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安可短篇集3
  5. 调查员真那(Research MANA)
  6. 繁体版

调查员真那(Research MANA)
2017-06-23 09:44:00

		

「哼~~哼哼哼~~」
崇宫真那哼著自己也不知道歌名的歌,漫步在午后的住宅区。
她是一名将及肩头发绑成马尾,看似聪明伶俐的少女。她左眼旁的一颗爱哭痣以及中性的五官是她最大的特徵。
「哎呀,好久没来这一带了呢。小的我忙归忙,还是得偶尔让哥哥看看我的脸嘛,要不然他可能会寂寞得嗝屁也说不定呢。」
真那说著分不清是谦虚还是粗鲁的话,轻快地走在路上。
现在真那前往的是哥哥五河士道的家。明明是亲生哥哥,两人的姓氏却不一样,总之,有复杂的原因。
真那依靠记忆前进一会儿,终于抵达目的地。那是一栋有著蓝色屋顶的两层楼建筑,门牌上写著「五河」两个字。
「到了。」
真那并没有通知士道今天会来拜访。她想像士道吃惊的模样,呵呵地露出微笑。
不过,当真那正想按下门铃的时候,却在前一刻停下了手指。
「……啊,对了,不知道琴里是否在家。」
真那额头冒出汗水如此说道。
琴里是士道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的名字。真那记得她应该跟士道一起生活在这个家中。
话虽如此,真那和琴里之间并没有火水不容或是相处起来不愉快这类的事。
只不过……真那现在因为诸多理由,要是被琴里找到就大事不妙了。
「要是被琴里抓到,她一定会二话不说把我送进医院吧……」
真那说著容易招人误解的话,搔了搔脸颊。确认四下无人之后,没有按下电铃,直接潜进五河家的庭院。然后,走到能窥视客厅的中庭。
真那从外头观察屋里的状况,如果琴里在家就改天再来拜访。这手段或许不是那么令人赞赏,但她也是迫于无奈。
「我看看,哥哥在不在……」
然而,当她躲在草丛窥视窗户的瞬间──
「什么……!」
真那不由自主地瞪大了双眼。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她的脸染上了战栗和恐惧之色,并且发出颤抖的声音。
不过,这也难怪吧。毕竟扩展在她眼前的,是一时半刻间令人难以置信的光景。
「怎么比以前还要多人啊……!」
没错。五家河的客厅里有单手数不完的人影映入真那的眼帘。
首先是士道。这没什么问题。因为这里本来就是士道的家,真那也是为了见他才来这里。
然后是士道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琴里。她会在这里也算是合情合理。虽说没有血缘关系,但她毕竟是士道的妹妹。
不过,问题在于接下来的人物。
「喔喔,这个好好吃喔!四糸乃你也吃吃看!」
「啊──好的,谢谢你。」
声音透过窗户传到外头。正在交谈的是拥有一头如夜色般的长发与水晶眼瞳的少女,以及左手戴著兔子手偶的娇小少女。她们分别是住在五河家隔壁公寓的十香和四糸乃。老实说,真那曾经见过她们……不过看来她们似乎经常出入五河家的样子。
接著将视线移向对面的沙发后,便看见热衷于打电玩、长相一模一样的双胞胎。
「唔,可恶啊……!竟然对本宫扔红龟壳,吾要汝付出代价……!」
「嘲笑。是疏忽大意的人活该。看夕弦的第二发攻击。」
「唔哇!」
两人操作控制器,战况进入白热化。真那也曾经见过她们,虽然当时是在战斗中就是了。记得这对姊妹的名字好像叫作八舞耶俱矢和八舞夕弦。看似活泼的耶俱矢以及文静的夕弦,包含体型的羞异在内,真是搭配得天衣无缝的阵容。
光是这些人就已经够呛了,但真那还没有数完。看见在客厅角落打打闹闹的两名少女,真那咽了一口口水。
「讨厌啦,七罪真是的。就算是家居服也不能疏忽大意哟!女孩子得保持时时刻刻被人家注目的自觉才行。啊,对了!等一下你有空吗?人家来帮你搭配服装~~」
「呀!呀────!」
其中一位是被唤作七罪,真那未曾谋面的娇小少女。乱翘的头发以及一脸不悦的容貌,看来似乎被另一名少女从背后搂住,正挥舞著手脚挣扎。
而正抓住那名少女的最后一人──正是当今日本人气首屈一指的偶像,诱宵美九本人。
真那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好让剧烈的心跳冷静后,一根根折起双手的手指。
「一、二、三、四、五、六、七……」
七个人。加上琴里,总共七名少女正聚集在五河家中。与其说是士道的自家,不如说是女校宿舍,要不然就是受到士道宠爱的少女们齐聚一堂,宛如大奥的风情。
真那对自己的粗心感到后悔。没想到才一阵子没注意,就演变成这种状态……!
「这……怎么行!太龌龊了!龌龊of the dead,哥哥……!」
真那握紧拳头。虽然她也搞不太清楚自己在说些什么,但总之就是不行。没错。男人就该忠实地只爱著一个女人才行。
现在是怎样?七个人。曾几何时,真那所敬爱的伟大哥哥竟然变成了脚踏七条船的花花公子。翁倩玉说女人是海,士道简直就是游走七片海洋的男人。大海盗船长士道。
「……!不,不只如此。」
真那像是改变想法似的摇了摇头。她忘记了某位人物。
「说到这里,还有姊姊……不对,是鸢一上士。」
真那吐出这个名字的同时,流下一道汗水。
没错,鸢一折纸。真那的前同事,也是士道的恋人(自称)。现在似乎没在家里看见她,但若加上她,士道就对八名少女出手了。
八人。这未知的数字令真那感到头晕目眩。
「不……不对……还不能妄下定论……」
真那摇了摇头,振奋心情快要陷入消沉的自己。
她们和士道的关系还没有明朗。即使大家感情亲密,士道也可能只钟情当中的一个人。虽然这幅情景怎么看都是酒池肉林的后宫,但光凭这样就判断真那的哥哥违背人道,未免言之过早。
「如此一来……只能调查看看了。」
真那露出锐利的视线后,舔了一下嘴唇。
◇
「好了……说是这么说,但究竟该从哪里著手呢……」
真那藏身在五河家的中庭,手抵著下巴低吟。
说是调查,但只是像这样子观察,能得到的情报还是有限。话虽如此,现在闯进家中也不是个好办法。士道在少女们的注视之下想必不好开口,更重要的是,等盘问完之后,真那被琴里逮住的可能性也很高。
这时,果然还是采取个别直接问话的方式比较妥当。不过因为上述的理由,要是琴里发现真那的存在,大事可就不妙了。就算只监视琴里一个人,也得想办法──
就在这个时候──
「好了,七罪!别害怕啦~~跟人家一起去买衣服吧!达令,七罪借人家一下哟~~」
「我不是说我不要去吗啊啊啊!」
正当真那思考著这种事情的时候,家里传来这样的声音。
不久,玄关门打开,出现了刚才一直在打打闹闹的美九和七罪。看来两人似乎要出门。
「好了,我们走吧,七罪。人家会把你打扮成公主的模样。」
「呀啊啊啊!四糸乃──!四糸乃──!」
……不过,与其说是感情融洽地外出,不如说像是被逼著拖去看牙医的小孩,或是被卖到市场的小牛那样的状态吧。
「……总……总之,这是个好机会。」
真那打起精神轻轻点了点头。她正好想追根究柢,个别询问她们与士道的关系。而且,美九和七罪都不认识真那,这真是求之不得的好机会。
「很好……!」
真那下定决心后,跟在走出五河家的两人后头。
话虽如此,她们离开得并不远。美九和七罪还待在走出家门后数公尺的位置。
「放~~开~~我~~啦!我才不想买什么衣服……!」
「没关系啦~~人家会把你打扮得非常可爱~~」
「就说了,没人拜托你──!那种……事吧……」
不知为何,七罪话说到一半,声音突然变小。看样子,似乎是因为说话太大声,被路人行注目礼而感到难为情的样子。
「总……总之,我要回去了……」
「有什么关系嘛~~冬天快到了,稍微改变一下形象嘛~~你难道不希望达令和四糸乃她们称赞你『可爱』吗?」
「唔……」
听见美九说的话,七罪有所反应,抖了一下。
不过,她马上又像是改变了念头般用力摇了摇头。
「别……别说傻话了。他们怎么可能会称赞我……」
话说到一半,七罪沉静了下来。恐怕是认为如果是士道或四糸乃等人,或许会称赞自己可爱吧。也许是察觉到七罪内心的纠结,美九一脸愉悦地面带微笑。
不久,七罪脸颊微微泛红,别开视线并开启双唇:
「……你说的是真的吧?」
「什么?」
美九可能明白这句话意味著什么意思吧,只见她嘴角绽放出满足的笑容反问。于是,七罪发出「唔……」的声音,一脸懊悔地握紧裙襬。
「……你说士道和四糸乃她们,会称赞我……可爱……」
七罪如此说完,美九便露出感动万分的表情说:「讨厌啦!」然后紧紧抱住七罪。
「啊啊!受不了,真是太可爱、太可爱、太可爱了!」
「喂……!」
七罪连忙用手臂顶开美九。
「…………」
看著这幅情景,一直在听她们谈话的真那脸颊流下一道汗水。
七罪先前明明那么抗拒去服饰店,竟然只听到「士道会称赞自己可爱」,态度就产生如此大的转变。而且,她的表情怎么看都像是恋爱中的少女。
美九更是严重。乍看之下似乎很喜欢可爱的女生,但真那的耳朵并没有漏听她非常自然地使用「达令」这个称呼。
达令,也就是亲爱的。用不著解释,是用英文表示最爱之人的词汇。而且,从七罪的反应来看,那无庸置疑是指士道。
真那不由得差点当场跪倒在地。那位国民偶像诱宵美九竟然在这种路上,毫无忌惮地说出「达令」这个字眼。士道究竟对美九做了什么事?
「要……要去的话,就快点走吧……!反正你挑衣服会挑很久……」
「好~~那我们就快点走吧!」
说完,两人终于迈开步伐。真那千头万绪不停思考后,猛然抖了一下肩膀,立刻跟在两人的后头。
然后,不知道离开五河家多远的距离,当她们走到即使有些吵闹,士道等人也不会发现的距离时,真那绕到两人的前面,张开双手双脚挡在路中央。
「──稍微打扰一下。」
「哎呀?」
「……!」
真那阻挡在前方,美九便纳闷地歪了歪头,而七罪则是震了一下肩膀,挪开视线。
「呵呵呵,怎么啦?你找我们有什么事──」
美九话说到一半,像是察觉到什么事情般捶了一下手心,面带微笑地握住真那的手。
「谢谢你平常的支持~~要拥抱一下吗?」
「咦?」
面对突如其来的事态,真那发出错愕的声音。不过,她马上意会过来。看样子,美九似乎误以为她是自己的歌迷。真那摇摇头予以否定。
「不,我不是你的歌迷。」
「啊,人家误会了吗?真是失礼了~~那你找我们有什么事吗?」
「这个嘛……」
真那虽然被美九独特的氛围所震慑,但还是下定决心继续说道:
「你可能会认为我怎么会突然问你这种奇怪的问题……不过,,我还是想请教一下,请问你们跟我哥──不对,跟五河士道是什么样的鬼关系?」
「咦?」
「……跟士道?」
听见真那说的话,美九将眼睛瞪得圆滚滚的,而七罪则是发出疑惑的声音。
不过,这也无可厚非吧。要是有素昧平生的陌生人问真那这种事,她也肯定会有所戒备。她们的反应可说是再自然不过了。
然而,美九却突然莞尔一笑,继续说道:
「呵呵,说你是想挖人家丑闻的记者……未免也太年轻了呢。难不成,你也喜欢达令?」
「什么!」
听见出乎意料的话,真那不由得睁圆了双眼。
「你……你所谓的达令,果然是……」
「达令就是达令啊~~呵呵呵,达令真是罪孽深重呢~~竟然有这么可爱的女生爱慕他。」
「……呃……」
真那不知该做何反应,眯起双眼。话虽如此,既然她都误会了,也没必要特意否定吧。而且,亲情也是一种爱。
正当真那思考著这种事情的时候,美九扭动著身体继续说道:
「人家跟达令的关系……是吗?嗯……一言难尽呢~~我就只说我们曾经在休息室接吻,还有他曾经脱光人家衣服这两件事好了~~」
「什么……!」
听见美九羞红著脸嚷嚷:「讨厌啦!」真那觉得一股战栗在体内流窜。
接吻……加上脱光衣服……!听见与自己心目中的「哥哥」形象相差甚远的字词,真那的脑海混乱了一阵子。
不过,事情还没有结束。美九「啪」的一声把手搭在七罪的肩膀上,随后──
「不过,七罪也有跟达令接吻吧?」
投下更劲爆的发言。
「……!」
「什……什么……!」
七罪慌张得眼珠子直打转,而真那则是露出哑然无言的表情。
「对吧,七罪?」
「这……这个嘛……算是吧……」
「────」
听见七罪一脸害羞、脸颊泛起红晕说出的话,真那感觉到自己的视野逐渐变得一片白。脚踏两条船、违背伦理道义、恋童癖、案件、犯罪……等单字在她的脑海里疯狂地舞动。
「我……我……告辞……了。」
说完,真那踏著踉跄的脚步打算从两人面前离去。
不过就在这一瞬间,美九一把揪住她的脖子。
「咦……?」
面对出乎意料的事态,真那发出吃惊的声音,美九便浮现满面笑容。
「呵呵呵,在这里见面也是一种缘分,你也一起来如何?虽然你现在的样子就很可爱了,但人家可以让你更加闪亮动人哟~~」
「咦?不……不用了,我……」
「用不著客气啦。我们都是爱慕达令的女孩子嘛~~呵呵呵,这种中性的风格也很适合你,但你要不要挑战看看更有女人味的打扮呢?」
「咦!啊!等一下……咦……咦咦!」
真那和七罪两人一起被美九拖著走。
「呼……!呼……!逃到这里就没问题了吧……」
真那躲到围墙的暗处,吐著急促的气息,用手臂擦拭额头上的汗水。
在那之后,真那被美九拖到复合式精品店,被半强迫地接受她帮自己搭配服装。不过在她试穿衣服的时候,美九会从布帘的隙缝偷看她,或是说著:「那是这样穿的啦~~」然后想让她敞开胸口,所以一结完帐,真那就感受到危机而逃之夭夭。
「不知道七罪要不要紧……」
真那的脑海里浮现她一个人逃出来的时候,七罪充满悲怆的表情……不过,她们本来就预定两个人出门,只好请她忍耐了。
「……唉!」
有一辆车停在路上,真那看著自己映照在后照镜上的身影,轻声叹息。
真那的服装从先前穿著的连帽上衣加短裤,换成可爱无比的女用衬衫和裙子。另外,原本绑成马尾的头发则是放了下来,轻快地随风飘扬(其实美九原本劝她绑成双马尾,但基于妹妹的排名,真那的自尊心不允许,因此拚命拒绝。因为士道的妹妹排名,真那终究是第一位,而琴里才是第二。)
插图009
总之,现在真那的样貌宛如哪里来的千金小姐,她甚至有一瞬间认不出自己的姿态。
「该怎么说呢,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呢……」
该说不愧是人气偶像吗?她似乎确实很有服装品味。不过……还是弥补不了她那变态的言行举止毁坏了「诱宵美九」形象的这件事。
「总……总之,现在要处理哥哥的事。」
真那呢喃著打起精神,将视线从后照镜上移开,迈开步伐。
根据刚才探听到的消息,发现士道脚踏三条船(包括折纸在内)。而且新劈腿的对象,一个是国民偶像,另一个则是年幼的少女。对于士道这过分肉食系的贪婪程度,真那感到有些晕眩。
「……至少、至少请你脚踏三条船就好……」
真那如此祈求并且回到五河家。其他的少女应该还留在这里。
「其实问琴里是再好不过了……」
真那发出「唔唔」的低吟声。
琴里虽然不像真那和士道有血缘关系,但她也是士道的妹妹,而且是〈拉塔托斯克〉的司令官,恐怕最了解详细情形的人就是她了吧。
而事实上,真那应该也曾经把哥哥托付给她照顾,然而……
「琴里到底在搞什么鬼啊……!根本没有好好管理哥哥嘛……!」
真那愁眉苦脸地紧咬牙根。
这时,真那偷看了家里一眼,发现情况跟刚才有所不同。
美九和七罪当然不在,但也不见士道、十香、耶俱矢和夕弦的踪影。当然他们也可能待在家里的某处,但现在能看到的,就只有待在厨房的琴里和四糸乃两人的身影。
「琴里……和四糸乃……」
从这里没办法听清楚两人的声音。真那一边谨慎地注意周围的状况,一边压低脚步声朝厨房移动。
然后慢慢窥探家里的同时,传来两人的对话声。
「啊!四糸乃,碗盘放在那里就可以了,我等一下会洗。」
「谢谢你。那个……你不介意的话,我也来帮忙。」
「喔喔,没关系啦。我来洗就好。」
「可是……」
当四糸乃话说到一半的时候,她左手的「四糸奈」不停舞动著双手。
「呵呵呵,不行哟,四糸乃。琴里想趁士道不在的时候,帮他的忙!」
「……!」
听见「四糸奈」说的话,琴里屏住了呼吸。不过,「四糸奈」算是说中了琴里的心声吧。琴里没打算反驳。
「对……对不起,我太迟钝了……」
「没……没关系啦……该怎么说呢?平常这种事情全都扔给士道做嘛,所以我想说偶尔帮他下……」
琴里一脸难为情地移开视线说道。
「…………」
看见琴里那隐约透露出超越兄妹之情的表情,真那皱起了眉头。
「……怎……怎么可能嘛。哥哥跟琴里好歹也是兄妹耶……」
真那摇了摇头改变想法。或许是因为刚才的事情,她似乎变得有些神经质。
「啊──那么,我来整理房间。」
「四糸乃?」
「我也……想要帮上士道的忙。」
「这样啊……也好。那就麻烦你喽。」
「好的!」
四糸乃精神百倍地回答,接著开始收拾放在桌上的东西。琴里看著这幅情景,开始洗碗盘。
光看这一幕会觉得是少女们十分温馨的画面。不过,她们行动背后的动机是为了帮忙士道这个事实,令真那的内心感到骚动不安。
「不……不行不行,想太多不是件好事……」
怎么样都会往坏的方面去想。真那深呼吸,好让心情平静下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啊……」
四糸乃拿起放在桌上、里面还装有液体的保特瓶后,望向琴里。
「那个,琴里。这个是……」
「嗯?噢,是士道的,拿出来喝就没放回去。可以帮我把它放到冰箱里吗?你要是口渴的话,把它喝掉也没关系。」
这时,「四糸奈」对琴里说的话产生反应,抖了一下耳朵。
「咦?那是指可以跟士道间接接吻喽?」
「咦……!」
「…………!」
应该是没有想得那么深入吧,只见琴里和四糸乃同时倒抽了一口气。
「唔哼~~你们是在害羞什么啊?你们两人何止间接,不是都和士道直接有过热~~烈的亲吻吗?」
「什么……!」
听见「四糸奈」的发言,真那的脸颊抽动了一下。这句话可不能听过就算了。为了不漏听她们的谈话,真那把耳朵贴在窗户上。
「你……你突然说这是什么话啊……!」
「四……四糸奈……!」
「咦?可是四糸乃,你当时没有跟士道接吻吗?」
「唔……是……有啦……」
「…………!」
听见四糸乃一脸难为情地低著头说出的话,真那屏住了呼吸。
「琴里不也是在游乐园的时候跟士道接吻了吗?话说,真是好奇耶。那士道的初吻,究竟是什么时候献给谁的啊?」
「唔……唔……这个嘛……应该是五年前……献给我了吧……」
(──琴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没想到琴里竟然会说出如此爆炸性的发言。真那瞪大双眼,眼珠就快要从眼窝掉出来,在内心大声吶喊。
五年前。换句话说,琴里见到真那的时候,早就已经和士道接过吻。布鲁图,你也有份吗?(注:Et tu, Brute?」据传是罗马共和国独裁者凯萨被至亲之人布鲁图刺杀时留下的遗言,后来成为被至亲好友背叛时使用的格言)不知为何,真那的脑海突然浮现这句话。
不对,问题不只如此。距今五年前,也就代表是琴里八九岁的时候。当然,士道的年龄也要减五岁,但早熟也该有个限度吧。
「这……这就是……时下的年轻人吗……!」
真那以绝望的心情低喃后,把手放在厨房的窗框上。
──就在这一瞬间,真那的手放的地方轻易就掉落在地,响起匡啷的声音。
「什么……!」
这突如其来的事态令真那抖了一下肩膀。她并没有将太多的体重施加在上头,窗框竟然那么容易就坏了。是因为老朽化的关系吗?
不过,她马上发现并非这么回事。仔细一看,掉落在地面的并不是窗框,而是巧妙伪装成窗框的隐藏式摄影机的一部分。
「……这是……」
真那脸颊流下汗水,捡起那个零件。仔细一看,摄影机本身写著「没问题」;背面则是写著「没关系」……真是莫名其妙。
不过,她现在可没办法悠间地待在原地。
「──刚才那是什么声音?」
「是……是从外面传来的……!」
没错。因为待在家里的两个人已经发现刚才的声音。
「唔……」
真那皱起眉头,压低姿势离开现场。
然而,正当她想走出家门的时候,迎头撞上从右边走过来的路人。
「哇!」
「唔?」
本来真那可以轻易闪过,但由于她正在思考事情以及穿著不习惯的轻飘飘的裙子,所以反应似乎有点慢。她一屁股跌坐在地。
「痛死人了……」
「唔,抱歉,你没事吧?」
真那撞到的对象如此说完,朝她伸出手。真那回答:「不,我也很抱歉。」正想抓住那一只手的时候──
「……!」
看见对方的脸,一瞬间哑然失声。
不过,这也理所当然。因为站在眼前的,正是真那想问话的其中一名少女,夜刀神十香。
她穿著看起来方便行走的鞋子,手上提著白色的塑胶袋。看来似乎是外出去买东西了。
「唔……?我们有在哪里见过吗……?」
「……!没……没有……」
其实她们以前曾经见过面,但十香似乎因为真那的打扮和发型不同而没有认出她。
「唔……这样啊。我觉得你好面熟喔……」
当十香一脸疑惑地皱著眉头时,有声音从她的背后传来。
「呵呵,怎么啦,十香?竟然呆站在那里。该不会是察觉到肉眼看不见的那些『家伙』的气息吧?」
「疑惑。那位小姐是?」
说完,八舞耶俱矢和八舞夕弦两姊妹走了过来。看样子,三个人似乎一起出门了。
「嗯,我刚刚在这里跟她相撞。」
十香说完,耶俱矢交抱双臂,发出爽朗的笑声。
「呵呵,汝修行还不够啊。如果是本宫,早就身轻如燕地转过身,避开那位姑娘了呢。」
听见耶俱矢说的话,十香发出「唔」的低吟声皱起眉头。
「要是平常,我也能避开啊。只是我刚才吃了一大堆士道煮的菜……唔,身轻如燕的相反叫作……对了,是肚子很沉重!士道害我肚子重得要命!」
「咦……!」
听见十香爆炸性的发言,真那露出目瞪口呆的表情。
肚子很重,所以代表她怀孕了,肚子里有小孩吗?理解到这一点的同时,真那觉得自己的身体瞬间失去血色。
「忠告。十香……你说的意思有一点偏掉喽。」
「唔?是吗?」
真那觉得夕弦和十香似乎正在说些什么,但脑袋一片混乱的她根本听不进去。
没想到事情竟然进展到这种地步。士道还是高中生,别说结婚了,想必连和女朋友养育小孩都有困难。
真那感觉有一股怒气随著无可奈何的绝望和悲叹涌上心头。
「请问……士道这个臭家伙有打算对你负责吗?」
「唔?你认识士道吗?」
「嗯,对,算是吧。以前曾经受到他的照顾。」
真那打马虎眼如此说完,十香便轻易就相信似的回答:「原来如此啊。」
「──不……不谈这个。到底是怎么样呢?你也是在双方同意之下,才……才演变成这种情况的吗?」
「唔……我本来也没打算弄成这样,不过今天士道的技巧比平常更加精湛,等我发现的时候,就已经变成这样了。」
「比平常更精湛……!请……请等一下,你们平常就在做这种事吗?」
「你在说什么啊?那是当然的啊。」
「什……什么……」
真那感觉到自己的牙根不停发出喀哒喀哒的声响。没想到真那的哥哥竟然是这种不知羞耻的大魔王……!
顺带一提,十香有说:「如果不每天吃饭就没有力气了不是吗?」但真那完全没听见。
「你……你们,跟士道又是什么样的关系呢……!」
真那以寻求依靠般的心情望向八舞姊妹。
「哦?汝问本宫与士道的关系吗?呵呵……这个嘛,用一句话来形容的话,他是和本宫交换血之契约的奴仆哟。」
「回答。夕弦和耶俱矢两人同时被士道夺去重要的东西。从此以后,士道就变成了夕弦和耶俱矢的共同财产。」
「两个人同时……!奴仆……!」
听见新出现的异常情报,真那抱住头。
「请……请给我等一下。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
她的双腿不停颤抖,额头冒出冷汗。
不过,她总不能一直保持这种状态。十香露出疑惑的表情后,随即动了动鼻子。
「唔……?这个味道,果然在哪里闻过……」
「……!告……告辞了!」
真那一溜烟地拔腿逃离现场。
跑了一阵子,确认没有人追上来后,她才放慢速度。
「呼……!呼……!」
然而,即使停下脚步,她的心脏依然剧烈地跳个不停。
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因为为了证明士道的清白所调查的结果,竟然发现士道对每个女生出手。
如果这一连串的对话是琴里早已发觉真那的存在,为了欺骗她而设计的整人桥段──那该有多好啊。
不过就真那的观察,每一位少女看起来都不像在说谎,而谈到士道的时候,也都露出恋爱中少女的表情。不管真那再怎么想欺骗自己,既然看到那些画面,也很难再以误会解释到底。
只能承认了。士道亲吻过每一个少女(或是做出更进一步的行为),而少女们也都倾心于士道。无论再怎么想蒙骗自己的心也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不过,真那握紧了拳头。
──对了。真那还有必须确认的事情。
「给我觉悟吧……哥哥。」
◇
「我回来了~~」
买完东西的士道这么说著,踏进自家的客厅后,所有人已经聚集在一起迎接他。
「啊!你回来啦,达令!你看你看!」
位于入口附近的美九情绪高涨地说道,接著牵起隔壁少女的手,展示给士道看。由于给人的印象截然不同,士道一时之间没认出来,但这名身穿可爱轻飘飘连身洋装的少女正是刚才被美九带出去的七罪。
「喔喔,是七罪啊。什么嘛,你这样不是很可爱嘛。」
「…………!」
士道说完,七罪难为情地羞红了双颊,支支吾吾回答:
「……谢……谢谢你的夸奖……」
美九露出一脸幸福的神情注视著这一幕,然后像是想起什么事情一样发出「啊!」的叫声,拍了手。
「对了,达令。人家跟七罪去买衣服的时候,有个女生找我们说话喔……」
「?女生?是你的歌迷吗?」
「人家一开始也是这么认为,不过,她好像不是人家的歌迷,而是达令你的粉丝哟。」
「啥……?」
士道目瞪口呆。
「我的粉丝……?那是怎么一回事啊?」
「唔……详细情形人家也不清楚,但她询问我们和达令之间的关系。所以,人家认为她应该是喜欢你吧。」
「唔!」
像是对美九说的话起了反应似的,趴在沙发上的十香抖了一下。如果她有装尾巴,肯定马上竖起来。
「这么说来,我们也有遇到那个女生喔。」
「咦?真的吗?」
士道询问后,这次换八舞姊妹点了点头。
「嗯,吾等确实有遇到。而且在吾等跑腿完回家的时候,她正好从这个家门走出来呢。呵呵……这似乎有什么内幕啊。」
「首肯。士道,你有什么头绪吗?」
「问我……有没有头绪啊。」
士道一脸困惑地搔了搔脸颊。就算这么问他,他也丝毫没有头绪。
「琴里跟四糸乃怎么样呢?有人来拜访吗?」
「没有,没有人来拜访。啊,不过……」
琴里像是想起什么事情似的用手托住下巴。
「?有发生什么事吗?」
「那个……我跟琴里在家时,厨房外面有发出声响……简直就像有人在偷看家里……」
代替琴里回答的人是四糸乃。她把眉毛皱成八字形,有些害怕地缩起肩膀。
「你说什么?」
「这样啊……原来那不是我多心啊。我很好奇十香和美九她们遇到的那个女生呢。如果只是士道的粉丝倒也罢了,但也难保不是DEM或AST的手下……」
琴里苦著一张脸低喃。
「总之,大家要警惕。〈拉塔托斯克〉这边也会稍微调查一下。」
听见琴里说的话,大家纷纷点了点头。
其中只有七罪一个人若有所思地将手放在嘴巴上。
◇
隔天。
「──哥哥!」
真那高声吶喊,「砰」的一声打开通往五河家客厅的门。
士道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或许是看见突然冲进家中的真那而大吃一惊吧,只见他慌张得眼珠子转个不停。
「啥……!什……什么事……?」
没有看见其他人影。这也难怪。因为真那在家门口监视,确定只有士道一个人在家后才踏进家中。
「好久不见了,我是真那!虽然很冒昧,但我有话要问你!看到你身体健康我很开心,但你的精力是不是有点充沛过了头呢?」
真那滔滔不绝地说完后,士道便一脸困惑地皱起眉头。
「真那……?等……等一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应该说,你之前跑到哪里──」
「废话少说!好,给我乖乖地原地Stand up!」
真那勾了勾食指,士道虽然不知所措,还是当场站起身来。
真那一脸满足地点了点头后,环抱起双臂继续说道:
「昨天我稍微调查了一下你的女性关系。」
「女……女性关系……」
或许是没料到真那会说出这种话吧,士道的脸颊流下汗水。
「事到如今,你也用不著装蒜了。经过我详细的调查,发现你是个令人讶异不已,脚踏八条船的花花公子。」
「脚踏八条船……!」
士道发出高八度的声音。是故意发出这种声音呢?还是真的没有自觉?无论如何,这种行为都不值得赞许。真那一脸不耐烦,「哼」地吐出一口气。
「男人就该一辈子只爱一个女人!就是这样!到处拈花惹草,这样那群女生未免也太可怜了!所以──」
真那露出锐利的眼神,竖起食指猛力指向士道的眉心。
「我要你现在在这里宣布!你要选谁!你喜欢谁!」
「什……什么!」
听见真那说的话,士道的面容染上了惊愕之色。
「唔……?」
从公寓来到五河家的十香像平常一样打开玄关的门后,露出纳闷的表情。
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因为琴里、四糸乃、八舞姊妹和美九她们紧贴著客厅的门,聚集在走廊上。
「你们在做什么啊?」
「……!」
十香提出疑问后,所有人同时竖起一根手指回应:「嘘!」
「唔……唔……?」
虽然十香搞不清楚状况,但她感觉到一股非比寻常的气息因而噤口不语,然后压低脚步声走近大家的身边。
「……到底怎么了啊?」
十香小声询问后,琴里一语不发地将视线移向从门缝中可以看到的客厅。十香循著她的视线,也望向了客厅。
于是,发现那里有两个人影。一个是这个家的主人士道,另一个人则是──士道的亲生妹妹,崇宫真那。
「士道和……真那?到底怎么……」
十香话说到一半,突然止住了话语。
理由很单纯。
「好了……请选择吧,哥哥!十香、琴里、四糸乃、耶俱矢、夕弦、美九、七罪,还有──鸢一上士!你到底喜欢谁!」
因为真那狠狠地指著士道如此吶喊。
「什么……!」
十香瞪大双眼,和其他人一样一语不发地继续盯著客厅。
心脏「怦通、怦通」剧烈地跳动。
士道究竟会如何回答──有种既期待又怕受伤害的奇妙感觉在心中蔓延开来。
于是,短时间露出困惑表情的士道轻声说道:
「怎……怎么突然问我这种事……」
「你很没有男子气概耶,哥哥!如果你是我的哥哥,就请给我正经点!」
真那单手扠腰,以强硬的口吻说了。
于是,士道胡乱搔了搔头,「呼」地吐了一口气,下定决心似的笔直凝视著真那。
「……我知道了啦,我会好好回答。因为我是──你的哥哥啊。」
「有志气。好了……那么,请你认真回答。哥哥你最喜欢的人,是谁?」
「这个嘛──」
士道吸了一口气。
「…………」
在门外凝视著这幅情景的十香等人则是与士道的动作相反,同时屏住了呼吸。
士道目不转睛地盯著真那的眼睛,明明白白地告诉她:
「──是四糸乃。」
听见这句话──
「…………!」
待在门外的所有精灵同时抖了一下,然后一起将视线集中在四糸乃身上。
「……!」
「────!」
「……──!」
因为处于不能出声的状态,所以大家企图用反应来沟通。不过,理解到的只有所有人一样混乱这件事而已。大家移游著双眼,额头上冒出冷汗。四糸乃慌乱的模样尤其严重,满脸通红,露出不知该如何反应才好的表情。
然而,与所有人不知所措的反应相反,士道热情地继续说:
「我已经……忍不住了。我一直爱著四糸乃!四糸乃是我内心的绿洲!」
士道将手搭在真那的肩膀上倾诉。
「……!」
听见这句话的瞬间,十香感受到胸口一阵紧缩。十香也喜欢四糸乃,她也知道士道喜欢四糸乃。可是……不知为何,要是再继续听士道说下去,十香可能会崩溃。她不由自主地推开门,踏进客厅──
「……唔?」
不,是即将踏进客厅的时候,十香停止了动作。
理由很单纯。因为真那狠狠瞪著士道的脸,然后……
「……你说什么?」
露出宛如出现在九〇年代不良少年漫画中的太妹表情。不知为何,十香觉得真那脸庞的左上方一带似乎浮现出「!?」的符号。
「噫……!」
看见真那脸色大变的模样,原本热烈呢喃爱的话语的士道抖了一下肩膀。
「喂……我没听到耶。可以请你再说一次吗,哥哥?你要是敢说出瞧不起我的话,我就让你的脸变形喔。」
「呃……呃……」
士道整张脸大汗淋漓,双眼游移,发出细小如蚊的声音继续说:
「果……果然……应该是十香吧……」
「啊?」
听见士道说的话,真那再次出言恐吓。士道又抖了一下。
「那……那么,琴里……?」
「啥?」
「噫!那就耶……耶俱矢!」
「哦?」
「!其……其实是夕弦……!」
「什么?」
「老……老实说是美九……!」
「是喔?」
「……!啊,对了!折纸……」
「我没听见呢。」
「呃……呃……这样一来,就只剩下七罪了……」
「你说什么?」
真那以不高兴的口吻回覆士道说出的每一句话。士道露出泫然欲泣的神情,全身不停颤抖。不过数秒后,士道像是察觉到什么似的赫然瞪大了双眼。
「原……原来如此……是这么一回事啊……」
看见士道那副模样,真那唉声叹了一口气。
「……真是的,你终于意会过来了吗?」
「嗯……对不起喔,真那,是我太笨了。我眼前明明就有一个这么可爱的妹妹。」
「…………搞屁啊……?」
不过听见士道说的话,真那又皱起了眉头。
「咦?不……不对吗……?」
士道无力地发出声音。于是,真那一把抓住士道的脸。
「噫噫!」
「你……玩笑未免开得太过火了吧,哥哥?我不是请你认真回答吗?」
真那额头冒出青筋,火冒三丈地继续说:
「我本来还想依你的回答原谅你,看来是不行了。为了这个世界好,或许得在更多人受害之前把你去势比较好呢……」
「噫……噫……!」
「士道!」
在士道发出不知是第几次哀号的同时,十香推开门踏进了客厅。因为她再也无法继续看士道受人欺负。
其他人似乎也是同样的想法,她们几乎和十香同时涌入客厅。
「什么……!」
感到吃惊的人是真那。看见精灵们的同时,真那发出「唔!」的一声皱起脸孔,放开士道,连忙朝窗户的方向退。
然后,在临走前──
「──我没想到我的哥哥竟然这么笨。下次见面的时候,你给我做好心理准备吧!」
抛下这句话,便从窗户逃到外头。
「啊!喂,真那!」
即使琴里急忙追过去──也为时已晚。真那轻盈地翻过庭院的围墙,立刻消失了踪影。
「士……士道!你没事吧!」
「达~~令!」
「唔,被真那逃走了啊……」
所有人各自大声吶喊,冲向倒在地上的士道身边。
「嗯,我没事……大家……」
士道发出虚弱的声音,摇摇晃晃地举起手。
然而,下一瞬间……
被十香等人包围住的士道身体发出淡淡的光芒,随后「砰!」的一声,变成一名娇小少女的模样。
「七……七罪!」
琴里发出高八度的声音。
没错。至今为止十香等人所认为的士道,其实是拥有变身能力的七罪所化身的模样。如果仔细观察或许可以看穿,但由于没有比较的对象,视野又受到局限,再加上处于那种紧张的状况下,因此似乎没有人发现。
「七罪,你到底在干什么啊?」
琴里询问后,七罪便摇摇晃晃地坐起身子回答:
「没……没有啦……因为听说有奇怪的女人在四处打探士道的事情……我就想说设局引诱她出来……」
「那么,刚才的回答是?」
「……因为在对话的途中知道了那女孩的真正身分,打算稍微捉弄她一下……」
听见七罪说的话,所有人唉声叹了一口气。
「……受不了,真是爱胡闹。」
「就是说啊,让人家吓了一跳~~」
精灵们各自吐出安心的声音。不过在这当中,琴里却苦著一张脸。
「……这下糟了。」
「唔,什么事情糟了?因为不是真的士道,不是很好吗?」
「才不好呢。我们知道原因倒还好……但真那不是还没解开误会吗?要是她遇到了士道该怎么办?」
「啊……」
精灵们同时瞪大了双眼。
◇
「真是的……!没想到哥哥竟然是那种男人!」
真那甩动著手上的塑胶袋,踏著沉重的脚步走在路上。那是买来送士道他们的礼物,但找不到时机送出去,以及士道做出的答覆太窝囊,导致真那错过交给他们的机会。
真那脑海里浮现刚才士道懦弱的脸,紧咬牙根。
叫他从里面选一个的人确实是真那没错。不过,那是在士道没有对任何人出手的情况下才能成立。
做出跟所有人接吻或是更进一步的事让大家误会,要是最后还摆出一副我有真正喜欢的人,和你只是玩玩的态度,未免太不道德了吧。
「看你要怎么负责……!」
真那一脸焦躁地说著,正要弯过转角的时候──
「──咦?真那?你不是真那吗!」
右方传来一道声音向她搭话。
「什么……哥哥!」
真那望向声音的来源后,发出惊愕的声音。因为站在她眼前的正是刚刚才见过面的哥哥,五河士道。
「……哦?竟然能追上我的脚步,很有一套嘛。不过,你找我有什么事?既然特地追过来,就代表你已经准备好新的答覆了吧?」
「啥……?你在说什么啊?」
士道像是在装傻一样回答。于是,真那一脸不耐烦地皱起眉头。
「还问我什么,当然是指刚才的问题啊!十香、琴里、四糸乃、耶俱矢、夕弦、美九、七罪,还有鸢一上士!你到底要选谁!」
「什……什么!要我选……」
「少废话,请快点给我回答!我的忍耐也快要到达极限了!」
虽然士道还是一脸迷惘的模样,但他似乎察觉到真那非比寻常的态度,笔直地凝视著真那。
「就算你……要我选,我也选不出来。」
「……!竟然说出这么不负责任的话──」
「──你要我选一个人,这种回答可能会惹火你,不过……我很重视她们,缺少一个人我都无法忍受。所以,我的回答是──『每一个人』。」
「…………」
听见士道神情诚恳的回答后──
「……嘿嘿!」
真那莞尔一笑。
「虽然花了我不少时间,但算了吧。这样才是我的哥哥,跟刚才判若两人呢。」
「咦……?」
士道回以目瞪口呆的表情。
「我的确是叫你选一个人,事实上,那才是我真正的用意。我希望哥哥你能真诚地让一名女性幸福,不过──」
真那像是歌舞伎表演在情绪高昂时摆出的姿势一样,猛然瞪大了双眼。
「既然出手了也无可奈何。如果你是真那的哥哥,就让全部的人都幸福吧!」
「呃……」
「回答我!」
「好……好的……!」
士道被真那的气势所震慑而点点头。
「那么,我走了,哥哥。啊,对了,这个给你。」
说完,真那把手上的塑胶袋交给士道。
「咦?这是……?」
「保重。下次我来的时候,也已经当姑姑了吧。」
真那如此说完,挥了挥手离开。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一个人被留在路上的士道呆若木鸡地目送真那的背影。
过了一会儿,士道才发现自己几乎没跟长时间隐藏行踪的真那好好聊聊,急忙追上去后,已不见她的身影。
「…………」
士道默默地看了刚才真那递给他的塑胶袋。袋子里塞满奶瓶、纸尿布之类的育婴用品。
「到底是……怎样啊?」
士道感到莫名其妙,怔怔地呢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