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异世界狂想曲)
  4. 第九卷 web版
  5. 幕间:プタの街の灾难[后编]
  6. 繁体版

幕间:プタの街の灾难[后编]
2017-06-22 20:43:05

		

※这次不是佐藤视点。
========================================
「怎么了,珂娜。是不是有很多组在增加人手」
「这些家伙是附带品。比起那个,有事要报告。」
到达街道,珂娜和门卫对于山上出现的异变展开交谈。
趁著现在,偷偷的想要进入街道中,轻易的就被另一个门卫的抓住,被摔到地面上。因为背上被用脚踩著所以无法逃掉。
因为是半个月不见的街道,更温柔一点啊。
我勉勉强强的,用在山里小河发现的漂亮条状花纹石头支付入街税。这个小石子,因为是只在深山才能出产的种类所以具有恰如其分的价格。即使这样的一小袋,值2枚铜币所以被加迪们当成傻瓜了。
「反正要用实物缴纳的话,甚至猎捕兽类回来」
「之前也说了嘛。没有陷阱和弓是补不到兽类的」
「像片羽那样,用投石器丢石头不是很好吗?」
「那个比看起来更难。以前练习了,但是怎么也瞄不准前往的地方啊。」
「呼~嗯,应该很简单啊」
「完全不会。」
一边将护胸附有尘土拍掉的同时,一边和年轻人的门卫废话。
「加迪,我,等等要去守护所的地方所以和总管的联系就交给你了」
「好喔。」
珂娜和境外者,跟老人的门卫一起,朝守护之馆的方向去了。年轻人的门卫,被老人叫说把正门关上。为什么,要我也来帮忙。
「只能当作下次的入街税。」
「笨蛋,要做这个,是义务。义务。街道被魔物蹂躏的话讨厌吧?」
「那个,非常讨厌。」
觉得被什么笼络了。
其他的魔猎人们,早已不在。一定在歌颂半个月不见的街道吧。
◇
「唷,像这样白天就把正门关上是怎么回事。」
疲劳的背靠著关闭门的我耳朵里,传来了无忧无虑的大叔声音。
抬起头来,中年的大叔和年轻的门卫说著什么呢。
旁边是穿著像骑士一样衣服的英俊男人,拿著像晾衣竿一样棒子的女神官,另一个是穿著法衣拿著杖的20多岁阿姨。
中年的大叔背上背着大剑。
难道说,是探索者的家伙吗?
「其实,附近的山中有多头蛇出没哦——」
「哦,多头蛇?挺美味的,那个」
「等一下,你以前吃的时候,受了一星期左右的腹痛还不记取教训吗。」
「这次有队友在所以没关系的」
「才—不—要。明知道有毒还吃的—话—,傻瓜先生—就自己去饱受折—磨吧!」
这些人们,在说什么?
吃掉多头蛇。哎?说是有毒的吧?
「那里的少年。这个男人有把自己的等级置之不理的坏习惯。多头蛇是,军队或集团才能战斗的对手,不要错误的想要出手」
英俊的男人,点了点头。
「稍微失礼了。嗯,很棒的东西。」
「啊?哪个哪个。素材不是普通的狼吗——喂,这个甲壳啊」
「啊啊,虽然觉得是甲虫兵跟突击甲虫的甲壳。没见过这么美妙的加工。而且,一只甲虫当中最适合胸甲的部分奢侈大量的使用着。」
「等等,亚萨克跟丹都让到一边去。小家伙正在翻白眼。」
虽然对护胸的赞扬很高兴,但是希望两人停止逼问。
「在这条街上做成的?」
「嗯,是的」
「那么,能介绍那位铠甲工匠吗?」
「抱歉,没办法。」
「是顽固的人吗?如果介绍的话,也会大方的给你谢礼」
谢礼,钱吗?呜~。虽然想给你介绍,但是没办法啊。
「抱歉哪,那个人,已经不在街上了呢。」
「是吗,真遗憾。在公都中几乎没有处理魔物素材的工匠。在找能帮我维修武术大会中破损铠甲的人」。
疑~,稀有吗。因为魔物素材的铠甲很轻又坚固,所以公都之类的话,被认为是更常见的呢。赠送这个铠甲的贵族大人,甚至说是便宜货。
◇
几天之后,出现了多头蛇。有2只。
周围,有一100个左右用描绘著奇怪花纹的布蒙面的兽人族男人们。打开那个人群,乘坐蜥蜴马的白色面具男人们出来了。这里的2人好像都是人族。
「……■■■魔物测定」
喔喔,魔法。英俊的人使用魔法调查在森林之间出现的多头蛇。
「等级29跟28啊啊。比迷宫产的东西稍微强点。也想调查那边的白色蒙面,真的看不到。那个面具,好向是阻碍鉴定的魔法道具。」
「魔物驱使者,觉得是哪个呢?」
「也许,是被多头蛇影子遮住的矮个子家伙。」
我啊,混在探索者的人群中,往门上的高台上面推挤。这些人们,是卫兵长的联络员——的预备员在这里。
『愚蠢的人民啊,从雪加王国的暴政中解放自身吧!我们是自由之翼。要把你们引导到真正的自由!』
听见蒙面人的大声音。因为是难懂的名词,不知道到底在说什么。意思是要求投降吗?
「亚萨克殿下,守护阁下发出攻击许可了。弓箭部队将以你的攻击为信号开始攻击。」
「喔,交给我吧!」
亚萨克,吟唱了什么后眼前打开黑色的洞口。是什么呢?
怎么,从那里,取出了雕刻著让人恶心雕像的长弓还有箭束。
「怎么了小家伙。第一次看到宝物库吗?那么,触摸一次吧。探索者的原搬运工,把手放入宝物库的人,总有一天会得到自己的宝物库。」
我有点吃惊的把手伸入宝物库,拉回来。什么感觉都没有,好像快被漆黑的洞口吃掉,就是这么恐怖。
「亚萨克,不快点射击,换我来第一个出手?」
「芭—萝—,这里是探索部队长大人快让开。?扰乱吧?、苍魔弓」
亚萨克的语言回答的那样,弓箭放出红色的光。红色的苍魔?
红色的箭,把多头蛇身边魔物驱使者打倒了。
「呼呼,太依赖魔法防御才会那么倒霉啊!」
「真的啊—,那把弓—正适合—用来杀—魔术士—」。
然后继续跟扑塔街的防卫军一齐射出箭。对方躲在树荫底下防御飞箭。虽然打中多头蛇了,好像被身体的表面弹开。啊,被激怒了。往这里过来。
「呐,让多头蛇在敌军中捣乱不是更好吗?」
「真是奇遇啊—,我也—是相同—的意见—!」
「等等,2人不要在一起悠闲的说话,想点办法。那家伙,往这边来了」
优闲的两人,不由得抱怨了。神气的样子想揍下去,但2人都笑着冲走了。
多头蛇,来到森林与门的中间地点,慢慢的从口中吐出火球。不由得隐藏到城墙的背后。很热的热风飞过头上,命中后把房子烧掉。
啊啊,那个房子,上上个月才刚完成。
咏唱咒文的亚萨克跟伙伴的帅哥以及身着法衣的阿姨完成魔法。
「……■■■■理枪」
「……■■■雷刃岚」
好几只发光的长枪和会让耳朵痛的雷电风暴、蹂躏著多头蛇。疯狂哀鸣的多头蛇,真可怜。
「可恶啊,魂淡公爵!听说了我们的作战,把熟练的送过来了吗!』
对面的阵营,白色蒙面的人在呐喊著。
白色蒙面人示意一半的人数,发动突击了。从跑的方式来看好像是猿人族。
「呐,我们啊,是公爵的部下吗?」
「误解也好的地方。」
「偶尔—喔—。偶尔—嘛,不可爱吗—?」
为什么,会这样缺乏紧张感呢?探索者的大家都是这样的吗?
雷的魔法,把多头蛇的鳞片变脆弱了吗,防卫军普通的箭刺入了。好像差一点就能打倒了。
蒙面的猿人族,一个,又一个,在到达墙壁之前被击毙。
仔细一看,什么人的同伴,好像被庇护。
『魔王大人!在这里再次奉献供品!我们的自由与陛下一起!』
「什么?魔王崇拜者吗?」
「看—起来是这样呢—。真是困扰啊—!」
「我,讨厌那种狂热者的哦。全部烧掉好吗?”
「等一下,雪莉欧娜。不抓住那个领导是不能搞清背后的关系」
「麻烦哪。」
「等一下,不得了了」
终于到达墙壁上的兽族人的身体,咕噜咕噜的扭曲歪斜。拉拉旁边亚萨克的袖子,传达了那个。
「诶,那是什么呀?」
亚萨克周围的大家都开始咒文咏唱了。亚萨克也把弓收起来,取出了巨大的盾。
变成原来大小3倍左右的猿人,轻轻一跳就跳上城墙了。不是猿人吧?因为,肚子有著长满了獠牙的嘴巴。
啊啊,身体害怕到动不了。牙齿,到脸的旁边来了。兽臭的呼吸从眼前的口中飘来。
「探索者亚萨克,来参见!」
从旁边用盾阻挡遮住并突入的亚萨克,跟腹口猿一起往地面掉下去。
但是,哪者都很结实。从这样的高度掉下来却什么事也没有的拉开距离。
「……■■■身体强化、酷使」
「……■■■■■闪电」
耳朵会痛的声音伴随著眼花缭乱的光芒,闪电往腹口猿落下。帅哥先生,敏捷的活动,从腹口猿的死角斩下。哪个都太快了眼睛跟不上。
「……■■■■神墙」
亚萨克们的四周出现发光的墙壁。
「那个还—没关—系哟。更—大的—魔法也—没关系—!」
早就开始念咒文,魔法师的大婶轻轻的点头。
「……■■■雷神风」
「哇,芭—萝—,打算我们变成烧过的木炭吗」
「亚萨克,是你逃得太慢了唷。」
比刚才对多头蛇使用时的更加厉害的闪电风暴肆虐著。虽然亚萨克和丹在下面说著什么,但是听不到。
「给我留下来吧,旋风烈刃」
带著红色光芒的大剑把腹口猿划下好几个伤口。
「想的太天真了。锐闪」
亚萨克的对面,丹用闪耀的长剑刺入。
马上就要打倒了。果然探索者是很厉害的。我或珂娜,甚至是境外者也完全敌不过的强大——差距这么大。
不是我表现的地方,把欢喜雀跃浇熄的,是从左右城墙上升的复数悲鸣。
那里有好几只腹口猿,正把卫兵和魔猎人们踢散。
「真是抱歉啊!我们的王牌!是我们也无法控制的压倒性暴力也好!这才是魔族!啊啊,魔王陛下!让这个地方再次,开始变成魔族的世界吧。」
「魔族?!不好了。」
「真是—糟—糕—啊。亚萨克—,丹—,全体逃跑吧!」
「是啊,魔物的话姑且不论,魔族就不好了」
「为什么?不是马上就要打倒了吗?」
听到魔族的时候,亚萨克的伙伴们打算逃走。现在,虽然规规矩矩战斗的只有他们而已。
「魔族呢,聪明啊。这样一弄,较弱的魔法师和神官被瞄准了吧」
魔法使的阿姨,刚才用其他的杖将跳起来的腹口猿刺入。从那里放出火弹,碰到腹口猿爆炸。掉到地面上的腹口猿,完全没受到伤害。
「一只的话姑且不论,能够以这样的数量为对手的只有勇者吧」
「危险—」
咕喔。
越过城墙下面,被腹口猿击溃了。门卫的践踏什么的不能比较的重量和疼痛。意识好像快要消失的竭尽全力,抓住箭矢往腹口猿的爪子中间突刺。好几次的刺下去但是腹口猿也不在意的样子。
魔法使的大婶们,虽然看起来想要帮助我,好像因为我的妨碍不能使用魔法。
那个是,什么呢。
强行仰望着的视野中,在天空中有个人影。紫色的头发?
『?舞动吧?光辉圣剑』
那个人影,挥出好几只的剑。真漂亮。
那个剑,像生物一样自己会动,把坐在我上面的腹口猿斩裂。只用了一刀,腹口猿就被杀成两半死了。
我从腹口猿的下面爬出来的时候,城墙里和外面的战斗结束了。
「是天空之剑。」
「是王祖大和大人。」
「大和大人,万岁!」
「王祖大和大人荣耀!」
他们大家在叫著大和大人的名字。
在天空飞翔的那个人,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大和大人。但是,那个人飞走之前,竭尽全力「谢谢」的呼喊著。
觉得还没死的样子,加迪和芭哈娜好像骨折就过关了。至于珂娜和波米,好像只有擦伤了。
我是跌打损伤的程度。亚萨克们说好像是奇迹。托贵族大人给我铠甲的福吗。下次见面的时候,就不用再一次感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