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异世界狂想曲)
  4. 第十二卷 web版
  5. 12-26.王都地下的圣杯
  6. 繁体版

12-26.王都地下的圣杯
2017-06-22 20:43:05

		

我是佐藤。将神圣的东西被污染后用在邪教的仪式上,在创作作品中意外是的主流。将邪恶的器物从零开始制作就不能被称为邪教的一角啦,有着如此一类的奇怪拘泥么?我这样胡思乱想。
◇
做樱饼魔族的对手的任务交给大家,我朝着地下空洞的正上方用闪驱移动,再用土魔法制作出了到地下空洞的通道。
从通道下降,一瞬就抵达了地下空洞。
相当宽广的空洞。田径场就这么直接放进入的椭圆形状。
然后,凄惨的事是,这个洞穴里有着数百的干尸化的遗体在地面上滚动着。
衣服简陋的工人,路边妓女,乞丐,孤儿,还有兽人们的遗体。由遗体上积存的尘埃可以得知,并不是一次杀死的这件事。
——事件结束后,再好好埋葬吧。
这个空洞的深处,我下来的地方的另一侧是燃烧的篝火,紫色的台座上放置着黄金色的杯。
大概,那就是圣杯吧。
在那个圣杯的周围有十几个穿紫色长袍的男人,在咏唱着什么。
以男人们为对比物来对比圣杯的大小,直径在5米左右。
时不时,从圣杯的方向,传来了觉得讨厌的波纹般的魔力波动的感觉。
在这个以上怪异事情发生前中断仪式吧。
◇
用闪驱朝着执行仪式的男人们的地方飞去。
“来者何人!打算妨碍仪式吗?!这个自己以为是勇者的愚蠢之人啊!”
边从口里吹出泡沫边叫道的男人,紫色的外套裹着身子,头上戴着水牛头骨。
这个男人似乎是藏匿了【自由之光】成员的贵族的次子。
只有这个贵族次子没有参加仪式的咏唱。
大概,和我一样无法咏唱吧。
“从樱色的大人那里——”
贵族次子开始讲述了什么我没有听到最后,使这些家伙中断仪式的事情优先。
直接用【短気绝(short stun)】朝着【自由之光】的各成员们每人来了2~3发。
魔法命中了的成员们的身体表面闪现出白色的火花来着,不过没有特别抵抗,平安无事地击破成功。
成员们吐着血在地面上滚了出去。
当然,没有杀。
有比较高等级的家伙混了进去,为了确实让人晕倒而增强了攻击力而已。
“仪,仪式啊!”
贵族次子看着突然被打倒的成员们,腰软掉了坐在地上露出吃惊的表情。
只有这个男人是3级,比起其他人明显低下,所以没有用【短気绝(short stun)】射击。
真的射了的话,大概会死吧。
我以充分斟酌的掌底击打了过去,贵族次子晕了。
详细的内容以后询问就好了。
现在的关键是圣杯。
我用缩地移动到圣杯前方。
黄金的圣杯中装满了透明的琥珀色液体。
恐怕,这琥珀色的液体是魔力实体化之后的东西吧。
接近圣杯就感到魔素的压力。跟完全填充了的圣剑Excalibur一样的压迫感。
只是,与圣剑不同,从这圣杯那里感受到充满不祥的,如同听到的不协调的声音的时候那样说不出的拒绝感。
不过,个人的感想先放一边,赶快对圣杯想想办法吧。
首先,试着就那样放到存储器里收纳,不过不行。
没有办法,朝着把魔力吸干使之无力化的方向发展吧。
我慢慢地接触圣杯的魔力。
有着奇怪的抵抗,相当困难。稍微放松的话夺去的魔力又会被抽回去。
我像是用力量强行降伏一样地将魔力拔出来。
当然,拔出来的魔力朝圣剑迪兰达尔输送了过去。
>「诅咒耐性」得到了。
>「混沌耐性」得到了。
——哦哦,好久不见的耐性技能。
我对两种耐性分配了技能点加到最大。
这下子,就算混沌匍匐前进过来也没问题了。(奈亚拉托提普:我听到有人呼唤我!?)
“愚蠢的勇者!被诅咒的圣杯变成魔王就好了!从邪恶的神之使徒变成我们的同胞去重生就好了!”
看到我接触圣杯,贵族次子一边倒在地上一边大笑道。
——已经起来了吗?稍微放水过分了。
现在比起无力的贵族次子,还是专心进行圣杯的魔力抢夺吧。
刚才的技能点分派的时候,魔力又被吸回去了。
不愧是圣杯的魔力似乎很多啊,迪兰达尔的容量到极限了居然还剩下一半左右。
到底积累了多少魔力呢……
我惊讶的同时,也把存储器内使用传说的金属的试制型圣武器拿出来继续抢夺魔力。
“怎么可能……从王都的源泉里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吸取魔力啊!?不过是个人类怎么可能……”
直到刚才还在大笑的贵族次子的笑声变成半笑,紧接着又变成了呓语般的嘟哝。
圣杯的魔力,还剩下1成左右就能吸完了。
把这些家伙抓起来交给国王就在这之后好了。
从地图上看,我家的孩子们和樱饼魔族的战斗是势均力敌的,好想早点收拾掉这边和她们会合啊。
◇
“……将殿下作为新的王孵化的计划,你这个混蛋勇者啊!”
贵族次子一边瞪视着我一边反复如疯狂了般的不停抱怨。
但是,贵族次子似乎不打算做出具体的行动啊。
圣杯的残余魔力到5%附近时,圣杯开始发出奇怪的振动和怪异的响声。
不知不觉间,黄金圣杯的底部聚集着漆黑的焦油一样的液体。我吸收魔力的时候反抗的元凶,似乎是这个焦油一样的液体。
在圣杯的底部如同焦油一样的液体,像不定形生命一般蠢蠢欲动。
“……■牙蝇群召唤(Summon Moscowfa)”
似乎是在不知不觉中咏唱了咒文,倒下的成员的一人使用召唤魔法叫出了拳头大小的苍蝇群。
“……■操死兵(Animating undead)”
这次是其他成员使用了死灵术,使干尸遗体不死化袭击了过来。
其他的成员们也放出了各种属性魔法。
——看起来,似乎过于小看普通的人类了。
反省会延后。
现在优先把这些家伙处理掉吧。
我把圣杯无力化的工作暂时中断,进行事态的处理。
飞来的魔法用【魔法破坏(black magic)】一网打尽。
用死灵术做出的不死族【魔法破坏(black magic)】好像是有效的。吃了我的【魔法破坏(black magic)】变回了原来的遗体。
飞来的牙蝇群,用【小火弹(fire shot)】的魔法焚毁了。
在它对面是从怀中取出白色棒状物的成员们,向上天祈祷般喊出了舍弃人生的话。
““长角(Long Horn)哟,以我的绝望为粮食赐予我暴虐的力量吧!””
那个“长角”是为了成为中级魔族而使用的道具。记得在公都第三王子的帮凶的战斗狂少年使用过。
成员们一起挥下手臂将“长角”朝自己的额头押下。
——不会让你得逞哦?
我用【理力之手(Magic hand)】从成员们的手中将“长角”夺走扔进存储器。
要从刚刚从晕眩状态恢复过来的对方手中夺走,简直是轻而易举。
我再次用【短気绝(short stun)】使成员们无力化,将装备全部夺走后用棘茑脚的藤做成的魔封绳索绑上。
◇
了结了成员们回来看圣杯,蠢动着的漆黑液体变成了垒球大小的卵形结晶。
总觉得“摸了会被诅咒”这样的道具。
AR表示是【邪念结晶(Evil Philosophia)】。
虽说圣杯的状态是混沌。没有产生奈亚拉托提普之类的真是太好了。邪神的话有之前的“狗头的魔王”就足够了。暂时,不想要再追加了。
漆黑的球体上,有时会有几何图案的紫色的线浮现又消失。颜色和形状有所不同但是和芙鲁帝国的红色货币似的。
我决意将【邪念结晶】扔进存储器收纳。
稍微紧张了一下,不过没有发生被诅咒的事。
虽然很想放手,但是扔了的话可能会成为多余的事件的FLAG也说不定。
可以咏唱魔法的话,丢到太阳里处理掉也是一种选择。
刚才的【邪念结晶】看来是重石一样的东西,拿掉之后圣杯可以移动了,于是扔进存储器回收。
有着魔力收束和吸收的效果,所以制作移动要塞或是飞空大陆时可以活用吧。(愚者:你想造个天空之城吗!?)
这下子樱饼魔族的再生能力也会迟钝下来吧。
之后就是密这家伙把王都上空的魔法阵处理掉的话,歼灭樱饼魔族的事似乎可以成功了。
之后就是不要有奇怪的事件在背后进行了之类的。(愚者:最近小说常用的梗,事件的背后还有另一个或几个事件… ….)
事件的犯人们的事,稍微确认一下好了。
我让成员中级别最高的召唤魔法使吃下苏醒药,使状态强行恢复。
“你们的目的,说来听听吧”
“目的?我们的目的只有一个。经由魔王将现世破坏——”
对于我的疑问,召唤魔法使奇怪地坦率回答了。(愚者:难道不是审问LV10的效果吗?)
果然,单纯是被末日思想囚禁的破灭主义者吗?。
“——然后,最终将魔神大人从月之监牢里解放出来,毁灭众神。将世界的全部夺回人类的手中。”
——什么?难道不只是破灭主义者,而是想将科学向世界推广吗!?
“建立以魔神大人为顶点的只有人族的正确的世界。完成之后的那个黎明,我们【自由之光】将成为世界的指导者享尽荣华
富贵——”
……搞错了。
这是拿着大量破坏武器打算征服世界的独裁者一样的思考。
或许,这个组织的创始人的目的,是和骸一样要与使文明停滞的神抗争也说不定。
组织名的【自由之光】,本来是以崇高的愿望而命名的东西不是吗?
但是,在漫长的岁月尽头,当初的理想已经形式化了。
我盖过持续演讲的召唤魔法使的话,改变了问题。
“你们自言自语的牢骚话以后再听。现在告诉我在这王都图谋的事。”
“哼,你这无法理解理想的愚蠢之神的看门狗!”
到刚才为止的饶舌像谎言一样地,召唤魔法使紧闭双唇。
虽然可以减少花费的时间,不过有点讨厌拷问啊。
地图检索【自由之光】及其同系列的组织成员过滤。
不知不觉间,在王都的【自由之光】的成员只剩下在这里的人和潜入了王城的高等级的斥候一人。
其他的家伙是离开王都了吗,忽然消失了。
意外的,像刚才的这些家伙们一样拿着【短角】或【长角】变成魔族了——话说跟樱饼魔族一起还有几体魔族一起出来了吧。
这么说的话,其他成员们是变成魔族后,被我的魔法被消灭了?
……嘛,魔族除了消灭以外别无选择,没必要烦恼了吧。
刚才发现的斥候,目的似乎不是潜入王城进行要员的暗杀。
潜入地下,朝着禁书库跟宝物殿去了。
——好,就用这个情报吧。
我从召唤魔法师紧闭双唇开始用了一秒时间进行了调查和思考,讯问再次开始。
“闭着嘴也可以,但潜入王城的《海市蜃楼》波尔波罗在地下通道被捉住了哦。”
“为,为什么会知道波尔波罗卿的事啊。难道伯爵背叛了吗?”
“伯爵从最初就是潜入了你们之中的我们的棋子。”
久违了的缘故,骗术技能有暴走的迹象。
顺便说一下,波尔波罗是斥候的本名。外号是【海市蜃楼】。
“那么,宝珠被送到了王城,是鲍比诺伯爵的教唆呢!”
——阿咧?为什么那个名字出来了?
还以为一定是,藏匿了他们的贵族的名字会出来来着……
确实,与在公都试图使猪人的魔王复活的【自由之翼】合作了的是前鲍比诺伯爵。
难道说,不止是前伯爵,世代都是【自由之翼】的黑幕一样的存在吗?
说不定是这家伙自己搞错了而已,姑且记下笔记吧。
比起这个,宝珠。
有让这些家伙想要的宝珠吗?在记忆力探索着。
杰拉尔们得到的【祝福的宝珠(Gift orb)】是【咏唱】,【光魔法】,【毒耐性】三个。
我们得到了【物品鉴定】,【水魔法】,【麻痹耐性】三个。
并没有需要引起这样混乱的宝珠。
以我的主观判断的话【咏唱】是有这种程度的价值的,不过自己的价值观不同一般还是知道的。
稍微动摇他一下吧。
“果然,目的是宝珠啊。”
“库,把宝珠抑制住了的话,殿下的孵化也不得不放弃了吧……”
——孵化时需要?
那个确实是魔王化的隐语呢。
刚才的六个宝珠中似乎符合的。
难道说,在王都还有其他宝珠吗?
地图搜索【祝福的宝珠(Gift orb)】。
——找到了。其他四个在王城地下的宝物库里。
我找到的是【金刚身】【冥想】【交神】,还有【魔族召唤】。
大概,【魔族召唤】是目标吧。接下来【交神】也有可能?
前者跟国王说说让他破坏掉吧。
帕利昂神殿的预言“灾难在樱花之处。”指的就是这个宝珠了不是么。
“看门狗啊,杀掉我们好了。孵化的希望破灭了以上,也没有必要去拘泥于这里了。虽然今生的力量不足以打倒敌人,但来
世转生成魔族就能向你报复了吧!”(愚者:先不说你能不能转生作主角,变成魔族大概是打不赢的… ….)
召唤魔法师用怒不可遏的语调,牙齿铮铮鸣响地喊叫。
痉挛着的召唤魔法使的身体不断颤抖,牙齿的响声回荡在空洞之中。
铮铮地真罗嗦,把他打晕带到王城去么……。
总觉得,牙齿的声音——好象有节奏似的。
メコッ的声音响起,召唤魔法使的肩膀肿起。
AR表示召唤魔法使的状态是【魔族凭依】。
——刚才牙齿的节奏是咒文吗?
「BAROROROW」
蝉一样的脸的魔族,吃破召唤魔法使的身体般出现。
以自己的身体为代价召唤了吧……
以为是决死的反击了吧,其实只是枉死哟。
我将圣剑迪兰达尔从存储器中取出,斩杀了蝉魔族。
只有青色的残光和黑色的尘埃一闪而逝,我用【理力之手(Magic hand)】将构成员们抓起来,用转移返回王城了。
◇
“上级魔族召唤的实行犯捕获了哦~”
“无名大人!那么在那里战斗着的是?”
“那是我家的骑士们啊。这里就交给这些家伙了,之后请多关照。”
我把【自由之光】的成员和贵族次子,向宰相的近卫骑士们交货,接着朝下一个的地方转移了。
转移到禁书库前的我,用缩地前往宝物库。
我到达了宝物库的时候门已经被打开的那样放置着,警备员10人左右的骑士的遗体倒在地上。
奇怪……【魔族召唤】和【交神】的宝珠原封不动。
尽管如此,斥候还是企图从王城逃脱。
察觉到计划失败了逃出来的?
还是和其他宝珠弄错了吗?
——中奖了。我的【咏唱】的宝珠被盗走了。
顺便其他5个【祝福的宝珠】也失去了。地图搜索也出不来。
侦察兵持有【宝物库(Item box)】的能力。所以是隐藏在其中的吧。
——不可饶恕。
我把宝物殿门关闭,用【远话(Telephone)】跟宰相传达了宝物库的现状和侦察兵的情况。
接着,与国王【远话】,【魔族召唤】和【交神】的【祝福的宝珠】交由我掌管如此单方面的通告了,两个宝珠扔进存储器
回收。
破坏也好归还也好,都得等事态结束之后再说,至少放置在我的存储器里是安全的吧。
“爱丽莎,听到了吗?”
《喂喂,很清晰。那边怎么样了?》
“地下的圣杯处理掉了。再做一段时间上级魔族的对手也没问题吗?”
《年糕哦。》(愚者注:与“当然了”音似)
“那么,拖延时间就拜托了。”
《呵呵。那么打倒了也没关系吧?》(愚者注:某最近当了主角的红archer的著名台词,本来爱丽莎应该会死在这里的,谁
让带队的是著名的FLAG破坏者砂糖君呢… ….)
“啊,看起来能打倒的话大道也没关系。只是,复活了的话不要过分的深追!”
《库腐腐,neta被无视快上瘾了。》
……真是,没有紧张感的家伙。
我将“当心不要受伤”告诉大家,朝着王城的院子里转移。
那么,抓住强盗回收宝珠,然后干掉执拗的复活的樱饼魔族,快乐的迎接年末年初吧。
我将这样的决心留在心里,朝着樱花飞舞的王都的夜空飞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