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空战魔导士培训生的教官(空战魔导士候补生的教官)
  4. 第四卷
  5. 第二章 空士的霸绊
  6. 繁体版

第二章 空士的霸绊
2017-06-22 21:09:57

		

能轻易完成所有事的完美无瑕的人。
对于莉子·弗拉梅尔而言,若要举出一个像这样如同无敌英雄的优秀人物,那就是姐姐芙隆·弗拉梅尔。
打从当初居住在浮游都市(珀耳修斯)时,莉子身上总是背负着劣等生的烙印。
其实她的成绩并非特别差劲。虽然有时会视心情逃学或不参加考试,但成绩总是在平均水平之上。
既然如此,为何劣等生的烙印总是如影随形呢——理由非常单纯。因为她的姐姐芙隆是优等生中的优等生,可说是完美的存在,旁人一直都将莉子与芙隆留下的足迹相比较。
成绩优秀,品行端正,文武双全。
勤勉不懈,不惜任何努力,严以待己的芙隆。
在幼年学校的成绩是全A等。此外在职务上,四年级时担任学生会书记;五年级则是学生会副会长;六年级担任学生会会长,可说是毫无缺陷。旁人也不惜以完美一词称赞之。
拥有那样的姐姐,旁人对莉子的期望可说是与芙隆相同甚至更高。
然而,莉子无法回应众人的期待。虽然天分超乎常人,但问题在于那视规则于无物,飘忽不定的个性。不但时常违反校规,甚至被视为麻烦人物。
因为莉子是那样完美的芙隆的妹妹,众人的视线起初充满了尊敬与崇拜。然而那视线也随着时间逐渐转为轻视劣等生的眼光。
幼年学校中的学生们、教师们、周围的大人们擅自感到期待,又陆续擅自感到失望。就在这时期,不喜欢表面上与人亲近的莉子变得无法完全相信其他人。同时,莉子对拥有众人压倒性信赖的芙隆感到自卑,从此无法再称呼她「姐姐」。
尽管如此,莉子仍然想成为像姐姐那样完美的人。虽然任性,但她终究无法舍弃对完美无缺的姐姐的憧憬。
这时她想到的,便是「女神」。
「女神」意即「完美」的存在。总有一天要成为「女神」般的妹妹,让「完美」的姐姐也认同自己。怀抱着如此渺小的心愿,莉子·弗拉梅尔决定以「女神」自称。
自称「女神」会受到旁人的嘲笑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对于无法完全信任其他人的莉子而言,这样反而正合她的意。以完美为目标的自己不需要其他依靠的对象,一个人克服所有问题,为了得到芙隆的认同……
*    *    *
早晨。丰年虾宿舍,彼方的房间。
柔软有弹性的触感自手掌传来。揉揉。半梦半醒的彼方将掌中之物揉捏两次后,呻吟声传入耳中。
……嗯?为什么我的床上会传出声音……——!
察觉某件事实,彼方猛然撑开双眼。于是他看见了与自己面对面躺在床上的芙蕾雅·艾森纳赫的脸庞。
「喂!为什么你又出现在我床上……?」
受到彼方的指责,芙蕾雅也悠悠醒来。撑起上半身,睡眼惺忪地揉了揉眼睛后,全裸的她坐在床上向彼方行礼。不知如何是好的彼方连忙把床单披在她身上,要求她解释。
芙蕾雅现在居住在丰年虾宿舍。借了一个空着的双人房,一个人生活。
「那个,为了与主人履行所谓的夫妻义务……因此才在夜里侵入此处。」
经过某些事件,芙蕾雅似乎认定自己是彼方的妻子。
转学来到<密斯特岗>后,芙蕾雅不时会偷偷钻进彼方的被窝中。
「……我说你啊,我讲过好几次了,这里是男生宿舍耶。」
芙蕾雅的神情毫无歉疚,任凭白皙的肌肤展露在彼方面前。难道偷偷潜入被窝的技术也是艾森纳赫流传授的吗?遭到入侵时,就连彼方也没察觉。
虽然彼方已经数次告诫她不要溜到男生的床上,但她似乎完全没有打算改变自己的想法。她的主张是……
「但是,主人,艾森纳赫流的教诲也明言,夫妻之间不得有所隐瞒。若我行事违背艾森纳赫流的教诲,我、我就得切腹喔……!但你却要我遮遮掩掩吗……!」
那神情简直像是在帝王面前严重失态的家臣般。
彼方再怎么样也不会叫自己的学生切腹。就芙蕾雅那如同武将般的个性而书,说不定真会贯彻她的忠义之道。
「拜托,我讲的不是那个意思……」
「我、我们艾森纳赫流的女性生涯只侍奉一位主人,蒙受主人的恩宠是我们的命运……难、难道说主人有外遇吗……!」
「……你在讲什么东西啊。」
啊……为什么这家伙想要成为我这种人的老婆啊?彼方感到棘手般用手搔着后脑杓。紧接着,芙蕾雅拿起了装着巧克力酱的塑料软管。是装饰蛋糕用的道具,大概是她事先放在枕边预备的吧。
「既、既然如此……那么为了证明大妻问的信赖,请用这个将我……」
「那个巧克力酱到底是要干什么啊?和艾森纳赫流的传统有关吗?」
「是、是的……!这是艾森纳赫流宗家传授的秘传卷轴中记载的恋爱术。面对关系亲密的男性,用这个在自己的裸体上写字,虏、虏获对方的心……!」
喂喂喂!把这种闺房情趣当成秘技真的无所谓吗?艾森纳赫流宗家!话说回来,芙蕾雅太不懂人情世故,相处上让人很伤脑筋啊……
在彼方傻眼时,芙蕾雅已经把床单扔向一旁,开始在自己的身体上写起什么。只见芙蕾雅灵巧地挤出塑料软管内的巧克力酱,在胸口上将整串文字写完之后,露出正经的表情跪坐在床上。
看来在她逼彼方就范之前有话想先告诉他。
「那个……我的主人啊,在今天屡行夫妻义务之前,有件事想先告诉你。其实,关于莉子·弗拉梅尔的问题……」
就在芙蕾雅要解释时,彼方房间的窗户突然被推开。
「彼方学长,可以请你指导我魔枪术吗?」
换上运动服的优莉正站在窗外。由于特务小队有重要任务要执行,优莉想强化平日惯例的锻炼。
「唔,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优莉学姐啊。」
「咦……!芙蕾雅同学……?你起得还真早啊……不,不是这样,你、你现在到底在做什么啊……!」
一大清早在彼方的房间发现了全裸的芙蕾雅。今年满十六岁的优莉脑海中浮现的可能性只有一种。
而且,芙蕾雅的胸口用巧克力酱以如尼文字写着——
「那、那是什么意思……!那个意思不是『敬请享用』吗……!把、把芙蕾雅同学剥光后用巧克力酱……难、难道说彼方学长已经……」
「就算是优莉学姐,这样的举动未免也太不解风情了吧。居然挑夫妻要履行义务时过来打扰。」
「夫、夫妻的义务……?」
内心大为动摇的优莉满脸通红,嘴巴一张一合。
「难、难道说彼方学长和、和自己的学、学学学生,做了那种……那种会让送子鸟飞来的行为吗……!」
「?什么送子鸟啊……?」
优莉对愣住的彼方投以轻蔑至极的眼神。她应该认为歪着头思索的彼方正在装傻吧。
将敌意与鄙视注入语气中,优莉厉声说道:
「彼方学长,我真是看错你了……!」
优莉不知为何展开了魔枪,突然开始放出杀气,言行真是荒唐。慌张的彼方连忙想自优莉手中夺下魔枪。
「虽然我根本听不懂你在讲什么,总之先冷静下来……」
彼方一面安抚优莉一面解释刚才的状况。紧接着,彼方指示芙蕾雅擦拭身体后穿上入侵房间时穿着的睡衣。
在这之后,彼方与优莉稍作交谈。
「哦,特务小队最近训练排这么紧啊。」
连日进行的训练内容似乎是准备应对与变异种的战斗。虽然特务小队还有哨戒以及教导等工作,但这些全都暂时放到一边。
看来预料中的状况相当严苛。
「对了,蔻依学姐告诉过我了。昨天的排名战,美空同学她们好像输掉了。」
「是啊。而且还有其他队伍想挖角莉子,队上状况一团乱。」
「真、真的吗……!有人来招揽莉子同学吗?」
「有什么好惊讶的?我觉得有人看上莉子也是很正常的事吧……」
「不,这点我能理解。」
优莉斩钉截铁地说道。
「虽然莉子同学总是展现出那样的态度,但射击技术优秀可说是无庸置疑。况且,虽然看起来那副德性,但实际上相当注意周围队员的状况,不久之后肯定会成为优秀的空士。」
……真不愧是最佳情侣档,相当了解莉子。
「我担心的不是这方面的问题……而是莉子同学的精神面。听说战败的原因是莉子同学。就莉子同学的个性,也许表面上会装作没有感觉到任何责任,但心里一定相当难受,觉得在小队里无地自容。在这种时候要是有人来挖角……」
「唔嗯,优莉学姐,我的意见也一样。」
跪坐在床上的芙蕾雅说道。
「主人,我也对这件事感到不安,因此前来提出建议。对招揽一事采取开陈布公的态度,让我相当敬佩主人的器量,但这时应该要定下对策吧?」
……原来如此,两个人都在担心莉子的状况吗?
「你们在讲的事我不是不懂,但问题在于莉子本人的意见,那不是我有办法解决的事。你们懂我的意思吗?」
彼方不该随意干涉莉子本人的意见。
若彼方真要出手,目标只会是莉子的狙击命中队友的原因。
如果原因就像我想的那样……昨天输了排名战和挖角一事将会是解决问题的好机会。
「就这样啦,优莉。你就和芙蕾雅交手来磨练魔枪术吧。单就近身战斗而言,芙蕾雅完全称得上A级水平喔。」
「那彼方学长呢?」
「我接下来要去跑步。不好意思,可以帮我把芙蕾雅带出房间吗?我要换衣服。」
在芙蕾雅等人离开之后,彼方迅速换上了运动服。
啊呜啊呜……!该、该怎么办才好……?
神情窘迫至极的蕾克蒂走在通学路上。走在她身旁的是嘟着嘴唇的美空。昨天反省会发生了争执,途中因为有人前来挖角,美空和莉子的争吵也跟着不了了之。
「真受不了。莉子那个态度,真是气死人了……!」
板着一张脸,嘴里不停抱怨。
「说起来,莉子平常也没在努力,却还能有那种实力,根本就莫名其妙嘛。蕾克蒂也这么觉得吧?」
「没、没这回事……!」
一、一定要想点办法让两人重新合好才行……
蕾克蒂为此鼓起所有勇气,把想法化作言语:
「我是每天持续锻炼才能获得与其他人同等的实力……!因为我不像莉子同学拥有那样的才能,持续努力是理所当然的……!」
像蕾克蒂那样的强者也必须持续不断地努力,这就是「空士的回廊」。
然而莉子却属于例外,无须努力也拥有超常的狙击术,身材容貌高人一等,思路灵敏、才华洋溢,甚至还有名为千里眼的特有技能。
若才能有所不及,就用努力来填补。对蕾克蒂而言,这是无庸置疑的至理,而且对任何人都是理所当然。
但是,听了蕾克蒂的反驳,美空的表情变得更加紧绷。
「那、那个……美、美空同学……?」
「怎样啊……!」
「那、那个……没、没什么……!」
对美空的怒意感到胆怯,蕾克蒂不再开口。
呜呜……!好、好像让美空同学更生气了……?
平常两人在前往学校的路上总是愉快地谈天说笑,但今天的美空心情异常恶劣。
毕竟现在状况特殊。美空和莉子正在吵架,莉子尚未正面回复对方的招揽提议。小队现在陷入了分裂的危机。
现、现在我一定要想点办法,让两人重修旧好才行……
将决意深藏在心中,蕾克蒂与美空一同走在上学路上。
穿过校门,走进校舍内部。爬上楼梯,前往预科二年级教室所在的二楼。紧接着,两人走出楼梯间后,在走廊上偶然遇见了莉子。
大概是正打算去洗手间吧。不过,现在莉子的目的地并不是重点。
原因在于莉子的视线与美空对上一瞬间后,什么也没说就打算从两人身旁走过。
糟、糟糕了……!美空同学的心情都还没恢复啊……!
在蕾克蒂感觉到不对的瞬间,美空恶狠狠地瞪向莉子。
「莉子……!你该不会当我是空气吧……!」
一开口就是找碴。同时莉子也转身面对美空,装模作样地开口说道:
「哎呀,原来美空你在啊。长得太丑了我没发现喔。」
「你这家伙,你以为你是谁啊……!」
「哼,当然是女神大人啊。」
「~~~~!少在那边鬼扯了……!」
「鬼扯……?我只是回答你的问题而已。」
叩!怒上心头的美空一拳打在走廊的墙壁上。同样位在走廊上的数名学生将视线集中在她身上。
「我就是讨厌你这种自以为了不起的态度……!」
美空丝毫没注意到旁人的视线。
美空气得肩膀上下起伏,一步步走向莉子。
啊呜啊呜……!该、该怎么办……?蕾克蒂惊慌失措。就在她苦恼着该如何是好时,美空逼近莉子眼前。
「自以为了不起的态度?可以拜托你用二十字以上四十字以内说明我哪里自以为了不起吗?还是说因为有人来挖角我,让你很嫉妒?」
「~~~~!反正你这种人到了C级小队也没办法有好成绩啦……!」
现在的美空就算真的冲上去揍人也不奇怪。莉子应该也明白这一点才是。
尽管如此,莉子却摆出了傻眼的表情。
继续用言语挑衅美空。
「哎呀呀,弱者的嫉妒还真是丑陋啊。」
「对队友开枪还敢嚣张。完美的女神大人脑袋里到底装了什么啊……!」
突然间,芙隆的那句话回到莉子的脑海。
——真是难堪啊。
这句话意外地触怒了莉子。
莉子也不由得怒上心头。
「从来没被拿来跟人比较的你,究竟懂什么啊……!甚至从来没有追求过完美的你少自以为是了……!」
面对那赤裸裸的情绪,美空一瞬间退缩了。她无法判断为什么莉子对完美这个字眼如此火大。
不过,美空立刻睁大双眼反过来瞪向莉子。
最终警告。两人就这么以凶狠的表情互瞪。
糟、糟糕了……!如此判断的瞬间,蕾克蒂强行冲进了美空与莉子之间。
「那、那个……美空同学,莉子同学,吵架请先到此为止吧……!」
蕾克蒂一边说一边伸手推向美空和莉子的胸口,试着硬把两人向两侧推开。下一个瞬间,美空与莉子同时开了口:
「蕾克蒂你不要吵……!」
「蕾克蒂你先安静……!」
「那、那个……对、对不起!」
蕾克蒂缩起肩膀道歉。随后,不约而同地责怪蕾克蒂的两人露出了尴尬的表情。不过两人仍然立刻互相瞪视。
「哼……哼!这次我就放你一马吧。但是,要是你下次还摆这种架子,我绝不会轻易饶过你……!」
「这是我想说的。」
说完,美空与莉子分别朝不同的方向离开。关系完全决裂了。
啊、啊呜啊呜……!该、该怎么办才好……?
满心担忧的蕾克蒂将书包放在自己的教室之后,立刻赶往彼方的教室。
空战魔导士科本科二年级C班教室。
这一天,彼方发现了一位稀客。他看着战战兢兢地走进教室的蕾克蒂。大概因为这里是高年级生的教室,让她胆战心惊吧。
彼方站起身,从窗边最后方的座位出声呼唤她。
蕾克蒂像是松了口气似的,脸上一瞬间浮现了开朗的神情。但在下一个瞬间,那张脸随即皱成一团,眼眶冒出泪水。
直到刚才为止承受着不安的堤防溃堤了吧。
紧接着——
「呜呜……!彼方教官~~~~!」
像是别离许久的兄妹终于重逢似的,扑上去抱住了彼方。
「?怎么了啊,蕾克蒂?」
彼方拍着蕾克蒂的背,试图安抚她。蕾克蒂把脸贴在彼方胸口的制服上摩娑,哇哇大哭起来。
一段时间后,蕾克蒂恢复了平静。虽然说起话来仍然抽抽噎噎,她开始说明原委。
「(吸鼻涕)美空同学和莉子同学,(吸鼻涕)两个人都气坏了,(吸鼻涕)好像马上要大打出手了……!(吸鼻涕)」
彼方让蕾克蒂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他本人则往前移一个位子,坐在洛伊德的座位上。
其实刚才在彼方安慰蕾克蒂时,洛伊德已经来到学校。只是他体恤蕾克蒂,没有靠近自己的座位。洛伊德和蔻依正从教室靠走廊的座位上远远观望着彼方与蕾克蒂之间的互动。
「别哭了。来,优莉特制的巧克力片饼干给你,打起精神来。」
彼方轻抚蕾克蒂的头之后,将以粉红色缎带精心包装的饼干递给她。
今天早上,蔻依和优莉在这间教室讨论时,优莉红着脸说「昨天晚上不小心烤太多了」后交给彼方。
「呜……我、我开动了。」
泪眼汪汪的蕾克蒂解开了缎带,取出一片巧克力片饼干送入口中。
在她合上嘴的瞬间,惊讶得连连眨眼。
「好、好好吃……!」
浓醇顺口的甜味与可可亚的味道在口中漾开。蕾克蒂稍微恢复了精神,接二连三把饼干送进口中享受。
感觉好像仓鼠一样。彼方露出了看着可爱小动物般的眼神。让蕾克蒂恢复平静之后,彼方询问:
「所以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那个……美空同学和莉子同学因为昨天排名战那件事在吵架。那个……美空同学生气地说:『完美的女神大人脑袋里到底装了什么啊……!』然后莉子同学也吼回去:『从来没被拿来跟人比较的你,究竟懂什么啊……!甚至从来没有追求过完美的你少自以为是了……!』总之两个人都气坏了——」
请蕾克蒂再次解释后,彼方得知了事情经过。听蕾克蒂说美空和莉子之间发生激烈冲突,彼方也没有感到惊讶。
脸上表情反倒像是一切都在预料之中。
「那、那个……彼方教官,莉、莉子同学和美空同学,现在这样真的没问题吗……?两个人还是有办法真正和好吧……!」
「很难说……若要真正重修旧好,就必须除去排名战上失败的原因。」
彼方沉稳地开口问道:
「我说蕾克蒂,你也认为那时莉子是故意瞄准队友开枪吗?」
很重要的问题。
「那、那个……我、我不这么认为。」
犹豫了一小段时间后,蕾克蒂清楚陈述她的想法。
「那、那个……我认为莉子同学不会做那么过分的事。陷入困难时,有时候也会帮助我,人长得漂亮,头脑也很好,狙击技术也是一流水平……!那、那样完美的莉子同学会做那种扯人后腿的事吗……?」
嗯,果然蕾克蒂也不相信莉子是故意狙击队友。话说回来,连蕾克蒂也觉得莉子毫无缺点吗?我不这么认为就是了。
不过在伙伴们眼中,莉子的确如鹤立鸡群。因为她能立刻看穿彼方特训的意图,总是队员中第一个合格。
「但是,为什么在排名战上会发生那种事……」
蕾克蒂喃喃自语。
「对了,排名战的时候,是芙蕾雅同学守护莉子同学的背后。是因为芙蕾雅同学还不习惯集团战斗,不小心撞到莉子同学了吗?」
……距离正确解答有点远啊。
「芙蕾雅没有撞到……反倒是很努力地守住了莉子的背后。下次有机会你去问芙蕾雅吧。这样也许你就会发现莉子失手误击的原因喔。」
「误、误击的原因……?彼方教官,您的意思是……」
「自己想吧。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蕾克蒂,万一真的到了紧要关头,能够留住伙伴的不是教官,而是与莉子更亲近的人。还有,今天要进行与平常不同的训练,好好期待吧。」
彼方这么说完后,通知开始上课的钟声响起。虽然还有事情想问,蕾克蒂连忙赶回自己的教室。
苦境中孕育的力量。蕾克蒂相信面对问题时,彼方的训练有其特别的意义……
午后的实技训练。今天,美空等人来到训练场的角落。
许多学生正在训练场上勤于锻炼,美空等人则不知在等待着谁。
在彼方与美空等人抵达之后没多久,拥有一头显眼的灰金色短发的热情少女——莉莉·兰卡斯特一群人也跟着现身。
「嗨~~……!各位好久不见喽~~……!」
「啊!莉莉学姐,在交流课程上受您照顾了。」
「哪里哪里,该道谢的是我们……!」
蕾克蒂低头行礼,莉莉则快步跑到蕾克蒂的身旁。
「话说,我已经听说了喔,蕾克蒂妹妹。你这家伙~~」
莉莉一面说一面用手肘连连顶向蕾克蒂。
到底是指哪件事呢?蕾克蒂心中冒出问号。
莉莉说道:
「在交流战获胜,大家也开始觉得你们的确有实力时,却在排名战输给E级小队啊。」
难道莉莉学姐同情我们的处境吗?真是体贴呢。蕾克蒂这么想着,想要表达谢意。
就在这时,令人无法置信的一句话刺入耳中。
「哼哼哼,真是大快人心啊……!」
咦……!蕾克蒂抬起眼,发现莉莉脸上浮现了邪恶的笑容。
红发魔剑士——莎夏连忙制止。
「……莉莉,心里话外漏了啦。」
「少啰嗦,莎夏……!在模拟战上输给F级小队之后,你也知道我们究竟受了周围多少嘲笑吧……!」
莉莉紧紧握住了拳头。
「今天正是洗刷屈辱的好机会……!我一定要把你们打得落花流水……!」
「莉莉同学,这件事心里想就算了,不要说出来啦……」
金发魔弓士——克雷格情绪略显消沉地说着。
见莉莉一行人B227小队也到齐了,芙蕾雅问道:
「主人啊,今天要进行何种训练?」
「嗯,我现在就要开始说明。」
让所有人集合之后,彼方开始解释:
「今天要和B227小队共同训练,训练E601小队在不利的状况下如何战斗。特别之处在于从E601小队的四个人中抽出两人组成劣势队伍,剩下的就和之前的演习B8大致相同。优势队伍是莉莉小队加上E601小队剩下的两个人。不过,这次要让你们延续上次演习的经验,首先的劣势队伍是蕾克蒂和芙蕾雅,接下来是美空和莉子。那就各自先进行准备吧。」
「那个……虽然我们能学习扭转劣势的方法……」
蕾克蒂先这么说之后问道:
「但是,那个……这个训练对莉莉学姐他们有什么好处吗?」
「哼哼,蕾克蒂妹妹问得好……!其实喔,今天把蕾克蒂妹妹你们打得落花流水这件事本身就有意义……!(呜咕!)」
「抱、抱歉喔,蕾克蒂同学。莉莉同学这么说并没有恶意……」
克雷格连忙捂住莉莉的嘴巴,语气沉稳地说明:
「其实我们败给E601小队之后就陷入了低潮,希望能想点办法提高士气。就在这时,<黑之剑圣>提出了共同训练的请求,莉莉同学一听到内容,马上就点头答应……」
原、原来如此……!蕾克蒂明白了原委。
看来为了提振小队的士气,莉莉学姐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那就这样啦……对了,蕾克蒂,芙蕾雅才刚来到<密斯特岗>没多久,得麻烦你指导她喔。」
听了这句话,芙蕾雅向蕾克蒂点了点头。
「唔嗯,蕾克蒂,请多指教。要是有什么问题,别客气尽管直说。」
「我知道了,芙蕾雅同学……!请多多指教。」
蕾克蒂与芙蕾雅率直表达对彼此的敬意。气氛感觉相当融洽。
彼方将视线挪向一旁。
在两人的身旁,美空与莉子板着脸互瞪。
「喂喂,干嘛这么在意对方啊。难道说你们两个在交往?」
美空与莉子立刻恶狠狠地瞪向彼方,同时开口说道:
「怎么可能是那样啊……!」
「怎么可能啊……!」
紧接着两人再度互瞪。
「「…………哼!」」
随后又同时猛哼一声,别过视线。
彼方笔直注视着正在冷战的两人。
午后的实技训练,第三训练空域。
蕾克蒂、芙蕾雅组的训练状况——
阵形上以莎夏为前锋,中锋为莉莉、克雷格、美空、莉子。配置于中锋位置的四名射炮击系是战术上的重点吧。
『呵呵呵,没想到真的可以尽情地打……』
用手掩着嘴角,莉莉浮现了近乎疯狂的笑容。
『莉莉学姐,训练差不多要开始了,请冷静下来。』
飞在她身旁的美空试着安抚她。这时,恢复平常心的莉莉环顾四周,指着某个少女。
『嗯?那个人就是会用千里眼的那个女生吧?』
『嗯,是她没错……』
莉莉所指的对象正是莉子。
之前的交流战,莉莉恐怕也到场观战了吧。莉子在交流战中使用千里眼而有引人注目的表现。
『我有疑问……!话说,莉子同学连「凭神」也会吗……?』
『什么东西?「凭神」是什么?』
『不、不会吧……!美空同学,你不知道「凭神」吗……?』
莉莉大吃一惊。
怎么了吗?美空愣了一会歪过头。
『「凭神」是千里眼的本领啊,同时也是千里眼成为最高级特有技能的原因喔。如果莉子同学能运用那力量,对于E601小队会是极度强力的……』
『你很吵喔,莉莉。』
但说明在中途被打断。
透过通讯结晶听见两人对话的莉子不快地插嘴。
『你、你说什么……!你怎么对学姐连一点敬意都——』
『集中注意力,莉莉同学。演习马上就要开始了。』
克雷格提醒莉莉提高戒备。
下一个瞬间,彼方发出训练开始的指示。
芙蕾雅高声报上姓名:
『芙蕾雅·艾森纳赫,要上了……!』
『不、不可以啦,芙蕾雅同学,太急躁了……!』
在开始的瞬间,芙蕾雅突然全速冲刺。蕾克蒂连忙提醒她。
嗯~~也许是斗争意志心痒难耐吧。乘着<扫帚>从上空俯瞰战局的彼方这么想着。
不过,光靠芙蕾雅一个人,无论多么努力都无法突破喔。
原因在于莉莉他们的阵势——
『哼哼哼,脑袋真是单纯……!好,莎夏,请直接往后退……!』
芙蕾雅向前冲刺,蕾克蒂连忙追上,两人一口气向前移动。但由于前锋莎夏向后退,两人无法轻易近身。同一时间,中锋莉莉等四名成员组成了包围网,让阵型转变为凹口,追着莎夏而来的芙蕾雅兴蕾克蒂被包围在中央。
『这样一来,猎物就踩进陷阱了……!好啦,各位,尽量开火吧……!』
遵循莉莉的指示,中锋四人从四面八方发动攻击。
魔力弹、魔力炮击、魔箭毫不留情地射向两人。
『唔……!这、这样没办法挡下……!现在该一鼓作气继续进攻……』
『芙、芙蕾雅同学……!请冷静下来……!』
『不能退。只要使用战技不就能轻易颠覆战况吗……!』
『我也认为应该使用战技。但是那个……现在应该先防御,看清楚对方的弱点……』
『拖泥带水……!只顾着防守怎么可能获胜……!』
芙蕾雅抛下这句话,手中的魔双剑绽放白色光辉。
艾森纳赫流魔双剑战技——龙卷风。
双手中的魔剑各自产生了小型的旋风。芙蕾雅将之朝着美空与莉子放出,同时自莉莉的下方冲过,躲避克雷格的魔箭,急远攀升。扭转身躯的同时,一口气来到了莉莉的背后。
『莉莉学姐,她的目标是你……!』
好不容易摆脱旋风造成的强烈阵风,美空发出警告。
『芙蕾雅在你背后喔……!』
『别担心……』
简短回答。莉莉瞄准蕾克蒂的射击姿势没有一丝动摇。她毫不理会芙蕾雅,只顾着让枪口的延长线持续指向蕾克蒂。
『认命吧……!』
芙蕾雅朝莉莉毫无防备的背挥出魔双剑。
『……想得美。』
然而,无声出现的莎夏以魔剑挡下了芙蕾雅的斩击。同时,莉莉仍然只专注于让枪口追逐在战场上高速移动的蕾克蒂。
『哼哼哼,手到擒来……!』
莉莉的魔枪枪口前方出现了球状的魔力块。她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
魔枪战技——扩散多弹头射击(Multi Full Burst)。
自莉莉的枪口射出的魔力弹分裂为四发。紧接着四发又各自分裂为四发魔力弹,总共化为十六发魔力弹袭向蕾克蒂。
蕾克蒂的身影划出毫无章法的轨道苦苦闪避。然而努力并未奏效而遭到魔力弹击中,被弹飞好一段距离。虽然在紧要关头展开了魔力障壁,但冲击力道仍然相当沉重。
彼方判定蕾克蒂已遭击坠。紧接着芙蕾雅也遭到包围,轻易地遭到击坠。
『哼哼~~怎么样啊……?』
莉莉挺起了胸膛。毕竟她可是预科三年级的第一名。
虽然美空觉得莉莉是有点神气过了头,但对于她的战术及战技,美空直率地感到敬佩。
『好、好厉害……!』
『哈哈哈,一不小心打得太起劲了些呀……!』
『不过,莉莉学姐,刚才芙蕾雅就要击中莉莉学姐了喔。是因为莎夏学姐正好赶到,帮忙挡下那一剑,偶然之下狙击才会成功。不过在那时,干脆放弃狙击不是比较好吗?』
『你在说什么啊,美空妹妹。刚才的结果是必然的喔……!对吧,莎夏?』
『……嗯。要是莉莉遇到危险,我会掩护。』
不知从何处现身的莎夏如此回答。
『就是这样。一旦射炮击系摆出狙击姿势,其他伙伴就要全力防御,这是战术的基本原则喔。』
莉莉拿出学姐的风范给予建议。
『况且美空妹妹你们也不是菜鸟了,应该知道吧?狙击中没有偶然。假使在那个状况下我的狙击没有打中,那也不是偶然失手,一切都是必然的结果。』
听见这句话的瞬间,一句话回到美空的脑海中。
——那时的狙击不是偶然,是必然的结果。
对于击中美空这件事,当时莉子如此回答。
既然这样,那句话的真正意思该不会就是……?
『那、那个,莉莉学姐,这、这个意思就是说……?』
『这种小事,既然你也是射炮击系,应该不用讲也知道吧?』
莉莉继续说道:
『顺便说明一下好了,莉子妹妹应该能使出比刚才那个更高水平的多弹头射击喔……!前提是要能够发动「凭神」啦。』
莉子能使用比那个更高水平的战技吗……?美空出乎意料地扬起眉毛。
『喂,美空,接下来轮到你和莉子了。快点就定位。』
『呃,嗯……』
听见彼方的催促,美空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回答。
美空、莉子组的训练状况——
『……别扯我后腿喔,美空。』
『……我知道啦。你才该当心一点。』
在训练开始前两人只交换如此只字词组。
甚至没有讨论战术或应对方针。
在彼方宣告训练开始的同时,莉莉等人迅速展开行动。
前锋蕾克蒂、芙蕾雅、莎夏以及水委一级飞行靶一口气逼近美空与莉子,中锋莉莉与克雷格则支援前锋的推进。
像是按照预定计划似的,美空与莉子停留在原处,不像芙蕾雅那样轻率地突击。
两人将手中魔炮剑与魔枪的前端朝向对方的前锋集团。紧接着瞄准,扣下扳机。
俯瞰战况的彼方不由得露出满意的笑容。
哦,这两个家伙还不错嘛。明明正在吵架,却仍然十分了解彼此的意图。
美空与莉子间的交谈仅止于维持战术合作所需的最低限度。
尽管如此,两个人之间保持着若即若离的距离,对来犯的对手展开迎击。
那就代表了两个人的想法相同。
这就是两人之间不需言语的默契。
……不过,要是连这种程度都做不到那可不行啊。和刚转来的芙蕾雅不同,你们已经累积了许多小队间战术的训练。
『哼哼哼,看来我们的目的被看穿了呢。』
莉莉敛起喜色。
特别是莉子的狙击相当棘手。
瞄准相当精确,确实地拖延了我方的进攻脚步。
『不过,训练才刚开始……!上吧,前锋的各位。尽量提高移动速度扰乱对手……!』
听见这个指令,好不容易成功推进的三名前锋与飞行靶在美空与莉子身旁高速穿梭。
前后左右上下,单凭一个人绝不可能达成全方位警戒。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剧烈攻势,美空与莉子的距离逐渐拉近,最后演变成背对背的状况。
被敌人包围时,集合起来提升防御能力是基本原则。
平常担任后卫,较少直接感受敌方压力的莉子同样也深知这理论。
然而,当莉子把背后交给美空,试着掩护彼此的死角时,莉子的射击便开始失准了。莉子瞄准了水委一级飞行靶,迅速连开两枪,但两发都彻底落空。
目标的飞行轨道、飞行速度、相对距离、弹速等等,将各种条件列入考虑之后射出的魔力弹。
狙击术明明是莉子最拿手的绝活……
『啧……!』
莉子一面咂嘴一面迅速扫视四周。她应该把背后交给美空,但她却试着自己掌握全方位的状况。
『喂!莉子……!认真演习啦……!』
『……我知道。不要想指使我。』
然而莉子的射击没有改善。美空打算再骂她一句,一眼瞥向她。这时,她发现莉子难得露出了苦涩的表情。
『喂,你还好吧?身体不舒服吗?』
『我不是说我没问题吗?别管我。』
莉子不悦地冷冷说道。
状况摆明了不太对劲。困惑在美空心中油然而生。
当两人的背一靠上,莉子的射击便开始失准,平常那无所谓的表情也消失无踪。
是故意想整我……?不对,这反应不像是那样。
莉子那无所谓的表情会消失,都是像这样陷入危机时。
上次训练时也是这样,排名战的时候也是。陷入混战,被敌人包围,状况干钧一发时。莉子平常处于后卫,鲜少身陷混战或遭到包围。而且就算把背后交给队友掩护,射击也同样变得不再精准。
这、这该不会是……
正因为美空同样是射炮击系,她明白了原因。莉莉在狙击瞄准时,把背后完全交给莎夏掩护。然而莉子她——
美空不再对通讯结晶说话,在战斗中露出了复杂的神情。
哦,看来美空也已经发现了吧……
在这之后,彼方静静地观望战况的演变。
『……这样就结束了。』
趁着莉子射击的空档,莎夏逼近,将剑刃抵在莉子的咽喉前。判定击坠。在这之后,彼方让队员们继续体验不利状况下的战斗。
这对这些家伙们来说会是很好的经验吧……
看着疲惫至极、意气消沉的美空等人,彼方微微挑起了嘴角。
共同训练结束后。E601小队室。
莉莉等人道谢之后,本日的训练结束了。莉莉等人似乎成功拂拭了当初败给美空等人的梦魇。
另一方面,美空等人的气氛显得沉重。
「那个……美空同学,要不要一起回去呢?」
也许是想一起离校吧,蕾克蒂向美空搭话,芙蕾雅则站在她身旁。
「抱歉……!我还有点事情,你们两个先回去吧。」
「这样啊,那个……今天训练辛苦了。」
「唔嗯。主人,今天我就先告退了。」
「知道了,辛苦啦。」
「嗯,大家辛苦了。」
美空脸上挤出僵硬的笑容,对着走出小队室的蕾克蒂与芙蕾雅挥了挥手。随后,她突然露出了正经八百的表情。
「欸,那个,可以问一个问题吗……?」
对正在写教官日志的彼方搭话。
因为明天彼方似乎有事,没办法出席下午的实技训练。
如果有事要商量,现在正是好时机。毕竟现在正与彼方两人独处。
刚才莉子抛下一句「……我回去了」后,第一个离开了学校。
恐怕是觉得如坐针毡吧。
尴尬的气氛充斥在小队室内。队员们都因为排名战上莉子的问题,以及挖角一事而心神不宁。
「怎么了啊?」
彼方抬起脸。美空直截了当地问:
「在排名战上莉子的狙击没打中的原因,其实你早就发现了吧?」
「哦。刚才在反省会上一句话也不说,果然是因为这样啊。」
今天的共同训练结束后,彼方在小队室内让美空与莉子,蕾克蒂与芙蕾雅分组讨论今天训练时的反省之处。蕾克蒂与芙蕾雅提出了几项日后可以改进的问题,然而美空与莉子始终一语不发。
尽管两人正在吵架,但彼方不认为美空会以此为借口逃避训练。
「嗯。我不知道该不该以小队长的身分指出这一点……最后还是算了。」
「你还满体贴的嘛。」
彼方打趣似的说道。
「我原本以为你会抓着莉子大打出手。」
「谁、谁会跟她大打出手啊……!就连我也知道,身为小队长什么事该做,什么事又不该做……!」
……原来如此,难怪表现得一点也不像你。
小队长这个立场,无论朝着好坏方向都成为了美空的剎车啊。
「嘿,那还真是失礼了。你先坐着吧。」
看来得上一堂有点长的课,彼方让美空坐在讲台正前方的位子。
「美空,你知道『空士的羁绊』这个词吗?」
在预科一年级时,与小队制度一同最先学到的名词。这个名词指的是小队之间的信赖关系。在广阔天空中的全方位战斗上,能安心托付自己背后的伙伴们。只要组成小队一同飞上天空,接下来便是生死与共。一起承受同样的训练,经历同样苦难的伙伴们之间的信赖关系,人称「空士的羁绊」。
「现在的你们和莉子之间,那份关系还不完全。经过今天的训练,蕾克蒂和芙蕾雅恐怕也或多或少察觉了吧——莉子那次狙击不是故意的,是误击。」
「果然真的是这样啊……」
美空低声喃喃说道。
莉子的狙击并非刻意为之,而是失误。而原因在于对莉子而言,美空等人并非足以托付自己背后的人物。
正因如此,在互相掩护背后这种需要与伙伴间信赖的状况下,便无法集中精神,瞄准也出现误差。
虽然美空早已预料到,但听见彼方亲口指出,那事实便沉重地压在她肩上。
「美空,你觉得为什么你无法获得莉子完全的信赖?」
「因为和莉子相比……我们……那个,太差劲了。」
「嗯,你们还很差劲这一点并没有错。」
「呜呜……」
美空露出了丧气的表情。
不过,彼方的话还有下半段。
「不过,莉子也没好到哪里去。我觉得莉子恐怕也有一两个自卑之处吧。」
「莉子的自卑之处?」
「是啊。你今天和莉子大吵一架了吧?那时莉子是不是说了什么?」
「为、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件事啊……!」
——从来没被拿来跟人比较的你,究竟懂什么啊……!甚至从来没有追求过完美的你少自以为是了……!
「那个……完美这个字眼好像让莉子很激动。」
消息完全在彼方的掌握之中,美空对此感到疑惑的同时解释道。
「但是那代表有某人让莉子也觉得完美吧?那个莉子真的会对谁抱持自卑感吗……?」
「嗯?至少有一个人吧。」
「?谁啊?」
「空战魔导士科长。」
「?为什么会讲到空战魔导士科长?」
「你不晓得吗?空战魔导士科长是莉子的姐姐啊。」
「咦咦咦咦咦咦咦——!那、那个莉子的姐姐,就是空战魔导士科长?」
美空突然扯开嗓子惊声叫道。
「吵死了,不要在小队室里大呼小叫的。」
「对、对不起……!」
不过,这样一切都说得通了。
莉子想要超越空战魔导士科长。这件事肯定与「莉子对完美的执着」有关吧。
「好啦,这样一来你的问题也有了解答。你想要从完美的莉子手中赢得信赖,就一定要成为空战魔导士科长喔。」
美空紧闭上了嘴。她也知道那种事绝不可能办到。
「先明白这一点之后,再自己好好思考该怎么做吧。」
紧接着,彼方对美空提问。
目前影响小队士气的问题并非单纯只有莉子的误击——
「接下来轮到我问你了。关于莉子被挖角这回事,你对于莉子转队有什么意见吗?」
「那你、你是怎么想的……?」
美空也只能如此反问。光是莉子的误击原因就已经占满她的脑海,再加上其他小队试图挖角莉子的问题,已经超出了美空的思考能力。
身为一起度过学生生活的朋友,身为同一支小队的伙伴,身为小队长。
我希望莉子怎么做呢……?
「对我来说,莉子无论身在何处都是我的学生。身为教官,我会尊重学生(莉子)的意见。如果她说她想要转队,那么我会在考虑到她的将来之后,答应她转队。」
彼方的双眸直视着美空。
「那你打算怎么做?把莉子和小队的未来放在天平两端,你打算怎么做?对你来说,莉子是什么人?」
「对我来说,莉子是什么人……」
莉子是什么人呢?如果顾虑到莉子的将来,我是不是应该要赞成莉子转队……但是,我同时也是莉子的朋友……
「不然我这么问吧,美空。对莉子来说,美空的职责是什么?」
「啊……呃……那、那个……!」
慌张的美空吞吞吐吐的无法回答。虽然她心中有许多想法,但干头万绪无法顺利地化为言语。
思考了一段时间后,美空好不容易只挤出了这番话:
「……老实说我不知道。各种想法彼此混杂在一起,想为莉子的未来着想,还有想为小队的未来着想,两种心情纠缠在一起,我理不出个头绪。」
听了这回答,彼方板起了脸。
明明优点就是笔直向前冲的思考模式,现在却左顾右盼啊。这副德性可无法挽留想受到空战魔导士科长认同的莉子喔。
彼方对着烦恼不已的美空清清楚楚地如此宣言:
「身为小队长,你认为莉子的将来该如何?如果不先把这件事想清楚,现在的你,身为小队长应有的觉悟还不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