没有跟绘图这么疏离喔。」
她们俩每次见面就会互相斗嘴,互相贬抑,吵得像一对冤家。
「是你放着她这样的喔。」
而且到了今年,她们依旧如此。
「没、没有,可是,那家伙现在处于创作的低潮期……」
「那么,她什么时候可以克服?要等多久,她才会变回柏木英理?」
「呃……」
「年底的事没办法怪她。毕竟,当时她被逼得非常紧绷,还拖垮了身体。」
所以我没想到,诗羽学姊竟然会这么认真地把英梨梨放在心上。
我一点都不晓得,学姊这么执着于柏木英理。
「所以对于冬COMI的事,我并没有怨任何人……虽然另一个黑长发似乎就不是这样了。」
换成平时,我会来劲地吐槽:「另一个黑长发是指谁!欸,到底是谁心中有怨气啦!」不过照目前状况,这气氛也不适合说那些。
「可是,她现在画一张图就拖了一个月以上。当中没有情非得已的因素。假如她还是画不出来,就再也不可能创作。」
这些话,用不着诗羽学姊来说,我何尝不晓得……
「我、我想将这个社团……长久经营下去。」
不对,英梨梨自己应该也有警觉。
「所以,要是成员有烦恼,我并不希望硬逼他们工作。」
如果她还是表示自己画不出来,那我也束手无策了。
「不定目标,不守稿期,而且也无意奋斗……你打算长久经营那样散漫的社团?」
「可是,我之前让大家太操劳了。明明自己什么都不会,却老是把工作堆给别人……」
「那不就是制作人的权限吗?那不就是总监的工作吗?」
但是,连我都自知这套软弱的说词和自己过去的主张截然不同,对自己要求得比任何人都严格的诗羽学姊当然听不入耳。
「所以,我才一直都在回应你的要求不是吗……!」
「唔……」
去年十一月。举行校庆的周末。
我们俩熬了两夜,修正所有剧情线,还加写新的剧情线。
我们像傻瓜做的格格大笑、大吼、哭泣、大叫。
那样激昂,那样愚蠢,吵吵嚷嚷而又充实的日子……
在我的记忆里已经逐渐沉淀,仿佛遥远往事。
「为什么你『只』对她百般呵护呢?那样做,或许泽村英梨梨会觉得高兴……但我不认为那对柏木英理来说是一种幸福。」
「唔?学姊,你该不会……」
「可以的话……我还想跟她搭档。」
「啊……!」
或许,我目前正在接触霞诗子的根柢。
她受到影响的作品,尊敬的创作者,创作的动力。
或许,我揭穿了粉丝垂涎欲得的秘密。
「我希望再一次搭配柏木英理的图,做出超越《cherry blessing》的作品。」
话说学姊,你现在才讲太诈了啦。
霞诗子居然是柏木英理的热情粉丝,这种事我根本没听说过……
「啊……」
「……下雪了呢。」
终于下雪了。
和一年前一样,在那座公园。
宛如一年前的那个时候。
宛如我与诗羽学姊为了《恋爱节拍器》最后一集而走上陌路的那个时候。
这明明是为诗羽学姊庆祝新作上市的时间才对。
这明明是祝福诗羽学姊毕业以及迈向新天地的时间才对。
这明明是和诗羽学姊把握当下,一起用以往社团伙伴的立场庆祝的时间才对。
方才,我明明刚收下她送的情人节巧克力。
直到方才,我们明明还有说有笑。
而且,这说不定就是我们在高中的最后一次对话……
冰冷严酷的现实摆在我眼前,几小时前发生的那些事,好比一场梦或子虚乌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