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SKYWORLD苍穹境界
  4. 第四卷
  5. 尾声
  6. 繁体版

尾声
2017-06-23 00:17:31

		

咲耶在肩膀的摇晃感中从恍惚的意识清醒。她从床上坐起身子,「嗯~」地伸了一个懒腰,随后转头望向身边。
一名身形娇小的女孩带着质疑的眼神站在床边低头俯视着她。这个女孩身体摇晃的同时,一头双马尾也跟着轻轻摆荡。
「……咲耶。」
女孩唤了一声咲耶的名字。她脸上的表情始终没有任何改变;话不多,但咲耶仍可以从她细微的动作中看出,这个女孩正在替她担心。
「我说了什么梦话吗?」
女孩甩头表示没有,但伸手轻触了自己的脸颊。咲耶看到她这么做,也跟着模仿。脸颊是湿的,而且摸起来有些冰冷的触感。
「我……喔,原来我流了眼泪呀。」
「你觉得难过吗?」
正当身旁的女孩微微歪起了头表示不解,咲耶便伸手一把将她搂了过来。女孩胡乱挥舞着双手,「哇、哇哇~」但咲耶仍旧蛮横地将女孩的脸庞搂进自己怀里。
「你看,小巧,有你温暖,我不会有事的。」
「呜咕!呜咕咕~」
「嘿~嘿、嘿~胸部的触感怎么样啊?虽然没有歌澄来得丰满,不过我可也是……」
「你在搞什么东西呀。」
身后一记掌心拍下来的当头棒喝让咲耶忽然停止动作。她回头看到一名蓝色长发,发尾直达腰际的女孩站在那里。咲耶一松懈,怀里名为小巧的女孩便即刻从咲耶的臂弯中逃脱,快步跟咲耶拉开距离。对于怀里的暖炉逃走,咲耶脸上显露出了遗憾的反应。
「捉弄小巧有这么好玩吗?」
「好玩呀。」
咲耶带着脸上洋溢的笑容回了话,头顶上接着又是一记。
「小让,你好过分喔。你这样打要是打死了我的脑细胞,让我这颗天才脑袋受损,对你而言也是极大的损失呀。」
眯细眼睛便看到女孩头顶上浮现出『让叶』这个冒险者名字。名为让叶的少女双手叉在腰上叹了一口气,显示出颇为无奈的反应。这是好事。让这个名叫让叶的女孩觉得无奈就是咲耶的义务。因为这么做实在有趣。
「侦察兵发现它们了啦。」让叶说。
「是吗?」
咲耶很快地从床上跳下来,连睡衣都来不及脱地高喊着:「唤醒。」即刻换上了冒险者装扮。
「你也太懒了吧。」让叶说。
「有什么关系,反正我们之间没有交涉的余地。一见面就是要厮杀了。」
她走出施加了拟态魔法的小木屋,外头是一片繁茂的阔叶林。她抓起面前的一根枝干便翻着身子往高耸的树顶上爬。从树顶往山下望去,大约可以看到百名左右的人影在苦战中沿着山道移动。他们一如预期地朝着小木屋方向过来了,不枉咲耶事先布下了陷阱。
这些人全都是冒险者,名牌旁边勉强可以看见『幽幻旅团』这个公会名。这两个月以来,咲耶始终埋伏在此击退这个组织派来的冒险者。
「差不多该撤退了。」
咲耶喃喃自语的同时从树顶上跃下。此时小巧也正巧从小木屋走出来,疑惑地歪着头。这可爱的模样让咲耶忍不住眯细了眼睛。小巧头顶上的冒险者名称显示为『巧克力螺旋卷』。
「意思是,这场战斗结束之后就从这座浮空岛撤退了。」
小巧听了显露出慌张的反应,头顶上的一对双马尾咚咚跳着。
「可是,这样的话,城镇就……」
「城镇里面有意愿的居民都会搭乘下一班定期航班撤离。为了无论如何都不愿意走的人我们已经尽其所能,不可能再撑下去了。」
——没错,不可能了。咲耶紧咬着下唇,心想,这已经是他们的极限了。而且现在……她将目光移向聚集在此处的冒险者们。
十七人。加上负责收拾完小木屋正赶过来的让叶、咲耶以及站在咲耶身边的巧克力螺旋卷,一共二十人。
人数少了很多。一方面有些人分出去担任护卫任务,再者,已经不能再死的人也没有参加这次作战。
孤立无援的咲耶无法期待援军。就算敌人的人数比起他们高出五倍之多,现在也只能以这样的人数应战。在这样的状况下,他们没理由固守阵地。想办法给予对手沉痛的伤害,其后赶紧撤出这座浮空岛……除此之外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
「人数差距太大了,咲耶,我们放弃这次的奇袭计划吧。该撤退了。」
其中一名剑士向前跨出一步说。这名梳着飞机头,冒险者名为洛伊德的骷髅剑士是这群人中的副司令。他是个个性正经八百的男子。有些话当作为队伍领袖的咲耶不好启齿的时候,直率地把话讲出来就是他的工作。因此,咲耶扬起了嘴角,驳回了他的意见。
「还不行。即将抵达的这艘飞空艇要让剩下的居民先行搭乘。我们要搭下一班。现在我们还得多争取一些时间。」
「现在我们这些人里面已经有一半都死过一次了。要是我们这一仗再遭受沉重的打击,我们就没有余裕重整旗鼓啰。」
「所以我们得在避免遭受严重伤害的情况下作战。」
咲耶边说边召唤出平板,秀出地图画面,要求在场的伙伴们将画面同步。这个同步软体是她写的。平板秀出的地图上标记了许多记号。这些记号只需要轻触就会浮现出预先记载的内容。
「小巧他们的队伍在地图上设下了许多陷阱,而这些陷阱应该可以拖住高出我们十倍的战力——小巧,你们辛苦了。」
小巧听到慰劳,顿时眉开眼笑。看到这张毫无芥蒂的笑容,洛伊德搔搔头,苦笑着说:
「我知道小巧很努力,可是……」
「嗯?你爱上这个不会让你触法的萝莉了吗?不过小巧是我的,可不会让给你喔。」
「才不是咧。」
「喔……你是说小巧不可爱吗?这我可不会听听就算了。」
「那我到底是要怎么说才对啦!」
咲耶带着喜孜孜的笑容伸手摸摸小巧的头。这个身形娇小的女孩被摸着颇为舒服地眯细了眼睛,让咲耶心想,果然人还是该有一个萝莉朋友呀。
对此,让叶看不下去而又朝咲耶的后脑勺拍了一下。
「你够了。快把话继续说下去。」
「是是,贫乳班长……啧,真是啰唆死了。」
「『是』只准说一次。不准咋舌。不准顶嘴。还有,以一般的标准来看,我根本算不上贫乳,而且在男生面前谈胸部很没礼貌——顺带一提,班长是只有在学校里面才有的职称,你在苍穹境界之中把现实世界的人际关系搬出来就犯规了。」
排山倒海而来的咒骂让咲耶忍不住皱起眉头。让叶这个人就是这样。之前歌澄在的时候还有她帮忙缓颊,但现在歌澄不在了,让叶跟咲耶之间的关系就是咲耶单方面遭到让叶的言语屠杀。
「……真想念歌澄的胸部呀。」
「不就是你把歌澄抛弃掉的吗?自己的行为自己负责。」
「小让真坏心眼。」
「随便你说吧,总之快点把话说下去。敌人可不会等我们。」
咲耶叹了一口气,将目光移到平板上的地图画面,继续解释她的计划。这番互动已经让咲耶的心情稍微缓和了下来。在场的伙伴肩膀的肌肉似乎也没有之前绷得这么紧了。这原本就是一群凝聚力相当高的团体。要是他们在这种程度的逆境就丧气,早就从这个战场撤退了。
咲耶相信他们。而且最重要的是,她也相信能够自在地使唤着这群伙伴的自己。
——她非得打从心底这么相信不可。若非如此,他们是不可能生还的。
结束了作战计划说明之后,伙伴们提出了质疑。随后,细部的作战计划也做了必要的调整。
会议结束,整个部队随即解散。咲耶目送着他们的背影。走在部队最尾端的小巧微微转头窥探着,咲耶看到她也笑着对她挥了手。
小巧点点头,「嗯。」应了一声之后转身消失在森林之中。
「你总会把手放在腹部的习惯最好改一改喔。」
就在整批部队离去之后,让叶将头凑到咲耶耳边,小小声对她说。咲耶吓了一跳,怯懦地转头面向侧身处的让叶。
「你看,你的手总会下意识地摆在胃部,简直就是在告诉大家,你在胃痛。」
「坦白说,我的胃真的是痛得不得了。」
「麻烦你掩饰一下,不然大家会觉得不安的。」
「小让真是严厉。」
「如果我不是这么严厉,你还需要我待在你的身边吗?」
咲耶投降似地举起双手。
「给你添麻烦了。」
「像这种对陌生人的客套话就省了。拜托你,再表现得从容一点好吗?」
「你真是强人所难。」
「要是不行的话就先退下来,我可以帮你指挥部队唷?」
「这可不行。这个作战计划无论是成是败,都是我提议的,全是属于我的。我没打算分给你。」
「你又打算用这种话自己一个人把所有重担全部扛下来了。」
「我想扛呀。我扛。不会交给别人,就是由我来扛。」
让叶无奈地深深叹了一口气。这是今天第二次了。咲耶又一次成功让让叶觉得困扰,脸上扬起了笑容。
「这世上有人比你更固执的吗?」
「之前淳也这么对我说过。当时我回答他,你就是呀。」
听到咲耶口中的这个名字,让叶落寞地蹙起眉头。
「结果能站在你身边的人终究还是他呀。我还是不行呢。」
「你做得很棒了,小让。坦白说,如果我身边没有你的话,我早就崩溃了。」
「只是无谓地把我们全数遭到歼灭的时间延后而已。再说,要拖延时间也是我们可能会有援军的情况下……」
「援军,会来的。」
咲耶说完,脸上扬起了笑容。
——对,他一定会来的……咲耶如此确信着,同时心想——淳,你现在究竟在哪一片天空之中呢……?
「要是你说的援军能够赶得上就好了。」
「这点我就不敢说了。毕竟淳那家伙是情绪导向。就连我也经常会被他做事的步调搞得心急如焚。要让他认真,恐怕比要帮猫洗澡还困难呢。」
「骗人。这个世上怎么可能还有人比你更情绪导向。」
听到让叶这么说,咲耶不以为然地耸耸肩。
不久,远方便传来魔法攻击的爆炸声和剑戟交锋的金属碰撞声。
「开始了,交战的地点是C点。」让叶一边取出传声石开始联系,一边也逐一将战况回报给咲耶。咲耶做出了细腻的作战指示,同时下令要这支兵力稀少的部队大幅移动,使之出没于各个战场,让敌人以为对手的兵力有实际的好几倍之多。
这是虚张声势的战法。虽然不知道幽幻旅团能够将实际情况掌握到什么程度,但手上只有一只纸老虎,那非得让大家鼓起精神大干一场才行。
结果,幽幻旅团遭受沉痛的第一道攻击之后似乎显得有些不知所措,行动力大幅衰退,但当他们从初期战况的混乱之中振作之后也缓缓把战线逼向咲耶的阵地。
「看来他们没打算逃走呢。」
「那我们就只好来变个魔术啦——来把纸老虎变成真正的老虎给他们看吧。」
咲耶取出传声石,下令要小巧启动陷阱。而让叶则算准时机要前线部队撤退。此举似乎让幽幻旅团显得有些讶异,因此……
「洪水呀!」
几名男子齐声大叫。小巧破坏了上游河川的水坝,让一波土石流直朝着幽幻旅团的部队扑了过去。一击之下,大半兵力被水冲走,残存的人员也几乎无法再有任何作为。
咲耶跟让叶快步开始移动,来到一处可以俯瞰战场的高台上。现在再躲已经没有意义了。她们带着冰冷的目光睥睨着丑态百出的幽幻旅团部队。
「一如预期,被水冲走的主要都是穿着重装备的前锋部队呀。」让叶说。
「那么我们就依照计划开始集中攻击他们的后卫吧。」
来自远方的大量箭矢和魔法猛烈地散洒在无法反应的幽幻旅团后卫部队身上。一片凄厉叫声的地狱景象之中,十名冒险者倒地,即刻飞回到了绑定地点。
「现在看起来,淳他们打倒幽幻旅团他们提供前线的电池补给线真的是非常好的支援呢。」
「不过歌澄可是陷入了非常大的危机呢。再说,结果你还是跑过去帮他们了——虽然只有一小段时间,不过我们的战线可是倒退了很多呢。」让叶说。
咲耶耸耸肩,「我还真是动辄得咎呀。」
「总之,你这个人就是为所欲为啦……话说,歌澄还好吗?」
「她大概跟淳处得不错吧。唉呀呀……我也想揉歌澄的胸部呀。」
「真的是这样吗?就你的话听来,我觉得那个叫淳的家伙一定是……」
被水冲走的幽幻旅团前线部队赶回来了。尽管路上有许多陷阱绊住他们,但很遗憾地,对手拥有形同暴力的人海战术这个最为强大的武器;虽有一、两个人踩到掉落陷阱、被绳索套住吊到半空中、落入宛如蜘蛛丝一边的网中无法行动……但剩下的队员仍维持着队形缓缓前进,这个陷阱布阵迟早要被对方突破的。
——没办法了……咲耶拔出长剑。
「等一下,这次你是指挥官,说好不上前线的吧?」
「我受不了你的言语霸凌了,出去大闹一场,稍微转换一下心情。」
让叶手抵着额头唉了一声。
「你自己小心。」
「抱歉,要是你的胸部也有度量那么大的话……」
「我的胸部是标准大小好吗!拜托你不要拿歌澄当基准啦!」
咲耶笑着背过让叶的咒骂声,急速冲下了小山丘。
她豪迈地杀入了幽幻旅团的前锋部队之中,扭动着身子以极其微小的差距闪过迎面而来的长枪。接着使出副职业盗贼战士的特殊能力——旋风击,一口气撂倒了周围的对手。
「是咲耶!那家伙出现了!」
「包上去!包上去杀了她!」
嚷嚷声中,幽幻旅团的阵势瞬间溃散。成群的冒险者为了打倒身为敌方领袖的咲耶蜂拥而上——但这就是咲耶期望的结果。她没停下脚步,以轻盈的步伐在人与人的敌阵缝隙间挥舞着长剑,彻底扰乱了幽幻旅团的阵势。
敌人坚固的防守仿佛乱麻一般渐渐失序。
敌方的重装士兵在满地泥沙之中难以行动,而咲耶则是以华丽的动作在其中飞舞。
此时洛伊德的部队抓准了对手布阵的破绽,毫不犹豫地杀了进来。咲耶与同伴们会合,更是放开来大开杀戒。他们拥有更好的团队凝聚力。一来一往,幽幻旅团所受的损伤单方面不断扩大。
「嗯,这些家伙依旧是一群乌合之众呀。」
咲耶带着舞蹈般的节奏在战场中移动,口中念念有词地说:
「士气低落,应变能力不足;领导阶层除了团战的技术之外什么也没教才会变成这样——只能执行单纯的作战行动。不过这些头脑简单的家伙以暴力的人海战术围攻过来正是极度麻烦的问题就是了。」
——没错,咲耶等人的战术图的终究是出奇制胜。但战争中备妥高于敌人的战力,正面压倒对手才是王道,也是正道。所谓奇策,终究不敌战争中的正道。
……因此,这也只是一时性的战术,是为了拖延时间。但明明应该要拿捏好分寸的,结果却不小心打上瘾了。
一击脱离,这是咲耶的队伍本来应该采取的战术,但现在却转而以歼灭敌人为目标。这是因为咲耶判断他们绝对有余裕可以办得到,而她身边的人也都深信如此。而事实上,现在敌人的人数已经不到原本的一半;只要优先打倒对手的指挥官,队伍失去命令系统胜负就几乎抵定。接下来就只差打下的战果大小而已,就这么简单,也理应如此……
忽然间,山上传来呐喊。咲耶的部队后方遭受到箭矢和魔法的大举进攻。与让叶联系用的传声石发出震动。咲耶杀掉了朝她扑来的盗贼战士,赶紧将传声石贴到耳边。
「背后有敌军出现,人数约五十人。」
让叶极力保持冷静的语气传递战况。她这个人愈是陷入危机反而愈能保持冷静。她会冷静观察,冷静分析,冷静地做出判断……就连面临死亡的当下,她也能冷静地凝视着撕裂其身躯的血刃。
「是金的部队,我们被算计了。」
几分钟后,情势完全逆转。现在被逼入绝境的反而是咲耶的部队。
他们拼命逃跑。
尽管他们握有地利,但当他们和幽幻旅团交战时,金的公会——黄金果实俱乐部已经不知不觉绕到他们身后,在山中的关键地带布下了兵力。一旦咲耶的部队踏入他们预先洒下的网中,敌方的部队便即刻展开死命的追击。
「我们现在应该先下山重整旗鼓。」
洛伊德的谏言被咲耶即刻否决。
「他们只是驱赶猎物入瓮的猎犬,把我们逼入山脚下之后交由布阵在山下的部队将我们收拾掉。这才是他们的计划——如果是我,我就会这么做。而这也是金的部队只派出五十人的原因,没有其他可能了。」
如果幽幻旅团派出了百人部队,那么黄金果实俱乐部也一定会比照办理。这几支公会就是这么好面子。因此,他们怎么盘算也非常好猜。
——理应如此。而咲耶也总是千叮咛万嘱咐,要伙伴们小心敌人的援军。但这次的失败就是咲耶自己在最重要的地方松懈了。
这是致命的失误。咲耶的部队应该会被对手歼灭。如此一来,这支部队的半数就会陷入第三次死亡的危机。于是他们的战力形同消失,再没有人可以阻止科涅提的企图了。
「都是我的错,我没有发现敌人的另一支部队。」
小巧带着慌乱的呼吸和悔恨的语气嘟哝地说。她在敌人还弄不清楚哪里还有陷阱的时候冲入敌阵,宛如鬼神一般撕裂敌人的包围网。然而,她原本的工作就是监看整个战场的战况。
咲耶微笑着摸了摸小巧的头。
「这不是你的错。金的那些家伙在幽幻旅团遭受重创的时候都躲得远远的。毕竟怎么死都不是死他们自己。」
咲耶低着头,让旁人无法看清楚她此时脸上的表情。她紧咬着下唇,心想,这不是小巧的错,是她自己不好。无论什么时候,她这个人就是在关键的时候出纰漏。
(如果是淳的话……)
此时她的脑中忽然浮现令人怀念的搭档脸庞。过去淳总是站在她的身后看住她的破绽,在她背后保护她。当她把目光放在头顶上,不断向前冲的时候,淳总会为她仔细观察脚下的一切动静。有他在,咲耶才是真正无敌的人。
(唉呀呀,看来我也江郎才尽了呢。)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疲惫的关系,脑中尽是这般消极的想法。咲耶苦笑着摇摇头,心想现在还不能放弃。一个人、两个人都好,一定要有人生还。就算放弃这个据点,要守护城镇能多一个人都是战力……然而……
(多一个人都是战力?面对数量如此庞大的对手,我真的还认为我们可以守护得了那座城镇吗?)
咲耶笑了。两支公会结盟代表了他们已经是倾全力在打这场仗了。为了打倒恼人的苍蝇,这两支公会终于要拿出实力了。然而,咲耶的部队已经是残破不堪,要如何与这支联军对抗?要用什么方式迎战呢……
对呀……咲耶这才察觉,自嘲地扬起嘴角。
——万事休矣。
他们在这里奋力抵抗根本毫无意义。只要他们杀入城镇的绑定地点,等于是将军死棋了;就算复活也是处于无防备的状态,被拿着剑指着也只能无条件投降……这么一来,干脆竖白旗投降……
——不,还不到举白旗的地步。至少现在若不能死命抵抗,截至目前为止,一切的努力都白费了;就算全灭,战斗仍有其意义……
(哈哈,全灭还能有什么意义呢?)
果真那样的话,不如使用黑魔术师、预言者的紧急逃脱魔法,多保存一点大家的平板电池还来得好些吧。
「来了喔。」
让叶的呼唤将咲耶的意识拉回到现实之中。
咲耶带着伙伴们躲藏在森林之中。此时敌人已经从四面八方涌来。咲耶的部队将魔术师配置在中央,以极快速度张开防壁。咲耶也拔出长剑,与朝她扑来的轻装战士剑锋相抵。她一脚绊倒这名轻装战士,踹开他的盾牌一脚踩在他的脸上,将他击晕。紧接着一名魔剑士的巨斧也朝咲耶劈了过来。她缩着身子闪避,但身后另有一名魔剑士则已经开始对她施展魔法。是延迟型麻痹。些微的冲击力道之中,咲耶的身体僵直住了。两名魔剑士同时使出浑身力量的一击。
「才不会让你们得逞呢!」
小巧宛如一阵风一般冲了进来,以刺客的特殊能力,打落其中一人的斧头,并以其肉身挡下了另一人的攻击。她唉了一声,小巧的身子被劈飞到远处。
「小巧!唉,真是够了!」
咲耶一个箭步冲向两名魔剑士。但对方也不是省油的灯,交替施放魔法,逐渐削去咲耶的HP。接着……
「撑不下去了吗……」
敌方锐利的一击使咲耶的HP计量表开始闪烁。再挨一击一切就结束了。
稍微瞄一眼,伙伴们也已经溃不成军;防守阵式被打破,后卫部队也遭受严重的损伤。咲耶前后各有一名盗贼战士和刺客朝她攻过来。她勉强闪过,但周围完全没有人为她施放恢复魔法。而对手受到的损伤却有坚实的后卫部队即刻为他们恢复。
(到此为止了吗?)
「紧急逃脱!」
咲耶对能够使用瞬间移动魔法的黑魔术师和预言者下令,要他们的小队独自逃走。冗长的咏唱之中,敌方的攻击开始集中到施展瞬间移动魔法的魔术师身上。延迟型麻痹打断了瞬间移动魔法的咏唱。撤退失败。咲耶咋舌了一声向前跨出一步,至少自己得尽可能多吸引一些敌人……
身体僵直住了。敌方的战况调节型角色——骷髅剑士使出能使对手停止动作的魔法——惊骇诅咒,使咲耶的身体完全无法动弹。尽管她身上的装备已经使异常状态的抵抗能力大幅提升,但还是有百分之一的防御失败机率。而刚好这百分之一的机率就出现在这个时候……
面对无法动弹的咲耶,敌方成群的前锋部队已经煞到。
万事休矣。
就在这一刻——天空出现两道黑影。
敌人忽然停止动作。一片哗然的反应之中,咲耶忍不住抬头。
由于战场太过嘈杂,她没发现头顶上十公尺处竟有两艘飞空艇切入了他们的领空。上方洒下好几条绳索。成群的冒险者从绳索顶端一跃而下。
——是金的援军吗?不对,他们身上……没有公会标签。
其中一名顺着绳索跃下的冒险者一剑劈向咲耶身旁的正准备挥动武器攻击的幽幻旅团盗贼战士。这人的双手巨剑打落了盗贼战士的战斧。
是打落武器的特殊能力。而这名冒险者是……
——喔……这名对着咲耶扬起嘴角的男性魔剑士是……
「淳。」
咲耶开口唤了他的名字一声。
「嘿。」
身后一名刺客朝着这名男性魔剑士扑了上来,而这人只是回头挡开对手的攻击,同时一脚将对手踹飞。而这名刺客滚倒在地上时,魔剑士的同伙更是一招夺去他的性命。
「让你久等了。」
「没等这么久啦。」
咲耶的HP急速恢复。是刚从绳索上跃下,站在魔剑士男子身边的白魔术师女孩咏唱的恢复魔法。这女孩不知为何带着凶恶的眼神瞪视着咲耶。
「这家伙是歌澄的男朋友吗?」
「长得很帅吧。」
淳一边回应着轻佻的玩笑,一边一个个收拾掉朝她攻过来的敌人。
咲耶轻轻耸耸肩,一边出脚绊倒朝着淳身后攻过去的重装战士。这名重装战士倒地之后,背部随即挨了一记双手巨剑的重劈,发出宛如青蛙被踩扁一般的声音而晕厥。
「淳,你的后防空虚呀。」
「我是把你的猎物留给你自己处理呀。」
「你这家伙还是一样只有嘴巴厉害。」
敌方好几个人同时朝着淳和咲耶冲了过来。两人背靠背地迎击对手,相互弥补对方的死角,踩着舞蹈般的节奏一剑剑料理掉扑上来的对手。
「我总觉得我们好像一直都是这么并肩作战的。」咲耶边笑边继续挥剑,「我仿佛一直都在等着这么一天到来。」
「我也是。」
咲耶在眼前的激战中偷瞄了淳的脸庞一眼。而淳的目光也同时飘到了这头。
他们笑了。
「阿海……不对,咲耶,我总觉得我好像一直以来都是跟你这样搭档的。」
「我也是。」
这是咲耶发自内心的回应。
淳跟阿海,一旦两人凑在一起就是天下无敌的搭档。



                    


.