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第十一卷 恶魔鸢一
  5. 终章 鸢一折纸
  6. 繁体版

终章 鸢一折纸
2017-06-23 09:44:00

		

十一月十四日。去高中上学的士道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望著教室的入口。
再过五分钟左右,早上的班会时间就要开始了。教室的门偶尔会打开,走进同班同学。
「…………」
这里是学校,现在是上学时间,教室的门会频繁打开是理所当然的事,不过……每次门一打开,士道就会抽动一下眉尾。
理由很单纯。因为在那个高地公园封印折纸的灵力之后,已经过了三天。今天是检查完毕的折纸睽违三天来上学的日子。
精灵们、琴里和全体船员虽然多多少少受了伤,但总算所有人都平安生存下来。他们对抗的是拥有强大力量的反转精灵,这样的结果说是侥幸也不为过。不过,琴里引以自傲的〈佛拉克西纳斯〉被攻击得残破不堪,她的心情似乎始终开心不起来。
「唔……」
果然静不下来。士道搔著脸颊叹了一口气。
他自己也知道没必要那么紧张。
但封印之后,〈拉塔托斯克〉派遣的机构人员带折纸前往的并非受到严重损伤的〈佛拉克西纳斯〉,而是机构所属的地下设施,所以从那之后,士道一次也没见过折纸。
因此,今天将会是第一次能和拥有这个世界和原本世界记忆的折纸好好谈话的机会,而且重点在于──
「…………」
士道一语不发地摸了嘴唇。
没错。他最挂心的就是这件事。
虽说这是封印灵力不可或缺的动作,但在听见对方跟自己说「我对你的感情并不是爱」之后就马上亲吻她,照理说是很荒唐的行径。虽然折纸当场并没说任何话,但士道总觉得很尴尬。
「士道,折纸还没来吗?」
十香交抱手臂,和士道一样望著教室的门,突然高声对他说了。
看来士道的推测果然没错,封印折纸灵力的同时,原本世界的记忆似乎透过线路分享给其他精灵。自那天起,十香和其他精灵也想起了折纸。
所有人都知道理应没有在「这个世界」发生的事情。该怎么说呢,感觉有点不可思议。
不对──话虽如此,似乎并非所有事情都维持原样。
「十香……你改口叫那家伙折纸了啊。」
士道拄著脸颊,面带微笑地说。
于是,十香赫然瞪大双眼,急忙回答:
「唔……没……没什么特别的理由啦。就自然这么叫了。」
十香说完,依然环抱双臂,别开视线。
士道记得十香以前总是用她的全名「鸢一折纸」来称呼她。虽然不知道十香的心境究竟产生了何种变化,但是……士道认为这转变并不坏。
「──唔嗯,折纸尚未到达吗?」
「首肯。夕弦和耶俱矢来早了吗?」
当士道和十香正在说话时,这次换后方传来了这样的声音。
往声音来源一看,发现隔壁班的八舞姊妹做出十分帅气的姿势站在那里。
「……耶俱矢、夕弦,你们那是什么姿势啊。应该说,你们是三班的吧。在这里干嘛?」
士道说完,耶俱矢便迅速把手伸到面前,从指缝间望向士道。
「呵呵,本宫当然知道。但吾听说那个大笨蛋终于检查完毕回来了,自然要送她一份大礼,回报她在原本世界对吾做的好事啊!」
耶俱矢说完,脸上浮现邪恶的笑容,发出「呵呵呵」的笑声。
对了,耶俱矢和夕弦两人在原本的世界被变成精灵的折纸打得落花流水。她似乎对这件事怀恨在心……看来,想起原本世界的记忆也不全然是好事呢。
「……夕弦,你也是来向折纸复仇的吗?」
看见耶俱矢蠕动著手指等待折纸到来的模样,士道露出苦笑,望向夕弦。
不过,与耶俱矢的模样呈现对比,夕弦摇了摇头。
「否定。夕弦并不在意。比起复仇,折纸大师改变对精灵的看法,更弦觉得开心。」
「喂……!你这样说,感觉我心眼很小耶!」
听见夕弦说的话,耶俱矢忍不住大叫出声。虽然说法不同,但两人都想来迎接折纸吧。士道看著两人拌嘴的模样,叹了一口气后再次望向教室的入口。
「话说回来……真慢呢。班会时间已经快要──」
就在这个时候──
士道话才说到一半便止住了话语。
因为教室的门打了开来,折纸随后从门口进来。
「折纸──」
看见折纸的模样,士道的双眼瞬间瞪得老大。不过,那也理所当然。因为折纸将长发一到齐到及肩的长度,完全回到士道所认识的折纸的模样。
十香和八舞姊妹看见折纸变身后的模样,也纷纷露出目瞪口呆的表情,但立刻又打起精神高声说道:
「唔……你来了啊,折纸!」
「呵呵,胆子不小嘛。本宫就认同汝的匹夫之勇吧!」
十香和耶俱矢已经做好心理准备迎接折纸的反撃,然而──
「──大家早安。」
折纸却露出毫无恶意的表情如此说道,十香和耶俱矢因此气势低弱,吞吞吐吐的说不出话来。只有夕弦回应折纸:
「回答。早安,折纸大师。」
「折纸,你……」
士道话说到一半便止住话语。
因为他念头一转,认为现在应该说的不是这种话。
所以,士道以一如往常的口吻、一如往常的声音如此说道:
「早安,折纸。」
说出他曾经一时以为再也无法对折纸说出口的这句话。
听见士道如此回应,折纸点了头后缓缓走向他。
然后,在坐在椅子上的士道旁边停下脚步。
「嗯……早安。」
看著士道的眼睛再次这么说了。
看见折纸的脸,士道的内心涌现一股奇妙的感慨。她确实剪短了头发,恢复成原本世界的折纸容貌,但不知是因为拥有这个世界的记忆,还是对精灵们的感情产生了变化──士道觉得她的表情以及散发出来的气息变得有些柔和了。
十香她们或许也感觉到了这一点,露出有点困惑的模样,不知该做何反应。
不过……这种情况也马上就会习惯吧。
有十香她们,也有折纸在。
看见理应在原本的世界见过无数次的这幅光景,士道感觉自己的眼睛不禁泛出泪光。
「唔……?你没事吧,士道?」
或许是察觉到士道的模样,十香探头看了他的脸,然后对他这么说了。
「啊,没什么……我没事啦。」
士道说著试图敷衍过去。当他正想用手背擦拭泛出的泪水时,折纸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士道,你要擦眼泪的话,用这个。」
「喔……好……谢谢。」
士道说著想将手伸向折纸。然而,折纸的手中并没有拿著类似手帕或手巾的东西。
「折纸?我到底要用什么擦……」
下一瞬间,士道的头被一把拉了过去,视野陷入一片黑暗。
「……!」
微微的湿气触碰到士道的脸颊,紧接著一股混合著肥皂和汗水的味道刺激他的鼻腔。
过了一会,士道才理解原来自己的头被拉进了折纸的裙子里。
「……!……!」
面对这出乎意料的事态,士道屏住呼吸,即使想逃走,折纸却抓住他的后脑灼不让他离开。反而士道愈是挣扎,他的脸就愈被压向折纸的下腹部。
「嗯!嗯嗯嗯嗯嗯嗯!」
「你……你这混帐,在干什么啊!」
十香发出慌张的声音,折纸这才松开手。士道终于重拾光明,游移双眼并吐出急促的气息。
「呼……呼……呼……」
「折纸!你这家伙,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我只是帮士道擦眼泪。」
「开什么玩笑!你……你是在用哪里帮他擦啊!」
十香大喊,折纸便若无其事地掀起裙子。
「什么……!」
十香不由得屏住呼吸。不过,折纸裙子底下穿的并不是内裤,而是深蓝色的学校泳装。
「吸水性绝佳。」
「……不,不是那个问题吧。你怎么会穿著泳衣……已经十一月了,没有游泳课吧……?」
「我怕士道会要求那天的后续。」
折纸说完,从书包拿出狗耳发箍、狗尾巴,还有皮制项圈。看见这些异常的物品,同学们开始窃窃私语。
「咦……奇怪,鸢一同学在做什么啊?」
「放假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
「对了,我朋友说他看见五河和鸢一同学走在一起……」
「真的假的,她可是转学第一天就冲上最想与她交往的女子排行榜第一名的潜力股耶!」
「可是,你们想嘛,是五河耶。」
「啊……」
四周传来这些话语。除此之外,虽然听不清楚完整的语句,有人呢喃著「监禁」、「强迫」、「调教」等令人惊心动魄的字眼。
话虽如此,那或许也是无可奈何的事。精灵们可能已经想起原本世界的记忆,但没有线路相连的同班同学们可就没办法如此了。他们只知道放假之前,折纸正经的姿态。
「我……我说啊,折纸,这里人又多,最好不要说出那种话……」
「没必要在意别人的眼光。」
折纸如此说完,直接紧贴到士道身上。
「什么……!」
「你……你这家伙!」
士道屏住呼吸的同时,十香大叫出声,同班同学也一齐骚动了起来,甚至有人拿起手机将镜头对准两人。
不过,折纸表现出一副极为冷静的模样,开启双唇:
「早点公开我跟士道的关系比较好。这样才不会有坏女人缠上你。」
「你……你还不快点给我放开士道,折纸!」
十香大叫后,折纸便静静地望向她。
「──我确实不再把精灵看成必须歼灭的对象。不过,十香,我不会把士道交给你。只要你还缠著士道,你就依然是我的敌人。」
「那是我要说的吧!少废话,快点放开士道!」
十香挥舞著手臂高声吶喊,但折纸依然一脸满不在乎地依偎著士道。
「那……那个……鸢一同学。」
即使周围投来的视线令士道感到浑身不舒服,他还是轻声呼唤折纸。
因为,他有一件事……必须先跟折纸确认。
「什么事?」
「没有啦,如果我记得没错……当时,你不是说对我的感情不是喜欢也不是爱慕吗……?」
士道脸颊渗出汗水,如此说道。
于是,折纸点点头。
「我是说过。」
「呃……那么,这到底是……」
士道指著正受到周围注目的两人的距离感说道。这样根本和原本的世界没两样……不仅如此,士道甚至感觉折纸的行为更夸张了。
折纸以坦率的眼神仰望士道。
「之前我对你抱持的感情不是爱,而是依赖心。」
「喔……喔。」
「真正的爱,从现在开始培养。」
「…………」
听见折纸说的话,士道感觉有些晕眩。刚才的不是爱,而是依赖。宛如听见大魔王如此宣告的心情。
在引发这样的骚动时,通知班会开始的铃声响起。
响得正好啊。士道用力将折纸扒开后,发出宏亮的声音好让所有人都听见。
「好……好了!班会快要开始了!十香和折纸都回去位子上坐好。耶俱矢和夕弦回去自己的班级吧!」
「唔……唔……」
「…………」
「哼……没办法了。本宫午休时间再过来!」
「撤退。待会儿见。折纸大师,下次再聊吧。」
十香和折纸听了士道说的话便停止争吵,八舞姊妹则回去三班。或许是察觉到骚动已经结束,周围的同班同学们也如鸟兽散回到自己的座位。
「唉……」
士道叹了一大口气,同时趁乱望向折纸。
没错。由于折纸现身的方式太过出人意表,让士道错失了说话的时机。
「……折纸。」
「什么事?」
「呃……就是啊──谢谢你当时听见了我的声音。你能恢复原状,我很开心。该怎么说呢……你像平常一样出现在教室里,让我感到很安心……要你马上跟精灵打成一片或许很困难,但你一定可以做得很好,所以……呃……」
昨天明明预想好再次相会的场景,然而一旦真的相见,却无法顺利表达自己的想法。士道胡乱搔了搔头。
「……啊啊,真是的,算了。复杂的事以后再说。总之──」
士道抬起头,凝视折纸的眼睛。
「──今后也请多多指教喽,折纸。」
听见士道这么说……
「──嗯。」
折纸面带微笑如此回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