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异世界狂想曲)
  4. 第十二卷 web版
  5. 12-15.王立研究所的不小心
  6. 繁体版

12-15.王立研究所的不小心
2017-06-22 20:43:05

		

我是佐藤。非法弃置在日本成为了问题,果然在异世界也是一个问题。其中好像也有不能当作玩笑的非法弃置……
◇
「那,那麼,是说让进出的业者负责魔人药的处理了吗!」
宰相的部下各王立研究所的所长降下了怒雷。
我也是在旁边吃惊得闭不上下巴的感觉。
第二日的早上开始,混在来王立研究所调查的宰相的部下之中,我以库洛(クロ)的样子见证了事情的经过。
「不,不是。我们委托处理的应该是过期了的战意高扬药才对。再怎麼,把魔人药之类那样危险的药物交托给外部的人也是……」
擦著冷汗的所长是真的不知道魔人药的感觉。
另一方面,在他背后站著的像是秘书的女性脸色铁青。我把宰相部下的注意向著秘书诱导。
「那边的女人,好像知道点甚麼呢。坦白地说出来的话,向宰相殿下说没有到叛逆罪的地步也是可以哦」(反逆罪までは行かぬように宰相殿に口を利いてやっても良いぞ这句可能译得不太对)
「……叛,叛逆?!那,那样的,完全没有!」
脸色苍白跪在地上的秘书。
由宰相的部下所带来的审议官进行审问,成功地从所长和秘书把事情问出来了。
令人吃惊的是,好像是由於秘书的失误把「战意高扬药」和「魔人药」的处理手续文件搞混了。
原本的话好像是应该要混入酸中破坏成份之后再倒入下水道,可是因为和「战意高扬药」搞混了所以好像只是溶入水中就倒进下水道了。
「――可,可是,就算是流入了下水道,也不可能有变成魔物的那种程度的摄取量。『魔人药』就算是经口摄取,到魔物化的症状出现为止数十次的摄取也是必要的。虽然我想今次的魔物骚动难道不是有别的原因吗……」
「废话。――带走!」
虽然所长那样狡辩著,可是宰相的部下没好气地无视了他,命令宰相府的卫兵们带走了两人。那边好像会交托给审问的专家。
宰相的部下命令带来的下级官吏去视察实际的(废弃物)处理所,我也就搭便车跟著去了。
◇
「垃圾的处理方法?不是了不起的文官大人和贵族大人会在意的事情哦?」
「回答我问你的事」
下级官吏质问穿著破布的下人。
这个男人并不是(废弃物处理所的)所员,是为了实验动物的处理和污物的处理之类而从下城区的贫民街带来的男人们。
我们让下人带路,带著去了弃置场所。
那里是整平了的混凝土一样的质感的圆筒形房间。
在房间的中央,地面有个直径差不多5米的圆形的洞,就那样持续向下垂直差不多10米到水面。
「太接近的话很危险啊。之前也在处理药时有新人掉了下去成了史莱姆的饵食所以……」
――史莱姆?
虽然在附近的地下道里有,不过这正下面好像没有。
「咦?是先到的客人吗?倒垃圾也可以吗?」
「文官大人,可以吗?」
「之后再――」
「等等,不要紧让他倒吧。」
盖过下级官吏的说话,让从后面进来的男人把垃圾倒了。(从后♂面进♂来的男♂人)
……那只魔物解剖后的尸骸吗
唔?鼠型魔物的尸体没有后脚。背肉和胸肉也像是采取样本般削走了一大块。
斜视因腐臭皱起脸的下级官吏,(我)注视著尸体的弃置(过程)。
魔物的血一落到水面,在周围地下道的史莱姆就集合过来。
「等,等一下少爷!」
将焦急的下人的声音扔在背后,我飞降到水面。极限地贴著水面发动天驱,注意著不要接触尸体和史莱姆。
用照明用的光粒照著水面。
史莱姆的表面没有像是魔物的尸骸那样的红色绳状花纹。取而代之,有黑色虫子依附著。这里的史莱姆好像只以腐肉为饵食的样子。
作为样本从几匹史莱姆身上用试管采取了组织样本。
让研究所把这个调查一下有没有魔人药的残留和(魔人药的)影响之类的留下就可以了吧。
在升上去之前,向下人确认刚才的事。
因为就算迫问也大概会装傻蒙混过去,下级官吏先确认我升回到地上然后才质问。
「在迷宫都市也常常食用魔物的肉所以就不批判这样批判那样了,不过腐坏了的话很多种类(的魔物肉)会产生毒素。因为也有变成疾病源头的事,所以要注意啊。」
「喔~ 是心得呢」(原句「へい、心得てまさぁ」,「へい」有「原来如此」的感叹的意思)
果然,有悄悄地卖著从实验动物的尸体上探取的肉。
……虽然几年前在贫民街好像爆发过流行病,不过这几个家伙带进去的肉大概并不是病源菌的发源地。
或者给他们做个防疫之类的应用手册也不错。
「把开始腐败的肉给附近的老鼠和野生动物之后才会吃,那些家伙死掉了的时候扔到净水设施前的水池的话史莱姆们就会(把那个)给解决掉。」(这句京都腔,可能译错)
说不定把在王都外侧的净水设施的史莱姆也调查一下比较好。
对了,能把肉带出来的话,委托了处理的药也应该能出来吧。
虽然从地图的检索确认了王都内不存在,以防万一,还是上个保险吧。
「如果有不好处理的药品的话就给你买下来吧――」
我小声地这样向男人说,他告诉了我下城区几间由某个宰相属下的谍报机关人员经营的酒场。
这样要回收流出药品就变得容易了。剩下的就交给宰相他们吧。
我经过下城区的工场前往净水场,弃置了存储器(就是砂糖那外挂无限背包,总觉得这样译好怪)中的魔物尸体,再采取了集合过来的史莱姆的组织。
之后的分析作业就硬塞给王立研究所的职员吧。(砂糖你害人要加班)
虽然觉得用茑之馆的设备的话也能调查出来,可是全部包揽太麻烦了呢。
◇
稍微整理一下情报吧。
结果,判明了的事情有――
(下面的点列式不太好译所以我就意译了,希望不要走掉了伏笔)
第一,魔人药的粉末没有正确地处理就流入了下水道。
第二,有以史莱姆为媒介向地下的生物蔓延的可能性。
第三,魔人药的粉末被人与「战意高扬药」搞混了。
因为这药有和麻药相似的特徵,所以有在下城区偷偷卖著的可能性。
第四,贫民街的人说不定已经摄取了魔人药。
第五,王都内不存在魔人药。
就这些吧?
不,还有一点。
第六,魔物骚动的原因说不定和魔人药没有关系。
想著找到了魔物发生的原因,谜反而变得更深了。
就不能出来个刚刚好的名侦探,三两下手脚把事情解决掉吗?
明明都已经有怪盗(之前抢车那伙人),再给个名侦探就好了。
◇
「太迟了!」
「失礼,因为稍为有点事」
一进入卡莉娜小姐在特训的迎宾馆的礼堂,就受到卡莉娜小姐的叱责。
在这个房间的,是卡莉娜小姐和女仆们,然后还有舞蹈教师,然后就是我家的孩子。(原文就是两个それから我就照给他两个然后)
爱莉莎在陪著妮娜小姐工作所以不在这里。
「卡莉娜大人,请你集中」
「练习会和佐藤做的。您去那边看著指导吧」(大小姐你这样不会太明显麼ww)
卡莉娜小姐向教师那样说,向这边伸出了手。
稍微有点脸红,但是像闹著情绪的脸。
嘛,反正迟到了,做跳舞的对手之类也是可以吧。
卡莉娜小姐的练习完了的话,就和我家的孩子们跳吧。
「那麼,我来做你对手了」(原句お相手いたします语死早翻译不能)
我拉著卡莉娜小姐的手向差不多教室一样宽广的礼堂中央走去。
配合米娅弹奏的舞踏曲(舞曲之意,作者中二了加个踏,总之就是3拍的家伙),我引导著卡莉娜小姐。
和卡莉娜小姐跳舞的话胸口太过幸福意识都快要飞走了,借著质数和圆周率的帮助撑过来了。
仍旧是直线的锐利的像男人一样的舞步。
不过,是因为有好好努力吗,远比之前跳的时候上手。
「加油努力了呢。比起之前变得上手了哦」
「――理,理所当然!因为连圣骑士团的演习参观也都忍住不去了。正式上场的时候,佐,佐藤要邀请我跳舞哦!」
――唔~,正式的时候不是不可能吗?
王国会议前夜的舞踏会,是分开成子爵以上的上级贵爵的舞踏会和子爵以下的下级贵族的舞踏会的。
也不是因为有那样的规定,不过据说作为潜规则,爵位差太远的贵族不会参加。(这句也是语死早意译)
具体地说的话,上级贵族侧以公爵、侯爵、伯爵、子爵为对象,不过也有男爵、准男爵参加的场合。士爵这边是禁止参加的。
下级贵族侧以士爵、准男爵、男爵为对象,不过子爵也有人参加。这边就没有伯爵以上的参加。
理所当然地,卡莉娜小姐会被伯爵待遇的领主莫诺男爵保送(エスコートescort)出席上级贵族的舞踏会,所以一起跳舞是不可能的。
虽然婚约者的话就另当别论,不过正因为这样才想回避像是和卡莉娜小姐的婚约宣言一样的行为。
「我是不能出席上级贵族的舞踏会的……」
「不行!」
从因为鞋根而变得有点高的视线那里,像小孩子一样不安的声线盖过了拒绝的说话。
――被说不行也只会令我困惑啊
「失礼了。卡莉娜大人,有客人要求见。」
在那里菲娜出现告知了有来客。实在是好时机。
「因为正在会客室等著,请和士爵大人一起前往。」
「客人?不是父亲大人?」
「是,是塞菈大人和多鲁玛・子蒙大人两位。」
明明说了今天傍晚时分左右乘飞空艇来的,还真是早了不少到涉呢。
确实两人的青色光点在迎宾馆的会客室亮著。
我把疑问先放下,向两人等著的会客室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