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异世界狂想曲)
  4. 第十二卷 web版
  5. 12-17.事件背后蠢蠢欲动的人
  6. 繁体版

12-17.事件背后蠢蠢欲动的人
2017-06-22 20:43:05

		

我是佐藤。在哪本书上能读到过“世界上有两个人就会发生纷争”这样的事。争夺不可避免的话,至少希望选择以不出人命的方法了结事件。
◇
“晚上好,陛下。王都到处都是骚乱的样子,发生了什么了?”
我在夜深的时候,以无名的样子探访了王城。
“不愧是无名大人,您已经注意到了吗。说起来真是害羞,不过,毕斯塔尔公爵领发生了叛乱——”
啊,那边的事忘了。
说起来,以飞空艇为目标的家伙是公爵那边的人呢。
根据陛下说的内容,飞空艇袭击事件发生后立刻以紧急用的通信魔法道具联系了毕斯塔尔公爵领,不过,对方完全没有应答。
于是,委托近邻的贵族们进行调查,毕斯塔尔公爵的长子宣布建立毕斯塔尔公国,还把进行调查的贵族们向领地外面驱赶。
还没过去几天,真是雷厉风行啊。
大概,调查有鸟人族或者飞行型从魔参与了吧。
然后,传达了这件事的毕斯塔尔公爵向陛下发出了出动国军的恳求,似乎是将作为常备军有出去演习预定的三个骑士团派遣了过去。
已经决定了,让以神速的行军有名的第三骑士团明天出发,第二,第六骑士团在5天后从王都出发这样的事。
那是在鸟人族和飞龙骑士(Wyvern·Rider)的先遣队已经出发之后的事了。
“嗯,很辛苦呢。”
我以没有兴趣的声音回答。
不好意思,不打算参加人类之间的斗争呢。
“在【魔王的季节】里人族还互相争斗,这是我的不德引起的。”
那么说来,这个时期人类之间的争斗几乎没有呢?
也说过大陆西部发生战争那样的事,在异世界,人们也一样喜欢战争呢。
陛下深深的低下头对自己的无能道歉。
没有必要对我道歉来着,但把我误认为王祖就没办法了。
在雷达上看见了宰相的青色标记,所以让陛下把头抬起来了。
◇
从宰相那里拿到了上次的史莱姆采集到的部位的分析报告书。
只花了半日时间,却已经有结果了的吗?
——皇家研究所的人真能干啊。
文件简单过目。
概括的说,史莱姆有魔人药的浓缩与基盘的两个作用。
但是,正如所长所说的那样,吃了这个史莱姆的一般生物被浓缩了的魔人药影响致死的事是有的,但发生变化成为魔物的可能性是很低的。
姑且,作为实证实验,将史莱姆和地下道的捕获老鼠等,在研究所的郊外实验楼进行蛊毒这样的捕食实验。
在实验中由圣骑士团派几名骑士常驻。所以,是安全的吧。
和分析报告书一起,所长和秘书的笔录也放在一起,有点兴趣所以过目一下。
……这是?
秘书说文件弄错了时只是对粗心感到惊讶罢了,竟然是背叛了。
宰相先生把在资料上没有写的事也补充了。
“有魔王的信仰者在事件背后活动。”
作为秘书的恋人的那个骑士,是之前那个【自由之翼】的类似组织的关系者,想要金钱所以为了组织倒卖魔人药这件事让秘书对文件做了假的样子。
相当数量的魔人药在处分前就从研究所被那出来,交到了组织的手中。
贸易都市中发现的魔人药之类的,是从研究所被拿出来了的东西的可能性很高。
之前在迷宫城市听说在王都潜伏着的【自由之风】与公都的【自由之翼】不同,与其说是魔王崇拜者,不如说是“轻松的灵异同好会”一样的存在。
那么,是公都传来的【自由之翼】的残党?还是大陆西部势力的【自由之光】的工作人员?无论乃一边都很可疑吧。
地图检索两者的所在,告知了宰相。
“……所在,是吗?”
“啊啊,部下调查了一下于是就有了。”
就算说刚刚调查的,也无法相信吧,那样的事情。
宰相和陛下说着什么“不愧是——”之类的赞扬了,在追加调查上集中精神所以就置若罔闻了。
残党的等级真是没什么了不起的,不过,【自由之光】有着等级40的拥有斥候系技能的魔法使需要注意。(愚者:砂糖你绝对忘了吧!顺便一提这货是少有的耍过砂糖君的人!)
【自由之光】,其他还有30级左右的有【召唤魔法】的魔法技能和调教系技能的从魔士(驯兽师)。
技能构成上,他们知道事件的真相的可能性很高。
“——要注意的是,现在说了的三人。特别是斥候,对方是通常的卫兵无法对付的,不仅雪加八剑。这一带的战斗力高的人都加入比较好。”
“遵命”
宰相对我的忠告,深深地表示感谢。
用库洛的身份到潜伏的地方捕获也不错,但是在贵族的房子作为客人呆着,所以很麻烦,让宰相出手处理吧。
斥候系的家伙好像逃得掉,所以做一下标记好了。
因为魔王信奉者的话题稍微岔道了,倒卖的骑士出身有点在意的地方。
是之前的【迷宫城市的魔人药秘密制造骚乱】的黑幕犯人柯鲁廷侯爵的远房亲戚家的出身。
根据宰相所说,柯鲁廷侯爵在魔人药秘密制造骚乱的时候以“叛逆”的嫌疑被逮捕了,但是根据审议官的审讯与魔人药没有关系被证明。所以,也不是需要关注的信息呢。
那个时候的审议官,与这次的毕斯塔尔公爵领叛乱相关的家世出身所以稍微有点在意,又不是阴谋论,所有的事件都有关系的情况也不会存在的。(愚者:这个谜暂时还没解开,不过我投有人在背后牵线一票。)
◇
从越后屋的宅邸转移返回后,想起和身在鼬人帝国的勇者隼人的定期联络了,出来的是看家角色的名为诺诺的女性。
“——那么,隼人们在迷宫深处追讨魔王了吗?”
“是。这次终于可以由隼人打倒魔王了。”
会逃跑的魔王说也新奇。
到现在为止都是濒死也会复活的战斗狂的魔王呢。
“是吗,优势的话就好了。通信机预先为据点设置了,隼人要是有什么事的话随时联系过来”
“感谢您,勇者无名。”
“嗯,那就这样吧。”
似乎是和隼人相性良好的魔王啊,隼人和他的伙伴们之类的话一定不会大意吧,所以,一定会退治掉吧。
如果,王国会议后的拍卖结束,魔王还是无法捕捉的话,就以新的魔法实验为名目帮忙魔王探索吧。(愚者:为即将打倒隼人却沦为砂糖君玩具的魔王默哀 )
我用【理力之手(Magic hand)】把相当于通信天线的魔法道具的接收性能扩张器装在了越后屋的屋顶,通信魔法道具的本体
设置在了蒂法利萨的办公室的书架上。
连续待机的话动力不足,所以将使用了贤者之石的超小型魔力炉放在了本体里。
从文件中抬起脸的蒂法利萨,以读不出感情的透明视线,向这边窥视着。
“库洛大人,那是什么工具呢?”
“啊,从现在开始说明。这个工具——”
告诉了蒂法利萨这是和勇者隼人联系用的魔法道具,以及这件事是除了蒂法利萨蒂和支配人以外的家伙不可外传的秘密。
发送功能被锁定,只在收到时,才有通话的可能。
“从对面有什么联系到后,用紧急警报用的魔法道具的三号推联络我。”
“谨遵主命。”
紧急报告用的魔法道具【信号棒(signal Rod)】,是利用信号魔法的近距离用的信号发生道具。
与迷宫的别墅设置的大型的东西不同信号到达距离十分短。
我在王都上面的话没有传达不到的地方,但是地下道路和禁书库附近的话恐怕信号传达不到。
越后屋的房子上有着与迷宫都市的通信用的大型通信魔法道具一样的东西,这个使用一次必须充填魔力很麻烦,所以,平时都是使用手机大小的【信号棒(signal Rod)】。
◇
第二天,我去参加奥尤科公爵的早餐会,但不知为什么地方不在公爵的房子,而是王城的一角的聚餐场。
有讨厌的预感,所以调查了公爵的位置。
——果然!
不久,王城的佣人传来了公爵的到达通知,所以为了迎接他我到入口的门附近待命。
“久等了,红龙卿”
“不会,我也是刚刚才到。”
这是恋人之间的对话吗!!对着这样的情景吐槽着,但我的意识却被公爵的身后的人物抓住了。
“阁下便是红龙卿么,真是年轻啊!”
我单膝跪下行臣下之礼迎接国王陛下。
昨晚也以无名的身份见过国王,所以普通地跟国王陛下见面感觉有些奇怪。
说起来,与公爵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也被说“年轻”了吧。
在国王之后进来的侍从们,将白色箱子放在桌子上就退了出去。
房间里剩的是我和国王以及公爵这三个人。
“把那个箱子打开。”
遵从陛下的指示打开的盒子里面装的是“光辉圣剑的赝品”。
我把【无表情】技能无效,普通地做出惊讶的表情。
“这个,难不成是——”
把我跟无名认作是同一人物的事应该不可能,那么拿这个过来,这样的事是为了……
“红龙卿,能不能使用这把圣剑呢?”
与想象一样的陛下的话,停留了一息之间便回答了。
“这,这把剑让我 不,这是把对我太过沉重的剑。”
我制作出懊悔的表情摇头。
确实如果由我使用假的剑的话,能看穿的人类不存在吧,但是这样就确定自动进入雪加八剑了啊。
“恕我冒昧,不过,雪加八剑的赫伊姆先生和巴温大人的话一定能够把圣剑的力量十足发挥。”
听着我的答复,陛下的视线转向公爵的方向。
“无聊的,正如贵公所说的那样的回答吗?”
“作为现在的年轻人来说稍微野心不够,这次的事件是胜任的吧。”
“嗯,莲娜和里昂也推荐噢。”
里昂,确实是莫诺男爵的第一名字吧。
真是的,图谋着什么的话希望先告诉我一下啊。(愚者:先告诉你你绝对会跑掉吧!莫诺的大叔绝对学乖了!)
早餐开始时终于还是没有对“这次的事”进行说明。
“雪加八剑没有魅力吧?”
“不,那样的事是——”
对这个问题,是无法回答“是的”吧。
“莲娜说您的目的是想看看世界的广阔?”
“是的,世界是十分广阔的。”
与地球不同,未知的地方有一大堆,想在这个世界旅行的心情跟没有“GoogleMap”和Road view之类的也有关系吧。
无论如何,托Lv311的福,安全旅行似乎可以实现的啊。
陛下和公爵不知为何觉得我如此耀眼得凝视后,庄重地点头了。(愚者:想起伊斯坎达尔的只有我一个么?)
“您不希望成为雪加八剑已经知道了。从候补去除这样没问题吧。”
到底怎么样了完全不明白,从麻烦中逃脱了的样子,太好了。
最后问了更奇怪的问题。
“从迷宫都市的天空旅途开心吗?”
“是的,稍稍波澜万丈,不过从地面上看不见的各种各样的景色都看到了。”
听了我的回答,满足了吗,陛下深深点头,做出了退出的许可。
结果,【这次的事】是什么只收到令人不安的“期待王国会议吧”这样的回答。
从谈话的流向来看,不是什么坏事吧,要等王国会议吗……
如果是违背自己的想法的事情的话,就用佐藤的人脉关系或是无名亲自动手解决就好了吧。
顺便说一下,早餐会的菜单是,轻飘飘的面包上的荷包蛋和新鲜沙拉,然后烤厚腊肉似的东西。没有汤类,取而代之的是柑橘系水果的新鲜果汁。
明明跟哪里的酒店一样平淡无奇,但所有的菜都是绝品。不愧是国王专属的料理人啊。
回去后再现出来让大家也尝尝吧。
◇
早餐后,物件倒卖的骑士在狱中被毒死了,经由越后屋商会那里听到了。
即便如此,制造一连串的事件的家伙的目的还是看不见般朦胧的。
以国家颠覆为目标就太粗糙了,恐怖事件是目标的话意义不明。
牢狱,喷水池,平民区,贵族的街道。
有什么我忽视的东西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