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七卷
  5. 序章
  6. 繁体版

序章
2017-06-23 04:37:23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扫图:任雷劈
录入:任雷劈
初校:任雷劈
修图:八嘎猫
放学后照进视听教室的夕阳……抱歉,我随口就照着平常的习惯开场了,刚才那句不算。
二月上旬,出门时照在玄关前的朝阳完全抑止不了沁冷寒意。
「……早。」
「早、早啊。」
……话虽如此,寒风彻骨的我家门前,却站了一道呼着白气的人影。
「你比昨天晚三分钟。我还以为自己要结冻了。」
「呃,你也可以自己先走吧。」
「…………哼。」
「……对不起。」
「知道就好。那我们走吧,伦也。」
从大衣外露的围巾与金发。
蓝眼睛和白皙肌肤散发出难以亲近的美少女气场。
然而,由于各部位都娇小玲珑的关系,为她营造了更胜于彼的亲和力,以及些许炮灰感。
那样的她,名叫泽村·史宾瑟·英梨梨。
小学一年级时与我认识,两年后决裂,历经漫长沉潜才又随着升上高中而重启交流。
还有就是……差不多在一个月前,这个住附近的同学可喜可贺地与我当回童年知交了。
以往她明明都是骑脚踏车到车站的,这阵子却冠冕堂皇地宣称「冬天风太冷」就改成走路上学,途中还在我家前面小歇,结果到学校路上都会跟我一起走。
哎,反正我们彼此住得近,又已经和好了,要这样倒也无妨。
不过,毕竟隔了八年才和好的关系,中间跳过整个国中时期来到高中,而且都快升三年级了还从家里出门一起上学,要说这感觉有多怪……
不是啦,我完全没有排斥的意思,所以这样子倒也无妨。
真的,该怎么说呢?无妨是无妨啦……
※  ※  ※
「啊,对了,英梨梨。」
「嗯?」
「关于包装封面图的进度……」
「……啊~~」
我们俩走下坡道,沿着国道旁边走,搭上电车。
在我和英梨梨屑并肩地抓着吊环,搭过第一站的时候。
我才总算将最近每天都在问,反而变得难以启齿的那个问题说出口。
「基本上,你差不多该交个草图出来了,要不然有很多事情都会卡住……」
「我明白……嗯,我自己也明白啦。」
那个话题,和她是住在附近的青梅竹马、金发双马尾的混血儿、在学校更是公认的美少女等等日常方面比较没有关系,属于我们相处上的另一个面向。
社团「blessing software」……
那是我,安艺伦也约十个月前开创的同人社团。
为了制作「我想出来的最强美少女游戏」,我尽己所能网罗到最强的精英,结果定下来的班底除了我以外全是美少女,从各方面而言都堪称梦幻团队。
于是我们「blessing software」就在去年底的冬COMI,制作、发表了集半年来之大成的处女作(兼有第一款作品及所有女主角背后设定的含意)——《cherry blessing》。
……呃,把我们社团这次的活动形容成圆满落幕,会有许多地方不甚贴切,关于那部分容后再述。
即使如此,连活动结束后店家铺货的数量算在内,我们仍创下了高达几千套的销售纪录而蔚为话题。
在那当中,英梨梨负责为社团操刀「角色设计与原画」这项与剧本同列的重要工作,对我们游戏的销量及评价功不可没。
毕竟本来就以同人界人气插画家「柏木英理」名义打拚的这个天才作家,在作画量及质感上都展现了脱胎换骨的新面貌,要是没造成话题才奇怪。
「对于在压片前一周画出十二张CG的你来说,这次还挺慢的耶。」
「那种赶工方式让我受够了。感觉那次害我寿命少了一半。」
「……听好,你别把我的名字写进笔记本喔,千万别写喔。」
哎,先不管那些了,一炮成功的我们意得志满以后,面对店铺请求补货的订单,决定特地推出新封面插画的新装版来回馈……接着制作进度就一直停摆到现在。
「总之,多等我一会儿啦。这周末忙个两三下就好了。」
「……我信任你喔。」
「嗯,交给我吧!反正我现在于公于私都过得很充实!」
「是喔……」
我刻意不问「私」指的是哪部分,就把对着英梨梨的目光转向车窗。
再怎么说,我也不觉得自己会猜错。
※  ※  ※
「早安,伦理同学、泽村。」
「诗羽学姊……?」
「…………唔。」
接着,在我们穿过离学校最近的车站验票口的瞬间。
有个靠在车站柱子旁边看书,对我和英梨梨来说都十分眼熟的女性朝这里露出一抹笑容。
「今天也很冷呢……除去你们两人的半径五公尺以内不提。」
「……所以你这阴沉女才特地等着当电灯泡?」
「难、难得听到学姊主动搭话耶!」
「毕竟,我快要和你分开了啊。」
「咦……?」
「所以,我才想要像这样……和你再一次将三年来一起走过的路……深深地刻进记忆里。」
「诗羽学姊……」
「明明你以前从来就没有和伦也一起上学过。」
「你还不是直到最近才开始的。别对这种小细节处处刁难,真幼稚。」
「啥!」
「……既然都快要分开了,你们两个也该好好相处了啦。」
从大衣外露的围巾与乌黑长发。
仿佛要将人吸入其中的澄澈黑眼睛;平时白皙,却被冻得多了一丝红润的肌肤。
再加上各部位都雄伟过人又别具存在感,使她全身散发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场。
那样的她,名叫霞之丘诗羽。
我在高中一年级时与就读二年级的她以书迷和作家的身分相识,半年后却因为彼此方针不同而决裂,历经短暂冷却,这才随着我升上二年级,变成用制作人及创作者的立场再会。
是的,换句话说,学姊负责为社团操刀「剧本」这项与原画同列的重要工作,对我们游戏的销量及评价同样功不可没。
毕竟本来就以轻小说界新锐小说家「霞诗子」名义打拚的这位天才作家,在视觉小说游戏这块新领域展现出来的笔下功夫终究出色,要是没大获好评才奇怪。
「那么泽村,新包装的插图画得如何?再怎么说也该完成了对不对?」
那样的诗羽学姊,三年来明明都是独自边读书边上学,今天却冠冕堂皇(?)地宣称「谁叫我快毕业了」,偏要用和我一样的速度走在旁边,结果到学校路上似乎都会和我们一道走。
「唔……你又不是总监,我没必要回答区区一个剧本负责人。」
唉,反正学姊是社团伙伴,身为热烈粉丝我也相当尊敬她这位作家,一起走倒也无妨。
「哎呀,这番话真让人意外。我们又不是同一间公司的员工,而是自愿加入社团的伙伴吧。可是你却搬出了宛如纵向行政体制的区隔方式,我好伤心……有难同当,有功同享,那才是同人活动的醍醐味不是吗?」
不过,平常在旁边有人时总是散发出难以亲近的气息,对「我们以外的人」始终树立着孤高形象的学姊,居然在众目睽睽下和我们一边拌嘴一边走,要说这感觉有多怪……
「你不要选在我进度出状况时才讲那种连你自己都不信的大道理啦!」
不是啦,我完全没有排斥的意思,所以这样子倒也无妨。
真的,该怎么说呢?无妨是无……
「你们两个!所有人都在看!我们变成关注焦点了啦!」
最好是无妨啦。
在我左边的是丰之崎两大美女之一,美术社好手兼人气高居全校之冠的金发双马尾混血美少女。
在我右边的是丰之崎两大美女之一,集全校敬畏于一身的第一才媛,同时还是黑长发黑丝袜的巨乳美女。
结果位于她俩中间的,是个独来独往又主动积极的恶心阿宅,兼全校公认烦人度首屈一指的眼镜男。
像这样,让阿宅被两个美女包围住的画面……
「伦也你不要讲话!这是我和霞之丘诗羽的问题。」
「对啊,伦理同学你不应该插嘴。万一你这时候表露出自己隐藏的真心,出面帮我说话,泽村这只可悲的败犬或许就再也无法振作了……呵呵……呵呵呵。」
「哪有可能啊————!」
「真是……够了啦。」
而且那两个美女的表情和言行都和平时对外完全不同,将某方面看来可以形容成活灵活现的「社团里的面孔」表露无遗,还隔着我斗嘴的模样……
被人撞见这些,我自然不难想像之后身边八成会冒出许多麻烦……
※  ※  ※
「喂,伦也!今天早上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吧,就像这样!」
在鞋柜和两人分开的我,后来又被好几道锐利的目光射穿,然而就在我总算走进教室门口的瞬间……
过去只在一半集数(平时就没有存在感)登场过的同班同学上乡喜彦,用了相当友善……呃,相当好奇的态度迎接我。
「你、你最近光是和泽村同学在一起就变成全校话题了!今天居然还加上霞之丘学姊!」
「喜彦,我非常了解你想讲什么。」
尽管我感觉到不只喜彦,而是整个教室的男生都竖直了耳朵,但我还是努力装作冷静,摆出严肃的表情回答:
「假如能把事情说个明白,我何尝不想说。不过,做人有非保密不可的道义。」
「我看你就是根本不想说对吧。」
唉,这几天我对这种逼问也差不多听惯了。
毕竟,我可是从上周就莫名其妙地和本校校花(笑)一起上学而成为话题人物的安艺伦也。
从喜彦算起,像今天这种逼问我已经听了不只十几二十遍,但我这个讲道义的男人一次也没有松口。
要把来龙去脉全交代一遍,内容也嫌太长,再说绝对没人肯信,还会让她们的名誉受到致命打击,我实在是不能透露。
再说,还有另一个原因……
「啊……」
「…………」
因为在这间教室里,无论要得意洋洋地炫耀,或者慌慌张张地撇清,还是若有深意地含笑,甚至不悦地默不作声,我总觉得都提不起劲。
「早、早啊,加藤。」
「早安,安艺。」
在最近成为常态的时间。上课铃响前一分钟。
在最近成为常态的画面,有个女生脸上既不开心也不生气,态度既不慌张也不悠闲,普普通通、正正常常、淡定地走进教室。
从背后流泄而下的长发,好似山寨版诗羽学姊。
眼眸还算澄澈,肌肤白得恰当。
再加上体型十分标准匀称,姿色以女生而言一点都不差,却让人觉得亲近起来要难不难,浑身散发着似有若无的气场……等等,那就等于没有气场嘛。
那样的她,名叫加藤惠。
我在升上高中二年级,也就是目前的学年后立刻就遇见了她……不对,其实我们从一年级就读同所学校了。
之后,虽然她没有替图像或文章操刀,名义上还是顶着「第一女主角」这谜样的职称,在我制作的游戏里担任女主角蓝本,也帮我编写程式码,以及处理各种杂务。
于是乎,忙了八个月后……
在去年年底的冬COMI,我们大概是因为些许的认知不同,大概就这么决裂了……
「我说啊,加藤。」
「嗯?」
「下次社团活动,是定在这个星期五。」
「啊,嗯。」
「隔了这么久,你要不要来露个脸……」
「啊,钟响了喔。」
「呃,可是。」
「老师也来了,你回座位比较好喔。」
「……好。」
然后,直到现在,我们的关系大概还是没有修复。
总是让人捉摸不清,也难以理解她在想什么,然而到头来应该还是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想法,唯独不悦的心情显而易见。
「掰掰,安艺。」
「掰,待会见。」
「嗯。」
从今年开始,加藤总是在「上课铃响一分钟前」到校,又总是在「放学后一分钟内」离校,以她来说叛逆之意表达得太过明显。
所以,刚才她跟我约好的事,大概绝不会实现。
怎么回事?她到底怎么了?
这也颇令人心痛。
角色不鲜明又难以掌握的加藤,摆出的态度恰如其分,让人说不出哪里心痛,那种痛却一直留在心里,消之不去。
她到底是怎么了呢……
「好~~各位同学早~~大家都到齐了吗~~?」
……当我沉浸在忧郁时,我们的班导师佳乃也就是莲见佳乃老师,今天也带着她那不符年纪的可爱嗓音,精神十足地开了教室的门。
像这样,尽管我在过完年以后,感觉到有许多些微的异样……
即使如此,我还是过着几乎不变的每一天。
佳乃老师便这么首度亮相了,到此我原本以为会头一次描写到上课的情形,不过看来这次的时间也到了。
写成这样,真的能称作校园爱情喜剧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