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短篇
  5. 或守Quest
  6. 繁体版

或守Quest
2017-06-23 09:44:00

		

网译版 转自 百度贴吧
图源:爱纹冰丽
翻译:ENGLANSKI
“——起来了快起来了!我可爱的小士道哟。”
“嗯”
某一日,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不断摇动的触感,和震动着自己耳膜的:或守鞠亚的声音,士道慢慢睁开眼睛。
“鞠亚。”
“嗯、什么事?”
士道揉了揉眼睛抬起身子,听到名字被交到,鞠亚轻轻点了点头。以美丽的银色长发和碧色的双眸为特征,实际年龄未知。不过从娇小奢华的玉体看起来比士道年纪更小就是了。
“嗯?”
看到站在床边的鞠亚后,士道再次揉了揉眼睛。
原因很简单,因为她穿着深色的法袍并带着看起来很古老的长杖;完全就是幻想系游戏中出场的魔法使那样的打扮。
“什么打扮啊这是= =”
“魔法使。”
鞠亚平淡的看着他说到。
“不,这个一眼就能看出来,不过为什么”
说到这里,士道不禁停下了。改变了的不仅仅是鞠亚的打扮;平日见惯的房间、竟然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古旧的西洋式建筑。
难不成到现在为止还在梦里(春梦之王士织酱= =)
士道于是更加用力地揉了揉眼睛。
——可是房间依旧没有变回自己熟悉的样子。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啊啊?”
“五河士道,请快点换好衣服。”这样说着,鞠亚把士道的替换衣服拿了出来。
但是鞠亚手上的并不是士道平时的私服或制服之类的。而是幻想系作品中【正义的伙伴】那样的斗篷,缀连着收纳在鞘中的双刃长剑;看起来简直就是经常见到的RPG当中的勇者大人的装备。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个。”士道说。
鞠亚不可思议的歪歪头,“昨天晚上,不是告诉你了么?”
“昨天?”听到鞠亚的话、士道皱起眉头搜索着自己的记忆。
“五河士道,我明白了。【爱】的话,不在极限状态下就无法诞生是吗?”
昨天晚上在五河家的客厅里鞠亚突然发出这样小声的感叹。
“额突然说这些干什么啊?鞠亚。”
“其实今天我和十香她们的谈话过了,和士道的:相遇。”
“相遇?”
“是的。为了明白【爱】是什么,它的起点,也就是【爱】这个概念的诞生——两个人相遇之时的事情不知道是绝对不行的。”
鞠亚直视着士道的眼睛这样说
“——【爱】是什么?”
那是鞠亚出现在士道面前起不断提出的问题。也是成为士道她们打破目前僵局的钥匙也不为过的命题。
士道发出“嗯~~”的声音,眼神来回徘徊看着周边:看惯了的墙壁、床、天花板、以及熟悉的客厅。
但是,这里既是五河家又不是五河家。
——这里是【RATATORSKR】制作的“想象空间”
数日前,士道进行精灵攻略的训练是,进入了某个游戏世界当中、又因为意外的BUG的出现而失去了回到现实世界的方法。(士织酱不要怕有桐子带你装B带你飞)
作为BUG而被想到的,就是现在在士道目前的少女:或守鞠亚。操着口癖不停地追问【爱是什么?】这样的问题。
回答出这个问题,是将闭塞的现状打破绝不能放松的。士道和同他一起被导入这个游戏世界的十香她们在和鞠亚度过的日日夜夜里却并没有得出一点成果。
“说起来啊相遇的话差不多是很重要的事情呢。但是你从里面发现了什么吗?”
“五河士道和大家的相遇,虽然方式各种各样但有一个倾向是共同的!”
“倾向?”
“是的,就是都是在战斗或者极端危险的状况下发生的。”
“啊”
士道挠了挠眉梢,说起来是那样没错。
话说回来,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也是当然。从多少年以前就朝夕相处的妹妹放过不说,就算和自己一起被导入游戏世界的少女们也都是AST啊精灵这样了不起的存在有这样粗暴的相遇也是情理之中。
“然后呢,这就是你推导出的结论?”
“【爱】的产生,一直是在极限的状态下。”鞠亚挺了挺小巧的胸部这样说。虽然一直以来都是几乎看不到表情的样子、都是现在的她看起来却是夸耀般的、自信好像满溢出来的感觉。
“不为什么会有那样的发现啊?!”
面对着士道
“嗯我和十香的相遇也仅仅是一般的罕见现象啊、普通的情侣做出那样骚动的相遇可是不行的呢!”
“没有那样的事,也会产生吊桥效应那样的状况吗?在波澜壮阔的冒险下,【爱】的产生不是更容易吗?”
“不,嘛、不做那样的事情也可以的吧?那个假说的准确性诶是怎么回事来着呢啊哈哈”
士道一边说着一边看着四周。士道她们所在的幻想世界,是以现实存在的天宫市为模型的,在这里生活的人们也都是模仿现实而产生的角色。既然没有新精灵的出现,AST、DEM之类的也没有出场的可能了。现实的威胁既然解除了,鞠亚说的波澜壮阔的冒险必定难以实现了。
但是,鞠亚自信满满地点点头。“不用担心,已经想到方法了。”
“方法是什么?”
鞠亚翻转裙子、背对着士道。
“——是从明天开始的有趣的事情。晚安、做个好梦。”
“喂,等等!”士道颊畔留下冷汗。
听到了士道的呼唤,鞠亚转身鞠躬行礼。然后迈着“哒哒”的小步走出五河家。
完全想不到鞠亚要干什么,也没有从她的话里想出什么。士道无奈的上楼走回自己的房间。
“然后,这就是你说的波澜壮阔的情况?”士道只能任额头上的冷汗流过颊畔。(汗多肾虚= =)
“是的、勇者五河士道,去和你的伙伴们一起打倒魔王吧。”
“”(猜到魔王是谁了)
听了鞠亚的话士道只能扶额
实际上,鞠亚能够按照自己的想法将这个幻想世界重组,甚至进行与士道她们原来的世界没有关系的再设定。就是说这次,将以天宫市为蓝本的游戏世界整个的改变成了幻想系RPG风格的存在。
“幻想系RPG一定会有这样的纪录:加入危机状况的演出、和同伴一起在困难面前屹立、完成使命的满足感这样的预测下一定能了解到【爱】的本质!”鞠亚猛的握拳、这样主张着
脑子里不划过各种各样的想法是不可能的。要怎么做呢?想要回原来的世界不回答出来鞠亚的问题是不行的。士道握紧了拳。
“我知道了,那么就交给我吧!打倒魔王的具体方法是——?”
听了士道的话鞠亚满意的点点头。
“好的,首先要去集合一起旅行的伙伴:共度苦乐、缔结下深厚羁绊的重要的少女们,然后不必客气地用爱来教♀育她们吧!”
“这样直白的说法真让人想要抵♀抗啊”
士道苦笑着摇摇头。
鞠亚一点在意的样子也没有,只是把【正义的伙伴】式斗篷放在床上。
“既然这样就快换好衣服吧。我在外面等你。”
只留下士道一个人的房间里。他长叹了一口气,开始换鞠亚留给他的衣服。
“啊——”士道低声感叹。看了看自己的勇者装扮虽然设计极具艺匠可这奇妙的羞耻感是怎么回事?
算了,这不过是个开始;士道抓起搁在墙壁的长剑冲着鞠亚的背影追了出去。
“哦哦哦!”士道发出这样的感叹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不只是士道的家,就连视线所及的地方也发生了变貌,石板铺路街上行走的人们也是,变成了中世纪欧风的服装。就连自行车也成了马车。
“好厉害啊”士道被这样彻底的改变感动,瞪大了眼睛。
“来了呢,五河士道。”听到了待在五河家旁的鞠亚发出的声音。也早就见到她这样的装束所以不是很在意,可是她却完全没有违和感地融入了这里才比较令人在意。
“那么,快点去寻找你的伙伴吧!”
“啊啊,但是:伙伴的话,要到哪里寻找呢?”
“那边哦!”鞠亚指了指五河家旁边的建筑物。
旁边一直是精灵们居住的公寓,现在却变成了宽敞的两层建筑;和里面放着的酒樽相呼应,外面则挂着酒瓶形状的巨大招牌。
“酒馆?”
“是的、冒险者总是在酒馆聚集。”
“唔嘛,是怎么回事呐。”
我们可是未成年虽然想这么提醒,但是在这样的世界观下又显得太不识趣了;于是士道带着鞠亚像大人那样的走进了酒馆。
虽然还是白天,可是酒馆里仍然见到了不少人,和街上行走的村人不同:法衣和铠甲缠身。一眼看起来就是冒险者那样的打扮。
“好了,快点去店主那里去要冒险者们的情报吧!”
士道在鞠亚的催促下走进店的里面去,看来这样的年纪是可以进入酒吧的。
里面,一位面带睡颜的女性把视线投向士道和鞠亚她们。
“呀,欢迎。来这里是初次?”
“!!!令音小姐!!!”士道不假思索的拔高了声音。在这里做什么?【RATATOSKR】的分析官兼士道的副班主任,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不仅如此还穿着大大开放出锁骨与胸部的衣服,虽然不想可是还是忍不住盯着士道连忙移开视线。
无论如何,真正的令音都不会出现在这里,也就是说:这只是AI创造出来的NPC?
“鞠亚,这个是”
“令音小姐是这间酒馆的女店主、负责冒险伙伴的介绍;快打招呼。”
“额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嗯,多指教。”士道低下了头,令音也轻轻的摆摆手。
“请快些介绍冒险的伙伴给我们,店主。”
“那么,想要些什么职业的呢?”令音怎么说着,转身正对着士道和鞠亚她们。
“嗯?勇者和魔法使已经有了、接下来应该是负责回复的僧侣和承担激斗任务的战士吧?”
“原来如此,那么僧侣和战士的话,就像店主拜托吧。”
“嗯,了解那么——”令音“乓乓”拍了拍手,仿佛呼应似的,酒吧的深处现出了一位拥有着夜色长发和水晶色双瞳的美少女。
“——十香!”
“哦哦,士道、或守!”听到士道的呼唤十香这个人露出了明丽的表情。
“十香,那样的打扮”士道皱着眉指向十香。
现在十香的装扮是披着法衣,手持装饰着华丽宝石的锡杖。
“嗯!我可是僧侣一类的家伙呢!”说罢“嘿嘿”地挺起了丰满的胸脯。
“也就是说十香是僧侣,这样对吧?”不同于自信满满的十香,士道流着冷汗这样说。
为什么这样说呢?没有别的意思,不过感觉十香更适合当在前线挥舞着大剑的战士之类的啊。
“唔?有什么问题吗?”
“不,硬要说的话也没有既然是僧侣的话那么应该会使用回复魔法一类的吧?”
“唔~当然咯!因为是僧侣嘛!”
“真的= =?”
“你不相信吗?”
听到士道这样意外的话,令音摸着下巴说:“不是不信,只是有这方面的印象这样吧?
那么,稍稍给他看看吧。或守——”
鞠亚身段放低,用手中的法杖向士道的小腿扫了过去。突然的袭击令士道按住小腿蹲在地上。
“突然之间干什么啊!(泪目)”
“就是现在,十香!”
“啊,交给我吧!”十香用力的点了点头,弯下身子温柔地捧起了士道的手。
“放心吧,虽然现在很痛可马上就会好起来的!”那样低头捧起士道的手并眉眼低垂的样子、简直就像对神祈祷的修女。
“难道说真的?”
正当士道这么感叹的时候,十香抓起了士道的中指、用力掐着。
“呀啊啊啊啊啊!”突然的剧痛传了过来;十香看着那样子惊讶的问到:
“士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发生什么你在做什么啊!!!”
“唔如果哪里痛的话,手指用力的掐其他地方分散同感就好了我是听令音说的想实践一下这样。”
“那不是治手指痛的方法吗!”
“哈?!”十香惊讶的瞪大眼睛、看样子现在才反应过来。
“对对不起士道你你现在还痛吗吗?!”
“不已经没事了。说起来小腿那里确实不痛了”
“太好了!”
士道这么说着,十香“呼”地一下放松了表情。实际上手指和小腿那边更痛,士道自己也说不清楚了。
“令音小姐,战士的话在这里吗?”士道忍住眼泪面向令音,令音再度拍了拍手。
这次从酒吧的深处传来“沙啦沙啦”拖着什么重物的声音。
然后出现的是全身被铠甲紧紧围绕、用力推着重剑的拥有着紫银色长发的少女:全民偶像诱宵美九大小姐是也。
“哈哈推荐非常感谢。将聚集起来的坏蛋们——啪嗒啪嗒、全部代表月亮消灭掉火力超群的魔法少啊不对是重战士你的伙伴诱宵美九的说哟”
“美九难道你是战士?”
“啊达令多多关照咯”完全就是一副喘不上气的样子、“啪嗒”一声倒进座椅里。看起来是一直拖着笨重的铠甲和重剑体力透支了。完全是分配错了角色啊!
“鞠亚,美九和十香的角色是不是反了啊?”
“大丈夫萌大奶、困难越多的一方在超越极限时的快乐也就更多。”
“但是”
“比起这个,下一个冒险者要出场了。”
在鞠亚开口的同时令音再度拍了拍手。
过了数十秒,还是没有谁从里面出来。
“稍稍等下、”士道疑惑地歪歪头,令音向着酒吧的深处走去,几秒后、牵着一位小脸完全羞红的女孩子走了出来。
左手戴着兔子手偶,身材娇小的少女。全身被包裹在大大的斗篷里。
“四糸乃”
“士道先生”听到被士道呼唤名字四糸乃的脸显得更加红了。
“在做什么啊那个打扮?”
“啊,这个嘛是因为——”手偶:四糸奈发出了回答的声音,然后抓着斗篷的一端,一口气拉了下来。
“呀——!”
“什?”
斗篷下隐藏的衣装暴露在外,士道不自觉地瞪大了眼睛。
不知为何下面隐藏的,竟是露出面积堪比泳衣的、煽情的舞女装。
“四糸乃的话,好像因为舞女的装束感到羞耻呢~”
“——四糸奈!”四糸乃好像要哭出来一般地叫着,连忙拾起斗篷隐藏起身体跑到美九身后躲了起来。(loli你这样做会被姐姐大人吃干抹净渣都不留啊= =)
“没事吧四糸乃?”
“嗯”四糸乃害羞的低下头。
看了又是一个角色分配错误的
“那么接下来——”鞠亚好像毫不在意的,向令音催促着接下来的冒险者。
令音再度“乓乓”地拍着手。
几秒后,好像要和刚才的四糸乃对比一般,一道身影已超快的速度直直撞进士道怀里来、随即:咽喉被冷彻的利器扣住的感觉。
“哼哼、有破绽哦,勇者大人?”
全身被黑衣包裹、强气的少女,翘起唇瓣——士道的妹妹:琴里。
仿佛是对士道进行问候;抱起了双臂说道:
“我乃是酒吧女主人推荐的冒险者;将成为你强力的伙伴的:Assassin——琴里是也。”
“阿萨辛?”
“就是刺客的职阶啦!”
“哦哦!”总算有一个看起来很管用的伙伴啦,士道不自觉地发出赞叹。
“当然,技能决不仅仅是暗杀、斥候啦隐秘行动也完全没有问题的哟!”
“那不是超厉害吗?!”
“——然后就是在战斗中,目力捕捉不到的速度!”
“嗯嗯!”
“还可以在对方的口中放进带毒的糖哦!”
“说了半天是服毒啊!”士道拔高声音,退后一步看向琴里那边,顶住自己咽喉的不是匕首利刃一类的东西,而是琴里最爱吃的珍宝棒。
“什么嘛,戏文吗?”琴里露出怃然的表情。
“不、和之前的技能相配些不好吗?难道说没有有效的攻击手段了?”
“无路赛!你个问题男孩。”
琴里把珍宝棒放进嘴里仰起小鼻子“哼”了一声。
“那个,琴里。你把那个糖果放进嘴里真的没问题?”
“”
在士道说的同时琴里脸色变得青紫嘴里喷出白色的泡泡就这样仰面倒了下去。
(= =我这把刀可是涂满了毒药碰一下就会死哦~舔)
“琴琴里!”
“这样可不行十香快用解毒魔法!”
“噢,交给我啦!”
听到了令音的话十香“呼呼”的挥起拳,“嗙叽”一声猛砸在琴里的鸠尾穴上。(鸠尾穴:位于脐上七寸、剑突下半寸。经属任脉,系任脉之络穴。击中后,冲击腹壁动、静脉、及肝、胆,震动心脏,血滞而亡;老菊又虐我能干的妹妹= =)
“库哈”琴里发出苦闷的叫声吐出混杂着唾液的不明紫色液体那个看起来就是混在糖果里的毒药了。
“好嘞这样就安心了!”
“物理技!?”
十香一副搞定收工踌躇满志的样子一手叉腰,士道不禁发出惊叹。
“琴里是个冒失鬼小姐做出这样的事也不奇怪。”(鞠亚)
““在糖果里面掺进毒药哪点正常啦!!!”(士道)
“好了店主接下来的冒险者”
“你倒是听我说话啊喂!”
没有理会士道的大叫令音转过身去。士道长叹了一口气,稍稍出现一两个有能力的冒险者吧额滴神呀。
“那么,接下来的冒险者是:八舞姐妹呢。”
“耶俱矢和夕弦吗?但是,没有和她们适合的职业了啊?难不成是商人啊学者之类的”
“在说什么啊!她们的职阶可是空中作战的专家——龙骑士呢!”
“——”意外的回答让士道瞪圆了眼睛。
龙骑士,顾名思义就是驱使着龙参与战斗的骑士们,拥有值得骄傲的机动力和攻击力,在战场上大活跃这样没错了、况且八舞本来就是操控飓风的精灵,这样的话再适合不过了。
“真的吗?那就拜托了!”
“嗯嗯、期待着吧——耶俱矢、夕弦。”
令音再度拍拍手,从酒吧深处现出大大的身影。
首先看到的是夕弦;身着精致雕刻的轻装铠甲,手中握紧长枪、那样凛然的姿容,让人一眼看去就觉出强大的力量。
可当看到夕弦骑♀着的龙的时候、士道彻底说不出话来了。
不知为何夕弦胯下骑♀着的,是穿着龙的装束趴在地上的,和夕弦仿佛如同镜像一般的少女。
(那对双子我承包了!果然向来R组不是基组就是姬组= =)
“这个令音小姐?”
“嗯、介绍一下吧。龙骑士夕弦,和作为龙的耶俱矢。”
“问候,初次见面请多指教。士道。”
“——噢噢噢噢噢噢噢!”当夕弦发出问候的同时,胯下的“龙”发出了并非骄傲的咆哮立起身子来把夕弦狠狠地甩了出去。
但,不愧是龙骑士,夕弦轻巧地稳定住身姿,在地面上漂亮的着陆了。
“为什么我是龙夕弦是骑♀士啊!这么考虑不是太奇怪了吗!!!”
“疑问,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耶俱矢是夕弦可爱的宠♀物不是么?”
“你说什”
“爱抚,乖~乖~”
好像要宽恕突然站起来的耶俱矢似的,摸摸她的脑袋、耶俱矢发出“呼噜噜~”的声音并转过身把腹部露出来。
就在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夕弦再度抓紧了缰绳,
“哈?你啊啊在干什么——啊啊啊!”
“继续,乖~乖~”
“嗯~咕喵”耶俱矢又乖乖露出腹部,不过为什么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
“那么,后面的又是?”士道连忙把目光从两人身上移开转向令音。想象不到这样的状态就能去挑战魔王,难道连给我一个可靠的伙伴这样的愿望都无法实现么。
“嗯,下一个。”
令音拍了拍手。又是一个人影从酒吧深处出现了。
和到刚才为止的不同,人影出现的时候地面微微的震动,轰鸣的雷声开始响起。“哐哐哐——”放出来这样威严的BGM。
一位少女向前走到士道面前,垂及肩头的短发,人偶般无表情的面容——正是士道的同学:鸢一折纸。
但是;全身被黑衣缠绕,头上戴着双角,让人不太明白她的职业。
“折纸这个打扮是?”
“魔王。”
“Last Boss?!”看到折纸无事一般的回答士道发出大叫。
“为什么魔王会在酒吧里面?打到魔王难道不是冒险的目的吗!”
“冷静下来。”
面对狼狈的士道、令音被手搭在他的肩上说。
“她作为魔王和你们所要打倒的全部的敌人是不一样的;最初被设想为敌人的魔王为了打倒真正的大敌而结成共同战斗,也有这样的关系不是么,在有什么人作为魔王敌人的世界观下、多一个伙伴也很好不是么。”
“是那样的事没错么?”
“没问题,为了勇者士道的胜利!”
怎么说着抓起了士道的手。
十香猛的插过来大声喊道:“你这个家伙、不要碰士道!”
“不要多事,魔王和勇者的事情、没有僧侣插手的余地。”
“在说什么啊?魔王和勇者不是对头吗!”
“你什么也不懂,昨天的敌人就是今天的恋人。即使是一直敌对的双方、也有产生爱情的可能。比起这个,你是僧侣,是以侍奉神为工作的人,根本不能得到人生伴侣的。你不要说话。”
“什?”
十香露出惊愕的表情,看来并不是把僧侣和其他词语混淆了而是确实明白了折纸的意思。但是很快,就为了取回气势一般猛然摇了摇头:
“没问题的,只要把士道看待成神就不是不行了!”
听到这话,折纸罕见的双肩一颤。
“从你的嘴里听到这话真令人意想不到;确实士道是相当于神的存在”
“就是这样!既然士道是神那么我可”
“——但是你依旧要出局!”
“什么?明明已经这样”
“你不过是侍奉神为工作的,下位存在。而我则是与神对等的,能够将作为神的士道吞噬与侵蚀的存在;恐怕只能够用【恶魔】一词来称呼了吧!”
(想到焰魔是怎么回事= =?比希望更炽烈、比绝望更深沉的——爱哟)
“这样不明不白的台词是怎么回事!?”
十香和折纸又一次争吵开始了,士道连忙从两人之间逃了出来。面向混乱的酒吧里。
“那么,令音、这就是所有的人了吗?”
“不,还有最后一人。”
令音拍了拍手。
这次是装束着村娘服饰的少女,从酒吧深处走了出来。
一眼看上去并不是战斗的类型。但当士道看清楚来者的面容后,立即印象一变。被扎成长短不一的双马尾,左右异色的双瞳,左眼赫然刻上了时钟的文字盘。
少女露出优雅的笑容、提起裙裾行礼:“贵安,小女子时崎狂三。职业是村民哦~”
“骗人的——!”
听到狂三的自我介绍士道拔高了声音惊叫。
“啊啦啊啦?怎么这样,勇者大人。明明从哪里看都是普通的村民呢!”
“那个打扮!不论从哪里看都太勉强了吧!”
“那样的事情才没有呢,不过就算是人畜无害的可爱的小村娘,也可以担当起把魔族斩尽杀绝的任务哟~”
“魔王啊!队伍里第二个魔王啊啊啊啊!”
士道惊叫着,已经没办法做什么了。
就这样:以讨伐魔王(?)为目的的勇者团队集结完成了。
勇者(强制的)
魔法使(她是黑幕)
僧侣(物理系)
战士(战五渣)
舞女(娇羞的孩子)
阿萨辛(冒失鬼小姐)
龙和龙骑士(只是打扮)
魔王(为什么会在啊!)
村人(骗人的!)
共计十人。冒险现在,开幕了。
“也就是说,魔王现在在什么地方?”士道转过头对走在她左侧的鞠亚这么说着。
现在走在士道身旁的、只有鞠亚、十香、美九三人。至于其他人都只好请她们乖乖坐进马车里跟随了。
拉车马是美丽的白马,招展的旗子上大书特书【FRAXINUS】几个大字。实在是精细的工艺呢。
然而在街上行走的只是包括勇者在内的四人。其他人都被不得已的苦劝进了马车,原因不是别的:她们对【用爱来教♀育】的理解,恐怕会发生非常不可收拾的事情。
虽然大家都面露不满,可是也知道在游戏世界里违逆鞠亚是不行的,只好在经过猜拳之后、轮流坐上车待机。
“是,”
要回答士道的问题一般、鞠亚点了点头。“魔王之城在北方大陆的中央位置。”
“北方大陆?”
“这个世界被分成四个大陆;首先是南方大陆,然后经过西方大陆。最后通过飞艇”
“不不,那样的方式不是会花费很多时间嘛!”
“请不要担心、沿着大陆移动,是游戏画面的基准。到那里还不算大。”
“所以成了没用的发言嘛啊哈哈!”士道苦笑着说。右边的十香好像要跳起来一般地说:
“但是士道!冒险可是有趣的事情呢!当然就要一步一步地走到才是啊!”
这样说着并兴奋的把头扭过来。
“嘛那样哦嘿!可不好嗯~冒险本身很有趣。哦哦呵呵。”跟在后面的美九发出这样的回答。嘛,虽然用轻铠替换掉了之前穿着的重铠,但是背负的大剑仍然具有相当的重量,让美九一副喘不上气的样子。
毕竟也不是不明白十香美九她们的话,士道回头看看周边的景色。比起数十分钟出发前发生了惊人的改变
——宽广的草原、一点都市的痕迹都看不到。是平时不多见的自然风光。
“好棒的景色呢!这个也是鞠亚做出来的吗?”
“虽然不明白你在说什么。这个世界正是它本来的样子。好了,为了守护这片景色快点去打倒魔王吧!”
“是是。”
士道吐出口气看向前方:草丛里发出“沙沙”的声响、数只像果冻那样的东西飞窜出来。
“是史莱姆呢”士道摆出架势的同时,鞠亚这样冷静的说。
的确在众人面前出现的、就是RPG里面经常现身的史莱姆、阿米巴一样半透明的身体蠢动着。
“小心哦,大家!要上咯——”
士道这样喊着、美九十香鞠亚也各自摆出攻击的架势、就在美九把背后的长剑抽出来时,平衡崩溃向前倒下去。
“呀啊!”
“美九!当心——”这样不假思索地喊出来。毕竟美九面前:可正是聚集成一群的史莱姆啊!
“库——”十香一猛地一踩地面,飞快的奔向美九,可是——
吃了,史莱姆拥上来,袭向十香和美九的娇躯。
“唔这个”
“咿呀呀呀!”
十香和美九的身体被包裹起来、可是:
“唔?”
“啊啊,呸嗒呸嗒的”
十香疑惑地歪着头、美九的眉毛蹩成八字,明明是这样、却并没有受伤呢
“没事吧?你们两个。”
“唔唔、虽然开始感觉很不舒服,但是完全没有受伤哦。”
“这边也是呢。没有其他地方受伤呢。”
看着似乎无事的两人,士道挠了挠眉毛;鞠亚则仿佛进行说明一样地走了出来:
“史莱姆是一般出现在游戏开始的怪物、并没有什么攻击力。”
“什么嘛吓了一跳”
“但是——”
“?”
随着鞠亚的话转过头,此时:美九和十香发出了悲鸣。
“什么啊这是?”
“啊啊咿呀——!”
“你们两个怎么!”
士道惊讶的瞪大了眼,不知为何两人的衣服渐渐溶解了。
“——虽然那样的接触很少,但是史莱姆会溶解装备可是幻想系的常识。”
“鞠亚!”就在说这话的时候,史莱姆也渐渐纠缠上鞠亚的法衣。
“没问题的,我是魔法使。所以衣服自然带有防御。”明明肌肤也开始渐渐暴露出来鞠亚却并不脸红,无事一般的说。
“问题不在那里吧!”
这么说着,将鞠亚法衣上附着的史莱姆甩掉、史莱姆蹿向地面逃走了。与此同时十香和美九也把被侵蚀的衣物简单的扯了下来。
但这并不是结束、离开了鞠亚十香美九她们的史莱姆,又重新聚集在一起变化成一只巨型的史莱姆。
接下来、草丛里也出现了新的史莱姆,好像要把士道鞠亚她们围起来一样的展开。
“什!”士道发出满是惊讶的叫喊、巨型史莱姆仿佛夸耀力量般伸展身体向十香美九那边扫来。
士道连忙抓住十香和美九的小臂跳开。下一个瞬间、她们刚才所在的地方就被巨型史莱姆占据了。
美九和十香她们现在已经是半裸了,要是再吃上一记攻击肯定会全部暴露出来。
怎么办,对于僧侣和战五渣战士而言打倒王者史莱姆太过困难了,士道鞠亚又被包围、车上的同伴们在轮流休息中
这时、一个点子浮现在士道的脑海
“十香!对着史莱姆用现在记得起的最强的治愈术!”
“欸?那样的话不是会让史莱姆更强的吗!”
“好了很紧急。所以,相信我。”
“唔嗯我知道了。”
十香明白了什么似的点点头,离开了美九,直直向着巨型史莱姆走去。
然后用力挥拳,猛地砸向巨型史莱姆的中心部位。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巨型史莱姆被弹的飞了出去、留下一块碎片蠢动着,随即被地面吸了进去。史莱姆们毕竟是有一点智能的,看到情况不对连忙放松了对士道鞠亚她们的包围逃进了草丛。
“好!”看到事实和自己设想的一样、士道握紧了拳。
十香看看自己的右拳、又看看史莱姆们呆过的地方、惊讶的睁大眼睛。
“回回复魔法把史莱姆打倒了吗?好厉害原来这才是弱点。”
“事实上,不光是史莱姆、其他怪物也是不擅长对付回复魔法呐!多多尝试吧!”
“唔!就那样嘛。”十香浮现出无邪的笑容。
被她用了回复魔法绝对完了。 士道这样想到。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士道一行人继续着她们的冒险。
并没有因为能力值太低而不便,也没有陷入战斗或是苦战。
这样想来也是当然,毕竟一行人中拥有着九人都是精灵、AST这样的。不可能被路边的杂鱼击倒同样没有中圈套的可能。
但是在街道或是迷宫区、处理的难度可就要高上了不少。比如说在选定巫女的较量中四糸乃由于太羞耻而施加了隐身;在别人睡着时盗取药材;为什么每次吃饭折纸都会去买的东西
不过最大的修罗场还要数八舞姐妹参加了街心的赌场并赌上了全队的财产,导致现在全队说是给赌场干活都不为过。
总之,在经历了一系列困难之后,一行人终于到达了北方大陆的中央:魔王之城。
看着在薄暗下耸立的大门。士道吐出一口气。
“终于,到了是吗。”
听到这句话众人一致点头。
“好嘞、就这样达到魔王取回世界和平吧!”
“呜呼呼~这里经常发出声音呢!”
“大家加油哦”
“快点解决掉咯,然后我要回阔别已久的床上好好睡个饱。”
“常暗之主哟,可敢见识身为破灭之龙的妾身的威力——?”
“首肯,夕弦我们所在的队伍是最强的。”
“Emding决定是我和士道的婚礼了。”
“啊啦啊啦,魔王大人也好像很美~味呐!”
总感觉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不过现在不是注意这些的时候。
马车是不能够随队伍跟进来的,算是见证了队伍的前进吧。
作为十人的大型团队,目的必然不是在最后的迷宫前和魔王之城的敌人苦战,而是要溜到魔王控制的最后的大门那里。
“那么,要开了哦!”士道这样确认到。
大家一起点了点头、在士道身后站成一排。士道把钥匙插进锁内,然后扭开。大门发出“哐哐哐哐——”的声音、向左右两侧打开。
(感觉就是SAO里面进Boss房间的节奏= =)
里面是黑暗而广大的空间,如同帝王的谒见厅一般。巧匠装饰起一排一排的壁灯,居中则是巨大的王座。
王座上面有一个人形:披挂着漆黑的斗篷、从骑士甲胄看不到面孔,生者一大一小两只角;
就如同歪曲的剪影一般。
“库库库——终于来了么勇者们哟!”
嘛,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和耶俱矢很像呢。
“看了不是闯过我魔族精锐守护的王城呢!呵啊哈哈、人类真的很顾忌生命呢。”
不,虽然这么说。但是这个小队里九成都是精灵哟。
“我很中意你们,如何?只要跟从我的话就把这个大陆的三分之一赐给你们。”
的确是个精明的魔王、这样的提议也难以叫人拒绝但是;
士道把手中的剑指向魔王。这把剑是把传说中的勇者们使用过、据说一定能够杀死魔王的剑
“拒绝!倒下吧魔王——”
“库库,愚不可及!”
魔王从玉座上站起来,挥起了斗篷:
“很好、那么就让你见识见识吧——魔族的王者之力!站好了啊——”
就在魔王这么说着的瞬间: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士道背后的精灵们一齐拥了上来、袭向魔王。
“欸?”魔王发出了惊慌的声音、但是已经迟了。
魔王被村人(骗人的!)操控的黑影捉住双脚、被在战士(战五渣)高扬的歌声下僧侣(物理系)的治愈魔法打中、被阿萨辛(冒失鬼小姐)在嘴里放进毒糖果、有体验到魔王(大师)的阴♀湿攻击、被龙骑士(只是那样的打扮)的高速连击吞噬。
最后,是舞女(害羞的孩子)戴着手偶上前来摸了摸头
接着,直直地当场到了下去。
看到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魔王,精灵们一直发出了“噢——!”的声音。
“终于做到了哦士道!”
“啊啦啊啦,看起来一口气也没有了呢!”
“你这个家伙根本不配用魔王的名字;果然和士道相配的魔王是我才对呢。”
士道握住传说中的勇者之剑挠了挠脸颊:嘛,这样人多欺负人少、魔王也有些可怜呢。
总之,这样的话【打倒魔王】的目的就算是完成了。士道故意咳嗽一声然后面向鞠亚。
“魔王已经打倒了,这样的话就可以了么?”
“”
士道注意到了鞠亚不满的表情。
“怎么了鞠亚?”
“不,只是:并没有得到预想当中的结果呢。”
说起来这次冒险的目的:就是要在危险中明白【爱是什么】呢,由于成员的充实、危机也缩小到了最低限度。就算路上经历了什么困难,结果也不会有太大变数。
“嘛,毕竟都这样了。只好明天再努力咯。”
“是这样呢。那么,王座上那个宝箱——只要把宝箱还给国王我们的冒险就算完成了。”
“嗯,明白了。大家——王座上”
说到这里,士道停住了话语;
原因很简单,刚刚被大家打倒的魔王直直地站了起来。
“快跑——大家!”
士道心中有着不祥的预感,其他人也都猛地一踏地板身形暴退。
就在下一个瞬间:魔王的身形如同被煮沸一般暴涨起来,体积不断扩大、生出巨大的尾与翼、跟着长出牙齿,就像耶俱矢打扮成的龙一样。(说吧中二其实你就是boss= =)
但是身体各处都生出眼球、暴露出筋肉的皮肤——那个印象一言蔽之:怪物。
“什么啊这是”
那是即使对魔王自身也是及其珍贵的第二状态。虽然这么说:可是和之前见过的怪物感觉不一样;在幻想系的世界观中、这样的变化应该只会出现在僵尸一类的身上、大概不论A到Z级都不会有。
就在这时魔王巨体活动起来、“呼”地甩出长尾。
“——库”
“什!”
就在这里的十香和琴里被击中打向墙壁、硬生生地砸进里面去。墙壁的碎片哗啦啦掉了下来。
接着魔王张开大口吐出可怕的火炎袭向那边的八舞姐妹、若不是回避的快遭受直击一类的大惨事也是不可避免的。
“喂!大家——千万不要放松警惕!”
确实、和之前出现的怪物完全不一样。明确的持有着杀戮的意志和与之相配的力量。
可以说是一行人面对的最大的威胁也不为过。
“鞠亚、这样过分的家伙是你弄出来的吗?”
“我的印象里、根本没有这样的设定。”
“那是怎么?”
“为了查明,给我一点时间。”
鞠亚仿佛陷入冥想一般、立在当场。
可是魔王不会遵守战场上的礼节、它吞入空气然后仰起头
那样的动作不会有错、和刚刚喷出火焰的动作相同。
士道的想法是正确的、魔王张开巨口:在鞠亚面前绽放出火焰喷射器那样的一击。
“鞠亚——”
士道就这样、半无意识的冲了过去。
鞠亚感觉到身体漂浮在空中。
可是有一些不明白、但很快就理解了是士道抱着自己跳开,以及这样做的理由——
鞠亚先前所在的地方、已被魔王吐出的灼焰覆盖。如果鞠亚没有被士道抱开:大概已经燃烧殆尽了吧。
通常的话在这个世界、是没有东西能够伤害到鞠亚的、但明确的是:那个魔王根本不是寻常的存在。那么是偶然的BUG呢还是
打断了鞠亚思索的,是抱着她的士道不寻常的状态。
保护着鞠亚的士道、并没有完全从火炎下避开,斗篷已经被烧落,在背上留下了令人心痛的伤痕。
鞠亚并不存在的心脏感到一阵猛地收缩袭来。
奇妙的感觉、为了自己,士道受了伤。在确认这一点的同时、明明自己没有受伤,却浑身被痛感撼动着。
“没事吧鞠亚?”
“没事,不过比起这个你的伤”
“啊啊,这些事情习惯了。”
看到那个表情鞠亚心脏又一次感觉到了痛苦和震颤。
是什么感觉呢?快感吗,痛苦吗?一言难尽的感觉呢。
鞠亚混乱的时候,十香发出震撼耳膜的喊声、然后发动治愈魔法向着魔王猛冲过去。魔王的身体猛地一震。
别的精灵也是接着十香:不论是之前学到的魔法,还是把别的东西;就这样简单的攻击。
但是:四面八方的攻击也将魔王的注意从鞠亚身上拉开了。
鞠亚摇摇头、挥去刚才奇妙的感觉再度瞑起双目
魔王的身体被淡淡的光芒包裹,行动也越发迟缓了。
“——鞠亚?”
“原本是能够完全停下来的,现在的我也只能做到这么多了。”
“啊啊,足够了。”
明白了鞠亚的意图,士道从地上站起来。背上的伤口已被治愈了,如果是依靠士道原来的那个世界的力量是没办法做到的。
然后高高举起长剑、由程序决定只能被勇者使用的剑,拥有着唯一能够斩杀魔王的光之力——将世界一震的神器。
“果然斩杀魔王的,不是勇者不行啊。对不起了魔王、能给你最后一击的:只有我啊啊啊啊啊啊啊——”
士道猛地一踏地板越了起来,然后挥下剑:对准魔王的眉心。
“咕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在留下这样的悲鸣后、魔王的身体横倒在地上。片刻之间化为粒子、消失在空气中。
“哦哦做到了哦士道!”
“库库,看你这么努力不如给一个及格分吧!”
“赞许,相当能干呢。”
“啊啊都是多亏了大家的帮助啊。”士道不好意思的笑笑,把剑插回鞘里、而后向鞠亚那边走去。向躺倒在地的鞠亚伸出手:
“能站起来吗?”
在接触到士道的手的时候,鞠亚好像有些明白了自己的心情。
“鞠亚?”
“谢谢。可以的。”
鞠亚装作平静的样子拉起士道的手,就这么站了起来。
北方大陆正中:魔王之城耸立的高塔上,少女在迈着轻盈的舞步。
拥有着黑铁色长发、那定制的漆黑修道服正在与风儿嬉戏,来回在塔顶徘徊。
“看来,已经打到魔王了呢那么你在这次冒险中可否明白【爱是什么】了呢?”
这样说着,抬起美妙的唇瓣。俾倪着魔王城的领地中,获得胜利得到光之宝石的勇者一行人。
在中途介入了魔王的程序可是仍然果然拨弄既存程序的力量还是不够呢。
“嘛,毕竟作出了这样好的事情。你的冒险、就算在旁边看着,也显得好快乐呢”
继续说着:
“你心中萌芽的感情:对那个的了解我就占先了。”
少女——或守鞠奈。咚地一踩地面、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已经从幻想世界回到了原来的天宫市。
昨日打倒魔王凯旋的勇者一行人受到了欢歌狂饮的盛宴邀请(不过喝的都是果汁)从所见的都是华丽的长袍铠甲、辉煌的皇城变回了自己熟悉的房间。看来是睡着的时候呢。
参加了昨天冒险的一行人聚集在了五河家的客厅。讨论着昨天冒险的感想:
“感觉真的好厉害呢,我还要再来一次或守!”
“嗯嗯~想起来实在是刺激呢,但是下次的职业请拜托一定要是歌姬~”
“我想要当穿着法衣的魔法使”
“那么下次我要当龙骑♀士,而且要骑♀在作为龙的夕弦身上!”
“思案,这样也不是无趣要让耶俱矢像落马那样的落龙~(腹黑笑)”
“我的话pass,比起这个还是早早想回去的方法比较好。”
“呜呼呼,这样也不坏嘛!太过焦急可是什么也得不到的哦!”
“接下来希望的职业是士道的新娘。”
对于这样开心的话题、意外地大家都很高兴。
但是仍然有一名面露难色的少女:鞠亚。
“怎么了鞠亚?脑子里还在想魔王的事情?大家都已经没事了哟!”
“确实明白了那样的心情,但是【爱是什么】仍然没能够明白。是时候尝试可能性更高的方法了呢!”
“啊哈哈”看着鞠亚和以前一样、士道不假思索的苦笑。
听到这话,折纸动了动眉毛。
“那样的话还有一个方法。”
“方法?是——”
折纸轻轻点了点头。
“你为了明白爱是什么,一定要明白爱发生的过程;那么这个有一试的价值你要记住:”
“愿闻其详。”
“精神医学用语:斯德哥尔摩症候群。”
(想到这个主意该说不愧是大师?)
“喂!Stop!折纸——”士道连忙打断折纸。但是,迟了。鞠亚已经开始了情报的检索。
“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确,受害者和犯人长时间共处、产生了近似同情、思慕的感情原来如此,对恐怖的对象也有产生爱的可能吗?有趣的主意;有一试的价值。”
“等一下,到底在做什么啊?”
“首先大家变成犯下大罪的凶犯:五河士道就是被绑成一团的人质”
“对不起啊啊啊!!!!”
五河士道的悲鸣,响彻了整个电脑世界。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短篇 或守Quest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短篇 或守Quest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短篇 或守Que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