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异世界狂想曲)
  4. 第十二卷 web版
  5. 12-22.混乱的王都
  6. 繁体版

12-22.混乱的王都
2017-06-22 20:43:05

		

※本次是第三人称视角
年末的王都像是阿鼻叫唤的地狱般的混乱。
“该死,钢铁的剑缺口了”
“切,我的枪也是!”
在王都的巡逻中与魔物遭遇了的不幸士兵们正在奋战着。
他们最初接触的,是冲破石板地面出现了象那样的巨大的蟋蟀的魔物。
就算是比平时更重的装备,对以犯罪者为对手大活跃的卫兵来说负担太大了,形势向着魔物方倾斜。
但是,在越来越糟的他们面前救世主出现了。
在马路对面出现了三十名左右的团体,以魔物为对手舞动着。
“来帮忙了!魔物的对手交给我们吧!”
“哦!骑士大人,感谢!”
骑士队长单手握着秘银合金的骑枪朝着魔物的脸突刺。
那个攻击被魔物的身体表面产生的红色膜所阻挡,但是没有像士兵们的剑一样缺损。
一时的对抗的结果,红色的膜如玻璃般破碎。
但是,由于红色的膜的抵抗骑枪没能刺向魔物的头部,而是擦过体表滑开了。
“这家伙是赤绳么!?”
骑士顺着这个势头,朝着魔物的侧面冲去。
剩下的骑士也跟着队长开始了突击。
但是,魔物也不是等着被打倒的。
刚才还在用触角和前肢战斗着的魔物,向着骑士们冲撞了过去。
如离弦之箭般,魔物一边将骑士们撞飞一边跳跃着。
半数以上的骑士被撞飞有数名落马,由于厚厚的铠甲和经过锻炼肌肉保护着他们,没有出现死者。
倒下的骑士那被鲜血染红的视野中映出的是,在魔物的面前傲然挺立的少女的身影。
“喂喂喂,魔物!你小子的对手在这边的,你这个粪虫混蛋!!”(愚者:这才是【挑衅】技能啊,娜娜平时说的完全看不懂什么意思啊!)
骑士压榨着最后的力气站起来,向着魔物的背从灵魂的深处发出了挑衅的话语。
鼻尖向着少女的魔物的兴趣向着骑士转移了。
“了不起呢,不愧是男孩子。这里就帮你一下,所以你就稍微休息一下吧!”
少女像是对着孩子耐心嘱咐般宣告,手中的扫帚把咕噜咕噜地旋转。
看样子少女是要与魔物战斗的感觉一样。
魔物的触角像鞭子一样袭向少女,少女灵巧地用扫帚从右边向左边扫了过去。
紧接着魔物挥下的前肢,被少女跳着避开了。
“快,快逃。那不是用扫帚有办法对付对手。”
“没关系~交~给~我~吧。”
朝着骑士送去“V”的手势的少女的脸上,挂着偷偷出行的贵族戴上的阻碍认识的面纱。
少女手中的扫帚柄,朝着魔物的头从下向上挥去。
宛如被巨人挥舞的锤子殴打般,魔物的头以恰好的势头翻了过去。
“这,这怎么可能?!”
看着着如同勇者物语或是喜剧般非现实的光景,骑士的口中露出了逃避现实的话语。(愚者:咦,你是怎么发现的?)
接着少女的扫帚使出的三连突朝着魔物的下巴砸过去了。
魔物终于倒向了街边的住家,建筑物一下子就变成了瓦砾和尘土。
“啊呀!这个会被要去赔偿之类的呢。”
把少女这搞错场合的担心放到一边,骑士们一个接一个起身向着魔物架起武器。
即使满身创伤,让妇女儿童参战,作为骑士的面子要往哪放。
“时代改变了,雪加王国骑士的灵魂还健在啊。”
少女挽着胳膊大剌剌连声点头。
就算是埋在瓦砾中,魔物依然用触角灵巧地袭击骑士。骑士们用佩剑和盾格挡触角,双方交手的武器擦出了火花。
“很~好~来自姐姐的礼物哦!这样的服务很少能见到哦。”
少女拿着扫帚的手挥下,骑士们的剑发出了闪耀的光芒。
假如这里有着【技能鉴定】的拥有者的话,就能发现这是上级术理魔法的【神威光刃(Devine blade)】了吧
从瓦砾下袭击过来的魔物的触角,被骑士队用长闪耀的剑接下。
刚才的还会逬出火花的触角,与剑刚接触就轻松地被斩飞了。
“竟,竟然”
看到了那个景象的另一个骑士用骑枪朝魔物的躯干上扎去。
枪像是对着豆腐钉钉子那样轻而易举的将魔物身体贯穿了。
“密(ミト),在玩什么呢。我们的敌人出现了。”
“啊,天酱。敌人的话,正在那里处以穿刺之刑呢。”
有着银色的头发和伶俐的眼神的女性,从屋顶上朝着少女跳了下来。
和少女同样挂着认识阻碍的面纱隐藏着面孔,但是在场的骑士对于面纱下有着绝美的素颜这件事确信着。
“… …看那个。”
银发的女性用银鱼般的手指向天空指着。(愚者:原文是白鱼の様,是指手指洁白嫩滑,大概)
被那诱惑着仰望着天空的人们的眼中,是在王都的上空出现的广阔的魔法阵。
“啊,果然是呐”
“那儿浮着紫头发就是引发骚动的黑幕吧。赶快去处理了他。”
银发的女性指着魔法阵中心附近,骑士们完全看不见人影。
但是,被叫做密的少女似乎看得见。
“浮在空中啊。果然是,魔王候补吗?”
“不知道,打起来的话,就知道是敌人还是朋友了。魔族或是魔王的话就灭了好了。”(愚者:这边龙族都是这种思维么,某黑龙也是… ….都给我学学隔壁的维鲁多拉啊!)
说出危险的发言的银发的女性粗鲁地拿着白色的大剑,踩着街道旁的房屋的屋顶和房檐跳跃着离去了。
“喂,等一下啊。”
少女腋下夹着扫帚双手提着长裙的下摆追赶着跑了起来。
◇
“陛下,今晚的魔物的发生报告超过七处了”
宰相把传令官的报告传达给国王。
考虑到现在为止最多一天两处的状况,现在可以说是异常吧。
“这样啊”
经过岩岩石一样静谧的沈黙,国王将断绝宣告。
“将军们啊,让各骑士团作出击准备吧。在别的命令下达之前待机,绝对不要为了争功随便出击。”
““遵命””
将军们让侍从通过通信塔传达命令。
通信塔是让光魔法使发出光信号传递信息到外壁旁边的骑士驻屯地的设施。
“宫廷魔术士长啊,让雪加三十三杖在王都全体执行侦察任务。结果向吾传达的同时也向各通信塔传达,要彻底的进行传达。”
“遵命……但是,我们雪加三十三杖作为王国最大的矛的责任才是本来的使命和意义,陛下是——”
抗辩的宫廷魔术士长的声音,被国王那厚重的声音所盖过。
“宫廷魔术士长啊,此乃王命。”
“……谨遵王命”。
带着那如同写着【阳奉阴违】般的苦涩脸孔,宫廷魔术士长跪下了。
对那件事敏锐地发现了的宰相说出了解释的话语。
“宫廷魔术士长哟,与你们作为矛的工作相应的敌人还没出现。此次事件的背后潜藏的恐怕是——”
被宰相的语言所诱导的宫廷魔术士长,突然屏息作出了紧张的表情。
“上级魔族,甚至是……”
抬起头的宫廷魔术士长如同发烧了般嘟囔。
“陛下的命令必定严格完成!”
宫廷魔术士长手持王祖传下来的国宝【圣杖奥萨里艾尔】飒爽的退去。
周囲冰冷的视线没能向他传达到。
魔物的出现报告传令超过了10处之时,国王从宝座上站了起来。
“宰相,使用【广报之间】,对民众的避难作出指示。”
“遵命”
宰相对侍从们和侍女们下达了,将王祖大和做成的【广报之间】启动准备以及国王的仪式准备的命令。
◇
“我亲爱的国民们啊——”
与令人毛骨悚然的魔法阵重叠着,王都的夜空中出现了国王的身姿的投影。声音是由王都各处的报知用的塔传达的。
住在王都的人们的记忆中,除了新年祝贺和加冕典礼以外,这个功能不曾被使用过。
“由于魔族,我们的王都——”
但是,仰望浮在空中那国王的身姿的人很少。
王都的人们在这个广播前被王都各地出现的魔物们追着,拼了命逃跑。
国王的避难指示广播,稍微有点晚了……
◇
“喂,还有几个人活着?”
“不知道呐,魔法药【Potion】有剩吗?从刚才开始左手都没有感觉了。”
“那种东西,早就用完了。”
瓦砾的阴影处半死不活的骑士们没有力量地交谈。脸色不好的骑士,受了一只手快要掉下一半左右的重伤。
盾牌坏掉,剑也如同变成钝器一般卷刃了。
瓦砾的对面的道路,五只左右的团子虫型魔物摇动着触角寻找着骑士们。
“至少,再带一只左右一起上路——”
“别沉不住气。下周要和你的青梅竹马结婚吧?”
“啊啊,真想看一眼她的脸啊……”
(愚者:这是死亡FLAG吧!!)
骑士的话中途停了下来。
倒塌的房屋的对面另一个团子虫子现身了。
“喝。”
拿起钝的不行的剑,摆起了架势站了起来的骑士。
但是,仿佛是嘲笑他的决意一般,团子虫身后同种的魔物一只接一只地朝着他滚过来。
“开玩笑吧……”
“哈,正如所愿。”
逞强的骑士发出岩石般的气势朝着滚来的魔物… …
但是,在到达骑士们之前,魔物们的头上不可视的铁锤与轰鸣声一起砸了下来。
只有一瞬间魔物的表面产生了红膜,接下来的瞬间被吹散,硬质的甲壳上出现了同心圆的裂缝。
那个余波变成了大风,将骑士们推向了附近的墙壁。
冲击击破魔物们的身体表面浸透到深处,无论哪个魔物都翻倒蜷曲着没有站起来的迹象。
“喂… …”
“刚,刚才的是【气槌(air hammer)】吗?”
“……不,更上位的魔法吧。比起那样的事,趁现在快逃吧”
“不好意思,你一个人逃走吧,我站不起来了。”
“闭嘴,扛也把你扛走!”
那样的骑士们炽热的友情,与使用魔术用某人没有任何关系。
持续飞来的透明的与【理枪(javelin)】类似魔法,对着魔物——简直就像是瞄准刚才的冲击打出的甲壳裂缝破碎的中心般命中。
随着“兹”的声音透明的理枪钻入魔物的身体。
接下来的瞬间,魔物的深处发出了沉闷的破裂声,内压压上来的魔物的身体一瞬间膨胀,甲壳的缝隙中漏出了红色的光。
然后,那个非人的精确攻击,在当时在场的所有的魔物们的头上降下了。
魔物们只受到了一次的攻击就光荣捐躯了,当场滚动着加入了瓦砾之类的垃圾之中。
“……只有两击?!”
“到底,是什么啊?”
从魔物的身体里和光一起飞来的碎片,击中了一个骑士的额头,在地面滚动。
骑士捡了起来,那是仿佛魔核的碎片般的红色石头。
骑士们不知道———
最初的魔法攻击【诱导気绝弾(Remote stun)】被称为非杀伤魔法的这件事。
然后,第二击的魔法是初级的术理魔法【诱导矢(Remote arrow)】这件事。
更重要的是,那个第二击的魔法是瞄准魔物身体深处的魔核狙击的,从内部使魔核过载破裂了这件事。
——骑士们不知道
这个世界上有些事还是不知道才能安心地生活下去。(愚者:flag破坏者出现了!)
◇
“喂,好不容易发生奇迹。我们一定要活到对帮助了我们的魔术师道谢为止啊!”
“……说的也是啊”
竭尽全力地开朗地鼓励同事的骑士,但是伙伴的骑士的脸色已经越过青色到达黒色浮现出死相了。
在那身体的周围有冷水嗒嗒地流下来。
“做什么呀!”
对那该死的所作所为反射性地训斥的骑士看到的是,在粉红色的外套的下面穿着黄金锁子甲的小小的骑士的身影。
是不明白骑士激昂的意义吗,黄金骑士以小小的抱着膝盖的姿势坐着头部稍稍倾斜。
想抓住他的骑士被刚刚还濒死的伙伴的骑士抓住了。
那是到刚才为止还是要断掉的手臂。
“冷静……刚才的是魔法药。”
黄金的骑士从下面窥视着倒在地面并坐下了的骑士。
“手没关系了吗?”
“谢谢你!好厉害的药。”
“这个,给你~?」
黄金骑士交付的小袋子里,装着三瓶左右的魔法药。
“可以吗?”
“支援物资~?」
对于骑士的问题,黄金骑士点了点头。
“万分感谢”
“没什么~?”
稍微扭扭捏捏的黄金骑士,从那个地方消失,在马路的对面现身。
看来,在那里也像刚才这里进行的交换一样进行着救援。
这一天,被黄金骑士的药救了的士兵和骑士们之间,流行起粉红色的斗篷和印花大手帕可以代替护身符的事。(愚者:小球粉丝俱乐部正式诞生!)
◇
“地狱的盖子打开了吗?”
“怎么办,亚萨克。那个很危险。皮肤紧张地起鸡皮疙瘩了。”
“啊啊。那个是莉茵小姑娘领航的时候见到的【阶层之主(Floor master)】级的。”
窥探着出现后不多的时间里将街道的一角变成了瓦砾的大树一样的魔物的魁梧身材,是在略微剩下的墙壁的阴影里躲藏着的探索者们。他们身后是他们保护着的市民的身姿。
“秘银的家伙如果集中起来能赢吗?”
“所以说,肯定不行吧。”
听到伙伴的魔女的话,懒散的带着胡须的男人摇摇头。
“那家伙们击倒【阶层之主】时集合了伙伴所有人啊。准备也与万全相距甚远。而且——”
他的话中断的同时用手指指着,在那里同级别的魔物还有两只被看到了。桃色的团子一样的魔物和六只手人身鳄鱼头的银色魔物。在其四周还有着足步行的娇小的魔物的身影。
“糟~糕~了~”
穿着神官服的巨乳的探索者,发出无法被认为是糟糕了的悠闲声音举起拿着杖的手指出了新出现的一匹魔物。
“那个啊~是魔族哦~而且啊~最低也是中级的魔族哦~四周家伙呢~是下级的~魔族呢~”
“魔族啊,杂鱼的下级姑且不论,要打倒中级还是很辛苦的。”
探索者之一,有着端正的五官的魔法剑士对着魔族柳眉倒竖。
他评价为杂鱼的家伙,那是只有高等级的他们才说的出口,以普通的军队为对手的话毫无疑问是强敌。
“看起来好强的说!”
“不能掉以轻心,如此建议。”
“你们俩,要上了。”
朝着不合时宜的声音回头一看,在他们评价为【阶层之主(Floor master)】的大树型魔物的面前,黄金铠甲包裹着的三骑士站在那里。
其中,一个人是矮人或是如同孩子一样娇小的身材。
“什么时候……”
嘟哝着的探索者们的面前,戴着面具的翼人的孩子们突然从空中出现了。
“我们来带路,请趁现在去避难。”
“先头引导~”
穿着白银铠甲的翼人的孩子们,向着探索者们打招呼。
相信着招着手的她们的话,他们做出了离开此地的决定。
在他们的背后是———
在空中描绘着青色的轨迹,如同砍下朽木一般打倒了大树型魔物的黄金的骑士们的身影。
勇者一样无咏唱使用上级魔术的骑士,【雪加八剑】笔头的秘奥义【魔刃炮】只为了牵制而连射的巨枪骑士,进行着眼花缭乱突击使大树出现空隙使用青光的大剑的小小的骑士。
对着像梦里的故事一般脱离现实的超常骑士们的身姿背过视线,他们从险境逃脱。
日后,“拯救了王都的黄金骑士们,是不是以击败了【雪加八剑】的蜥蜴人枪使为笔头的红龙七勇士呢”这样的传言流传开来……
庆祝新年的节目里,从国王陛下的口中告知了黄金的骑士们的真相。
她们正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